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新】染秋 哮喘 体弱

男主:顾染
女主:沈秋
男二:朴夏年
结局:我不想说说了你们又要闹。。。
我讲一,,男主有哮喘,很轻,不严重,
男二身体比较弱,恩,就是这样。。
还有这是短篇啊。。

楼主 铭萝芯love芯  发布于 2016-08-15 23:31:00 +0800 CST  
顾染这个名字就像一棵藤蔓,在我心底生长,浓烈又疯狂。一长就是十年。
我不知道我的心有多大,只知道我几乎所有想的念的关心的在乎的,全都是他——顾染。
我从来都不奢求他会喜欢上我,我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走进他的心底。
我是多么普通,平凡,卑微的存在。
顾染他那么光芒万丈,耀眼夺目。耀眼到我只要能默默跟在他身后。就心满意足了。
或许爱一个人卑微到尘埃里,大概就是这样吧。
哪怕他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你
我七岁就开始喜欢顾染,从懵懂不知只想对他好到发觉自己喜欢上他。已经过去十年了啊。
饶是这么喜欢他,饶是所有人都知道我的情感,我依旧有着少女愚蠢的矜持,不想让他知道。
可,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七岁的时候,家旁边搬来了新邻居。
顾染从此就住在这里。
顾染家挺有钱的,那时的我也知道他家里的那么多钱大概是我贫穷的家庭所努力好多年都无法得到的。
以我当时的认知,如果我家也有顾染家里的那些钱,我就可以每天三顿吃肯德基,买一柜子新衣服,新裙子。只要穿脏了一点马上就扔了,再也不用就算穿旧了妈妈还让我将就将就。
这大概是我当时所想的有钱的最高境界。
我家旁边是个废弃了没多久的大院子。以前是个老奶奶一个人住的,她很慈祥,会拿各种各样的零食给我吃。还爱养花花草草。她有一个大花园,大花园里种满了花草树木。每年春夏都郁郁生机。
我喜欢她的园子,更喜欢园子里一架好看的挂着风铃的秋千。我喜欢在秋千上荡呀荡,望着碧蓝的天空,想着我故去的父亲。
除非天气或者其他原因,我几乎每一天都要去老奶奶家,一呆就是一下午。
我记得很清楚,4月17号,我遇见顾染的三天前。我和我妈说去老奶奶家。我妈看着我,眼神突然变得有些躲闪,说“今天你别去了吧,隔壁阿婆去旅行了,人不在家。去了也没人给你开门。”
我虽然心里有些奇怪她都这么大年级的人了,走路都要用拐杖。还去旅个什么行?
但当时我是真的小,也没多想就说了一声哦,回房里玩去了。
后来我天天问妈妈老奶奶回来了没有,回来了没有。
第三天妈妈终于被问得烦了,说你自己去看。
我跑到大院子门口,发现门竟然虚掩着。心想我妈真是说谎话不打草稿。怎么能骗小孩子?
我推开门,跑到屋子里,发现不知为什么,房里的家具都变了样。
原来老奶奶的家具都是古朴地摆放着,简单到不能再简单。
可是现在竟然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桌子椅子,电视机,厨具,我一直梦寐以求的一台电脑。还有我只在电视里见过的,和听都没听说过的一些新奇玩意。
我心想老奶奶旅游一趟竟然变得这么时髦,看来我以后可以到她家来玩电脑小游戏而不用给钱了。
我喊了几声奶奶,没有人应答。
大概是在花园里浇花吧。
我快步走到花园里。
花园里的花还开得娇艳,一朵朵盛放着,不知忧愁。仿佛不知道开尽了就是死亡。
我继续向前走着,花园是真的很大。
树木的叶子一层层交叠在一起,太阳光照射下来。剪成斑驳又模糊的影子。
我没有找到我想象在浇花的老奶奶。
只是我看见了坐在本该是我坐的秋千上的顾染。
那一年,我七岁,他十岁。
秋千搭在一株紫藤萝下面,他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在发呆。那些本该透过缝隙照在地上的光斑就全投在了他脸上
