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味适中】厌食症(BL年下,虚弱美叔受)

很短的短文,就是想写美丽的叔叔被喂饭

楼主 huithuithuit  发布于 2019-02-13 13:20:00 +0800 CST  
洛欣接到电话的时候刚跟小黄毛分手。
小黄毛哭得梨花带雨,漂亮的脸蛋都扭曲了,指着他控诉道:“你根本不喜欢我,你不喜欢任何人,你只喜欢你自己!”
洛欣双手插兜靠在窗台上,闻言才把手伸出兜来,为了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冷漠,抽了张餐巾纸递过去:“宝贝儿,别哭了,为了我这种人哭丑了不值得。”
小黄毛一把拍开他的手,眼里满是血丝:“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接近我?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让我以为你动了真心?”
他这样子实在不好看。洛欣对着这张颜值骤降的脸,只觉得自己的耐心都跟着骤降了,费了好大的劲才往语气里挤入一点诚意:“对不起。”
小黄毛冷笑了一声:“他们说你的真爱都不超过三个月,我还不信。”
但洛欣已经没在听了。恰好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人,就一边接起一边对小黄毛咕哝了一声“抱歉”,匆匆走出了门,并且再也没打算走回去。
电话是他那个日理万机的老娘打来的。她今日甚是客气,居然没有立即切入主题,破天荒地寒暄了一句:“吃了吗?”
洛欣翻了个白眼:“我今天也没犯事,没打架,没嗑药,没泡吧,没给您老丢脸,您有事尽管吩咐。”
“喝酒了吗?”
“没有……好吧,喝了一点,但还清醒。您说吧。”
“那我说了。洛欣,你舅舅不太好了。”
洛欣懒散的脚步停了下来,背脊突然慢慢挺直:“不太好了是什么意思?”
“刚接到他那边的管家电话,说是情况挺严重的。我要一周后才能排出空档飞过去,你先替我去看看。”

楼主 huithuithuit  发布于 2019-02-13 13:40:00 +0800 CST  
苏豫泽十年前就不管事了。
将妹妹培养成优秀的接班人之后,他彻底淡出了商界,跟昔日的交际圈再无往来。常有人说,依他的性子从来都不想当商人,年轻时被推上风口浪尖收拾父辈的摊子,实属天意弄人。
早早退休之后的苏豫泽搬到了郊区的庄园,过上了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洛欣上一次见到他,还是初中的时候,跟着母亲去探望他。当时他虽然已经身体不佳,但看上去并无异常,还带着洛欣去附近的农场散过步。
在洛欣的记忆里,这个舅舅长得清俊极了,清俊到根本不像个商人。商人再附庸风雅,骨子里总会透出一些油滑,从小在母亲的交际圈里混大的洛欣对这种气息再熟悉不过。但在苏豫泽身上,他找不到一丁点同类的气息。硬要说的话,苏豫泽像他的老师。
只是他的老师也没那么好看。
洛欣作为一只天生的颜狗,对这个舅舅印象极其深刻。
但初中毕业之后,洛欣就走上了混世魔王二世祖的路线,叛逆期长达十年,期间跟老娘都冷战不断,更别提其他亲人了。直到一年之前,他才终于决定干点正事,在混世之余抽空替老娘打一些下手。
洛欣将车开进庄园大门,内心叹了口气。虽然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但他还是不太想看到舅舅现在的样子。美人迟暮,心中那美好的印象被摧毁,总是令人伤感的。

楼主 huithuithuit  发布于 2019-02-13 14:07:00 +0800 CST  
车子停在别墅底下,一名衣冠楚楚的年轻人已经迎了出来,欠身道:“洛少爷,路上辛苦了。”
“祝管家。”洛欣没想到管家这么年轻,不由多看了他一眼,颜狗的雷达自动开启。管家眉清目秀,像个聪明人。
紧接着洛欣在内心扇了自己一巴掌:你是来看望病人的,总不能把人家的管家搞了。
祝管家对他的内心活动毫无觉察:“快请进吧,先用些茶点。”
洛欣跟着他往家门走,忽然若有所觉地抬头看了一眼。别墅二楼的某扇窗口后,站着一道人影。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他以为那是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年,因为只有少年才会有如此清瘦纤细的身形。接着他才通过那灰白的发色认出,那是他舅舅。
苏豫泽苍白的肤色几乎与衬衫、与头发融为了一体,白得毫无杂质,更无血色,整个人就像凝固在了一张黑白照片里,又像一缕半透明的幽灵。洛欣呆滞在原地,仿佛被这景象深深迷惑,一时给不出反应。
直到那幽灵抬起手来,对他轻轻挥了挥。
洛欣连忙也挥了挥手,喊道:“舅舅。”
苏豫泽笑了一下。

