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BL】

时简x阮斯意
我不要盛开在远方,我要枯死在你怀里。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3-10 19:01:00 +0800 CST  
童岚到拍摄基地已经将近午夜十二点了,远远望见山地的片场灯火通明,按计划,剧组今晚有大夜的外景戏份要完成。
她把车停好,雄赳赳气昂昂提着一堆外卖袋子,踩着高跟鞋一脚深一脚浅的走过崎岖的小路,跟还在给演员讲戏的导演和一众工作人员嘘寒问暖道了辛苦打了招呼,然后留下夜宵往不远处的帐篷里去了。
“童姐你来啦。”她一进去,助理阿文正在守着电热壶烧水,见到她很惊喜,但随即压低声音指了指身后,“小意累坏了,刚刚才眯着。”
童岚点点头,轻轻走上前去,见她家容貌出尘的小艺人裹着一条厚毛毯,窝在座椅里正睡着。他妆发还没有卸,但在灯光下,脸色是掩饰不住的苍白疲惫,血色淡薄的下唇干的有些起皮,长而密的眼睫垂着,偶尔轻轻颤动,看起来睡得并不舒服。
“还没收工?”童岚轻声问阿文。
“有一场戏对手演员状态一直不对,拍了好多条导演都不满意,让小意回来休息一下他给人家讲讲戏。”阿文无奈道。
童岚脸色微微有些不悦。她接过阿文手中的保温杯,轻轻拍了拍阮斯意的肩膀。
“小意,醒一醒。”
阮斯意皱了皱眉,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他血糖低,清醒需要一点时间,片刻后才懵然地望向童岚。
“童姐......”他对童岚笑了笑,看上去柔软而疲倦,人靠在椅背上没有动,“你怎么来了?”
“阿文说你这两天不太舒服,我担心呀。”童岚有些忧心地握了握他发凉的手,“你这样不行的,我去跟导演给你请一天假你休息。”
“......”
“听我的。”童岚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
“......好,谢谢童姐。”阮斯意的倦意肉眼可见的愈发浓重,童岚望着他,只觉得他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等童岚搞定一切再卸完妆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阮斯意脱了繁重的戏服,只穿着一件白色体恤和灰色运动裤,踩着拖鞋晃晃晃悠悠的走,整个人显得愈发消瘦。阿文适时地帮他裹了件外套,拥着他上了童岚的车。
阮斯意在车上就已经昏睡地不省人事,到了酒店基本是被阿文扛进房间。童岚细心地帮他擦了脸才关灯和阿文一起离开。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阮斯意才真正清醒过来。因为许久没进食,胃酸腐蚀的疼一阵比一阵尖锐,像是直往他的心脏钻,他捂着胃下了床想找点吃的,眼前一黑,腿一软登时就跪在了地上,摔得他有点懵。
“......阿文,”他忍着晕眩喊,没有回应。勉强抬头扫视了身边一圈,也没看见自己的手机在哪里。
他坐在原地缓了一会儿,才积攒些力气爬起来,准备到隔壁看看同剧组的演员在不在,想借用一下手机找阿文。
等他扶着墙慢慢悠悠地晃出去,才确定隔壁没有人在,一阵穿堂风吹过,“嘭”地一声吓得他心跳都停了一拍。
他房间的门被风关上了。
没有钥匙,没有手机,甚至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找服务员,阮斯意再也站不住,按着纠结成一团的胃腹,靠着墙壁在走廊的地毯上坐下来。
胃痛有些过份,他疼得双耳嗡鸣,对外界的感应都弱下去,只听得见自己沉重的呼吸和心跳声。
他觉得自己快要昏过去,却迟钝地感觉到有人握住了他的手臂。
阮斯意忍着疼抬起头,迷蒙的视线里是那张熟悉的面孔。
“斯意?”
“......时简......”他疼得恍惚,不知自己是清醒还是昏沉,直到感觉到时简手心的温度他才确定眼前这个人不是幻象。
好难堪。
阮斯意微微侧过脸,不太想让这人看见自己这副狼狈的模样。
但下一秒,时简将他一把抱了起来。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3-12 20:59:00 +0800 CST  
还是狗血小故事适合我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3-13 09:28:00 +0800 CST  
“你是怎么了?胃病又犯了?”耳边时简的声音很低,阮斯意昏沉中听得并不真切。他想从这人怀里挣扎出来,但时简将他抱得稳而紧,三两步进了一间房间。
