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资料翻译——灰精灵编年史,节选自HOME第11卷

中洲地图镇楼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3-17 12:23:00 +0800 CST  
节译前言

一直对灰精灵非常感兴趣,但苦于第一纪元没有一张像《魔戒》那样的年表,各个历史事件之间的时间关系总是理不太清楚,正好看到了HOME第11卷有一节是讲第一纪元贝烈瑞安德的编年史,于是萌生了把它翻译成中文的想法,这样正好可以把第一纪元的时间线理一下。我对托老的著作涉猎不多,中文版只看过宝钻、魔戒、胡林的儿女、霍比特人这四部,翻译这个简直是硬着头皮翻,所以错误肯定不少,请吧里其他吧友随时指正。

本文中所涉及到的人名、地名全部采用最新文景版《精灵宝钻》中的译名,如果文景版没有涉及到的,我会参照魔戒中文维基,再没有就直接原文照录了。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3-17 12:23:00 +0800 CST  
灰精灵编年史(译注:THE GREY ANNALS )

《贝烈瑞安德编年史》的写作历程大约开始于1930年,当时我父亲与《维林诺编年史》(”AV1”《维林诺编年史》版本1,译者简称为“维编1版”)一起撰写了最早的一个版本(“AB1”,《贝烈瑞安德编年史》版本1”,译者简称为“贝编1版”)。这些都收印在了第四卷《中洲的变迁》(译注:The Shaping of Middle-earth)中;我注意到了这样的字句“也许,编年史的开始可以作为一种恰当的方式并列推进与它平行的‘征战史’,并且能够在越来越复杂的故事网中对不同元素的动向保持关注。”作为一批文本的一部分,第二版的两套编年史完成于20世纪30年代后期,这批文本中也包含有《语言的记述》(译注:Lhammas or Account of Tongues),“埃努大乐章”的一个新版本,还有那段时间的重要工作内容:一个新版本的“精灵宝钻”章节,未完成的《精灵宝钻征战史》(“QS”,译者简称为“宝钻征战史”)。这些第二版本连同那个时期的其他文本一起,收印在了第5卷《最后之路与其他作品》(译注:The Last Road and Other Writings)中,使用的题目是《后期的维林诺编年史》(”AV2”,译者简称为“维编2版”)与《后期的贝烈瑞安德编年史》(”AB2”,译者简称为“贝编2版”)。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3-17 12:24:00 +0800 CST  
当我父亲在完成了《魔戒》之后,于1950年至1951年之间调转过头来编写《远古时代大事记》(译注:Matter of the Elder Days)之时,他的新工作开始于“编年史”,着手处理15年前早期的“维编2版”与“贝编2版”手稿,将它们作为修订与新编的媒介。就“维编2版”而言,修正的旧文本对开放的编年史有所限制,并且在这个手稿的左页空白处撰写的一个新版本的开头也逐渐消失得非常迅速,因此没必要对这个初步的工作(第十卷47页)进行太多记述。另一方面,就“贝编2版”而言,初期阶段的内容更加广阔与丰富。




首先,对原始“贝编2版”文本的修订持续得更深远——尽管实际上这个工作大部分可以被忽略,因为修订版的目录出现在了随后的文本中【有时候,就像第五卷124页的注释中所说,很难区分哪些来自于“早期”(早于《魔戒》)版本,哪些来自于“后期”(在20世纪50年代早期)增加的内容】。其次,在“贝编2版”的左页空白处有一个新的、更充实版本的“贝烈瑞安德编年史”的开头,它的发展方向值得考虑(在手稿上写了13页)——并且它最开始的部分我父亲的手迹是如此仔细,在它变潦草之前,也许应该认为我父亲最初并没有将它视为一个草稿。它题名为“贝烈瑞安德编年史”,那么这个记述可以被称作“AB3”(译注:译者简称为“贝编3版”),但我实际上叫它“GA1”(见下文)。(译注:译者简称为“灰编1版”)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3-17 12:25:00 +0800 CST  
我没有像我对《阿门洲编年史》所做的那样,将《灰精灵编年史》分成章节,并且带有段落编号引用的注释跟在了文本的结尾(p.103)。随后修改的手稿——在某些地方量非常大——也依照其本身标明。