楼主 huithuithuit  发布于 2019-02-13 14:29:00 +0800 CST  
洛欣没有在客厅耽搁,也没让苏豫泽出来迎客,自己上楼去了他的卧房。
卧房很宽大,靠窗的地方还摆放了矮桌和藤椅,苏豫泽原本坐在这里晒太阳。苏豫泽温和地起身拥抱了他,指了指另一张藤椅:“坐。”
洛欣坐下了,低着头不敢乱看。苏豫泽问他:“路上顺利吗?”
“挺快的,有导航……这么大一块地很好找的……”
管家端来了茶点,洛欣低眉顺眼地捧着茶杯吹气。
他不敢看苏豫泽。苏豫泽老了。他不敢相信有人能老得这么好看。苏豫泽清瘦得仿佛只剩一层薄皮绷在骨架上,可那骨架如此优美,精致小巧的头骨、颀长的颈项,还有那撑起衬衫的尖削的肩骨,看起来如同忧悒的少年。
还有,他也不记得自己舅舅这么白,白得能透出皮肤底下淡青的血管。他们离得这样近,他能看见苏豫泽脸上除了略有松弛的纹路,连一点斑痕都没留下。
他记忆中的苏豫泽有一双略微上挑的杏眼,如今随着岁月流逝,眼尾垂降下来,仅存的凌厉之意也消失了,变成了两潭黑沉沉的静水。虽然病态尽显,却优雅如画。
如果世上存在越老越美的人,苏豫泽应当名列榜首。洛欣不敢抬头,是怕自己的视线灼穿他。

楼主 huithuithuit  发布于 2019-02-13 15:43:00 +0800 CST  
等到喝完一杯茶缓过气来,洛欣才后知后觉地感到担心。对于苏豫泽这个年纪的人,如此消瘦显然不是好兆头。他想起老娘说的那句“不太好了”,心中咯噔一声,猜测是癌症。
洛欣放下茶杯:“舅舅……你好吗?”
他上门的名义是度周末,但大家都对他真正的来意心照不宣。苏豫泽靠在藤椅上笑了笑:“我还好,你母亲过于担心了。”
洛欣还想问,但苏豫泽猜到他的潜台词,温温和和地说:“我没有得绝症。”
洛欣松了一口气,这才敢直白地关心道:“但你太瘦了,应该多吃点东西。”
“嗯。”苏豫泽说。他迎着午后的阳光微微眯起眼睛,睫毛在眼下投出两扇轻颤的阴影,像个一触即碎的梦境。洛欣又不敢看他了。
苏豫泽端起茶杯啜饮了一小口:“谢谢你来看我。回头转告你母亲,让她也不必担心,工作繁忙,就别为我这糟老头子浪费时间了。”
洛欣只觉得“糟老头子”这称谓放在他身上,简直不能再违和,忍不住短促地笑了一声。苏豫泽竟然没觉得哪里不对,面露一丝疑惑望着他。
到底是晚辈身份,洛欣不想过于造次,收起笑意说:“舅舅年轻着呢。”
苏豫泽笑着闭了闭眼:“老啦。”

