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创】靠近

文案:其实凡哥什么都不想要,只想成全了身边所有的人!

楼主 所来径  发布于 2020-06-29 22:53:00 +0800 CST  
001.归来(上)
夜,沉沉的黑,仿佛有人泼了浓稠的墨汁一般,压在人心头。清明时节雨纷纷,此刻虽未下雨,却已然浓云密布。
汽车在新修的道路上飞驰,这样的节气这样的夜,高速公路上的车寥寥无几,更显得夜的寂寥。城市的霓虹越来越远,开车的林天卓觉得眼前的黑暗正如同凶兽一样将他们吞没。
他已经是临海地下社会数不出第二人的扛把子,且不说现在的华夏会尚无法和青寅帮和洪兴门相抗衡,但至少在临海市境内,他林天卓绝对是说一不二的角色。
可是此刻,他正在开车,心甘情愿地替坐在他身后的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开车。态度诚恳而认真,偶尔从后视镜里看到年轻人的俊逸的脸庞,眼神中总会不自觉地泛起谦卑、恭敬和驯服。
因为没有他,就没有今日的林天卓。
城市东郊的小镇因为越来越多的居民搬迁而显得异常冷清,晚上十点左右的光景,街上人影寥落。车行再进,是离了市镇之后更加安静的农村,田间地头充斥着荒凉,间或有幢幢树影掠过,形同鬼魅。
林天卓被黑暗压得喘不过气,又不敢指望后面已经好几个小时没有开口的人说话,尊贵的临海华夏会副会主只好自己说话减压:“凡哥,这两年的市政建设重点在中部和西郊,所以东郊一带就荒废了。华夏会在那种时机下崛起,我和赵哲生赵老板为了各自的利益和新上任的领导们都会过面,大家彼此心照不宣。当初,临海被萧城整得太乱了……”
林天卓突然闭嘴,他想起年轻人和地下会会主萧城的恩怨。
一头利落的短发,面目清俊的年轻人只是侧着头看着窗外的夜色,无波无澜无悲无愤。他脑海中回旋着九年前的那个除夕之夜,天冷得仿佛连骨头都要冻起来,而就在那一个万家灯火庆迎新年的夜里,就在即将到达的那个废弃的东郊仓库,萧城……开枪射杀了他的母亲!
被称作‘凡哥’的年轻人突兀地闭了闭眼,将眼前浮现的浓郁血色压制下去,淡淡说道:“继续说吧。”地下会土崩瓦解,萧城人死灯灭,什么恩怨都该散了,放不下的只是他们这些活着的人罢了。
“是,”林天卓听他说话,心中大定,边开车边说道,“当时萧城的地下会黄赌毒无一不沾,为了利益更是不择手段,甚至和当时的市公安局长孙俭民沆瀣一气……整个临海上下都是敢怒不敢言。不过也因为地下会实在太过招摇,三年前凡哥布局将它连根拔起之后,华夏会才能顺利立足。毕竟上面也需要借助我们的力量维持安定,也就给了华夏会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机遇,连洪兴门都没来得及有所行动。这些年他们在临海做小低伏,肯定是憋了一股气的。”
凡哥接口道:“待过了今晚,洪兴门的事是当务之急。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临海是华夏会林天卓的,西州是青寅帮夏念华的,洪兴门要么安安分分守着相南,如果想要更多,那就索性连相南也别想要了。”
相南、临海和西州,三座城市呈“品”字型分布着,年轻人一句话,已经把所有的势力范围划归清楚。
听到这样的话,林天卓的油门踩得更踏实,他继续说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我索性和赵老板商量把东郊仓库这块地买了下来,夫人的墓在那里,总不能让人打扰了去。”
林天卓口中的赵哲生赵老板是临海当地一个商人,当年与年轻人也有一段颇为深厚的渊源。自华夏会建立之后,赵哲生和林天卓相互协作,这些年来在临海一地发展得风生水起。
凡哥万年不变的容颜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也动容道:“天卓,多谢你考虑周详。”
林天卓从后视镜看到自己敬畏的人发自内心的感激,在下属面前一向以冷硬著称的线条也不禁柔和下来:“凡哥言重了,只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万一以后要动工程,恐怕我们也不好太强势,毕竟现在的土地管理很严。”
“总会有办法的。”年轻人的声音恢复平静。
车里再次沉寂下来。

