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味适中】《将军在上,王爷在下》bg 体弱+瘫

聪明睿智的王爷+火热的将军。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06 12:21:00 +0800 CST  
大夏十五年二月十二,皇上的今天的脸色不好,罢了早朝,唤了王贵妃来御书房侍候,王贵妃小心翼翼的侍候着,给他端了一杯新鲜桂花经过蜜汁的茶,又使人添了几样新鲜好闻的果子,整个屋子都是果子的清香味。

皇上看着她,说道,“朕有话于你说说。”

王贵妃连忙放下手中的果子,提裙跪下道,“臣妾妄不敢议政。”

“无谓,今日朕允了,你们都知道那件事了?”皇上喝了一口茶,有些恼怒道,“好一个杨门女将!她那是欺君之罪!若不是…”

“若不是她身后的杨家军,早就砍了脑袋了。”王贵妃接着说道,王贵妃自问最是了解陛下,她是跟他青梅竹马的表妹,荣宠二十年不衰,只是,她没有子嗣,倒是也成全了她自己,所以陛下许多话只是告诉她,“陛下,不若把她嫁给陛下一个姓的,如是成为了一家人,杨家军也不姓杨了。”

“娟儿你最是会说话,”皇上忽然开心了起来,拍手道,“这个主意美妙,只是朕的儿子都十几岁了,正是羽翼待丰的时候,随便给了谁,都是给了他们力量。”他可不想做一个被架空的皇帝,他一直在防着自己的儿子。

“皇上,你不是还有一个亲叔叔吗?”王贵妃瞅着他担心的样子,笑了笑,宛若是一朵艳丽的牡丹花绽放了。

七王之乱时只有八王叔一直匡扶他,若说是他的小叔叔,却要小他十来岁,八王叔一直随着他一起长大,八王叔因为那是先帝的小幺儿所以非常的受宠,可是,八王叔为了救他,背部被一只弓箭射中,那只箭很刁钻,不仅伤了脊柱,还伤了心肺,这么多年,一直用昂贵的药材来维持着他的生命。

“不行,朕欠王叔的太多了。”皇上摇了摇头,想起来,小王叔算下来才二十五六岁,却为了他,日夜缠绵于病榻,可是,这也是他信任他的原因,他信任他的小王叔,超过了他的亲生儿子。

“陛下,竖子都不年幼了,杨将军若是许给了谁,背后的势力都是如虎添翼,相当于将您的后背都露给了别人,杨将军杀不得,只能留了。”王贵妃是见过八王叔的风姿的,虽然她比他大了七八岁,小时候玉雪可爱,长大了更是英姿勃发,那时候,他是英雄,都说,若是八王早生个十几年,大概就没有陛下的事了。

陛下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将王贵妃揽入怀中,露出洁白的肩胛,她媚笑着将头埋入了陛下的怀中。

--------------------------------------------------------------隔离-------------------------------------------------

边塞。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杨氏宗女杨琬飞,册封为一品天下兵马大元帅,许婚于八王爷刘稽,于三月后成婚。”

杨琬飞听到那个名字愣住了,若非是穆雪穆云提醒,都忘记了谢旨。

刘稽啊,是你啊,她还记得那个夺嫡的夜晚,她才十三岁,但是都是杨家军的小将领了,那时候,她领着人赶到的时候,就看到,刘稽身披帅甲站在中心的位置,他的身边都被围着叛军,他一身银光闪耀,手中握着一把红缨枪,一手一个,红缨枪染满了鲜血,她只看到白晃晃的光在她的眼前闪着,就倒了一片人,她正是失神,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刀剑袭来。

转眼自己就落入了一个银色的怀抱,她看到他的侧脸,在月光下,就宛若神祗一般,他看出来她是个姑娘,笑了笑,“丫头,战!”

战!从那时候,就成为了她的信念,他说战,便战。

那一战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她曾问哥哥,哥哥,我怎样才可以有他的消息。

哥哥那时候在忙军务,只是敷衍到:等你成为了兵马大将军。

她真的成为了兵马大将军,父亲哥哥战死沙场,杨家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她带着军士冲出重围,用计反包围敌人,迫使耶律哈萨投降,签下和平公约。

如今,自己竟然是要成为了他的新娘,难道,这九年来,他就一直是一个人吗?只是有消息说他身染沉疴,却不知是怎样的,再详细的也是打探不出来了,她曾经派出了最精细的探子,却还是折在了他的侍卫手中,据说刘稽的手中握着最精锐的一支秘密武装。

秘密?有她的秘密吗?她为了给自己留下后路,秘密的训练了一只军队,有计谋,有司药,有司商,有司鲁班术的,她就不信飞鸽部不能给她打探点其他的消息来?

她想了想,招来了穆雪和穆云,这两个女孩子是她在战乱时救下的姑娘,跟着她习武,成为了她贴身的婢女。

“给我准备一匹千里马,我要回京。”

边关寂寥,杨家整个门户,就只有她一个人了。

所以,刘稽就是她唯一的牵挂和温暖了。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刘稽现在是怎样,刘稽现在,可曾记得她。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06 12:21:00 +0800 CST  
夜袭将军府。

穆雪给她出的主意,“将军啊,你若是想要知道王爷怎么样,自然可以去看看,这么多年了,都不曾有王爷的消息,都不知道王爷是什么样的状况,这病又是什么样,穆云呀,你说会不会是,不能行房的病。”

穆云捂着嘴笑了笑,“穆雪,你看将军的眼神都要把你凌迟了,将军,来坐下,我给您梳洗,穿成女儿装。”

杨琬飞被拉扯着,第一次穿上了女儿装,梳洗完了,穆云都呆了,“天哪,将军,你是我看过最美的姑娘了。”

“瞎说什么呢,将军是我见过最英俊的男人。”穆雪把穆云推开,给杨琬飞挽了个简单的发型,她穿着一身新做的白色印着夕颜的裙子,白色透着粉色,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大夏少女一般,十七八岁的姑娘,如同一朵花儿。

“哼,第一美人王贵妃,恐怕还不及我们将军的颜色。”穆雪捡了一个钗给她攒上,这是之前缴获的战利品,穆雪给杨琬飞留了一部分,“将军这样子去,王爷看着一定喜欢。”

杨琬飞等不及她们聒噪,一个俯身,从穆雪身边擦过去,然后从窗子跃出整个人都不见了。

穆雪哼了一声,“将军身手还是那么快。”穿裙子都不影响。

影响,怎么可能不影响,比如,将军翻墙的时候,因为穿的是裙子,次啦一声就撕裂了,引得了八王的侍卫曹一曹二的出现,杨琬飞索性就假装自己不会武艺,被抓了进去。

曹一曹二正准备将她扔出去,却见吴管家过来,“王爷吩咐,将这位爬墙的带过去。”

走过了两个抄手游廊,穿过一片竹林,才等到了王爷的住处,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外间是可以住人的,就听见里面的咳嗽声,“咳咳咳……”房间里面没有熏香,也没有多余的装饰,看来他喜欢简洁。

她是个女子,所以侍卫倒也没有怎么押着她,她跟着走了进去,直直的望着,那个睡在病榻上的人,他虽然是还是那样的英气,却少了那时候的英姿勃发,那时候的他站着,就好像是一个太阳一般,可以吸引所有人的眼光,现在的他憔悴了,脸色苍白,看上去瘦弱不堪。

“姑娘,你深夜来府,咳咳,不走正门,所为何事?”他咳嗽了两声,右手便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刘某身子不便,见笑了。”

“我…”她脱口而出,“是来投靠的。”

“投靠?”他笑了笑,“你是谁?”

