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还珠格格】[原创]燕去燕归雁不归(非永燕)

瑜妃上吊,永琪成婚,往日一切的浓情蜜意,如今,竟像一根绳索,和道德伦理交织在一起,将小燕子的脖子,勒得死死的,让她喘不过气来,当永琪用头磕着床沿,大声喊道:“我娶,我娶”时,小燕子的一颗心,原本就已经掉入深崖,可随后的深情几许,又将她的心软化了,知道今日的他,身披红袍,骑着高头大马,执着另外一个女人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向礼堂,似乎,也在一步一步的离开她的心里。自己,在这紫禁城中,完全活成了笑话。
回到淑芳斋,紫薇怕她想不开,寸步不离的陪着她,可那担心的眼神中,还流露出一种深深的恐惧,这恐惧,源自未知,源自未来,源自权利,源自教条。
“紫薇,其实,你不用担心的。”本来小燕子一天都没有说话,此刻突然蹦出这样一句,紫薇吓了一天,可之后,她明白了,泪水宣泄而下,她没有说话,紧紧的抱着小燕子“你是皇阿玛的亲生女儿,尔康的额娘如此喜欢你,”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0-16 19:45:00 +0800 CST  
有家人的祝福,那就是最好的了。紫薇看着平时大大咧咧的小燕子,但此刻却能说出这样的一堆话,可见被伤害的极深,哀默大于心死,悲伤正在蚕食着小燕子的心,她明白,可却无可奈何。过了一会,只是说:“小燕子,你要对永琪有信心呀。”小燕子没有说话,月落日升,小燕子一夜没睡,憔悴的容颜,更添了几分楚楚可怜。而永琪,在进行完谢礼后,也跑到了漱芳斋。
再次相见,犹如相隔千年,紫薇深知要给二人留下单独相处的时间,于是借故走了,看着五阿哥,亦是疲惫的样子,小燕子的心里却好吃了苦药一般,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愣愣的说了一句:“新娘子好看吗?”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0-17 10:49:00 +0800 CST  
永琪闻言,也是心中泛酸:“在我心里,没人比得上你。”小燕子低头想了一会,像是下了一个极大的决心,道:“永琪,我们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再见面了。”一瞬间,恍如天雷劈下,永琪呆若木鸡:“小燕子,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要放弃我,放弃我们了,是吗。”小燕子转过身,尽量不去看永琪的眼睛:“是,我不想让其他人说我霸者别人的丈夫,也不想再看瑜妃娘娘再吊一次,含香的凝香丸很珍贵,我。。。。”说到这,小燕子早已泣不成声。永琪往后退了两步,摇摇头,“不,我不会放手的,不会的,”说的,就像外面跑去。人人看着五阿哥在宫道上飞快的奔跑,个个只是低下头笑:“看,五阿哥果真是成亲了,肯定是急着回去看福晋呢。”
“什么,小燕子,你疯了,你真的和永琪提了分手吗。”紫薇一双眉目瞪着,满是不可思议。小燕子在榻上蜷着,点点头。“山无棱,天地合,不敢与君绝,小燕子,这不只是我和尔康的,也是你和永琪的呀,不行,我去找尔康,告诉他这是你一时的气话。”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0-17 13:17:00 +0800 CST  
“不,紫薇,这不是一时的气话,我昨晚想了一晚上,这是决定,不是气话。这是为了我,也是为了瑜妃娘娘。”小燕子平静的说,紫薇没有在说了,她心里想,激动时候做下的决定,都是不作数的,等小燕子稍微平静一些,再说把。外面传来通报声,乾隆大步进来,小燕子和紫薇赶紧行礼。
“小燕子,你的心情,有没有好一点呢?朕特意来看看你。”小燕子看着乾隆慈爱的眼神,说道:“好多了,只是如果皇阿玛肯放我到宫外走走,我就会更好了。”皇上笑着摇摇头,“没问题,去吧,跟令妃说一声,你就去吧。”乾隆本想着让小燕子散散心,谁知小燕子扑通的跪下,对着乾隆磕了三个头,眼角含泪,说道:“谢谢皇阿玛。”乾隆隐隐觉得心中不安,但也只是一闪而过。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0-17 13:47:00 +0800 CST  
