【重口味】望白头 (男主太监,瘫痪,大肚,年龄大)

【重口味】望白头 (男主太监,瘫痪,大肚,年龄大)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6-28 16:32:00 +0800 CST  
女主:丁宁
男主:聂辞
男主40岁,女主24岁
男主位高权重,把持朝政,阴狠诡谲
年少被太监师傅,被老皇帝玩弄,所以一直未曾接近女主。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6-28 16:40:00 +0800 CST  
本文可能碎片化,这样不容易坑,欢迎点梗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6-28 16:41:00 +0800 CST  
《望白头》
丁宁穿越过来这里已经第十年了,所幸的是,她一直默默无闻,跟随着太妃,不争不抢,平平稳稳地过着。
没有与皇帝虐恋情深,没有遇见王爷,没有和侍卫眉来眼去,甚至宫斗都不曾参与,皇宫的森严和靡乱她清楚知道,所以努力缩小自己,缩在年老病弱太妃身边,勤勤恳恳地服侍着这位太妃,直到她突然离世。
“姐姐也到年龄出宫了,为何这次又没有姐姐的名字?”萍儿一边折叠着衣物一边向丁宁抱怨着:“姐姐一定是得罪人了。”丁宁笑了笑,没开口,她一直谨言慎行,很少得罪人,不过,这些年太妃一直就有放自己出宫嫁人的想法,可是名单上从来就没有她的名字。
“嗯”丁宁敷衍地应答着:“东西都备好了吗?”“备好了”萍儿将衣物都放好:“我以为太妃去世后,我们日子一定不好过了,可没想到物件一样没少,也没人叫我们去其他地方。”
丁宁笑了笑,摸摸萍儿的头:“我出去一趟。”萍儿点点头,没再说话。
丁宁刚刚走出去,就被一直等在外面的公公拦住了去路。“公公久等了”丁宁走上前去行了礼。“姑姑折煞奴才了,等你的人可不是我”公公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丁宁:“督主等你很久了。”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6-28 16:41:00 +0800 CST  
丁宁早已听过东厂督主大名,他同时也是司礼监秉笔太监,被称为“九千岁”。宫中关于他的传言是不可提及的禁忌,可丁宁在这里十年,耳闻目睹太多,也算了然于心。
聂辞少时富贵,是聂将军嫡子,后来随着聂家军全军覆没,聂家牵连,家里为保他性命便将他送入宫中。当时他隶属于太监何忠,没过多久,就被当时大太监程文辅认作干儿子带在身边了,太子乳母魏氏一向私下服侍程文辅,宫里传言,程文辅层同时让聂辞与魏氏一起服侍他,魏氏也与聂辞结成很深的关系。
传闻已经是很久的事情了,聂辞再后来便是受到老皇帝的喜爱,经常带在身边,哪怕是夜里也要召过去,盛宠不断。再来就是程文辅因谋害太子而倒台,受极刑而死,魏氏是帮凶,也落得五马分尸的下场,聂辞为救老皇帝伤了身子,老皇帝受惊过度缠绵病榻,聂辞以残废之身任司礼监秉笔太监兼领东厂事务,就连锦衣卫首领也换成了聂辞的干儿子聂盛远。
丁宁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传言,若说她和督公有何交集,便是她穿越来的那一年,也就是十年前,刚入宫,她在太妃宫殿不远的偏殿里见到了不该见到的东西。
她曾目睹过聂司公躺在老皇帝身下,那时的他赤裸着身子,跪在宽大的案子上,双手锁在头顶的银环上,他仰着头,如玉的脖颈向后弯成完美的弧度,那双丹凤眼里噙着盈盈粉泪,圆润的臀部向后挺着,双腿大开,迎合着老皇帝肥硕的躯体,银环被挣扎得哗啦啦地响,伴随着太监一阵一阵银娇(Yingjiao)。
丁宁被吓坏了,不过是拿个太妃惦念的旧物,却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她躲在小房间里,一直不敢出声,只等到风波平息,才偷偷出来。
