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新作:【原创、喜剧、甜文】——【我们不是相爱么?】

1L敬百度,希望度娘发文顺利。给小妹我一个面子。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8 11:26:00 +0800 CST  
很久不见了。大家可还记得那个紫烟么。总是喜欢着新志,喜欢着灰原哀,喜欢着柯哀在一起的感觉,这次又为大家带来新的作品——《我们不是相爱么?》题目来源于一首韩文同名歌曲,很喜欢这首歌,所以以它们来命名。
故事中人物性格大概准确,也有微小的性格误差,故事的时间延时了几天,因为学校的网络到底没有办法上网,给大家写文,周五回家立刻风风火火开传了。
废话不多说,马上发文,文字错别字请一概无视,与现实有出入的,该为剧情需要修改。谢谢。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8 11:31:00 +0800 CST  

巨大的落地窗前,一缕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照射在柔软的床上,那个茶色的女孩微眯了一下眼睛,用手挡住了那一缕刺眼的阳光。
即使是这个细小的动作,还是惊醒了睡在一边的男孩,他呢喃道:“乖,……再睡一下。”收了收手臂,搂紧了自己怀中的女子。
茶色女孩冰蓝色的眼睛透着笑意,将头又深深埋回到那个温暖的怀抱。抬起眼睛,细细打量那个男孩,棱角分明的脸庞,在阳光中浮起细细的绒毛,细致的五官在安睡中都那么帅气。除了工藤新一,还有谁呢。
志保看了看时间,已经7点了。小心的起身,优雅的绕过工藤的怀抱,轻声跳下床,细长的双腿落在地板上,如同猫一样轻盈,志保随手拿起床上的白衬衫穿上。工藤的衬衣刚好可以盖住她的臀部,这样的长度让志保很满意。省去了穿衣服的时间。
志保从冰箱拿出牛奶,倒入杯子,为自己冲了咖啡,袅袅的香气让志保惬意。然后煎蛋,烤面包,却想不起昨天工藤用完的沙拉酱放在了哪里。
貌似在最上面的橱柜上,志保无奈的看了最上层的橱柜,长得高就是有很多优势。搬来一把小椅子,踩上去拿沙拉酱,却发现高度还是不够,沙拉酱似乎存心和她作对,马上就触手可及,可是就差一点点……
志保踮起脚尖,就差一点了……却被一双修长的手指抢了先机,拿到了沙拉酱,随后,就有一只手从后搂住自己的纤细的腰,志保还没有反应,就被那双手从椅子上抱起来。身后是熟悉的味道,是工藤的味道。
“一大早就赤脚到处乱跑,不知道地上凉么。感冒了怎么办?”新一横抱起志保,嗔怪的说。
“怕吵醒你。”志保动了动身子,示意新一将她放下来。新一笑着抱紧了那个瘦小的女人,将她放在沙发上,从鞋柜里拿出拖鞋,替她穿上。
“今天的早餐就我来吧……”新一站起身子,满脸宠爱的味道。
“嗯……这个……”志保有些犹豫,怕是厨房的咖啡又要被他看见了。
“我可不想一大早就看到穿着我衬衫的女人在厨房做那么危险的事情……你忘记上次书架的教训了么。”新一俯下身来靠近志保。
“那就麻烦下次把沙拉酱放在我能力范围的高度。大侦探。”志保微微一笑,这么多年,还是喜欢这个略带调侃的称呼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8 11:37:00 +0800 CST  
是紫烟铃。谢谢!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8 11:37:00 +0800 CST  
多想说声我很爱你
可我害怕会失去你
继续我完美的演技
做你的好朋友第一
——布川《暗恋的悲剧》