有点微风,吹得风铃时不时响。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我从来不知道那些平时被我忽略的植物,细节,可以把他映衬的如此美好。
我站在那里呆了许久,直到我忽然想起来他坐了我的位置。
我走上前去,准备拍拍他,而他也马上发现了我的存在。不用我拍,就抬头看着我。
他的眼睛很大,很干净,特别亮。就像美好的晚上看见的深邃的星,特别好看。皮肤特别白,清秀得要命,我又差点看呆过去。当时就认定他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人。
我有点尴尬地收回手,装作很凶的样子,问
“你叫什么名字?”
“顾染”他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回答了我。
“这是我的位置,你让让。”
我强硬地把他往边上挤了挤,坐了上去。
“这里是我家,怎么是你的位置”他有些好笑的看着我。
听了这话我有些生气,觉得他小小年纪就骗人。
“你胡说,这里明明是老奶奶的家,你怎么能骗人?”
“老奶奶?”他皱着眉头看我。
“对啊,就是一个白头发的老奶奶,柱拐杖的。你看见过没?”我再蠢,也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小心翼翼地问他。
他眯起眼想了一会儿,说“我搬来之前,好像原来住的是有这么一个老太婆。”
“然后呢?她在哪儿?”
“死了!”他这次没有想,回答得很干脆。
“死了?”我傻乎乎地重复一遍。
突然明白过来,死了就是再也见不到了的意思。
“不可能!我突然大吼,“你骗人,大骗子。”眼泪流了下来。
之前所有奇怪的一切都有了解释,妈妈的躲闪,改变的家具,还有突然出现,抢我秋千的顾染。
尽管这样我还是大声说,不可能,只为骗骗自己。
他又皱着眉头看我,好像在看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
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方蓝格子手帕给我,说“擦擦。”
我一把抢过手帕,在脸上胡乱抹了几把,还是在抽噎
“你...你骗人,我要...要回家问我妈妈。”
说着,也没把手帕还给他,就握在手里飞跑回了家。
妈妈见我回了家,还哭过。也没多意外,说“知道了?”
虽然早有心里准备,但是听见我妈亲口确认,我还是“哇。”的一声跑进房里哭了出来。
哭了很久很久,边哭边用顾染的手帕擦眼泪鼻涕。
哭到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哭,因为老奶奶死了?
其实我心底也不认同这个答案,我是很伤心,可是为老奶奶的死我在花园就已经哭过了,很久以后我才想到,大概是为我以后再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去那个院子,那个花园,不能有我的专属秋千,不能吃老奶奶给的零食而哭吧。
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因为顾染。
哭着哭着我就睡着了,昏昏沉沉的,第二天醒来,一切都弄好后,我才看见放在桌子上的顾染的手绢。
我就一直盯着它看,后来竟蓦地笑了出来。
我拿起手绢,打开水,用了很多洗衣粉。小心翼翼地洗,洗到手绢上都充满了柠檬的清香,我还闻了又闻。才敢放到大太阳底下傻傻地等它晒干。
以后想起来,这大概是我十年无果痴恋的开端。那么卑微,小心翼翼。低到尘埃里。
或许在顾染看来我只是一个跑到别人家还理直气壮地叫他让一让,爱哭又可笑,又傻又普通的笨姑娘,以至于以后我付出的所有努力都可以理所应当,视而不见。

