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译】《Love You More (更爱你)》 (亲情伦理推理类)

没有耐心的人千万千万千万不要点进来!!!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0 14:47:00 +0800 CST  
这是楼主几年前在香港买的一本英文书,看完之后发觉比想象中的要喜欢。查了一下发现大陆还没有中文版,于是就用自己蹩脚的英语把它翻译出来了。目的只是想和众多推理迷分享这么一个好故事。
这个故事吸引我的地方在于绝对猜不到的真相。比方说,我一开始以为真相是A,看了一会儿发现真相是B,再看下去,发现是C,……然后最后发现是Z。
故事很长,楼主很忙,所以各位看官有兴趣就追下去。楼主是不会弃楼的,就算没人看也一样。我相信好故事总是会有人欣赏的。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0 14:47:00 +0800 CST  
序言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0 14:49:00 +0800 CST  
你爱谁?
这是一个人人都能够回答的问题。一个阐明人生,创造未来,指引人生方向的问题。一个简单,高雅,温暖的问题。
你爱谁?
他这样问我,我觉得答案就在我的皮带里,在我那束得紧紧的装甲背心里,在我那戴得低低的警帽的边缘上。我的手指不经意地碰到了装配在我臀部上方的枪。
“你爱谁?”他又大喊道,声音更大更急躁。
我的手摸到了自己的装甲背心。我把上面的魔术贴撕开,魔术贴发出巨大的声响,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我把皮带的金属扣解开,然后把皮带解了下来,接着把电击枪取了出来,把插在腰间的警棒也取了出来,把这些东西都放在我们俩中间的地板上。
“不要这样,”我轻声说道。
他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太迟了。”
“苏菲在哪里?你到底做了什么?”
“把你的皮带放到桌子上。快点。”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0 14:51:00 +0800 CST  
“不要。”
“把你的枪也放到桌子上。快点!”
我走到厨房的中间,左手拿着皮带。在过去的这四年里,我作为马萨诸塞州的巡警,保卫着州民们的安全。我受过专业的训练,也有着充足的经验。
我随时可以拿起枪,杀死他。
他在看着我,在看我的下一步举动是什么。如果有什么不妥的,他立刻就会杀死我。
你爱谁?
他说得对。这是人生的终极问题。你爱谁,你会为了他们付出多少?
“把枪放到桌子上!”他怒吼道。“你他妈的快点!”
我想到了我六岁的女儿,她头发的香味,她那纤细的手环绕我脖子时的感受,还有每天晚上我催她入睡时她对我说的话。“爱你哦,妈咪,”她每次都这样说。
宝贝,我也爱你。爱你。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0 14:53:00 +0800 CST  
他开始移动,伸出手想拿我握在左手的皮带,另一只手准备拿我臀部上方的枪。
最后一次机会了……
我看着我的丈夫。
你爱谁?
我下定决心了。我把皮带放到厨房的桌子上。
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枪,扣下了扳机。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0 14:54:00 +0800 CST  
第一章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1 15:55:00 +0800 CST  
D.D.华伦警探对自己的办案能力感到很自豪。她在波士顿工作了颇长一段时间,她觉得破案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需要一种全身心的投入才能做得到。
D.D.总能察觉到一具尸体是怎么倒下的,是向前,向后,还是倒向一侧。她能闻到弹药的味道,因为开枪后这种味道一般能维持二十到三十分钟。还有,她不止一次通过血液的气味总结出了死者的死亡时间——因为这气味就像是鲜肉的气味一样,一开始淡淡的,慢慢味道会越来越浓。
但是,今天,以上这些东西她都不用做。在这么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她穿着灰色长裤,还有亚历克斯的红色法兰绒衬衫。她坐在厨房的桌子上,手里拿着咖啡杯,嘴里数着数字。
她数到十三。亚历克斯走到前门,开始把一条深蓝色的围巾戴到脖子上。
她数到十五。
他弄好了围巾,然后去拿那黑色的羊毛帽和条纹的皮质手套。外面的积雪有八英寸厚,天气预报说到了周末会有十四英寸厚。在这里,三月并不代表春天已经到来。
