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还珠格格】(原创)落红泪,低吟珠

(一) 回忆与现实
乾隆二十六年春,紫禁城内外盛装典饰。此时,乾清宫外急匆匆走来一个小太监,“皇上,时辰到了,科尔沁的穆什泰亲王已经在神武门外等候了。”站在乾隆帝身边有三个俊挺的男子,听到此言,都不由一怔,站在两边的男子,皆看向中间的那名俊美异常,高大挺拔的男子。此时的男子,脸上有种说不出的复杂表情。似激动,似哀伤,似愤怒,又似绝望。他,就是乾隆帝的第五子,当今的荣亲王,爱新觉罗·永琪。
神武门外,科尔沁的世子王妃和她的丈夫,科尔沁的世子—察哈尔站在一起,等待着大清帝国乾隆帝的接见。王妃有双漂亮、灵动的大眼睛。绝美的脸庞,在看向乾清宫时,带着一丝犹疑和凄凉。她,就是两年前离开京城,远嫁蒙古科尔沁的还珠格格—小燕子。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随着一声宏大的叩拜声,王妃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随着她的丈夫和公公,一起向乾隆帝下跪。“哈哈哈哈哈哈!穆什泰啊!朕真是好久没见你了,上次见面,还是两年前吧?”“回皇上,是啊!那还是犬子大婚的时候啊!”乾隆和穆什泰寒暄着。王妃低着头,嘴角有丝回忆的微笑。是啊!好久没有听到皇阿玛亲切的声音了。看来,这几年皇阿玛过得不错,身体依旧康健呢。突然,一双金龙蟒靴映入王妃的眼帘,带着那熟悉到骨子里的味道,向她袭来。一抬头,看见他。真真是。。。一眼。。。万年。。。
那双眼,那双思念到骨血里的那双眼,真的,出现了呢。就这样,毫无预警的,出现在眼前。荣亲王感到一阵恍惚,只觉身在梦里一般,熟悉的那么美好,美好的那么真实,真实的那么残忍。。。是啊,残忍。嘴角浮现意思苦笑,对了,现在的她,早已不再是曾经的还珠格格了,她,已嫁作人妇了,已经,是别人的妻,是他今生,无法企及的奢望了。。。王妃的眼前天旋地转,真的是他,那个男人,我爱了一生的男人,我最美好的一切都给了他呀。爱情,青春,梦想。初恋,初吻,初夜。。。最美的年华,遇见最美的你,只是,幻境一场。。。身边的男子扶住了她,迷惘中,转头,看见他,她的丈夫,科尔沁的世子察哈尔。是了,这才是我的生活呀,这才是我的丈夫,我该一生依靠的良人,即便,我不爱他,这一生,我都不会爱上他。。。看到那个男人对她关怀备至,心里像冬日里下的一场冰雨,冷冽彻骨。却又似被油锅煎熬般,焦躁不安。是的!他愤怒!他不允许!他怎么能允许有别的男人碰触她!她是他的呀!早在两年前,她就已经是他的了,由心到身,都是他的。他的。他的。。。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2 14:03:00 +0800 CST  

(二)前尘事,痛殇情
永和宫,傍晚。“福晋,皇上传话过来,说晚上在慈宁宫宴请科尔沁的穆什泰亲王一行,叫您和愉妃娘娘准时前往。”剪着花枝的手一颤,好一会,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知道了,去和额娘说吧。”丫鬟缓缓退下,偌大的永和宫又恢复了寂静,死一般的寂静。。。早就习惯了,不是么?苦涩的一笑,手握剪刀的双手缓缓放下,抬起了一张美丽的脸庞,是,她是欣荣,当今的荣福晋。最年轻的亲王福晋呢,因为她的丈夫是最年轻的亲王,夫贵妻荣。可是,除了这个头衔,她索绰罗·欣荣还有什么呢?她的丈夫,给了她荣耀,名分,地位,甚至是一个孩子,一个带着屈辱来到世上的孩子。她还有什么?那个男人,心里没有她,一丝一毫都没有,身体呢,呵呵,除了那一晚,那个屈辱的夜晚,再也没有属于过她。不,即便是那一晚,他也没有属于过她呀!她心中的苦涩,有谁人知晓?可是,这是自己选择的路,他是自己选择的男人。无论如何,她,是真的爱他呀!“欣荣?在发什么愣呢?”愉妃从佛堂缓步而出,叫醒了沉浸在过往记忆里的女人。“哦,额娘,您诵完经了?翠柳已经告诉您了吧?晚上在慈宁宫的宴席。”“嗯,知道了。你,还好么?”愉妃探究的看了她一眼问道。“儿臣很好,额娘过虑了。”掩下自己的心思,欣荣回道。愉妃没有在说话,心里深深叹了口气。诶,那个女人,回来了呢。心思本就不在这里的永琪,这下,该怎么办好呢。婆媳二人怀着自己的心思,回到了各自的房间,准备着晚上的事宜。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2 19:50:00 +0800 CST  