楼主 所来径  发布于 2020-06-29 22:57:00 +0800 CST  
001.归来(下)
再长的路也总有走完的时候,当林天卓将车停在一幢百八十平米的房子前时,已经十一点多了。黑漆漆的大门紧闭着,墙上的窗户早已残破,在晚风中发出凄凉而可怖的哗哗声。
没有人知道,这座房子承载着多少黑暗多少罪恶多少血泪,而现在,里面只有一座孤坟,埋葬着一个宁死都不愿低头的母亲,而母亲的儿子,背负了所有刻骨的悲伤和愧疚。无论在外面多么呼风唤雨,却终究连在墓碑上刻下自己的名字的勇气都没有。
因为,到死,他都不会原谅自己。
推开仓库的门,轰然声中,灰尘肆虐。林天卓将早已准备好的两盏应急风灯拿出来,一盏挂在仓库的门框上,另一盏挂在早被掐断了电的电灯上。昏黄的光摇摇曳曳,虽然照亮了视线,却也增加了三分凄凉。
年轻人看了看愈发阴沉的天色,说道:“天卓,半个小时之后,你拿着后备箱里的东西直接进来。”
林天卓答应一声,拨开齐膝的野草,躬身而去。
闲置了三年的仓库建在泥土地上,三年未曾打理,地上的野草长得肆无忌惮,却又因为缺少阳光雨露而显得弱不禁风。
风灯摇摇,蔓草萋萋;孤坟惶惶,赤子茕茕。
年轻人缓步走向坟茔,一块湮没在荒烟蔓草中的墓碑上,留着岁月痕迹。
“母亲平安之墓 不孝子 立”。
这是母亲过世之后五年,原名平凡后改了夏姓的年轻人夏凡也终于离开临海的时候,他蘸着自己的血在墓碑上刻下的字迹,可是,在最后的最后,他还是将它擦了去。
而今,只剩了一块无字的朽木,和朽木之下的红颜枯骨。
夏凡跪下磕头,而后膝行着用手除去坟墓周围的野草,平静的表情全然看不出伤心和悲恸。面对孤坟,面对母亲,夏凡不流泪,因为自己不允许,因为……他没资格!
下不到雨的泥土干硬硌手,间或夹杂着锋利的石子石片,一圈野草拔下来,夏凡的双手被割破了好几个口子,两个膝盖未曾离地,贴着地的裤子也有磨破的迹象。
除过野草,夏凡再一次在墓碑前跪直。空洞的眼中只剩了九年前。
地下会倒行逆施的行止终究还是激怒了正义的市公安局副局长颜峻,几番较量之下,萧城忍无可忍,终于绑架了颜峻的妻女作为要挟,迫使颜峻屈服。中间过程除了颜峻的女儿颜黎之外已然无人得知,而最终的结果就是颜峻夫妻双双死于东郊仓库。
这一切本来和平凡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只是一个人如其名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初一学生。可是世事总是那般玄奇,玄奇得让平凡的平凡遇到了一只鬼,一只名叫夏华的……生前被孙俭民卧底出卖最终死于非命的鬼。
夏华恨孙俭民,而平凡——情窦初开的小小少年,悄悄暗恋着那个美好得像天使一般的女孩。
于是一人一鬼一拍即合,暗中救出了颜黎。
而这一切,成了平凡生命中,一个狠狠的转折点。最终导致了平凡的母亲香消玉殒、夏华魂飞魄散,而他自己……虽生犹死……
九年前的除夕之夜,为了逼迫十二岁的平凡说出颜黎的下落,萧城绑架了他的母亲平安,残酷折磨。面对虎狼一般的地下会诸人,恐惧像海水一样湮没了小小的孩子。
年关,绚烂的烟花在遥远的城市上空绽放,没有人想得到,与此同时,一个孩子正在生与死的边缘苦苦挣扎。
“妈,是否您看出凡儿有难言之隐,才替凡儿做了选择?”夏凡喃喃说着,母亲的鲜血再一次模糊了记忆中那个绝望的孩子的双眼。
五脏六腑被沉重的木棍打碎,大口大口吐出的鲜血中夹杂着内脏的碎沫;两个膝盖都被子弹洞穿,那个叫平安的女子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无能为力的母亲只能用言语激怒萧城,而后被无情枪杀。
盛怒的萧城没有杀这个连灵魂都被抽走的男孩,任他伏在母亲的怀里,渐渐被火舌吞噬。