“我姓杨。”她望着他,那双好看的眸子,还是那样子。

“工弘杨家?”刘稽想了想,原是他的一个老部下,也在这一次战役中逝去了罢,也许是临终托孤,“杨姑娘,刘某能帮你什么?可有什么信物。”

“爹爹只是说了,原望亭,王爷就知道了,原是因为我貌美,所以自从父兄死了以后,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杨琬飞假意擦了擦眼泪,可是却又真的眼泪涌出,她等不及成亲了,她现在就想跟他在一起,这个可不是乱编的,那个杨俊贤确实有一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女儿,只是还在老家罢了,她的鸽子打探到的,这个杨俊贤和八王有着故旧。

“那你跟着帐房的李娘子罢。”他捂着嘴咳嗽了起来,整颗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攥住了,那样的生疼,不由得喘息了起来,身边的小厮连忙给他顺气。

杨琬飞两步走到他身边,给他按揉着胸口,她是习武之人,自然有真气,加之揉在穴位上,他舒缓了一些,“谢谢姑娘。”

“我不想学帐,我不会识字,只想做你的贴身丫鬟。”杨琬飞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生怕他说出来拒绝她的话。

好在,他只是看了她很久,“我身子不好,怕是拖累姑娘。”

不拖累,她忍着眼泪,给他按揉着。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06 12:30:00 +0800 CST  
第二日,她早早就起来了,她住在他隔壁的院子,据说,这里曾经住着一位,叫做兰玉的美貌娇客,那是原本定给他的未婚妻,如今,成为了太子的侧妃,兰妃娘娘。这座院子还是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因为王府的内部没有女子,女仆们基本上都见不到王爷的面。

她打开房门,就看到曹一在院子门口等她,他抱着一把剑,眼神冷冽,“你到底是谁?”

“昨天,那位爷就确认了我的身份了。”她说道,“我要去王爷院子了。”

“你会武功。”曹一挡在她身前。

她索性一闪身,就站在了曹一的背后,“拦我?”我都是拦人的鼻祖呢。

曹一抽出剑,直接往她心口刺,她只是几个闪身,也不还手,往上一跳一跃,空手就跟曹一打了起来,二人交手了十几招,她就将曹一的剑比在了曹一的脖子上,“小子你还要多学习一下。”

曹一气的面红耳赤,他本就是御林军出生,从小就学武功,遍学了天下名师,是王爷身边武功最高的,“你…”

“打不过我很正常的,”她耐心的道,“你输了,回答我一个问题,作为交换,我也回答你一个。”

曹一将头扭在一边,“你有什么目的?”

“嫁王爷,”杨琬飞笑着看着他吃瘪的样子,“你不用介怀,能打过我的人,凤毛菱角,你能走十几招很不错了,那么我问你,王爷是什么病。”

曹一没有回答,杨琬飞掐着他的脖子,耳边轻语,“曹总领,我叫做杨琬飞。”

曹一瞪大了眼睛,杨琬飞?那不是女魔头吗?这个杨姑娘模样俊俏,可以说是倾国倾城,怎么可能是传闻的女魔头,杨琬飞把自己的令牌给他看了看,曹一才勉强相信了,这个就是新封的天下兵马大将军。

“王爷,在勤王的侍候,为了救皇上,背上中了一剑,伤了脊椎,虽然是不能行走,但是勉强也能站立起来两个人扶着两步,伤了心脉,不可大喜大悲,”曹一很是敬重王爷,以他的身手,做个一品都是轻而易举的,但是,王爷对他有大恩啊,他面对这个未来会成为她主母的女人,也是打心眼的佩服,她一个女子,就击溃了整个盟军。

“不许告诉王爷我的身份,”她想了想,对曹一道,“还有,为什么没有丫鬟?”

“当时兰小姐不许王爷和女人亲近,将这全府邸的女的都驱逐了,如今,只有针绣,厨房有女的,”曹一道,当时王爷多么宠爱兰小姐,可是兰小姐转眼就嫁给了太子殿下,因为王爷的身子不好,所以王爷从来不让兰小姐知道自己不舒服,什么都是自己隐忍了,兰小姐享受着王爷的宠爱,背地里又跟太子私相授受,最后,嫁给了太子殿下。

杨琬飞没有兴趣听下去了,这个兰小姐,真是可恶,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整治她。

杨琬飞到王爷的院子的时候,就看到人一盆盆的用热水端进去,自己也连忙进去,就看到他们正在给王爷擦洗身子,而他的样子,像是失禁了,整个空气中弥漫的都是臭气。

杨琬飞从来不曾流泪,她的性格是坚强刚毅的,曾经有一剑刺穿了她的肩胛骨,她都没有吭过一生,可是看他什么都不穿的样子,被摆布着,自己的心就像被刺穿了,她几步过去,脱去鞋子,在床上将小厮手中的帕子接过来,把他揽在自己的怀里,轻轻擦洗着,虽然下人很轻,但是他的样子还是很疼,还疼得浑身发抖,在她的怀里抖动着。

她将他的衣裳一点点的穿好,他穿的是轻柔的蚕丝衣服,因为他的身子很敏感,一定要用很轻柔的东西,免得他疼,他嘟囔着,“玉儿。”

她看到小童在给他按摩着腿,他的腿瘦骨嶙峋,一点都不像那双充满肌肉的腿,他的脚趾内扣,脚踝因无力有些外斜,穿着的亵裤里垫了许多的软垫,有些发黄的液体渗透出来。

一连几日,他每日里发病,她都是抱着他,给他输送真气,自己亲手给他按摩,这双拿着短剑的手,这双手仞头颅的手,如今却是按摩在他的腿,每每此刻,他稍微有些意识了,便会喊着,“玉儿。”

第五日,他真的清醒了过来,看到她轻车熟路的来,给自己按揉心口,他伸手按住了她的手,“杨姑娘,谢谢你的好意,可是刘某,曾经答应过别人,不许其他人亲近自己。”他咳嗽了两声,她的手便停住了,默默的出去了。

第六日,她有幸见到了兰玉姑娘,太子的兰侧妃。

大军班师回朝,于是皇亲国戚全部都要出席见礼,册封大将军的礼仪。

她穿着一品诰命夫人的衣服,一步步的走向高台,除了八王确实起不来,其他的皇亲贵族和各位朝廷官员都到了。

太子弗恒看着穿着一身紫衣的女子,迈步前来,他印象中那个英俊的琬飞弟弟,那英气逼人的男子,他曾经见到他就脸红,曾经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个断袖,后来他出征了,太子也娶亲了,才慢慢的淡忘了,但是看到她一袭女儿装,堪称倾国倾城色啊,她娇美的面容上还带着一丝英气,他忽然有些妒忌了起来,明明他几岁就认识了杨琬飞,后来才知道,杨琬飞竟然是个女子的时候,自己松了口气,这么多年横亘自己心里的东西都散了,知道杨琬飞赐婚给了八王,心中就生生疼了起来。

