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味适中】《此恨绵绵》Bg 瘫痪 心疾 肺疾 肠胃病 头

【口味适中】《此恨绵绵》
Bg 瘫痪 心疾 肺疾 肠胃病 头痛 头晕 咳嗽 吐血 呕吐 厌食 复健……… 基本浑身上下没有好地方吧 实际我觉得这可能是个重口味的文 我也不知道
此文为电视剧《新萧十一郎》连城璧的同人文 Cp为傅泫✘连城璧
傅泫此人乃我《道是无情》里扶风和傅红雪的女儿
此文为强强 剧情+虐身 我觉得还是剧情一带而过以虐身为主
He保证就是我 不论怎么虐我都有办法合情合理的he 相信你们早就体会到了这一点hhh
然后就是这不会是一个傻白甜宠傻白甜的文 这是一个心机girl和心机boy的故事
担心同人崩人设的完全不必 咱才老魔从不崩人设 熟悉我的都知道
谢谢大家支持
老规矩 不!许!白!嫖!
下图为各种形态的BB
正文敬请期待~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1 21:34:00 +0800 CST  
第一章 初心不改人憔悴


连城璧看着傅泫摆弄着他的腿,他却无知无觉,他移开目光叹了口气。
“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咳,我已经不是无垢山庄的庄主了,现在还成了废人。”
他说不下去,闭上了眼睛。
细细想来,除了家世和武功之外,他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没了这些,他便一无所有,一文不值,何况还成了残废。
傅泫不出声,连头都没抬,自顾自的按摩着他小腿的穴位。
他心乱如麻,不知道她如今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自己身上还有什么值得她贪图。
他到底忍不住睁开眼,看着她脱了他的袜子,正要去握他的脚。
他心中一疼,双臂用力想往一旁躲避。
可双腿却纹丝不动,他也脱了力摔在床上,整个人只上半身扭了过去,仿佛从腰背那里折断了一般。
巨大的屈辱感冲击着他,他用尽全力想要撑起自己,可手臂剧烈的发抖,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
他看着自己露出衣袖的细瘦的手腕。
这还是我的手吗?
他想。
这双手还能用出袖中剑吗?
他突然觉得荒谬。
太荒谬了。
谋划半生竟是一场空,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割鹿刀竟然会带来这样的后果。
他恍惚中想起当时他要傅泫的割鹿刀时,她的苦苦劝说。
他当时是怎么说的来着?
他好像微微笑着说,只要你把刀给我,我就娶你……
然后她便把刀留下,独自走了。
真是太可笑了。
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笑的咳嗽起来,脏腑一阵剧痛,炙热的液体冲上来,从口中喷涌而出。
满目猩红。
小腹一酸,液体根本不受他控制的向下涌去。
他颓然的卸了劲力,趴在了床上。
时间仿佛过得很慢很慢,他觉得自己犹如一条搁浅的鱼,慢慢的抽搐着,挣扎着,每咳一声,便带出更多的液体。
也许他的血就会这样流尽。
他突然不想再挣扎了。
心里有一个声音一直跟他说,放弃吧,放弃吧。
是啊,放弃吧。
这短短的一生那么长,那么累。
那么。
孤独。
直到他的身体被扶起来,他恍惚看到傅泫的脸,她在跟他说着什么,可他一点也听不见。
耳中只有自己剧烈的咳嗽声,还有血泊泊流出身体的声音。
他突然发现自己也不是一直孤独的,至少她与他同行过。
可自己为什么从不曾真的相信过呢?