(三)情缘错,恍隔世
慈宁宫,夜宴。乾隆帝很是开心,席间,频频举杯,和穆什泰亲王聊得十分畅快。“皇上,老臣一别两年,已是垂垂老矣,您却仍精神矍铄啊!”“呵呵,朕也老啦!瞧瞧,朕的儿女们都长这么大了,朕怎么可能不老呢?”乾隆说话间,指向永琪、永基等皇子。看到永琪,穆什泰似乎愣了愣,转而笑道:“这就是荣亲王了吧?果然英雄出少年啊!可把老臣的察哈尔给比下去咯!”此言一出,所有人皆是一愣。这,怎么话外有话呢?老佛爷此时不紧不慢道:“穆什泰,这话说的。你的察哈尔是科尔沁的世子,将来也是做亲王的人,怎能说这样的丧气话打击自己的儿子呢?永琪是哀家的孙子,皇上的嫡亲儿子,封为亲王,不是很寻常的事情么?”众人一听,更是惊惧,顿时,整张桌上,无人敢言。永琪抬眼,锐利的看向穆什泰,穆什泰心中一惊,天!这个荣亲王的眼神,如此犀利,竟让他这个老江湖,硬生生的让他看得脊梁骨发凉!“王爷说笑,永琪年纪尚轻,未来如何,现在怎敢断言?王爷如此说,真是抬举永琪了。”低沉冷淡的嗓音响起。小燕子猛然抬起头,像是不敢置信的看着永琪,那个曾经她无比熟悉的男人。他。。。怎么会。。。迎向小燕子的目光,永琪也直直的看着她,只是此时,目光中什么都没有,一片死寂。。。真的,回不去看了。。。小燕子心中如是想到,顿时,凉透心头。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2 20:57:00 +0800 CST  

(四)重聚首,枉凝眉
一顿接风洗尘宴,吃的众人是如坐针毡。散席之际,乾隆忽然开口道:“小燕子,这趟回来,你也算是回娘家了,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呢?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难不成,是察哈尔欺负你了?说出来!皇阿玛给你做主!”半真半假的话一说出,所有的人都看向小燕子。小燕子本想做个隐形人,却仍被推上风口浪尖。无法,只能笑道:“皇阿玛可别吓着察哈尔,小燕子很好。只是见皇阿玛和阿玛聊得欢畅,不便打扰罢了。”紫薇心疼的看着小燕子,短短两年的时间,曾经的那个无忧无虑的小燕子,是不是真的飞走了呢?现在的她,成熟的让人痛心。转首望向永琪,他掩饰的很好,甚至都没有看小燕子,只是端着酒杯的那只手,抖的无法控制,洒了一桌的酒,是否也是他心中的泪呢?坐在他身边的欣荣,心痛的无法抑制。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唯一能牵动你情绪的,只有她。一直,只有她。。。乾隆似是没料到小燕子会这样回答,愣了半晌,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说道:“呵呵,朕的小燕子也长大了啊!老佛爷,您说是吧?”老佛爷似乎也有些诧异小燕子的转变,听到乾隆的问话,转而笑言:“嗯,是啊!看来让她嫁人,是对的呢!”砰!众人一惊,这才发现,永琪手中的酒杯已经被捏碎了。碎片划破了永琪骨节分明,修长好看的右手,血,哒哒的滴在了桌上。“永琪!”欣荣似是惊惧,又似是心痛的叫出声来。愉妃捏紧了手中的锦帕,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乾隆先是惊讶,而后,明了却又心疼的看着自己最钟爱的这个儿子。老佛爷先是惊诧,而后却是愤怒到极点的看向小燕子。紫薇尔康等人,心中自是明白缘由,只余说不出的遗憾在心头。穆什泰的脸色有些难堪,倒也还算克制。察哈尔看向小燕子,有些了然,有些哀伤,看向永琪时,有些明白,有些嫉妒。。。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2 21:32:00 +0800 CST  