楼主 铭萝芯love芯  发布于 2016-08-15 23:32:00 +0800 CST  
我决定先更这篇,想了很久,我也不会弃观远的,但是可能要先放一放那篇了。先把这个更一半,然后两篇一起更。

楼主 铭萝芯love芯  发布于 2016-08-24 17:20:00 +0800 CST  
下午的时候,手绢终于晒干了。
我小心翼翼地将手绢攥在手心里,一路跑跳着跑到顾染的家里。
开门的是个妆容精致的女人,大概30出头的样子。她是顾染的妈妈。
“小姑娘,你找谁?”她有些奇怪却依旧保持着和蔼的笑容。
“我找顾染,他的手绢在我这。”我把手绢举过头顶,朝她晃了晃,笑得天真。
没有看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厌恶与不屑。
“哦,进来吧。”她侧身让了让。
我便蹦蹦跳跳地进了屋。
“顾染!顾染!”我大声叫着顾染的名字,就像认识很久的老友一般自然。
没有人答应。
我走进里屋,发现顾染书房里正在看书。
那块地方本来是一个巨大的储物室,里面放着很久以前的一些玩意,一些旧家具。我经常在里面翻翻找找,有时候会找出一些小玩具来。
虽然是储物间,但是采光很好,但平时都用厚重的黑色窗帘挡着,不容易看出来。
因为很少有人进来,所以积了一些灰。我以前隔一段时间就会打开一次,看着眼前的灰色一下子被倾泻的亿万缕光照亮,看着因为因为动作而扬起的细小的发光的尘埃。在空气中,起起落落,漂浮着,没有归所。
现在被改造成一间书房,窗帘也换成淡色调的,所以不用打开光也可以透进来。
里面放了一个书架,一张桌子。北角里有一架很大的三角钢琴。
他就坐在窗户的旁边,阳光洒在他身上,衬的皮肤近乎透明,他穿一件白色的棉T恤。我觉得他整个人都在发光。
“顾染。”我叫了他。
他似乎早就知道我来了。头也不抬恩了一声说,“你来干什么?”
“我来还你手绢啊。喏,这是你的手绢,我洗好了,来还给你。还很香呢,你闻闻。”
说着把手里捏得皱巴巴的手绢往他鼻子下凑。
顾染赶紧把书反扣在桌上,用手挡住我。“谁要你还?你都用过了,我怎么可能再用?这样的手绢我数都数不清,你自己留着吧。”
顾染的眉头皱到一起,语气里的不屑我听得清清楚楚。
我假装挠挠头,把手绢收了回去。
顾染不再理我,又拿起了书看。
被晾在一边,我觉得没趣。往他那凑了凑。
“你在看什么书啊?”我堆起笑问他。
“《莎士比亚戏剧集。》”他头也不抬。
“莎...莎什么?”
“莎士比亚。”他有些不耐烦。
“哦哦,莎柿笔呀。”我依葫芦画瓢地喃喃重复。
手里因为拽着手绢有些微微出汗。
他又不再理我。
我正寻思着再该找什么话题的时候。余光一瞥看见那架钢琴。
“哎,顾染我想弹你的钢琴。”
说着就朝着钢琴飞跑过去。
“哎!你别!”顾染好像很在意,声音很大地制止我。
我一惊,朝他的方向看过去,脚下一个不稳,向前磕过去。
额头正好磕到钢琴的支脚那里,很痛。马上就开始流血。
我马上捂着额头坐起来,对着顾染的方向。
顾染朝我的方向跑过来。
我以为他是要关心我伤的重不重,心里已经想好了无数种不怪他的话。
可是他跑向了那架钢琴,仔细看被我磕过的一角有没有坏。
我不得已也转过头去看那架钢琴怎么样。
被我磕过的地方沾染了我的一些血迹,还轻微地有一点类似于掉漆的样子,露出很小一点白色。
就在我暗暗自豪我头真硬的时候。
顾染终于站了起来,他脸有点微红,紧紧抿着嘴,肩膀有一点点抖。
我意识到有一点不对,顾染站着我坐着,我只能捂着额头,仰起头看着他。
血已经透过我的指缝渗了出来,火辣辣地疼。
我哆哆嗦嗦地看着他,拉住他一点点的衣摆。轻声重复着“顾染,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顾染沉默了几秒后,突然一把甩开我的手。
大声地说“你知不知道这钢琴有多贵?弄坏了你赔得起嘛?!你碰它干什么!”
他一连问了三个问题,我只有第二个回答的出来,我赔不起,真的坏了我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我只能不停重复对不起。全然忘了自己才是更严重的那个。

