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口味】玉殿倾轧(心肺、偏瘫、bl生子)

一楼祭度娘,唉,被删两次小广告,事不过三,口亨。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6-28 20:40:00 +0800 CST  
终于能正常发出来了。
攻:甲乙丙丁暂未命名
受:龙海
时代:古代架空
结局类型:未定
故事大纲:多攻皇帝受生子,花式虐皇帝。
写在前面:不出意外大概率会坑,小概率不定期更新,内容重口,跳坑慎。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6-28 20:44:00 +0800 CST  
(一)
呼吸慢慢的加重,龙海左手掩住唇,喉头一紧一紧的勉力克制着。右手开始不自主的逐渐发力,将手心中的玉握越握越紧,指节都微微泛白。
一旁的太监小林子察言观色,心知主子身子怕是又要不好,偏偏堂下翰林院大学士宋昌明毫无眼色,侃侃而谈,没完没了心中不由得甚是着急。
“……此事,容朕……吭,再三思吧……”
龙海勉力提气,打断了宋昌明的“长篇大论”,实在是身体再也无法忍受。
肩头不禁耸动,龙海到底还是没能忍住的咳出一声。好在只此一声便即又忍住,因此似乎并未引起堂下众卿的注意。
“时辰到——若无他事,就此退朝——”小林子适时的拖起尖锐嗓音,结束了一天的早朝。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6-28 20:45:00 +0800 CST  
待得堂下众臣纷纷散去,龙海再也无法忍耐了。
“吭……吭吭吭……嗯,吭吭吭吭吭……”肩头无法克制的耸动起来,于此同时是止不住的细声闷咳。龙海直咳得浑身颤抖,右半边的手脚不自主的开始抖动。
“嗯吭,嗯吭吭……药……嗯,嗯,吭吭吭,嗬吭吭吭,药……”龙海焦急的求着药。
一旁的小林子其实早在众卿陆续退朝时就已跑去堂后拿药,只一个折身回来,便看到龙海抖成一团的可怕模样。
“来了来了,”说着小林子赶忙递上已着好的药烟,“陛下慢些吸。”
龙海就着前递的烟嘴,艰难的吸上一口咳三口,直吸了半柱香的功夫,方渐渐止了咳。只是右半边的身子仍然抖动不停。待龙海喘上一口气,小林子又将一颗乌黑的丸药塞入龙海口中,用温水送服了下去。
龙海服过药,呼吸间总算缓了一缓,对小林子道:
“朕……朕只怕下边不好了。”
小林子方才见到龙海抖着身子,心中已有所准备,此刻又听到龙海召唤,更是明了,立刻朝后堂招呼道:“快,把龙榻椅抬进来。”
后堂立刻有几个小太监抬着一个躺椅进入殿里。
小林子很有经验的将龙海的右臂搭在自己脖子上,一手揽住龙海的后腰,一手按住龙海抖动不停的右腿,整个人一用力将龙海半“抗”了起来,在其余小太监连扶带抱的协助下,让龙海躺到了龙榻椅上。
“去广安宫。”小林子一声吩咐,众太监抬起龙榻椅便急急赶了过去。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6-28 20:47:00 +0800 CST  
(二)
“陛下,慢慢放轻松,放松身子才能出来。”
一位容貌美好的男子一面出言安抚的龙海,一面瞅了一眼站在一旁有些惴惴不安的小林子。
“皇上如今身子不比从前,再有四个月小皇子就要出世了,这每日的大小都是不能憋的。憋得一时就多存一时的废毒在体内,你们这些做下人都长长心伺候着。”
“温卿,莫怪罪小林子,是朕……是朕让他给朕用玉势的。朕的身子朕自己最知晓,近些年来是越发不顶事儿了。”
