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征文·镜中的我】真假 [HE\/菜\/慎入]

我这个点终于赶出来了- -这个名字我真的想了半天,从小到大写作文我完全不会起标题……


菜到发慌的文笔,慎入。


以此文献给我最爱的少年和少女。

楼主 龙崎灵儿  发布于 2019-09-01 01:39:00 +0800 CST  
Chapter 1
>>>>>
二十岁的工藤新一拥有了一面镜子,是一款很大的试衣镜。
那是毛利兰送他的生日礼物,他隐隐察觉自家女朋友的用意。
“新一,你听过魔镜的故事吗?”
“噢,你说那个童话故事里皇后的魔镜?”
“是啊~但这可不是皇后拥有的魔镜哦,它可没法儿回答新一是不是世界上最帅的人。”
“喂喂…”
少女走到少年的面前,好笑的看着少年带着半月眼的脸庞,然后踮起脚尖,像是十七岁岁在清水舞台抱着跳下去的决心一样,吻了少年的脸庞。
“可是,新一在我眼里,是世界上最帅的人呢,我啊…最喜欢新一了。”
工藤新一对这突如其来直白的告白楞了一楞,呆呆地看着少女清丽的脸庞,心脏剧烈的跳动让他感觉仿佛回到了十七岁那天,情感在心中奔腾如湍急的河流终于寻找到一处落口,想要奋不顾身,一泻千里,就这样热烈地吻上了少女的唇。这个吻从开始的蜻蜓点水,逐渐深入,夺取着少女的空气和津液,一只手按住少女的头,另一只手揽过少女的腰,似乎想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一吻完毕后,工藤新一放开少女被吮吸得红艳的双唇,任她靠在自己胸膛处大口大口的喘气以缓解缺氧带来的症状。
“我更喜欢这个回答,兰。”
工藤新一微微低头便看见少女的耳廓开始红的滴血,笑了笑,先撩的人,不是她吗?
兰这家伙,是个宝藏吧。

楼主 龙崎灵儿  发布于 2019-09-01 01:40:00 +0800 CST  
Chapter 2
夜色渐浓,工藤宅却只点亮了一间屋的光亮。
毛利兰坐在桌前,专注地看着自己大学的专业课本,而工藤新一便躺在床上捧着一本相册发愣。是的,发愣。每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工藤新一就会失去记忆,褪去名侦探的光环,变为一个没有高智商的笨蛋。
“呐,兰,要抱抱”
毛利兰听着这撒娇般的语气,从专业课本上回神,转身,对工藤新一笑了笑。“好”
工藤新一似乎见过这样的笑容,但是实在捕捉不到这一闪而逝的记忆,接着一副柔软的身子靠过来抱住他,工藤新一闻着毛利兰身上好闻的清香,然后心跳就开始扑通扑通的加速。
工藤新一每天都看这些和她的照片,他才惊讶于,原来自己和她拥有那么多的回忆,而他现在,把这些回忆都弄丢了,懊恼不已的工藤新一像阉了气的气球。
毛利兰感受到自家的傻侦探又开始自责了,其实这样的工藤新一,也让毛利兰心安,不会在大半夜出去查案,不会去冒险,不会让自己担心,甚至对自己言听计从,现在只是一个丢失了记忆的笨蛋,而不是那个自大的推理狂。想着想着,毛利兰心下起了些心思,偷偷拿起手中的笔按下了录音。
“新一,我是谁?”
少年愣了愣神,然后靠在毛利兰的肩头,蹭了蹭,软软糯糯的回答。
“兰,毛利兰,女朋友。”
这是刚失忆那天,毛利兰告诉他的。
“那新一喜不喜欢我?”
“喜欢”依旧软软糯糯的,毛利兰的气味让他安心,困意渐渐袭来。
“那新一还喜欢谁吗?”
“爸爸、妈妈”这也是毛利兰教的。
“那新一还记不记得自己不许做的事?”
“记得,不许挑食,不许撒谎,不许自责,不许出门不叫兰,不许有事瞒着兰,不许和别的女人拥抱,不许……不许……”
毛利兰歪头看了看工藤新一,嘴里还在喃喃着什么却也听不清了,就这样凝视着工藤新一,充满了爱意。
“晚安,新一,好梦。”

