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味适中】bg重生短篇+男主哮喘大肚瘫痪类型多

男女主类型多样
男主哮喘大肚瘫痪等
重生/悔改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6 22:09:00 +0800 CST  
楔子
你有没有遇见这样的人?
为他生、为他死,为他抛弃家训名誉只为换来一生恩爱岁月静好,可假的终究是假的,水中掬月,转瞬即空。
可你听过么?十里坡上的陀罗山庄,中有佳人,芊芊玉手却反手成云覆手为雨。只要你能付起代价,那么…………
谁说凡人不能扭转乾坤,窥探天机?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6 22:32:00 +0800 CST  
生死(一)
残阳如血,横尸遍野。
清欢拄着一柄长剑立在满眼血海中。
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场仗,她知道。因为已临近深冬,匈奴没了牧草只能休养生息。
这是她最后一次看见落日,她也知道。因为,她早就知道她会命丧于此。
支撑她的身体的长剑卷了刃,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杀伤力。她摇摇晃晃欲坠不坠。
好美的夕阳。
她恍惚的看着天际,原本暗沉的天空流出了鎏金的云晕,温暖不炽热的金黄悬挂天边,整个世界都被镀了一层灿烂。
她迷迷糊糊轰然摔倒在地。
看着天空,神色迷茫。
她抛弃镇国公贵女身份从了军;一双弹琴写诗的手握了长剑短矛;娇嫩柔软的皮肤被狂风吹皱……到最后呢?
她护了天下,却被天下所弃。
世人道她不安于内,父母怨她不管不顾,就连那个她为之付出一切的人,都不知道她的努力。
她惨然一笑。
生前算尽八十一卦,卦卦皆无你。罢了,是我奢望了今生,只求来生,你心中沟壑算尽天下,荣登大宝;我闺里赋画弹琴,夫妻恩爱。
闭了眼……身前种种了,来世不可寻。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6 22:34:00 +0800 CST  
夜深了,微黄的烛火还在颤抖着身躯,照亮不大的地方,偶或一声噼里啪啦的轻响让宫殿不至于安静的如同墓穴。
跋涉床上躺着一人,黄色的亵衣、锦被上栩栩如生的金龙都透露着他的滔天势力,整个国家握于他手,他是这天下的主人。
可他睡的并不安慰。
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流入鬓发,眼睫微微颤颤,眼珠不停乱晃似睁非睁,整个人被梦魇住,黑暗张牙舞爪侵袭而来,他毫无抵抗之力,却也不想抵抗。
“你还好么?”
是谁?谁在说话?
“小女子年方十五,家世容貌皆是上品,琴棋书画、女红中馈样样不差,不如你考虑一下我?”
谁?这么明目张胆的自我推销,是吃准了不会责罚与她么?
“你……想要什么?”
我?我想要什么?是了,我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
金戈铁马、巾帼英雄、杀戮、鲜血……
你是谁?
你是谁!
我想要什么!
“呼呼…………”眼眸瞬间睁开,纯黑的瞳仁似是隐藏着万千星光,鼻翼张开,呼哧着粗气。
他挺身而起,呆呆坐在床榻上,望着自己的双手。
我是……
我是五郎……
我想要……
我只想要一个你……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6 22:36:00 +0800 CST  
生死(二)
“圣上……”内侍大太监福安微弓着身子快步走上前来,“可是梦魇了?可要传太医?”
“福安,朕梦见她了。”不过四十岁的年轻帝王,声音却包含着末路人的疲惫和落寞。
福安没有应答,他知道,圣上此时也不需要他回话。
“朕还是没瞧见她的脸,却也知她的美,”帝王神情恍惚,眼睛里带着怀念和眷恋,“是了,她不过双十年华,自然是美艳动人的,不像朕,朕都老了。”
福安侧头瞧了瞧帝王花白一片的鬓发。
大殿里安静极了,就连烛火都悄然起来。
“什么时辰了?”他问。
“回皇上,寅时了。”
“嗯,传下去罢,今日不上朝。”
“是。”
福安弓着身子退后数步,见帝王坐在床榻之上神色莫名,眼角似有晶莹一滴。他直退到圣上看不见的地方才扭回身子,赶去前堂。
谁能想得到呢?