他今天带着来的,正是兰侧妃,兰玉,太子妃因为还在坐月子,不能出席大典,他就带着自己最宠爱的兰妃来了。

兰玉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她忽然回眸瞪了她一眼,兰玉也是心有不甘的,八王待她极好,可是太子的权势赫赫,她肯定要择高枝,但是知道八王要娶亲,她也是不开心的,早已把八王当成了自己的东西,自然是不希望他娶别人了。

忽然脚上一疼,兰玉就跪倒在了地上,刚好杨琬飞从这里过,声音很小,“兰侧妃这样一跪,我替他受了,”然后回眸对太子一笑,声音不大不小,带着惊喜,“弗恒哥哥。”

她的脸上带着少女的娇俏,弗恒一时间失神了,他要回她,她却是走远了。

“朕在此为杨家女将杨琬飞加冕,赦封为天下兵马大将军。”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06 13:05:00 +0800 CST  
曹二看着两个小厮在给王爷按摩,他的脸色很不好,最近一直缠绵病榻,“怎么今日不见杨姑娘?”

曹一打着哈哈,“大约去看今日册封礼去了,今日里咱们以后王妃的册封礼,王爷都不出席,大约一定有其他的言论出来。”

“你懂什么啊?皇上给王爷指了一个活阎王,很恐怖的,都说今日里不要待孩子去参加观礼,据说那将军长着血盆大口,体重三百斤,日啖猪肉二十斤,可吓唬人了,”曹二愤愤不平的道,“还不如杨姑娘,之前王爷生病,都是杨姑娘侍奉的,杨姑娘的容貌比兰妃娘娘还要娇美呢!”

“住口,”刘稽咳嗽的喘气了起来,“曹二不许胡说,莫要杨姑娘听见了,以为…”

“以为什么?”杨琬飞几步进来,她的手中抱着一大捧百合花,“百合宁神,王爷不是这几日睡不好么?”

“我们在说,杨姑娘你…”曹二想要解释。

“够了!”刘稽喝止道,“都出去,杨姑娘留下。”

曹一曹二和小厮默默的出去了,只留下杨琬飞一人,她坐在他的床边,隔着被子给他按摩那双消瘦的腿,天气凉了,那双腿更是不能受凉,否则就会痉挛,痉挛又会惹的他心悸,所以需要无时无刻的按摩。

“杨姑娘,你不必如此。”他认真的看着她,杨姑娘确实很漂亮,那双大眼睛亮晶晶的,她很有生气的样子,她的柔顺可爱,他害怕看到她,也不愿意看到她,因为他不想违逆自己给兰玉的诺言。

兰玉,你若是想要回来,我都在。

他说他愿意等待她一生,也是不愿意辜负了别人的一生。

“我怎么了?王爷因为新夫人要赶走我吗?”杨琬飞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我都听到了,夫人那么丑,还那么胖,不如我照顾王爷,留下来做一个丫鬟都可以。”

他指着桌子上的包袱,“这是一万辆银票,你在江南买个小宅,一生顺遂。”其实说实话,这几日杨琬飞对他的照顾和爱意,他都懂,可是,给不了她的东西,他也不会给她留下任何的幻想,因为这样子,伤害的只能是她,“曹一,曹二,送姑娘离开。”

他让曹一曹二送她去江南,务必要送到。

杨琬飞却在半途失踪了,武功高强的曹一曹二都摸不着头脑。

回复禀报的侍候,王爷又受的了刺激,又是一阵心悸发作和痉挛,半夜里好不容易才睡着。

那天夜里,守夜的几个小厮觉得自己睡的特别熟,而曹二,是被曹一下了药,只有曹一和穆雪给她站岗放哨。

她从房梁落下,看着他的呼吸一点都不均匀,带着一些喘息,他一喘息,他的腿就微微的抖动,她轻柔的解开被子,给他排尿,他不喜欢下人摸着他的下身,所以宁愿失禁在垫子上,她给他按摩着那双冰冷的腿脚,等到暖和了,才按摩另一边,因为他的身子不好,所以睡眠很浅,所以,她吩咐人在他的香里面加了点宁神的香味,所以他不知道她来过。

第三日,她再去的时候,给他揉着那无力的足踝,抬头,就印上了他的眸子,他的手上拿着一根针,深深的刺入了自己的中指来保持着自己的清醒,他是说这几日睡觉睡的那样的好,身子也不像往日里沉闷了,他忽然在自己的头发边捡到了一颗玉珠子,像是发钗上面的珠子,于是今日,自己取了针握在手里,保持着清醒。

“我…”她想要辩解,眼泪却掉了下来,他的心里只有兰玉,何曾有过一丝她的身影。

“你若是想留,就留下来罢。”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06 13:23:00 +0800 CST  
有一日,他在看书,她在身边,听着他给她读书,刘稽的声音很好听,声音很温柔,就像柔风细雨一般,听着听着,她就趴在他的身上睡着了,刘稽便将自己的大麾给她盖在身上,她的眉眼如画,在他的腿上就像一只熟睡的小猫咪。

“意哥哥。”刘稽幼名朗意,兰玉没有等通报就进来了,她涕泪莹莹的望着眼前的一幕,宛若谪仙的男人腿上趴着一个睡着的女子。

刘稽闻言,望着她,“兰玉。”

“你…”兰玉眼泪就掉落了下来,掉的刘稽心疼,他又怕吵醒了腿上的女子,两难的境地。

兰玉拂袖离去了,刘稽只能让曹一去追她。

杨琬飞睁着眼看着兰玉跑出去,开心就笑了起来,刘稽看着她的笑,敢情她是故意的,这只小狐狸!他伸手逮了逮她的耳朵,“睡麻了。”

杨琬飞连忙爬了起来,头发都乱了,连忙给他按摩腿脚,又在他的背上垫了一个软垫子,故意道,“王爷,兰玉姑娘真漂亮呢。”

曹二插嘴道,“那可是兰妃娘娘。”

杨琬飞努了努嘴巴,要不是怕暴露,揍的你妈都不认识你,还兰妃呢!“她好像生气了。”

“是。”刘稽不再理会她,继续看着他的书。

“这种忘恩负义的女人好意思来。”她念念叨叨,又给他揉了揉举着有些酸的手,“王爷你这么好,一定会有更好的。”

“噗,你在说什么,王爷下个月就要娶将军了,”曹二忍不住说道,“到时候,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的主母。”

杨琬飞拿去他手中的书,“王爷你可愿意娶我?”

八王的心开始砰砰的跳,“我不会娶你的。”因为我不愿意耽误你。

“那我在你这里算什么?姬妾?”杨琬飞定定的看着他,“还是为了兰玉?你还是不曾忘记她?”