在旧的“贝编2版”文本第一页的顶端,毫无疑问在我父亲开始为这个扩充巨大的新版本工作之前,他潦草地记下了这样的字句:“撰写这些多瑞亚斯的辛达语编年史和遗漏的大部分……(这里的两个词也许读作‘诺多语素材’,译注:原文为‘Nold「orin」 stuff’)”;还有“放在关于德内梭尔、辛葛的注释内,等等,来自‘维编’。”

在互相关联构成了《灰精灵编年史》的文页中的其他元素也被保留并提及。里面有许多不系统的、草稿性质的文页,带有这样的字句“《灰精灵编年史》的旧素材”(见p .29);并且在文页顶端有一个抄写员的打字文本,拷贝与复写了《阿门洲编年史》中一些清晰的内容,我权且将此内容的日期标为1958年(第十卷47页)。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3-17 12:26:00 +0800 CST  
1200年
$17. 在精灵或人类当中,无人知道何时埃尔威与美丽安唯一的孩子露西恩降生于世,她是所有伊露维塔儿女中最美的一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此事大约发生在米尔寇被擒伏的第一个纪元末尾,那时大地全境太平,维林诺的荣光也正值全盛,尽管中洲大「部分」陷入了“雅凡娜的沉睡”,但贝烈瑞安德因着美丽安的力量,充满了生机与欢乐,天空中繁星闪烁,明亮如银色的火焰。据说露西恩就出生在尼尔多瑞斯森林中,睡在苍穹群星之下的摇篮里,白色的妮芙迪瑞尔花如同大地上的繁星,盛放欢迎她。
(译注:此段大部分引自文景版宝钻“辛达族精灵”一章。)



1200~50年
$18.此时埃尔威与美丽安的势力遍及贝烈瑞安德全境。在他子民的语言中,他被称为埃路•辛葛,“灰袍君王”,贝烈瑞安德所有的精灵,从奇尔丹治下的水手,到盖理安河对岸蓝色山脉中漫游的猎手,全都奉他为王。这些子民因此被称为辛达族,贝烈瑞安德星光下的灰精灵。虽然他们属于墨瑞昆迪,但在辛葛的统治与美丽安的教导下,他们成了中洲所有精灵中最美、最有智慧、技艺最高超的一群。
(译注:此段大部分引自文景版宝钻“辛达族精灵”一章。)

1250年

$19. 这一年Norn族(译注:原文为Norn-folk)首先越过了贝烈瑞安德的山脉。诺多族随后将这些人称为“瑙格人”,一些人类称其为“矮人”。他们最古老的居住地位于遥远的东方,但在埃瑞德路因东侧以及多米德山以北、以南,他们按照本族的传统为自己挖掘出诸多壮观的洞厅与府穴,这些地方埃尔达命名为贝烈戈斯特与诺格罗德(但他们自己称之为加比加索尔与图门扎哈尔)。他们现今离开那里,为精灵所知;精灵惊讶万分,因为他们一直相信本族是中洲唯一能用语言交谈或用双手劳作的生灵,余下的都不过是飞禽走兽。

$20. 但是瑙格人说的话精灵一句也听不懂,这种语言在精灵听来笨重拗口,很不悦耳,熟习矮人语的埃尔达历来寥寥。但矮人学得很快(勉强算得上),与其将本族的语言教给异族,他们其实更愿意学习精灵语;随后民众之间交往日多。虽然瑙格人与埃尔达都从交往中获利不浅,双方的友情却向来淡薄。不过那时横亘于两族之间的冲突嫌隙尚未产生,辛葛王欢迎矮人。

$21. 埃尔达并不清楚矮人如何来到世间,尽管博学者们曾经在其他地方记录下了瑙格人自己(就像他们自己揭示的那样)论及的开端。他们说道创造者奥力——他们称之为玛哈尔——赋予了他们生命;无论何种可能,很显然他们是伟大的铁匠与石匠,哪怕旧时他们的作品尚不美丽。他们爱用的材料不是金银,而是铁和铜,石头比木材更受青睐。
(译注:此节前两段大部分引自文景版宝钻“辛达族精灵”一章。)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3-21 10:32:00 +0800 CST  
1495年
$32 福乐终于接近尾声,维林诺的盛世也步向了黄昏。如众多史书与歌谣中所言,众所周知,米尔寇借着乌苟立安特的帮助残害了维拉的双圣树,随即逃回了中洲北部。从此之后他以费艾诺对他的称呼闻名,“黑暗大敌”,被诅咒的魔苟斯。

