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原创:如果安纳金赢得了穆斯塔法之战


《西斯的复仇》英雄之战镇楼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10:44:00 +0800 CST  
曾经有了这么一个想法:
如果安纳金击败了欧比旺,对于之后的整个星战宇宙线都是颠覆式的,就打算动笔去写。
瑕疵诸多,还望海涵。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10:45:00 +0800 CST  
第一章:维达的胜利

鲜血般的炽红和黑曜岩的焦黑,是穆斯塔法唯一的两种颜色。
这颗炽热的行星位于人迹罕至的外环,放眼望去,800标准度的熔岩在毫无生机的地面蜿蜒流过,形成宽阔的长河与汹涌的大瀑布。遮天蔽日的黑云下是绵延起伏的黑色山脉,呈锯齿状延伸到天边。这壮观的景象足以让银河系许多的探险家望而却步。
按理说,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是不会发生在这种偏远的外环星球,那些地动山摇、呼风唤雨的命令和变革应该只会来自于万千光年外的科洛桑,来自于议会“大竞技厅”中一只只举起又放下的手和触须,就连战争——已经历时三年,横跨整个银河系的克隆人战争也似乎刻意避开了这里,共和国的猎兵级或是分离主义者的神意级也从来没有出现在这片天空。
穆斯塔法,就像那些居于岩浆之上的当地土著一样,在千百年的漫长岁月中与世无争,隔绝于银河的沧桑巨变。

