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果奶cp同人《 与凤归》

一楼度娘~


楼主 LoveHeesum  发布于 2017-05-23 22:25:00 +0800 CST  
第一章

时节入秋,这个秋天,神都注定不能安稳。

徐有容和陈长生甫与圣后陷入僵持的局面,大阵却终于失去控制,魔族即刻兵临城下。

「黑袍在白帝城被我用计击退,以时间来算,还不及赶回魔族整兵,魔族大军怎么却这么快就叩关了。」陈长生不解道。

徐有容显得很淡然,「魔族倒有随时能发兵的架势,他们大约时时刻刻都在准备,恐怕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陈长生盯着徐有容,觉得她的面容比平时苍白许多,心底不禁有些担忧。

「看来一场大战在所难免,这场战,注定又有许多人要牺牲了...长生?」一只温暖的手触碰到自己微凉的柔荑,徐有容话到一半,低头一看,陈长生正要把上自己的脉门。

「你的脸色看起来苍白得像霜,是不是受伤了?」陈长生担忧道,徐有容微微一笑,反手握住长生的手,宽慰道「任谁被禁足在天书陵里这么多天,脸色都不会好的。我没事,你放心。」

「可是...」

「唉,刚才说的哪儿了?」徐有容赶紧打断他。

「说到这场战注定有人要牺牲...」陈长生分心归分心,方才她的话都也还听得清清楚楚。
「战争...果真是这样吗...」陈长生若有所思,他自幼生长在西宁镇,伴随山涧鸟鸣长大,还未见识过真正的战争,自然难以想象,更不明白为什么徐有容可以如此淡然的说出这些。

他却一时忘了,徐有容与他不同,她是擅长「拆东西」的,从十岁那年踏上圣女峰就是。

「人死如灯灭,不过是一息之间的事」徐有容仿佛看出陈长生在想什么,认真道:「如果这一息一瞬能换天下安稳又有何不可?」

陈长生摇摇头,「活着要用一生的气力,死了不过是一瞬之间的事,可是,到底活着才有滋有味,何必当烈士供人景仰?匹夫尚且惜命,何况,有容你...」

陈长生的话音嘎然而止,随后整个人如羽毛般飘落在徐有容怀里,徐有容空出一只手来轻抚他的眉毛,喃喃道:「可是长生,我是圣女。」语音轻轻,却字字清晰坚定。

关于生与死的辩论在徐有容的手刀下结束,陈长生究竟没有吐出那句未完的话——「匹夫尚且惜命,更何况,有容,你有我在身前」

大战前夕,与国教学院院长陈长生一同隐匿多日的圣女出现了,她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圣女,雪白修服一尘不染。但没有人知道陈长生去了哪里,就连唐三十六、轩辕破、落落都不知道,当然,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没有人会注意这种事,除了国教学院那些从圣女口中翘不到任何消息心急如焚的小伙伴们。

数日后,神都之外依凭星辰之力建成、千年固若金汤的结界破碎,大战在魔族一声催过一声刺入人心的战鼓中揭开序幕。圣后不意外,徐有容不意外,教宗也不意外,这都是他们能用星盘推演出的。

只是,没有人能真的推演出这场大战真正的走向。

数十道皇旨从皇宫内快马散入青藤六院和城内所有的神将府。众将没有入朝,圣后也没有露面,而大军发兵在一刻之内发兵。

魔军在神都郊外摆开阵仗,一路向北,为首的是昨夜方才赶到的黑袍。魔族倾巢而出,以他们最自傲也最令人闻风丧胆的狼骑为先锋向前递进,人族亦有神兽,但主要战力仍是阵师,如何抵得过狼骑的凶残。第一日,魔族就成功将战线推进十三里,以这十三里为径划出的一条横幅染上刺眼的血红,神都郊外的草原横尸遍野。即便入夜,也能看到冲天的火焰局部性的在草原上燃起,那是魔族在焚烧人族死去的战士,这一直是他们流传已久的惯例,为了示威,也为了助长军心。

人族大军驻扎洛水河畔,背靠这条神都的护城大河使他们略有底气,但是在看见远方燃起的熊熊火光时,军营里还是人心浮动。

「这只是第一日。」大帐里,最年轻的那个神将忽然觉得有些忍无可忍。

「大约是星盘大阵有些问题,这几日命星被隔绝,所以打的吃力些。」有个叫年长的神将回道。

「那么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不知道」站在一旁的徐世绩突然开口「但这是圣后的旨意——不计代价死守,直到大阵修复。」

