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口味】我的哥哥 兄弟bl 年下 四肢瘫

兄:程诺
弟:程寰
一向甜宠,虐身不虐心,到处挖坑,基本填不上,脑洞大开的文章,医学废,欢迎吐槽。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4 17:36:00 +0800 CST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4 17:41:00 +0800 CST  
一个小番外,曾经。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5 19:12:00 +0800 CST  
哥哥身体自小比旁人弱上许多,程寰蹒跚学步的时候,程诺刚刚能被人扶着下床站一会儿,程寰跑跑跳跳健步如飞的在校篮球队叱咤风云的时候,程诺刚刚脱离手杖自己行走,程诺比程寰大七岁。严重的心脏病让程诺的童年在医院的床上和家里的床上度过,充斥着各种针剂药品和医疗器械,唯一的色彩就是程寰,他的笑容,他孩子气的疼惜,他捡来的银杏叶子,他一点点成长。程诺经过数次手术,身体终于有了起色,心脏的问题得到了解决虽然比不得寻常人身强体健能跑能跳,经过漫长的复健至少有能力不依靠外力行走。
那时程寰正是青春洋溢的年纪,程寰长的实在漂亮,很招小女孩喜欢,校花校草就像水到渠成的事儿,程寰和当时的校花陈莹莹谈起了恋爱,说恋爱太瞧得起程寰了,他那时候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总有那么点儿漫不经心应付差事的架势,但偏偏高中的女孩最吃这一套,一个个前赴后继。但陈莹莹是校花,自诩美貌,要求总是比旁人多些,程寰身上有太多谜,他常常无缘无故的请假,迟到早退,明明打篮球的时候酣畅淋漓,私下却有洁癖,还有就是每天雷打不动六点之前必然回家,有说家教很严的,有说金屋藏娇的,不一而足。那天程寰被陈莹莹缠的不耐烦了,便由她跟着自己回了家。后来他不知有多后悔这个决定,家里铺了厚厚的地毯,佣人陪着哥哥正在练习行走,每一步颤颤巍巍,父母长期不见踪影,扔下兄弟俩在美利坚逍遥,哥哥,我回来了,程寰轻声道,阿寰,上学累了吧,先吃饭。程诺扶着墙,拒绝了佣人的搀扶,每一步走得极为艰难,长期的卧床令他腿部肌肉萎缩,恢复需要过程,而程诺猛然听到一声尖细的惊呼瞥见一个身材曼妙容颜姣好的姑娘,步态一颤原本扭曲的步伐直接变形,左脚别在右脚后边,重重的跌在地上,事发突然,程寰和佣人都来不及反应,还是程寰最先将人从地板上一把抱在怀里,他惊慌的叫着,哥哥,你怎么样,腿疼不疼,哥哥,程诺的细瘦的长腿变扭的弯着,在地上簌簌发抖,咬着牙默默忍痛,他怕一张嘴抑制不住的呻吟会吓到少年,双腿剧烈的抽搐痉挛被佣人按住,陈莹莹的尖叫划破夜空,程寰心痛的揽着自家哥哥,用手力度适中的为哥哥按压心脏,程诺记得少年心疼到含泪的眼,也依稀记得程寰背后的那个漂亮的姑娘,心口传来剧痛,他知道,他的心脏已经完好,那么为什么会这么痛呢?程寰给了陈莹莹一个冰冷的眼神,滚。陈莹莹站在门口愣了两下,哭着跑了。程诺被程寰小心翼翼的抱起,走进宽大的卧房,轻轻放到床上,那时程寰还小,抱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虽然他是如此瘦弱但到底吃力,手都是麻的,但他抱着不撒手谁劝都不听。就这么一路将人抱上了床,程诺再也忍不住抚上腰呻吟出声,程寰到现在还记得,哥哥摔得那一下,腿上两处淤伤,腰上更是一大片青紫,只能侧卧,受了惊吓,术后抵抗力差,还着了风,发起来高烧。程寰陪了三天,热度才逐渐不再反复,也是从那时起,程寰再没交过女朋友,连逢场作戏都没有过,洁身自好到不可思议,他的眼里心里只有哥哥。
后来哥哥接手了父亲在国内的公司,工作骤然忙碌,程寰在大学没有住校,每天回家和早出晚归的哥哥睡觉。他们一直一起睡,从程寰十五岁那年之后。
