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口味】《如诉》古代BG 半身不遂 失禁 肺病

渣女重生补偿文
男主:东方煜
女主:尹如素

旧文重发,以前的号写了一半,被封号了,最近心血来潮想拾起来重新修一修,接着写下去。
本文比较重口,会有身体畸形、失禁、口水、吞咽困难、吸痰抠痰等不雅观描写,会有屎尿屁,有H,慎入。
原来的文现在回顾一下,有些不合心意的地方,新修改的文章里,女主渣的时间会比以前稍长,请大家多体会一下绝色渣女讨好冰山老公,以及木讷直男爱老婆爱到天翻地覆但嘴上一句也说不出的这种调调。

楼主 cHeRyL_  发布于 2019-06-12 17:38:00 +0800 CST  
尹如素永远记得那一日的情景。她被禁足了大半年的藏雪阁大门打开了,季嬷嬷跪在门口哭肿了眼望着她道:“爷快不成了。”
她被下人簇拥着,装作波澜不惊地迈进他的书房。他躺在床上,紧蹙眉头,又急又浅地呼吸,两颊瘦得凹陷,几乎变了一副样子。尹如素唤了两声王爷,没听到反应,索性将他抱坐起来,搂到自己怀里。东方煜已病得形销骨立,锦被滑下来一些,露出他僵缩在胸前的左手,掌心握着一块儿玉佩,玉上的棱角把他早已僵死的手指顶出了狰狞的角度。尹如素将他拥在怀里,吻了吻他染霜的鬓角,咬着耳朵唤他“煜郎”,双手去掰那玉佩,他不知是听到了她的声音,还是手上吃痛,终于有了些反应,挣扎着醒来,艰难地咳嗽起来。
“煜郎,撤兵吧。”
“晚了,”他沙哑着嗓子吐出这几个字来,极吃力地仰头看她,张了张嘴,话未出口又抽搐着呛咳了起来。
尹如素拿手背替他擦去唇边的血沫:“你要说什么,慢些说,我听着。”
“咳咳咳咳……素素……我只怕……再……无法护你……”
“无法护我?”尹如素愣了一下:“你又为何要护我?”
东方煜吃力地抬了抬左手,尹如素指着他掌心的玉佩问:“给我的?”尹如素知道这玉的威力等同于兵符,正在向皇城进发的三十万大军全听它号令。
“收好……留作……咳咳咳……日后……”
尹如素趴在他耳边,仔细听着他微弱的话语,然而东方煜紧抓着胸口,乌紫的嘴唇哆嗦着,不过片刻间,竟停止了呼吸,安静地伏在她的怀里,再也说不出更多。

元和七十六年,梁王东方煜谋反,用半年的时间攻下皇城,却在登基前溘然病逝。仓皇而逃的皇帝重又捡回了王位。坊间传言,这场战争全因一个女人——梁王妃尹如素而起。说这皇帝放着后宫佳丽不理,偏偏钟情于皇叔的妃子尹如素,叔侄二人竟因这个女人打得民不聊生。梁王死后,尹如素奉旨嫁入宫内,封为贵妃。此举引来朝臣非议,皇帝顶不住压力,终于在半年后,以一杯毒酒赐死了这个红颜祸水。

尹如素一直相信,她可以用美貌换来这世上最高的权力与地位。前一世,她无愧对红颜祸水的名号,利用美貌、玩弄权术,惹火上身。不知是不是老天眷顾这个世间尤物,这一世,她竟带着前世的记忆重生,苏醒在元和七十五年——梁王谋反的前一年。
这一次,尹如素决心巧妙周旋,扭转自己的命运。