他好像真的很生气,呼吸开始越来越急促,脸憋得通红。
我终于发现了他的不正常,立马爬起来,扶着他,问“顾染,顾染,你怎么了!没事吧?”
顾染抓着胸口的衣服,呼吸越来越粗重,一呼一吸间夹杂着清晰的杂音,让人听得很不舒服。
他喘了好一会,才放开手中的衣襟,白色平整的衬衫已经被他弄皱得不成样子了。额头上是密密麻麻的冷汗。
“喷...喷雾。”他挣扎着吐出几个音节。
“喷雾?喷雾在哪里啊!”我看着他难受,比自己额头上的伤还疼。
他勉强指了指书桌。
我顺着他的手看过去,书桌的角落里果真有一个小瓶子。
我松开他,朝着书桌跑过去,拿了瓶子立马就返回来。
其实书桌上还有一包面纸,我明明可以先擦完自己额头的血迹再回去。
可是不知为什么,我没有。当时我想都没想这件事。
顾染两只手扶着钢琴,才勉强站立。
“顾染,顾染!这个怎么用啊!”我急得快要哭出来。
“喷...喷嘴里...”他声音几乎快要听不见。
我照着他的话做了。
他不再说话,闭着眼睛自己缓了缓。
喘息声越来越小,脸上的潮红渐渐退去。
趁着这个空隙,我连忙把喷雾放回去。这时候我才发现桌子上的纸巾。胡乱擦了擦就又回去了。
顾染这时候终于睁开了眼睛。垂着睫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小心翼翼地叫他的名字。
他含糊地应了一声。
“你刚刚怎么了?”
他把头低下去,过了很久才闷闷地说“哮喘。”
“是病吗?”
他点点头,脸色苍白的厉害。
阳光有些偏斜,照到他身上。
他全身笼罩着金色的光,整个人都不真实起来。
好像下一秒就要消失一般。
我忽然惶恐起来,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染。”我喊他的名字。
“恩。”他应。
“顾染。”虔诚而不安。
“恩。”他出奇地没有不耐烦,又应了一声。
当我想喊第三声的时候,他突然说“你叫什么?”
我一惊,发现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我叫沈秋,秋天的秋。”我轻轻的说。
“沈秋。”他重复了一声。
“恩。”他喊我的名字,我突然局促起来。
“那个,我..我要回家了。”
“哦,你回去吧。”他看了我一眼,最终淡淡地说。
我转身准备走的时候,他突然又说,
“那个,今天的事你别告诉别人。”
我又转过来,朝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
“嗯。”他勉强回了一个笑。

回了家,妈妈见了我又渗出血迹的额头,暴跳如雷。
问是不是新搬来的那家人欺负了我?
说着抓住我的手腕就要找顾染家理论。
我挣脱了她的手,说“不是,是...是我自己爬...爬树跌下来的。”
“真的?”
她狐疑地盯着我。
“真...真的。”我不敢看她。
“那你身上怎么没有泥?”
“我...我。”我低下了头。往日的伶牙俐齿全不见了踪影。
“唉。”当我以为妈妈还要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她突然叹了口气。
“别让自己受委屈。”她拍了拍我的头去找创口贴。

很久以后我的额头上还有一个疤,颜色很深,丑陋而又狰狞。
却好像刻进了我心底。
以后逢人问起我的疤,我总会轻轻用指腹摩挲着那突兀的不平,说
“那是一个很重要的人亲手刻下的。”
就像刻骨的胎记,重要的细胞,融进我的血液里,和我的生命融为一体。

楼主 铭萝芯love芯  发布于 2016-08-24 17:25:00 +0800 CST  
我来看看我滴文,,如果有人回就今天更。。

楼主 铭萝芯love芯  发布于 2016-11-19 17:07:00 +0800 CST  
之后我更频繁地往顾染家里跑,或许我知道了他的秘密,只有我知道的他最大的秘密。
顾染对我的态度也比以前好了一点点,或许是怕我反悔说出去,他开始主动找我说一两句话,和我说几句今天的心情。在学校的抱怨。每当他说的时候,我都小心翼翼,不敢插一句话,像信徒听讲经一样,近乎虔诚的把每个字牢牢记在心底,回家一个字一个字的写出来,不会写的字就用拼音,现在回头看,竟然写了满满三本。
2005年5月23日 晴
顾染说他眼里的天空是绿色的,像他妈妈耳朵上的fěicùi耳环。
我喜欢绿色,我讨厌蓝色。

当时是真的傻吧,他跟我说这些平常的话语,却被我以为他也喜欢我。他普通不过的施舍却是给我莫大的恩赐。

楼主 铭萝芯love芯  发布于 2016-11-19 20:51:00 +0800 CST  

楼主:铭萝芯love芯

字数:5474

发表时间:2016-08-16 07:3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13 21:36:52 +0800 CST

评论数:4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