她没想到的是,老皇帝走了,那个太监却没有走,他依然光着身子躺在案板上,歪着头,神情痛苦,双腿大张着,像是濒死的青蛙,桌上一摊液体,还流到了地上,红黄白,充斥着腥味与骚味。
丁宁是傻傻地看了一次活春宫,更是被眼前吓傻了,太监醉了还塞了个巨大的夜明珠,身下也有跟十分粗壮的玉棍。而太监早已昏死过去,周围只剩下丁宁惊讶地吸气声。
看不过眼的丁宁隔着帕子将他口中的夜明珠取出,又将案上掀开的绸布盖在了他身上,这才恍惚地跑出了偏殿,回到太妃殿中。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6-29 00:06:00 +0800 CST  
如果是入宫十年后的丁宁,她是绝不会做出留有痕迹的事情,深宫里每行错一步,都可能万劫不复。她看过太多人来人往,身边总会突然消失一些人,又多出来一些人。
丁宁知道,那件事他绝对知道了,她离开过后便被姑姑找去,之后又陆续被人带走问过话,她全程不发一言,只说着那日迷路了,不曾知晓任何事。后来好像又没有任何波澜了,她顺利入了太妃的眼,贴身照顾缠绵病榻的太妃,任何事做得都十分细致,勤勤恳恳,默默无闻,度过了波澜不惊的十年。
如果第一年没发现,可这近十年,她还是察觉到了什么,例如,太妃身子不好,用的药却很是精细,例如太妃很是节俭又不受皇帝待见,但内务府却总是恭敬有礼,不短物件,例如太妃这地处偏远,却依稀能够看见有小公公在周边徘徊。
她曾细细琢磨着这些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却每每深思就觉得心跳不已,她不敢想,但所幸,两人再无交集,一切又显得那样平静。
丁宁边走边想,这十年,她只远远见过这位位高权重的公公,就连他的传闻都要靠听刚刚进宫的小婢女墙角才能知道少许。他献媚,他擅权,他惑乱。她知道,那不是谣言,她见过的,聂司公,容貌艳丽,肤如凝脂,唇如朱丹,腰肢细软,身形高长,若是着件华裳,便是这后宫里无人可比的妖姬。
丁宁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他而立之年,那浑身的艳色便让她移不开眼,这次的见面,他早已经步入不惑之年。
屋内奢华绮丽,但空气清冷,只有兽炉里烧着瑞脑。
他半躺在一张褐色的雕花纹软塌上,身上穿着一身白色镶银边的宫服,那身宫袍披在他身上略显宽大,但一眼望去,泛出如玉的清辉。身下盖着的是绛紫色的绸缎,将他偏白的肌肤衬得更是苍白如雪。他枯枝般的手搭在腹部,另一只手轻轻地把玩着一颗巨大浑圆的夜明珠,丁宁只需一眼,便认出,那是当年那一颗。
丁宁行了个标准的大礼,听到他似笑非笑,似嗔非嗔地喊了一声:“抬起头”,丁宁这才敢直视他的面容。
还是那样艳丽而精致的五官,只是眼下的细纹和灰白的双鬓却能透露出这具艳丽的皮囊早已被酒色、磨难掏空。此刻他眯着细长的眼睛看着丁宁,不过半晌,就像是支持不住地靠在了身后服侍的人的肩上,面颊泛着并太多潮红,薄唇微启:“咱家等你太久了,太久了,宁儿……”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6-29 14:09:00 +0800 CST  
丁宁敏感地察觉到聂辞似状况不对,聂辞进宫二十载,哪怕是近年来风头大盛也不会突兀地对她说出这样的话,哪怕是真的,他也应该是沉静的,而不是现在这样,苦涩疯狂。
聂辞见她不应答,阴郁的目光落在丁宁的脸上,眼中情绪如骤雨狂风:“你真一点也不明白?”“奴婢愚钝,未曾见过司公”丁宁低下头,跪在地上,心里的那些猜测全部证实,却越加惶恐。
“宁儿”他忽然撑着一旁的扶手,勉强坐直了身子,眼睛直直地望着:“你过来些,快过来些。”丁宁膝行了两步,在塌前停住。聂辞枯骨般的手落在丁宁的脸上,然后滑到下颌处,捏着,嗓音嘶哑:“你想出宫?”