龙海所言倒是非虚,他的身子确实毛病不少。身为龙脉王朝龙寿帝的第六个皇子,原本该是与王位无缘的。但经历了皇长子不孕,二子、四子早夭,三子谋逆,五子意外溺亡的变故后,他,竟然以皇六子的身份袭得了皇位,并在龙寿帝薨后登基称帝。为此,他付出的是健康的体魄。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6-28 20:48:00 +0800 CST  
龙海尚在龙寿帝/孕/不/足八月之时便意外早产,原本太医下断是单月产子无法存活,却因着龙寿帝的“一意孤行”侥幸活了下来。只是到底先天不足,一出世心肺便较常人弱上几分。及至半岁时候因下人的“疏于照顾”而发无名高热,原以为就此夭折了的他,却在昏睡两个月后奇迹般的苏醒过来,只是从此右半边身子麻木不仁,并会不自主的颤抖。龙海的爹亲敏王贵妃寻了坊间名医以针砭术辅以药石为他治疗瘫痪抖动之症,直至八岁才使得他的抖动之症不再发作了,但右侧身的瘫痪却无法治愈了。
龙海是个要强的人,在龙寿帝和敏王贵妃的鼓励和照顾下,硬是通过后期的锻炼控制了右侧身子的行动。虽手脚仍然僵硬如尸,功能受限,但在拐杖的助力下,他已能够行走登楼,提握物品。
九岁那年时疫传染进宫,他的爹亲敏王贵妃因此病亡,一向体弱的他亦大病一场,病去后心疾和肺疾自然又加重不少。如此种种令龙海在成长中不得不药石不断,先是需每日饮服治疗嗽疾的宁肺汤,初时尚且见效,随着年岁的增长,药效慢慢不足,便又加服了宁肺丸。长期汤药丸药的进补损害了肠胃,令他二便不畅,经常阻溺不出,为此时常引发心疾。为了减轻心脏的负担,他又要日日服用固心丸。但固心丸药效太补令他的身子不断发福,过度肥胖的身躯导致他本就半瘫的身子更难行动,原本已得控制的抖动之症也因嗽疾和心疾的交替发病而重又不时发作起来。
如今,为了接续龙种的传承,龙海又怀有了五个多月的身孕,更是令他原本已逐渐破败的身子雪上加霜。
今晨在朝堂之上,龙海不仅痼疾发作还溺了裤子,又让温言好一顿针灸才止住了右侧身子的抖动。而当温言抬手清理尿溺时才发现龙海的后庭竟然塞着玉势,这下引起了温言的大不悦,才有了上面对小林子的训斥。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6-28 20:49:00 +0800 CST  
“扶朕起来吧,朕再试试。”龙海道。
小林子闻言赶忙上前,小心的扶着龙海坐起身子。
“嗯——嗯”龙海由小林子扶着,趴坐在为他特制的官房椅上,僵死的右手如惯常般抠住腹底,左手支在扶手上,前倾着身子肚腹连连用力。
“陛下本就二便不畅,能顺利出来已属不易,为何要用玉势阻住去势?”一旁温言一面细细观察的皇帝的面色,以便稍有不对即刻做出应对之策,一面开言发问。
“朕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失仪……近日朕每每总觉二道难以自控,虽不畅时数为多,却也时有滴漏喷薄。就让小林子给朕用了玉势,怪朕先前未和温卿打招呼了。”
其实龙海不解释,温言身为御医也是知晓的。怀孕之夫随着月份增加,鼓胀的肚腹多少会压迫下体脏器,导致二便失禁。只是寻常人一般要到近足月或临产前一两月才会如此,温言没想到皇帝却是提前了如此之多。
“呼——呼——还是不行,温卿,朕不行。”龙海发力半天,后庭不断开合,却是毫无成效。
“陛下,这要身子放松下来慢慢来,急不得的。”温言轻声劝慰。
龙海其实已在恭桶上坐了有半个时辰了,多少已有些不耐烦。
“难不成朕要将一整日的时间都耗费在此事上?不出了,小林子,扶朕起身。”自小因着药石侵扰,登东梗阻对龙海来说已是习以为常之事,以往只需再服饮些利于排泄的汤药便可缓解,只如今有孕之身今非昔比。