楼主 所来径  发布于 2020-06-29 22:57:00 +0800 CST  
👀

楼主 所来径  发布于 2020-06-29 23:03:00 +0800 CST  
来啦

楼主 所来径  发布于 2020-06-29 23:07:00 +0800 CST  
赶上啦,留位置嘻嘻

楼主 所来径  发布于 2020-06-29 23:08:00 +0800 CST  
报道,来了

楼主 所来径  发布于 2020-06-29 23:10:00 +0800 CST  
002.自责(上)
林天卓走出仓库,轻轻掩上了大门。郊外的夜黑如泼墨,汽车的灯光打在虚空中,隐隐约约中好像会随时出现牛鬼蛇神,将他们这些本来就行走在黑暗中的人彻底带入地狱。
怀着自嘲的心情,林天卓打开汽车的后备箱,昏暗的风灯照耀下,一根乌黑幽冷的藤杖安静地躺着,四月初的夜里,似乎隔着一米多远也能感受到它的凌厉。
林天卓吓得手一抖,风灯的光一阵凌乱,如此刻他的心。是自己做错什么了吗?一人之下很多人之上的华夏会副会主愣愣地盯着刑具,反思这阵子自己有没有做错事。想来想去也只可能和她有关,可是凡哥怎么知道的?
不过想到似乎有些无所不知的凡哥,林天卓很阿Q地安慰自己,如今的她还能做什么呢?即便凡哥真的知道了,免不了一顿狠罚,只要留着一条命,一切就都可以重来……
恍恍惚惚地自欺欺人了半个小时,林天卓捧着一根四根藤条绞制而成的漆黑藤杖小心翼翼地走进仓库,凄凉的坟茔已经被清理干净,墓前,夏凡垂首而跪。
“凡哥……”林天卓站在门口,低低唤了一声。
见他进来,夏凡解开上衣,连衬衫一块儿脱下,露出白皙匀称的皮肤肌肉道:“天卓,夏凡作为儿子实在不孝,劳驾你动一次手,别留情。”
林天卓捧着藤杖不知所措,在外面吓了半天,原来这竟是凡哥给他自己准备的刑具。
“当年我年少无知,闯下大祸,甚而连累母亲为我丧命……”夏凡的声音空旷而渺远,“天卓,劳驾你……”
一句话惊醒了林天卓,从某种程度上对夏凡心存畏惧的林天卓丝毫不敢违逆他的任何命令,此刻也是一样。于是他问道:“凡哥,打多少?”
夏凡笑笑,仿佛在说下顿吃什么:“先打着吧,我没说你别停。”
“是,凡哥。”知道夏凡的脾气,也看到三年前萧城的下场,林天卓能体会大哥心中对母亲的情感。
“砰!”藤杖着肉的声音,白皙的脊背上留下一道白印,又瞬间变红,继而肿成一道泛紫的檩子,整个过程不超过五秒钟。
“没吃饭吗?!”夏凡一声怒喝。
林天卓心中一惊,两只手握了刑具,第二杖狠狠地咬上了夏凡的背,过程还是那个过程,只是随着一声闷响,咬过的伤痕上渗出点点血珠。
夏凡的呼吸略略重了,却没有再出声。
第三、第四……完全没有用内息保护的肉体渐渐在刑具下破碎。疼痛如利剑一样钻入心扉、钻入脑海,汪洋一般无边无际地肆虐着。不知道多少下,没数也不需要数,只是系着皮带的腰际有一股浓稠的粘腻。熟悉的味道弥漫在鼻端,似乎九年来,从未散去。
外间的浓云似乎终于承载不住悲伤似的,丝毫没有过渡地下起了瓢泼大雨。风声阵阵,草木沙沙,天地间充斥着难以言喻的阴沉和暴戾。雨水从窗外扑进来,不一会儿就打湿了一片泥土。