程寰大学毕业那年哥哥执意送他出国,程寰的成绩优秀,导师私下也暗示保研名额里有他,而且是去国外一流的大学,程寰没怎么想就拒绝了,他的能力足够,但志不在此,只想进公司为程诺分担一二,哥哥体弱,总太累他会担心,导师摇摇头叹气说,大材小用了,程寰笑着不吭声。但当哥哥听说后第一次跟自己说了重话,他身材颀长略清瘦,像一枝坚韧的竹,一双凤眼眼光犀利再无温柔 程寰,你长大了,这里没有你的天空,鹰长大了得自己飞,你总要一个人的。然后他蹙紧了眉头似下了什么决心般坚定道,从我这里搬出去。立刻。这一番话说得程寰没出息的红了眼眶,他倔强的仰起了头,心说我这是为了谁啊,像个**。唇角甚至勾起了一丝自嘲的笑,第一次程诺看着程寰的背影如此决绝的走出自己的生命。那个抱着自己不撒手的孩子总该有自己得一片天,而不是为了他,委曲求全。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5 19:13:00 +0800 CST  
程寰就这样一个人去了大洋彼岸,他的倔强和固执根本和哥哥的相去甚远,哥哥的决定,他永远会妥协,会支持,他想这是爱吧,他爱他,小心翼翼,奉上自己的一切也甘愿,将年少最好的时光织进另一个人的生命,所求唯他喜乐平安。程寰觉得自己爱得最深,付出最多。可后来才发现,注定无望的感情里,真正泥足深陷的是哥哥,他默默付出,甘愿放手给他自由,不管这份自由会让自己多苦多难。那人为自己铺平了道路,让他享受轻松美好的生活,而不是为他瞻前顾后,时时担忧。程寰的确过得很快乐,很激情在这几年里,直到一个越洋电话打来,手机在地上摔得碎裂。像程寰此时的心碎。他的哥哥,最爱的哥哥,他。。。。
[image::::43::::]程氏的掌舵人被竞争者设计报复车祸全身瘫痪的消息已经被人淡忘,程诺瘫痪一年,程氏群龙无首混乱不堪,程寰想都不想的接受了这一切,耳边是佣人在电话里说的话 先生过得太苦了,他不让我们告诉少爷,说能瞒多久瞒多久,但再这样下去 只怕先生撑不过这个冬天。少爷您快回来吧,先生常常在昏睡的时候叫您的名字,他离不开您,却。。。 是啊 却能横下心将他送走,为了他,什么都不顾,为了他,放弃一切。程寰你究竟干了什么,你瞧他多了解你,这样送你走,让你在美国毫无愧疚,乐不思蜀。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6 13:02:00 +0800 CST  
好像吞了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6 13:05:00 +0800 CST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6 13:14:00 +0800 CST  
目送程寰走向他的卧室,看着那挺拔俊朗的身影,只一个背影便让你赞叹,像出鞘的利剑锋芒灼灼,宝光熠熠。苏峰有些出神的想,原来你喜欢的人是这样的,哪怕失去生命也要守护的人是这样的,而他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他们是如此的契合,像是有了另一个人生命才完整。
[image::::43::::]床上的人安静的呼吸着,房里只有仪器滴滴的响声,阳光透过窗棂为男人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芒,犹如折翼的天使。程寰为之心颤,他虔诚的亲吻程诺的额头,换我来守护你,再不让你受一点伤,让你幸福快乐。像破除一切诅咒的钥匙,程寰看着哥哥眼珠滚动眼白微泄,长长的睫毛颤动如蹁跹的蝶。他轻轻捧起人儿的鸡爪手,像捧一件易碎的珍宝,人儿的手上挂着滞留针,苍白的手背青紫一片,程寰轻轻吻了吻哥哥的残手,像是抚平人儿心底的伤痕,他用最温柔的声音缓缓说,哥哥,慢慢醒来,寰在,等着你,不怕,男人的反应更大,眼球向上翻去,双眼虚睁,白眼瞪大,表情有些扭曲,面部的肌肉控制不住的颤抖,发出啊。。啊。。的叫声,呼吸急促,哥,程寰用手轻抚男人抽搐的脸,轻轻按揉着帮他舒缓肌肉,寰。。