“陛下,您昨日已经未出了,如果今日再不出,只怕有损龙体。”小林子刚被太医责怪,此时当着温言的面,自是不敢由着皇帝的性子乱来。“要不陛下……”
小林子心疼皇帝,本想劝说龙海还如往日般服饮泻药出恭,谁知话未讲完,便见龙海双目冷然的望了过来,故而已到嘴边的后半句又及时吞了回去。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6-28 20:51:00 +0800 CST  
忽然后股间只感到一阵清凉,龙海回头望去,太医温言正半跪下身用纤纤手指在龙海的后股间摩。
“温卿,你这是……”龙海有些惊诧的想要阻止,“快快停手。”
“陛下,请让臣来,”虽是皇命,温言却并未遵从,反而又用手指多沾了些药瓷瓶里的清凉药膏,更卖力的在皇帝的后股间涂抹起来,“请让臣为陛下分忧。”
“温卿,这等龌龊事……”龙海还想说些什么,但后股在手指温柔的摩挲间已有了反应,下腹内似有什么东西在缓缓向下游走。
“咕噜~”在一阵肠鸣之后,一股长长的浊气率先冲了出来。
“啊,快,要出来了,手快些拿开。”感受到越来越浓的便意,龙海不禁呼声出口。不知为什么,他不愿自己的污秽之物弄脏温言修长好看的手指。
温言听见龙海的话,终于停止了后股的按摩。
龙海肛门此刻已是大开,沉沉的人中黄冗冗而至,却是已经两日憋阻的干涸之物。龙海腹下暗自发力,那物偏在临门之地无法再前进一步。脸上逐渐涨红,龙海不断深吸着气用劲,身子探的更前,左手不禁抚在了胸口上。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6-28 20:54:00 +0800 CST  
“嗯——”一声鼻鸣之后,龙海突然急急的吸了两口气,眉头搅起,额头上爆出些青筋,手指亦攥紧了口胸的衣物。
温言在一旁察言观色,心知方才虽用了/润/肠/凉膏催便,只怕皇帝单靠自身还是/出/恭/困难。他生怕皇帝逞强用力引起心疾,忙又用沾染了凉膏的手指探入龙海的/后/股/,在指尖触碰到股内坚实之物后,将其抠出。
“咚,咕咚……噗,噗,噗嗤——”干裂成小豆的人中黄被温言用手指一一抠出后,随着两声屁响,稀便也一/并/泄/了/出来。
龙海眉头总算舒展开来,心头却又浮上满满的羞愧,到底,还是弄脏了温言的手。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6-29 20:35:00 +0800 CST  
由着小林子给自己拭干/净/后/庭/,又扶着自己靠坐在官房椅上,龙海一边调整着方才已经纷乱的呼吸,一边暗中观察着温言。只见温言若无其事的净了手后,又手持着温热的布巾面不改色的半跪到他身前,道:“陛下,小的也该解一下了。”
“温卿……子言……”龙海张了张嘴,由于左手需撑着扶手把持身子,他用不大灵活的右手颤巍巍的抚上半跪在自己身前的温言的脸,犹豫措辞了半天终开口道:“朕……朕定会,定会待你好的。”
君子重诺,尤其帝王,出口便是一言九鼎。龙海不敢轻言,亦不敢轻负。
“愿陛下玉体安好,臣,便觉得好。”温言垂下眼帘,面上仍是一片波澜不惊,只没人看到,在被皇帝以字相称时,他的眼底闪起的一丝波光。
一股潜潜细流,无声泄在了温言手中的布巾上。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6-29 20:37:00 +0800 CST  
(三)
时值八月末,正是龙脉王朝多雨的季节。天气是从午后开始就已转暗,狂风卷地,燕子低飞,奈何偏偏快入了夜雨也没见落下。空气中凝聚着一股难言的低气压,叫人郁闷。
小林子侍在龙海身畔,一面为他读着早上朝臣们递上的折子,一面偷眼瞄着龙海:“陛下,可要歇息一下?”