亚历克斯在警察学院里当老师,主要教授犯罪现场分析。今天他满课。明天他们俩都休息,这样的日子可不多,所以他们要好好想一想明天要做些什么。去滑雪吧,也可以去博物馆参观参观。还可以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看老电影,手里拿着爆米花。
D.D.数到十八,十九,二——
亚历克斯戴好手套,拿起他的黑色皮质手提袋,朝她走来。
“不要太想我哦,”他说。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1 16:00:00 +0800 CST  
在这里楼主想说一句就是,因为我发不了粗体字,所以文章里的粗体字我就用【】号来代替。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1 16:01:00 +0800 CST  
他亲吻了她的额头。D.D.闭上眼睛,把二十这个数字数完,然后又从二十数回到零。
亚历克斯准备离开。D.D.数到十四。她的手开始颤抖,但是亚历克斯并没有注意到。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数着。【十三,十二,十一……】
她和亚历克斯在一起超过半年的时间了。当他要去教课的时候,他们就会在这里住。当她要去工作的时候,他们就会在波士顿住。他们没有固定的住所,现在的生活并不允许他们有这种安定的日子过。
他们喜欢对方的陪伴。亚历克斯能够接受她作为警探那毫无规则可言的时间安排,而她喜欢他做的意大利食物。他们希望能够每晚都待在一起,但是当事情不能如愿时,他们也能够平静地独自度过。他们都是思想非常独立的大人了。她刚好四十岁,亚历克斯比她大一点点。他们早已经过了那个从早上一睁开眼睛就会无时无刻不想念对方的那种年龄。亚历克斯之前结过婚,D.D.也知道。
她是工作狂,其他人警告过她,说这对身体不好,但是管它呢。她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九,八,七……】
亚历克斯打开门,面对寒风不禁耸起了肩膀。一阵冷风吹了进来,打在D.D.的脸上。她颤抖着,更用力地握着咖啡杯。
“我爱你,”亚历克斯说,往门外踏了一步。
“我也爱你。”
亚历克斯关上门。D.D.立刻冲到厕所呕了起来。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1 16:04:00 +0800 CST  
十分钟后,她躺在厕所的地板上。墙砖是七十年代的风格,由米黄色、棕色、还有金色组成。看着这些墙砖,她又有了呕吐的冲动。但是数着它们的数量,可以让她的心情平静下来。她一块块墙砖地数着,好让自己通红发烫的脸颊还有那扭曲的胃部恢复正常。
她手机响了。她看到手机就在地板上,但是她现在没有心情接电话。但是最后当她看到那个来电显示的时候,她还是接下了这个电话。
“喂?”打电话给她的这个人正是她刚刚结了婚的前男友——波比·多吉,他也是马萨诸塞州的警探。
“我没时间闲聊,所以你要认真听我说话。”
“我今天不用值班,”她说。“有什么事情去找吉姆·登威尔,去骚扰他吧。”接着,她皱了皱眉。波比一般打电话给她是不会讲工作的啊。工作这些东西一般都是警局直接给命令,而不是由另一个警探来告诉她的啊。
波比没有理她,继续说道:“事情很糟糕,而且是得【我们】去处理,所以你要认真听我说的话。媒体已经到了现场,你得从后面过来。慢慢来,留意【一切】线索。我已经失去了第一线索了,D.D.我跟你说,在这个案子里,每一条线索都非常重要。”
D.D.又皱了皱眉头。“波比,你到底在说什么?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都说了,今天我不用值班。”
“现在你要值班了。我们的头儿已经到了案发现场。”
她听到了另一个声音从卧室那里传来,是她的传呼机。该死。她又要工作了,这说明波比刚刚说的这个案件肯定很重要。她试着站起来,尽管双腿抖得厉害,而且她又想呕了。她艰难地迈出第一步,之后就轻松多了。她朝卧室走去,心里悲叹道才休息没多久又要上班了。
“那么我需要注意什么?”她问道,用肩膀夹着手机。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1 16:07:00 +0800 CST  
“雪,”波比轻声说道。“地上的,树上的,窗上的……真该死。那些警察把周围踩得乱七八糟——”
“让他们滚!如果这个案子是由我负责的话,让他们都给我滚。”
她在床头柜上发现了自己的传呼机——的确,是从波士顿警察局打来的——她开始脱下自己灰色的裤子。
“他们没有进屋子里面。他们该死的把犯罪现场弄得一塌糊涂。有警员把屋子封锁了,但是庭院那儿没有封锁。现在庭院里乱七八糟,所有第一线索都没有了。我们需要的正是第一线索啊。”
D.D.把裤子脱了下来,然后开始脱亚历克斯的那件法兰绒衬衫。
“谁死了?”