$33 魔苟斯与乌苟立安特在遥远的北方大起内讧,但魔苟斯的大吼响彻贝烈瑞安德,令其间居民无不惊恐瑟缩。尽管他们不清楚它预示着何种厄运,彼时却听到了死亡的先兆。

$34 此后不久,乌苟立安特就从北方逃走,进入了辛葛王的领土,她周身裹着一种恐怖的黑暗。但她被美丽安的力量所阻,无法进入尼尔多瑞斯森林,而在多松尼安高地南边悬崖下的阴影中常住下来。于是,那地变成了“恐怖山脉”埃瑞德戈埚洛斯,无人胆敢前往或从附近经过。因为哪怕在乌苟立安特离开此地,回到她的目的地——被遗忘的世界南部之后,她邪恶的子孙以蜘蛛的形态居住在这里,用它们丑陋的蛛网改变了此地——这里的光明与生命遭到扼杀,所有的流水都被毒素污染。

$35.可是,魔苟斯并没有来到贝烈瑞安德,而是去了铁山脉。在这里,在前来迎接他的仆人的帮助之下,他重新深掘出大量的洞穴与地牢。诺多族随后称此地为“铁囚牢”安格班。在门户上方魔苟斯垒起了巨大的桑戈洛锥姆群峰,浓臭的黑烟笼罩其上。
(译注:此节前三段大部分引自文景版宝钻“辛达族精灵”一章。)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3-21 10:35:00 +0800 CST  
贝烈瑞安德用语的附记

我在这里中断文本是因为两部手稿中复杂、不一致的素材不能很好地容纳在注释里面。

刚才列出的“灰编2版”第$48段,“灰编1版”【对辛葛与费艾诺部众(译注:原文为“Fëanorian”)之间发展出的萌动的敌意只字未提】只有以下(在“渴求新领土”之后)的字句:由于长久的分离,辛达族与诺多族的语言也产生了差异,他们之间最初的交谈并不容易。

在贝烈瑞安德的诺多族与辛达族之间的发展与关系之后紧随着一条长长的“附记”(在手稿中标记为对主文本的插入),它的结尾也就是“灰编1版”的结尾。这个被改写的论述出现在了“灰编2版”里面,并且随后这个被修订的结构自己发生了变化。对这一页的所有版本来说它看起来都令人满意,在中洲的语言学历史中有着核心的重要地位。这一节注释的编号建立在第28页之上。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3-23 10:24:00 +0800 CST  
还有一种书面用语,它是“精灵拉丁语”——昆雅,以它而论,Lammase中随即给出了一种与其他版本不同的描述(见第五卷195页)。这种“精灵拉丁语”据说(见第五卷172页)是由诺多族带到中洲的,后来所有的IIkorindi都使用,“所有的精灵都懂,甚至是那些仍然在尘世之地的逗留者”。

因此在Lhammas 的描述中,随着诺多族返回中洲,我们在本质上牵涉到了三种贝烈瑞安德的语言:

昆雅,这是由诺多族从维林诺带回来的高等语言和书面用语;

诺多语,这是Kôr(译注:这是提力安的别名)诺多族的语言,它在贝烈瑞安德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并且受到了特别是多瑞亚斯Ilkorin的大量影响。(在第五卷174页的Lhammas中说道,Kôr的诺多语,即Kôrolambe或者Kôrnoldorin,与古代相比经由诺多族特有的创造力自身产生了很大变化。)