可如今,不一样了。
两道蓝色的电弧在漫天的熔岩中交织、碰撞。
——穆斯塔法如今是银河争斗的中心。
第一场争斗已经在一个小时前结束了。伴随着西迪厄斯捉摸不透的笑容和黑影手中光剑的点亮,分离主义委员会被屠戮殆尽,独立星系邦联即将成为过去式,克隆人战争终于被它的始作俑者画上了圆满的、喜悦的、狡诈的句号。
而第二场争斗才刚刚开始,但也早已开始。
这是绝地与西斯的宿命之战,是原力两面的碰撞。
当然,也可以说这场争斗与所谓的责任、哲学、宗教、道德都无关。无所谓绝地与西斯;也无所谓原力的光明面与黑暗面。
这也是安纳金·天行者与欧比旺·肯诺比的决斗。
私人恩怨,仅此而已。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10:45:00 +0800 CST  
热风伴着灰尘扑面而来,漂浮于滚烫岩浆之上的起重机平台,达斯·维达手握安纳金·天行者的光剑,脸上充满着冷酷的恨意。
他的面前,欧比旺·肯诺比摆出一个标准的三式起手剑式,他的金发在紊乱的热流中飘动着,蓝色剑刃在漫天起舞的岩浆中亮得耀眼。
“我辜负了你,安纳金,”他平静而痛苦的说道,“我辜负了你。”
“我受够了绝地的谎言,”安纳金冷冷地说道,英俊的脸庞已经因为憎恨而扭曲,在这张脸庞的后面,欧比旺感受到了熊熊燃起的原力黑暗面。
“我受够了。”
“安纳金!帕尔帕廷议长是邪恶的!你不能受他蛊惑!”
“不,绝地才是邪恶的,而今天就是你的末日,我的师父。”安纳金的双眼喷吐着怒火,手中蓝色的等离子剑刃化作一团模糊不清的光影,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朝欧比旺劈砍过来。
欧比旺的剑刃与之相交。两股同时爆发的原力交相缠绕,作用在两把飞速交锋的光剑上。
平心静气,以柔克刚。这是这位三式剑法大师在多年的绝地修行之路上所明白的真理。可是,此时此刻,在涌动的原力流中,欧比旺感受到了安纳金的力量。
愤怒、恐惧、疯狂,这一切作用于旧徒的身上,迸发出了强大的黑暗面。
他低估了自己徒弟的力量,即使这种力量是畸形的、有害的,但确实恐怖,如同脚下这汹涌的熔岩。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10:46:00 +0800 CST  
原力指引他找到了安纳金招式中一个小小的破绽,他用双手格挡挡开安纳金的剑刃,以一个优雅的后空翻稳稳起跳,欧比旺在空中转体,原力带给他一次轻盈的着陆。他的脚踏上了坚实的黑耀岩河岸,血红的熔岩河在几步之遥的脚下汹涌沸腾,一股股气体沸腾着冒出河面,火焰像手臂一样高高窜起,似乎要将他拉入这恐怖的深渊。
安纳金踏着那座慢吞吞的起重机平台向他缓缓逼近,蓝色的等离子剑刃横在胸前,那张英俊的脸上充满了憎恶带来的疯狂。一瞬间,欧比旺在那双燃烧的眼眸中看到了一点点若有若无的黄色。
——黄色是西斯尊主眼眸的颜色。
安纳金的剑术变化多端,其中既有像初学者一样粗暴的蛮力猛砍也有二式剑法般令人叹为观止的优雅技巧。
安纳金的原力十分强大,他体内的纤原体数量甚至超过了尤达大师。
但是,作为他的师父,欧比旺有自信取得最终的胜利。
古老的绝地信条告诉他:
无需激情,平静心智。
(Emotion, yetpeace.)
勿随愚昧,探寻真知。
(Ignorance,yet knowledge.)
他早也明白,这场决斗无论谁胜谁败,都会为胜利者留下一个致命的创伤。
——他们曾经并肩作战,亲如手足兄弟。
他知道:
勿纵情欲,沉静明意。
(Passion, yetserenity.)
虽有混沌,安谧仍存。
(Chaos, yetharmony.)
原力告诉他最终的决战来临了。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10:46:00 +0800 CST  
“一切结束了,安纳金,”欧比旺摊开双手,“我占领了高地。”
“你远远低估了我的力量!”安纳金咆哮道,一头棕色的卷发在热风中混乱地舞动着,如同他的心境。
“不要试图在这里挑战我!安纳金!”欧比旺警告道。
安纳金的回应是一个挟带着恐怖愤怒的起跳。
欧比旺举起了剑刃,挥舞格挡。光剑的约束磁场发出一阵细微的嗡嗡声,这声音似乎与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发生共振。作为绝地武士,这种声音已经深深刻入了他的骨髓。
安纳金高高跃起,在沸腾的熔岩上空划过一道优美的高高弧线——而那把挥舞的光剑正在迎接他的身躯。
胜负只在半秒钟。
可是,安纳金比欧比旺意料中跳的还要高,他在半空中像毒蛇般猛地一击,两把光剑相撞,欧比旺的光剑偏离了原来的攻击轨迹。
他的光剑和安纳金擦肩而过。
——安纳金避开了来自欧比旺的致命一击。
胜负只在半秒钟。
安纳金轻盈地落在欧比旺的身后——他还没有来得及转身,还没有来得及做好防御。
安纳金在欧比旺瞪圆的眼睛中利落地掉转光剑,反手一击,
蓝色的等离子剑刃贯穿了绝地大师的胸膛,一如他手中武器的颜色。
胜负已定。
欧比旺低估了原力黑暗面给安纳金带来的力量。
“我很抱歉。”胜利者冷冷地轻声道。剑刃关闭,伴随着皮肉烤焦的青烟,失败者抽搐着倒在滚烫的地面上,“其实一切可以避免的。”