(五)酒意醉,心念动
小燕子睁大了双眼,震惊的看向永琪,那滴滴答答的鲜血,仿佛淋在她的心头一般,痛的她无法言语。永琪定定的看着小燕子,眼中闪过一丝欣喜。拨开欣荣的手,冷情的开口“不用了,本王自己清理。”说罢,看也不看她,起身,离开了慈宁宫。一场酒宴,就这么不冷不淡的结束了,众人也回了自己的寝宫。御花园里,紫薇和小燕子走在一起,“小燕子,你,还好吗?”紫薇担心的问道。小燕子看着自己的好姐妹如此真心的为着自己,心中一暖,笑道:“无妨,不用担心我,倒是你,这么晚不回学士府,不要紧么?”“没事的,尔康来时已经和阿玛额娘说过,今晚就歇在宫里了。我们就住在令妃娘娘的延禧宫。你呢?住哪儿?”“我?大概还是歇在漱芳斋吧。尔康不在,是去延禧宫打点了么?”“嗯,是啊。他和永琪。。。”似是察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紫薇一瞬间止住了话头。心中一痛,还是会担心他呀。苦涩一笑,小燕子却不知该如何开口。看出小燕子的欲言又止,紫薇叹口气,问道:‘担心他么?放心,这点小伤,永琪从不会放在心上的。况且这些年,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的。”心中一惊,小燕子冲口而出道:“什么意思?什么叫这些年,这点伤不算什么?他这些年怎么了?这些年,常受伤么?”悠悠叹息,紫薇盯住小燕子的双眼,“你还是在乎他的,对吧!”猛然后退,小燕子手抚着胸口,似是不能承受般,闭上了双眼。“不要逃避,小燕子,这是你们都无法逃避的!承认吧,你还是爱着他的!”睁开双眼,像是认命,又像是自嘲般的笑道:“所以呢?紫薇,然后呢?我们会怎样?我们又能怎样?不要忘了,如今的我们,早已不再是当年的痴男怨女了。他,是堂堂大清王朝的荣亲王,是欣荣的丈夫,还是。。。还是。。。绵亿的父亲!而我,也已经罗敷有夫了。难道,我们要不顾天下人的眼光,让皇阿玛蒙羞,让科尔沁耻辱,而在一起偷情吗?!”小燕子痛苦的叫喊出来,脸庞,在月光的洗礼下,满是泪水。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2 22:47:00 +0800 CST  

(六)诉衷肠,情难抑
紫薇没有料到小燕子会这么激动,却也被这样的小燕子震撼到了。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发现自己太过激动,小燕子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后,嘶哑的说道:“对不起,紫薇,你,见谅。”紫薇心疼的握住小燕子的双手,“傻瓜,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再这么见外,我就真要生气了!”“呵呵。。。。。”月光下,两位佳人,相视一笑。像是发现了什么,紫薇问道:“小燕子,察哈尔呢?自从酒宴结束后,就没见着他人。”小燕子一愣,转而笑道:“他嘛,估计是找以前的老朋友去了,他自小在宫里长大的,熟人估计不少呢。”紫薇若有所思的看着小燕子,“你们?都这么给对方自由的么?他去哪里,都不向你报备的么?”小燕子看向紫薇,了然的笑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只是。。。这也算我们的相处之道吧。总之,我觉得这样很好。”问不出什么,紫薇也只好放弃,笑言:“走吧,送你回漱芳斋吧!”“嗯。”待二人走远,不远处的树丛里,走出一个挺拔的身影,看着二人消失的方向,僵硬到无法动弹。。。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2 23:15:00 +0800 CST  
这里的小燕子 有些成熟了 我不想再写那些大家都看过的场景 换一个思路 可能更新鲜些 希望大家喜欢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2 23:21:00 +0800 CST  
这里的历史背景 可能有些架空 大家不要那么拘泥哈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2 23:22:00 +0800 CST  