Beleriandic,贝烈瑞安德Ilkorin的语言,在久远的时光中已经变得与维林诺差异很大。

刚多林的诺多语在远古时代终结之后留存在了托尔埃瑞西亚,尽管它受到了其他语言的影响,特别是在西瑞安河口逗留期间来自于多瑞亚斯的Ilkorin(见第五卷177~8页)。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3-24 10:13:00 +0800 CST  
在“灰编1版”中,我们仍然有这样的构想:维林诺诺多族语言的变化是由于诺多语的创造性造成的,尽管我们也强调了“在行进途中与古老的埃尔达语言相比”它的变化不多;并且我们在从维林诺新到来的流亡者使用的诺多语与贝烈瑞安德古老的泰勒瑞族(现在称为“辛达族”)语言之间保留了显著的差异——实际上它是为了表明诺多族和辛达族之间最初的交流并不容易,这种困难产生了这篇附记。但在“灰编1版”中说道,虽然辛达语“经由诺多语的词汇与形式进行了丰富”,它仍然成为了一种所有中洲埃尔达与返回后在托尔埃瑞西亚的精灵使用的语言。与此同时,维林诺的诺多语变成了一种“学者”语言——等同于Lhammas中“精灵拉丁语”或者昆雅的状况,但辛达族中掌握它的人寥寥无几;实际上,“古老的诺多语”等同于昆雅(P22,在文本的结尾处)。这些罗列出的发展变化的原因说明了在贝烈瑞安德,口头的诺多语和辛达语彼此“扩展、接近”,在文本的最后一段中,很明显,在远古年代的终结之时,贝烈瑞安德所说的诺多语(它在这里保留了下来),和“古老的诺多语”或昆雅之间存在着显著的差异。



芬国昐成为了流亡者的“至高统治者”(译注:原文为“overlord”),“承认辛葛与明霓国斯的至高王身份”,“对他报有极大的敬畏”,这段陈述值得注意(cf.宝钻征战史”$121:“尽管那些时日里诺多诸王堪称强大...... 辛葛之名在他们中间颇受敬畏)。实际上,这是为了说明在贝烈瑞安德的诺多族之所以采用辛达语给出的原因之一——因为在辛葛的疆域中只使用辛达语;但很明显,到此为止,那个“实际上禁止在辛达族之间使用诺多语”的想法还没有出现。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3-24 10:14:00 +0800 CST  
在“灰编1版”中,在与语言学相关的这一页的结尾,我父亲用铅笔快速地写道:

改写。让辛达族与诺多族说差不多的同一种语言,这归功于在精灵们久远的记忆中,维林诺的不变性相对于中洲缓慢的变迁。但是它们当然有所差异——诺多语与辛达语中新的词汇。这种差异在两案中相比起出于无意识的变化,更多的是出于发明创造。但在太阳升起之后,变化变得突然与迅速——并且诺多族身上附着变幻无常的诅咒(这是被设计用来让他们与维林诺隔绝吗?)。这两种语言变化和发展得很相像。在贝烈瑞安德,一种(轻微)诺多语化(译注:原文为“Noldorized”)的辛达语被广泛地用做口语。就算是存在,诺多语在多瑞亚斯也无足轻重。[?欧西瑞安德]和Beleriandic很相似。在此处与最初的文本相比有所差别,否定了任何在贝烈瑞安德的语言和到来的诺多族语言之间非常显著的差异,在随后的历史中(它以简明、仓卒的字句出现),这种差异与其说是放弃了诺多语,不如说是语言的合并。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3-24 10:14:00 +0800 CST  
这篇语言变化的附记我翻了一个多星期,妈呀累死我了!各种绕来绕去的大长句子……两位托爷你们就不能把话说简单些吗???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3-25 10:58:00 +0800 CST  
1497年

$49. 此时魔苟斯惊愕于他大军的溃败以及未曾预料到的诺多族的英勇,为了给他新的谋划谋求时间,他派出使者去见迈兹洛斯,假作愿意与其谈判。迈兹洛斯假作为了他的阵营也有此心愿,双方彼此有意欺瞒。因此双方都违反了约定,去和谈时各自都携带了大批军队,但是魔苟斯带的人数更多,迈兹洛斯不敌被俘。


$50. 随后魔苟斯将迈兹洛斯押为人质,发誓说只要诺多族离开,无论是去往维林诺还是远远地离开贝烈瑞安德,迁到南方世界,他都会释放迈兹洛斯;如果他们不从,他就折磨于他。但是费艾诺的其余诸子明白无论他们如何行事,魔苟斯必然会食言背信,根本不会释放迈兹洛斯;与此同时他们也被自己的誓言约束,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征讨大敌。

1498年

$51. 因此魔苟斯用一条地狱锻造的钢箍铐住迈兹洛斯的右手腕,将他吊在桑戈洛锥姆西峰靠近顶端的悬崖附近,此处无人可以接近。但他的兄弟们撤回,并在希斯路姆筑起一处大营。