更文喽,感谢小伙伴们的关注,渣作者很感动呢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0-18 10:08:00 +0800 CST  
作者文笔不好,写的好的话请大家多多关注点赞,写的不好的话可以告诉楼楼,楼楼会尽力去整改的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0-18 10:09:00 +0800 CST  
马车轰隆隆的离开了紫禁城,一车人默默无语,马车里失去了往日的欢欣。来到了会宾楼,一进门,萧剑就一拳打在永琪脸上,永琪没有防备,不禁后退了几步,全部人都愣住了,晴儿急忙上前,将萧剑拦住,萧剑大声说道:“永琪,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们就只会欺负她,欺负她没有家世,没有人给她撑腰,你们就这样的践踏她。”萧剑气愤急了,永琪本欲还手,可听见这话,也不禁停下了防备的姿态。
“是,我知道,是我欠她的,是我对不起她的,我今天也不走了,你打吧,让你打到够,我绝不还手。”萧剑闻言,挥拳冲上去,小燕子却扑倒永琪面前,说道“萧剑,你不要打她,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我不需要这样,我不需要任何人帮我去出头,是,他是对不起我,可是萧剑,瑜妃娘娘是他的额娘,如果他连自己的额娘都不顾了,那他也不是我的永琪了。”
萧剑闻言,说道:“他对感情不忠,用让你伤心欲绝,这样的公子哥,以后负你的次数只会越来越多,难道你想看他左一个欣荣,又一个莲蓉的娶进宫吗?这样的人,你还要他干什么,你的父母在天之灵,又怎会舍得看着你这样?他这样,还不如离开了的班杰明,还不如跟班杰明,回他的大不列颠国去。”
紫薇闻言急忙上前:“萧剑,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何必提起小燕子的父母还有班杰明呢,再说,班杰明是回去了,可他还会回来的,我们今天是出来散心的,不是出来算账吵架的。”
萧剑心里钝痛,不能言说的秘密,对自己妹妹的疼惜,让他在这个屋子里无法呼吸,他转身夺门而去,晴儿也追着而去。永琪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小燕子,心里感动,便说:“小燕子,你是原谅我了吗。”小燕子转过身,说道:“我去看看饭好了没有,我肚子饿了,吃完饭在说吧。”紫薇大喜过望,小燕子这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的,现在说要吃饭了,她心情自然是好的,急忙上前,说道:“是了是了,我和你一起去看吧。”小燕子拉着紫薇的手说道:“紫薇,我去就可以了,你看着永琪,也看着萧剑有没有回来了,省得一会回来又闹”继而抬起头,对尔康说:“好好保护紫薇。”说着,深深看了一眼紫薇,便出去了。
尔康心里忐忑,却也只道是自己多心。可是谁也不知道,小燕子并没有去厨房,而是去从后门,悄悄的里去了。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0-18 10:10:00 +0800 CST  
下午继续,还有一更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0-18 11:33:00 +0800 CST  
如果时间充裕的话就两更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0-18 11:33:00 +0800 CST  
晴儿一个人回来了,看起来,好像刚刚哭过一场似得,只是说:“萧剑有事,先回去了。”几人等了一会,最先察觉不对的是紫薇,她的心越来越荒,好像丢了什么重要东西似得,他站起啦,说道:“我去看看小燕子,可是一推开门,之间柳红和柳青刚好端着菜上来,柳青一上来,便嚷嚷着:“小燕子呢,去哪了,我刚刚在厨房里端来了她最爱吃的烧鸡,跑哪去”
茶杯落地的声音是如此的清脆,心伴着杯子里的茶叶,落了一地,从天亮到天黑,他们找遍了大街小巷,走遍茶楼赌坊,都没有看见小燕子,无奈,众人只得回宫先行复命。