一碰到松软的床铺,阮斯意不自觉的蜷缩起来,半边脸埋进枕头里忍疼。时简有些无措地弯腰站在一旁,见他漆黑的眼睫森然的垂着,从额头下巴到白皙如玉的脖颈都沁着冷汗,身体隐隐的颤抖,呼吸也不太顺畅,显然是极度不适。
“斯意?能听见我说话吗?”时简想要揽过他的身体,只轻轻一动他,就听见他的呼吸停滞一刻后迅速紊乱。
“......麻烦,麻烦你给阿文......打个电话......”阮斯意艰难说道,却并不看他。
时简意识到阮斯意在与他保持距离,即使四下无人之境,他仍然在刻意与自己疏离。
时简的眼睛深处微微发黯,伸向阮斯意的手指轻轻绻了一下,那是一个想要触碰却触碰不得的姿势反应。
“......好。”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3-14 19:53:00 +0800 CST  
不对劲。
阿文感觉空气中都漂浮着微妙不可言喻又有些压抑的细小尘埃。他在时简深沉的目光中搀扶起自家晕的手脚发软被别人捡回去的艺人,“简哥,我先带他回房间,今天谢谢你啦。”
其实他们是老相识了,此时说起话来却觉得礼貌而生疏。
时简点点头,目光在阮斯意苍白的脸上停留了片刻,沉声道,“他这胃病怎么这么严重了?”
“忙得呗,他又挑食你也知道。”阿文无奈地笑道,“不说了简哥,我带斯意去吃点药。”
“需要帮忙吗?”时简话说出口又有些后悔,阮斯意显然是不想见到他的。
“不用不用,”阿文也知道这其中的牵扯,“我照顾就行。”
“诶简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扶着人走到门口了,阿文才反应过来转头问他。
时简终于笑了一下,“工作。”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3-14 20:07:00 +0800 CST  
阮斯意昏昏沉沉,像是浸在冰凉的水里上下浮沉,又晕又冷,模糊中觉得嘴里被喂进了什么水,甜的发腻。
他吃力地睁开眼睛,看见阿文的大头。
“小意,你醒啦?”
“......”阮斯意发白的唇瓣动了动。
“什么?”阿文俯身去听。
“......你完了,”阮斯意皱着眉头恶狠狠地说,“你居然又给我喝童姐的姜糖水......”但由于他还是很虚弱,看着太过于软绵绵没什么威慑力。
阿文耸了耸肩膀,“谁让你又低血糖的。”在心里又感谢了一遍童岚。
“你还敢说,”阮斯意恢复了一点力气,撑着坐起来靠在床头,“我醒来什么吃的都没有,就是被你饿的。”
阿文无限冤屈地指了指床正对面的桌子,“这是啥少爷,这是啥。我不过是去外面打了个工作电话,您老人家就晕外边了。”
阮斯意顺着他的手看过去,桌子上堆着饼干坚果还有童岚留下的鸽子汤和海南鸡饭,都放在保温桶里等候着睡美人醒来后的临幸。没成想睡美人虽然貌美无双,但却是个瞎的,不仅没有看到这些美味,还把自己锁在了自己房间的门外。
“......童姐怎么能喝得下姜糖水,”阮斯意一边喝汤一边皱眉吐槽,“我都要吐了。”
阿文却若有所思,“小意,时简怎么会在这里。”
阮斯意看了他一眼,放下了手中的汤匙,“我怎么知道。”他声音有些发闷,微微垂下了眼眸。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3-14 20:30:00 +0800 CST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3-15 21:32:00 +0800 CST  
新坑大家好像都不喜欢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3-16 09:07:00 +0800 CST  
五月中旬的清晨,天还是有些凉的。阮斯意已经做好了妆发,裹着一件厚实的灰色卫衣在阿文的陪伴下下楼往车那边走。
酒店门口已经聚集了一些粉丝,见他走出来都兴奋地喊他,有的“崽崽”有的喊名字,阮斯意因为早起而混沌的大脑终于清明了一些,微笑着和她们打了招呼让她们早些回家注意安全。
车门关闭之前他往外看了一眼,认出了那两张熟面孔——当年他与时简的双人站姐。那时他们初出茅庐没有名气,粉丝并不多,这两个女生算是从他们籍籍无名到如今各有成就,一路陪他们走过来的。
只不过很久没见了。
“吃一点。”
阮斯意出神的时候,阿文捧着一个餐盒拱了拱他的肩膀。
他低头看了看,不情不愿地挑了个奶黄包慢慢啃。早上是他最不喜欢吃饭的时候,尤其是在睡眠不足又起大早的情况下。
阿文在他旁边狼吞虎咽地啃一个硕大的手抓饼,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对吃饭这件事情不热爱。