丁宁愣了一下,她被迫面对着他明显上了粉,化了妆的脸,那唇上点了红膏,腮边摸了红粉,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却依旧难掩病容疲态,这人身子骨不行了,怕是精神也不好了。
“司公不想奴婢出宫”丁宁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了一句实话,是,就是因为他不想,所以,从未有人敢把这件事提上日程。
过了许久,他的手颤抖着落下,睁着的眼睛也慢慢敛下,身后的侍者,立刻会意地上前,用帕子接下他咳出的血沫,然后扶着他瘫软的身子躺在软塌上,他浑身都有些颤抖,眼睛闭合,没再理会丁宁。
丁宁一直跪在塌旁,不敢行动,也不敢说话。
直到她听到一句,虚弱到无声的话:“陪我一年,宁儿,一年之后,你出宫。”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6-29 17:10:00 +0800 CST  
丁宁被安置在了离司公最近的一间屋子,她独坐在床边,望着被整理得很好的房间和衣物,这里几乎是按照她原有房间的摆设复制而来的,不过所用的东西更为华贵,都是上好的檀木,就连触手摸到床上的蚕丝被,都是柔软华丽得很。
丁宁站起身,走到桌旁,桌上放置的都是她最爱的零嘴和新鲜的水果,就连壶里的茶氤氲着她最爱的味道。
“姑姑若缺了什么就和奴才们说”带路的小公公是小安子,从头至尾都不敢将眼神放在丁宁身上。“我没什么缺的,公公不必多礼”丁宁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能和我说说聂司公吗?”
小安子是十岁那年到了聂辞身边的,小安子也是可怜之人,在世人也无亲人了,入宫后,被人欺侮,在被乱棍打死前被司公救下,被任命了第一件任务之后,由于机灵忠心,一直为司公做事。
“司公身子如何?”丁宁打断了小安子的回忆,直接了当地问出来。“司公……他……”小安子吓了一跳,司公殿身子如何他也不敢多说,虽是很得司公重用,但司公身边服侍之人,皆是聋哑之人。
“姑姑知道的,我们都是太监,身子早就毁了”小安子言尽至此,再不敢多说话:“司公殿事,姑姑还是亲自去问吧。”小安子虽然不曾服侍过公公那物件,却也是知道的,聂司公靠着什么样的折磨才位极人臣的,那极度脆弱的身子,那掩藏在衣物下硕大的肚腩,那越发细弱无力的双腿,那每到深夜便此起彼伏的jiaochen,都是这深宫里的禁忌。
丁宁完全懂得小安子的欲言又止,宫里的太监身上都有香粉味,这是为了遮什么的,不言而喻,他恐怕更加严重,她不是没见过,那满桌的红白黄物,那下面含着的巨大玉棍。
管不住二闸,服丹纵欲,精神抑郁似有癔症,身子废用空虚,哪一项都有。
他以为她不曾看见吗?今日那绸缎下掩着的硕大的肚腩。
“那你先退下吧,我有些倦了”丁宁将门关上,这才将事情掰开来细细地想,聂辞,和她,她和,聂辞,他到底是观察了她多久,这里的每一物都和她喜好那样贴合,这里的每一处都让她感受到了情感的涌动,她叹口气,这十年,她活得那样轻松,不知道他默默给了多少好处。
“也不知道来和我见见”丁宁摸着茶杯边沿,目光落向红木菱花框屏风,那里画着一幅美人图,美人艳丽模样,与督主神似:“就知道躲我”
她似察觉到什么,又将目光投向窗外,那里空无一人:“现在又央着我过来,还说什么只陪一年,若一年后,你还活着,你舍得放我走吗?”
