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改编新还珠,主永燕,抚慰受伤心灵——许你一生

本人长期潜水,也从未想过冒泡,现在结局了,结局和我的愿望差了十万八千里,别人撰文的时候我在看,现在可能大部分人都散了,我来撰文了,只是弥补一下自己的心理落差,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可能不会吧,大概已经人去楼空了···
我不是新还珠迷,也不是老还珠迷,只是个看剧者和永燕支持者,看到斑鸠的疯狂抢镜,永琪沦为酱油帝,永燕纯洁爱恋被阿姨鞭挞,一个写文爱好者手痒,就来抚慰一下受伤的心灵了。
LL一直擅长长篇,我会尽量短小,如果有人捧场,千万别嫌我冗长繁杂。
纯属按自己的意愿改编故事,我的文里没有抢镜的班大圣,含香的故事也被省略掉了,从永欣大婚开始,说穿了就是自己想象的,和电视剧基本无关。不过永欣结婚之前的情节还是阿姨的大体思路来。
PS:LL可是为了新还珠吧特地新申请了个账号,新还珠吧更文专用。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0 19:50:00 +0800 CST  
开文:
乾清宫
“还珠格格到,紫薇格格到。”
小燕子、紫薇:“皇阿玛吉祥。”
乾隆批阅着奏章,有些气恼但更多的是宠溺说:“小燕子怎么来了?怎么?那天没骂够,又来指责朕不懂人情?”
一片沉默,乾隆抬起头,看见小燕子的脸,不过几天,那个每天阳光灿烂的小燕子脸上像蒙上了一层怎么也散不掉的阴霾,面庞消瘦,脸色苍白,那双大眼睛也不再那么水汪汪的灵动,眼眸泛着一丝忧伤和无奈。乾隆的心理立刻攀爬上一丝心疼,他那么熟悉的小燕子,是多大的打击,会让她变成这个样子···他走下来,手搭在小燕子的肩膀上轻声说: “没有好好吃饭吗?心情好些了吗?朕知道,你那天说那些话其实是无心的,到了今天这个局面,一切已经无法挽回,朕也承认,那天,朕和你都太过冲动。但你说的话的确很过分你要承认。但是,无论如何你是朕疼爱的小燕子,你如果还有一点点爱你这个皇阿玛,就为了让皇阿玛别太愧疚好好照顾自己,能答应朕吗?”
小燕子眼泛泪花,低下了头,苦涩的心终于泛上一丝暖意。
紫薇:“皇阿玛,你能这样说,对小燕子是一种莫大的安慰,她一直怕你会不爱她了,你这样说,她总算会解开一个心结了。她今天刚刚好一点就吵着要来见你,你是他在这个皇宫里很重要的留恋啊。”
乾隆搭在小燕子肩膀上的手更用力了一点:“吵着要见我?有什么事啊? 他挑了挑眉像开玩笑一样说:你不会古灵精怪的要求朕把你和欣荣一起嫁给永琪吧?”
小燕子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乾隆意识到这个玩笑开得时机并不对:“到底什么事?”
尽管难过,但小燕子还是强打着精神笑了:“我是有事想求你,皇阿玛。我知道··· ” 她停顿了一下即刻又挂上笑容:“永琪和欣荣的婚事已经无可挽回。不过我想,可不可以借这个喜气,把紫薇和尔康的婚事办了,他们实在拖不起了。”
乾隆:“这···”
紫薇:“什么?你一早吵着要见皇阿玛,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吗?我不嫁,别说这几乎不可能,就算皇阿玛老佛爷都答应,我也不嫁,我怎么能在这个是时候把你一个人仍在这儿嫁人呢?”
小燕子有些急了:“紫薇,我在为你争取啊。这个皇宫,你不快行动,随时随地都会出现变数,你还拖得起吗?你还敢拖吗?” 她说着向乾隆跪下:“皇阿玛,紫薇是您的亲女儿,就算我不够资格嫁给永琪,紫薇总有资格嫁给尔康啊。拖下去,说不定老佛爷又会为尔康看上什么核桃松子桂圆的,您就快一点,心疼心疼紫薇吧。”
乾隆想了想,当初就是没有第一次就斩钉截铁马上定下小燕子和永琪的婚事,才会演变到今天,紫薇和尔康的确也害怕夜长梦多。他看向紫薇:“紫薇,你的意思呢?”