楼主 cHeRyL_  发布于 2019-06-12 17:50:00 +0800 CST  
尹如素苏醒于床榻之上,细看身边金灿灿的摆设装潢,却不是藏雪阁中的精巧模样。她脑筋一转便想起,这是在皇帝的寝宫之中。
年轻的皇帝沐浴熏香,掀开薄纱爬上床来与尹如素亲热,她灵巧地避开了,娇声道:“素素有一事要问陛下。”
皇帝笑道:“好素素,你尽管说。”
“杜太医配的避孕方子,是否万无一失?”
“此话怎讲?”
“陛下又不是不知道,王爷老早就不同我亲热了,我隔三差五便到宫里来,万一……万一这肚子有什么动静,王爷岂不是要宰了我!”
皇帝挑挑眉毛,凑到她耳边:“朕贵为天子,有朕在,你还怕那老顽固做甚?”
尹如素掩嘴笑了笑,心下却一片凄然。这避孕药方不甚可靠。上一世,她因与皇帝私通孕有一子,东方煜发现她怀有身孕后,勃然大怒,将她禁足于藏雪阁,却准许她安然生下一个男婴。而梁王与皇帝多年的暗斗也因此公开于天下。皇城守军节节败退之时,东方煜原本孱弱的身体急剧恶化,最终在攻下皇城后溘然病逝。尹如素自己也因眼前这个玩世不恭的天之骄子而命丧黄泉。
想到这儿,尹如素翻身下床,将外衣一批:“素素今日身上不太爽利,陪不了陛下了,改日再来赔罪吧。”
皇帝一时摸不着头脑,起身拦她,却架不住尹如素半撒娇半嗔怒的模样,只当她突然耍起了小性子,放她走了。
尹如素却在心中盘算,这个时候,自己腹中只怕已经有了皇上的骨肉,而为了在这一世保住自己和孩子的性命,她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讨好那个冰山一般的梁王爷,与其欢好,让这个孩子来得名正言顺,避免梁王与皇帝反目。在这个时空,安安稳稳地做梁王的妃子。

楼主 cHeRyL_  发布于 2019-06-12 17:54:00 +0800 CST  
尹如素在丫鬟画眉的掩护下偷偷回到梁王府,一落座便吩咐:“去将东暖阁打扫干净,暖炉烧热了,告诉王爷,今晚将政务先放放,早些回房休息。

尹如素躺在床上想着心事,听到手杖敲地的笃笃声由远及近,理好衣衫,开门去迎梁王东方煜。
东方煜是武将出身,在北疆征战十余载,立下过赫赫战功。身体也因常年打仗留下了不可逆转的伤病。大漠严寒冻伤了肺不说,五年前一场激战中伤了椎骨,自此瘫了左半边身子,现下随身携一根乌木手杖助步。他对尹如素的笑脸无动于衷,低沉的嗓音有些沙哑:“今日怎么跑到这儿来?”
“王爷这是什么话,”尹如素上前搀扶他:“臣妾来服侍王爷,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嘛。”
尹如素揽着他的后腰,隔着衣裳,仍能感觉到他身型极瘦,多年病痛的折磨早已将他北疆战神的形象消磨殆尽。尹如素嫁给他时,他就已经是这副病弱的模样,再不能上阵打仗了,他不苟言笑,冷酷无情,终日埋头于政务。直到生命的终点,尹如素才明白,他是如何深沉地爱着自己。
尹如素扶他进屋,他一手抓着床棂,慢慢坐上床沿,尹如素矮下身子替他褪去鞋袜。他左腿比右腿细许多,尹如素一手便能将那变了形的脚腕握过来,脚趾紧紧并在一起,僵硬地蜷缩向冰凉的脚掌。尹如素抬头望他,对上东方煜深不见底的眼眸,他别开眼光,低声道:“若是有事求本王,直说无妨。”
尹如素轻轻笑起来,知道他是对自己反常的柔情满腹疑惑。“臣妾确有事相求。眼下天转凉了,入夜渐早,臣妾身边每日只杜鹃画眉几个丫鬟陪着打发时间,愈发无聊。王爷白日里忙于政事也就罢了,夜里也不来藏雪阁休息,臣妾实在想念王爷,便自作主张跑来了。”
东方煜眉头微颤,轻轻捂着心口:“本王夜里咳嗽,会吵你。”
尹如素把他的病腿扶上床:“那臣妾便替王爷拍拍背。”