否则定然是不一样的结局吧。
毕竟她是那样的,那样的与他势均力敌。
倘若他们二人在一起,一定能够互为依仗,举案齐眉吧。
可惜。
可惜一切都来不及了。
傅泫点了他的穴道给他止血,又怕他呛到,给他拍背。
他又咳又呕了半天,似乎已经意识不清,还看着她眼神闪烁。
傅泫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人就是内心戏多。
床铺已然一片狼藉,她给他简单擦洗一下血迹,又换了衣物,抱他去旁边塌上躺着。
他眼神空洞洞的,仿佛一点意识都没有,傅泫却知道他已经缓过来了,她刚刚擦他下身的时候,他的手指动了一下。
傅泫不理他,去收拾床褥。
他又咳嗽起来。
他的咳声很沉很重,仿佛下一次就要再咳出血来,或者干脆把自己的心肺全部咳碎。
她倒了煎好的药端过去,扶起他的身体给他捶背,喂他喝药。
他不咳了,任由勺子碰在唇边,没有动作。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1 22:35:00 +0800 CST  
傅泫等了半天看他不喝,便将碗放在旁边桌上。
她帮他靠好,盯着他的眼睛,气定神闲的问他:“成璧啊,你说你一天脑子里都想什么哪?啊?”
她给他擦了擦额角的冷汗,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赶我走哪?是不是等哪天你死了我跟着殉情了你就高兴了?要不咱们换个玩儿法,我现在就死你面前吧,你感觉感觉是个什么滋味啊。”
她淡定的抽出随身的割鹿刀,照着自己脖子抹去。
他握住了她的手。
他的动作跟以往相比很慢,也基本没有什么力气。
她轻笑一声,收了刀。
“不还是舍不得我死么,那你就别作了,咱俩就好好过几天安生日子,成吗?”
连城璧看了她半晌,才道:“来不及了,咳咳,我后悔也晚了。”
这句话出口,他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原来承认自己错了,承认自己后悔了也并没有那么难。
傅泫握住他冰冷的手,与他十指交握,坚定道:“什么时候都不晚,身外之物不算什么,我根本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有你。”
他的眸光动了动,没有抽出自己的手。
她探身过去吻了吻他的唇,又笑道:“成璧啊,你说跟你谈个情说个爱怎么就那么难呢?我就喜欢你这个人,不贪图你的身份地位财富武功,就不行吗?”
从未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多年的生活他早已习惯了用外物去定位自己,旁人也是这样来定位他。
无垢山庄的庄主,六君子之首,天下第一剑,武林盟主……
他有些不明白如果这些都没有了,他连城璧这个人要如何存在。
他疑惑甚至是迷茫的问道:“我哪里值得你喜欢?”
她看着他空洞洞的眼睛,突然心中一软,道:“你值得啊,哪里都值得。”
她虽然没有确切的回答,但这个肯定的答案对他来说却犹如振聋发聩一般。
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被震破了一个窟窿。
她继续说道:“如果你非得有一个称谓才能够活着,那么,就做我傅泫的爱人吧。傅泫的爱人连城璧,你觉得怎么样?”
连城璧不觉得怎么样,他甚至有些想笑,但他的眼中却不知为何一片酸涩。
眨了眨眼睛,眼泪就掉了下来。
他有些慌乱,低下头掩饰着,他的教养涵养一切的一切都不允许他这么做。
傅泫捧住他的脸,不让他闪躲。
“你可以哭啊,成璧,你可以哭可以笑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我都会陪着你的。”
她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
这双眼睛从未如此清澈明亮过,仿佛这晶莹的眼泪冲刷掉了所有的泥泞与污浊。
她不自觉的说道:“我爱你,成璧。”
他近乎本能的将她紧紧抱住,一切都在这一刻豁然开朗。
他想,一个人看过了你最好的样子,最坏的样子,当你失去一切的时候,她还说爱你,那她便是真的爱你了吧……
傅泫搂住他瘦骨嶙峋的身体,总算觉出他的那么点可爱之处,温热的液体转瞬就湿了她后背的衣物。
她挣开他的怀抱,又点了一遍他的穴道,怒道:“你能不能别想东想西的了,平心静气,平心静气!你这么个吐血法,我多少名贵药材也补不上去啊,我真是活不了了……”
她嘟嘟囔囔,一边拿了漱盂接到塌边,一边扶着他俯下身给他捶背,蛮横道:“都吐干净了,别呛到!”