紫薇跪了下来:“皇阿玛,宫里忙五阿哥的婚事已经忙的一团乱,怎么还忙得过来我呢?就算想,也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吧。”
小燕子:“皇阿玛!不能拖了!我不看到紫薇安定下来,我不会安心的!” 她实在害怕了,怕同样的事情降临在紫薇身上。
紫薇突然惊恐的抓住小燕子的手:“小燕子,什么叫你不会安心?你要走是不是?你想看我安定下来,了无牵挂,就离开是不是?”
乾隆吃惊的瞪大眼睛,看着小燕子。小燕子急忙拉住紫薇的手:“我没有。真的。我真的只是怕你和尔康拖下去就又会出乱子。 ” 她的声音软下来:“永琪差点因为我死了额娘,又要娶欣荣,我这个时候扔下他,不是要他的命吗?就算为了他,我也不会的,这样你还不相信吗?”
紫薇这才松了一口气。其实,小燕子何曾没想过一走了之,可是想到永琪会有多伤心,她实在不忍,而且她答应过永琪不离开他,她想这种时候,永琪最需要她的体谅,所以她决定忍下来,留下来,虽然面对未来,她有那么多的不确定,那么多的不乐观。
乾隆想了想:“紫薇啊,也许小燕子说的也对,不如就势把你和尔康的婚事办了,老佛爷那边我去说。夜长梦多的道理,朕这次也懂了,和小燕子一样担心啊。”
“······”紫薇犹豫了一下,说:“那么皇阿玛,可不可以请您宠我一次,容许我一个请求呢?”
“你说”
“在我刚嫁到学士府去以后,回过门,让小燕子搬到学士府小住一段时间,就当是走亲戚。我实在不能在这种时候把她自己扔在宫里,那我宁可不嫁。等我确定她心情平复了,可以自己忍受了,再让她回来。”
“······也好,让小燕子自己一个人,我也不放心。等出嫁之初的礼仪忙完后,就让小燕子搬过去一段时间 ”
小燕子看着紫薇,姐妹对望,心里说不出的感动和欣慰。
——你为了我,在这么痛苦的时候还来向皇阿玛争取我的幸福。
——你为了我,连要嫁给自己挚爱的男人时,还记挂着我。
——得姐妹如你,此生何幸······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0 19:51:00 +0800 CST  
整个皇宫张灯结彩,鼓乐喧天——锣鼓声,贺喜声,礼炮声,嬉笑声······整个皇宫,充斥着一片狂欢与喜悦的浪潮。只有这里,像是荒凉的旷野,那一切的喧闹和喜悦,不属于这里。
小燕子听着礼乐的声音,犹如隔世那么遥远。紫薇走过来,轻轻坐在他身边:“在想什么?有什么话,你就跟我说,不要憋着。”
小燕子挤出一抹笑容:“我在想,当初尔泰成亲的时候,永琪说,不知道他可不可以第二个。他如愿了,他真的第二个成亲了···只是···”她没有说下去,紫薇知道,只是···新娘不是小燕子···
“紫薇,有的时候我想,也许这一切是我活该。我贪心,贪心的想要皇阿玛的爱,想要永琪的爱,害你差点认不成爹。结果,我连我有的东西都失去了。以前,在大杂院的时候,总是没吃没喝,有一顿白米饭吃,我就乐得像老鼠一样。天刚亮,我就和柳青柳红收拾东西去卖艺,我们带着小豆子、宝丫头,宝丫头喜欢揪我的衣服,小豆子喜欢骑在柳青的脖子上敲他的头,铃铛喜欢唱歌,小苗儿喜欢咬手指······卖艺的时候,孩子们在旁边又叫又跳,一群人围着我们叫好,没人肯给钱,我会让宝丫头他们还会唱儿歌,有时唱错了,可是他们好可爱,我很开心。有的时候有其他卖艺的抢生意,一分钱都赚不到,还可能因为打架扯破了衣裳弄丢了鞋。我总闯祸,喜欢打架,可柳青柳红都帮着我,生怕我受欺负。他们都很喜欢我,我走到哪,宝丫头他们跟到哪,没人嫌我把他们带坏不学习;我有了好吃的,都拼命的往婆婆们嘴里塞,她们吃的很开心,没人嫌我失礼;捡到大户人家掉的首饰,我就拼命的给婆婆们戴,没人会尖叫生气。我们不是亲人,可我们比人更亲。我们吃的不好穿得不好,可我那时很快乐。我现在好想那时候的日子,可我好像回不去了······”
小燕子不再说了,放下手中的鞭子:“紫薇,我累了,想睡。”
紫薇忍住早已经在眼睛里泛滥的眼泪“好,你去睡。我守在这,你想要什么,想说话,随时叫我”