从组织毁灭已经2年了。那场大火将组织的余孽和同党尽数毁灭,灰原也终于在3个月后成功研制了APTX4869的解药。
灰原永远不会忘记,柯南看到解药后兴奋的表情。那种马上就可以奔赴到天使身边的感觉。让她甚是厌恶,干脆别过头去,却被他拉住。
“那你呢,灰原?”
“我变不变回去都没有关系。毕竟宫野志保没人在意。重要的是你。”灰原嘴角瞥起一股笑意,何必这样假惺惺的询问。
当他出现在兰的面前时,当他看到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时,新一的心里却没来由的一阵慌乱,之前依靠暂时的解药,见到兰的时候,多想时间再延长一秒,可是,现在当自己真的变成工藤新一,可以永远呆在她身边的时候,那种感觉却没有了。
兰的泪水沾湿了脸庞,新一抱着她,这几年,她从不曾放弃对他的爱,可是,自己却在不知不觉中少了那种彼此思念的情绪。
“新一,你终于回来了。”兰泪水绝提,沾湿了新一的衬衫。
是为什么,那种不知所措让新一不禁再次抱紧了自己怀中的兰,他不愿意去相信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之后,一如之前的生活和兰一起上课,少不了园子的调侃,熟悉的学校,老师同学,却那么的陌生。新一却开始怀念起自己那个冷漠的同桌。开始怀念那个上着1加1等于几的小学时代。那个与自己有些相似的茶色女孩。
“新一,放学我和园子有事情,所以要先走了。”兰说。
“嗯……”新一将手背在脑后,考虑着下课后是不是该去趟博士家里。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8 11:40:00 +0800 CST  

还没有进门,就闻到了咖啡的香味,定是那个家伙,新一的心头浮现出一丝喜悦。
开门后却发现屋内并没有人。那咖啡的香味来自于桌上那壶还冒着热气的咖啡。
“博士!”新一叫了一声却没人答应。“奇怪,难道不在么。”转头却发现了请柬,是邀请博士去海南参加科学研讨会的请柬。时间是前天的。“灰原。”新一继续向里面走,桌上的咖啡还热,说明人应该还在屋子里才是。却听到了浴室传来的淋浴的水声。
原来是在洗澡啊……新一在沙发上坐下,却隐约感觉声音不对。
“灰原……”新一敲了一下浴室的门,却没有人回答,新一感觉到不对。等撞开门的时候,已经看到灰原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新一立刻拿起一边的浴巾将她裹起来。
“灰原……灰原……你醒醒。”新一立刻将她送到了医院。她的身体轻的出奇,当初自己是柯南的时候,背她的时候,几乎就感觉不到她的重量。
灰原醒转的时候,感触到的是一股凄冷的白色,还有刺鼻的消毒药水的味道。葡萄糖药水正一滴一滴注入到自己的身体。
“你总算醒了。”新一靠在一边的椅子上,修长的手指拿刀削苹果。
“我……怎么了。”灰原坐起身。
“笨蛋,你最近有吃东西么?医生说你低血糖,加上营养不良,自然就昏厥了。博士一不在就这样不顾自己的身体了么。”新一将一大段苹果皮扔进了垃圾桶,削下一块苹果递给灰原。
“哦……我没事。”灰原吃下一小块苹果,很甜。
“你要不要我拿镜子来照照你自己的脸色,白得和纸一样,还说没事。”新一真是搞不懂自己眼前的女人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
“工藤……”灰原看着他,现在他十八岁,而她只有八岁,自己是不是应该甜甜的叫他一声“新一哥哥”。灰原有些自嘲,那个生疏而礼貌的叫法让她很不习惯。
“我想……”灰原目光看了看窗外,轻轻吐出两个字。
“什么?”工藤抬起眼睛,看着灰原,等待她的下文。
“小哀。”兰的声音传来,打断了灰原的下文,之后就是她的笑容,手上拿着水果还有鲜花,身后跟着园子。小哀眼中的那抹期待,转瞬即逝。
“兰,你怎么来了。”新一有些吃惊。
“博士刚才说你给他打电话说小哀病了,我不放心才过来看看,怎么样了小哀。”兰看着小哀,暖暖的目光和姐姐一样。
“医生说没事,过几天就会恢复。”新一忙解释。
“不会是相思成疾吧。”园子适时的插了一句嘴:“我以前一直以为这个小姑娘喜欢那个戴眼镜的小鬼呢,你瞧,这不那个小鬼一走,痛苦的自然是她啊。说起来,柯南这个小鬼头也真是的,说走就走,也不知道写封信来。”
“柯南跟我打过电话了,说在美国生活的很好,让我们不用担心。“兰回头对园子说。
灰原闭上眼睛,或许是她的光芒太过刺眼,以至于根本不想看见她的笑,亦或是更加不想看到他看着她那种含情脉脉的眼神吧。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8 11:43:00 +0800 CST  
关于身高问题,哈哈~真是有些麻烦那,因为官方资料里,新一只有174CM哈哈~真是糟糕呢。为了体现他高大的身材,就请大家睁只眼闭只眼呢~万恶的73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8 12:15:00 +0800 CST  