他吸了一口气,心中告诉自己,一定要残忍一些,否则,她不肯走,如果非要面对那个活阎王,就让他来吧,他现在不能武功,无法时刻保护她,就像放兰玉走一样,他也愿意放她走,“是。”

她忽然莞尔,对他笑了笑,“你既然不愿意娶我,我也订了亲,我就,放心嫁人去了。”


他让曹二在柜子第五层取了一个小盒子,交给她,“算是给你添妝了。”

她笑着带泪,“王爷真是小气,就送我这么小的嫁妆。”

他只是苦笑,那是母妃给他的,说是送给他的未来的媳妇,既然准备和将军只是作为井水不犯河水的往来,那么,这个玉镯子,也就用不到了。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06 13:42:00 +0800 CST  
自从杨姑娘那日离开,王爷就忽然犯病了,曹二看到王爷的手开始抖动了起来,眼睛没有了焦距,整个人都开始抖动了起来,要不是曹二将他抱住了,整个人都会掉在底下去,老医政吉武过来,用竹片撬开他的嘴,吐出来一口鲜血,又用玉石含在口中,曹一曹二将他抱回了床上。

他的整个身子都是弯曲着颤抖着,那双残腿更是夹在了一起,小腹鼓鼓胀胀的,一点尿都排不出来,都是小厮用口接了吐出来,四肢僵硬,若不是还有点气息,怕都是以为他死了一般。

因为心疾的发作,整个唇色都是紫色的,皇上闻讯带来了宫中所有的御医,也是暂时缓解了一下,因为婚期近了,所以皇上封锁了整个消息。

那边厢,杨琬飞开心的梳妆,将那剔透的玉镯戴在手上,这是他给她的礼物呀,她自然是满心欢喜,今日里接到了太子的宴会,正好去会会兰妃娘娘,她一定要她尝尝,被背弃的滋味。

到达了太子府,太子妃乌翡早就带着各位姬妾在门口恭候,太子有两位侧妃,兰玉兰妃,还有一位蒋妃,二人争斗的跟乌眼鸡似得,蒋妃越过太子妃,迎上了杨琬飞,“将军。”

太子妃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将军安好。”

天下兵马大将军的位分比太子妃的还要高,自然可以受礼的,杨琬飞笑了笑,跟着太子妃一同进去了。

“将军,今日里,太子殿下以菊花设宴。”太子妃解释道,杨琬飞才看到,这些姬妾要么穿的跟朵菊花似得,要么就是簪了菊花。

“琬飞,识得你十几年,原来你是个女子。”太子看到杨琬飞来了,连忙起身,又让人给她把座位摆在身边,原先的兰玉的位置就被撤去了,兰玉看得眼一热,“殿下。”

往日里对她呵护有加的殿下,却是恍若未闻,亲自牵了杨琬飞的手,让她坐下,让她赏桌子上那颗墨菊,“琬飞,你看,这株花全大夏只有一颗。”

杨琬飞从未见过这样子的菊花,漆黑的,他们还跟珍宝似得,“是啊,真是漂亮,”她话音一转,“听闻殿下的兰妃娘娘美貌无双,怎么不曾见?”

兰玉的脸顿时黑了,刚才才看到了,是说她的美貌不如传闻吗?

弗恒却是笑了笑,“她的美貌,哪里有琬飞好?”他不是个纨绔子弟,可是这句话却是从他嘴里说出来了。

不仅是杨琬飞一愣,所有人都愣住了。

谈笑风生好一会儿,杨琬飞已是乏了,左手撑住脸,弗恒却是凑得近了些,“琬飞妹妹,若是你从前告诉我你是女子,哪里还有赐婚的事情。”

杨琬飞却笑了笑,“琬飞能嫁人,已经是欢喜异常了,不过,兰妃娘娘怕是对我有意见的很呢,怕是,无法忘记八王的温柔。”

弗恒的脸色很是难看,杨琬飞起身,“告辞了,不胜酒力。”

兰妃莫名其妙的看着一脸怒气看着自己的弗恒。

杨琬飞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时,穆雪却忽然过来,“将军,方才接到鸽子的探报,曹一让人来找将军,说是王爷不好了。”

不好了?她才离开了一天,怎么会不好了?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06 14:00:00 +0800 CST  
杨琬飞出门跃上了一个侍卫的坐骑,将裙子边角撕开,夹着马身,飞快的驰骋了起来,好在太子府离着并不远。

杨琬飞到的时候,就看到跪了一排的太医,而穿着便衣的是皇上和还没有休整的王贵妃,皇上听到身边的人说了什么,转脸来看到了杨琬飞,“杨爱卿怎么来了?”他并不知道杨琬飞认识刘稽,男女成婚之前是不能见面的,否则就算是违了婚约,皇上看到杨琬飞来,很是诧异,他压根没想到,杨琬飞打扮一下,真的就像是个弱弱的女子,她说会拿剑,恐怕都不会相信她的。

“怎么样了?”杨琬飞盯着太医们,脸阴沉的仿佛可以滴水。

众人被她的气息震慑的都不敢说话,王贵妃走上前一步,弱弱的道,“太医说,八王爷不好了。”

“恐怕王爷,今天晚上都过不了了。”一个太医带着哭腔说道,他是太医院的执事人,方才承受了皇上的雷霆之火,如今这位将军,让他吓的浑身发抖,完了完了,整个太医院算是完了。

她转身直接往房间走去,因为骑马,她的发簪都掉落了,杨琬飞随性的全部取了扔了,及腰的长发随风飞舞,她整个人就像是要随风而去一般,诡异又华美。

她进去就看到一群小厮不停的端着热水盆,他的贴身小厮万鸿在给他擦拭着身子,他整个人苍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就像一只扯线的布偶娃娃一般,任人摆布着,她看到地上的布上还有鲜血,那一点点殷虹的鲜血,让见惯了鲜血的她都是心中一慌。

“刘稽,刘稽。”她过去接住他,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后背,亲自给他穿上了衣服。

“全部都出去,”她冷冷的道,不知道为什么,她说话的时候,整个屋子的人都觉得背后一凉,一个个乖顺的出去了。

她温柔的将他放平在床上,自己摸了摸他的心脉,真的很弱,她将自己的真气都输给他,原本冰冷的身子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丝丝的温度,“刘稽,不管今夜你是生是死,都是我们的成亲夜。”她将衣服脱去,整个人贴在了他冰冷的身上,“刘稽啊,若是你死了,我便陪着你下地狱,刘稽你听见了吗?若是你死了,我就屠。。。城。。”她在他的耳边轻轻呢喃,像是情人的低语,像是自言自语。

皇上看到里面的人都出来了,身边的志公公说道,“怎么了怎么了,慌张什么呐!”