楼主 龙崎灵儿  发布于 2019-09-01 01:41:00 +0800 CST  
Chapter 3
>>>>>
工藤新一的病,最初是毛利兰发现的,那是工藤新一回来的那一天,在毛利兰叼着一块面包打开门小跑下楼,准备冲向学校的时候,她便看到侦探事务所门口那逆着光的少年,靠在墙上,一口口地喘着粗气,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他缓了缓,笑着对她说。
“兰,我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了。”
毛利兰静静看着工藤新一,眼眶渐渐泛起了雾,蓄积的眼泪想拼命忍住,才不要被他说是爱哭鬼,然后她便看见工藤新一向她展开了双臂,眼泪终是奔涌而出,奔向那个展开双臂的少年,少年吃疼的嘶了声,看到毛利兰马上抬头看着他,还叼着个面包,眼泪汪汪的眼睛里满是担心,真是犯规的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捉弄她。
“新一,你受伤了?在哪里,给我看看”毛利兰挣开工藤新一的怀抱,把嘴里叼着的面包扔进包装袋里,说罢就准备掀工藤新一的衬衫。
工藤新一赶忙钳住毛利兰欲探究竟的双手,宠溺的揉了揉毛利兰柔顺的长发“哎哎,没事,是面包屑啦,你这个笨蛋,把我的新衣服都弄脏了。”
“什么嘛,新一才是笨蛋,亏我那么担心你。”
“别担心,我一点事都没有,我唯一有事的是肚子,我好饿啊,兰”说罢工藤新一便卸了力气,耍赖般的把头靠在毛利兰的肩窝处,身体的重量都压向毛利兰。
毛利兰虽然被铃木园子形容为怪力少女,但突然被发育已经完全超过她的少年一下子压过来,还是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扶住工藤新一,不至于两个人都与大地来一个亲密的拥抱。
“我只有面包,啊啊啊!”在想到面包之后,毛利兰似乎想起了她即将迟到的事实,用力的推了推,却没有推动这个骗人说没有力气的侦探“新一我要迟到了!”
“唔,请假好不好,我想吃兰做的东西,拜托。”工藤新一蹭了蹭毛利兰的脖颈,喃喃道。
毛利兰不知道工藤新一与组织的决战是多么的惊心动魄,又是多么的险象环生,他差点就被死神夺去生命,他像是在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千疮百孔,万劫不复。是对毛利兰的承诺让工藤新一挣扎着,与死神博弈,现在,他赢了,但工藤新一仍很害怕找不到毛利兰这件事,去了那个世界,就找不到兰了,没有兰的世界,他不想待。他不敢想毛利兰这个笨蛋会以怎样的姿态等来他的死讯,他不能想也不敢想。所以他拼死也要回来,要活着回来。
讶异于平时傲娇别扭的侦探怎么突然变得那么的黏人,甚至有想过这不会是基德吧,但独属于工藤新一的气息告诉她,这是她的,真真正正的工藤新一。叹了口气,仿佛认命般,手环上少年的背脊,轻拍了拍。
“好”
于是毛利兰做早饭做到一半的时候,忽的想到了什么,掐了自己一下,疼!然后探出头看了看坐在客厅的工藤新一,正好看见工藤新一做贼似的正准备吃她咬过但还没吃的那片面包!被发现的大侦探立即放下手中的面包片,正襟危坐,像个被发现秘密的孩子般面红耳赤的看了看毛利兰,嘿嘿的笑着。毛利兰嘴角扬了扬,缓缓丢出“幼稚”两字便回头不管他。于是得到毛利兰算是默许的侦探心下一痒,便又盯上了那片面包,间接…接吻呐!
毛利兰心想,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啊,不,往后都会是美好的。