神将们在大帐里叹息,是的,这是他们接到的旨意,所有人如出一辙。

天亮之后,魔族展开全面火攻,低等魔族士兵在首日的胜利激励下,变得更加勇敢,性情暴烈,手段更加残忍,甚至有一种无畏死亡的感觉。无数低等魔族士兵悍不畏死、前仆后继地涌来,给人族军队带去极大的压力,无论是战事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魔族步步进逼,终于在战线发展到洛水河畔时,陷入了胶着。

人族被迫派出更多阵师,甚至不惜向莫雨调动禁卫中的菁英,才方足以勉强抗衡。

神都伟岸的城门与高耸的城墙就在身后,战况恶化如此之快,士兵们开始感到无比疲劳,有些人开始缅怀昔时的大阵庇佑,甚至开始不由自主想像在不久的将来,魔族大军破城而入,神都一砖一瓦倒塌的画面。

然后,事情在第三日傍晚终于有了转机——一双雪白色的凤凰羽翼从皇宫内拔地而起,她飞得很有节奏,不快不慢,正好足以让全城的人看见她。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她落在巍峨的城墙上,居高临下。

「愿圣光与你同在。」城墙上,受万人敬仰的圣女神圣地吐出那句话。同时梧桐叶从周身飞散。

一支梧箭自桐弓离弦,然后一分二,二分三,三分千万——无数支带着圣光的梧箭漫天飞过,越过一众人族菁英,射向密密麻麻的魔族人海,像千万星火落在草原上的每一处,以顷刻燎原之姿,所有人都忍不住在此刻抬头仰望。

「啊,是圣女的箭...」一个疲惫的士兵脱口而出,他已经浴血多时,却在此刻忽然有了再战的信心。


人群一时寂静,尔后爆发一片响应的呼声。

在这片呼声当中,徐有容一如以往淡然的看着追随她的箭光的人们,然后悄悄地消失在原地。

徐世绩也在人群之中,他还未下令,身边的士卒却开始自他身后向前涌过,他忽然觉得无比骄傲。他周遭的同袍,手下的兵士,还有城墙上下的人们此刻都为之振奋,所有人的血都仿佛沸腾起来,圣女之于神都的人民来说,是一种信仰,而徐有容的箭,带给了人族莫大的希望。

与此同时,那只振奋人心的凤凰儿身着朝服,身影出现在通往星阵的石桥上。

「你说三天的时间,我等了,现在你是否该完成我的要求?」天海圣后坐在星阵中央,皇袍委地,显得很疲惫而且不耐。

「当然。但在这之前,我还有些话想说」徐有容缓缓走近,「陛下,你还记得有容六岁那年,有天晚上,您曾经把我抱上长乐宫的石柱上吗?」

天海圣后不耐烦地摆手,示意她有话快说。孤身一人支撑濒危的大阵三天,她还有耐心听徐有容回忆从前,着实不易。

「那时坐在石柱上往下一看,神都万家灯火浮在夜空中,您说『有容,你看,这就是天下,这就是大周』」徐有容的脚步已经接近,天海仍旧没有转身。

「陛下,有容只想说,那些组成您所谓大周的灯火,每一盏底下都是一个家——先有家,然后才有国。」

天海正欲开口说些什么,忽然左右同时两道凌厉却保守的气息袭来,她下意识地运功,却已然来不及。

莫雨心有余悸地看着怀里的天海圣后,觉得扶圣后的手都在瑟瑟发抖,「徐,有,容,我这次亏大了,竟然跟你一起袭击圣后,这是叛国罪啊!你上次在狱中那一次还冒犯的不够吗?」

徐有容看了一眼突然出现的莫雨,有些歉意:「陛下醒了以后不会怪你的。」她提出三天时限的用意正是在此,独立支撑崩危的大阵三天,即使强大如圣后,此刻也是气力亏损,这才让她们二人有机可乘。