傻子,疯子。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6-30 01:07:00 +0800 CST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7-01 12:25:00 +0800 CST  
发图涂鸦,倒图也被吞了,还有啥办法?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7-01 16:35:00 +0800 CST  
以后的图三个方法看,一、安卓手机,保存以后用编辑镜像翻转➕旋转,此方法苹果手机无法使用。
二、安卓和苹果手机用p图软件镜像翻转➕旋转。
最后一种,用镜子倒着手机看哈哈哈哈哈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7-01 22:43:00 +0800 CST  
无存稿了,以后更新时间不定,为防止被吞不到,以后更前会预告时间,今日无更。被吞章节目前🈶️三章,今日最后一次补。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7-02 22:47:00 +0800 CST  
今日晚十点更新,明日无更。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7-03 20:49:00 +0800 CST  
不过是一夜探春,聂辞便不允许丁宁离开他的视线了,与前一天那矜持的模样完全不同,像是破罐子破摔,醒的时候要待在丁宁柔软的双峰之间才愿睁眼,要丁宁哄着才肯起身,连离床也要丁宁抱着才愿意,而此刻的司公正歪在一旁的软塌上看着她梳妆,眼神痴迷。
丁宁一改平日风格梳了个妇人发式,回头就看到聂司公眼里的柔情与蜜意。丁宁不知道原来聂辞是这么一个喜形于色之人。丁宁离开梳妆镜,拿着石黛走近聂司公,在他软塌边坐下:“司公可会画眉?”聂司公眼睛一直盯着她,闻言毫不犹豫地接过石黛,用手勉强撑起身子,几次都摇摇欲坠,丁宁见他身子无力,便拿过软垫垫在他身后,自己也撑扶住他的身体。
他细致地替她描摹,像是在批红一般,手却不自觉有些颤抖。“司公画得真好”丁宁等着他画完,才将脸转向铜镜那边,认真看了看才说。聂辞脸上立刻浮出喜色,只是脸色更加苍白难看了。
聂辞正准备接话,但一番动作下,他就有些气喘了。昨夜对他而言本就是过于劳累,失了精气,能有那样多的欢愉也全靠丹药支撑,可是这丹药更是掏空了他身子的罪魁祸首,现在不过是饮鸩止渴。只是坐起来一会,他的腰部就被大肚压得像是折断了一样的疼,身子软软地倒在丁宁身上,发出抽气声。
丁宁立刻抱紧他,将他身子搂在怀里,心疼不已:“司公身上哪里不舒服?”聂辞正欲开口,就咳了起来,语气透着不易察觉的娇气:“疼……腰疼……咳咳……宁儿……咳咳……啊……”丁宁耐心地搂着他躺在软塌上,替他一点一点揉着腰,而他的肚腹也是一片冰凉,丁宁一边按揉一边和他商量:“我让人拿热毛巾过来吧,我替你揉揉腰腿和肚子,你今天就不会那么难受。”
聂辞对着丁宁,那是万事都好商量,两人真正在一起的时间连24小时都不到,可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就像是相处了十年一样,只不过是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心意。
丁宁没有让侍者进屋,吩咐完拿来了热水盆与热毛巾便回到了司公身边,夜里她早已伺候过司公了,自然很是熟练地解开了他的亵衣,与夜里不同,白日里看得更加清楚,他侧躺着,瘦骨嶙峋的胸膛处两颗暗红的花蕊挺立,那里有一道深深的牙印,显得有些狰狞。
昨日出水较多,今天的大肚并没有十分鼓胀,只是一大团软肉垂坠在他腰间,形成了不太美观的褶子,不过那大腿处的皮肤保养得相当好,白嫩如玉,他的臀部也很是丰盈,也难怪这么多年,恩宠不断。
“宁儿……”聂辞见丁宁将目光一直集中在他跨间的布料上,意识到什么,忽然绝望与愤怒席卷而来,气压忽然低了下来,暴戾的情绪在聂辞的眼底酝酿,理智瞬间被吞噬,他用手钳住丁宁的下颚:“你厌恶它?你嫌它脏?”
丁宁抬头看着那张脸风起云涌,暴戾骇人,额角都绽出青筋。丁宁心里却不太害怕,只是暗道果然这才是聂司公,那些隐忍温和都是面具,还是面对她的面具,丁宁看着他的眼睛,缓缓开口,声音又轻又软:“昨夜才伺候过它,我喜欢它,想亲亲它。”
漆黑冷凝的眼里,被疯狂和暴戾遮掩的眸中终于雨过天晴,看着脸上温柔神色的丁宁,聂辞眼神慢慢松软,凝滞的空气再次流动。
聂辞垂眼,手缓缓放下。
“脏的、废的。”
“喜欢它什么?”