欧比旺听不到懊悔、听不到悲伤,只有轻蔑与一点似有似无的感叹和怜悯。
安纳金俯下身子,凝视着欧比旺惨白的脸庞。许久,他抓起了欧比旺的光剑,大步转身离去。
将死的欧比旺知道,安纳金现在有着让他无限牵挂的事情要做。
——去找帕德梅·阿米达拉。
想起这个名字,欧比旺露出了一丝惨笑。
——或者说:安纳金的妻子。
世界在模糊中迅速暗淡,熔岩汹涌中,欧比旺仿佛听到了已故师父的一声叹息。
“还没有结束,我的徒弟。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10:47:00 +0800 CST  
欧比旺将死之时,听到了奎刚的声音......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10:49:00 +0800 CST  
绝地英灵就是奎刚重新发现的。
ep3小说里:尤达虔诚地做出了古老的绝地拜师礼
所以在这里欧比旺也听到了奎刚的呼唤......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10:50:00 +0800 CST  
哈哈哈哈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11:41:00 +0800 CST  
更新!!!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18:51:00 +0800 CST  
二.帕德梅
安纳金·天行者大步行走在穆斯塔法崎岖的峭壁小道之中,脚下的岩浆汹涌澎湃。哪怕是银河系最大胆的探险家,稍有不慎,就会失足跌入这沸腾的烈焰深渊。
但是他不一样,他是安纳金·天行者:全息网中的传奇战争英雄;卓越的星际飞行员;战功赫赫的将军;强大的绝地武士以及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委员会成员。
——不,恐怕前面得加一个“ex”......安纳金想道。
“如果不将他们彻底铲除,内战将永无宁日。扫荡绝地圣殿就是你的第一个任务。完成你的使命,维德尊主。”议长办公室,豪华的水晶吊灯在椅座锋利的阴影上投下一圈斑斓的光晕,安纳金单膝跪地,静静聆听着那个黑影的命令。
“遵命,我的师父。”
淋漓雨夜,燃烧的炽焰甚至盖过了整个科洛桑的璀璨灯火;空荡荡的拱顶门厅,四下回荡的铿锵脚步,他率领着军队向绝地圣殿进发,向同门点亮光剑:他曾经在这里学习知识,他曾经把这里当做家——
你说家?他发出一声嗤笑:我已经有家了。
克隆人战争的传奇英雄;前绝地武士;如今的西斯尊主——不不不,这些都不重要。安纳金·天行者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身份。在他看来,与之相比,其他的都可以说是无足轻重:
他是阿米达拉参议员的秘密丈夫。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18:51:00 +0800 CST  
在与她的重逢之前,安纳金的那段生命仿佛是属于另一个人的。一个绝地武士团中微不足道的、无人怜悯的卑微个体,一个可怜的、干瘪的、从未好好想过人的一生应该活得多么深刻的灵魂。
许多年前,他不过是塔图因星球上的一个奴隶小孩,而她已经是纳布六亿人的女王,但这毫不妨碍安纳金表示自己的真心。
他怀揣这份炽烈的爱慕进入了绝地武士团,成为了一名学徒,种种刻板的教条并没有湮灭这份来自儿时的感情,他将它埋藏在心灵深处,等待着有一天开花结果。
终于,在二十岁时,灯火辉煌的科洛桑,等到了二十五岁的她。
面对这位美貌惊人又才华横溢的年轻女子,长久郁积的感情不加掩饰的、毫不作态地从安纳金的身上流露。他仿佛又变成了当年那个十岁的塔图因小男孩,对着那位十五岁的少女说:“你是一位天使吗?”
他们迅速坠入爱河,身份无法阻挡他们的爱情。很快,在风景如画的纳布,一个美丽的黄昏一处美丽的湖畔,在神父的见证下,安纳金·天行者与帕德梅·阿米达拉第一次作为丈夫和妻子,紧紧拥吻在一起。
身份不能阻挡爱情,但身份让他们只能秘密相爱。
迂腐的绝地教团自然不懂这种人间最美好又最真挚的感情,事实上他们什么都不懂。他们站在制高点,指责西斯为了追求力量可以泯灭人性,可讽刺的是:绝地千年来做的难道不也是吗?
还有阿索卡·塔诺,一位天赋异禀的托格鲁塔少女,他的前绝地学徒,自身清白无过却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逐出了绝地武士团,那时,他望着学徒远去的背影,内心五味杂陈。
本来,安纳金能够忍受这一切,直到他做了那个梦,他坚信那是个预言——
他害怕妻子死去,因为她便是自己的一切。
为了找到救她的方法,他不惜背叛绝地,血洗同门,在刚刚结束的战斗中,他杀死了自己的师父与挚友欧比旺·肯诺比。
哪怕科洛桑明天就在一场大爆炸中灰飞烟灭;哪怕深核的大黑洞吞噬了从核心区域到内环的亿万星球——只要她活着,一切都不算什么。
心中的毒火慢慢熄灭,安纳金这才清楚地想起他刚刚在停机平台掐晕了他的妻子。