从来没有发现医院的星空能那么美丽。灰原依靠在医院小花园的秋千上。看着天上的星星,那颗最亮的星星会是姐姐么。
“晚上冷了,不要感冒了。”新一将身上的外套披在灰原肩膀上,宽大的外套搭在灰原身上更加显得她身子瘦弱。
“谢谢……”灰原抱紧了胳膊,外套上还有他温柔的气味,蓦然间,却落入一个暖暖的怀抱。
“灰原,对自己好一点。你现在是我唯一还放不下的人”他说,似乎是无可奈何,柔和中带着无奈。在这么多人里面,工藤新一唯一对付不了的大概就是她了,她总是太过倔强,倔强得不听自己的话,一意孤行。
灰原就这样静静的落在那个怀抱,静静听着他的声音传入自己的耳朵,感受他的心脏在一下一下得跳动。
“最近,学业忙么?”灰原忽然问。
“还好。你也知道,我是天才侦探工藤新一啊~那些课本的知识完全难不倒我的。”新一的神色而有些得意。
“臭美,”灰原也跟着笑,随后她的神色有些柔和,说道:“那明天请个假……陪我去……”
新一将食指放在嘴唇边,示意她停止:“让我来猜猜……嗯……你想去看樱花,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
“在病房的时候,你的眼神看到医院外面的樱花,那种眼神就如同……你现在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渴望和期待。何况现在是三月份,是樱花盛开的好季节啊,所以,我猜你想去看樱花对不对?”新一说。
灰原笑起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他一直都聪明,只是有的时候不说而已。
“那去大阪吧,顺便去看看平次。而且可以散散心。”新一建议。灰原微笑点头。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8 12:19:00 +0800 CST  
73大叔你矮就算了,别把你的人物也弄的那么矮`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8 14:39:00 +0800 CST  

第二天,大街上就出现了一对神奇的组合了。
男的修长的身材,白衬衫蓝色外套,下身一条黑色的休闲裤。黑色的墨镜遮去了大半张脸。为的是躲避那些好事的记者。自从与FBI联手破获黑暗组织的事件后,就免不了被记者采访追问。
而女孩茶色的头发,白色的吊带短裙,裸露着白色的皮肤。脸上有了少见的笑意。
可是两个人的身高却差了很多。年纪也差了很多。所以两个人呆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不是父女,不是情侣,只能是一种朋友的关系,淡如白开水。
“走吧。大小姐。”新一弯腰伸手,灰原将手放上他的手,新一将手握紧,忽然又了一种异样的感觉。那种踏实和安心的温暖。
大阪。
“平次……”新一大老远就看见了平次,大老远就招手向他走去。
“工藤,你真会找时间来,这个时候,可是我们大阪最热闹的时候。”平次搂过新一的肩膀,目光瞥见了才到新一大腿的小哀,有些哭笑不得。
“我说,工藤,你查案一个人来就是了,怎么连灰原也带来了。”
“谁说我来查案的?”工藤的脸上滑下三道黑线,“难得和学校请假,我不会放松一下么。”
“奇怪,工藤,你都变回去了,灰原她怎么没变回去啊?”平次问。
“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和工藤一样,被所有人都注目着。”灰原看着平次,眼中却看不见那种悲伤的感觉。平次一愣,她总是语出惊人。
大阪的樱花虽然比不上京都却也别有一番风味。灰原踏着樱花,走入那片樱花林,伸手接住一片花瓣,依稀闻到来自樱花的幽香。
“其实,樱花是一种很残忍的花,它要用血来滋养,才能开出最美的花。”灰原抚摸着那柔软的花瓣,说道。
“又乱说了,又是哪个不法教材里看来的……”新一蹲下身,却察觉灰原的目光似乎被什么吸引,才发现是林子边摆着小摊子的老婆婆。
灰原走近,那个摊位上只有一样东西,是一个粉红色的樱花形状的项链,安静的躺在盒子里,不知道为什么,灰原在看到项链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新一看出她的心思,询问老婆婆:“请问,这条项链多少钱?”
“这项链不卖,”老婆婆说。
“为什么?”灰原好奇。
“这条项链是一样定情物,当初一个男孩很爱一个女孩,于是就亲手做了这条项链送给那个女孩,后来他们结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现在他们已经过世了,这样东西是不卖的,只送给有缘人。“婆婆说。
“有缘人?”灰原倒是对这个词语颇为好奇,只是可惜了那么漂亮的项链,也确实,有些东西,是花钱也买不到的。
“走吧。”灰原拉了拉新一的外套说。“喂,灰原……你不是很喜欢这条项链么。”新一问。
灰原笑起来:“比起那个项链,我更喜欢这些随风飘扬的活物。那些用钱买不到的更加有意义。不是么?”
工藤看着那些随风飘扬落下的樱花,几片落在那茶色的头发上,却不忍心为她拭去,因为她配,那绝美的粉色。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8 14:40:00 +0800 CST  
神人啊~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8 16:24:00 +0800 CST  
是的。非常喜欢。文中提到的歌都满好的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8 16:25:00 +0800 CST  
应该会是个巨长巨长的文,哈哈~有些日子可以写了。
转载问题,以后可以不用问我,随便转,没事的。我不介意。哈哈~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8 23:29:00 +0800 CST  