楼主 cHeRyL_  发布于 2019-06-12 19:12:00 +0800 CST  
尹如素细细替东方煜掩了被子,才熄灯躺上床去。她紧贴东方煜躺着,将一只素手轻覆于他的小腹上,他在黑暗中沉默了一会儿,用自己微凉的大手握起她的手,再没有其他动作。尹如素对他冷淡的反应并不意外,毕竟东方煜久病体虚,两人平日里也不甚亲热,此事的确不能一蹴而就。这样想着,尹如素也安下心来,慢慢入睡。

尹如素一向浅眠,夜里,她被东方煜的鼾声吵醒。
东方煜半张着嘴,口涎淋湿了半边枕头,他在睡梦中锁着眉头,胸口吃力地起伏,胸腔中痰鸣轰隆作响。
他呼吸极不稳,常是腔子里夹着痰音呼噜噜地吸气,吸到一半便梗住了,瘦弱的身子在锦被下无声地辗转挣扎,颈上暴起青筋涌上汗珠,身子一挺,倒过一口气来。
反复几次,尹如素在身侧听着都觉得憋气心惊,生怕他哪一口气喘不上来,生生憋死。她便试探着戳戳他:“王爷。”
东方煜没有反应,仍被痰梗着,身子僵挺在那里。
尹如素使劲儿摇他唤他,反复了几下,东方煜突然呛了一声,身子一震,转醒过来。
他捶打着胸膛,撕心裂肺地咳了两声,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立刻捂嘴憋住咳嗽,挣扎着翻身下床,手杖未取,鞋子也不穿,一瘸一拐踉跄着奔出卧房,到回廊拐角处才靠着立柱抚胸捶背,咳得直弯下腰去,呕出一口带血的浓痰来。
对他的行为,尹如素一时摸不着头脑。
东方煜咳出了痰,又堪堪平复呼吸,才蹑手蹑脚地回房。
尹如素借着月光见他小心地关门,在黑暗中扶着桌椅借力,一点一点地挪着步子,便知道,东方煜以为自己不曾醒来。她便也不做声,闭目装睡。
东方煜轻手轻脚地躺上床来,带着一股shi今后的腥臊。尹如素不动声色,安安静静地装睡,感觉到他抖着手替她拉了一下被角,盖住玉白的肩头,又做贼似的赶忙抽回手去,背身向外,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
这一夜里,东方煜又醒过几次,有时是尹如素被痰鸣的声音吵醒,拍他一下,迫他惊醒,自己仍闭目装睡。更多的时候是他自己被憋醒。但无一例外地,他都会一瘸一拐地偷跑出去咳痰,尽力不在卧房中发出声响。

第二天尹如素醒来,东方煜已穿戴齐整在桌边饮茶。他眼下染着青灰的阴翳,哑着嗓子问她:“昨夜睡得可好?”
尹如素披衣坐起来,笑道:“有王爷在身侧,臣妾心中安稳,睡得极好。”
“嗯,”东方煜闻言,慢慢出了一口气,仍冷着脸,语气也淡淡的:“用膳吧,本王上朝去了。”