“嗯”小燕子答应着,去卧房躺下,很快就睡了过去,好像恨不得马上失去意志。紫薇坐在床边,心疼的看着小燕子— —天啊,小燕子,请你闹吧,发脾气吧,挥鞭子吧,不要这样闷不吭声,让我看的好害怕。
小燕子闭着眼睛,心像被用生了锈的锥子狠狠钻着,痛得她想流泪。昏昏沉沉中,她好像听不到了礼炮的迸溅,礼乐的喧闹,只有沙沙的声音,拍打在窗檐上,像是温柔的雨,她听见有人叫她:小燕子···小燕子···那是永琪的声音,是她想得心都疼了的声音,她惊醒,狠狠拉住身边的手·····礼炮的声音,再次清晰的震动着苍穹,鼓乐,依旧歌颂着那绝望的欢乐···
小燕子看着紫薇的脸,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紫薇抱着她,眼泪滴在她的衣服上:“小燕子,痛痛快快的哭吧,像在大杂院的那个小燕子一样,哭吧,什么都不要忍,我要那个小燕子,我要那个哭笑自如的小燕子。”
锣鼓喧闹,像是这撕裂般的疼痛最强力的哀乐···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0 19:52:00 +0800 CST  
永和宫
喜烛不停地滴着泪,像是疼痛的血。永琪冷眼看向坐在床上的人。他曾经想要在尔泰之后第一个成亲,他的确是成了亲,讽刺的是,新娘却不是他想娶得小燕子——小燕子,她此刻在干什么呢?是睡了?喝醉了?还是···哭了?他正陷在思绪里拔不出来,欣荣走了过来:“夜深了,休息吧。”说着蹲下去,准备给永琪脱鞋,永琪下意识的向后躲了一下,闪到一边。
“你这是干什么?夜深了,该休息了。”
永琪看着欣荣,停顿了一下,然后斩钉截铁的说:“这是我们成亲的第一天,有些事,我必须和你讲清楚。娶你,不是我的本意。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有很多的无可奈何。但我要告诉你,我娶了你,但我的心从来没变,我也早就告诉过你。你执迷不悟,一定要走入这场不幸,那么今天,就是你不幸的开始。不要找我,不要叫我,不要招惹我,也不要去找我额娘或者老佛爷告状,你告了也没用,娶你,我已经做了退步,已经再无路可退,不要让我讨厌你。守着你执意要获得的不幸,好好休息吧。”说完,他拉开门,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欣荣一个人愣在房间里,这不是她所想象的新婚之夜,不是她所想象的洞房花烛。她像脱了线的木偶,跌坐在了椅子上。
永琪走到漱芳斋外面,里面的灯还亮着,不过听不到声音。他望着那扇窗——小燕子,此时此刻,你一定在难过吧?为什么还不睡?在抱着紫薇哭吗?不要为我而太难过,那我会更无法坚持下去的。夜凉如水,你可知道,我与你一样煎熬?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0 19:52:00 +0800 CST  
漱芳斋
明月:“格格,吃点东西吧,紫薇格格嫁人了,您应该高兴啊。”
彩霞:“是啊格格,如果不开心就去挥挥鞭子,踢踢球,然后我们给你泡澡,你美美的睡一觉。”
小燕子笑了起来:“谁说我不开心?紫薇可是我嫁出去的,是我找的皇阿玛呢,我为什么不开心?你们少胡说啊”
“是是是,格格最厉害了”
正说着,敲门声骤然响起,激烈的像隆隆的战鼓,透露出急切,透露出忧心。小燕子听到小桌子小凳子惊愕的声音:“ 五阿哥?!这么晚您怎么来了?”
小燕子猛地站起来,从他成亲了,每天忙的不可开交,紧接着忙紫薇大婚,他们连面都没见过,可是今天这么晚了,他怎么会来呢?还没等想完这些问题,她朝思暮想的人已经走了进来,真真实实的,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不是梦,不是幻觉,真的,就在她眼前······
“你怎么来了?”口气带着一丝无奈,带着一丝希冀,带着一丝责备。那口气让永琪心疼,他怎么能让活力四射的小燕子如此颓唐,如此隐忍?