昔日那个傲立于风雪中的娇俏小姐为了情郎奋不顾身远赴边塞,长枪跃马,护了百姓千万;昔日那个机关算尽的五皇子为了荣登大宝,百般谋算,对姑娘的一颗真心视而不见,嗤之以鼻。
谁能想到呢?
娇小姐成了女将军战死沙场,只留一句此生不负相见;五皇子成了天下帝王,却在深夜里反复惦念,相思成疾。
今日不上朝。
今日……是那位的忌日。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6 23:17:00 +0800 CST  
正值冬日的十里坡已经不再如昨日的桃红柳绿,大片大片的干黄枯草在白雪的覆盖下不露踪迹,他轻轻踩过白雪,只余咯吱的踏雪声。挥了挥手,福安领着人退出了明面。
他想去她坟头祭拜,可她爹娘不让。还记得她回家时,年过五十却已经铁骨铮铮的镇国公红了眼眶,温润似水的母亲哭的几乎晕眩,就连几个哥哥都消瘦许多。
他们恨他,他知道。
所以,他们不允许他去祭拜。
他却不敢不满,不敢不听,甚至连皇帝的身份都不敢摆出来,只怕他们恨他更深,连画都不让他画。
他是帝王,却怕镇国公怕的要死。怕镇国公告老还乡,朝堂之上再见不到她的家人、怕岳父大人不叫他喊她的名字,不叫他画她的画像,不叫她……入他的梦。
他每次看着镇国公的黑脸,只能自欺欺人的想,岳父是该黑脸的,他抢了他的宝贝女儿,自然没有好脸色。摸着妻子的手,他总算好过一点。
他们不许他祭拜,他想,不去就不去罢,虽然是与妻子长的模样一致,却终究是两个人,有了妻子的他自然要避嫌。
可是…………
这样的自欺欺人能瞒住多久呢?
他一骗就是二十年,骗到自己都不信。
他的清欢……死了,死在了遥远的边疆,死时面目全非,辨不出样貌。
他踉踉跄跄行走在树林里,枯枝打在身上也全然不顾,直到被绊倒在地。
“唔…………”身形抖动,落泪都落得不知不觉。
没了清欢的他,哭都不敢大声哭了。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6 23:23:00 +0800 CST  
晚安~~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6 23:24:00 +0800 CST  
第一个故事:男主萧丰恺 哮喘+半瘫
女主唐清欢
晚点发新的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7 09:43:00 +0800 CST  
生死(三)
他跌跌撞撞在树林里绕来绕去,不多时就辨不清方向,可朦胧之间好似看见了一片红色曼陀罗,花开缠绵,在冰天雪地纯白一片的背景下,那红色显得愈发妖艳而诡异。绵延数十里的红色好像给人下了蛊,引诱着他抬脚向花丛深处迈步。
深处是一幢不大不小的宅子,上书陀罗山庄四个大字,铁画银钩却不失小女儿的柔情与娇媚。即使是心中警惕的他也不得不赞一句好字!
山庄的门开着,一个穿着深黑色斗篷的人站在门口,并不说话,只抬手相邀。
他进去了。
房间比起外面来说多了一些温暖。博古架上的东西摆放的陈列有秩,每一件上都流转着微光,不是凡品。一架山水屏风遮住了内室与外堂,将房间歌城了两个世界。
一位穿着红裳的女子正跪坐在茶几前,手提一把紫砂壶不紧不慢的泡茶,一举手一抬足就是一副娴静的仕女图。更妙的是她抬眼的那一瞬间,好似百花怒放,美得耀眼而不真实,可再一回想,却好似对她的脸并没有什么印象。
他走到对面,掀袍而坐。
“来者是客,不若尝尝我这君山银针?”
“好茶。”默不作声的接过茶杯,只一嗅一闻,就知道此茶不同凡响。
“我这陀罗山庄已经很久没人来了,今日也算你我有缘。”女子轻抿一口,“你求什么?”
“我求?”他嗤之以鼻,对她的话毫不在意,“我求死者复生,我求夫妻恩爱。不知姑娘可能实现?”