啊。。。哥,我在,我在,我回来了。啊。。。哥哥眼珠翻转,头部在枕头上蹭动,哥哥,慢慢的,呼吸,对,男人吃力的鼓了鼓腮帮子,在程寰手中的残手吃力的哆嗦两下,被程寰小心翼翼的举起,低下头让哥哥瘫废的鸡爪手触碰自己的脸,程诺安静的凝视着他,然后有透明晶莹的液体从眼角渗出,一滴又一滴滑落,没入鬓角。程寰轻吻哥哥的泪水,将它们缓缓的咽下,如此苦涩,咸味充斥舌尖。哥,他不自觉又轻轻握了握捧在手中的冰凉绵软,用自己的手暖着捂着。程诺只觉得暖意直接流入了干涸已久的心,让那里的搏动变得有意义。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6 22:30:00 +0800 CST  
哥,不哭,哭得我心都碎了,我再不离开你了,你赶我走我都不走,他轻抚男人的面颊,抹掉泪水,啊。。噗离。。他急忙保证道,永不离弃。话里得郑重和深情,令程诺的情绪逐渐平复,程寰见哥哥不再落泪,心里生疼,等你身子好些了,我再听你说,咱们有的是时间,不急。程寰的声音低沉尾音略带沙哑,有着别样的温柔。见程诺轻轻眨了眨双眼,程寰便勾唇微笑,笑容绚烂,明媚了程诺的一片天空。
寰。。啊。。。哥哥轻声低唤,近乎呢喃,像是生怕打破这场美梦,唯恐梦醒又是一场空,像无数次梦到这人冲自己灿烂的笑,如同六月的阳光一样温暖耀眼,醒来面对却是冰冷的墙壁,不能自主的身体,所以他不愿清醒,宁愿沉溺在梦里,因为每一次睁开眼睛从来没有他,只有无尽的虚空,没有黑夜白昼,幸福从未降临。
程诺的眼中浮现出惶恐,那样的焦急,像是急于肯定什么,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脸色苍白的几乎透明,那样的无助,仿佛在经不起任何波折,一触即碎。程寰心中抽痛,这是他的哥哥啊,最爱的哥哥,怎么如此卑微,是哪个**让你如此惶急,哎~我的哥哥,我在,不是梦,我在你身边,你别怕。程寰轻轻的回应着,伸出手温柔的覆上男人的额头,声音低柔轻软,他不会再让男人每一个的期待落空,只要想到这个**是自己,就觉得苏峰应该把自己揍死。
但想着自己若死了哥哥谁来照顾,又觉得应该让苏峰像容嬷嬷扎紫薇一样给自己几针,至少不是哥哥自己一个人那么痛。程寰不由有些走神,思绪飘远。
程诺怔怔的望着弟弟,急切的叫道,寰。嗯。咳咳。。刚刚清醒的身体无力承受男人急切的情绪,带来一阵抽搐,哥哥呼吸困难,带着呼吸机的脸固执的望着程寰,眸光似水,有经历风霜后的明澈,哎,我的哥哥,我在这儿呢,轻抚男人鬓角的头发,哥哥才三十多岁,鬓角已霜雪斑驳,刺痛着程寰的眼,哥哥,我在,就守着你。
哦。。寰。啊。。,听着男人一声一声的叫自己,程寰几乎哽咽,哥,我在,就在我的哥哥身边。程寰红着眼眶,倾身在哥哥的额头上烙下一吻,将自己的头埋进哥哥的颈窝,像小奶狗一样轻轻的蹭,一下一下细细的嗅,程寰像儿时那样在自己的怀里,和梦里别无二致。程寰不敢用力,只轻轻抵着哥哥消瘦的怀抱,小声的哽咽,噗。。哭,。乖,瘫卧在床上的程诺艰难的勾起了唇,眼睛不自然的眯起,肌肉时不时的抽动,浅浅的笑了,眼中全是温柔,乖,他颤颤巍巍的用手去够程寰的头,吓得程寰一把接住,领着往自己头上按,男人又无力的的哄了一声,乖,程寰随意用手抹了一把脸,没皮没脸的朝男人笑,我乖着呢,好养活,他太了解床上的男人,他要求的太少,他只想他陪在他身边,他宠溺的亲亲他的脸颊,手在他的心脏处有节奏的按摩三周,帮助程诺调整因为刚刚一番话明显紊乱的呼吸。
程诺眷恋的看着程寰,最爱的弟弟回到了他的身边。这瘫废的身体,他的弟弟不嫌弃丝毫。他感觉到了,在他走后再也没有光顾过的,幸福。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7 11:31:00 +0800 CST  