时简是十点多到的片场。这时候阮斯意正在为一场威亚戏做准备。
时简在不远处盯着他看,见他的面孔在阳光的映射下冰雪一般清透的白。从眉眼但下颌脖颈都如雪玉雕成的精致漂亮。穿着那一袭宽袍广袖的繁复白衣,迎风而立,青丝飘摇,谪仙似的。
他一直就是这样好看。好看的让人心尖发颤。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3-16 20:46:00 +0800 CST  
阮斯意清瘦,但身板却很挺拔,半空中做的一串动作行云流水十分利落漂亮,导演不禁拍手称赞。
但阮斯意自己知道他此刻胃里翻江倒海,头也晕的找不着北。一拆掉护具阿文赶紧眼明手快地来扶他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阮斯意低着头,俊秀的眉头紧紧皱着,呼吸有些急促。阿文赶紧拧开保温杯,把吸管凑单他面前。
阮斯意轻轻摆了摆手,“......头晕的厉害,有药吗?”
阿文心说你这分明是饿的低血糖,但眼见他难受地脸色发白,赶紧跑到房车那边去找药。
“吃一块。”
阮斯意撑着额头晕眩不止,忽然有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有些不太真切。他费力地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里是一块拆开的巧克力。
他勉强抬头看了一眼,时简不知何时坐在了他身边,此刻正眼神不明地望着他。
“你低血糖了,吃一点。”
阮斯意往远离时简的一侧靠了靠,“不用,谢谢。”他轻声谢拒,垂下眼睫并不想看身边的人。
“别闹脾气,身体要紧。”时简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低沉。
阮斯意终于低低地笑了一声,他是真的觉得好笑,“时老师,”他睁开眼睛,目光淡漠疏离,“我怎么样和你没关系吧。”
下一刻,时简一只手紧紧握住了他瘦削的肩膀。阮斯意觉得疼,微微皱了眉。
“你一定要这样和我说话?”时简低声问。
“有什么不对吗?”阮斯意在笑,眼睛深处却很冷,“好了时老师,到你的戏分了。”他轻轻抬起胳膊拂开了时简的手。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3-16 21:27:00 +0800 CST  
休息的时候阮斯意显然心情不佳,皱着眉窝在椅子里看剧本,细白的手指紧紧攥着本子,纸页都微微起了褶皱。
阿文洗了干净的草莓拿给他,他拿起一颗刚要咬,手却忽然一顿,仿佛想到了什么将那颗新鲜晶莹的草莓放了回去,“你吃吧,”他闷闷地说道,“我不想吃这个,长得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阿文满脸问号,觉得莫名其妙。
阮斯意眼底都是密密麻麻的字,心里却不由自主回想起从前。时简抱着一盒子沾着水滴的草莓往他嘴巴一个一个送,深沉的眼睛里都是绵柔隐秘的笑意。那就好像一个遥远柔软的梦境,他沉溺过,又被推出去。
阮斯意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再去回忆这些画面。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3-19 20:04:00 +0800 CST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3-19 21:57:00 +0800 CST  
门被“砰”的一声关上,时简还皱着眉僵站在原地,仿佛目光能透过那扇门板看到阮斯意。
他们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
时简回到房间,在窗边坐下。温柔晚风卷携着记忆扑面而来。
在最初,不是这样的。
籍籍无名的时候,他们牵过手,并过肩,拥抱过彼此。阮斯意的手心那样软,笑起来的眉眼那样好看。甚至阮斯意清浅的呼吸掠过他脖颈时那种心脏发颤的感觉,他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究竟是在身心浸入式的工作,还是怀了私心借由演戏宣扬爱意,只有他们自己最明白。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3-24 20:54:00 +0800 CST  
最近贴吧疯狂吞文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3-25 18:09:00 +0800 CST  
空了大半的药瓶滚落到地板上,阮斯意出了一身冷汗,筋疲力竭地半俯在床沿。
窗户开了一道缝隙,晚风徐徐地吹进来扑在他的脸上,带着他的思绪也飘飘浮浮。
他都已经快忘记那段旧事,时简却又堂而皇之地再次走到他面前。仿佛那些煮月熬星的微时岁月也一并逆行回来。他们两个都是阴差阳错做了演员,第一部戏就就合作,没想到这部低投资小成本的剧小爆,主创演员都收获了关注者,他们两个人也算这个圈子里崭露头角,紧接着又形影不离地拍了第二季。
那些时候拍摄也好,宣传也好,每时每刻都是与对方分享同担的。他记得时简的拥抱、对他的耐心和下意识的袒护、望向他时笑意隐秘温柔的眼睛,还有半醒半睡时脸颊上那个清浅短暂的亲吻......他活了这二十几年,从没有别人给他这样的温柔。