「你到底要做什么?」要不是这么多年情同姊妹的交情,莫雨肯定会以为徐有容疯了。

「我会负责稳定大阵,放心,长生的星图在我这。去吧,照顾好陛下,守好城门。」徐有容嫣然一笑,那抹笑,有往常的温婉,还有一贯的坚定,甚至有一点点俏皮,和如释重负。

片刻之后,神都长久以来引以为傲的坚固结界重新筑起,整座皇城被笼罩在一股光芒之下,少数与太宗、周独夫同代之人,比如教宗,认出了这是大阵重启的光芒。

以皇城为阵眼,大周将士们重新感受到熟悉的命星牵引,修为立复,人族大军如虎添翼。多年未战,人族的神将们却也不是省油的灯,带领千军万马直破敌阵,魔族顷刻由盛转衰,终现颓然之势。

翌日天亮,魔族完全撤出神都。有些人开始欢呼,很多人。

徐世绩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连日握在手里的剑忽然断了,在这天将明的时刻。


楼主 LoveHeesum  发布于 2017-05-23 22:27:00 +0800 CST  
〈二〉


陈长生此刻站在星盘大阵中,脸色苍白。

他是在周园中醒来的,醒来时,天海圣后站在他面前,逆光而立。

「你醒了?」身着华服的女人开口道,语气里是满满的疲惫:「有容和我做了一场交易。」

「什么交易?」他的心好像悬了起来,十分不安、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不安过。

「她告诉我...星图在她手里,她可以交出来,前提是保住你的性命。」天海圣后并有说得太详细,因为当时徐有容提得是「不许拿陈长生祭阵。」

而后,他跟着圣后来到了这里,看见有一袭熟悉的身影,盘坐于星空中,面容安详,仿佛安睡,却没有人能想像此刻她正承受什么样巨大的痛苦。

饶是玄霜巨龙乃天生强者,蕴含无数圣光,这么多年来被圣后借力稳定星阵,仍是委顿不堪,所以小黑龙只剩一道龙魂尚能自持。

而徐有容却在兵临城下的那一刻,依凭大阵,假星辰之力,同时布了循环相克的生机阵和祭阵,生机阵保她不死,祭阵以凤凰精血稳定大阵——生机阵不破,凤凰血不竭,祭阵不破,凤凰血便源源不断为星盘大阵所用。

陈长生忽然想起失去意识前,他和徐有容的最后一段对话。那个心怀天下的南方圣女说,「人死如灯灭,不过是一息之间的事。如果这一息一瞬能换天下安稳,那有有何不可?」

她做到了,而且不仅仅是身死灯灭,而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切回到原点了吗?一股悲愤自心底涌上,填塞胸臆。他逆天改名,只为与相爱之人相守,转了一圈,寿元扔停留二十岁;他为救有容回来,却终究没有救到她,反而眼睁睁看她替自己被困大战。

从星盘大阵出来以后,陈长生脸色苍白,衣领上有星星点点的血红色,如冬梅落在雪地上。

随后他耳闻了更多事,每一妆都他的脸色更白上三分。

比如莫雨咬牙切齿地告诉自己,有容剑挑秋山君,力战圣后「这是叛国罪啊,陈长生!」
比如童子向他告状秋山君在天书陵中强抢养心丹,末了,那只傲娇的小药炉闷闷地说:「那可是徐姐姐的命啊...」
比如唐三十六在他的逼问下,终于讲出徐有容领着他们一群人劫狱的始末。

陈长生不是没有想过交出星图,早在他从周园出来看到徐有容的第一眼,他就毫不犹豫的强行用神识展示星图全貌,乃至于真气波动而咯血。圣后看了之后却只是沉默良久,才吐出一句:「朕还是太小看周独夫这老贼了。」

星图以天地为经纬,包含宇内,雄浑壮阔,然而,没有人晓得怎么用它。

倘若星图无法实际利用,陈长生就得跳下大阵。徐有容显然是料到这种状况,所以早一步做出选择。圣后也并未答应陈长生替换徐有容的提议,因为那只骄傲的凤凰甘冒叛国犯上之罪,也要告诉她先有家才有国。

她选择给全城的人希望,给圣后一个重新的选择,给陈长生活下去的机会,却什么都没留给自己。莫雨恨恨地说:「我和圣后都以为,陈长生令有容动情,偏离大道,却没想到她仍然把这条无情大道走到底了——她对自己无情的很。」