程寰看着哥哥的笑容,这是他要一生守护的珍宝,轻抚哥哥纤细脆弱的脖颈,青色的血管微微凸起,那里有一个丑陋的伤疤,刚刚长好没多久,昭示着主任曾经历过的痛苦。哥哥,程寰低声絮语 声音复又坚定,哥哥一定能好起来,到时候我带你去看潭柘寺的银杏,颐和园的柳树,故宫的牡丹,带哥哥去后海划船,我们一起出去玩,好不好,程寰的眼里盛满了深情和温柔,低沉的声调悠扬,竟让程诺对未来升起了一丝卑微的希望,啊。。。好。去。男人的眼神时而清醒时而迷茫,额头出了一层虚汗,显然是强撑着不肯睡去,目光温柔而飘渺,有些怔愣的看着程寰,又像透过他飘渺的看向远方的时光,哥哥的神色有些恍惚,程诺神思昏聩,精神原本不佳,能清醒这么长时间已经让他惊喜,他捧着他的鸡爪手放在嘴边一下一下的吻着,一手轻抚着哥哥的脸颊,睡吧,我的宝贝,我不离开,你别怕,你放心,终于得到了弟弟的承诺,程诺在爱人缱绻温柔的目光下安心睡去,陷入了浑浊的黑暗。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7 19:27:00 +0800 CST  
应该一次更完的,这样显得好短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7 19:28:00 +0800 CST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8 12:56:00 +0800 CST  
人抱得更紧了些,不知安慰程诺还是自己。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8 12:56:00 +0800 CST  
每日程寰除了去公司处理事务,就是在家陪哥哥,程氏被程寰以雷霆手段收入囊中,上上下下清洗一遍,运作上已经步入了正轨,虽然元气大伤,但根基还在,以程寰的能力不出三年必能更胜从前,程寰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哥哥的身体,苏峰说冬季气温低,各种疾病高发,哥哥抵抗力低心肺脆弱很容易发病需要好好的保护,昨天佣人开了窗,哥哥受了冷气竟咳喘了起来,被程寰床上搀扶起来,窝在程寰怀里,喘的停不下来,艰难的呛咳,口水横流,呼吸浊重费力,胸口剧烈的起伏,隐隐听到呼噜呼噜的痰音,喷了药,上了呼吸机,满头冷汗的在程寰怀里昏昏睡去,身体无意识的抽搐,脆弱的腿脚蹬踹着程寰的腿,雪白细瘦的胳膊引着蜷如鸡爪的手虚虚拍打着胸膛,人儿张大了嘴吸氧,因为胸腔憋闷的厉害,仍无意识的翻出白眼,喉咙间发出细碎的呻吟,程寰大掌捋动一刻不停的按揉这哥哥的胸口,帮哥哥缓解憋痛,程诺原本是难受极了,虽然以前犯过几次哮喘但都是住院的时候,意识昏沉,清醒的时候还没发过病,只觉得肺要炸开了的难受,可爱人温热的手如有魔力,抚平伤痛,有氧气断续的被吸入肺部,缓解令人窒息的感觉,程诺只觉得这个怀抱如此安全,奄奄一息的自己被他保护着,有了活下去的力量与勇气。见哥哥气息稳定了一些,身体不再神经质的发抖,程寰缓了一口气,苏峰这才赶来,看了哥哥的情况,也只说没其他办法,好好养着,程诺原本就有哮喘,现在是冬天,千万不能受寒,空气净化器和加湿器要时时开着,注意保暖,他现在情况不算好,你要多注意。苏峰一番话说得诸多停顿,显然也很无奈,他安慰的拍了拍程寰的肩膀,好好照顾他,他身子弱,别老忙工作,当心我横刀夺爱。他这话说得调侃意味很浓,完全是开玩笑想活跃一下僵死的气氛,程寰完全没有收到苏峰释放的信号,用力盯着怀中孱弱的人,男人脆弱的仿佛下一秒就会随风而逝“他什么时候得了哮喘?”程寰声音低哑。
出事以后,抵抗力低,有肺部感染,伴有哮喘,苏峰的声音温润,但在程寰脑中炸开一片片虚影,他几乎颤抖,都怨我,如果我早点回来。。。 你知道就好,苏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还是劝道,不过哮喘不太严重起初犯过几次,后来就好很多了,你别太担心。苏峰皱着眉头有些头疼的看着程寰,
程寰,你应该知道,你如果情绪不好,很影响你哥哥的恢复,你不是回来了吗,好好照顾他别让他再受罪,你看他看你回来每天心情有多好。