1500年
$52. 此时芬国昐和他的追随者穿过了赫尔卡拉赫的坚冰,伴随着沉痛的哀伤以及深入北方对埃尔达造成的巨大损失,终于来到了中洲;他们的心中悲苦充溢。当他们踏足中洲之时,星辰的时代已然终结,太阳和月亮的时代已经开始,就如同《阿门洲记事》中所言。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3-28 10:23:00 +0800 CST  
2年

$58. 此时,芬国昐的性情不同于费艾诺,他警惕着魔苟斯的诡计,在发出挑战之声后他撤出了多尔戴歹洛斯,折返米斯林,因为他听说能在那里找到费艾诺众子,他也希望借由山脉的庇护让自己的族人得以休养壮大。因他已见识过安格班的实力,知道不能凭众号齐发将其震垮。因此,他最后来到希斯路姆,在米斯林湖北岸扎下第一处营地与住处。

$59. 但是芬国昐与他的子民对费艾诺的人都没有好感;尽管芬国昐知道费艾诺已死,他将费艾诺众子视为其父的帮凶,两支军队之间险些发生冲突。追随芬国昐与芬罗德之子英格罗(译注:Inglor,此译名取自魔戒中文维基)的子民尽管在长途跋涉中伤亡惨重,仍然多过费艾诺的部属。因此,后者当着芬国昐的面拔营退走,搬到湖的南岸去住,大湖隔开了双方。

$60. 其实,很多费艾诺的子民都对在洛斯加的所作所为极为后悔,而这群当初被他们抛弃的朋友竟有如此勇气越过北方坚冰,也令他们满怀惊叹。他们本想欢迎这群朋友,却又因为羞愧而不敢付诸行动。就这样,诺多族因着加在身上的诅咒,在这段魔苟斯大惊失色,他的爪牙仍然对突然出现的光明恐惧万分的日子里,一事无成。魔苟斯下令在安格班的地洞中制造了大量的浓烟与蒸汽,这些烟气自铁山脉的峰顶冒出,被东风吹送到了希斯路姆,阴沉的有毒烟气随后下沉,盘绕在田野上、洼地间,笼罩了米斯林的水面。

(译注:此节大部分引自文景版宝钻“诺多族回到中洲”一章。)

5年

$61. 此时,英勇的芬巩下定决心要在大敌准备好开战之前化解分裂了诺多族的宿仇,因为北方地区的大地因魔苟斯地底熔炉的雷鸣巨响而震动。此外,一念及他与迈兹洛斯过往的友谊,他便感到锥心之痛(尽管他还不知道迈兹洛斯在烧船时并未忘记他)。因此,他毅然采取了行动,此举在诺多王族立下的诸多功绩之中,获得了理当拥有的赞誉——他没征求任何人的建议,孤身一人出发去寻找迈兹洛斯。靠着魔苟斯制造的黑暗本身的掩护,他悄然进入敌人的腹地。在史书中(译注:Quenta)说到最终他依靠独自在黑暗的山脉中唱起一首维林诺的歌谣找到了迈兹洛斯,鹰王梭隆多前来帮助他,将他载到空中靠近迈兹洛斯;但是他没办法打开钢箍,不得不在被它铐住的地方切断了迈兹洛斯的手。因此他将他的老朋友从苦刑之下解救了出来,他们之间的友爱得以继续;并且,芬国昐与费艾诺家族之间的敌意也得到了缓解。此后迈兹洛斯用他的左手使剑。

(译注:此节部分引自文景版宝钻“诺多族回到中洲”一章。)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3-28 10:24:00 +0800 CST  
$81. 确实就是在此时(就是在他返回的时候,假如上述的记录为真,我们必须相信),魔苟斯开始了新的邪恶,首先就是渴望在贝烈瑞安德的埃尔达之间煽动恐惧与分裂。他现在召唤Orkor活捉任何他们能抓到的埃尔达,将他们押解到安格班。因为他意图让他们的学识与技能在逼迫下为他所用,此外就是以折磨他们取乐。还有就是从他们那里间或用痛苦压榨出有关他的敌人行动与策略的消息。这些被擒的精灵,有些被他可怖的双眼威吓到不再需要锁链束缚,从此时时刻刻都怀着对他的恐惧,不管身在何方都按他的意志行事。他会释放这些精灵,让他们回到自己的亲族中间背叛他们。这也是曼督斯的诅咒得以应验的方式,因为不久之后精灵们就开始害怕那些声言自己是从奴隶境地逃脱的人,这些被奥克诱捕到的不幸者,纵使他们挣脱了苦役,此后也只能无家可归、无友可投地四处流浪,沦为森林之中的亡命之徒。