(七)夜相见,暗香浮
“谁?!”小燕子惊问道。半梦半醒间,似乎有个人影在床前,灼灼的视线久久的凝视着她,让她本就不安的心,瞬间苏醒。“到底是谁?是人是鬼,总有个名号!”闷闷的笑声传来,伴着那股熟悉的味道,让小燕子一下子彻底的清醒。。。怎么会是。。。他?夜晚的空气里,浮动着淡淡的花香,微风吹过幔帘,月光下,俊美的男人,就这么看着她,那一瞬间,仿佛永恒般美好。。。就这么和他对视着,躁动的心,奇迹般的就静下来了。。。“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么晚了,你。。。”到底还是功力不够深呀,先败下阵来的小燕子别开了双眼,垂眸问道。“他呢?留你一人独守空闺?哼!看来,他并不尽职嘛。”淡淡的嘲讽声响起。小燕子微微一怔,抬头看向他,嘴角随即浮起一丝冷笑,“荣亲王,我们夫妻二人的闺房事,想必不用向你一一交代吧?再说,这么晚了,王爷夜闯臣妾的闺房,似乎,也于理不合吧?”男子深邃的眸子瞬间一冷,冰冷的气息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小燕子心里苦涩,曾经那么阳光的男子,去哪儿了?这两年,他怎么转变如此之大?现在的他,为何如此冷峻?浑身上下那么冰冷,冷的让人这样心寒!突然,唇瓣一阵刺痛,再抬眸,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吻她。。。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3 19:10:00 +0800 CST  
下面是床戏哦 希望不要被河蟹了。。。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3 19:48:00 +0800 CST  

(八)垂珠帘,掩情思
瞬间放大的俊脸让小燕子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却也在刹那间忘记了该如何反应。不行!我怎么能!小燕子开始挣扎起来,可是永琪像是知道她会这么做一般,先她一步抓住了她乱动的双手,揽住她的纤腰,更深的吻了下去。。。“嗯。。。”小燕子呢喃出声,殊不知这一声呢喃,让眼前的男子更加的情动。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唇舌,熟悉的温度,这一切都熟悉的让彼此发疯。小燕子渐渐不再挣扎,她开始回应紧紧搂住她的这个男人。因为她无法骗自己,她,真的想念他,想念到,不敢想念。。。察觉到小燕子的回应,永琪更加激动,吻的愈加深入,抓住她双手的手,渐渐松开,沿着她诱人的曲线,渐渐下滑。亲吻的双唇不再满足,顺着女子纤美的下巴,一路吻下去,在脖颈处留下了片片吻痕。“嗯。。。不可以。。。永琪,我们。。。啊。。。”在胸前亲吻的男人抬起头,眼底一片赤红,满满皆是情欲,低哑的说道:“不许说不可以!”说着,一把拉开小燕子身上仅剩的遮盖,身子一沉,毫无预警的进入了她。。。“啊。。。痛。。。”小燕子呻吟着叫道。永琪似乎有些疑惑,顿了一顿,可是身下的她太过甜美,紧闭双眸的她,魅惑的让他无法自控,她那温润紧致的身体让他失去一切思考的能力。他,失控了,任凭自己的欲望肆意挥洒,放荡狂野的在她的身体里驰骋。。。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3 19:52:00 +0800 CST  
来啦~~~~~~~~~~~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3 21:14:00 +0800 CST  