秋意凉凉的袭上国教学院的石阶上,澄湖楼的蓝龙虾正是时候,厨子研发了新口味,排队要来尝的人绕着大街弯弯绕绕能绕三圈。

陈长生看看手里的竹蜻蜓,又抬头看看排队的人龙,然后,站在他身后的落落好像听到师傅低低地一句:「希望来得及呀...」

秋末冬初的蓝龙虾最是肥美。

陈长生把竹蜻蜓收进藏锋剑鞘中,举步踏出神都。

楼主 LoveHeesum  发布于 2017-05-27 21:29:00 +0800 CST  
還有...不過這兒怎麼突然熱鬧了,明晚更~

楼主 LoveHeesum  发布于 2017-06-02 01:27:00 +0800 CST  
〈三〉


相传数百年前,星空下最强者周独夫为人族高手群起攻之而死,彼亡之日,飘雪六日不散。周独夫死前以最后功力,留下七十二道神识,对应七十二星宿,周独夫自恃无人能为其徒,又不甘身后断了传承,于是每道神识都身负周独夫一项传承。每隔一段时日就会有一道神识出现,曾经,大陆强者趋之若鹜,然而数百年来却从未有人得偿所愿,兼之每道神识出现过后便会消亡,是矣随着岁月的长河流淌,人们早已放弃寻找。

除了这个风尘仆仆,却还眼神清澈的少年。

陈长生离开神都已有半年,这半年来他不断追寻周独夫的故迹,却都一无所获。直到一个月前,一只寻风鹤从大内飞到他手里,是圣后亲手所书。

「朕曾遣有容追寻周独夫神识,彼曾遇天玑、玉衡、瑶光,于天凉郡时,有容更为其所伤,而汝曾遇者为天璇。昨日朕假大阵行推演之法,得天枢将再现天凉郡,汝宜速去,七十二星宿至此已尽现,天枢之后,人间再无周独夫故迹。」

天枢是最后一道神识,也就是说,这是他最后一次救有容的机会。

于是,他等到了今夜。

周独夫不愧曾为星空下第一强者,即便已死,留下的神识依然足以与真人抗衡。

「年轻人,能让我退,便算你剩。」周独夫偏头看着陈长生,似乎一眼就看出了少年先天不足。

「我的时间不多了,就三招吧。」

「请前辈指教。」陈长生拱手,亦不多言。


无垢剑现于掌中,陈长生面色淡然,心知这场比试比的不仅是修为剑术,更是道心。

周独夫作为前辈,自然率先出手。

「道之起始,何在?」两断刀开篇第一招「开天地」迎面而来,刀风先是凌厉,仿佛盘古开天,一刀要将混沌一分为二,待到陈长生面前,刀势忽然沉沉下落,重如泰山。


陈长生闭眼,一招离山剑法看似随意推出,以退为进,「始于向生。」他的道,源自于他想活着。

「天下之大,何以立身?」周独夫的刀被第一招笨剑拖住了极其短暂的、也许只有一秒的时间,然后继续向前。只是这一秒,也足以令周独夫挑眉了。

陈长生显得更从容而更纯真:「立在无愧于心」

陈长生横剑于身前。无垢剑没有变得明亮,杀意也没有展露,看着很寻常,就像是石头,像是沙土。

石头和沙土混在一起,可以为堤。

这道来自雪空的大刀,无比恐怖强大,仿佛泛滥的洪水。随着陈长生横剑,肆虐的滔滔洪水之前,似乎出现了一道大堤。

这一剑有个很蠢的名字,叫做:笨剑。

这是一种很笨的剑法,所以只有最笨的人才能学会。这也是一种最本质的剑法,因为这一剑根本不能用来迎敌,只能用来防守。可是,陈长生把它使的很好,他从来只想读书、扫雪,不愿入世,所以当他逆天改名被迫入世之后,他也不愿犯天下,一招笨剑,如同无论多大的风雨铺天盖地而来,他始终恪守己心。

气浪向着竹林四周喷涌,奇异的是竹枝半支未断,万千竹叶离枝,弥散开来,笼罩了数百丈方。

寂静里,响起酸厉刺耳的声音。

那是铁与铁磨擦的声音。

无垢剑缓缓后移。

陈长生脸色苍白,身体不停颤抖,尤其是双腿。

似乎下一刻,他便会倒下,但他没有倒。

他甚至一步未退。

「愿闻前辈道法。」陈长生咳出一口血,喑哑地再度拱手。

周独夫点头,步沉如莲,神满如玉。

「我的道,是强大,是无坚不摧,是要天下尽在掌中!」就是这股傲气,驱使他自幼年起一步一步迈向巅峰,驱使他创造包含所有主宰人族气运的命星的星图大阵。

他的身法光明正大,堂堂正正,虎踞龙盘,飘然而来,他踏出的每一步都稳如沉铁,倘若他不是一抹神识,这山间土地都能为之陷落。

他的手中那把两断刀,带着无限威严,欲令生灵慑伏,万物拜倒,无论身法还是功法,都有自成王者气度,令人根本生不出躲避之意。

天下...