他牵起小燕子的手,深深的望着她的双眸:“怕你难过,怕你寂寞,太想你,太想见你···理由很多很多,就来了· ··”
“我为什么要难过?紫薇好不容易嫁人了,我才不难过,我开心还来不及”小燕子说着低下头,强忍着不让口气透漏出她的心情。
“是吗?···可我难过,如果你不难过,那我的难过,还会少一些。只怕你是假装坚强,那我会心疼死的。你是不会伪装风风火火什么情绪都直接表现在脸上的小燕子,不应该为我有一丝一毫勉强的忍耐。”
小燕子抬起头,终于哭了。他们互相拥抱,千言万语却说不出口,只能紧紧相拥,来倾诉那浓烈的思念。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0 19:53:00 +0800 CST  
永和宫
“永琪,欣荣,睡了吗?”愉妃是声音在门外响起。欣荣心里一惊,但还是来开了门。
“额娘,这么晚了,您怎还不睡?”她搀着愉妃走进屋里,服侍她坐下,又亲自递了茶。
“不知道是不是晚宴吃的不顺,我这胃不舒服得很,睡不着,偏巧丸药又没有了。我记得给过永琪一些,来拿一颗。”
“好,额娘,你等等,我这就去找。”
“诶?···”愉妃突然反应过来“永琪呢?”
欣荣有些紧张转了过来,笑得有些不自然:“他·····皇阿玛说,紫薇格格的婚礼要忙的事多,让他帮忙呢。”
“不对啊,婚礼已经结束了,剩下的事,下面的人做就行了。而且,他回来过的呀,皇上来宣的话,我怎么没听见?”
她正色道:“欣荣,你说实话,他去哪了?”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0 19:54:00 +0800 CST  
漱芳斋
“你成亲了,欣荣好吗?愉妃娘娘很高兴吧?”小燕子靠在永琪的肩膀上小声说,声音轻的,像是怕吓到夜间的飞虫。
“好?什么是好?我额娘高兴,可我不高兴。”
“为什么不高兴,你们不是教过我那个什么人生几大喜,不就有个什么洞房花烛夜···”
“你在说什么啊?”永琪有些激动坐直了手搭着小燕子的肩膀:“我是怎样被一步一步逼着走到现在,你是知道的呀?难道你不相信我?你还不相信我?”
“我信,但是,欣荣她会认字,会作诗,会跳舞,她是那个什么···知书达理···她是你名正言顺的老婆,可我什么都不是。一天两天,三天四天,可一年两年,三年四年,你还会喜欢我吗?你不会发现,她比我好吗?我一直很害怕,你现在喜欢我,可你不会一直喜欢我···”
“你在担心这个吗?你不用担心,你绝对不用。”永琪握住小燕子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这里,只有一个你,一根针都插不进来。如果,对我来说,知书达理,能书会画有吸引力,那我就不会喜欢你了。你不要担心这个,你要担心的是,我会太想你,想的心痛,头痛胃痛肚子痛,浑身都通,你要怎么给我止痛。”
小燕子扑哧一声笑了“你堂堂一个阿哥,什么者乎者也的和一堆成语不说,为什么学我说话?”
永琪宠溺的微笑着:“因为,我喜欢上了一只燕子,当然要说小燕子语言。”他慢慢靠近小燕子,浅吻她的额头,然后抱住她在她耳边轻轻说:“我只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我只喜欢你。”
月色佼佼,皓如白玉,倾听着他们的爱恋与誓言。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0 19:55:00 +0800 CST  
永和宫
“我就说,我就说,他是让小燕子下了蛊了。再这样下去,他非要把前途毁了不可,那样的姑娘,有什么好留恋的,都成了亲了还这么晚往漱芳斋跑,他是把我这个额娘的话当耳旁风吗?妖女啊,永琪如果继续和她在一起,到底会闹出什么事啊?”