阮斯意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从回忆里清醒。

“会记住这个角色但不会沉溺。爱意也好温柔也好那是角色付出的,不是我时简这个人的。任何事物都有期限,我对工作和生活是很分明的。”后来在聚光灯下,说这些话的时简冷静得体。
那时自己就在他身边,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看不清他的眼睛。
“你是什么意思。”那天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他最终哑着嗓子拉住时简。他想问一问,按时简刚才在媒体面前说的,将来他们的关系应该如何界定,他是以角色的身份在他的工作中剧本里,还是作为阮斯意这个人生动的陪伴在他的生活里。
“斯意,”时简却微笑着回答他,“戏就是戏,杀青了,就不要沉溺。你我走到今天不容易。”
他只是做了一个梦。
——时简是个好演员,阮斯意你不要太入戏。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3-27 20:37:00 +0800 CST  
不坑了不坑了,大家别害怕,今晚就更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3-31 11:09:00 +0800 CST  
3
“你这个药不能那么吃......”阿文拎着空了的药瓶子晃了晃,心累地念叨,“童姐知道的话一定会当场掀起我的头盖骨......”
阮斯意“嗯嗯”点头应付两声,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手机屏幕,细白的手指握在两侧频繁操作。阿文看了一眼,见屏幕上的小人穿着一身海带一样的装备正在山沟沟里四处匍匐。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阮同学除睡觉之外唯二的爱好,打游戏。
一局游戏打完,刚好也到了拍摄场地。阮斯意收了手机,揉了揉有些泛酸的眼睛从车上下来。换衣服的间隙副导演过来找他,说女一号今天临时有紧急行程,因此调整了一下拍摄计划。
阮斯意在心底叹了口气,这意味着他马上就要跟男二号也就是时简有对手戏。
他拎着剧本在一边过台词,身前忽然多了一个影子,一抬头,时简微笑着站在他面前。
“斯意,我们对一下台词。”
阮斯意看了他那张轻含笑意的脸两秒钟然后移开了目光。
“我看你刚才游戏上线了,吃鸡了没?”时简在他身边坐下来,漫不经心地问道。
阮斯意微微抬眼瞥了他一下,语气不耐,“不是对词吗时老师?”
“晚上一起来一局吧。”时简似乎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继续笑着唠叨。
阮斯意轻轻翻了个白眼,起身就要离开,却被时简一把握住手臂,不得不再次在椅子上坐下来。
“不啰嗦了。”时简认真道,“开始吧。”