楼主 cHeRyL_  发布于 2019-06-12 19:31:00 +0800 CST  
贴身丫鬟画眉伺候尹如素洗漱。尹如素日间如常由下人陪着闲逛嬉戏,约莫快快下朝了,她动动脑筋,吩咐叫厨房备好食材,待她亲自下厨为王爷做几样饭菜,惹得画眉忍不住悄声问她:“娘娘近日是怎么了?突然对王爷如此殷勤?”
尹如素挑眉:“王爷是我的夫君,体贴服侍王爷岂不是为人妇的本分?”
画眉多年服侍在尹如素身侧,借着主仆二人亲密的关系大着胆子问:“那……皇上那边呢?”
“再不去了!若是宫里来问,你切切替我回绝。以往我曾失了本分,愧对王爷,今后再不会如此乱来了。”
画眉惊讶不已:“娘娘过去可不是这么说的。娘娘曾说过,身为女子,生来就是男人的附属品,这天地间,靠不得别人,只能靠自己,攫取权力,才能过上扬眉吐气的日子。皇上待娘娘很好,依附皇上,母仪天下,这不是娘娘的愿望吗?”
尹如素冷哼一声,想到上一世皇帝面对群臣唯唯诺诺,将自己赐死,又想到梁王临终前将兵符交予自己的场景。她不愿与画眉多说,只催促她去厨房准备,为王爷料理膳食。

东方煜从宫中回来,尹如素便立马腻腻歪歪地迎上去,搂着东方煜僵缩的左半边身子,引他到东暖阁用膳。
东方煜仍旧冷着一张脸,不与她亲热,只在进门时免不了得靠在她怀里,借着劲儿把伤腿提过门槛,喘着粗气慢慢挨到桌边。
季嬷嬷立侍一旁,见两人一副要动筷的架势,忍不住插嘴:“爷这就用膳了?不先擦洗擦洗,身上可还受得住?”
此言一出,东方煜立刻沉了脸,筷子往桌上一敲,重重哼了一声。
季嬷嬷赶忙赔罪:“王爷赎罪,是老奴多言了。”
尹如素这才记起,以往东方煜从宫中回来,都是要先擦洗身子的。
上一世,她曾多次与画眉嘲笑“擦洗身子”这词,事实上,这是东方煜贴身仆人侍卫为了维护他的颜面而想出来的词。东方煜半边身子瘫废后,靠超乎常人的意志和耐力重又能站立起来,但下身淋漓不尽却怎么也治不好。日间他绷紧神经竭力忍着,尚常在情绪波动、大幅动作时漏尿,夜间睡着时,就完全控制不住水府了。
因为这个难言之隐,东方煜日常所着衾裤都是特质的,裆底如女人的月信帕子似的,缝着加厚的细棉布。他上朝回来或与群臣长时间议事后回府,第一件事就是换下尿湿的裤子,擦洗下身,再着新衣。
尹如素往日曾讽刺他是个管不住屎尿的孩子,乍一听“擦洗身子”这个词,还以为他日日沐浴擦洗,熏香束发,是个衣冠楚楚的翩翩君子呢。
东方煜显然也因这个隐疾犯窘,在餐桌上被季嬷嬷多嘴戳穿,不胜恼怒。

楼主 cHeRyL_  发布于 2019-06-13 11:55:00 +0800 CST  
尹如素当即娇声道:“是臣妾错了,忘了这等大事,”她吩咐身侧几个仆人:“快去准备热水。”
东方煜面带恽色,慢慢起身:“本王去书房擦洗,王妃先用膳吧。”
“那怎么行,”尹如素柔柔地扶住东方煜:“王爷忙了一天,腿脚定乏了,别再折腾。叫下人先将碗筷撤了,臣妾亲自在暖阁中帮王爷擦洗,等爷身上爽利了,再一同用膳。”
东方煜自然不同意,但架不住尹如素反复撒娇央求。虽然擦洗下身令她想想就恶心作呕,但如若东方煜连身体都不让她碰,两人如何顺利圆房,尹如素之后的计划也无从实施。