“什么,小燕子丢了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在宫外不愿意回来,你们说清楚一些。”e尔康说道:“皇上,就一顿饭的功夫,还珠格格就失踪了,我们找遍了整个京城,都没有看到她的踪迹,恳请皇上派人,到郊外,扩大搜寻范围。”紫薇和永琪跪在地上,紫薇泪水涟涟,脑子李不断响起小燕子那句话“好好照顾紫薇,好好照顾紫薇”原来,那不是叮嘱,是诀别。永琪心里,却恍如一张撕扯的网一般,支离破碎。
“胡闹,早知道朕就不该让你们出去,真是气的我头疼,这大半夜的,他那三角猫的功夫遇上坏人可怎么办?尔康,你赶紧让傅恒派人去找,不可惊动老佛爷。”“是”尔康刚想下去,只听见永琪说:“皇阿玛,是儿臣,逼走了她。”尔康摇摇头,脑海中浮现出一句诗,世间多少痴儿女,爱到深处无怨尤。
小燕子其实也不知道去哪,只知道熟识的地方,他们一定是找的到的,她不想再呆在北京城,于是一路假扮老太太,出了城门,买了些干粮,买了匹马,便漫无目的的走着,走了几天,便来到了渴了,喝些山泉水,饿了,便啃几口干粮,日子过得倒也悠闲欢快,只是藏于心中的痛苦,也没有减弱丝毫。也时时想起宫里的人会如何,可是外面天高云淡,微风轻扬的日子,却让她乐不思蜀。
尔康一连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小燕子,守卫肯定的说没见还珠格格出们,城里城外,像是真的化为一直燕子,飞走了。
而永琪,除了面对欣荣,面对自己随时晕倒的额娘,也只能将希望托付在尔康身上,淑芳斋,真正安静下来,没有人经常去请太医了,也没有人在宫里闹笑话,连课堂上,都没有往日的欢声笑语,变得死气沉沉的,老佛爷还是知道了,数落了他们一顿,可是心,却彻彻底底的放了下来
而此时,小燕子正乘船,游览这雁江风光,却不想,夜里,会遇上了水匪。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0-18 16:01:00 +0800 CST  
鞭子挥舞的吃力,根本招架不住,为了救一个小女孩,燕子神鞭被弯刀缴走,小燕子也受了刀伤,和小女孩一起落入了湍急的河水中。 水匪大喊:“捞上来,拉回去,做压寨夫人。老子从来没见过这么标致漂亮的小妞。”落入水中的一刻,眼前浮现出永琪的面孔,永琪,来世再见了。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0-18 16:02:00 +0800 CST  
另有男主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0-19 09:16:00 +0800 CST  
男主即将登场,但剧情的方向发展并不是按照还珠来的,加入了许多虚构的人物和地址,所以介意勿喷哦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0-19 09:46:00 +0800 CST  
世再见了。
水匪搜寻不得,全看见远处,一艘船,正飞速的驶向他们,为首的喃喃道:“林家军”林家军是京城里最骁勇的军队,常年在遍地,传闻,林家军首领林轻扬,生的十分凶横,膀粗腰圆,还会吃人,也有人说,林轻扬相貌堂堂,气宇轩昂,传言为何,谁也不知。半个时辰,悍匪全部落网,船上的火也被扑灭,林轻扬从船上走下,年轻的将军一席银色铠甲,剑眉星目,英勇俊朗,边塞常年的风雪,让他的脸有些微微的古铜色,将英俊的面容衬得刚毅无比。
水匪一字排开林轻扬朗声问道:“船上这个女孩呢,去哪了”之间画像上,一个小女孩的画像跃然于纸上,正是刚刚和女子一起坠水的小姑娘。水匪面面相觑,皆看向那奔腾的河水。林轻扬的面色冷峻,手下便吩咐人:“沿河十里,搜。,必须得找到欢小姐,” 转头,只见一条鞭子缠在匪首腰间 ,林轻扬低下身子去,一把拆下,只见鞭子上刻着燕子神鞭四个字,军师上前言:“这跟鞭子,倒也和画像上一模一样,难道,皇上的还珠格格也在这艘船上?” 林轻扬现在无暇考虑那个还珠格格,反倒是担心欢儿,那个丫头,吵了两句就跑了,难道不知道 ,这世上,他只有她一个亲人了吗?骨节分明的手握着配剑,关节处发白,欢儿,欢儿,你要没事才好。随即看了一眼鞭子,便说:“此地是雁州巡抚的地,交给他吧。”