程寰看了看苏峰,一双小鹿斑比似的眼睛盯得苏峰心里直发毛,真的? 真的比珍珠还真,只要你在你哥出不了大事儿,苏峰心说我命怎么这么苦,时不时的还得安慰学龄前儿童,不,情敌。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8 19:35:00 +0800 CST  
他身体不是小事,这几天气温骤降,你最好别去公司了在家陪陪他。我知道了,苏大医生,有事给你打电话。苏峰瞪了瞪眼这是卸磨杀驴的意思吗,别跟智障一般计较,你看他宝贝程诺的那个劲儿,看都不让多看几眼,小气鬼,哼。苏峰冷哼一声,傲娇的转身离去。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8 19:36:00 +0800 CST  
这次不算短小君了,不过写的速度跟不上更新的速度,存稿告急😂😂😅最近文荒,各位有没有推荐的小说。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8 19:41:00 +0800 CST  
程寰还是很听话的于是第二天从公司只露了个面儿的程总裁公然翘班回家,凛冽的寒风不能阻挡程boss的好心情,回到家美滋滋的一看表才九点不到,这个时候宝贝哥哥应该刚醒,少爷,佣人上前接过他的大衣和包,先生有点低烧,你说什么,怎么不电话通知我,刚要打电话,您就回来了。佣人急忙解释,程寰看都未看一眼直奔卧室。
宝贝哥哥发了低烧,虽然苏峰昨天已经说过让他心里有准备,但程寰还是担心的不行,毕竟哥哥全身瘫痪,体质和正常人相差太远,低烧对于他的身体也是一场浩劫,苏峰从医院赶过来,为哥哥量了体温,用听诊器听了听心肺的杂音,叹了口气说,感冒了,你哥体质弱,受了风寒,我回医院给他拿点滴和药。
哥哥一直在低烧,程寰上床将人抱在怀里,浑身冰凉温度令他心里一惊,滚烫的额头歪斜的倚着程寰的肩,喘息粗重,时不时的呛咳,令这具身体神经质的抽动,哥哥难耐的虚虚睁开眼,没有一点精气,只是咳喘,见哥哥醒了,程寰疼惜的亲亲哥哥的额头,哥哥,你有点发烧,苏峰去拿药了,我先喂你喝点水,程诺面向右程寰侧卧着,脊背被程寰一下一下轻轻拍着,像哄一个孩子,程诺安心的闭上眼睛,头部在程寰怀里轻轻蹭动,一截脆弱纤细的脖颈从薄毯中露出,程寰含了一口水,自然的倾身取下哥哥一直带着的氧气面罩,露出水润的双唇,男人无力喘息,津液控制不住的流出唇角,拉出长长的银丝,阖目低咳,嘴里的小舌绵软的起伏,哥哥已经有恢复,一般程寰只在他睡着的时候上呼吸机,清醒的时候男人能自己调整呼吸,脱离呼吸器,虽然说上一会儿话,就已无以为继,但到底是不小的进步,而现在完全被打回原形了,程寰眼见哥哥吃力的喘息,身体抽搐的频率明显上升,脸色迅速青白,显然离不开氧气面罩,他立刻咽下这口水,将面罩带回哥哥面部,男人机械的大口呼吸,双眼翻白,面容憔悴痛苦,程寰不忍再看,按铃叫佣人来给哥哥换鼻氧,男人晨起需要漱口,饮水,按摩,擦身,排尿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19 19:42:00 +0800 CST  
睡不着,心说查点资料吧,边写文边百度,查了个尿道炎,点进去一看,底下开始北京**男科欢迎你,在线医生解答问题,莫名尴尬。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20 00:44:00 +0800 CST  
吞了……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20 17:15:00 +0800 CST  




楼主 故旧江山  发布于 2017-07-20 17:19:00 +0800 CST  

楼主:故旧江山

字数:7460

发表时间:2017-07-15 01:3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10-17 11:42:20 +0800 CST

评论数:24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