溽暑闷热的夜晚,即便不有所动作也能生生将人捂出一身热汗。将落未落的雨让空气中弥漫起一股潮湿水汽,低闷的气压令龙海心口发闷,方才坚持批了几个折子后眼便有些花了,胸口更隐隐感到有些透不过气,于是罢了手改让小林子在一边替他读折子。
“咳吭……无碍,你继续读……”龙海低低的咳了几下。方才用过晚膳,许是最后一道南瓜百合羹做的太过甜腻,此时龙海只觉那腻味顶在腹上胸间,令自己不大舒服,僵瘫的右手如惯常一般半屈于腹前,左手则对着肚腹缓慢画圈按摩着。近五个月的身孕已经开始显怀,倒是令龙海原本虚胖的身子上多了些实肉。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7-24 16:18:00 +0800 CST  
“是故,臣恳请祭雨于……”小林子不敢违背主子意思,只好操着尖细的嗓音继续念。
“劈咔——轰隆隆——隆隆——”天空刚划过几道闪电,雷声便紧跟着大作,声音如撕裂琉璃纸一般突兀,震得龙海一阵心悸。
“唔——”小林子只觉余光中主子身子一震,再看向龙海时,只见他左手已揪住心口的衣服,脸色瞬间失了血色,眉头也皱了起来。
“陛下……”小林子心知恐怕方才突然炸响的雷声惊到了皇帝的心神。
原本在一旁替龙海打着扇子扇风的小李子也赶忙上前,关切皇帝的身子,“陛下,您如何了?心脏可还受得住?”说着用手抚在皇帝心口,便触到一阵阵狂乱无序的心跳。
“呼——呼——朕,朕尚可,不碍事……”龙海受了这记响雷的惊,努力想要平息狂跳的心绪,以免惹了心疾发作。谁知忽的又是一记响雷落下,声音之大在龙海听来似乎就是炸响在自己耳边,“嗬~唔——”龙海登时只觉有千钧之力砸向自己胸口,心口一睹,眼前一黑,气息也为之一滞。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7-24 16:20:00 +0800 CST  
不知过去过久,龙海再睁开眼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温言一张满是担忧的脸。
“陛下,您总算是醒过来了,现下可觉着身子如何?”温言说着一手搭上龙海的脉,一手轻缓的揉着龙海的胸口。
“呼——吭,嗯吭吭——”龙海刚要开口,怎奈心病犯过后气息实在不稳,龙海忍不住闷声咳喘了几下才压了下去。“朕……又叫温卿担心了……吭——”
龙海话音未落,只听旁边一人道:“幸亏陛下醒了,否则,你们两人就是死了也担待不起!”
龙海这才注意到,自己身畔除了太医温言,颜珏、周宁,甚至连一向少见的宫川也赶来陪在了他的身边,心中不禁一暖。
“哼,你们明知陛下心脉孱弱还大开殿门和窗户,若不如此,陛下天龙之身何至于一点点雷声就被惊出心病?”