天色逐渐暗下来,于是决定在平次家里留宿。
“难得那么高兴,我们喝一杯吧,工藤。”平次说完已经拿着酒杯过来了。
“我说,难得你心情那么好。”工藤并没有表示反对,转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灰原,垂头翻看着最新的时尚杂志,乐此不疲,心中也略微有些放心。
“小朋友就喝白开水就好了……”平次有些玩笑的递了一杯白开水给灰原,他并不是不知道灰原的喜好,只是或许是好奇心作祟想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罢了。
灰原抬眼喝了一口水,露出微笑:“谢谢。”然后随手将水放在了自己的右手边。
平次和工藤聊得起劲,灰原却在旁边无聊,杂志翻了一本又一本,也看的头晕目眩,倒是看中了许多奢侈品,有空又可以搜刮一下大侦探的钱包了。
“咦,没有酒了……等一下,我去拿。”平次起身离开,将空的酒瓶拿了出去。
灰原忽然感觉口渴,随手从左手边拿了杯子,一仰头,喝完。却发现,自己喝的竟然是酒。而且还是很大的一杯。
灰原一阵剧烈的咳嗽,引来新一的注目:“灰原,你怎么了?怎么喝水也会……”目光却瞥见她右手边放的白开水,和自己手边那已经空了的杯子。
“真是的,你弄错了,难怪呛到了。”新一轻拍灰原的背,却发现灰原的耳根开始悄悄泛红,一直蔓延到脸庞。
“灰原,你不会对酒精有过敏吧(这是为了剧情需要才设定的。)”工藤问。
“嗯,小的时候是这样,大了之后,好很多,毕竟现在那么小的身体承受不了太多的酒精含量。”灰原有些轻微的喘息。
“你呀……真是说你什么好,太不小心了。”工藤将灰原扶起:“快去洗个澡好好休息,我帮你煮醒酒茶,等一下帮你送去,下次我一定会让酒精食品离你远一点。”然后起身去了厨房。
灰原迷迷糊糊的穿过走廊,身体因为酒精的刺激更加燥热,凭借记忆拉开门,屋子里一片漆黑,灰原似乎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失去了知觉。
“你煮醒酒汤干嘛?”平次见到新一端着解酒汤,将手中的酒放下来:“这么快就醉了,趁我不在就给自己灌解酒汤了。”
“不是我,是灰原,她误喝了我杯中的酒,于是酒精过敏了。”新一说道。“这么严重啊,那快过去看看吧。”平次带路往灰原的房间走去。
灰原迷迷糊糊醒转过来,周围有些昏暗的灯光,却不清楚,挣扎着站起身,想摸到开关开灯,却被人一把捂住嘴巴,灰原本来就迷迷糊糊,感受到威胁,却已经手脚发软,没有反抗的能力。
“灰原?”新一拉开门,房间里没有人。
“难道是洗澡还没有回来么?”平次奇怪的四下看看。
“不可能……因为她的衣物都没有动过,她应该没有回到这个房间来过。”新一翻查了灰原的物品回答说。
“啊!!! ”一声尖叫传来,新一和平次立刻赶到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个女人颤抖的指着打开的房门。
新一和平次被眼前的情景吃了一惊。房间的榻榻米上躺着一具四十多岁的尸体,流满了鲜血,胸口中刀,而尸体的旁边,血泊里躺着已经昏迷的灰原。
新一立刻走进房间,抱起灰原,灰原的白色的连衣裙已经被鲜血染红了,新一凑下头隐隐在灰原的唇上闻到一股淡淡的味道,是迷药。“灰原,醒醒……”新一摇晃灰原的身体,而一边的平次已经检查尸体,表示没有呼吸了。
“这是一个密室,根据刚才发现尸体的德千女士说,因为先生很长时间都没有出来,才去敲门,发现门是上锁的,用备用钥匙打开门,发现了尸体。而这个房间的窗户也是上锁的。所以……”平次看了一眼新一怀中昏迷的少女。“灰原就是唯一接触那个死者的人了。”
“不管怎么样,先给她换件干净的衣服,再说。”新一将灰原抱起,血迹沾染到他雪白的衬衫也不顾。新一有些难以接受那些血腥味出现在她的身上,甚是厌恶。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8 23:30:00 +0800 CST  
这个……需要点时间~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9 12:53:00 +0800 CST  
http://tieba.baidu.com/p/1287208365?pn=1《三分之二》
http://tieba.baidu.com/p/805078652?pn=1《天使的转身微笑》
http://tieba.baidu.com/f?z=364255533&ct=335544320&lm=0&sc=0&rn=30&tn=baiduPostBrowser&word=%D0%C2%D6%BE&pn=0《不在坚强》
http://tieba.baidu.com/p/585235116?pn=1《天使亦或是恶魔》
http://tieba.baidu.com/p/243451188?pn=1?《很爱很爱你》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9 13:17:00 +0800 CST  
偶哈哈~这真是个好提议~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9 13:18:00 +0800 CST  
可能有,可能没有~,还在酝酿中~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9 13:19:00 +0800 CST  