下人们便跪下说将军要他们出来的,这时,皇帝才叫了人进去看看,结果所有人都不能进去,因为她用内力布置了一个仿佛结界一般的东西,将整个屋子笼罩,连御林军都不能进去。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09 11:26:00 +0800 CST  
“兰妃娘娘,请慢行。”前面接引的正是皇上的副总管小林子,皇上见着八王的口中一直喊着兰玉的名讳,于是许小林子请了兰妃来,只是说王贵妃召见兰妃觐见,只是方才太子见着兰妃生厌,自然是不理会兰妃的去处,也未多想。

“林公公,你是个聪慧人,”兰妃示意身后的丫鬟给林公公塞了点银票,“本宫想问问,这大半夜的皇上让本宫来这八王府,可是有何事?你知道殿下从来都是心中有结,若是太子殿下知道了,本宫定是要吃挂落的。”

小林子收了银子,只是道,“这是圣意,奴才不管揣测。”

说着间,二人就进了小院子,兰玉便看到了站了半院子的御林军,还有坐在院子中间的皇帝和王贵妃。

“兰玉给皇上,王贵妃娘娘请安。”兰玉只是个侧妃,自然是不能自称为儿媳之类的了。

“兰玉,你去叫一叫八王。”皇上扶额,如今杨琬飞将自己和八王关在一起,兰玉哪里进得去。

“八王怎么了?”兰玉有一瞬间失神。

“王爷,怕是过不得今夜了。”王贵妃抽出帕子,抽泣着。

兰玉两行清泪就落下来了,这个世上,唯有刘稽待她是最好的,她们本就是青梅竹马,兰玉刘稽的姨母的女儿,兰玉以为,这一世自己就只能和他在一起了,两情相悦,若是没有发生那件事情,他们或许都成亲了,是神仙眷侣了。刘稽极尽的宠爱她,她喜欢赏玩翠玉,他就搜罗各色各式样的预示,堆满了她的翡翠园,她喜欢吃大满园的蒸梨果子,他就亲自学来了给她做。

可是后来,当她说太子要娶她为侧妃的时候,他沉默了。后来,她就收拾了细软离开了八王府。

可是后来她不知道,王爷一直就病了,直到现在。

“意哥哥,我是兰玉,我来了。”她扑在门前,背靠着门,“你醒醒啊意哥哥,我是玉儿。”

恍惚中,刘稽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渐渐的暖了起来,他缓缓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在给他揉捏身体的杨姑娘,“杨…”

她却是望着他,都愣住了,他看到她只是未着寸缕,柔美的身材,她的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了。

他多么想一把拥著她,告诉她,我要娶她。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哭声,“兰玉,”他下意识的喊道。

杨琬飞却是眼神一凌,飞速的黯淡了下去,起身,穿好了衣服,“我去替兰妃娘娘开门。”

刘稽却没有意识到,杨琬飞的心思的转变,他只是习惯了有兰妃在身边,那是他的表妹,也是他的亲人,母妃早就去了,舅舅也在病前托孤给他,所以,他就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表妹,他曾经以为,那就是爱情,可是直到遇见了杨姑娘,他才觉得,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的相处是很舒服的,是没有任何的压力的。

“啊,”忽然的门打开,门口的兰妃惊了一跳,才看到杨琬飞出来了,“你…你是谁…”

杨琬飞看了她一眼,径直的走了出去,完全没有在意坐着的皇上和贵妃。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09 13:36:00 +0800 CST  
我在国外玩呢,20号回来更新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14 09:13:00 +0800 CST  
杨琬飞几步飞跃而走,跨上门口的马,飞驰而去。
穆雪穆云二人连忙策马去追,都不能追到杨琬飞的身影,穆雪摇摇头,“大概将军这次真的生气了。”
将军上一次生气,浮尸百万,流血千里。
将军这一次生气了,那么倒霉的只有军营中的纨绔子弟们了,将军一直说要整治一下他们,哪知道将军一门心思都扑在了王爷的身上,哪里有时间去整治他们,如今,穆雪扶额,大概你们要自求多福了。
这边,八王醒来,看到身边的是兰妃,竟是惊了一下,身体开始痉挛了起来。
兰妃也吓住了,她从未见过八王发病的样子,他在她的面前,一直都是彬彬有礼,干净俊奇的样子,如今看到他面歪嘴斜,下体一股骚气传来,竟是吓得不住的瑟缩抽泣了起来,完全没有了太子兰妃的高贵样子。
还是曹一将兰妃请了出去,使人清理了起来,兰妃早已是吓的不知所措了。
最后贵妃叫人给她梳理了,又派人将她送回了太子府。
正在出神的皇帝忽然问了一句,“阿蘅,朕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贵妃愣了一下,蹲下将手放在皇上的手心中,“陛下,您没有错,错的都是造化。”兰妃自己爬床,设计让所有人都看到太子轻薄她,陛下若是不将她赏赐给太子,还能把一个污了清白的人送给八王吗?最后因为这件事情,皇帝让太子在八王的府邸面前请了三天罪,方才解过了这事。
后来,皇帝送了很多美女来,八王都没有接受,只是说,陛下,兰妃自己的选择,只是希望弗恒好好待她。
他并不曾追究,不带表皇帝心里不愧疚,本想给他寻一个天下最好的女子,可是,却为了稳定,只能让皇叔叔娶了那将军。
听到八王醒了,皇帝携贵妃连忙进去,里面已经收拾好了,有两个人在给他按揉腿脚,两个人按摩手,见到皇帝进来,八王挣扎着想要行礼,“陛下万安。”
“叔叔,”皇帝坐在他的床边,“可好些了?”
“嗯,”八王喘息了一下,斜斜的靠在曹一的身上,嘴角的口水一直流,“皇上,费心。”
皇上又使太医院来给他扶脉,院正笑着撸着胡子,“得亏了将军的真气护体,不然王爷真是熬不过,从脉象来说,已是没有危险了。”说着,拿出了笔,写了个方子,“按照这个来调养。”

“将军?”他急切的问着,手脚又开始微微的发颤。
“怎么?你和将军一早认识?”陛下奇怪的问道。
“不, 将军化身为杨姑娘,来照顾了八爷十几日。”曹一最是清楚这件事的,所以,跪下来道,“王爷一早并不知道那是将军,只有微臣知道,请皇上,八爷责罚。”