小林子与小李子此刻双双匍匐在地,听着颜珏的厉声训斥,不住磕头告罪。实则他们两人也是心中委屈,全都因这雨落得太迟,一整个下午让人溽暑难耐。龙海本身心肺皆弱,又因服药导致身材肥胖,即便只是坐卧,身上也是汗如雨下,光衣服就更换了两次,晚些时候才批了一部分折子就犯了气喘,小李子担心主子身体,这才和小林子商议,趁着落雨前的狂风时候,开了门窗给皇帝“透气”,没成想千万小心最后还是惹了龙海犯病。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7-24 16:21:00 +0800 CST  
龙海身上不爽利,心中却明镜一般,知道小林子和小李子都是在尽心照顾自己,忙抬手阻止颜珏再发难于两人,“呼呼……朕现下觉着好了许多……累诸卿担忧了……都……呼吭,吭吭,都不必陪着朕了,天色不早……嗯吭吭吭,有温卿照应着朕,不碍事……”
“陛下……”一旁的周宁见到龙海似有让他们几人离去而单独留下温言的意思,赶忙开口想要恳求,哪知一声清冷之音将他的话语打断:“如此,臣便先行告退了,望陛下保重龙体。”
宫川一袭白衣自旁的座椅上站起,目光淡淡望了皇帝一眼,微身行了一礼,便不再开言,反身告退了。
龙海眼见宫川退出了大殿,心头感觉点点闷痛,张了张嘴,却终未说出什么。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7-24 21:05:00 +0800 CST  
宫川是龙海的原配,早在龙海未登大典之前便已同他有了交杯之谊。宫川出身高贵,才容双竣,向年是龙脉王朝上流阶层争相结纳的人选。龙寿帝原本属意将他许配给五皇子龙浛,未曾想方和宫家打过招呼,五子便发生了溺水的意外。为了顾全天家颜面,迎娶宫川的皇子便改为了龙海。
二人大婚之后,虽也有同床共寝之日,但却井水不犯河水,两厢各自相安。龙海知道,同五子龙浛相比,下嫁给自己这身子残破又与皇位无缘的胖子确实委屈了宫川,但是皇命难违,自己能做的也只有从今往后善待宫川,保他一生富贵平安。许是天意造化,原本无缘皇位的他最终得登龙首,而宫川也因此有了问鼎后位的机会。
龙脉王朝极为重视龙嗣传承,尤其看重龙脉血缘的纯正。譬如大皇子便是因为无法与他人交身,从而彻底失去了登基为帝的可能。
而龙海与宫川成婚多年,一直未能真正事成,膝下亦无所出,若非龙海自出生时已经太医院医生验证,确认不存在传嗣障碍,又有龙寿帝临终前的传位口谕,只凭他毛病诸多的身子,恐怕也是难以承继大统的。
如今一晃,龙海也已上位三年有余,龙脉王朝皇帝的首要任务乃是尽可能多的传承子嗣,为此龙海从登基的第一天起,便开始朝着开枝散叶的目标努力。只是宫川待他一向冷淡,独自面对龙海的“发乎情”时,也仅以“止乎礼”应对。龙海对他本就心怀愧疚,亦不愿强迫与他,便只好作罢了。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7-24 21:06:00 +0800 CST  
龙脉王朝历来的规矩是,只有协助帝王传嗣有功之人方能封妃封后,在此之前,侍奉在帝王身边的人则被称呼为从人,意为:仅仅从属于帝王之人。龙海念着宫川是自己原配,赐了他一个元人的身份,虽然称呼上有所不同,但也多为名义上的尊敬,其实际地位仍然和从人并无二致。
龙海登基后,为了龙嗣的传承,不愿强迫宫川,就只得再纳新人。只是龙海亦深知己身体残病交加,跟了自己的人恐怕多少得忍受自身的大小病症,加上他本身也是个较为克己的性子,因此龙海的后宫并未如往前于他的历代皇帝一般无节无制,即位三年以来,也不过后纳了三位从人,分别就是当下侍候在他身畔的颜珏、周宁以及现如今身在南疆代帝巡视的林扬。
周宁虽知这位一直以来的原配为人冷淡,却并未未料到宫川竟敢真的就坡下驴向皇帝告了退,被打断了话语后一时语塞。
龙海微微阖了目,就着温言轻缓的按摩,压抑着胸口浮现的阵阵绞痛,对着周宁和颜珏道:“你们……也回吧,朕不打紧了……”