直到我遇见了你
才开始了解爱
控制不住的心跳
等待你轻轻呼唤
才知道我一点都不勇敢
才知道越在乎也越不安
要不是那天你伸出的手那么温暖
————《我一直在找一个人》

当灰原醒转过来的时候,床边是那个帅气的男人,拥有好看的侧脸,但是美好的画面被另外一种回忆打碎。
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有人从背后将自己……迷晕了。灰原回忆着,头有些隐隐作痛,手被另外一双手抓住:“醒了?”灰原抬头看到沐浴在阳光里闪现着些许温和的眼睛。
“嗯。”灰原点头,才发现自己的身上已经换了干净的睡衣,新一起身倒水,边说:“和叶帮你换了衣服,因为昨天发生命案,现在平次还焦头烂额的在处理这些事情,没办法过来看你了。”
“命案?”灰原抬头,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昨天,平次家的一位客人被杀害在一间密室里了……”新一将水吹凉,递给灰原。
“被人杀害在密室?”灰原喝了一口水,看着新一。有些不可思议。毕竟这可是在关西名侦探服部平次的家里。
“嗯,一刀毙命的。”新一坐下身来,将一条腿交叠在另外一条腿上。
“大侦探,你应该发现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了吧。”灰原微微一笑,这不是他最喜欢的案件么。
“有啊,还是一个大发现噢。”新一的嘴角好看的上翘。
“什么?”
“就是你啊。”新一凑近灰原说。
“我?”灰原反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可思议。
“是啊,现场什么都没有发现,除了你,你就和死者一起躺在那个密室里,凶器上有你的指纹,如果**查起来,你可是头号嫌疑人呢。你说是不是个大发现呢?”新一淡淡的说。
“典型的栽赃嫁祸……”灰原喃喃,不过眼前的那个男人如此气定神闲似乎有着十足的把握一样,那种神情就好像知道了所有的真相看着凶手愚蠢的掩饰一样。
“你可是知道凶手是谁了?”灰原问。
“没有。”新一依旧笑着。
“那你怎么那么悠闲。”
“反正我知道,你不会是凶手拉……说起来,你还真是荣幸呢。”新一总算站起身来,慢慢走近灰原。
“被误认为头号嫌疑人是种荣幸么,大侦探。”
“因为我们两大侦探联手帮你洗脱罪名呀,还抵上我们的名誉为你担保,那些**才肯让你好好休息,不然你哪来那么悠闲?”新一有些得意。
“那真是谢谢你们了,我还真是困呢。我要好好休息了……大侦探麻烦你出去吧。”灰原打了个哈欠,翻身睡了。
这个女人……新一经典的半月眼……无奈的打开门,无数的闪光灯记者拥堵在门口,
“工藤先生,请问现在情况如何?”
“为什么,你觉得那个人不会是凶手呢。难道你知道是谁是凶手了么?”
“这里面的那个女孩,你认识么?”
记者纷纷将话筒举到了新一的唇下,闪光灯不停的拍,就怕遗漏一丝一毫的细节,新一对于媒体的厌恶相当于看到苍蝇,可是,今天他却更改了主意。
他轻笑起来:“我可以用我侦探的名誉担保,她绝对不会是凶手。”带着一如既往的自信满满的,不来源于他与灰原相识,更加来源于对她的信任。
他太过了解她,甚至觉得凶手的栽赃加害根本是愚蠢可笑。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9 13:21:00 +0800 CST  