“你说什么?”八爷急的自己的声音都在打着斗,那她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要离开自己?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都不受自己的控制,连舌头都在发抖,想说话都说不出来。
杨琬飞。
他忽然想起来,那张白皙的小脸,他正在厮杀,就看到一个小兵看着自己发呆,那红唇,容颜,一看就是个女子,他看到她受困,转身揽她在怀里,生生受了一刀,旋即,一剑斩下了那人的头颅。
原来是你。
他没想到,那个小小的弱弱的身影,竟然就成长成为了一代大将。
更没想到,那个他一直不敢面对的人,就是他未来的妻子。
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她就一直在他的身旁,唤他,意朗。
朗心自有一双脚,隔江隔海会归来。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22 09:51:00 +0800 CST  
留言越多,我才更加有信心和持久力更新哦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23 08:18:00 +0800 CST  
弗恒让所有人都不要跟着,也不让人通报杨琬飞,只是说了有秘密要紧的事情,因为从前太子跟将军关系甚好,所以穆雪穆云也不曾拦着他。
弗恒进入院子,就看到杨琬飞在习武,她今日使的是两把短刀,短刀两边缀了两条红色的带子,穿的一身红装,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马尾的式样,唯独那五官精致,配上她高挑的眉头,美貌又带着一丝的英气。弗恒自问是一个爱美之人,所以他宫中的女子,都是天下顶尖貌美的人,尤其是兰妃兰玉和静妃王若静,可是,他这一刻竟然有些痴了。
原本传说将军个子瘦弱,面丑,所以才给自己铸了一个面具,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据说她的武功出神入化,据说她的智谋近乎于妖。
弗恒原本以为自己就将她纳娶了,只用多一口饭吃而已,可是却可以得到莫大的权势。
弗恒正在想入非非,两把短刀横在了脖子上,她冷冷的道,“谁让你偷偷进来的?”
弗恒却笑道,“飞飞妹妹,刀剑无眼,快拿下去,这不是来看望你么?”说着,朝外面道,“将礼物给妹妹抬进来。”
杨琬飞收了刀,背着手站在他的面前,“无事献殷勤,有什么贵干?”她知道他这个人功利,所以,也不愿多说。
“我是来给妹妹传信的,西夏使节要来了,这安防工作,便交给妹妹布置,这不是来跟妹妹商议吗?怎么?不让我进去坐坐?”他笑了笑,指着里面。
“不必了,想必也不止我两个商议,到时候大家一起商议吧,送客。”若是往常,杨琬飞还可能跟他两个说些话,只是今日这情绪实在太糟糕。
穆雪穆云最是了解将军的,她说送客,那就是极限了,不然将军就要亲自把他扔出去了,最后弗恒无奈,只是给她了个帖子,说负责的几个人晚上都会在太子府相议。
后来将军又去了校场跟他们较量了一番,让将士们都感受到了将军的滔天怒火。
杨琬飞的思绪是乱的,她一直在行军打仗,行伍出身,若不是遇到了刘稽,都不知道何为心疼,何为难受?她一直觉得,男女之间,就该似西夏一般,若是喜欢,排除万难也要在一起,白头到老,生老病死不离不弃。可是,她是不是错了什么?他在睡梦中都喊着她的名字,她呢?她又算是什么?
最后,她还是打扮了一番,去了太子府,毕竟,保卫皇城是她的工作。
可是杨琬飞的心情又从开心跌落了谷底,开心是看到了自己的相公刘稽坐在特制的椅子上,他稍微有了些精神了,苍白的脸上带着笑容,可是那个笑容却是对着兰妃的,二人在说着些什么。
杨琬飞怒火上心,真是想一走了之。
穆雪却拔出剑,“将军,要不小的杀了那个小妖精?”早就看那个小妖精不顺眼了,还老是来碍眼。
杨琬飞摆摆手,装作淡定的走过去,太子坐在上首,下首坐着刘稽和吴国丈下面还坐着三四位,分为是京兆尹,巡缉队队长,还有京兆尹的副手。
杨琬飞今日因为议事,穿着的是一袭简洁的衣裙,英气逼人,头发上用簪子挽了个束发,就像一个英气的公子哥。
“飞飞妹妹,”太子唤了一声,上前去迎她,若是平日里,她肯定是拒绝的,可是刘稽和那个小妖精还在那里,自然是要气气他的,于是将手放在太子的手上。
太子早上受了冷遇,忽然这样子真是受宠若惊,将她迎在了原本兰妃的位置,身边坐着太子妃,她倒也不觉得有什么,毕竟才回京,以为就是这样子安排的。
却没见到刘稽的脸色一白,左手扶上了自己的胸口,这个傻女人。
兰妃也没想到太子竟然会让杨琬飞占了自己的位置,她不过是过去询问一下客套一下,免得别人说她薄情,可是太子吃醋了?她心中又欢喜又惊惧,她的小脸一白,转脸望向刘稽,哪知道刘稽手扶胸口,眼睛看着杨琬飞,根本没注意她。
还是太子妃大方得体,让人给她重新安了个位置,那个位置恰好就是在刘稽旁边,兰妃心中暗恨,太子妃这是巴不得太子想到自己跟刘稽的旧情呢!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23 09:05:00 +0800 CST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23 09:39:00 +0800 CST  
哪知道杨琬飞招招手,“穆雪穆云,你们俩留在这里陪太子妃习武吧,教会了才回来。”
穆雪穆云对视一眼,将军太坏了。
杨琬飞不顾太子妃煞白的小脸,走下去,握着刘稽冰凉的手,“走吧,相公,带我回家去。”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23 09:40:00 +0800 CST  
刘稽坐了很久,腿都发麻了没有知觉了,手也很冷,几乎僵硬了起来,等到曹一将他抱在马车上,那双腿因为弯曲都僵住了,他却还是让曹一不要人进来,马车只有他和杨琬飞二人。
“琬飞,我,谢谢你那日救我。”他看着她酡红的脸,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依稀看得出小时候的样子。

“不必了。”她佯装生气,手上去给他按摩那双僵硬的腿,脱去他的鞋子和袜子,脚板冰冷的跟冰块似得,她给他揉搓着。

“夫人,”他求饶道,他竟是从未这样子费心的想要讨好谁,以前对兰玉,都是让给她送最好的珠宝和衣服,可是对于杨琬飞,他竟然不知道怎么办了。

“你还是留着叫兰妃娘娘罢,你俩当我是死的?当着你夫人就眉目传情啊?”她愤愤的咬牙切齿的说。

她生气的模样还真是可爱,刘稽哈哈笑了起来,却不曾扯了心口又是一阵疼,她又来给他揉了半晌,“怎么?那天你昏迷着,还喊着兰妃的名字。”

她在意他的样子,他很开心,“不是,兰儿在我的心里,只是妹妹,我一直想着要好好照顾她,因为,从小长大的情分,”他望着她,“靠过来些,我现在没有力气拉你过来。”

她轻轻的将头贴在他的心口,听着他杂乱的心跳的声音,他低低的说道,“琬飞,其实,我从前就见过你,只是不曾想过我们会再见,也不曾想过,我竟然有幸娶了你作为我今生的伴侣,只是,我这幅残躯,不能为你遮风挡雨,可是,我会让你过的比任何女子都好,我会让你拥有的,都是世间最好的。”

她用手指封住他的唇,“你就是世间最好的,傻瓜,”她的眼泪流了出来,“我如今孤身一人,所以,你就是我唯一的依靠了,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他的唇印在她的额头上,有些凉凉的,却让她很心安,不知不觉,竟是在他的身上睡着了。

等到回了府邸,他整个人因为坐了一晚上,又回程的路上被她压着,很不幸的痉挛了,曹一一个人抱不住他,和曹二两个人抬着他,回了房间,房间早已点了银炭来取暖,整个屋子暖烘烘的,丫鬟早就烧好了热水,将水桶抬到了房间里。

曹一曹二给他脱了衣裳,按摩了一番,将他送入了水桶,因为发病,他根本就坐不住,身子还在胡乱的抽搐,于是她穿着衣服跟着他一起入了水桶,只留下穆雪和穆云在门口等着。

她抱着他渐渐变暖的身子,给他按摩着还在抽动的腿,他才渐渐平静了下来,她摸着他的后背,一条疤痕深入脊柱,一条疤痕,却是伤着心脉,可是疤痕明明是刀伤啊,听闻那一战,他只是中了一箭。
“阿意,阿意,”她呼唤着他,“这条伤痕,是不是当年受伤的?”