楼主 huithuithuit  发布于 2019-02-13 16:17:00 +0800 CST  
这天晚上,厨房准备了一桌精致的菜肴款待洛欣。
食物都做得精致而清淡,对于重口味动物洛欣来说称不上有多诱人。不过美色当前,谁还在乎食物呢?洛欣一边装模作样地夸赞舅舅家厨师的手艺,一边心猿意马地垂眼偷瞄他舅舅的手。
这是一只病人的手,嶙峋的腕骨、纤细的指节、苍冷的皮肤,就连修剪整齐的指甲都透着显而易见的气血不足。但就像苏豫泽身上其他部分一样,它也带着匪夷所思的宁静美感,那虚虚握着筷子的动作,优美得仿佛某种舞蹈的起手式。
洛欣对着它肖想了足有五分钟,才注意到异常。这只手几乎没有夹过食物。
他抬头去看苏豫泽。苏豫泽面前放着一小碗白粥,到现在才少了几口。感受到他的视线,苏豫泽倒关心起他来了:“合你胃口吗?”
“好吃的。舅舅,你怎么不吃?”
苏豫泽说:“我还不饿。”
洛欣瞥了一旁的管家一眼。管家也眉头微皱,低声劝道:“先生,多少吃一点吧。”
苏豫泽没有再拒绝,夹起一根青菜送入口中。等洛欣吃完了一碗饭,他那根青菜还没咽下去。
洛欣隐隐觉得不对,低声问:“舅舅胃口不好吗?”
苏豫泽摇了摇头,微笑道:“别瞎操心了。你今天赶路过来辛苦了,不必陪着我,早些回客房休息吧。”
洛欣说:“我等你一道。”他隐约感到自己的目光让苏豫泽为难了,为免尴尬,就找管家要了一本杂志,坐在桌边低头翻看。
片刻之后,苏豫泽站了起来。洛欣跟着放下杂志,顺带瞄了一眼,好歹那碗粥是喝完了。
“走吧,我先陪你去看看客房。”苏豫泽带着洛欣走上楼梯。洛欣正趁机研究着他的背影,猛然间看见他身形一软,整个人朝前跌去。

楼主 huithuithuit  发布于 2019-02-13 17:51:00 +0800 CST  
洛欣吓了一跳,一个跨步窜上两级台阶,眼疾手快地揽住他的腰:“舅舅!”
这一揽,洛欣才觉得心头一寒。苏豫泽不止是看上去过分清瘦,他是真的皮包骨头了,这一把腰简直不盈一握。洛欣只在非洲难民身上见过这种程度的消瘦。
苏豫泽像是全身都被抽去了力气,弓着身子软软的站不起来。祝管家已经赶了过来,从另一侧扶起他,看似十分熟练地将他整个人横抱了起来。
洛欣惊讶地扬眉。祝管家对他解释了一句:“低血糖。”就抱着苏豫泽走上楼梯,将他送进了主卧。
洛欣跟在后面,拾起苏豫泽晃落在地的一只拖鞋。
祝管家把苏豫泽安置到卧床上,忙前忙后地替他脱鞋脱衣。洛欣跟了进来,抱过一旁的毛毯帮着盖到了苏豫泽身上。
苏豫泽半闭着眼睛,无力地靠在枕头上,呼吸急促。祝管家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抓起几颗糖豆,不由分说地塞进了他口中。苏豫泽没有反抗,但洛欣总觉得他含着糖豆的样子透着几分痛苦。
祝管家回头看了洛欣一眼。洛欣冲着房门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出去说话。

楼主 huithuithuit  发布于 2019-02-13 18:00:00 +0800 CST  
两个人来到走廊上,洛欣才压低声音问:“舅舅是什么病?”
祝管家没有马上回答,微皱着眉头看了看苏豫泽的房门。洛欣又问:“他让你不要告诉我们?”
祝管家轻轻点了点头。但没等洛欣晓之以理,他又自己开口说:“是厌食症。”
“厌食症?”
洛欣感到不可思议,犹豫着问:“可是厌食症……不是青春期的孩子才会得的吗?”
祝管家摇头叹息:“厌食症是我们能找到的最符合先生情况的定义。这是他的心理疾病,但我们请到最好的心理医生也无法缓解,最近几年反而越来越严重了。他的进食量远远低于健康标准,身体所有指标都亮起了红灯。再这样下去,他撑不过今年。”
“怎么会这样?”洛欣怒视着他,“你这个管家怎么当的,为什么不早点联系我妈?”
“因为先生不让。他说如果我告诉你们,我就会被辞退。所以这一次,我五分钟后就会进去找他辞职。”
祝管家平静地伸出一只手,按在洛欣肩上:“曾有心理医生告诉我,先生这种对摄食的反常抵触,不同于青少年的自我认知危机,而是一种潜在的自毁倾向。”
洛欣满脑子都是“为什么”。好在他足够聪明,问出了一个更关键的问题:“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祝管家说出了他心中猜想的答案:“十年前,小姐意外身亡后。”

楼主 huithuithuit  发布于 2019-02-26 00:23:00 +0800 CST  

楼主:huithuithuit

字数:3394

发表时间:2019-02-13 21:2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15 22:06:24 +0800 CST

评论数:8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