(九)温柔意,难再续
欢爱过后,空气里还充斥着浓浓的情欲味道。两个人急急的喘息着,许久,小燕子动了动,“别动,让我再抱会儿。”身上的男人低哑的说道。小燕子的脸红了红,懦懦的说道:“你,先出去,好不好?”他还在她的身体里,这让她真的很不自在。似是叹息一声,永琪抽离了自己,离开了她的身体,转而搂住她,许久,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天快亮了,你该走了。”小燕子轻声说道。永琪的身子僵了僵,半晌,有些怒意的回道:“怎么,怕他回来撞见?”小燕子睁大了双眼凝视着他,一滴泪,掉落。“是,所以,你赶紧走吧。”那滴泪,竟生生的滴在了他的心尖上,噎的他半晌无语。哗啦。。。他就这么掀开了被褥,当着她的面,穿起了衣服。。。小燕子别开了眼,红着脸,不敢去看。不知过了多久,阵阵冷风吹来,转首望去,只有一扇空门敞开着,哪里,还有他的影子。。。漱芳斋,清晨。小燕子呆呆的坐在镜子前,手抚着自己的脸颊,镜子里的那个女人,真真是艳若桃李呀。脸上红了红,过了一会,像是又想到了什么,明媚的光,瞬间黯淡下去。“格格,您怎么起身都不叫我们呀?”说话间,明月和彩霞推门而进。自从她远嫁,紫薇嫁入学士府后,这个漱芳斋就空了下来,明月彩霞和四大才子却没有离开,一直守着这里。昨日刚进屋,竟发现陈设一点都没变,屋子打扫的也很是干净,小燕子明白,六六大顺是真的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了。回过神来,小燕子笑道:“我从来不是个挑剔金贵的主儿,你们无需这么见外了。”“这怎么行?格格这趟回来,可是省亲,是回娘家啊,再说,我们都两年没见格格了,都想死咱们了,还不让咱们好好伺候着!”明月颠怪着说道。彩霞笑着附和着。顿时,漱芳斋里一片欢声笑语。突然间,明月瞧见小燕子脖子上的吻痕,惊讶的问道:“格格,这个天,就有蚊子了么?”小燕子愣了愣,回过神来后,羞红了整张脸。“没事,可能昨儿个酒宴上吃什么东西,过敏了吧。”“哦。。。”明月彩霞应答。看来很明显呀,小燕子心里有些怨怪永琪,他是故意的吧,如此用力,是生怕别人看不到么?还是,故意做给某些人看的呢?某些人。。。某些人。。。啊!察哈尔!心中有些好笑,他要是知道自己和察哈尔的真实关系,呵呵,真是的,这个人,怎么越来越幼稚了呢?昨夜。。。昨夜。。。突然,想到什么,小燕子的脸一片惨白。许久,像是下定某种决心,对明月说道:“去,请常寿常太医速来漱芳斋。”明月彩霞虽有些疑惑,却也应道:“是。”福了福身,退下。这种错误,不能再犯。。。绝不能再犯了。。。心里,冰凉一片。。。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3 21:54:00 +0800 CST  