想要死者复生无异于痴人说梦,他坐拥天下,奇人异士见了无数,所谓回溯时空的珍宝他收集了不知多少,可有什么用呢?他依旧在这世上被困二十年,而她却在那年深冬弃他而去。
他不信眼前这位姑娘的话 可是……心里总有点微弱的光芒:若她真的可以呢?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7 15:52:00 +0800 CST  
“死者复生我办不到,可回溯时空我却可以勉力一试。”她说的云淡风轻,却不知在听者耳中掀起了怎样的惊涛骇浪。
“那么,你想要什么?”他不是心中不存疑,他不是不知道天子不坐危堂,可是……在思念清欢的日日夜夜里,他的心如同被黑色藤蔓死死缠绕,灵魂不得片刻安息,只有一点希望他也要抓住,甚至不在乎是什么结果。
即使是无稽之谈,为此丢命,他也不在乎。他甚至暗自窃喜,欣喜自己终于有了借口不理俗事,寻她而去。
“倘若你愿与我春风一度,我便遂了你的愿,如何?”女子暧昧一笑,低首之间,胸前大片雪白肌肤暴露无疑。
可她眼中毫无波澜,甚至带着一片荒芜。
“姑娘说笑了。”
“呿,无趣。”她摆摆手坐回原处。“我有法子送你回去,只是……”她手托香腮,好整以暇的看他,“你的身体不如常人康健,需得缠绵病榻,你可愿意?”
“能见她么?”
“能。”
“我愿意。”
“事成之后,我要你的魂魄。”
“好,给你。”
女子婷婷袅袅进了内室,取了一枚药丸出来,“回去服下就是了。”
神情倦怠,懒洋洋的赶客。
他出了门,就看见那披着黑色斗篷的人站在曼陀罗花丛中看着这面。斗篷遮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可是他却扭头朝着房间的方向。浑身散发着一种哀恸的气息。
天下均是有情人呐。
傍晚,他服下了药丸睡在了龙榻上。
清欢……我来了。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7 15:55:00 +0800 CST  
生死(四)
萧丰恺在一片混沌中醒来,迷迷糊糊之间就听见下人在他耳边叫喊,“王爷!王爷!”
这声音宛若惊雷直直在他心间炸开,他想挣扎着起身,却被众人按着,他想大叫,怒斥众人的放肆,可是他喉间的痰堵了他的声音让他半个字也发不出来。瞪大双眼,目呲俱裂,他浑浑噩噩仿佛身在地狱。
有人慌忙之中拍着他的胸腹,他嗬嗬作声,眼前俱是火光金星。他无法感应自己的双腿,因此他根本就不知道,原本骨肉匀称的双腿已经变成了两节枯木枝,甚至在这样的剧烈抖动下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双手和别人推推搡搡,可越来越多的人按住了他的胳膊让他动弹不得。无法自我控制的下半身,居然开始泄了稀便,他被人拥进怀里,迷迷糊糊的喝下一碗浓苦药汁,恶心的他直直干呕。
清欢……清欢……
他咬着牙叫她的名,在大夫的金针下,他失去意识,重坠黑暗。



这是另一个世界,他和她的世界。
他还是皇家五皇子,母妃生他那日竟意外难产,父皇为了保他平安出生,硬生生折断了他的双腿,再加上之后的日子里,他身体不好,时常生病,什么并发症都接踵而至,弄的他现在身体越发不好。现下里只能日日躺在床上得下人照拂。
虽是因为身子的缘故,他无法重登大宝,继承皇位,可也是因为身子的缘故,父皇极其宠爱他,甚至于不论这一辈的皇兄皇弟中谁能剑指天下,都会对他宽待几分,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而昨日,他好不容易将养了一年才在太医的许可下能外出放风透气,刚打算绕着府邸转上一圈,可才出了翠荣轩的门到了院墙之下,就从天而降了一位姑娘,砸的他头晕眼花,呼吸不畅。被下人退回了翠荣轩的床榻上。
这位姑娘是隔壁镇国公府邸的,叫唐清欢。年方十四,正是娇娇俏俏好时候,不知为什么今日竟然选择了爬墙,更不知为什么爬墙还爬错了府邸,一不注意竟翻到了他的院子里。
这有什么关系呢?