“额娘,额娘,你不要生气。”欣荣赶紧给愉妃奉上茶:“额娘如果相信欣荣,就交给欣荣处理。”
“你要怎么做?永琪现在被那个妖女迷惑的,可不是以前了,做的不得当,会适得其反的。”
“额娘放心,欣荣自有道理。”
“欣荣,你不会生永琪的气吧?”愉妃担忧的握住欣荣的手。
“额娘放心,我不屑于跟那些小女子吃醋,永琪以后还会有很多女人,我吃醋怎么吃的过来?我只想尽力扶持好我的丈夫。我不喜欢还珠格格不是因为永琪喜欢她,而因为她会让永琪失去志向,他不适合做永琪的女人。永琪可以不喜欢我,但他喜欢的,要是一个对他有帮助的女人才行。只要能是有涵养可以帮助他的女子,是不是我,我并不在意,只是,小燕子,她并不符合条件。”
愉妃看着欣荣满意的点头,充满了感恩与欣赏。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0 19:55:00 +0800 CST  
漱芳斋忙忙碌碌,为小燕子准备东西,今天是她要搬去学士府小住的日子。紫薇大部分事已经忙,已经催了她几次,时不时和欣荣冤家路窄也的确让她有些吃不消。
“明月彩霞,回去吧,我过几天就回来。”小燕子站在马车旁边让依依不舍的明月彩霞回去。
“还珠格格,方便谈一谈吗?”突然,出现这个声音。小燕子转过去,看见欣荣缓缓走来。她料定永琪现在在上朝绝对不会突然出现,这是最好的时机。
“你要说什么?”小燕子有些气冲冲的看着她。
“还珠格格,要屏退左右啊,你应该知道这些礼节的,你好歹被皇阿玛封了格格,这些礼数不懂吗?”
“我不懂,我是不懂!但是皇阿玛特许过我,那些礼数我可以不懂!”
“哦,这样啊,那也没关系,”欣荣拉过小燕子,“那就借一步说话。”
“你到底要说什么?我急着要走呢,紫薇在等我。”小燕子被欣荣拉到远一些的地方,尽量不让欣荣抓到把柄维持风度问。
“不会耽误你太久。礼数你不懂,那你们口口声声总说什么爱情,”她说着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不知道你懂不懂为了所谓的你爱的人的前途着想呢?不管你懂不懂,我要为了我丈夫的前途着想。你知道我丈夫是谁吧?”
小燕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不去招惹她,她却来宣战了,她哼了一声:“福晋!你嫁给永琪了就这么了不起啊?你福晋的身份根本是靠愉妃娘娘的命换来得这有什么好神气的!”
欣荣一时被她堵住了口,旋即又表现的完全不在乎:“那又怎样,结果是,我还是福晋。言归正传,我不知道你不懂别的,懂不懂这皇宫的斗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只有赢了,才能活,输了,就只有死路一条。料你不懂,所以给你讲几个例子。你应该连听都没听过,唐朝玄武门事变,唐太宗做了皇帝,而他败阵的兄弟,没有一个活着的,因为活着,就会对他有所威胁。”她压低声音:“在斗胆说说我们的雍正爷,你大概也不知道,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当年和他竞争的几位王爷,也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他不得已,但那些人必须死,因为同样的道理,他们活着,就对他有威胁。这就是王室的斗争,自己不想死,对手就必须死。说句大不敬的话,永琪,可能是要做储君的,他也会有政敌,任何一个可能会让他失败的理由都不可以存在,而你,出身低微,来历不明,和他的关系又闹得人尽皆知。贪恋女色作风不正,有一个低微的不识大体的福晋将来会后宫不稳,这都可能是将来他的敌人给他扣得帽子,是他敌人获胜的机会,而他一旦失败,赢的人为了斩草除根,他就会有杀身之祸。你有没有想过,你所谓的爱情,也许是杀死他的利刃,你会是害死她的凶手。”
小燕子剧烈的呼吸着,是的,她不懂,她从来不懂这些凶险的斗争,她也从来不知道她的存在会是永琪的隐患,她心痛的不只是这也许是真实存在的事实,还有欣荣那轻蔑的口气,那让她自卑的觉得她愚蠢到坑害了永琪她却不知道还在说她爱永琪,如果她会害了永琪,那她绝不会饶恕自己的。她拼命的摇着头:“我不懂,你说的这些我通通都不懂!你说的是什么外国话,你是当初被球砸坏了脑子吗?你别跟我说这些我听不懂的东西!”她很害怕,她必须靠这样的大喊大叫来武装自己,来掩饰自己的害怕。这样单纯的她这样的反应欣荣看得出来她的心理,她达到目的露出笑容:“有时间好好想一想吧,还珠格格。”说完转身离开了。
小燕子像个游魂一样的愣在原地,擦去眼角的泪水。她可以忍受永琪娶了别人,可以忍受愉妃对她的侮辱,可以忍受欣荣的挑衅,但她不能忍受,她会是永琪的弱点,会最终害了永琪。她心乱如麻,她不知道这一切会不会是真的。她感觉很冷,像是在数九寒天被剥光了衣服扔在野地里,瑟瑟的发起抖来。
过了很久,她走到马车前,面无表情,也没有再对明月彩霞说什么,只是坐到马车上平淡的说:“走吧,去学士府”
宫门口,心惊胆战的明月彩霞面面相觑,担心不已。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0 19:56:00 +0800 CST  
今天结束,明天LL笔下的深情男二出场,当然,他绝对不像班大圣抢戏~~~~走也
PS:安排紫薇出嫁有点硬伤我也知道,只是为了让小燕子在宫里陷入一种孤立无援的境地,以便后续情节发展。如果有看文的亲就包容吧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0 20:00:00 +0800 CST  
哇,来人了,谢谢支持!