下人依吩咐撤下饭菜,烧好热水,拨热屋内炭火,取来换洗衣裳,将隔尿的软兽皮铺在躺椅上。尹如素扶东方煜坐上躺椅,将他的衣衫解开。
素白的衾衣衾裤松松垮垮地挂在东方煜身上,他白着一张脸,瘦削畸形的身子隐约可见。
尹如素拨开上衣替他擦拭身上的虚汗,他颇自觉地褪下右手袖子,左臂却动弹不得,紧紧夹着。
尹如素彼时尚不清楚他身子的破败,捏着他的左肘一抬,直疼得东方煜猛打了个激灵。
“哎呀,爷…这…”
“恩咳咳咳”东方煜别过脸去抿嘴闷咳了几声,“无妨”。
他的衾衣完整褪下了。东方煜之消瘦尹如素是知道的,但整条左臂简直瘦得皮包骨头,只有手肘手腕两处关节突兀地支楞着,五指鸡爪状扭曲地蜷缩在一起,整条手臂僵硬地曲着,紧紧蜷在胸前。
这副残态,直吓得尹如素怔了半晌,忘了还有半边身子没擦洗,就替东方煜披上了新衣裳。
东方煜默不作声,自行套上右手衣袖,又捏着左袖口将衣衫一点点塞进左臂与胸膛之间。
他冷冷地道:“看真切了吧,本王的身子就是这副模样。”
尹如素连忙接话:“王爷身子虚弱,臣妾定当好好服侍。”
东方煜哼了一声,颤手攥拳抵到嘴边咳嗽起来,这一咳便一声紧似一声,直咳得脸色铁青、青筋暴起,挺着身子总算呕出一口痰来,他背对着她,吐到痰盂里,气促着吩咐:“出去吧,换季嬷嬷进来。”
“可……可下身还没擦洗呢。”
尹如素硬着头皮蹲到他脚边,抬手去褪他的衾裤,东方煜一把攥住她的手,冰凉的指尖和声音都颤得厉害:“出去。”
“王爷……”尹如素轻轻枕在他的腿上撒娇:“臣妾手脚笨,害王爷难受了。爷多教教臣妾,臣妾日后想日日都服侍王爷,好吗?”
没人拒绝得了尹如素的温柔,即便是冰山一般的东方煜,也只是喉结翻了翻,松开了手。

楼主 cHeRyL_  发布于 2019-06-13 15:03:00 +0800 CST  
啊天哪我刚刚看完了听雪楼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十五年了终于有一个圆满结局老阿姨歪歪简直要幸福地跳起来了

楼主 cHeRyL_  发布于 2019-06-13 21:41:00 +0800 CST  
尹如素托着他干瘪的左臀,轻柔地将衾裤褪下,雪白的丝绸裤子滑到脚底,裆部露出刺眼的焦黄色,异味直冲而上。
她咬了咬牙,涤过帕子替他擦洗,细嫩的皮肤碰到东方煜泛红耷拉着的下身,惹得他病腿猛一哆嗦,泄出一股尿来。
尹如素努力控制脸上的表情,故作平静,偷瞄一眼东方煜,见他锁着眉闭上眼睛,别过头去。
“王爷该多喝些水,这一瞧,便是饮水不足了。”
东方煜沉默不语。
尹如素又涤了一次帕子,擦拭他的大腿根。
“往日都是季嬷嬷帮爷擦洗吗?”
没有回应。
她换了一盆水,用手背试试温度:“臣妾这样做对不对?若是手重了……”
“你不必这样委屈自己,”东方煜终于开口,冷冷地打断她:“本王已经说过,你若有所求,直说无妨。”
尹如素摆出人畜无害的笑脸:“臣妾所求,便是日日陪在王爷身边,照顾王爷。”
“呵。”东方煜突然支起身子,夺过她手里的帕子,扔回水盆,斜身去够桌上换洗用的衾裤。“叫下人备菜去吧。”