楼主 龙崎灵儿  发布于 2019-09-01 01:41:00 +0800 CST  
Chapter 4
>>>>>
这样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上帝似乎总是喜欢恶作剧,让人乐极生悲。在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毛利兰被工藤新一拉出事务所,说要给她一个惊喜。于是当太阳最后一丝余晖湮灭在地平线后,毛利兰见工藤新一的脚步愈发的慢,最后停在原地,低着头。
“怎么了?”
毛利兰上前,看见的便是工藤新一失了光的双眼,空洞无力。
“新一?”伸出手在工藤新一面前晃了晃,只见工藤新一往后退了半步。
“你是……谁?”
“你…不认识我了?”毛利兰提了一口气,颤了颤声,心仿佛被一张张网紧密的缠绕,令她难以呼吸。
工藤新一顿了顿,眼光在毛利兰身上流转了一会儿,然后又黯淡下去。
“对不起…”
毛利兰不知道工藤新一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症状,她现在手足无措,但工藤新一的父母一定知道什么,今早工藤新一给她说过,他的父母会回来陪他小住一段时间。呐,这可真是个‘惊喜’啊,大笨蛋推理狂。在眼泪不争气掉下来之前,毛利兰拨通了工藤有希子的电话。
和工藤有希子讲完电话后,毛利兰平复了自己的情绪,抬头看了看正迷茫的看着周围世界的工藤新一,笑了笑。“新一,我们回家好不好?”
“新一?这是我的名字?”
“嗯,你叫工藤新一哦”
“那你是谁?”
“兰,毛利兰,是你的女朋友。”毛利兰觉得自己快要憋不住泪水了,便快速挽过工藤新一的手臂,在衣服上面蹭了蹭,这下这个大笨蛋不会吐槽我弄脏他衣服了。
于是工藤新一便被眼前的少女这样挽着手臂,跟着少女的脚步走在一条自己陌生的道路上。去哪?家?她刚才说回家。兰?毛利兰?女朋友?唔,头好疼,一点也不好玩。
毛利兰和工藤新一顺利的回到了工藤宅,然后她便看到了客厅里的工藤夫妇,还有阿笠博士以及那个小女孩,灰原哀。
只见阿笠博士把工藤新一带去一间屋子,然后灰原哀也跟着进去,工藤有希子望了望毛利兰,欲言又止,然后工藤优作便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身边妻子的肩膀,缓缓道出了一些秘密,毛利兰不知道的秘密。
毛利兰趴在工藤新一的床边,歪着头看着正在熟睡的工藤新一,用手指一点点描摹着他的轮廓。工藤优作所道出的秘密,对毛利兰来说只是补充了一些她所不知的细节,她对这整件事并不是没有猜到分毫,只是傻傻的装作不知情,他想让她如此,她就顺遂他的意愿,这出戏,证明是她演的比较好。她觉得这份爱太过于沉重,压的她喘不过气,她曾想过埋怨他,曾想过生他的气,也曾想过逃避,但灰原哀的一番话,又让她如梦初醒。
“他曾对我说过,不要逃避自己的命运。我想,你和他也应该如此。”
“他明天早上就能恢复正常,但是到了晚上,也就是太阳落山后,他就会失忆变成这副的样子。”
“我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完全治愈的可能,这个我无法定论,有还是没有,在未知领域面前,都是50%的可能。”
“明早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的时候,他的记忆会恢复,这大概有赖于人类本身就是一台依托自然所创造的一台精密仪器。”
“他不会记得晚上发生的事情,也不会察觉自己丢失了晚上的记忆,除非…有人告诉他。决定权,在于你。”
抱歉,我还是没有勇气告诉他,那样骄傲自信的一个人,他已经不是完整的他。
少年的眉心动了动,然后睁开眼,看到趴在自己床边的毛利兰正盯着自己,手上还比划着什么,就像在给他施咒语一样。
“你…你干嘛?”
“啊…没事,抱歉,吓着你了。”
“我口渴。”
“诶?”
“我想喝水。”
“哦,好…好”
毛利兰快速的起身,接了一杯温水递给工藤新一,看见工藤新一像小孩子一样咕咚咕咚的大口吞咽,喉结在夜色中划出性感的弧度,毛利兰有些出神。
“我要睡了。”用睡衣擦了擦嘴角,然后把杯子递给毛利兰,狐疑地瞅了瞅毛利兰,便用被子盖过自己的头,准备睡觉。
“晚安。”
工藤新一莫的想到了什么,掀开盖着头的被子,然后说道“你不许对我下咒语哦。”
“诶?”毛利兰看着工藤新一一脸认真的脸,愣了愣,然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抱歉,抱歉,我不会的,你放心。”
工藤新一看着眼前少女开怀的笑容,有些不好意思,初次见她也有几个小时了,她终于笑了,笑得真好看,他感觉自己已经被她的咒语套牢了,用被子掩了掩自己有些发红的脸颊。“我…我睡了”
失忆的工藤新一殊不知早在4岁的幼稚园,名为毛利兰的咒语已经牢牢的套住了他的心。