雁州巡抚得了,急忙将这条带血的鞭子快马加鞭的送往了京城,这时,皇上正在御花园散步,身边陪着尔康和永琪,傅恒将雁州巡抚带到了御花园,对乾隆说:“皇上,有还珠格格的消息了”乾隆大喜:“那他在哪,有没有好好地,快将她带回来,是不是还在闹小性子。”傅恒面色凝重,便示意了身后的雁州巡抚。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0-19 11:31:00 +0800 CST  
“启奏圣上,日前,林家小姐走失,林家军搜寻林家小姐林欢儿,在雁江发现一窝水匪正在截船,争斗之后,林将军在船上发现了此物”便示意后面的人,将东西呈上锦盒李,鞭子经历过了血战,如今已变成乌黑,可是是小燕子的鞭子,不会错。“水匪交代,林将军赶到时,女子已经坠入河流,拿了画像细细辨认,确实还珠格格无疑,林将军派人沿河找了十里,也没有找到,雁州河面票,河底却是暗流涌动,格格恐怕,恐怕。”
永琪上前:“皇阿玛,让儿臣去吧,让儿臣去找她吧。”永琪“搜,派水性好的人,上游中游下游,全部给朕搜过来,活要见人,死,也要见尸。”跪在地上,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此时的永琪根本顾不上这些了,心爱的女人远走高飞,他心如刀割,可如今,收到的,竟是这样一个消息。老天爷,这是在惩罚她吗。乾隆看着永琪,深知无论是出于考虑,都决不能让他去,尔康深知皇上的担心,便说:“皇上,还是让臣去吧。臣带着一对人马,去沿河查看,请皇上允准。”
乾隆心里七上八下的,见尔康上奏,急忙允准,永琪看见皇上并不考虑他,又说道:“皇阿玛,倘若你不让儿臣去,儿臣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那是儿臣最爱的女人呀”
乾隆看着眼前的儿子,那样深刻的痛楚,恍如回到了那一年,富察崩逝的时候,自己那是的心情,也同样是悲伤的无以复加。那一刻,只想抛下皇位,抛下一切,随她去了。
“永琪,你身为孙子,儿子,皇子,臣子,你身上的重担,你可知有多重?”永琪磕头到:“儿臣知道,儿臣定会归来的,不会让阿玛失望的”乾隆点点头,:“尔康,好好看着他,如果五阿哥不能安然无恙,那们你们去的人,也不必回来了。”
林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救他的女孩子拖上啦,拖上来时,小燕子的意识已经模糊了,河底的暗礁,将她的脸,划了一道一道的口子,经河水的浸泡有些微微的发白,额头也被磕出血了。可只听见她嘴里絮絮叨叨的念叨着,林欢凑近一听,只听见他说的是:“紫薇,紫薇,永琪”林欢泄气到:“我不知到你说的是谁,可是姐姐,你都不认识我,你怎么号拼命救我呢。”“小姐,小姐”远处传来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喊,本来林欢不想回去,可看着眼前奄奄一息的女子,还是大喊:“我在这”
“小姐找到了。她倒是没事,只是一个救她的姑娘,如今意识已经模糊了,属下已经派军医去看了。”林轻扬说:“既然救了小姐,就派人好好的医治,我一会去看看。”
营帐里,小燕子此刻正在发这高烧,林欢儿在旁拉着一个妩媚的女子,说道:“怎样,文姬姐姐,她的容貌可以恢复吗,之前这个姐姐可漂亮了,可军医说,她的脸,可能不会恢复了。”文姬扒着她的脸仔细看看,胸有成竹的说道:“伤口里面有河沙,没有处理干净,都是一群庸医,这样吧,你把她交给我,我帮你把她的脸恢复如初。”
“可是她在河里留了好多血呢,有发着烧。”文姬看着说道:“那她以后的身体,可能会非常虚弱的。欢儿,以后,可不能再这们任性了。”欢儿精致的小脸上,充满了懊悔“是啊,如果她不救我的话,她可能能逃出来的。”文姬给了林欢一个爆栗子,说道:“既然你知道错了,那我就帮帮你吧。”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0-19 11:55:00 +0800 CST  
前几天没有时间,从明天开始更新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0-24 12:41:00 +0800 CST  
最近一段时间,外婆生病住院,公司事情太忙了,原先答应过的更新也忙忘了,谢谢大家的等待,从今天开始正常更新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1-05 13:46:00 +0800 CST  