楼主 所来径  发布于 2020-06-29 23:13:00 +0800 CST  
002.自责(下)
狠厉的责打伴着雨声还在继续。心中默数到六十,林天卓被触目惊心的伤痕吓到了,他甚至都不敢相信这是他在自己所敬畏的人身上造成的!整个背部布满杖痕,每一道痕迹都是挨了两三杖甚至更多而造成的,一杖已经血珠滚滚,而今有一大半的伤痕破皮流血,滑落的鲜血渗进裤腰,渐渐在膝下汇集。
完全已经没有可以下杖的地方了,林天卓停了手颤声道:“凡哥……”
夏凡的双眼被冷汗刺得生疼,朦胧中他只觉得后背似乎被泼上了一层沸腾的油,沉重的杖刑几乎要将脊柱也打断。他命令天卓下重手,可是为什么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不能抵消心中的自责哪怕一丝一毫!
“没让你停……”语气虽然弱了,意思依然坚持。
“凡哥!”林天卓几乎握不住沾着血肉的藤杖,屈膝跪倒在夏凡身后。眼前,是被自己打得鲜血淋漓的脊背,“凡哥,夫人在天之灵见凡哥如此自惩也会心疼,天下父母心,天卓读书不多,父母早逝,可也知道没有母亲愿意看着孩子受苦……”
“你教训我……”
“天卓不敢!”
“动手!”
林天卓没有办法,只好握起藤杖照着已有的伤痕打下去……
刹那间,猩红叠着猩红,青紫盖了青紫……

夏凡从疼痛中醒来,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宽敞、简单,隐隐透着大气,厚厚的落地窗帘遮住了今夕何夕,只从丝丝缕缕中透出朦胧的天光云影。整个房间安静得连灰尘飞扬都有痕迹。
背上的伤太重,晕倒前夏凡觉得是不是整个背部被撕去了一层血肉,只是这样的痛,虽然淋漓毕竟肤浅。
夏凡自嘲地笑,挣扎着从床上爬起,再怎么样母亲也看不到,自作自受也不过自我安慰罢了。门外不知何处传来落地钟缓慢厚重的声音,不疾不徐的五下。夏凡很想拉开窗帘,见见初生的朝阳或是降落的夕日,只是……他看了看左手腕脉处绵延进衣袖的一丝血紫色筋脉,终于还是放弃了。
简单梳洗过后,穿起床头柜上放着的衣服,夏凡推开房门。是别墅的格局,房间在三楼,旋转而上的楼梯撑起上下三层十数米的空间,整幢房子的结构简约,气势却恢宏。
不知这是什么地方,晕倒前和林天卓在一起,这里总也逃不过华夏会的势力范围。
“凡哥,您醒了!”大门开启,林天卓惊喜的声音传来,房子太大太空旷,竟有些隐隐的回声。
待林天卓走进了,夏凡才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林天卓请他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才说道:“凡哥,是这样。赵老板在沿海一带收获颇丰,这两年也跟着掺合进了房地产。这里是西郊,三年前政府发动建了一片湿地公园,连着临海最西面的一片群山,算是门户屏障。周围的人家全都迁走了,几个大佬就谋划着建了一片别墅区,赵老板占了大头,在这里选了几套位置好的。我们合计着凡哥总要回来,就给您留了这一套,就房间略收拾了一下,整个房子的装修还得看凡哥的意思。”
夏凡没有接口,感激也好感动也罢,放在心里也就是了,来日方长,拿了人家受了人家总有机会归还。赵哲生、林天卓如此待他,夏凡从来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天卓,替我打听一下哪里有好一点的公墓,找一个安静的位置,我要给我妈……迁坟。”夏凡眼神悠远。
“是,凡哥。”林天卓肃然答应,随即,他拿了随身带着的行李箱放在茶几上打开,说道,“凡哥,三年前您离开之后,我找了许多地方也找不着您。后来我去到您家,把一些重要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其他倒没什么,这个您看看。”林天卓说着,从一些零零散散的物什中拿出一张身份证。
夏凡疑惑地接过,一看,也愣了。
“方?怎么会是方?母亲不姓‘平’姓‘方’?”看着身份证上清清楚楚的“方平安”三个字,自问已经没什么事能够让自己的动容的夏凡一连问了三遍,可见这件事对他的冲击。
自幼他就姓“平”,母亲给他起个“凡”字,自然是希望他平凡地过一生。只是天地造化不由人,走到今天这一步,谁也始料未及。这些年他对自己的身世也有过怀疑,那个母亲心中不能说出口的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他像一个巨大的谜团盘踞在夏凡心中。
对于这个从未见面的父亲,夏凡心中是怨恨多于期盼,所以他也从未动过要去追寻的念头。可是如今,他如何能够理解连母亲的姓名都是诓骗了自己!母亲隐姓埋名到底是为了什么?
再次细细看了母亲的身份证,除了姓名之外,上面还清楚地记载了母亲的户籍地址是在上京某处。原来,母亲竟是国都的人,不远千里来到这座小小的临海城市,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卓,你有心了。”夏凡掩盖起遮天蔽日的疑惑,一切都有待日后细细查证。