$82 哪怕就在这些邪恶开始出现之前很久,据说甚至就在第三次战役胜利之后,一些埃尔达(无论是被森林里的强盗团伙捉到,还是在追击敌人时过于轻率鲁莽)因此就被捕获,送到了魔苟斯面前。因此,费艾诺反叛之后发生的一切,他得知了许多,并从中发现敌人当中已有众多纷争的众子,不禁大为高兴。但因此埃尔达也知道了精灵宝钻仍然无恙,被坐在黑暗王座之上的魔苟斯镶嵌在了他头戴的铁王冠上。然而因为诺多族是一个坚强的种族,很少有人会被他威吓到按照他的意志行事,一旦逃出他们就会变成他最致命的死敌。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3-30 10:23:00 +0800 CST  
$83. 在《诺多族的历史》中详细讲述了达戈•阿格拉瑞布之后,在安格班合围期间诸位诺多族与辛达族的王侯们如何划分这块大地。在此有必要述说一番[增加:最西边首先是图尔巩暂居在奈芙拉斯特,它位于专吉斯特狭湾以南,埃瑞德罗明山脉与大海之间;但是]芬国昐与芬巩保有希斯路姆,将他们的住所与主要的堡垒建在了艾塞尔西瑞安;他们的骑兵也会骑行在阿德嘉兰的原野上,因为从寥寥几匹开始,他们的骏马增长得很快,阿德嘉兰此时尚且牧草丰美,绿意盎然。这些骏马中有许多雄马来自维林诺,由船载到了洛斯加。它们是由迈兹洛斯送给芬国昐的,以补偿他的损失。



$84. 芬罗德诸子驻守着从希斯路姆直到多松尼安最东边的大地。英格罗和欧洛德瑞斯把守着西瑞安隘口,但是安格罗德与艾格诺尔驻守着多松尼安北面的坡地,最远处到达了阿格隆,此处是前文说述“迈兹洛斯防线”开始的地方。



$85. 在这个联盟身后从大海到埃瑞德路因山脉这一片广阔的贝烈瑞安德大地,西瑞安河以东和以西的土地都被这样守护着。尽管希斯路姆的芬国昐是所有诺多族的至高王,深受众人爱戴的英格罗事实上是这片土地上最强大的王子。国王费拉贡德身处纳国斯隆德,因此他的弟弟们安格罗德与艾格诺尔成为了多松尼安的领主与他的臣属;他也在北方建立了一座用于战争的要塞,西瑞安河经过这座位于埃瑞德威斯林与多松尼安之间的宽阔隘口流向南方。在河中央有一座小岛,英格罗在其上兴建了一座坚固的大守卫塔——米那斯提力斯:当纳国斯隆德建成之后,他将这座要塞交托给了弟弟欧洛德瑞斯驻守。但是南至西瑞安河口,西至能宁河,东至多瑞亚斯的边界,居住在洛格河两岸的诺多族与辛达族都奉英格罗为王。只有在埃格拉瑞斯特,和能宁河以西到大海之间的地带,造船者奇尔丹是首领,尽管他与纳国斯隆德有很亲密的友谊。



$86 在这片大地中央的多瑞亚斯是国王辛葛的疆域;在这片广阔的国土以南是“迈兹洛斯防线”,甚至直到欧西瑞安德的边界都在费艾诺诸子的领土以内。但是很少有人在此定居,只有猎人与灰精灵在此游荡,这里是阿姆罗德与阿姆拉斯的驻地,在安格班合围尚存期间他们很少到北边去。不时还有其他精灵贵族骑马前往那里,甚至不惜长途跋涉来到这里苍翠的森林中打猎;没有人越过埃瑞的路因山脉或者眺望到埃利阿多,但是绿精灵除外,他们是仍然定居在那片遥远土地上的人的亲族。发生在东方地区的事几乎没有消息传入贝烈瑞安德,纵使传到也很迟。