是她,是唐清欢就可以了。
萧丰恺在黑暗中,笑出了声,泪滴划过眼角。
清欢,我找到你了。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7 15:56:00 +0800 CST  
唐清欢正跪在祠堂里,双手揪着耳朵,头上顶着三个碗。面前的镇国公指着她,想骂她又害怕自己家的那几个群起而攻之,不骂她,又害怕她接连闯祸最后没办法收拾烂摊子。
唐清欢面色无辜,一双浸了水的杏眼眨巴眨巴的,直直让镇国公没了脾气。挥挥手让女儿退下,他自己揉了揉额角,头昏脑涨的回了内室。
若说这辈子最让镇国公心里骄傲的,不是杀敌无数,保了边疆数十年的安稳无忧;也不是生了三个龙章凤姿的儿子,不论习武还是读书还是经商都是在京城里排的上名号的人。
而是:他能在无数世家公子之中,杀出重围,满心愉悦的抱着当初京城第一美人回家;在生了三个气死老子的儿子之后,还能得到一个娇娇的女儿。
这个女儿贴心起来真叫人恨不得把心窝子掏出来给她,皮起来也真恨不得提起皮鞭抽她个皮开肉绽。
现下可好,小姑娘长的如此清媚可爱,只在眨眼之间就融化了一颗莽夫的心。现在……还是想想他怎么出面向五皇子赔罪吧。
清欢小心翼翼的绕过门外的守卫,再次来到了围墙之下,翻身而上,拍拍双手。杏眼里满是恶作剧得逞之后的笑意,并不恶劣狠毒,反而让人觉得灵动活泼。
她顺着白日里的那条路,又绕回了五皇子府。
怎么说,这人也是因为她才受了一场无妄之灾,还是得去看看他的情况呀。
刚刚躺下的镇国公听见侍卫来报,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咬牙跳起,还不忘记按住身边的妻子,哄着她继续睡。
我这暴脾气!!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7 15:57:00 +0800 CST  
今日份更毕……
谢谢大家支持
么么哒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7 15:59:00 +0800 CST  
唔……
第一篇的时候,两三天的阅读量才一千多……
现在还不到一天,阅读量就这么高了……
发生了什么??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7 20:48:00 +0800 CST  
生死(五)
清欢来到五皇子府的时候被侍卫发现了。众人点着火把,绕着清欢站了一圈。
若是论起来,这唐小姐白日砸了五皇子个正着,差点让五皇子背过气去一命呜呼,夜间还敢再来一回,怎么着也算是个贼子了吧?
可是,架不住人家上头有人呀!那镇国公一双铁锤抡的虎虎生风,那大公子虎目一瞪就能让人胆战心惊,那二公子言笑晏晏就能挤兑的你掩面而逃,那三公子算盘一拨就能让你连亵裤都不剩。
众多的侍卫小厮也只敢围着清欢面面相觑,只有那侍卫长灵机一动,请来了五皇子身边近侍福安,请求福安给五皇子上禀一番。瞧瞧该怎么处置,也得落下个章程来不是?

萧丰恺的药效才过,身上酸疼的不行,他也不欲叫人伺候,只仰面而躺,双眼无神的盯着帐顶,心里多有烦忧。
重活一世能再次见到清欢,他内心极为高兴,甚至是恨不得仰天大笑。可是,他现在的身子破败不堪,别说陪着清欢长长久久了,就说他能不能见到清欢,能不能以一副短命相博得清欢的芳心,这都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朝堂之事上辈子他已经忙的够多了,重活一世,他也不愿意再如上辈子一样体验一把高处不胜寒的滋味。
这辈子他活着不就是为了清欢么?那么……清欢会爱他么?
他神思纷飞,忽闻外面吵吵嚷嚷,一双剑眉拧成一团:这下人怎么一点规矩不懂?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8 16:37:00 +0800 CST  
福安低身进来,“主子,那镇国公家的唐小姐来了,听闻是来瞧您的,您看?”是赶出去呀?还是叫镇国公来领人呀?