他又咳了一阵,吐了一些血沫,便软了身体靠着她,兀自喘的上气不接下气。
傅泫心中一软,调整了姿势让他靠的舒服一些,伸长手臂够来药碗,用内力又热了一遍。
“喝药吧,喝了就不会那么疼了。”
这一次他听话的张开嘴,含住了她喂过来的药。
她放下碗的功夫,突然听到他低沉的呢喃。
“我也爱你。”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1 22:36:00 +0800 CST  
大家记得赞我和评论啊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1 22:39:00 +0800 CST  
谢谢大家支持啊 再次强调 别带入演员真人谢谢 还有我们是月吧 就是写这方面文的 误入的请直接❌出去啊!!
你们说我快,其实是因为不想你们有空窗期啦,哈哈哈
因为你们说没了雪儿你们会好失落,所以我快速开一个跟风雪完全不同的故事
傅泫和BB将为您倾情演绎什么叫不合适的爱情就是互相折磨,再为你呈现什么叫互相折磨到白头,悲伤坚决不放手………哈哈啊哈哈哈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2 09:26:00 +0800 CST  
第二章 与君初相识 犹如故人归


漫长的岁月中,傅泫穿越了各种各样的任务世界,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人生。
她始终很清醒。
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经验值。
她需要补全自己的灵魂,如若可能,她还希望可以帮她娘补全他爹的灵魂。
她娘从不要她的经验值,反复跟她强调了她一天灵魂不补全,就一天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人,一旦系统出了什么故障,那她随时就会被抹杀。
所以她一刻不敢放松,一刻不敢忘记。
她每次穿越都跟旁人不一样,因为她本身来自任务世界,便每次都是真身穿越,她的形貌也始终都是当年她娘跟她签订主从协议的时的模样,再无更改过。
她跟她娘一直在努力的攒经验值,她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过下去。
直到有一天她娘的精神世界崩溃了。
虽然她发现的及时帮她做了修补,但是她在此过程中还是受到了影响。
她想她爹了。
她花了经验值做了一次定向穿越,武侠剧《新萧十一郎》。
她娘以前跟她说过这电视剧跟她来的那个世界是同一个公司拍的,同一拨演员演的。
虽然她早就清楚的知道进入任务世界便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连城璧也根本跟她爹没有一点关系。
但她还是忍不住。
她太想她爹了,哪怕只是长得相似也好。
只要让她看看就好。
她穿越的一瞬间便跟自己说好了,只是看看,还是把经验值放在第一位,任何事都得为经验值让路。
她第一次潜入无垢山庄的时候,连城璧还是少年模样。
他小小年纪便忙的几乎没有了吃放睡觉的时间。
不停的习文练武也就罢了,竟还要学礼仪和琴棋书画。
倘若他稍有懈怠,便是他娘双钩莲花的一顿鞭子。
这女人通常边打边吼,说来说去也不过是无垢山庄的将来全靠他,他不是一般的小孩子,没有资格玩耍,没有资格休息。
他通常一言不发,木着一张脸,乖乖跪着让她打。
直到她打着打着开始失声痛哭,说起她早早上吊的夫君怎么辱没了她的脸面,怎么堕了无垢山庄的威名,她这些年活的多么痛苦,无法抬起头做人,如今就全指望他这个儿子等等等等。
每当这个时候,他才会说话。
他会认错,会求她别哭,跟她一遍一遍的保证自己一定会争气,一定会让她面上有光。
然后便是几天几夜的不眠不休去完成所有她要求的功课。
傅泫虽然没见过傅红雪年少时候的模样,但还是觉得连城璧和她爹是一点也不像的,从长相到脾气都不像。
同样逆境中成长,爹爹永远是一副至纯至善的心肠,而连城璧小小年纪便已然胸有沟壑。
她想果然这种精神上的压力是更为严重的,谁在这种精神鞭笞之下也不会健康成长,连城璧从未有过离家出走或者干脆自尽的想法已经是心智坚强的表现了。
她看着看着便失去了兴趣。
她觉得双钩莲花很可笑,她想要脸面就该自己去挣,何必为难自己的孩子。
不说她娘,也不说自己,就说这个世界的武林盟主沈飞云那也个女人。
女人的脸面为何非要靠丈夫和儿子?