(十)故人见,恩怨现
御花园,晌午。紫薇和晴儿在碧落亭里等待着小燕子的到来。“紫薇,昨儿个我被老佛爷派出宫外办差,都没有见到小燕子,她,过的怎么样?”晴儿略显担忧的问道。喝口茶,紫薇笑道:“行了,你都念叨一路了,待会见着她,自己问去!”晴儿有些不好意思,道:“你知道,箫剑一直很担心他这个唯一的妹妹,我。。。我虽没有嫁给箫剑,却是真心把小燕子当自家妹子看待的。”紫薇闻言,心里微微苦涩。诶,他们这三对,好像真的只有她现在最圆满呢。老佛爷一直对箫剑讳莫如深,晴儿和箫剑这辈子。。。恐怕。。。当初,老佛爷能为了小燕子的身世将她远嫁蒙古,今日,没有动箫剑,已经算是天大的恩赐了。“怎么了?都愁眉苦脸的。我的晴儿嫂嫂,是不想见我么?”一声打趣儿声传来,惊醒了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两个女人。抬头,就见小燕子笑意盈盈的看着二人。晴儿最是激动,一把上前拥住小燕子,“小燕子,你可算回来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晴儿已是有些哽咽。小燕子亦是动情,“我这不是回来了么?我也很想你的。昨天没见着你,你不知道我有多遗憾!”紫薇见二人都有些伤情,便劝慰道:“好了好了,一见面就哭哭啼啼的,让人见了,还不定怎么说咱们呢。”待情绪都稳定了些后,三人便坐下来饮茶聊天了。说话间,远远走来一群主子丫鬟,定睛一瞧,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的荣王福晋—索绰罗·欣荣。“真是冤家路窄!御花园这么大,她哪儿不好去,非要来这里!难道她不知道,王爷明令禁止她不许靠近这里半步的吗?”明月气愤的道。小燕子、紫薇、晴儿三人看到这个情景,一时之间,都有些无措。已经走进的一行人,自然是听到了明月的话,桂嬷嬷出口训斥道:“大胆奴婢!竟敢对福晋出言不逊!哼!果真是什么样的主子,教出什么样的奴才!”说完,瞪视了一眼小燕子。反观欣荣,她的反应却有些奇怪,听到明月的话,脸色瞬间惨白一片,抬首望向亭子的匾额,身子更是晃的厉害。“福晋!福晋!您没事吧?”丫鬟赶紧扶住她。定了定神,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走进了亭内。紫薇晴儿见此情景,皆走到小燕子身前,只是,小燕子却拦住她们,直直的迎向欣荣。微一颔首,淡然道:“见过福晋。”欣荣紧紧的注视着小燕子,而后出口嘲讽道:“还珠格格倒是变了不少,成为蒙古科尔沁的世子王妃后,居然也懂得公众礼仪了?”淡淡一笑,小燕子回道:“福晋不必总是提醒我世子王妃的身份。你这么介怀,是没有底气么?”“你!”似是没有料到小燕子会这么回答,一时气急,竟答不上话来。紫薇晴儿都震住了,小燕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凌厉?居然和欣荣对话,也能对答如流了。惊讶的同时,却也为她高兴。只有这样的小燕子,才适合在这宫中生活吧。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3 23:49:00 +0800 CST  

(十一)碧落亭,是非生
“都在这大呼小叫的做什么?”一声低沉的嗓音响起。亭子内的一群女眷皆抬头看去,只见永琪、尔康、尔泰一行皇子贝勒行近。刚刚那一声,自是出自在场身份最尊贵的荣亲王之口。小燕子看见永琪,怔了一怔,而后有些不自在的别开了脸。欣荣看见永琪,喜悦的光芒一闪而逝,便陷入了沉默。永琪一进亭内,就看见了小燕子,灼灼的视线便这样毫无顾忌的投向她。可是在看到她躲闪的目光和姿态后,炽热的光芒,渐渐冷淡。。。“回王爷,奴婢陪福晋在这御花园走动,远远就听见明月这丫头出言不逊,这才出口教训了几句。”就在众人沉默之际,桂嬷嬷战战兢兢的上前答道。听得此言,永琪转头看向欣荣,意味不明的开口道:“哦?是么?本王的福晋不是大家闺秀么?怎么本王的话都听不懂呢?”众人一愣,一时都没明白永琪是什么意思。“臣妾不明白王爷的意思。”欣荣回道。深邃好看的眸子一紧,森冷的开口道:“本王应该说过,这个亭子,谁都可以来,除了。。。你!难道,本王娶了了个耳聋的福晋么?那么,本王是不是应该上书皇阿玛,给你一封休书呢!?”永琪的声音里,怒气已经显而易见。“你。。。你说什么?”欣荣闻言,惊的连连后退,面色一片惨白,不是身边的丫鬟抚着,估计,已是无法站立了。许是没有料到永琪会这么不给欣荣面子,小燕子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永琪,身后的内命妇们,则是个个惊的大气都不敢出。好厉害的永琪,好霸气的皇家风范,现在的永琪,真的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了,而是越来越有帝王之姿了。这,是紫薇晴儿心中的所想。丢尽了面子,欣荣只好福了福身,道:“王爷教训的是,是臣妾失态了。既然王爷已经下朝了,就请尽早回永和宫吧,额娘已经念叨你很久了。”半晌,永琪没有应答,欣荣更是尴尬,匆匆离去。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4 22:07:00 +0800 CST  