福安在主子身边伺候的时候长了,最是了解主子那风神俊逸下的恶劣心肠。不过细想来也是可以理解的,一个从出生就没下过地,从断奶开始就喝药的人,能对这个世界抱有多大的善意呢?好容易能外出一趟,还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又给抬回来,想必主子心里定然不好受。只是,可怜了唐小姐喽~
清欢?清欢来探望他了?萧丰恺眼神一亮,迫不及待道:“请进来!”
“是,是请……”福安不可置信,请进来?不是叉出去呀?!
“还不快去?!”萧丰恺见这老奴一脸诧异,身子一动不动,极不耐烦的开口训斥。
“是是是……”福安退出了正堂。夭寿了!五皇子请唐小姐进去!
萧丰恺勉力想要坐起来 可病重无力,也只是扭动了几下就气喘吁吁。他只能眼巴巴盯着房门,想第一时间看见清欢进来。其余的心思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早知道清欢会来,他就应该传水沐浴一番,要不洗把脸擦擦手也是可以的,偏要在这般落魄肮脏的时候见她,想必第一印象就不太好。
也不知道清欢她这辈子是喜欢什么样的人。想上辈子,他丰神俊逸,文能定天下武能舍其颅才赢得她一颗芳心,这辈子他胜算……还是很大吧?
他一边担心清欢嫌弃与他,一遍又开心两人的相遇。内心还设想着,清欢瞧见他没准还愿意留下来照拂他。一想到,等会儿清欢见他时,杏眼泪光闪闪,忙不迭的向他赔罪,他便能顺势而为应下她照顾自己的要求……他的心都要化了。
双眼无神,傻兮兮的,如果加道口水,就像是西大街东头北楼南面那户人家的孩子,嗯,他是个傻子……
清欢刚一进来就看见五皇子这样的神情。她的内心一片哇凉:完了!她不是把五皇子给撞傻了吧?!爹爹可要打死她了!
萧丰恺回过神来就看见站在门口的清欢,他还来不及惊喜就发现了佳人眼中的惊恐。
萧丰恺上辈子怀念了清欢整整二十年,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几次谈话都叫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反复惦念,清欢的一言一行都叫他研究了个遍,可以说,这世上最了解清欢的人,他萧丰恺排第二就没人敢排第一。
此时的这副神情……萧丰恺知道,清欢怕是已经把他看做了地主家的傻儿子。
萧丰恺:没想到和娘子的第一次见面就这般毁形象!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8 16:38:00 +0800 CST  
生死(六)
萧丰恺定了神,力图挽救自己的形象。
他咳嗽了几声,朝着福安吩咐道,“扶我起来。”
福安上前一步弯下腰去半抱起萧丰恺。他虽然知道这具身体十分虚弱但是他没想到,居然会到这种程度。
他仅是头离开玉枕不足一寸,呼吸已然不畅。他满头是汗,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喘气声,一节小舌吐出了嘴外。鼻翼张开,鼻头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眼珠子就快要瞪出眼眶,目呲俱裂。甚至是早就没了意识的双腿也来捣乱,多年不用的足后跟细小而突兀,一下一下磕在床板上,虽然有锦被的缓冲,但是依旧疼的他满身冒冷汗。
福安不知道该不该扶起萧丰恺,他维持着半抱的动作,眼神踌躇。
萧丰恺咬咬牙,从胸腔发出声低鸣,“再扶。”
福安无法,只能一点点的扶起萧丰恺,然后拿来了长命百岁如花红枕放在他身后,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萧丰恺深深喘了几口气,平复了自己身体的抗议,朝着门口的清欢笑了笑,“你往前走走。”
他脸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靠在枕上显得绵软无力,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泡在烂水里的糜烂色彩。但是他在笑,笑的包容而温暖,这让他又回到了人间。
清欢咬咬嘴唇,向前一步坐在了他的床边上。
“你还好么?”清欢问他,“今日我不是故意的,没想到却害你到了这般境地……”她话没说完,但整个人被不安笼盖。
萧丰恺虽然疾病缠身,但却是官家最为重视喜爱的儿子,还有无数的哥哥弟弟,不论他们是不是真的喜欢这个五皇子,但看在他一生残疾的份上,对他也是多有喜爱和保护。
清欢虽然被养在深闺,但她依旧知道,她今日闯下了大祸,甚至对父亲哥哥都会造成不小的影响。因此心里内疚极了。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8 16:41:00 +0800 CST  
萧丰恺只消一眼就知道小姑娘心里的想法,他想摸摸小姑娘的头叫她不要紧张,他是不会责罚她的父亲兄长的,但是手指挣扎片刻都没有离开锦被半分,他挫败的叹了口气。
清欢敏锐的听见了他的叹气声,不知所措的抬头来瞧他。萧丰恺一头撞进了她盈盈杏眸中。这感觉已许久不存在了,上辈子的二十年里他多少次想再见一次她的杏眸,今日得偿所愿。
他笑笑,“是我身子不好,才叫你撞了个正着。怎么能怪你呢?”他眼睛眨了眨,透露出一股狡黠来,“再者,我的身体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的,与你有什么关系呢?”