她也没有时间可耽搁了,这个世界的剧情还没有展开,她要抓紧时间去给自己埋下根基,不论何时何地何种剧情,拥有一定的江湖地位总是必要的。
时光飞逝。
这些年来经她手救治的重伤濒死之人数不胜数。还有多次疫情也是因她出手才能化解。
江湖中人简直将她奉若仙子,都说她是菩萨心肠,仙女转世,拯救天下苍生于水火之间。
连朝廷也多次封赏,重金相请,礼遇有加。
可惜她一贯轻纱覆面,神龙见首不见尾,从无一人有幸一睹芳容,倘若她不想让人找到,那么便绝没有人能够找到她。
医仙傅泫声名鹊起,早已名满天下。
傅泫再一次见到连城璧,他已经长大成人。
他如今身上的名头很多,江湖中人提起他来无一不是将他夸的天上有地上无。
说他年纪轻轻,便武艺超群,人品相貌才学无一不是人上之人。
他是“天下第一剑”。
他是无垢山庄的庄主。
他是六君子之首。
傅泫看着前方正与人拼斗的连城璧,不由得摇了摇头。
哪有平白无故的成功?
难道谁天生便能是如此优秀的吗?
不过是别人玩时他在练,别人吃饭他还在练,别人睡觉他依然在练。
如此的勤学苦练才让他如此年纪便能达成这些成就。
当然,代价便是他扭曲的性情和糟糕的身体。
她看了看与连城璧并肩作战的杨开泰,心说这还能看出是一个演员演的,确实挺像她师父叶开的。
江湖便是没完没了的拼斗仇杀,越是有名的人越是逃不开这些纷争,受伤甚至死亡都是家常便饭,大家都是刀头舔血,谁也不知谁能活的比谁长。
影响胜负的关键点有很多,武功的高低并不是绝对的,发挥出的实力受到武者的心态情绪和身体的影响非常大。
例如现在,连城璧显然身体抱恙。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2 18:47:00 +0800 CST  
他挥动的剑尖在一招尽时总是轻微的抖动一下,他显然在忍痛。
依照傅泫对他身边人的了解,他们绝对没有发现他在忍痛。
他从小便那般熬着,精神压力大不说,还起居不定时,没事就挨打,他自己常常不吃饭,不睡觉,故而他小时候面色就是灰暗青白的,从未看到他有一丝少年人的朝气蓬勃和红润之态。
但显然,他身边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个问题。
或者这么说,没有一个人在意这个问题。
等他长大一些,便端起了君子端方的架势,与人交往永远透着疏离,你无法与他太亲近,仿佛他一个淡淡的微笑便已将你隔离在他的世界之外。
于是越发没有人透过他永远挺直的脊背和那君子面具看到他的病。
他一招不慎已然受了伤,且战且退之间已经退到山崖边。
傅泫在远处看着,心道果然掉落山崖便是武侠剧的必备套路,只可惜他连城璧不是男主,否则此番就该是寻得秘籍练成绝世武功,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才对。
他是自己跳下去的。
傅泫忍不住点了点头,心中赞他果然有脑子,对自己也够狠,不愧是一代枭雄。
当前形式是他的同伴显然无力救援,这山也不算高,还有很多树,他自己跳下去用上轻功还有很大生机,再战下去却没有半分胜算,丢了性命虽不至于,但这“天下第一剑”的威名可就要大大受损了。
不慎落崖和败于人手相比,自然是前者好听一些。
况且这显然是中了人家埋伏,如此正好让江湖舆论都偏向他们一方。
傅泫挑了挑眉毛,心道,好算计。
热闹看完了,她本该走了,可不知为何,她却避开众人,施展轻功向山崖下寻去。
她找到他时,他正趴在地上。
她给他把了脉,检查一遍身体,没有致命伤,但也绝对不是无碍。
上面虽然有树给他做了缓冲,但他显然力竭,最后是生生摔下来了,虽没有骨断筋折,但也有轻微的骨裂,脏腑也有些出血。
他的脾胃真的是过于虚弱,心脉肺脉也都弱,根本不像这个年纪的小伙子,显然是这些年伤了根基。
她将他轻轻翻转过来,用手给他擦了脸。
他面色苍白,唇边除了一抹血色更显得唇色暗淡。
厚重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眉眼。
傅泫将他的刘海拨开,拢到脑后,仔仔细细的看着他。
“真的不像啊。”
她自言自语道。
“明明五官都差别不大,为什么却一点也不像呢?”