他顿时呆住了,像是挨了当头一棒。
我做了什么?帕德梅怎么样了?
安纳金顿时心急如焚,停机坪和自己的爱妻就在不远处,他不费吹灰之力地跃上十米之遥的高地,在黑曜岩的陆地上飞速奔跑起来。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18:52:00 +0800 CST  
稍早的时候,科洛桑轨道
坦蒂夫四号飞过RSS忠诚正直号投下的巨大阴影,舰腹坑坑洼洼,充满了涡轮激光炮留下的焦黑与弹痕。
这艘猎兵级歼星舰在不久前曾经参加了科洛桑战役中对邦联旗舰的斩首行动。尤达认识这艘船,在科洛桑战役的结尾,正是她的指挥官洛思·尼达紧急通知自己:坠落的无形之手号上搭载着欧比旺、天行者和帕尔帕廷议长,避免了轨道防御网络的误击。
巨大的红灰涂装在使节船明亮而宽大的舷窗中移动。不久前,他们还是自己的友军,而现在,所有的克隆军人——他们占GRA的百分之九十五,已经成为了绝地凶恶的敌人,而剩下的百分之五面对巨大的变故和黑洞洞的枪口,也只能选择服从。
一个宏大而精妙的阴谋。
尤达大师正在冥想,感受着空间中如江海一般涌动的原力,以及原力中交织成网的断层线。
他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碎裂点,这个光点尤达十分熟悉,可此时它和一颗闪耀孤星之间的连线已经被粗暴地挑破。某个瞬间,尤达看到了一片汹涌滔天的岩浆和血色的天空,一个身影静静倒在黑曜岩的河岸。
八百年积累的伟大智慧已经让他明白了一切,但是尤达依然在原力层中细细地抽丝剥茧,寻找原力对他的启示。
古老的绝地信条早已熟记在这位年迈大师的心中,即使是再大的风浪和波折,也没有动摇他对此的信仰:
无需激情,平静心智。
(Emotion, yetpeace.)
勿随愚昧,探寻真知。
(Ignorance,yet knowledge.)
勿纵情欲,沉静明意。
(Passion, yetserenity.)
虽有混沌,安谧仍存。
(Chaos, yetharmony.)
尤达大师睁开了眼睛,只见贝尔·奥加纳站在舱室的门口,两名奥德朗皇家卫队成员跟在他的身后,高大的身躯在舰廊投下一道长长的影子。
尤达向他点了点头表示许可,这位受人尊敬的奥德朗总督和参议员大步走进房间,将卫兵留在房外。
“失败,欧比旺他,”迎着奥加纳的目光,尤达缓缓开口道,作为年迈的武士团首席大师,他不露声色地承受了这一沉重的打击,“杀死,被安纳金;很不幸。”
奥加纳剑眉紧锁,兀自摇了摇头,“我很遗憾听到这个消息。”
“是正确的,我的预感;没有时间悲伤,我们;仍有希望,我们。”
“请问是什么?”奥加纳俯下身子,黝黑的刚毅面庞上写满了焦虑。从调查绝地圣殿的腥风血雨到议会“大竞技厅”帕尔帕廷地动山摇的呼告,这几天贝尔·奥加纳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深深的皱纹浮现在他的额头上,让他看起来老了好几岁。
“有些幼稚,参议员先生,请允许我这样说;无处不在,希望与爱。”尤达大师批评道。
作为一名出色的议员,奥加纳立刻敏锐地感觉到此刻他们的关系已经不单单是朋友了,而是——同盟。
“确实,无往不胜,黑暗看似;”尤达大师跳下了坐垫,拐杖从角落飞来,“强大的中心,是弱点;驱散黑暗,希望与爱,最有力的武器是。”
“可是......”
“阿米达拉参议员,你的朋友;关系很不一般,和年轻的天行者。”尤达开口道。
“呃,确实。”奥加纳颔首表示赞同。
“十个月的身孕,她怀着,天行者的孩子;生命原力,我感受到。”
尽管作为一名修养极高的绅士,可当听到这个信息时,贝尔·奥加纳还是露出了像科雷利亚装卸工人一样粗鲁的震惊神情,他张大了嘴巴。
“等等!她......她去了穆斯塔法。”奥加纳的双眼直视着绝地大师充满睿智的目光,后者朝他点了点头,绿色的长耳朵晃了晃。
“访问舰桥,请允许我;一个计划,我已经想好。”
“您当然可以。”
浩瀚的星穹与科洛桑繁华的灯火被拉长成了无数跃动的线条,坦蒂夫四号跃入了超空间,背后,不夜的科洛桑笼罩在黑暗的阴影中。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18:53:00 +0800 CST  
上文的GRA是大共和国军(Great Repubilc Army)的简称。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18:56:00 +0800 CST  
补28楼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18:59:00 +0800 CST  
倒装句累死我了真是,模仿尤达大师说。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19:19:00 +0800 CST  
放一张猎兵的帅图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1 21:55:00 +0800 CST  
伪更新:翻出来了看完EP9那天晚上写的感想——如果EP7 EP8能够重来,这或许是一部不错的作品