(十二)明心意,情无尽
看着欣荣一行渐行渐远,小燕子的心中有些意味难明。不管怎样,她才是永琪的妻子,虽然她的介入,让她和永琪咫尺天涯,可是,她毕竟是永琪明媒正娶的妻子,而且。。。还为他生了一个孩子,他们,已经有名有实了呀。。。心中酸涩难耐。感觉到永琪和小燕子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紫薇上前转寰的说道:“尔康,你们下朝了?今儿个怎么这么晚啊?”明白妻子的意思,尔康答道:“可不是,皇上正为缅甸屡次犯我边境的事情烦恼,所以,我们几个就留下来,商议了些对策。”一席话打散了永琪小燕子只见的尴尬气氛,而后,尔康尔泰和紫薇便回了学士府,永琪见小燕子待他如此,心也凉了,便什么话都没说的离开了。待他们都离开后,小燕子有些迟疑道:“晴儿,这个碧落亭,有什么特殊意义么?”深深看了小燕子一眼,晴儿不紧不慢道:“怎么,现在好奇了?刚刚不是挺无所谓的吗?”小燕子有些赫颜。诶,叹声气,晴儿道:“你没发现这个亭子很眼熟吗?”眼熟?小燕子仔细看了看,这才察觉,这,不是曾经她刚进宫时,和永琪他们把酒言欢的亭子么?可是,又有些不一样。“别看了,这个亭子自从你走了后,永琪就重新修葺了一番,还亲笔题了“碧落亭”三个字。”什么。。。是永琪亲笔题字?看小燕子还有些怔仲,晴儿实在忍不住了,道:“你还不明白么?碧落碧落,上穷碧落下黄泉。他的心,永远追随着你,无论是上穷碧落下黄泉!”小燕子被震撼了,心里像有什么就要破土而出,那么迅猛,让她无法去阻挡。。。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4 22:34:00 +0800 CST  
上班前来更文中。。。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5 15:48:00 +0800 CST  

(十三)母子情,疏渐远
永和宫,佛堂。“娘娘,王爷已经回来了。”翠柳走近愉妃,轻声禀报。咚……木鱼停止了敲击,“知道了。”睁开眼,搭着身边丫鬟的手,缓缓站起来。进入大厅,永琪已经坐在软靠上饮茶,见到愉妃进来,站起身,不冷不淡的说了声:“额娘。”微微蹙起了眉,“听说你在御花园给了欣荣一个很大的难堪,说是要休了她!是不是?”愉妃出口道。淡淡的嘲讽在嘴角扬起,“额娘的眼线可真尽职,这才多久呢,您就知道的这么详尽了。”“你这个不孝子!你到底想怎么样!欣荣是你的妻子,不是外头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你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愉妃气急,手抚着胸口道。闻得此言,永琪的浑身一僵,俊美的脸上毫无表情,冷酷的开口道:“儿子真的很好奇,我到底是不是您亲生的。为了那个女人,您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来伤害您的儿子了。不三不四的女人?哼!对您来说,她或许很不堪,可是对儿子来说,她是我的一切!”愉妃的脸上布满了震惊,颤抖着身子,看着这个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儿子。“永琪,你怎么变成这样?这样的陌生,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你这样,让额娘心里有多疼,你知道么?”愉妃声泪俱下。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永琪心里有说不出的凄凉。这就是自己的额娘,每次都疾言厉色的中伤自己最爱的女子,而后在自己反驳的时候,再来上这么一出苦肉计。真的是。。。乏了。手抚着额头,永琪有些不耐的开口:“额娘,您不累么?这几年,您这么一出又一出的演,不累么?”愉妃看着永琪,半天无法言语,只是呐呐道:“你说什么?”“我说,额娘,您不累么?若您不累,那么,我累了。没有兴趣再陪您一次次的玩同一个游戏了。哦!对了!您的好儿媳一定热衷此道。您可以和她一起切磋。儿子还有事情要处理,晚上就不在这儿吃了,额娘也早点休息。”说完,永琪头也不回的抬腿就往外迈去。“等等!”此时的愉妃忽然叫住永琪。“额娘还有什么事吗?”冷淡的声音响起。“我只想问你一句,昨晚,你去了哪里?”闻言,永琪似乎怔了一怔,回头嘲讽的笑道:“额娘,我会让您的心愿达成,您的晚年,一定会是整个大清最尊贵的女人。。。现在,还有什么要问的了么?”“你!。。。。”愉妃这下是真的被惊住了,这等大逆不道的话,这个孩子,怎么敢。。。“既然额娘没别的事,儿臣就先行告退了。”说话间,完全不给愉妃思考的余地,转身就离开了永和宫。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5 15:48:00 +0800 CST  
来啦。。。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5 21:11:00 +0800 CST  