一个两个为了天下奋不顾身。

圣后为了天下要杀他,凤凰为了天下却也要护他。

陈长生突然笑了,笑得有些酸涩,他的剑招陡然变得迟缓而柔和,因为他想起来心底最柔软的那个地方,有一只凤凰停驻,那只凤凰,折了自己也要造福天下。

「天下与斯人,孰重?。」

他的凤凰,一直奋不顾身,那么,就让自己守在她身后。她要救天下,那么他就要救她。

出人意料的,陈长生用了阴柔的一招,如水缠绕,却暗蕴冰凌锐利之意,如初春落雨,却隐含一声阴翳而惊天的雷。

这一招,他没有学过,但见过,因为这是徐有容的得意招术之一——灵犀指。

他不去挡那已逼近身前的帝王之刀,反而如流水绕指般地向前,剑意合灵犀之意至刚至柔的缠上去。

温柔能杀人无形,即便目标是帝王,但这不是他的本意。

他直接将自己送到了周独夫面前,却又不将灵犀指的杀意进行到底,等于是羊入虎口,把自己逼入了绝境。

行至山穷水尽,陈长生看样子没有后招了。

可是,绝境,才是他的生路。

他命数颇多尴尬,不算好运,甚至可以说运气糟透了。除了身怀绝症的忧虑日夜悬于顶上,他还无数次直面生死关头。起初是天海牙儿,然后是南客、黑袍、圣后。太多人想要他死,他偏不,逆天改命,逆的既是天,就要决绝的把这条路走到底。

周独夫的刀毫不留情的直探陈长生的门面,就在这千钧一发的一刻,无垢剑横飞而出,铿地一震,硬生生将两人之间隔出一道不宽不窄的空隙。

灵犀之后,陈长生终于主动挑起第三招,手中的剑陡然迸出熊熊的火光。

燃剑是一记剑招,也是一种运行真元的方法,像徐有容和秋山君这样的天赋血脉,经脉的限制当然可以不用考虑,但对于陈长生来说,无疑是玉石俱焚的最后一招。

燃剑,就在于一个燃字。

要狂暴的、决然的、焚身以火的燃烧。

他若死,徐有容亦无法得救。置之死地而后生,绝境,是死路,却也刚好足以给他破釜沉舟的勇气。

若是小黑龙在此,一定还要骂一句「陈长生,你不要命啦!」
但于他而言,人生从来如初见,无论重来几次,他的回答还是:「我要命,但有容比我的命更重要。」

凤凰能为他而轻生,他也能为凤凰视死如归——即便他一直苦苦追求「活着」。

周遭一切都被陈长生摒弃在九霄云外,此刻他的眼神清澈的像新春初露的冰河,映衬着手中暴烈跳动地火光。

有容,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燃剑指向前。

周独夫的眼底赞许之意一闪而过,下一秒,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严肃。天下武功他都烂熟于心,这不是他第一次遇见燃剑,却是他第一次遇到如此决绝的燃剑,他的心一沉,玄冰神功再现,两断刀结上无数冰霜。

少年那剑仿佛是一句锐利的诘问。

天下与斯人,孰重?