看完吧......五味杂陈,一方面激动,一方面又有些小失落......
看了看豆瓣,6.6分......(虽然这不是唯一的标准)
你看看前三部曲的评分哪个跌下8分了?(底下影评都是05年的......)
星球大战9算是把这四十二年的历程做了一个现阶段的,还凑活的了解。而如果星球大战9要背锅,为它背锅的不应该是它本身,而是前两部电影。

个人对于新三部曲评价:
EP7:照抄先前,毫无创新。
EP8:完全混乱,不知所云。
EP9:努力填坑,强行圆满。

对于幻想类文学和影视作品,世界观的构建是决定其成功或失败的重要因素。
老三部曲其实做的不错,我们虽然没有看到科洛桑的不夜星都和纳布的如画美景,但老卢给那个年代的观众构造了一个惊艳的,全新的太空世界:
邪恶的银河帝国,不屈不挠的反抗军。
毁天灭地的死星,歼星舰,步行机......义军的X翼战机如黎明刺破黑暗的星空,向银河传递着那不灭的希望。
以及主线:
绝地与西斯,卢克的成长,光明面与黑暗面。
它实际上是讲了一个浪漫主义的传奇英雄故事。不过你像贯穿始终的绝地武士也只出场了三个(四个),西斯就两个(一个)。这个世界的太多还未解释。

所以,星球大战真正成为史诗,是从前传三部曲开始的。它回答了老三部曲太多的问题。
我们来看看它有什么。
主线:
安纳金的发展史。崛起与堕落。
帕尔帕廷以一己之力,一夜颠覆银河共和国。
达斯维达的诞生,绝地与西斯的宿命之战。
精彩的光剑格斗。

正传有的前传都有了,可前传还有很多:
绝地武士团到底是什么样的,银河共和国是什么样的,克隆人战争是什么样的。
绝地武士团到底是怎么被KO的,银河共和国是怎么完蛋的,克隆人战争是怎么打的以及怎么结束的。
共和国与邦联两军对决,史诗级别的战役与66号令。
科洛桑的不夜繁华,“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遮天蔽日的人工结构,一座世界都市的宏伟与壮丽。
银河共和国腐朽下的虚假繁荣。
对银河系各职业各阶层的较为丰富的展示:上至绝地,共和国议员,大将军,大商人;下至黑道,奴隶......
所以可以这么说:
正是正传让星球大战成了一部传奇;正是前传让星球大战成为了一部史诗(虽然也有毛病)

所以说,摆在新三部曲面前的是它们的前辈:正传英雄传奇,前传浩荡史诗。请选择。
可他们都没选,他们选了一条类似于正传的失败道路。
看看人家漫威。我觉得漫威拍《银河护卫队》是一个非常明智的行为:它把漫威的世界观从地球扩展到了全宇宙。
从此我们知道:钢铁侠被关在中东恐怖分子营帐里时,美国队长被冻在冰里时,在遥远的星海中,新星军团和罗南正在大打出手,灭霸正在找无限宝石,银河黑帮该火并火并,该和解和解——地球不孤单,超级英雄们不孤单,银河系是一个很繁荣的世界。
这样你的世界观建立起来了,你在观影的时候也会觉得这部电影不孤单。
所谓“我、是钢铁侠”,终局之战的背后是无数部电影的铺垫与叠加,在系列的最终,让它从世界观这座金字塔中升起,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与此相比,蕾傲天的“我就是全部的绝地”,就显得生硬无力了许多,旧共和国那些死去的绝地大师怕是得又气活过来,“就她?配吗?”
所以同样是现象级作品,漫威就比米老鼠高明许多——它懂得怎么让情节立起来。
新三部曲只能通过买梗来回扣老电影,这种卖力不讨好的行为真的让人很无语。


所以?
第一秩序是什么?帝国残余的复兴?怎么复兴的?不能讲一讲吗?非得用周边小说漫画和开头的滚动字幕来一笔带过?
当然这个无所谓,我们继续看。
新共和国怎么样了,新绝地武士团怎么样了?当年预告片里一闪而过的镜头让我期待了好久。
这个完全可以拍一集,相当精彩的一集。
还有,你就不能给个核心星域的镜头?新共和国就这样完了?它的舰队都在首都?边防军没有吗?一字不提?
还有,两个菜鸡互啄?
凯洛伦在电影里的表现我真的看不出来他有多厉害。
一般来说,优秀的幻想作品必须有远强于主角的角色(无论正派反派)来撑起剧情和所谓的“战力”。比如伏地魔与邓布利多,都是大神般的存在。
假设你让JK·罗琳删了这俩,换成哈利·波特直面他的宿敌德拉科·马尔福。
门牙赛大棒!咧嘴呼啦啦!
那这成什么了?不直接一坨稀烂了?
可遗憾的是,新三部曲在这也犯了部分的错误