“??”清欢不可置信,这句话分明是在为她开脱。五皇子的性情她还是了解一点的,他怎么会不借机发难反而为她开脱。
萧丰恺笑笑,声音低沉道,“我从来没有去见过外面的天空,你撞到我的庭院来,已经是客人了,我怎么能欺负你?”
清欢被他的话感染,想想要是自己被关在家里十几二十年恐怕早就要疯掉了,而五皇子只是性情古怪了一点,却依旧对这世界如此宽容,她就觉得五皇子是个特别好的人。
当然,清欢不知道的是,这撞进来的是它,要是换一个人,萧丰恺早就让他认识一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保管让他对这个世界充满绝望。
清欢见他说的如此可怜,她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生一股豪情来,她佯装那些义气为重的江湖侠客,拍着自己的胸脯道,“你要是不嫌弃,我便把市井上的一些所见所闻讲给你听。”
“不嫌弃不嫌弃,”他忙不迭的应承下来,“在下正求之不得呢。”
清欢坐在他的床边,一点点给他讲述市井的生活,东街的糖葫芦最好吃、西街的豆腐西施其实一点也不好看、汤婆婆家的脑花有甜有咸……
她说的滔滔不绝,他听的如痴如醉。
夜愈发深了,微亮的烛火已经照不清他们二人的脸颊,而门外更加嘈杂。
镇国公:老子再不上场,娇女儿就要被大尾巴狼骗走了。
五皇子:岳父金安。
五皇子:第一步,激起清欢的内疚和怜爱, 完成!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8 16:43:00 +0800 CST  
今日份更完~~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8 16:43:00 +0800 CST  
生死(七)
镇国公大人来访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自然,闺女还在别人府上诚然让镇国公大人心有坠坠,觉得自家闺女一定会被别人欺负。但赶巧了,这几日夫人身体不好,夜间多梦睡不安稳,好不容易能睡的一个好觉,他又不愿意吵醒。只能在心里默默担忧了自己闺女几声,又毫无负担的哄着自己妻子熟睡之后才穿衣拜访。
这时,清欢已经和五皇子相谈甚欢了。清欢觉得五皇子风光霁月,笑容温柔堪称皇子典范,而萧丰恺觉得自己在与娘子相知相守、相爱相伴的道路上愈进一步。并不知道对方想法的两个人对今晚的谈话十分满意。因此,在福安通报镇国公拜访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意犹未尽。
于是,镇国公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女儿那暗含不满的眼神,仿佛只在责怪他来的太早,但病床之上的五皇子笑的人模狗样的,倒还算是个人才。自然萧丰恺不是不满,而是不敢。
镇国公暗笑自己想得太多,只一抱拳对萧丰恺道,“微臣参见五皇子。小儿不懂事无意冲撞皇子,却不想对皇子冒然不敬,望皇子念在小女年幼,饶小女一回,微臣当严加管教。”
镇国公说话还是极有水平的。只字不提该如何惩罚,直言小女年幼,望皇子网开一面,至于回家之后的严加管教…………跪祠堂抄书念佛经算是严加管教,可闷在闺房里面壁思过也算是严加管教呀。回了家,怎么管教还不是镇国公说了算么?

楼主 铃兰玉溪  发布于 2019-01-29 16:15:00 +0800 CST  

楼主:铃兰玉溪

字数:33614

发表时间:2019-01-27 06:0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5-21 09:14:11 +0800 CST

评论数:66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