随后,两断刀吭哧一声,冰霜迸裂,周独夫退了两步。


少年如燃烧殆尽的柴火,眼底迸出一点欣慰的火星子。果真是人死如灯灭吗?他眼中的世界渐次暗下去。

「成功了....」陈长生心想,然后颓然倒地,比落叶更无声。

~~~~~~~~~~~
→为什么是三招呢...因为三招是杯面的极限,自从开始写作从来都是言情,打架什么的实在不会写,就这一小段卡了三天...(所以打架部分有些是改写原着)(想当初第一章魔族攻城的部分也是写到头发都要白了...)(所以杯面的心愿也是世界和平…)
→不过没关系,后面就都是言情了~



楼主 LoveHeesum  发布于 2017-06-03 00:15:00 +0800 CST  
在下考生,忙到沒時間開電腦,手機排版度娘又不讓空行,於是先截lof了,週末再補發文字...

楼主 LoveHeesum  发布于 2017-06-08 00:07:00 +0800 CST  











楼主 LoveHeesum  发布于 2017-06-08 00:08:00 +0800 CST  


楼主 LoveHeesum  发布于 2017-06-08 00:08:00 +0800 CST  
〈四〉

陈长生过了一个不长不短的一生。

他们成婚时就说好,往后扫雪、煮茶、临崖、听风、读书,从前太纷扰,余生只平淡以终老,然而,天不从人愿,纷扰以另一种形式到来。

先是,陈长生被迫当了史上最年轻的教宗、徐有容开始分担政事,离宫为和南溪斋为了教宗和圣女婚后住哪吵翻天,再来,三十六与莫雨让他俩作了干爹干娘,一吵架就把孩子往这儿扔,轩辕破发现只剩自己孤家寡人,开始积极追求自己的春天——连带把他们一众都拖下水。

然后……是初见和徐生的到来。

初见随长生姓陈,生儿随有容姓徐,这除了是为堵徐维信夫妻「徐家香火不能断,赶紧再生一个儿子过继!」的「三宝催生计画」,也是陈徐二人的默契。香火不香火,长生一点都不在意,然而再添三宝...算了吧,他们都不是很乐意。

于是,陈长生和徐有容像陀螺一样转了起来。

说好的扫雪、听风、读书成了处理公务、多管闲事、管教孩子。

他们只能在唐氏夫妻消停、国教尚无事、奏疏尚未堆到徐有容案前时,暗示两个孩子可以去城郊的河里捉鱼,然后才可以静下来,对坐品茶、吹埙,享受一点二人时光。

有些事因它的「不常有」而美好。

比如小时候,长生提前做完功课,跳进山涧中泅水;比如少年时有容偶尔下一趟圣女峰到小镇上打牌:再比如,他们这一点微末的忙里偷闲。

在时光里捡漏,一直是很快乐的事。

再后来...初见上了圣女峰、徐生去了西宁镇。

光阴疏漏,一辈子太匆匆,家里终于只剩他们二人。

正当陈长生和徐有容打算拾起抛却已久的清闲日子时,长生的寿元却将尽了。

经脉尽断,神魂将溢,二十年前逃过的宿命,卷土重来。

「不是还有下辈子吗?」人生百味他都尝过了,这一生不长,但也不短,所以他可以虚弱而温煦的宽慰道。


徐有容怀抱着他,神情很淡然,「长生,我不会让你死的。」眼神炯炯,还如年少。

凤凰精血骤燃,燎原大火顷刻将二人吞噬,陈长生觉得四肢百骸都被焚烧,最后一声有容哽在咽喉,他闭上眼。

一切归于平静,只剩下夜色,和渐渐凛冽的北风。周独夫收刀,负手而立,肩膀微微垮着,低头看着躺在面前的陈长生。

良久,他开口道:「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

嗖地一声,一个小小的身影不知怎么从藏锋剑鞘中钻出来,闷闷地叫了一声:「主人。」语音里有点哽咽。

「你还是没长高。」周独夫拍拍他的头,过去他还活着的时候,经常这么做,那时小药炉会双手叉腰气呼呼地蹬脚,喊着本炉只是大器晚成些,然而这次没有,他只是抬头看看周独夫遗留下的神识,又低头看看不省人事的陈长生,然后叮叮咚咚的开始在炉腹里掏些什么。

周独夫凝神一看,小药炉掏出一支白玉瓶子,倒出里头唯一一颗散着清香的丹药塞进陈长生嘴里。

「这是什么?」

「养心丸。」

「多久没见,你向着外人了?」周独夫挑眉。

「我只是觉得他死了很可惜。」小药炉摊开掌心,方才那支白玉瓷瓶还在他手中。
「他的爱人是天赋凤凰,那只凤凰用自己的血炼了整整一瓶,」小药炉晃了晃空空如也的瓶子「结果被人抢的只剩那一颗了。」
随后又歪着头,认真道「你们人类挺傻的,其实。」