楼主 龙崎灵儿  发布于 2019-09-01 01:42:00 +0800 CST  
Chapter 5
二十岁生日过后的某个早晨,工藤新一清醒过来,便看到毛利兰站在床边默默看着他。
“唔?兰,早上好,怎么不叫醒我?”
毛利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绕过床边,把拉紧的窗帘刷拉一下拉开,室内顿时充满了温暖的光。“我今天做了味增汤,快下来吃吧~一会上课要迟到了”
上课,对了,他们现在已经是大二的学生了,他没曾想过毛利兰会选择那个专业,药学。对于毛利兰会选择什么专业,他在高三他刚回来那年是有所推理的,设计?艺术?文学?医学?护理学?甚至是心理学,他也曾想过。但当看到他的姑娘录取通知书上的药学专业时,他不是很懂他的姑娘,这不是她擅长的领域,他一如既往推理不透她。每每问及,毛利兰总会打太极,阿拉,哀酱不就是这方面的专家吗?有这样一个专家指导我,我觉得我肯定会有所收获的!工藤新一见此也就不再追问。
吃完早餐,两人并肩准备出门,突然工藤新一拉住了毛利兰,毛利兰便回头看着脸红红的少年。虽然工藤新一回来之后,毛利兰就搬过来和他同住,但是两人之间并没有做什么具有实质性进展的事。不过由于工藤新一在某天早上发现毛利兰偷吻他的时候,早安吻这项每日任务就被工藤新一死缠烂打的要求强制执行。
“怎么了?”
“那个…早…早…早安吻…还没有。”
“啵~”毛利兰踮起脚尖在工藤新一的唇上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笑道“可以走了吗?小气鬼。”
于是工藤新一便脸红红的偏过头不去看她,然后被毛利兰挽着出了门。
“你脸红了哦。”
“是…是太阳照的啦,笨蛋。”
毛利兰浅笑,不语,偶尔转过头看看工藤新一,然后便抓到某位侦探正偷偷的看自己,发现自己的目光后又迅速的摆头,当做没事发生一样。不坦率的大笨蛋推理狂。
“兰,我最近发现,我晚上的记忆,不太真实。”
毛利兰的眼角突了突,没注意自己挽着工藤新一的手的力道大了些,不动声色道“有吗?新一怎么会这样认为?”
终于…发现了吗?你能面对吗?我做的对吗?
“我每天晚上都和兰在一起,但是那又不是我,于是我拼命的想挣脱什么,让兰不要靠近那个男人,但是我却办不到。这种感觉令我发狂,时间的话是从你送我那面镜子之后开始出现的。”工藤新一转过身,停下脚步,蔚蓝的眸子凝视着毛利兰,毛利兰想要再问什么,却猛然发现,工藤新一的话,全是肯定句,这是他所推理出来的,他相信的真相,看来是时候了。
工藤新一就这样等着毛利兰的回答,但毛利兰一直低着头没有回答他,他似乎有些懊恼,自己是不是不应该戳破一些东西,可是他最近真的被兰和一个他看不清背影的男人折磨的发疯,他只能无声的呐喊,不许对他笑,不许拥抱他,不许…都不许。
在工藤新一以为等不到毛利兰的解释的时候,他听见了毛利兰哽咽的声音,令他心疼,他似乎又让他哭了。
“APTX那个解药并没有完全解开你所中的毒性,他的副作用,让你白天做睿智的工藤新一,晚上做糊涂的工藤新一。每到了晚上,你不记得你父母,不记得朋友,不记得…我。”
“你每天早上醒来都问我怎么不叫醒你,因为我不敢,我要等太阳出来,这样真正的新一才会醒过来,我害怕,怕醒过来的,又是不记得我的工藤新一。”
“这就是为什么我当初在你回来之后,便搬到了你家和你同住,而你似乎还沉浸在我们同居的喜悦中,那时候,白天的你有多高兴,夜晚的我,心就有多痛。”
原来两年时间,自己都不是真的自己,自己丢失了两年时间的夜晚,夜夜陪她的,是那个糊涂蛋工藤新一,工藤新一似乎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他想要躲避,虽然这不像他的选择。呵~他?到底是哪个他?他…是谁?
毛利兰拉住了他的双手,止住他想要逃走的步伐。
“我知道这对你很残忍,但请你听完,我也想寻求解脱,我不想再瞒你了,我每天活在这种愧疚当中,快要崩溃,我不知道你当初瞒我的时候,自己有多痛,我现在,感同身受,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也算扯平了吧”
“两年时间,失忆的你终于记住了我。虽然他现在还是记不住其他人,但是他记住了我。”