她甚至掏出易容的工具给他简单收拾了一下。
折腾了半天,她颓然的坐在地上。
“还没有我自己女扮男装的时候像我爹……”
她就在这呆呆的坐着,也没想过给他施救。
他显然不会有危险,因为剧情就快开启了,他肯定不是被同伴寻回便是自己醒来自救,她可不准备在剧情开启之前改动这些重要人物的世界线。
尽管不像,也算聊胜于无吧。
她还是坐着看了他一会儿,才站起身准备走了。
她都走出几步,突然听到了微弱的咳嗽声。
她如遭雷击,飞快的转过头去看他。
他无知无觉的躺在那里,一声声咳嗽溢出唇边。
她的眼中一下子含了泪,他的咳嗽声跟爹好像。
他的身子随着咳嗽一抽一抽,鲜红的血慢慢的呛了出来。
她已经跑过去跪在了他身边将他的上身慢慢抱了起来,眼泪不知何时已经流了满脸。
她运了内力去给他疗伤,帮他稳住脏腑伤势。
他的内脏出血止住了,只剩下轻轻浅浅的咳。
她给他擦了擦唇上的血迹,便控制不住的将他抱在了怀里。
她几乎放声痛哭。
爹,我好想你……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2 18:47:00 +0800 CST  
第三章 坐卧身多倦,经行骨渐疲

连城璧觉得自己再也爬不动了,全无知觉的下身像坠了千斤一般,每往前爬一步,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
胸口一阵撕扯,他来不及调整呼吸,便剧烈的咳嗽起来。
他再也支撑不住,手肘一软,便趴在了松软的地毯上。
下肢瘫痪,卧病在床,他的肺腑积攒了很多痰於,动一动就咳嗽喘息不止。
他咳的胸口剧痛,挣扎着才能在一片痰鸣声中喘上一口气来,他想撑起身体侧过身,可用尽全力也只是让自己的双臂抖动不已。
他憋的面色胀红,额头脖颈的青筋都迸了起来。
他想叫傅泫的名字,可剧烈的咳喘让他根本无法说话。
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具坏掉的傀儡,拉着破风箱一样的胸腔苟延残喘着,倘若傅泫还不回来,他也许就会一口气喘不上来死在这里。
他并不想死。
刚刚跟傅泫道明心意,他又燃起了希望。
他相信她说的话,她说他可以再站起来,他便相信她。
他想尽快的复原。
他想让她能够幸福,而不是这样日夜操劳的伺候他。
他心中苦涩一笑,泫儿已经叮嘱过自己,她出去的时候要自己好好躺着休息,不可妄动内力,更不可独自爬行做复健。
他想,自己真该听她的话。
他趴在她特意定制的厚实柔软的巨大地毯上,被痰液呛的浑身抽搐,机械的咳着呕着,神志混乱,正在他要闭过气去的当口,忽然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抱了起来。
傅泫离着老远就听到他连咳带呕的声音,赶紧施展轻功回来。一进门就看他瘫软在地上,身体随着剧烈的咳嗽一抽一抽。
她说不清这是什么滋味,下意识的学着她娘抱他爹那样将人抱了起来放到床上。
她帮他靠着自己坐好,才一松手他的身体就向前倒去,腰身也佝偻了起来。
她赶紧搂住他的腰,大力的拍着他的后背。
体位的变动让咳痰变的容易了些,痰液混着淤血一口一口的涌上咽喉,连城璧不住的咳着吐着,眼泪鼻涕流了一脸,连气都喘不上一口。
他已经感觉不到疼了,只觉得好累好累,他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要命的咳嗽却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他怎样压制都没有用。