(译注:此节部分引自文景版宝钻“诺多族回到中洲”、“贝烈瑞安德及其诸国”两章。)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3-31 11:47:00 +0800 CST  
150年
$114. 费艾诺之子卡兰希尔的子民居住在盖理安河的上游,在蓝色山脉阴影之下的赫列沃恩湖附近。据说此时他们第一次登上了山峰向东眺望,对于他们来说,中洲似乎又辽阔又蛮荒。因此,是卡兰希尔的子民首先遇见了瑙格人,魔苟斯猛烈进攻以及诺多族的到来中断了他们在贝烈瑞安德的贸易往来。如今,尽管双方的人民都热爱技艺,渴望学习,但诺多族与矮人之间却彼此缺少好感。因为矮人行事隐秘又容易记仇,而卡兰希尔为人傲慢,对其貌不扬的瑙格人几乎不掩轻蔑,他的子民也纷纷效仿。尽管如此,由于双方都惧怕憎恨魔苟斯,还是结下了联盟,并且都从联盟中获益匪浅:一方面,瑙格人在那段时期学到了许多工艺之秘,使得诺格罗德与贝烈戈斯特的金属匠与石匠扬名于同族之中;另一方面,诺多族从铁矿石贸易中获得了大量财富,他们的武器库也变得储藏满了作战用的武器和马具。此外,此后直到迈兹洛斯的势力被推翻,所有矮人矿场的一切贸易都要首先经过卡兰希尔之手,他因此获利甚多。


(译注:此节部分引自文景版宝钻“诺多族回到中洲”一章。)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4-05 10:55:00 +0800 CST  
423年
$136. 哈多的子民进入了多尔罗明。[这一记载是后期用铅笔增加的]



[425 >] 424年
$137. 贝奥之孙,布瑞国拉斯之子巴拉贡德出生于多松尼安。



428年
$138. 他的弟弟贝烈贡德出生。



432年
$139. 贝奥之孙,巴拉希尔之子贝伦出生于多松尼安,他后来得名“独手”埃尔哈米安与“空手的”卡姆洛斯特。他的母亲是“心如男子”——埃美迪尔。



436年
$140. Haleth之子Hundor与哈多之女格罗瑞蒂尔成婚。



441年
$141. 哈多之孙,Galion之子,“坚定的”胡林出生于希斯路姆。同年Hundor之子韩迪尔出世。



[445 >] 443年
$142. 墨玟•埃列兹玟,“精灵光辉”出生,她是巴拉贡德之女,远古时代人类少女中最美的一位。

444年
$143.胡林的弟弟胡奥出生。
(* 不止是胡林,他的母亲也出身于贝奥家族。)


450年
$144. 贝烈贡德之女莉安,“蒙福的”图奥(译注:Tuor the Blessed)之母出生。这一年,人类先祖——老贝奥年老[老年 >]去世。埃尔达随即第一次见到了[不是由于受伤或疾病,而是由于衰弱导致的死亡;后期用铅笔修改>]人类生命的迅速衰弱与没有伤损或不幸伴随而来的死亡;他们对人类的命运感到好奇,为分配给他们的短暂的时限感到非常悲伤。布瑞国拉斯随即统治着贝奥的子民。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4-07 10:46:00 +0800 CST  
462年

$170.此时,魔苟斯重新开始了进攻,企图远远地推进到贝烈瑞安德腹地并且巩固被他占领的南向区域。因为尽管他在布拉戈拉赫大获全胜,而且也在当时和随后的一年中重挫了他的敌人们,但他自己的损失一点也不比他们少。如今埃尔达从初时的错愕慌乱中恢复过来,开始收复失地。现在他占据了多松尼安,并且将索隆安排在了西瑞安隘口;但是他在东部被挫败了。希姆凛顽强地耸立着。被派往东贝烈瑞安德的大军被辛葛在多瑞亚斯的边境消灭,一部分逃到了南方,再也没有回到他面前,一部分在撤回北方的途中被迈兹洛斯发动的一次突袭打垮,那些冒险靠近山脉的士兵被矮人们猎杀。在他的侧翼,希斯路姆依然坚强地挺立着。