(案件过程省略,反正你们也不感兴趣,就不描写了。直接连接到案件结束后)
灰原坐在床沿,阳光落在她唯美的茶色上,跳跃着美丽的光。她的目光看着窗台上那盆已经开得灿烂的花,呆呆的出神。
“发什么呆?”一双手在灰原的眼睛前晃了晃,将灰原的思路从遥远的地方拉了回来,抬眼,对上的是一双柔和的眼眸,里面盛满了好奇。
“没什么。只觉得这花开得很漂亮而已。”灰原低垂下眼帘,看到他的神情,也该知道一二了。
“案子解决了?”灰原轻声问,波澜不惊。
“托你的福,很顺利。”他笑得轻巧,仿佛只是解决了一件小事情,而她也知晓,没有一件案子可以难倒他。
“身体好点了吗?之前的酒精过敏好像没有留什么后遗症。”新一四下注意了一下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并没有红色的过敏症状,新一满意的点点头。
“工藤,谢谢你陪我来这里赏樱,虽然每次你出没的地方,必定会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情,不过还是很感谢你,让我看到这样的美景。”灰原笑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灰原哀最后的愿望算是完成了。”
“最后的愿望?”新一重复她的话,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当我吞下那个药,变小的时候,就是灰原哀生命开始的时候,她带着不幸,带着一颗已经快要绝望的心,逃奔出黑暗的牢笼,呆在那个她一生都不敢接触的人的身边,她有愧疚,她有不安,她听到那个人喊她‘杀人犯’她明白,这是她一辈子的亏欠。”灰原抱着双腿,淡淡的说着,瘦小的肩膀,因为睡衣的宽大而露出消瘦的锁骨。新一静静的听着,紧缩着眉,看着她略带悲伤的神情。
“可是,渐渐的,那个人带她进入了一个她这辈子都没有发现的世界,那个世界充满惊喜和刺激,那个世界有各种颜色,更重要的是,那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她喜欢上了灰原哀这个名字,灰原哀这个名字代表了一段传奇,也是一段冒险之旅,也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但是,现在江户川已经不在了,所以灰原也没有道理继续留在世上了。”灰原还没有说完,手腕就被新一抓住了。
“灰原……不要说了。你没有错,从开始到最后,你都不该受任何的罪责,你明白么,不要说什么有没有资格,你给我记住,凡是有阳光的地方,就是你该站立的地方。我工藤新一说过,会保护你,就一定会做到。”新一斩钉截铁。
“大侦探,看起来,你似乎对我想恢复原来的身份,有很大的意见啊。”灰原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新一有些错愕的看着她,她的神态确实与自己特别相近,一颦一笑,连嘴角上扬的角度都与自己十分相似。
“你是说,你想变回原来的身份?”新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灰原点了点头,目光飘向了窗外:“灰原哀的生活马上就要划下句号了。”

楼主 请叫我紫烟  发布于 2012-06-09 13:22:00 +0800 CST  

楼主:请叫我紫烟

字数:89737

发表时间:2012-06-08 19:2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6-10 03:26:28 +0800 CST

评论数:510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