“四十二岁的白人男子。”
“谁失踪了?”
“六岁的白人女子。”
“有嫌疑人吗?”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1 16:08:00 +0800 CST  
长长的沉默。
“快点过来吧,”波比简短地说道。“这是我和你共同负责的案子。早点搞定它,我们就不用那么头疼了。”
他挂了电话。D.D.对着电话发出一声哀嚎,然后把它扔到床上,开始穿自己的白色连衣裙。
好吧,一件带有失踪人口的凶杀案。警察们已经到场。到底为什么这些警察——
很快,聪明的D.D.就想到了答案。
“他妈的!”
D.D.不再感到恶心作呕,而是感到无比的愤怒。
她拿起传呼机,拿起她的证件还有那件厚厚的夹克衫。波比说的话回荡在她的脑海里。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1 16:09:00 +0800 CST  
第二章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2 15:02:00 +0800 CST  
你爱谁?
我是在七月四号谢恩组织的一个聚会上认识布莱恩的。一般我会拒绝这种社交活动,但是当时我还是再三思考了一下。还是去吧,就算不是为了我自己,也为了苏菲。
这只是个小派对。大概三十个人左右吧,被邀的人主要是一些巡警还有谢恩的邻居。中校也来了,这让谢恩有点儿出乎意料。这次聚会也来了一些警察。我看到四个兵营里来的男人站在烤架旁,喝着啤酒,和谢恩在聊着他那调皮孩子的事。在他们的前方,有两张桌子,旁边椅子上坐着的就是男人们的妻子,聊着自己的孩子。
其他人则在屋子里面活动,吃意大利面,吃沙拉,看体育比赛,一边吃喝一边聊天。这就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惬意的周六下午。
我站在一棵老橡树的下面。应苏菲的要求,我穿了带有向日葵装饰的连衣裙,还有金光闪闪的人字拖。我交叉双臂,做出随时保护自己的准备。你或许可以让一个女人离开工作,但你很难让一个女人忘了工作。
我应该去认识一些朋友的,但是不知道从何入手。如果和那些妻子们坐在一起,但我都不认识她们,还是,和那些男人们在一起?我连妻子们都不能认识,那就更不能和她们的丈夫们在一起了——到那时候那些妻子只会停止她们的话题,并用那能够杀死人的目光看着我。
所以我还是一个人站在这里吧,手里拿着一杯一直没喝的啤酒,等待着聚会的结束。
大部分的时间里我都在看着我的女儿。
一百码开外的地方,她正在和另外一群孩子们从小山丘的上面滚下来,笑得很开心。她粉红色的连衣裙已经脏兮兮的了,脸上还带有巧克力饼干的碎屑。当她在山脚下站起来的时候,她就牵着旁边一个女孩子的手,用尽她们三岁这个年龄里能够拥有的所有力量,一起朝山丘顶部跑去。
苏菲很快能交到朋友。表面上,她看起来很像我。但在性格上,完全和我相反。她外向,大胆,充满冒险精神。如果可以的话,她真希望每时每刻都被人群簇拥着。她充满了魅力,是爸爸遗传的,因为这肯定和我的基因无关。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2 15:05:00 +0800 CST  
她和其他的孩子来到了小山丘的顶端。苏菲第一个躺了下来,她那深色的短发和旁边一簇白色的蒲公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开始滚下来,胖嘟嘟的手臂和小腿在空中摇晃,她的笑声在蔚蓝的天空中回荡。
她在山脚下站了起来,发现我在看着她。
“妈咪,我爱你哦!”她大喊道,然后又朝小山丘的顶端跑去。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2 15:06:00 +0800 CST  
“你好。”
一个男人从人群中脱离,朝我走过来。他看起来差不多四十岁,一头利落的金发,强壮的身躯。可能是警察吧,但我不认识他。
他伸出手。慢慢地,我也伸出了手。
“我叫布莱恩,”他说。“布莱恩·达比。”他指了指街尾的房子。“我住在街尾。你呢?”