(十四)有心人,多情恨
慈宁宫,清晨。老佛爷端庄的坐在主位上,愉妃和欣荣一早就来请安,此时,正端坐在次坐上。晴儿在老佛爷身边侍候着,心中却是疑虑重重:这大清早的,老佛爷还未起身,她们这婆媳两就来了,是不是也太积极了些。看出愉妃婆媳的欲言又止,老佛爷道:“晴儿,哀家早上想吃你亲手做的玉子粥了,你去给哀家做一碗来。”明白老佛爷是想支走自己,晴儿只好福了福身,应道:“是。”。。。“好了,晴儿也走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犀利的眼神看向二人,老佛爷悠悠说道。“老佛爷,欣荣只是有些想念阿玛额娘了,想回家看看。望老佛爷恩准。”欣荣上前答道。“哦?。。。不是为了昨儿个御花园碧落亭的事儿,来向哀家讨个说法?”老佛爷精明的眼神扫过欣荣,犀利的问道。愉妃听得此言,哪里还坐得住,立马上前,道:“老佛爷英明,什么事儿都瞒不过老佛爷。欣荣这孩子受了委屈,想回家也是自然的,并不是给老佛爷施压。”说完,愉妃心中暗惊,这宫里最厉害的女人,不是什么皇后,也不是什么令妃,而是眼前这个尊贵无比的女人啊!“哼!行了!收起你们那一套!”老佛爷略带怒气的说道。扑通一声,欣荣已经跪在地上,抬起脸,声泪俱下的说道:“老佛爷,欣荣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永琪他。。。他。。。他竟然当着那么多宫廷贵妇、嬷嬷丫鬟的面,说要休了我啊!他如此不顾念夫妻之情,我的心都凉透了呀!”老佛爷一听,着实气愤,说道:“是不是还当着那个小燕子的面啊?”“是啊是啊!而且,永琪现在对臣妾也是敷衍了事。臣妾的心里,真是。。。”愉妃说道。老佛爷看着哭的泪水涟涟的二人,有些不耐的说道:“够了!慈宁宫不是给你们发泄情绪的地方!愉妃,你这个做额娘的,连自己儿子的心思都摸不透,还好意思哭?还有你,欣荣!哀家真的对你失望极了!本以为,你有了绵亿,应该能拴住一丝永琪的心思。可是呢?自从绵亿出生后,他有看过你们母子一眼么?估计连他儿子现在长什么样子他这个做阿玛的都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就是你不懂得他的心思,一味的只想着争宠。不瞒你们说,永琪的未来可是无可限量的,在皇帝这么多的儿子里,他是第一个封王的。皇帝对他的期许,大家心里都明白着点儿。愉妃,你是他的母亲,将来若是顺利,你就是住在慈宁宫的女人,天天为了个女人跟自己的儿子置气,出息!欣荣,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想着怎么拉回永琪的心了,哼!反正,他的心你也从未拥有过,也拉不回,何不把心思放到绵亿身上。要知道,永琪现在,只有绵亿这么一个子嗣,他并没有侧福晋,连个侍妾都没有,这长子嫡孙,不就是你未来的依靠么?至于小燕子,哼!一个嫁了人的二手货,依永琪那么高傲的性子,怎会和她再重温旧梦?愚蠢!”一席话点醒了愉妃和欣荣,却也震惊了站在屏风外的晴儿。老佛爷,果然是经历过先帝“九子夺嫡”的深宫女人,太。。。可怕了。。。


楼主 淡月小芽儿  发布于 2012-06-25 21:11:00 +0800 CST  

楼主:淡月小芽儿

字数:203331

发表时间:2012-06-22 22:0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3-12 22:27:11 +0800 CST

评论数:393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