这种感觉太过痛苦,比疼痛还折磨人,他从不知道咳嗽可以这样磨灭人的意志。
他忍不住抓住了傅泫拦在他腰间的手,他用力的手指都开始发抖。
傅泫也不太舍得他这么遭罪,她觉得自己爹爹都没咳嗽的这样厉害过。
他几乎是咳一声就呕一下,整个五脏六腑都在痉挛抽搐。
傅泫简直担心他下一秒就要把自己的内脏吐出来。
她觉得有些难受,也想尽快帮他结束这种折磨。
她把了他的脉,安慰他道:“再忍耐一下,我帮你。”
她运起内力去通他的肺经,用力捶他胸口后背,等他剧咳一阵呕出两口淤血后,又按了止咳的穴位。
她按的很用力,边按边说道:“深呼吸,慢慢呼气,马上就会好了,别怕,别怕。”
连城璧听到了她的声音,心道:我怎么会怕。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3 00:03:00 +0800 CST  
他心中这样想着,却又觉得心头猛的酸软了一片。
在这个时刻,他竟然开始庆幸。
他很庆幸能够有她相伴。
长到这么大,从未有人对他说过“别怕”这两个字。
因为从未有人觉得他连城璧也会怕。
其实他怎么不怕。
他明明日日担惊受怕。
他怕自己不够出色,怕自己不能让所有人满意,怕自己被旁人瞧不起,怕自己步了父亲的后尘。
病了更会怕,第一次胃痛会怕,第一次吃不下饭会怕,第一次睡不着觉会怕,每次受伤更会怕,他怕自己生了什么奇怪的病不知道哪天就会死去。
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彻底的坍塌,彻底的粉碎,拖着这样的身子,随时都可能死去。
他怎会不怕?
可他已经习惯自我催眠。
他持续的跟自己说,我不怕,我怎么会怕。
所以当傅泫下意识的说出“别怕”二字时,对他产生的冲击是他们两个都没有预料到的。
这种感觉他从未体验过。
就仿佛他怕也没关系,她绝不会因为他怕就瞧不起他。
就仿佛她会永远保护他。
这种感觉如此美妙,无法形容,连这磨人的病痛都似乎不重要了。
他跟着她的节奏呼吸着,慢慢平息了剧烈的咳喘,重新感觉到了胸口撕裂一般的剧痛。
傅泫放他靠在床头半卧着,他看起来简直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头发一缕一缕的粘在脸上,一塌糊涂。
他似乎从未如此狼狈过。
连他濒死之际都未放任自己露出一丝狼狈之态。
不论发生什么事,他都是那样硬撑着,疼也不弯腰,咳也要掩口,就算是死,也要死的从容不迫,风度翩翩。
他始终是克制的。
克制自己全部的情感,全部的表达。
举手投足都是大家风范,谦谦君子。
他从未将自己的狼狈如此不加掩饰的展现在任何人面前。
但傅泫却觉得他此时的样子分外可怜也分外可爱。
她亲了他的额头一下,才去端水来给他擦洗。
连城璧眯着眼睛看着她的背影,苍白的脸上竟慢慢的有了一丝红晕。
这红晕很快便退了个干净,傅泫自然没有看到。
给他收拾干净以后,他还有些轻咳,累的眼睛都睁不开,手抓着胸口的衣服,喘的又急又乱。
“成璧,喝点水漱漱口吧。”
傅泫扶起他的头,将勺子送到他唇边。
这样剧烈的咳吐了半晌,他嗓子里早就干涩的冒烟了。
他含住了水要往下咽。
“别咽下去,漱漱口吐出来。”
他便又吐了出来,又含住她喂来的水,漱了几次口,听她说可以咽下去了,才急迫的喝了几口。
他咳的浑身散架了一般,勉强睁开眼睛看了看她就一阵晕眩。
傅泫帮他调整了一下姿势,柔声问他:“这样会不会好一点?还有哪里难受?”