楼主 所来径  发布于 2020-06-29 23:13:00 +0800 CST  
003.打算(下)
接下去几天,夏凡一直都在养伤。期间,他一边构思着这栋被命名为“夏园”的别墅的装修,一边等待着林天卓打听墓园的消息。
不消几日之后,林天卓就带着打听到的消息和临海商界最大的大老板赵哲生一起来到了夏园。
夏凡来到临海的消息是保密的,赵哲生由此也没有告知任何人这个消息,连同他唯一的儿子——如今在华夏会领着重要职务的赵明伟也一并瞒着。
他是亲眼旁观了三年前夏凡如何对付萧城的全过程,虽只旁观,也是触目,知道这个看似温润无害的年轻人表象之下藏着一颗如何狠厉的心。更兼林天卓对他的死忠,所以这些年来,赵老板不管生意做得有多大,却始终不敢在有关夏凡的事情上有任何的懈怠。
详细介绍了墓园的情况之后,夏凡表示很满意。于是就选了四月里一个清朗的日子,依然由林天卓一人相随着,亲手起出了母亲的遗骸,迁葬入名为“宁园”的高价墓园。
墓碑上,“方平安”三个字赫然入目,落款依然是“不孝子”,由始至终,夏凡都没有勇气将自己的名字刻下——他一日不原谅自己,便一日不允许自己的名字出现!
自罚的伤已经渐渐痊愈,这一次夏凡倒没有过分得为难自己,仅在目前跪了几个小时便回到了等在外面的林天卓车上。随着汽车发动的鸣响之声,夏凡看着窗外的红花绿草,眉宇间终于有所释怀。
“凡哥这就回西州吗?”林天卓边开车边问道。
“不急,”夏凡依然看着窗外的风景,说道,“我还要等一个人,等拿到他手里的东西之后再去西州也不迟。”
“那……夏念华的请柬……我还要去吗?”林天卓哪壶不开提哪壶地问道,果然从后视镜里收到白眼一枚,华夏会名义上的老大缩了缩脖子,明白了。
夏凡等的人名叫凌毅,一米九的个子、坚毅的面庞、伟岸的身躯以及坚不可摧的气质,都让林天卓联想到“军队”二字。
可是,他唤夏凡“少主”。
看来这三年,离开临海、西州的凡哥的确做了许多许多事。林天卓坐在一边看着凌毅将一个厚厚的公文袋恭恭敬敬地双手递给夏凡,心中暗想。
夏凡接了公文袋,却并不急着打开看,而是指着林天卓说道:“一哥,这位就是林天卓,现在华夏会的话事人。你先安排‘绝尘’里可以用的五十个兄弟到临海,组成华夏会的暗堂,就由双姐带领,听命于天卓。”
‘绝尘’组织的头领凌毅丝毫没有异议地应道:“是,一切听少主吩咐。”
夏凡又转头对一脸狂喜的林天卓说道:“‘绝尘’从未现世,但你看到一哥就该知道这是一股强大的助力。华夏会不该屈居于临海,天卓,可以将目光放远些。而且从前地下会的那些生意,能放手就尽量放手。从来,地下社会就是当权者的夜壶,终非长久之计。这两天我们合计合计,拟定一个未来的方案出来……”
“少主。”一直沉默听着的凌毅突然说话道,“恐怕您没有时间与林会主合计了。”
夏、林二人齐齐看向凌毅。
凌毅沉声道:“属下在来临海的路上,收到西州的消息,说夏念华带着人截杀洪兴门外八堂的总堂主唐镕,被抓了。”

楼主 所来径  发布于 2020-06-29 23:15:00 +0800 CST  
热乎的

楼主 所来径  发布于 2020-06-29 23:19:00 +0800 CST  
捧场

楼主 所来径  发布于 2020-06-29 23:57:00 +0800 CST  
哇塞,所大大又更文了

楼主 所来径  发布于 2020-06-30 00:02:00 +0800 CST  
啊 这边回归了啊 真好

楼主 所来径  发布于 2020-06-30 00:06:00 +0800 CST  
来了!

楼主 所来径  发布于 2020-06-30 00:38:00 +0800 CST  

楼主:所来径

字数:54448

发表时间:2020-06-30 06:5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5-04 12:30:09 +0800 CST

评论数:16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