聂辞漠然地用手解开包着的尿布,那白色软布上沾染了点点黄晕,那刀疤显得愈发狰狞,缺损处也很是明星,有着空洞,那可怜的软肉耷拉着,完全暴露出来。
丁宁小心翼翼地拿着热毛巾抚慰它,也不忘记回答他的问话:“因为喜欢你,所以喜欢它。”“丁宁”聂辞沉着眸,像是在热火上煎烤:“不会,放过,你,莫要骗我……。”
丁宁细致地擦过每一处,又用手握住那物件,刺激得他身子不停颤抖,他这身子经过太多次欢愉,早已是一碰就会碎,纵情于场场欢乐,经历过种种屈辱,面前的人却温和地将他宠上天堂。
他大口喘着气,不自觉地夹紧,沟壑里喷涌出泉水,又被丁宁捧在手里。从来都是艰难阻塞,只有丹药可医,却在她手上,奔腾翻涌,一泻千里。
他在湿冷的汗水中,用力抓揉着软腹,一手撑在腰旁,将自己更深地送进丁宁的手上。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7-03 22:00:00 +0800 CST  
不用求私信发图了,我有这个时间一个一个私信发图,我都写完一章了。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7-03 23:47:00 +0800 CST  
今晚十一点更,可能被吞,如果吞了会再补几次,不过实在没缘分,那就别强求了哈哈哈哈哈😄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7-05 22:27:00 +0800 CST  
发现了,只要我发的就会被吞,吞到没脾气了,今年两天不更新,更新提前通知,大家不要设置只看楼主,就能看到文。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7-06 15:26:00 +0800 CST  
今天不更,工作太忙,明日更新待定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7-08 20:05:00 +0800 CST  
不好意思,临时有事情,要出差一趟,今晚就走,更新时间可能要延期至7.17,中途如果有时间也有可能中途更新。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7-09 21:03:00 +0800 CST  
丁宁真心觉得,公公真是骚断了腿。
不过是擦个身,就需要洗个澡,不过是替他按摩一下,也需要为他疏解一番。本来起身时就已经晚了,两人再粘腻一番直到接近午时才用上饭。
聂辞脸上艳色未褪,身上披了件银色的单衣,金线勾勒的印花领敞开,斜靠在软塌上,慵懒而妩媚。
丁宁坐在他身旁,他黑发夹杂着银发如瀑般垂下,隐约能嗅到一阵冷香。将放置在一旁的小桌架上,丁宁温顺地开口:“用些饭吧。”
从情欲里脱离出来的聂司公,显得有些冷情了,他面无表情靠着软枕,漆黑不见底的眼直直地盯着丁宁,看了许久,低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能这么自然地接受他?为什么能这么自在地和他相处?为什么能够如此顺从地替他做那些肮脏的事情?
聂辞眼神清明,像是要看清丁宁内心深处的想法一样:“我要你陪着我,就是每日都需要你做那些肮脏的事情,对你也存着龌蹉的心思,你为何……”他停顿了下来,牢牢盯着她,接着说:“难道你是因为怕我?”