他迷迷糊糊的点头,“无事,刀伤罢了。”

刀伤?她想起来,他救了他那个转身,难道,那时候他就受伤了,原本伤痕很深,若是当时救治,或许就不会留下这样严重的后果,可是他还弯腰揽着她,最后,强撑着,还替皇帝受了一箭,若是那时候没有救她留下刀伤,那么以他的武功,那一箭完全可以躲过的,而不是自己去受着。

“你是不是为了救我,才受了这一刀?”她开始流泪,哭着问道。

这一下,他彻底的清醒了,她猜到了?是啊,他的女人怎么可能不聪明?他只是笑着道,“你把我抱紧点,真冷,”旋即又说道,“不是为了救你,我自己受的伤。”他不愿意她因为恩情留在他的身边,他要的是她的人,她的心。

她紧紧的抱着他,她知道,他是想要安慰她,不想她的心里背负着内疚。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23 10:00:00 +0800 CST  
下次更新就看回复多不多啦~今天完了。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23 10:02:00 +0800 CST  
等着她披着湿发出来,他都已经被收拾好了,穿着一身白色的绸缎衣裳,靠坐在床上等待着她,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本书,看着她穿着粉色的长纱出来,包裹着她玲珑的身姿,他放下手中的书,将她拉过来,又取了方才准备好的帕子,帮她把头发绞干。

她的面色绯红,因为一直在军营,接触的男子那样的多,可是遇到他这样自然的样子,有些羞涩,“你从前也是这样子为兰妃绞头发的?”

他察觉了她的小情绪,说道,“不曾。”兰妃,他一直都是奉行的君子之礼,从来不曾对她动过什么,他一直认为,要留到洞房的那刻,两个人最好的时候,都不曾是这样随意相见。

“我听闻相公对待兰妃那样的亲好,兰妃喜欢什么,您就算是再难得到的,也要给她,听说兰妃喜欢南海的夜明珠,你就给她送了许多,夜里都不需要点灯了。”她哼了一声,转过脸去。

“是,我曾如此待她,那是,之前不曾遇见你。”他温柔的抚摸她湿润的头发,声音也是温润如玉的。

“相公,”她依在他的怀里,“我不是嫉妒,只是难过,我认识你那样早,可是现在才与你有了交集。”曾几何时,他的那声战,曾经是她全部的信仰,她对于每一场战斗,从来都没有怕过,她见识过他英勇的身姿,她为何一直一个人,因为她觉得,她能匹配的男儿,一定要像他一样,顶天立地。

“不晚,你来的不早不晚,”他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只是,不能像从前一样保护你了。”

“阿意,你可曾知道?我每每午间梦回,都曾有你的影子,我曾因为苦累想要放弃,可是想起来,你对我说,战,战,战,我就不曾退缩。”她笑了笑,用手戳了戳他的脸,“在没有水的大漠,我坚持了下来,在浪远山前后截击,我还是出来了,我说,我要留着一条命,班师回京来见你,你知道吗?我在大漠得知了你已经订婚的消息。”

那时候的她,就像是疯了一样,策马奔腾,她也不知道,自己骑到了哪里,只是都到了夜里,她看了一夜的星辰。

“后来,我回京了,才接到了这样的消息,将我许给你。”她的笑容中带着一些泪,“我从前对于男人从来不曾另眼相待过,如今才知道,原来,那一次,早已就情根深种,于是,我化名杨姑娘来侍候你,可是,你的心里只有兰妃。”那时候,她是多么绝望,才会告诉他,自己要去嫁人了。

他静静的听着她说着,拿着铃兰香膏给她涂抹着头发,“没了?”

她转身,趴在他的身上,“你还要听什么?”

“听,我说,”他笑了笑,“原来夫人早就惦记着为夫了?”

她揪着他的耳朵,“你还敢说。”
他笑了笑,“夫人饶命,小的,确实不曾对你动过心思,那时候你那样小,如今和以前不大一样了。”

“不大一样?”她摸摸自己的脸,“我是不是变丑了。”

“不,变美了,恰好为夫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他哈哈的笑着,把她揽的更近了,“是你自己要闯进来了,我就再也不放你离开了。”

“你和兰妃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以后不许娶小妾,别的女人都不许看一眼。”她瞪了他一眼,“不然本将军,把你们奸夫淫妇都....”

她的唇就被另外一个略带冰冷的唇吻住了,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引得她低低的喘息。

“相公,你怎么会,你不是瘫痪了吗?”

“只是不能行走,又不是不能....”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23 13:08:00 +0800 CST  
将军和八王二人没有成婚就住在了一起,这引起了不小的非议,因为倡导的是男女七岁不同席,这自然是违背了礼道的,都说这青面獠牙的将军,非要现在就去管制着八王,这英明神武的八王被迫与她在一起。

可是二人,总是会被打扰。

太子弗恒总是找各种理由跑到八王府来,还总是挑着二人琴瑟和谐的时候,因为杨琬飞要习武,所以,刘稽就让人将他抱着坐在软垫上,背后就靠着硬的软垫,给她抚琴,刀光剑影,琴声悠远。

连太子妃都觉察的有异了,这一回的太子,比任何的时候都要坚定,根本听不进去她的劝解。

太子每每去一回八王府,第二日,他的手下必出事,先是他的收入大项漕运,竟然是丢失了押运的八艘船,第二次,他的心腹就被曝出来眠宿在烟花之地,这一段时间,太子的损失不小。

连杨琬飞都看出来了,嬉笑着窝在刘稽的怀里,“阿意,你出手的这么明显,不怕他看出来,照我说,直接打的他要死不活。”

“夫人你太暴力了。”刘稽笑了笑,兰玉给他,那是兰玉自己的选择,不代表他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的女人,“你知道怎么煮鱼最好吃吗?先将冷水注入锅中,那欢快的鱼儿放进去,慢慢的一点点的小火烹饪,鱼儿在挣扎运动,所以,煮出来的特别的鲜嫩。”

“夫君,你太可怕了,我若是得罪了你,那怎么办?”她装作很害怕的样子。

他得意的弹了弹她的额头,“拆骨入腹,夫人这样貌美,一定很好吃。”

“夫君,您才是活阎王吧,看你这样人畜无害的样子,哼,知道你本性的太可怕了。”她安然乖巧的把头埋在他的怀里,想起来昨夜的一夜春宵,连忙伸手给他按摩着腰腹。

太子坚持登门一个月之后,却是放弃了,只是常常就派兰妃来作妖。

兰妃总是打扮的妖妖调调的样子,先是扶门 ,一声表哥,然后柔柔弱弱的走过来,看到杨琬飞瞪她的样子,还要惧怕的往后退两步,“表哥,这个女人好可怕。”

刘稽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杨琬飞和哭的伤伤心心的兰玉,还是觉得杨琬飞漂亮,哪里可怕了?

“你们太子府没吃的喝的么?总是要来我们这里蹭吃喝。”杨琬飞面对她这个情敌,自然是没有好话的,“在这里,可是我说了算。”

兰玉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曾经疼宠她的表哥,“阿意,阿意,你说话阿,这个女人好过分,你快帮我教训她。”
“兰妃娘娘您脑子是不是不好使?我家将军才是八王爷的正妃,请问您是谁那?”穆雪从门口进来,刷的亮了一下剑,吓得兰妃哭的更欢了,叫着说我让表哥杀了你们。

“您要摆谱就回您的太子府。”穆云走她身边过,顺便踢了一脚。

兰妃一听到太子府就吓得不得了,跪在地上哭的更响亮了,完全没有了从前的傲气。

“兰玉,你来是什么事?”刘稽问道,正在给他按摩的杨琬飞忽然加重了力道,引得刘稽啊了一声。

“表哥,你救救我,太子说,他,他不要我了,让我滚,我现在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兰玉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太子先开始冷待她,后来,她再去找太子,太子让她去离间八王和杨琬飞,可是她没有做到,太子就让她收拾了包袱,滚出太子府。

“什么?”刘稽觉得太子这次太荒诞了,兰玉是侧妃,若是要废除她的位分,起码都是要上宗室的,哪里说滚出去这番话?