“呃,泰莎,泰莎·里昂莉。我和谢恩是同事。”
我等待着那千篇一律的回答,那些男人听到我是女警察时会有的反应。【警察?那么我得表现好一点了。】或者,【哇哇哇,那你的枪在哪儿?】
这算是比较友善的反应了。
但是布莱恩只是点了点头。他一只手里拿着一杯酒,另一只手伸进了他黑色裤子的裤袋里。他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衫,上衣口袋里绣着一个徽章,但是从我这个角度看,看不清楚那是什么。
“我得坦白一件事。”
我交叉双臂。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2 15:07:00 +0800 CST  
“其实谢恩已经告诉过我你是谁了。不过,是我先问他的。那个独自站在那里的美女是谁啊?”
“谢恩怎么说?”
“他说我肯定不是你的类型。但我还是赌了一把。”
“谢恩常常胡说八道的,”我说。
“我也觉得。你都没喝过你手里的啤酒。”
我低下头,就好像现在才发现手里有啤酒一样。
布莱恩继续说道:“你拿着啤酒,但是却没有喝。你想要其他饮料吗?我能帮你拿过来。不过——”他看了一眼那群妻子们,她们正大笑着——“我有点害怕。”
“没关系。”我放下双臂,消除了警惕感。“我不太会喝酒。”
“今天值班吗?”
“不。”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2 15:08:00 +0800 CST  
“我不是警察,所以我不会假装自己有多了解这份工作,但是我认识谢恩有五年了,所以一些基础的东西我还是知道的。巡警并不仅仅是在高速路上巡逻一下,然后写写罚单这类的东西。谢恩,我说的没错吧?”布莱恩大声地说道,让这句话传到了巡警们的耳朵里。在烤架旁的谢恩伸出右手,打了他一下。
“谢恩最喜欢发牢骚了,”我说,也故意说得很大声。
谢恩也打了我一下。几个男人笑出了声。
“你和他一起工作多久了?”布莱恩问我。
“一年而已。我是生手。”
“真的吗?你为什么想成为警察呢?”
我耸了耸肩,感到有点不自在。这个问题被问过很多次了,但是我还是不懂得该如何回答。“那个时候貌似这个选择不错。”
布莱恩说:“我是个技工,我主要负责油轮。我们一般出海几个月,然后放假几个月,然后又出海几个月。所以没多少私人的时间,但我喜欢这份工作。这工作一直让我充满兴趣。”
“技工?你要做些什么……和海盗打架,那类的吗?”
“不。我们是从皮吉特海峡开船开到阿拉斯加州,然后再返回。那边没有多少索马里海盗。加上,我是技工。我的工作就是保证船的运行机制良好。我喜欢身边包围着电线、齿轮、和回转轴。但是手枪这类的东西我就连碰都不敢碰。”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2 15:11:00 +0800 CST  
“我也不是很敢碰手枪。”
“一个警察说出这样的话真搞笑。”
“不觉得。”
我的眼睛又不自觉地停留在了苏菲身上,布莱恩随着我的视线也望了过去。“谢恩说过你有一个三岁的孩子。天啊,她看起来真像你。你肯定不用害怕认不出自己的孩子。”
“谢恩说我有一个孩子,那你还敢赌一把?”
他耸了耸肩。“孩子很好啊。我没有孩子,但这并不代表我不喜欢孩子。她爸爸呢?”他随意地问道。
“我们离婚了。”
他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感到很高兴,看起来像在沉思。“那肯定很艰难,又要工作又要带小孩。”
“还不是这样过来了。”
“这是毋庸置疑的。我小时候爸爸就去世了,妈妈独自一人把五个子女抚养长大。我们还不是这样过来了,所以我一直很敬重我妈妈。”

楼主 便便小魔仙  发布于 2014-08-22 15:12:00 +0800 CST  

楼主:便便小魔仙

字数:138577

发表时间:2014-08-20 22:4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1-10 18:16:33 +0800 CST

评论数:107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