柳青柳红得了消息,便和萧剑先行出发了,:“这个小燕子,真是不让人省心,等我抓到她,你看我要怎么收拾她。一定先提他几脚。”柳青愣愣说道:“那也要找得到呀,雁江的水那么急,小燕子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呸呸呸,赶紧把他给呸掉,你在说些什么呀,小燕子什么没经历过,她命大着呢,怎么会轻易的。。。”饶是一向要强的柳红,此刻也不禁红了眼,萧剑牵着马的缰绳的手紧紧握着,发白了,说道:“若是小燕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永琪的。”
而等永琪马不停蹄的赶到了雁江,柳青柳红和萧剑都已经在此地搜寻了好几日了,这几日,听说林家军已经拔营而去,可是对于还珠格格坠江这件事,百姓们却是恍如亲眼所见一般,茶楼里,说书先生呢喷着唾沫,大声说道:“话说还珠格格游历雁江,如花的容颜却被水盗盯上,不堪受辱后跳入了雁江,如此盛世红颜却消逝在江水之中,是在是可惜呀可惜。那晚船上的火,恍如照亮了整个天空。林家军虽然火速赶到,可还是晚了一步,实在是可惜呀,可惜。”
尔康听着,思量了片刻,才说道:“那晚林家军也在,虽说晚了些,有没有询问过,林家军有没有救上一个姑娘。”萧剑愁眉满目,说道:“我叫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去问过了,完全没有消息。林家军军纪严明,其他的,也不好多言。”
永琪惨白这一张脸,这几日以来,他原本挺拔的身躯变得瘦削,整个人,呈现出一直颓废之感,萧剑已经不再去理会永琪了,只是心里想到:“若是小燕子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定会让永琪陪葬。”
而这边,文姬已经帮小燕子处理好伤口,用撒上了自己的独家秘药,只过了五天,伤口便复原了,只是眉梢眼角,更加艳丽,竟是从原先的标志美人,变成了个绝色佳人。只因之前为小燕子处理伤口,文姬便自作主张停了药,可是如今再用药时,这病早已是来势凶凶,退不下去了。小燕子高烧烧的浑身滚烫昏昏沉沉的,嘴里沉沉的喊着紫...薇,永琪..几人的名字,文姬精通易容门道,却对看病不是特别在行,只是简单抓了几帖药,可是依然没有用,林欢儿着急,只好硬着头皮,请来了军医。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1-05 13:47:00 +0800 CST  
“小姐,你们是不是把她的药给停了”林欢儿点头,军医又问:“所有药都停了”林欢儿说:“停了,文姬姐姐说,不会有事的。”年轻的军医指着文姬税:“你,你实在是过分,你可知道,那日我替姑娘检查,姑娘后脑勺有过撞击,很容易导致淤血堆积,因此在最有效的时间里,开了活血退淤的药。而如今,你们,你们竟然私自倒了药”文姬一声说道:“你别怪欢儿,药没了重新在熬便是,”军医怒骂到:“那你可知,你会害死她的,轻则失忆,重则,可能变成一个**。”此言一处,着实吓到了两人,军医拂袖而去。林欢儿大步追上去“沥哥哥,沥哥哥,你帮我救救姐姐吧。”屋里,只剩下了文姬。

林欢儿知道小燕子会失忆,心里更加愧疚,便对林轻扬说道:“这个姐姐之前在船上说过,她没有家了,也是一个人出来闯荡的,如果她真的失忆了,不如我们就告诉她,他是我的姐姐,你的妹妹,这样不就好了,到时候哥哥你给她取个名字”林轻扬想也不想,直接回绝到:“不行。”林欢儿问:“为什么不行呀。”林轻扬哑然,低下头喝了两口茶,说道:“凭空多出来个妹子,这让军营里的人怎么想?这样吧,这件事,我来想办法。这样吧,就说他是你义结金兰的姐姐,但是从未说过她的身世,若是他问你名字,你就说”“小燕子,她和我说过,她叫小燕子。”林欢儿对于自家哥哥这个想法十分赞同,林轻扬说道:“这哪像个名字呀,不如换一个吧,就叫她吧燕锦吧。”