$171. 因此,他而今下定决心派遣大军进攻希斯路姆;因为在向东推进的战争中,他希望不久就能得到埃尔达未曾预料到的援助。对希斯路姆的进攻非常猛烈,但是他的军队在埃瑞德威斯林的各个隘口被击退。然而,在对艾塞尔西瑞安要塞的围攻中Galion战死,因为他代表芬巩王镇守此地。他的儿子胡林此时只不过刚刚成年,但是他在身心两方面都非常强悍,他击败了奥克,将损失惨重的他们从陡峭的群峰下驱赶到了安法乌格砾斯的沙漠上。此后他统领着哈多的家族。[随后增加:]他的身高稍逊于乃父(或者还有他其后出生的儿子),但是体力上更加充沛,不知疲倦;他既敏捷又柔韧,继承了他母系亲族的外貌,他的母亲是Haleth之女。



$172. 但是芬巩王与大多数的诺多族形势严峻,勉力抵御从北而下的安格班大军,战火甚至烧到了希斯路姆的平原上。在那里,芬巩以寡敌众,但是奇尔丹及时来援。他的船队载着大军进入专吉斯特狭湾,这支武装力量在千钧一发之时从敌人西面的侧翼登陆。于是埃尔达赢得了胜利,奥克溃败奔逃,骑兵弓箭手追杀奥克,甚至追进了铁山脉。


(译注:此节部分引自文景版宝钻“贝烈瑞安德的覆毁与芬国昐的陨落”一章。)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4-12 10:05:00 +0800 CST  
463年

$173. 这一年,新的消息传到了贝烈瑞安德:肤色黝黑的人类离开了埃利阿多,经过埃瑞德路因山脉附近的北方进入了洛丝蓝。他们的到来并非完全没有预料,因为矮人们警告过迈兹洛斯,从遥远东方而来的大批人类正在前往贝烈瑞安德的途中。他们又矮又壮,手臂又长又结实,脸上和胸前长有许多毛发;他们的头发就像他们的眼睛一样黑,肤色蜡黄或黝黑。但从外貌、性格或语言上来看,他们并不是同一个种族。有一些并不丑陋,并且易于相处;有一些性格阴沉,其貌不扬,非常多疑。他们属于众多家族,各家族之间彼此并无好感。他们不太喜欢精灵,大部分人更喜欢山脉之中的瑙格人;但是诺多族的王侯令他们尴尬,因为前者在遇到他们之前就喜欢上了他们。



$174. 但是迈兹洛斯清楚诺多族和精灵之友的弱点,鉴于安格班的地洞中看起来储存着无穷无尽的军备并且不时更新,他与这些新到来的人类订立了联盟,让他们居住在防线以北的洛丝蓝与以南的平原之上。此时两位首领



从这里开始有两个平行版本的文本(被保留的记载关系到了黑皮肤的人类和贝伦与露西恩的故事),在手稿中被书记员标为“版本1”(最早和更短的一个版本)和“版本2”(更长一些),相似的情况发生在《灰精灵编年史》的打字稿中,两处构成都被收录。毫无疑问,“版本2”是后写的(哪怕“版本1”中的“玻桑德”是后期的结构,而“版本2”中的“Borthandos”是早期的结构),因为“版本1”是编年史整个文本不可缺少的部分,反之,“版本2”结束于一页文本的底部之前。我首先给出完整的“版本1”文本,与编年史463年关于黑皮肤人类的地方相连,在此处上方文本被断开了。



都有着大批的追随者,位高权重,他们名叫玻尔与乌方。玻尔之子为Borlas、Boromir(译注:此名中译为“波洛米尔”,但在最终出版的宝钻中波洛米尔为贝奥家族成员,为避免混淆在这里不使用中译名。)和玻桑德,他们跟随着迈兹洛斯,忠心耿耿。“黝黑的乌方”之子是乌法斯特、乌瓦斯和“该受诅咒的”乌多;他们跟随着卡兰希尔,发誓效忠于他却背信弃义*。


楼主 一入盗门深似海  发布于 2016-04-12 10:06:00 +0800 CST  

楼主:一入盗门深似海

字数:45716

发表时间:2016-03-17 20:2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1-06 18:25:47 +0800 CST

评论数:58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