从几年前哪怕是到现在,他们两人在拍戏时一直是有种默契在的。尽管一开始阮斯意因为抵触情绪,状态稍微欠缺,但在调整以后还是很好地完成了拍摄。
他站在时简对面,神色自若,演技熟稔,低眸或是浅笑,每一句台词都说得恰到好处。但只有时简知道,阮斯意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没有真正注视过他。那双眼眸,没有再映出他的影子。
中午放饭的时候,相熟的演员都三五聚堆在一起,大家说说笑笑也挺热闹。阮斯意吃了两口番茄鸡蛋,觉得味道不是很喜欢便放下了。
时简转过头,正看见他微微皱了下眉,有点孩子气。
“怎么不吃?”时简凑近他问。
“不饿。”阮斯意侧了侧脸,避开时简近在咫尺的温热气息。他拿起旁边女演员分给他的一盒巧克力奶,视线莫名有些模糊,吸管往锡纸上戳了几次也没戳进去。
“笨蛋。”
时简在他耳边轻声说。
阮斯意气闷闷地望向他,后者对他的眼神视若无睹,径直从他手里拿过了那盒奶,利落稳准地戳进了吸管,然后再次放在了他手里。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4-03 21:11:00 +0800 CST  
“......”
时简冲他扬了扬眉。
阮斯意并不想说话,自己起身往房车那边走。戏服有点长,走起路来有点绊脚。
于是时简就看着阮斯意提着衣摆,慢慢悠悠地往对面走。他发如乌墨,侧脸莹白,轮廓精细优美。时简若有所思地望着,忽然低沉地笑了一声。
“笑什么呀简哥?”旁边的人问他。
“没什么,”他低头还没有止住笑意,只是觉得阮斯意提着裙摆拿着奶盒走路的模样看着乖巧又可爱。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4-03 21:12:00 +0800 CST  
“也不好好吃饭,”阿文一上车就看见阮斯意窝在窗边的小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喝巧克力奶,无奈道,“这些零食都没有营养。”
“肉有营养,要不今晚点个炸鸡?”阮斯意轻飘飘道。
阿文长叹一声,“我不想你再把五脏六腑吐出来。”
“这个奶好喝,帮我囤两箱吧。”阮斯意说着,忽然皱了下眉。
“怎么了?”
“......头有点疼。”他闭上眼睛,抬手按了按额角,再睁开眼睛时视线有一瞬间的模糊。
“再说个让你更头疼的事情,”阿文严肃低沉道,“阮斯意同学,这个月13号,你要向导师提交开题报告。”
是的,拍了几年戏,阮斯意还是一个将于今年六月底毕业的大学生。
阮斯意的头果然瞬间疼得抽搐。
“你......你给我找点止疼片......”他虚弱道。
“逃避是没有用的,”阿文冲他左右摆了摆食指,“脚踏实地才能仰望星空,来吧,”他把笔记本端放到阮斯意同学面前,“趁着有时间,好好学习。”
阮斯意看了一眼屏幕,那些细密的小字扭曲成一团,他闭了闭眼睛,觉得更晕了,“我说真的......阿文,我头疼,拿点药......”
阿文终于听出他声音不对,立刻捧着他的脸观察了一下他的脸色,果然有些苍白,额头也出了薄汗。
阮斯意吃了一片止疼,头脑混沌中睡了过去。阿文坐在旁边细想,觉得他近来似乎总在喊头疼。
这时候门被轻轻敲了两下,阿文赶紧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着的人身形挺拔。
“简哥?”
“斯意呢?”时简看起来心情不错,“他刚才没吃饭,我让人重新准备了点儿。”
阿文这才看见他手里还拎着餐盒。
“刚刚睡着了,这几天要拍戏还要忙学业,有点累着了。”阿文压低声音。
时简微微正色,“我上去看看他。”
阿文似乎是想阻止,但时简看也不看他,径直进了车门。
阮斯意窝在座位里睡着,眉头微微蹙着,眼下一片薄薄的青,一看便知道夜晚休息地不好。
时简在他身边蹲下来,下意识地轻轻用手心贴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是侧脸。这样亲密无间的触碰,才让他意识到阮斯意消瘦了多少。
“简哥......”阿文在身后轻声喊他。
他这才如梦初醒。
“都是他喜欢的,等他醒了让他吃一点,下午还要拍戏需要体力。”时简不放心地回头看了一眼,“平时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来找我。”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4-03 22:14:00 +0800 CST  
[以前在企鹅群里有位小伙伴有初版【迷路】的txt ,如果还在的话,可以再发给我一次吗

楼主 沧海千璃  发布于 2021-04-12 11:52:00 +0800 CST  

楼主:沧海千璃

字数:69616

发表时间:2021-03-11 03:0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0-12 11:08:10 +0800 CST

评论数:127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