不过我要先走了,还没吃饭~~~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0 20:02:00 +0800 CST  
叫我笑儿吧~~~~谢谢支持哦,我去码字,一会儿更文哦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1 13:30:00 +0800 CST  
临时有事可能要晚会儿,晚上五六点吧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1 13:33:00 +0800 CST  
来喽~~~~码字真辛苦啊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1 18:02:00 +0800 CST  
永琪拉着小燕子在御花园拼命的走,牢牢的握着她的手,好像一不小心她就会飞走一样,小燕子跟在后面,终于把手抽了出来:“你先松开,我手快断了。”
“小燕子,你会答应我吧,虽然几千几万个对不起,几千几万个舍不得,可是,形势所迫,你可以再为了我,委屈一次吗?”永琪用力的抓着小燕子的肩膀,急切的看着她,等待她的回答。
小燕子心乱如麻:“我不是委屈我要做侧福晋,你已经娶了欣荣了,难不成还能休了她?只是,你想过吗,你确定可以吗?你额娘说过,她死都不会接受我的。还有,你确定你要我,你确定我不是祸害?”
“你这是什么话?”永琪不解并且紧张起来,然后又松了口气,口气软和下来,“是因为我额娘说你是妖女是吗?那只是我额娘的气话,你不要认真。我告诉你,我要你,我确定要你,无比的确定。你不是祸害,你是我的无价珍宝。至于我额娘,我会去沟通,我已经娶了欣荣做了让步,她总不会太霸道吧?老佛爷都因为皇阿玛的让步不好再坚持答应了紫薇和尔康的婚事,我额娘也可以的。重要的是你,”他紧紧握着小燕子的肩膀,“我只要你一句话,你不会同意那门婚事吧?你不会因为我委屈你同意吧?你不会的,是不是 ···”
小燕子看着永琪焦急的眼睛,心里一下一下的像被揪着一样疼:“何必要一句话呢?一句话,什么用都没有。你也说过,你绝对不会娶欣荣,说过不止一次,最后,不一样是娶了。所以,未来会怎么样,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说什么都没用,怎么做,才重要。”
永琪像是突然被浇了一桶冰块,又疼又冷,他松开手,眼睛闪烁着湿润的光芒:“你还是不谅解我,是不是?”
小燕子抬起头,眼泪掉了出来,过了一会儿她说:“我不会答应的,”她转过身,又说,“那个‘输得多’。” 说完跑开了。永琪看着她的背影,轻轻的笑了,他的小燕子,就是这样有一颗最强大又最柔软的心。
——“我不会答应的,即使,我不嫁给你。”小燕子在心里,这样对永琪承诺。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1 18:13:00 +0800 CST  
秒沉啊秒沉,一回头我就找不着了
我歇会儿,然后看看今晚还能不能在更点吧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1 18:18:00 +0800 CST  
谢谢亲看我的文,感谢感谢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1 19:43:00 +0800 CST  
我不确定今天还更不更了,看情况,既然有人看,我就预告一下,我这文是微虐,结局是甜的。
永燕现在看上去快要柳暗花明,但是后来会发生一些事让燕子陷入绝望彻底失去信心,并且···人间蒸发···这时,帮助她的就会是舒赫铎了······
当然,最后永燕还是会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希望大家支持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1 19:48:00 +0800 CST  
真的么?谢谢哦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1 20:24:00 +0800 CST  
会小虐一下,不会太虐的

楼主 心碎更文女  发布于 2011-09-11 20:24:00 +0800 CST  

楼主:心碎更文女

字数:61140

发表时间:2011-09-11 03:5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6-10 03:26:54 +0800 CST

评论数:113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