“表哥,太子折辱我,说我没有家世,我兰家无依无靠,我的父母早亡,家产被宗亲拿着,若不是看我漂亮,哪里会给我侧妃的位置。”兰玉哭泣道,“表哥,我错了,我不该贪慕虚荣。”

你何止贪慕虚荣,刘稽给你的荣华富贵是所有人都渴求不到的,可是你除了荣华富贵,你想要的更多,如今都是报应!杨琬飞在心中想着,一边给刘稽按揉着他有些肿的小腿。

“兰玉,只希望做一个姬妾都好,只要表哥能让我在你的身边。”兰玉哭泣的样子楚楚动人,恰到好处的柔弱,任何男人都是无法拒绝的罢。

他看了杨琬飞一眼,“夫人。”

“让她住在别院吧,”她想了想,兰玉始终是他唯一的亲表妹了,他也不是哥心肠硬的人,她自然也不可能让他做恶人。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23 13:33:00 +0800 CST  
第二日,就是西夏的王子耶律真和耶律磬二人来京的日子,所以,杨琬飞早早就起来了,因为她要去京畿大营,今日,二位王子要来观看他们的操练,顺便扬我国威。杨琬飞先是给他换了尿布,又给他按摩了一番,才依依不舍的离去了。

等她离去了,他方才缓缓的起身,靠坐了许多,才敢穿衣服,因为躺久了起来就会头晕目眩,王三给他按摩了,又使了两个小厮给他按摩了手脚,穿的暖暖的,这才躺在马车中,入宫去了,他自然是要入宫迎接的。

耶律真坐在马车中,对自己的妹妹凤凰公主道,“阿清,你说,杨琬飞可还是从前的样子?”

凤凰公主犹然记得,杨琬飞英气的身姿和她的面具,“我,只记得她的面具,阿哥,你见过她的样子,怎么样?”她始终不肯相信,杨琬飞是个女子,可是耶律真听说她是个女子,竟然开心的笑了起来,然而这一次,他却是非要跟着来的,皇后觉得他身子不好,耶律真从小就聪慧莫名,是皇帝最喜欢的儿子,可是,有一次,他跟着去征战,却被伤了眼睛,最后是杨琬飞救了他,她说,战争是谁都不喜欢的,谁愿意背井离乡?

从那以后,耶律真就成为了朝中的主和派,他和弟弟耶律磬完全是相反的。

马车外,骑着高头大马的耶律磬却是笑了,这个繁华的京都,还有,那个貌美刚烈的女子,总有一天,都是他的,好马就应该配英雄,他一直是被百姓封为战神,直到被她斩落在了马下。

当然,身在军营中的杨琬飞完全不知道,她只是安排了一场大型的表演。

等到皇帝,皇后,贵妃,林妃,太子,二皇子,五皇子,耶律真耶律磬,还有各位大臣到达校场的时候,已经是晌午时分了,她只是没想到,一向从不曾露面的刘稽,也出现了,这时,大家才知道,原本这么多年不曾露面,是因为八王爷为了皇帝受伤,再也无法行走拿剑了,除了唏嘘,也有感叹。

刘稽对她流露出一个赞叹的眼神,她开心的傻笑了起来。

直到穆雪拍了拍她,“将军,都看着呢。”

杨琬飞才正色道,“我jun将士列队欢迎。”

刷刷刷,整齐的军队就走动了起来,不时变换阵法,看的那些大臣都呆住了。

只有耶律磬知道,她的这些阵法让他吃了多少亏。

接着,将士表演了《兰陵王入阵法》又表演了将士之间的搏斗。

耶律磬击掌笑道,“真是不错,不知道,可有人敢与我西夏的第一勇士比斗?听闻大夏的八王爷勇猛无比,曾经以一己之力,击溃了zaofan的军队,我想跟王爷比斗一下。”
杨琬飞一听,脸色一变,恨不得当场宰了他。

“怕是某无法接招了,”他的声音带着些阳刚气,“若是你在八年前挑战我,还是可以迎战的。”是啊,曾经剑术天下无双的男人,如今,只能禁锢在轮椅中。

“若是要比斗,我便代夫出战。”杨琬飞看了一眼自己的男人,牙齿磨的嚯嚯的,穆雪心中默哀,唉,这位耶律磬惨了。

“将军的功夫,我早已见识了,”耶律磬不紧不慢的说,“男子不与女子斗,俗话说的好,好马配好鞍,将军的武功绝世,自己的男人却是手无缚鸡之力,怕是配不上将军这位巾帼英雄罢!”

耶律磬说完,整个场上鸦雀无声了。

刘稽身后的曹一想要冲去战场,刘稽却伸手制止了,这位耶律磬摆明了就是来挑事情的,看看他打的什么算盘。

杨琬飞喝了一声,“吃我一剑!”

耶律磬翻身一躲,却是挑去了她的面具,一头青丝泻下来,面容绝美,耶律真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了,这人人口传的青面獠牙的样子,竟然是如此的美貌,比西夏第一美人柳青青还要多几分英气。

最后是刘稽发话了,才制止了杨琬飞追杀耶律磬。

那日里册封,除了皇帝太子等站的近的,其他的都没有看到她的容貌,平日里出去,也都是面具,全部都是被她的容貌惊呆了。

“我与相公,皇上御赐良缘,你这手下败将,岂有资格?”她依旧是那样的傲气,让耶律磬更加的开心了,他就是一头狼,他需要一个如狼一样的女子。

“哈哈哈哈,岂不知文弱书生,百无一用!”耶律磬大笑着。

很快,他就为了这句话付出了代价,只说耶律磬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头发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被剃光了。

杨琬飞众目睽睽的走向了八王,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相公,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子说,相公你不要难过。”

刘稽伸手摸摸她的头发,亲手给她挽了起来,深情的说道,“只要你不介意我不能同他打,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打打杀杀都是莽夫!哪里比得上相公的才高八斗,俊奇斐然。”杨琬飞狗腿的奉承道。

众人都惊异的看着方才还要打要杀的凶猛的像只老虎一样的女人,现在乖顺的像一只小猫一样在讨好着刘稽,惊得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都不怎么注意看表演了,看着众目睽睽下秀恩爱的二人。

她就坐在旁边的小凳子上,没有再回到皇帝下首的将军座位,因为皇帝为尊,将军在校场就是第二位,但是她还是情愿搬个小板凳坐在他身边,心中一片安宁,“相公你坐了这样久,累不累啊?”边说着边给他按摩着他的腰背。

“夫人,这里人多,不妥。”刘稽边说边笑着享受着她的服务。

“有什么不妥,谁拿出去说嘴,就勾了他的舌头。”她边说着边四顾了一周,众人都连忙把目光移开,“夫君你看哪,现在是不是没人看我们了?”

刘稽有些忍俊不禁,你说要勾舌头,还有谁敢看你?

楼主 野外的玫瑰朵朵  发布于 2017-11-23 14:05:00 +0800 CST  

楼主:野外的玫瑰朵朵

字数:33745

发表时间:2017-11-06 20:2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1-29 10:29:02 +0800 CST

评论数:48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