见皇帝再次发话逐人,周宁终将未出口的恳求之语吞咽回去,敛袖起身向皇帝行礼告退了。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7-24 21:07:00 +0800 CST  
在龙海所纳的三位从人中,周宁出身最为低微,因此平日侍奉皇帝也更趋小心谨慎。宫川一向冷然处事,又是元人,他自是不敢去招惹;而颜珏家世显赫,父兄几代在朝为官均颇得器重,加之颜珏本人亦恭敏善慧,进退如宜,因此他对颜珏也是恭敬羡慕为多。即便是温言,周宁虽心存忌惮之心,但一来温言为太医院主事兼御医,仅仅官职就比他一个小小的从人不知高出多少,所以当皇帝开口要求温言单独留下后,纵再有不甘,周宁也只好顺从帝意,退却了争竞之心。
周宁不是不曾在私下揣测过皇帝将温言纳为从人的可能性,其实对于温言的存在,周宁从很早便开始在意起来。皇帝天生不足,病体调养一直仰仗太医院,温言身为御医,缓解了皇帝的病症,得皇帝青睐自是理所当然,周宁本也想大度些保持平常心应对。但随着龙海怀上龙嗣,身体病态频出,召见温言的次数便一下子多了起来,周宁纵使心胸再宽阔也实在难以不在意皇帝对温言的“专宠”。更何况前些日子他听闻温言为了助皇帝顺利出恭,竟然以指探入皇帝后庭抠便,如此“亲密”之举,令立于后宫却无可倚仗的他对温言产生了一丝丝的妒忌心。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7-24 21:07:00 +0800 CST  
待周宁完全退出殿外,一直伴在帝侧似乎并未听到方才皇帝下令离开的颜珏才开口道:“陛下今日龙体欠安,还是早些歇息为好。之前朝臣递来的折子,臣斗胆向小林子讨了过来,请陛下允臣代陛下复了吧?”
“也好……”龙海也想起了之前尚有一两份折子未来得及读完,身子便不顶事的犯了病,“……有述之代劳朕……吭,朕自是放心的。”
听到龙海竟当着温言的面亲昵的唤起自己的字,颜珏脸上有些不自在,嗔道:“臣不过是自作主张了些,陛下竟这样揶揄人!”
龙海闻言,自知是自己方才失言了,道:“是朕的不是,朕给颜从人赔罪。”说着龙海向前探了探身,欲意做个赔罪状,谁知动作只做到一半便觉刚刚有所平复的心跳顿时又开始加速急跳起来。
“呃……”龙海不禁难受的呻吟出声,前探的身子重又倒回到龙榻椅上,“温卿……呼呼……温卿,朕这心口慌乱得紧……呼……”
温言本就一直在探着皇帝的脉象,立刻知道皇帝怕是心病并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忙对一旁的颜珏道:“颜大人,还烦请您代微臣为陛下抚胸,臣需即可为陛下准备固护心元的汤药。”
“好。”颜珏闻言点点头,以手抚上龙海心口,学着温言方才的样子为打圈轻柔。
“手法一定要轻要缓,臣去去就来。”温言不忘叮嘱一句,临走叫上了小李子,留下小林子在一旁策应颜珏。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7-24 21:08:00 +0800 CST  
各种设定皆脑洞,不一定符合科学和逻辑,请大家见谅,就看一个乐呵吧:)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7-24 21:11:00 +0800 CST  
以及,这次设定口味偏重,皇帝身体毛病很多,不知道吧里的大家偏爱看哪类的症状呢?我也想听听大家的意见,在之后的段落中加强描写,希望喜欢这类文并且有想法的亲回复呀:)

楼主 玉壶千代秋  发布于 2016-07-24 21:16:00 +0800 CST  

楼主:玉壶千代秋

字数:18887

发表时间:2016-06-29 04:4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11 05:58:04 +0800 CST

评论数:19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