这句话这些日子她经常问他,他从来都是说还好,可今天他突然不想这么说了。
他勉力的勾住手边她的衣袍,嘴唇动了动,她还未听清,他便又咳了几声。
她凑过去听,道:“再说一次。”
在他隐忍的轻咳声中,她听到他的破碎的气音。
“胸口…咳咳…疼……”
她觉得自己的心动了一下,一瞬间又柔软起来,安抚他道:“我给你揉揉就不疼了,睡一会儿吧。”
她给她揉着胸口的穴位,看到他轻轻咳着,嘴角慢慢上扬,露出了一个极其轻浅的微笑。
这微笑与他平时的笑大不相同,至于区别在哪里,大概就是这笑容真心的吧。
傅泫看了看系统提示,连城璧攻略进度已从百分之九十达到百分之九十九。
她不由得感叹,这个人真的是好难攻略,怪不得会提供如此巨大的经验值奖励,简直巨大到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她简直不用再做别的,这一世就只做他这一个任务就尽够了。
她想,他原来是怕的。
他一直在等这一句“别怕”。
也许对他来说,这两个字比一万次的“我爱你”还要有用。
他终于彻底对她敞开了心扉,愿意信任她,愿意将他内心的狼狈不堪都给她看。
她当然明白这对他来说有多么的艰难。
她也从未想过,他的狼狈,他的脆弱,才真是真的能让她心动的东西。
她不想心动。
她不能心动。
她对自己说,这不是爱,他只是让自己想起了爹爹,自己只要像娘亲照顾爹爹那样照顾他就好。
这样就好。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3 00:03:00 +0800 CST  
大家,这篇文会是插叙的形式写
一章现在 一章从前
你们能get到吗
如果你们不行需不需要我改一改 改成倒序或者干脆正叙??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4 10:47:00 +0800 CST  
如图所示 《道是无情》已经拜拜了 我也不会申诉 我也早料到了 所以群才有存在的必要 你们想要重温就只能在那里了北鼻们 下楼贴出进去的要求 自我感觉不达标的请不要申请好吗 我们佛系一点 谢谢大家支持 我爱你萌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4 17:59:00 +0800 CST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4 18:22:00 +0800 CST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4 18:22:00 +0800 CST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4 18:23:00 +0800 CST  
一共四张图 都有吗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4 18:23:00 +0800 CST  
真的 你们说才入坑以前来不及写的 你们不论看到哪里 都可以写个有关《道是无情》的长评私信我 只要能够打动我 我就会私信你可以进群 到时候拿着截图去敲门就行啦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4 18:48:00 +0800 CST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4 19:11:00 +0800 CST  
我说你们不要怕 只要你们当时走心评论了我都有印象 就算我不记得我也都截图存在空间里了 不用怕证据没有了哈哈 觉得自己达标的可以直接进来审核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4 23:49:00 +0800 CST  
看 都在 我早就准备着这一天 有经验了 每次最舍不得的都是你们的评论 所以这次我及时截图珍藏了 我爱你们的评论 谢谢你们走心评论我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4 23:52:00 +0800 CST  
第四章 君子坦荡荡 小人长戚戚

电闪雷鸣,漫天凄风苦雨。
狭小的山洞阻隔不了狂风卷进的雨水。
小小的火堆更暖不了连城璧冰寒刺骨的心。
他在一片剧痛中神思飘荡,对外界的一切都有清晰的感知,却偏偏无法真正醒来。
他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
疼的他浑身发抖,仿佛灵魂都在不住的扭曲战栗。