“你有什么可怕的”丁宁笑了笑,半点没有生气,像是看闹脾气的孩子一般,伸着手想安抚他。
他按住丁宁的手,力气稍稍有些大:“不恶心吗?那些屎尿,还是说,你也不过是想看看太监是如何,纵情的?”他没办法想象若她也存着玩弄他的心思,他该怎么做,他就是一摊烂泥,还是深渊里的,厌恶自己的情绪一上来,便有些难以自控,哪怕刚刚还是丁宁手上的一朵娇花,现在便可是食人花。
丁宁知道他情绪无常,可没想到这人能变得这么快,但狮子也只能顺毛,只能哄着:“莫多想了,你可是堂堂聂司公,我乐意伺候你,服侍你,顾着你,都是因为想着你,心疼你,欢喜你。”
“我不要你的同情和可怜”他怔怔地望着丁宁,可眼神脆弱得一碰就会碎,丁宁哪里舍得它碎在地上,执着他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不是同情,是爱情啊。”
从未听过如此动听的情话,太过勾魂摄魄,他睁大眼望着丁宁,眼睛里有点亮了的星光,嘴唇紧抿,微微皱眉,像是听懂又像是不懂她的话。
“你真以为,我这十年没有关注过你吗?”丁宁拉着他的手一起放在他腹部,隔着衣物带着他的手一起按揉:“虽然处在太妃宫里,但只要能去御前,我都会特意关注你,我知道你留了人在我身边,也知道你不想我多打听你那些事,可是我还是避着你知道了一些,你不用掩饰,我比你想象的了解你,只要你我同在的场合,我都关注着你。”
“那时候也许不是喜欢,不过是好奇和疼惜,可你暗里帮过我太多次,我也都记着呢,感恩着,积累多了,那也是心里的念想,见着你以后那些念想发酵,成了酒,早就醉了,哪还能清醒呢?”丁宁温柔地诉说着,半点不耐烦与厌恶都没有,真诚得让他心里发软发酸。
其实早就知道丁宁是个什么样的人,默默关注了十年的人,早已熟知对方品性,不过是因爱生怖,不过是患得患失,不过是情难自禁,才说出伤人伤己的话。
聂辞缓缓点点头,声音喑哑:“但愿你说的都是真的。”丁宁无声地笑了笑,聂辞不够相信她也没关系,情话她要常常说给他听的,听着听着,也一定会相信。
拿了鸡丝青菜粥递给了聂辞,看着他细细地品了几口便放下了,丁宁拿过毛巾替他净了手,又将他身边的东西撤了,伺候着他靠在软垫上,他神态自然,心情平和,丁宁这才放下心来,召来惯常伺候他的人,拿着毛巾出去了。
聂辞斜躺着,肚腹胀得有些厉害,每次用完膳都难受得紧。聋哑侍人熟练地跪在他前后,两人在前,两人在后,前面一人按揉着腿脚,一人在他胀气的肚腹打着圈,后面一人替他捶打着腰部,一人按揉着颈肩。
不过没过多久,等着药侍端药上来时,他坏脾气又上来了,先是挥退了替他按揉捏骨的侍人,又将药碗砸在地上,整个人虚弱地喘息,偏偏语气还阴森:“滚……喝不下……。”没了替他抓揉肚腹,按揉后腰的人,身子越发不爽利,聂辞一阵阵犯恶心,忍不住便将刚喝下去的粥全数呕了出来。
身子一阵阵颤抖,聂辞捏着手里的明珠像是要捏碎了:“宁……宁……” 他咳喘着,喉间又是一股逆流,胸口也闷得难受,腹中胀痛不止“呕……咳咳……呕……”聂辞垂着头,只能吐出一些黄水,手用力地捶打着腹部,震得咣咣响,剧痛不止。
丁宁不过是离开了一会,回来就见屋里一片狼藉,刚刚还媚态万分的聂司公,此时身上地下都是污秽,人还在发着脾气。
丁宁眼疾手快地接住因剧痛而支撑不住歪倒在软塌边的聂司公,自然地将他抱在身上:“司公不气了,是丁宁不好。”姿势的改变又让聂辞更加难受:“嗯……坠……腰……断……呃……哦……肚坠……”
丁宁揽着他身子安抚他:“我让人进来替你按揉好不好?是我不好,刚刚没陪着你”丁宁轻轻地按揉着他的肚腹,因为姿势原因实在是顾及不到他其他部位,只能和他商量。
聂辞睁着眼,身上全是冷汗,听着她温柔低语,这才默许了。丁宁喊了一声,就进来了两个小侍,已经不是刚刚那四个之中的了,她低眉顺眼,跪在软塌旁。

楼主 太黄太厚驾到  发布于 2019-07-19 09:53:00 +0800 CST  

楼主:太黄太厚驾到

字数:11278

发表时间:2019-06-29 00:3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0-08 04:52:35 +0800 CST

评论数:156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