「这就是他一心求生,你也愿意救他的理由?」

「是啊!要不然他的命有什么值钱的?」小药炉理直气壮地回道。


周独夫好像猛然想起来什么重要的事,开口问道:「我...不在以后...玉人去哪儿了?」

「她?」童子哼了一声,「投奔魔族当军师去了,说是要帮你报仇。」

周独夫闻言,先是愣了几秒,随后放声大笑,越笑越悲,越笑越凄凉,那笑声穿透树林,惊起林中无数飞鸟。作为一抹神识本不会有太多情绪,此刻他却忽然感受到身为人的种种凄苦悲愤,倘若肉身尚存,他定然要呕血三升,然而他现在只是一抹虚无的神识... ...

「炉子啊,你说的对,人类其实挺傻的。」

幼年向道,五岁洗髓,八岁坐照,乃至通幽、聚星,终于四十岁那年达神隐境。他这一生天资桀骜,苦苦追求巅峰,就是为了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为了能保护自己心上唯一一个可心的人儿。

他乃星空下最强者,曾以为即便被人族所忌,被算计围攻而死,也算光荣为天下而死。却没想自己机关算尽,处心积虑想保护的那个人,会在他离开以后,自甘堕魔,他算尽世间任何可能危害到玉人的可能,所以处处为她留后路,周园、星图、红铜伞,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害了玉人的不是人、魔、妖任何一族,或是过去树立任何敌人,而是自己的离去。

命本都是贱命,而人之所以为人,大约是为人所爱吧,只可惜,他知道的太晚了。

「归去来兮,世与我而愿违,归去来兮...」周独夫背过身,不再看童子、看这片他曾称霸的大陆一眼。

无数荧荧光点随着神识的湮灭渐渐飘向夜空,有一个时代也悄然于此终结。


楼主 LoveHeesum  发布于 2017-06-10 23:46:00 +0800 CST  
〈五〉

陈长生再醒来时,小药炉正坐在自己跟前,呆呆地望着眼前的林间空地,月照交柯,杳无人影。

「小药炉,前辈呢?我昏了多久?前辈离开了吗?」陈长生陡然惊起,强忍身上疼痛,三下五除二从地上爬起,口气里有难得的慌张。

「他走了,这次是真的走了。」小药炉垂着眉眼低低地说,无力地扬了扬手中一张兽皮「这是星图的使用方法。还有,他叫我带一句话」
「天下与斯人孰重,方汝剑出,心中已有数。天下由我,汝为斯人。这是什么意思?」

「天下由我,汝为斯人。」陈长生在嘴里覆诵了几遍,又垂首去看手里的兽皮——周独夫成全了他。

这世上,万物生长,苍生行走,多一个不怎样,少一个又何妨?只是有人挂念,有人羁绊,就有了活下去的价值与理由。

「强大如前辈,也有遗憾吧。」世间事如意与否从来与强大无关,陈长生虚弱地笑了笑,觉得嘴里有熟悉的养心丹的味道,隐隐地散着清香,有点像精舍前初夏的竹叶。

有容,看来又是你救了我啊......

陈长生站起身来,拍拍尘土,空出一只手对小药炉说:「走吧,回去见你徐姐姐。」

神都的秋叶落过又埋没,冬雪下过又消融,然后,初春的嫩芽渐渐冒头的时候,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踏上了神都微湿的青石板街道。

小药炉头一次见到早春的市集,兴奋得不能自己,险些忘了正事,陈长生只好再三保证,过两天一定带他来逛逛,又在路边掏钱买了一支画糖,小药炉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被陈长生拉走。

路过澄湖楼的时候,秋天那样大排长龙的景象已经不复见。陈长生脚步一刻不停,但心底微微有些懊恼回来得迟了些。

随后在奔往皇宫的路上,越来越多人闻讯赶来,七间、轩辕破、唐三十六、落落、莫雨,没有急切的询问,没有焦急的催促,所有人只是默默的陪他直奔大内,穿过十余道宫门,才终于见到等在玉阶上的圣后。

「那个...你家有蓝龙虾的产业吧?」踏上最后一级台阶之前,陈长生忽然回头问道。

唐三十六被突如其来的一问,有些反应不及,结结巴巴回道:「有,有啊。」

「帮我弄几只来。」这是陈长生随圣后进殿时,扔下的最后一句话。



星图大阵的空间内,圣后沉默而严肃的领在前头。数月未见,空间里的一切显得更加清冷,无论是闪烁星空,或是那只浮在黑暗中的凤凰儿。