楼主 cHeRyL_  发布于 2019-06-14 11:48:00 +0800 CST  
尹如素一时气结,不知道她这样柔声细语的哄着、不嫌脏的照顾着,究竟有哪里又惹得东方煜不满。
东方煜单手抖开衾裤,右腿伸进去,他又捏着裤沿,弯下腰去够僵死的左脚,试了几次也不成,他上身竭力弓着,额上蒙了细汗,一股尿液顺着兽皮垫滑落下来,淅淅沥沥的滴在地上,而瘦如枯枝的左腿纹丝不动,就那么外翻着斜支在躺椅上。
尹如素看不下去,抓起他的左脚踝,轻而易举地塞进了裤筒里。
赶在东方煜眼里的盛怒喷涌而出之前,她轻轻一揖:“臣妾这就去布菜,稍后用膳。”

楼主 cHeRyL_  发布于 2019-06-14 11:49:00 +0800 CST  
下人将饭菜重新热了,一一端上桌来,东方煜与尹如素对坐而食。尹如素偷偷瞧他,见他板着脸,眼中仍有怒意,
便不敢与他搭话,两人沉默着各吃各的,气氛紧张。
季嬷嬷却能瞧出,东方煜唇色由惨白变得青紫,是肺疾发作胸中钝痛的表现,他强忍着不适,执筷的手指微微发抖,一口菜在口中反复咀嚼半晌,就着茶水才勉强一点点咽下,喝进的汤水一不留神便顺左边嘴角流出来,他要时不时地放下筷子,掏出手帕擦拭嘴角。
季嬷嬷看不下去了,躬身道:“还是老仆喂王爷用膳吧。”
尹如素这才知道,私下里,东方煜连吃饭都是要人喂的。瞧着他嘴角未擦净的汤汁,面前几乎没怎么动的饭菜,尹如素赶忙帮他找台阶:“季嬷嬷快坐。臣妾手笨,只怕侍奉不好王爷。季嬷嬷照料王爷,臣妾就放心多了。”
季嬷嬷遂坐到东方煜身旁喂他进食。稀粥和汤羹东方煜都是一小口一小口喝的,偏干硬的膳食,季嬷嬷都要先在小碟里伴着米汤打散调稀,再一点一点地喂给他。她一手始终托着一方手帕,垫在东方煜左边下巴边,敏捷地擦掉他嘴角漏出的每一粒汤饭。
东方煜一抬手,季嬷嬷便放下碗筷,替他顺胸口,揉肚腹,等他嗳一口气,缓过劲来,再接着喂。
瞧见这情景,尹如素不禁头大,又觉得有些心酸。

东方煜吃吃停停,却还是比尹如素先吃完。季嬷嬷把他搀扶起来,尹如素也跟着起身,作揖道:“王爷这就吃好了?饭菜还可口吗?”
谁知东方煜只当她是空气,连正眼瞧她都不瞧,拂袖出了门。
只不过,他停在院子里,站了许久,四下无人时,眼底的苦楚才总算翻涌上来。

楼主 cHeRyL_  发布于 2019-06-14 16:09:00 +0800 CST  


楼主 cHeRyL_  发布于 2019-06-15 20:51:00 +0800 CST  


楼主 cHeRyL_  发布于 2019-06-15 20:52:00 +0800 CST  


楼主 cHeRyL_  发布于 2019-06-15 20:53:00 +0800 CST  


楼主 cHeRyL_  发布于 2019-06-15 20:53:00 +0800 CST  
请问大家四张图都能看到吗?
为了发今天的部分楼主大概试了有126遍左右吧
以前看过这个文的北鼻应该觉得这段很熟悉,是的开头就说了是旧文重发嘛,所以文章里有新写的内容,也有旧内容,整体的剧情发展跟之前的文章基本是一样的。
季嬷嬷送药这一部分,其实是个虐身伏笔,但上一次没写到后续我想写的虐点,在此立个flag,希望这次能把它写完整。
就酱,期待你萌的评论哟,笔芯

楼主 cHeRyL_  发布于 2019-06-15 21:06:00 +0800 CST  

楼主:cHeRyL_

字数:6640

发表时间:2019-06-13 01:3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6-15 23:34:44 +0800 CST

评论数:21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