其实他常常受伤,更兼成日生病,身子几乎无一日是真正爽利的。
但他却从未习惯忍痛。
他只是擅于伪装。
往往夜深人静他独自忍着伤病之时,也会恍恍惚惚的想,是否他幼年时第一次难受就该像别家孩子那样哭着喊着的扑进母亲怀里,那样他是否就能得到母亲的疼爱和安抚。
可他终究不会那样去做。
因为他永远无法知道他示弱后等待他的究竟是母亲的怀抱还是一顿鞭子。
他不愿赌。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无论何事,他都要有了把握才去做。
他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可此时此刻,一切都脱离了他的掌控。
他委实不知自己落到了什么人的手中。
那人喂他喝了一碗苦药,他无法反抗,甚至无法吞咽,只能感受着那不知是何物的液体滑入腹中。
他不知这是药还是毒。
他想这应当是药。
自己此时全无反抗之力,除非这人想要用药物控制自己,否则实在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而此人一直用身体为他挡着风雨,显然并不是要对他不利。
他感觉到一双温热的手抚上他纠结的胃腹,带着内力揉按着。
这是一双女人的手。
好暖。
她只揉了两下,他便觉得剧烈翻搅的肠胃平稳了下来。
他心中已是百转千回。
甚至一瞬间便动了想要将此人据为己有的念头。
从未有人如此照顾过他。
从未有人在他疼时给他揉一揉冷硬的胃腹。
诸多情绪夹杂着纠缠着,腹中猛地一抽,他的身子也跟着挺了两挺。
傅泫用了力气按住他突然抽搐起来的肠胃,知道他已然有了意识。
她还不等开口说话,便见他紧紧闭着的眼角竟然慢慢涌出了一点泪滴。
那晶莹的液体很小一点,不够流下,便只将将染湿了他眼尾的长睫。
她心中突然一动,还不待反应,便得到系统提示:激活支线任务,请宿主选择。
攻略男二连城璧,经验值七千万。目前已攻略百分之三十。
帮助男二连城璧度过完满幸福的一生,经验值一亿。
傅泫傻眼了。
她甚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尽管这些提示根本不需要她用眼睛去看。
多,多少?
七千万?一个亿?
她傻了一样,半天才缓过神来。
当年她娘攻略她爹的时候,经验值是一千万,那已经是相当巨大的攻略经验了,她穿越如此多个世界,见过最高的也不过几百万。
可这连城璧,攻略他竟然能奖励七千万经验值!
还有那个让他过完幸福圆满的一生竟然是一亿经验值!
她从未见过一个任务能有如此丰厚的奖励。
震惊过后,她已经冷静下来,仔细思虑分析了一番。
如此巨额的经验值,代表了对应任务的艰难。
也就是说连城璧是一个极难攻略的对象,而让他幸福圆满的过一生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她看着他蜡黄的脸,不由得抿了抿嘴,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竟然会没有一丝幸福的可能。
他显然极易动情,心肠柔软,因为自己只是给他揉了揉肚子便瞬间攻略了他百分之三十。
可他显然更加反复无常,心性凉薄,因为只这一小会儿的功夫,那攻略进度条便从夸张的百分之三十慢慢往左滑动,直到剩下可怜兮兮的百分之三。
她终于明白了这个人为何如此难以攻略,更如此难以幸福。
想来是你对他千般体贴万般好处,他在当时的触动过后,也会在自己反复的怀疑和思虑中消磨殆尽。
傅泫当真是不愿与此等戚戚之人打交道,尤其是与之谈情说爱。
这太难,也太费心力。
可思来想去,她舍不得这经验值。
这简直是她抵挡不了的诱/惑。
这经验值简直比她在这些世界殚精竭虑获过得的加起来都多。
如今这天大的好事儿让她侥幸碰上了,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
她思虑再三,打定主意,又去切脉。
这次她细细诊脉,还看他舌苔和眼下。
不论如何,先调理一下身体吧。
他身上如此白皙,唯有面部晦暗黑黄,已经是病得很重了。
她真不知道他为何不去看大夫。
真是讳疾忌医。

楼主 才老魔  发布于 2019-06-28 16:57:00 +0800 CST  

楼主:才老魔

字数:12337

发表时间:2019-06-22 05:3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07 12:49:42 +0800 CST

评论数:36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