陈长生打开周独夫给的记载星图使用方法的兽皮,此前所有的急躁不可耐与心急如焚都沉淀下来,心底突然有了美好的笃定。

会成功的,他这么想。

片刻之后,星图大阵耀放出惊人的光芒,耀眼而不刺目,以凤凰所在的星宿为中心,星光如飞幕、如瀑布、如柔软光滑的丝绸般流泄四方。

凤凰自星空中飘然落下,围绕周身的光晕如他们初见时的山岚般柔柔地散开,陈长生伸手接住她。有容的衣摆有些冷意,却还带着往昔的清香。

「容儿,」陈长生低头吻上她的额,温声道:

「我来带妳回家。」


楼主 LoveHeesum  发布于 2017-06-10 23:46:00 +0800 CST  
与凤归番外: 归来之后


近日,神都郊外,圣女的精舍旁,筑起了一间小草庐。

唐三十六刚和莫雨逛完灯会,打着「夜深护送美人」的旗号一路跟着莫雨到精舍,还未走进,便远远看见小草庐的灯光。

「精舍新辟了一间柴房啊?」圣女也烧柴的吗?其实唐三十六想问的是这一句,只不过话到嘴边,还是选择委婉一点的问法。

莫雨瞥了他一眼,冷硬道:「精舍不烧柴。」

「那这是?...」唐三十六话音未落,就被一阵喊声打断。

「莫姑娘,嗯?三十六!」少年很欢乐的挥挥手。

抬头一看,正是失踪已久的国教学院院长,陈长生。

翌日,唐三十六本着不能只有自己被惊吓的精神,吼着让国教学院的小伙伴知道了这件事。

「他竟然问莫雨,宵夜送猪肝汤可好?猪肝汤!!!」唐三十六一时激动,一张脸涨得红通通,「你信吗!一个国教学院的院长!!」

猪肝汤?七间噗一声把嘴里的茶水喷出来,众人惊叫着四散躲闪。

「而且莫雨还说他日日都要拟一份菜单递过去给徐有容勾选!!!」怪不得唐三十六近日看着看着觉得莫雨好像更圆润了些,原来是跟着在旁边蹭的。

「其实...」轩辕破弱弱地举手开口,「我早就知道先生在精舍了...」

「知道你怎么不早说啊!你怎么知道的?」落落忍不住去揪轩辕破的耳朵。

「疼疼疼」轩辕破连忙求饶,「我也是前几日才知道的,先生写信来问我紫米红豆汤的比例嘛...」


「紫米红豆汤!!!」三十六,不,国教学院的小伙伴们再一次绝倒。


神都郊外,精舍旁的小草庐日日飘香,大名鼎鼎的国教学院院长陈长生身为精舍首席大夫兼主厨,每天除了煮药就是做饭,乐此不疲。仿佛岁月与命运的雨打风霜透不进这一方小小天地。

陈长生敲敲不怎么听话的药炉,「好了吧?」

「陈长生,我乃周独夫私人药炉,怎能替你炼这凡俗之物!」稚气的声音怒道。

「怎么会是凡俗之物?这是雨雁草制成的汤药哇。」他只不过是在隔层多放了一碗山楂桂枝红糖汤,顺便加热一下而已。

正说话间,有人轻轻地步到草庐门口,悄悄地往里探看。

「有容。」陈长生方抬头,便对上凤凰含笑的眼神「你怎么出来了?仔细别吹风。」

一个月前,自大战过后便失踪的圣女徐有容,终于再度出线在人们的视线中。有不少宫人都曾看到,那日阳光温煦,国教学院的院长手里怀抱着一只虚弱的凤凰,好像捧着什么稀世易碎的珍宝,一路步出皇宫。

而后少年有了新的学问要钻研,他的床榻边摆满了厚厚一叠关于「如何补血」的食谱。他读得很认真,比当年在西宁镇习三千道藏都还认真。

「今天的药里多加了一味雨雁草,补血益气。可能会有点涩,你服了以后,再喝点山楂桂枝红糖汤吧,味道不错的......晚上吃什么?」

徐有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只是好似发现什么似的,有趣地伸出纤秀的手指向某处:「那是什么?」

「没什么,引火用的纸而已。」

陈长生身后,唐三十六重金请字画先生写的卷轴散落在地,「君子远庖厨」五个大字显得很无力。


楼主 LoveHeesum  发布于 2017-07-04 00:31:00 +0800 CST  
一個考完試出關,爬上來發文的概念...

楼主 LoveHeesum  发布于 2017-07-04 00:32:00 +0800 CST  

楼主:LoveHeesum

字数:11205

发表时间:2017-05-24 06:2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1-07 10:23:00 +0800 CST

评论数:7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