还有,帕尔帕廷活了?(金杰活了!!!)
这个情节除去因为星战粉的信仰而直接将其认同与接受以外,这完全就是奇怪的一下,简直是无厘头啊!
看看前传:明确的脉络:安纳金,银河共和国的颠覆与绝地的重创。整条线都紧扣安纳金。
看看正传:剧情线也十分明确,反抗帝国,以及卢克的身世与成长。整条线紧扣卢克。
新传虽然也是:反抗第一秩序,蕾伊的身世与成长,整条线紧扣蕾伊与凯洛伦。
可是扁平的世界观无法根本打动观众。剧情叙述也是支离破碎。
个人认为EP78完全可以糅合到一集里去,从开始就铺垫帕尔帕廷,同时可以讲讲新绝地武士团的事情以及新共和国的绥靖政策,拓展世界观。同时去掉第一秩序那些只能开一炮的俗套武器,新添一集,再套上第9集。这样或许更加不错。

总之:EP9尽力了,锅全由之前的失误来背。
(2019.12)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2 19:33:00 +0800 CST  
更新!!!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3 11:02:00 +0800 CST  
三.呼唤
优雅的纳布皇家飞船穿梭在迷宫海洋般的超空间中,镀铬的外壳反射着这方空间变幻的蓝色。
装修简洁而奢华的驾驶舱,R2-D2用万能插头把自己接入计算机的终端,对这艘纳布飞船进行着控制,安纳金一直对自己忠实的伙伴和助手十分放心。说来也巧,十多年前,在纳布轨道的那场追逐战,正是这台传奇的宇航技工机器人修好了女王的座舰,让他们得以逃出贸易联盟星际战斗机的追捕,在科洛桑痛斥纽特·冈雷的恶行。
现在,当年的奴隶小男孩早就长成了英俊的青年,而曾经的女王也最终成了他安纳金的妻子。只有R2一点没变,它还是那个蓝白相间的、机智、勇敢、又鲁莽的技工机器人;那个了不起的太空船技工和电脑接口专家。记得欧比旺曾经还开玩笑说:R2-D2的经历都够写一本精彩的故——
欧比旺......安纳金愣了愣神,这个名字是如此的熟悉,又如此的陌生;带着亲切,又带着无比的憎恨。
“R2!”他大步走进驾驶舱,英俊的脸上充满了焦急,“快点给我联系雷克斯上尉。”
机器人发出了一阵哔哔的响声。
“联系不上?他不是在曼达洛星区吗?”安纳金顿时火冒三丈,“我们要去哪里?我再重复一遍R2:我们要去这片区域最好的、尽可能离我们近的医疗中心,明白吗?”
机器人发出滴滴的蜂鸣声表示明白,它用了一个小小的支线计算进程来翻阅自己的记忆储存器,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主人有这么焦急不安过。
一个月前,科洛桑的天空,当他师父的绝地战机爬满分离主义者的蜂鸣机器人,而前方就是敌舰无形之手号的护盾,安纳金的语气是从容的,自信的。
几天前,在五百共和区能看见绝地圣殿的滚滚浓烟,他驾驶着飞机降落在纳布议员顶级寓所的停机坪,安纳金的语气又是炽热的,忧伤的。
而现在,他的语气是焦急的,不安的,甚至像一个惊恐的人类幼崽。
其中的缘由R2不是非常清楚,但远超同类的聪明机智也让它猜出来了个大概。
R2-D2用全息仪投影出他们的目的地:波利斯马萨小行星带的外星人医疗中心。
安纳金盯着激光干涉交织出的投影画面,点了点头。
“R2?”机器人用它特有的方式嗯哼了一声。安纳金在飞速地思考现在的局面谁可以提供帮助,他第一个想到了帕尔帕廷,但直觉和一种隐隐的不信任让他没有这样去做,在荒凉的外环星域,安纳金一瞬间发现自己仿佛已然是个孤家寡人。
“用议员频段进行紧急求援:”他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阿米达拉参议员受伤,需要一艘配备齐全的医疗船去波利斯马萨接应。”
打心眼子里,他还得对C-3PO和R2-D2两个机器人说声感谢。他们把昏迷的阿米达拉议员合力抬回了飞船——这对于一个走路姿势别别扭扭的礼仪机器人和一个圆桶型的宇航技工机器人来说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

楼主 DeskerWang  发布于 2021-01-13 11:03:00 +0800 CST  

楼主:DeskerWang

字数:25853

发表时间:2021-01-11 18:4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3-15 20:37:34 +0800 CST

评论数:60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