“你不是还想问我,我为什么选择药学专业吗?现在的你应该有答案了,我想帮助你,我想让给你一个完整的你。我知道,你的爱很沉,曾压得我喘不过气,我怕告诉你真相,你会以无法给我完整的爱为由,离开我,这就是工藤新一式的选择。所以原谅我的自私,原来骗人,是这么不好受的一件事。”
“我给你的那面镜子,是我想对你坦白的产物,我想,有了这面镜子,新一大概也能猜到一些,镜子本身就代表了真相和假象。”
“我曾照过这面镜子,我看到镜子里面的我,明明在笑,其实在哭。明明光鲜亮丽,却千疮百孔,她在对我说,毛利兰你是个骗子。所以我把它送给了你,新一,你又看到了什么?”
工藤新一握了握拳头,随即又松开,垂下眼睑,他说“拜托,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楼主 龙崎灵儿  发布于 2019-09-01 01:42:00 +0800 CST  
Chapter 6
工藤新一回到房间把自己给锁起来,他站在镜子面前,似乎是在打量着自己,又像是在看别人。然后,他仿佛看见了,夜晚的自己,呆呆的也望着自己。
“你爱她吗?”
……
“每次都是你麻烦她吧?”
……
“你能给她幸福吗?”
……
呆呆的工藤新一并听不懂他的话,歪着头看着他,他似乎放弃了,自嘲到,也对,你只是个傻子罢了。傻子工藤新一,多么讽刺,指望一个傻子爱兰?别傻了,傻的是现在的自己吧?工藤新一起身,走到自己的书桌,桌上有一个海参男样的闹钟,指针告诉他还有1个小时就要日落了。他缓缓坐下,一本本翻开毛利兰的书籍,药理学、药物化学、药物分析、药代动力学、药物合成、毒理学、病理学,每一本都承载着毛利兰的汗水,里面的笔记密密麻麻,镌刻着书本主人的努力。关上书,平复了一下奔涌的心情,打开抽屉,他便看到一只录音笔,不是他的,他便拿起那支笔,按下了播放。
……
“兰,毛利兰,女朋友。”
……
“喜欢。”
……
“爸爸、妈妈”
……
“记得,不许挑食,不许撒谎,不许自责,不许出门不叫兰,不许有事瞒着兰,不许和别的女人拥抱,不许……不许……”
工藤新一蓦地红了眼眶,他爱着地姑娘,如他爱她一般,爱着自己。他从不怪她,亦如她也从未怪过自己,他起身,又重新走回到镜子面前,他看见镜中的自己咧了咧嘴角,笑的很难看,可是他看到那个呆呆的工藤新一,他在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的很灿烂。
“两年时间,失忆的你终于记住了我。虽然他现在还是记不住其他人,但是他记住了我。”
他似乎,得到了答案。
门外响起敲门声,是毛利兰,她实在是担心的紧,工藤新一已经把自己关了一天了。
“新一?你开门好不好?”
“新一?”
还有十分钟,就在她不抱希望的时候,门就这样打开了,然后她便看着逆着光的少年,像他刚回来那天一样,对她说
“兰,我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了。”
然后毛利兰便哭红了双眼扑进了工藤新一的怀里,工藤新一捧起毛利兰的脸,泪水让她的妆容显的有些滑稽,笑了笑“小气鬼才不会放掉爱哭鬼”,然后小气鬼便吻上了爱哭鬼的唇。
缠绵了几分钟后,太阳终于撑不住要下班了,工藤新一便变回了那个傻傻的工藤新一。
“兰?他欺负你了?”
“没有,没有。”毛利兰赶紧抹了抹自己的脸,结果越抹越花却浑然不知,强行让嘴角扯出一个弧度,笑道“晚上好,新一。”
“晚上好,兰。”
“新一,我们出去吃晚饭吧,我今天没有准备呢。”
“兰,我想要亲亲。”
毛利兰愣了愣,看见工藤新一正望着那面镜子,嘟着嘴,一副很沮丧的表情,不时对着镜子做鬼脸,随即由衷地笑道。
“好。”
感谢你,不论是镜中的你,还是现实的你;
感谢我,不论是镜中的我,还是现实的我;
都在朝着全心全意爱着彼此的路上行走。
FIN

楼主 龙崎灵儿  发布于 2019-09-01 01:43:00 +0800 CST  

楼主:龙崎灵儿

字数:7174

发表时间:2019-09-01 09:3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11-21 23:26:09 +0800 CST

评论数: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