而这边,在搜索无方的情况下,宫中传来太后病重的消息,皇帝命几人火速的回宫,夜凉如水,永琪站在江边,看着滚滚的波涛,就像悲伤一样一股一股的冲到心底,尔康走过来将手放在永琪的肩上,试图给他力量,尔康说道:“永琪,可能没有消息,才算是最好的”“小燕子是在是太残忍了,她怎么忍心,抛下我们而去。”忽然,从身后传来冰冷的声音,说道:“残忍的朝三暮四的你,是你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额娘,是你们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小燕子看上你,真是瞎了眼睛。”二人转过头,之间萧剑在背后,目光阴森可怖,可永琪早就受够了萧剑,这些日子来,一开始当她是小燕子的师傅,而确实是自己负了小燕子,所以才一再退让,此刻听见萧剑这么说她额娘,顿时火冒心头,大声说道:“我与小燕子如何,了轮不到你说三道四。你没有资格,更没有权利。
萧剑冷笑道:“我就是没有权利,可那又怎么样,身为她的师傅,我却有权利送你去找她。”说完拔剑向前。
招式之间你来我往,终于永琪占了下风,尔康见势,也加入两人的混战,企图分开两人,可是两人一个要出气,一个要偿命,一时之间,竟难以分开。
最后,两人勉强与萧剑打成平手,尔康收了招式:“萧剑,你疯了,想想小燕子,若是她活着,你不是错杀了好人。”“尔康,你别拦着他,你让他把我打死吧。”萧剑心想,若是小燕子在,她真的会想要这样的结果吗?随着,看到了永琪解脱的表情,萧剑冷笑一声:“哼,你想死,我偏不成全你,无论你以后有多顺遂心意,多飞黄腾达,但你却永远不会忘记,你是怎样逼死了你最爱的人。”说完,转身遁入了黑暗。尔康心想,死并不可怕,可怕的却是诛心。
终于,夏去秋来,燕锦终于好转,也当真是失去了一些记忆,只是零散的记得自己小时候的事,其他,却什么也不记得了。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1-05 13:48:00 +0800 CST  
病的日子久了,始终是伤了根本,因此,整个人就恍如水中仙子一般,虚无有美丽。平日里,无非就是跟着老军医,习了习字,看了看药典,认识些草药,也有时间,便与文姬一起看了看那些发酸的话本子,可是小燕子本来就识字不多,可是民间的传闻却很是精通,文姬要让小燕子全部写下来,可小燕子那歪歪扭扭的字,是在是配不上那张脸,因此文姬很受打击,发誓要将小燕子这块顽石,变成一块美玉,于是,药典也不研究了,整日抓着林欢和小燕子学习,就这样,过了一年。
而在这一年了,皇宫也有了变化永琪和尔康赶回宫,老佛爷病便好了,永琪才知是计,没有了小燕子,紫薇虽然难过的大病了一场,终日哀切的筝声从淑芳斋飘出,可到底还是一句斯人已逝,生者珍重。皇帝昭告天下,不少受过还珠哥哥恩典的人,都默默垂泪,整个紫禁城,有限入了死一样的寂静。而永琪,再也没有踏入欣荣的房间一步,紫薇,也在没有让永琪踏入淑芳斋一步。
这日,林欢儿和小燕子好不容易摆脱了文姬,两人悄悄的从后门溜出去了,林欢儿一边走,一边说:“燕姐姐,我告诉你,那边有一棵树,我们一起去爬上去,那是邺城里最高的一棵树,站在上面,就可将整个邺城尽收眼底。” “是吗?我来到这里一年了,整日被阿文扣着,都还没有好好出来过呢。”林欢儿在前面带路“其实姐姐你身体不好,应该多出来走走的,哎可惜呀,文姬姐姐可是个认真的人呢。姐姐,前面就是了。”突然,零星记忆涌上了眼前,曾经,好像她也是这样,带着两个女孩子翻过崇山峻岭,印象只是一闪,感觉却实在不真实,“姐姐,你怎么?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转过神,只见林欢儿在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小燕子急忙摇头:“没事,我只是有些恍惚,这点山路,还难不倒我。”两人爬上了山,坐在树下,看着夕阳下的邺城,显得格外的美丽,两个女孩子就这样坐在树上,在一起聊着天,可不知,树上,也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两。

楼主 执首红尘  发布于 2018-11-22 14:13:00 +0800 CST  

楼主:执首红尘

字数:25540

发表时间:2018-10-17 03:4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9-13 11:04:32 +0800 CST

评论数:37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