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吧】说说秦昭王的三位重臣

左传说“君以此兴,必以此亡”,又云“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排除玄学,这些话可以理解为人一旦凭借什么飞黄腾达便容易借此得意忘形,物极必反,成功也就往往成为败亡的原因。秦昭王一朝的三位重臣白起、魏冉和范雎,他们无一例外没有逃出这个怪圈。

楼主 水瓶瓶的破碎  发布于 2017-02-27 21:40:00 +0800 CST  
白起最大的悲剧是他跟错了领导,他的王上不是宽待功臣的嬴政,王上的秘书也不是弱弱的李小受。武安君跟谁怄气不好,偏偏要跟应侯怄气,后来又跟秦王怄气,论玩政治范雎可以玩儿死同时代除了虞卿以外的所有人,并且让你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论自私冷血则天下无出嬴稷之右,跟着这么两个领导混为了活命吃亏只能忍着,他们两个犯了错也千万不要去嘲讽。
白起的悲剧其实可以避免,实际上长平之战结束后白起虽然几次拒绝嬴稷不肯去打邯郸,但嬴稷和范雎也没拿他怎么样,可后来王龁战败白起的一句嘲讽就要了命了,【武安君言曰:“秦不听臣计,今如何矣!”秦王闻之,怒,彊起武安君,武安君遂称病笃】。嬴稷打了败仗,正一肚子怒火没处撒,这种时候谁撞枪口谁倒霉,再加上范雎的轻轻一推,白起就彻底悲剧了。

楼主 水瓶瓶的破碎  发布于 2017-02-27 21:41:00 +0800 CST  
有时候我会想假如白起没说过那句嘲讽的话,是不是他最后就可以善终了呢?假如秦王和丞相任何一个人心胸稍微宽阔一点,能够体谅白起的难处,他们最后也不会闹得这么僵吧?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妥协,白起作为一个职业军人,他对胜利有强烈的渴望与执着,仅凭这一点他就不可能与范雎和解,而为了不做辱军之将,他也能一再拒绝王的命令。可惜他的刚直和纯粹,后世再难找到了。
白起的人生因长平之战达到顶峰,又因长平之战而跌落谷底,大约就是命吧。

楼主 水瓶瓶的破碎  发布于 2017-02-27 21:41:00 +0800 CST  
关于舅舅魏冉,他因外戚专权而得势,又因外戚专权而失势,是个才华横溢但品格有缺的人物。史书上对他本人的言论记载甚少,却记载了大量别人对他的游说和评论,从中可以看出魏冉的私心早已被很多人知晓并利用。比如针对他的封地陶,除了范雎,苏代早在五国伐齐时就直接指出魏冉会嫉妒其他人获得陶邑,即【魏冉妒】,秦国客卿造甚至劝他发展陶邑的小势力。
到了后期,魏冉的私心已经影响了秦国的东出,魏大夫须贾劝魏冉放弃攻大梁,说的是【夫兵不用,而魏效绛、安邑,又为阴启两机,尽故宋】,即魏冉【若退兵则魏国可献上绛、安邑为陶邑开辟道路】,可以说魏冉数度攻魏却无功而返,与他的私心益厚有很大的关系。

楼主 水瓶瓶的破碎  发布于 2017-02-27 21:42:00 +0800 CST  
这类体现魏冉私心重的记载在史书中比比皆是,且彼时【穰侯之富,富于王室】、【穰侯出关,辎车千乘有馀】,其他人能看出来魏冉的私心和贪财,嬴稷不可能看不出来,也不可能不对魏冉损公肥私的做派无动于衷。军事上的失利则更加重了嬴稷对魏冉的不满,秦国攻魏无功,转而谋上党之地,又导致阏与大败,接着攻几,仍被廉颇大败,第二年复攻阏与还是攻不下来,这一系列的失败让嬴稷对舅舅的忍耐度已经到达临界值。
一位人臣走到这种地步,他离失败也就不远了。

楼主 水瓶瓶的破碎  发布于 2017-02-27 21:42:00 +0800 CST  
魏冉的性格如何不好推测,但易知他对嬴稷的态度,从他豪不掩饰私心的行为和过度的敛财就可以看出,他显然没有把嬴稷放在眼里,并且他有足够大的权利去满足自己的私欲。这样一个权臣是任何一个有为之王都不能容忍的,嬴稷驱逐四贵是迟早的事。只是魏冉确实能力超群,所谓【天下皆西乡稽首者,穰侯之功也】,他东征西讨为秦昭王蚕食诸侯立下了汗马功劳。尽管到了昭王后期秦国的东出大计陷入了瓶颈期,嬴稷对统一战争现在的策略颇为不满,对未来的规划也很迷茫,可罢免了舅舅,还有谁能顶替他的位置呢?
在魏冉掌权的后期,嬴稷对内被四贵掣肘,对外则军事上接连不利,所以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范雎能一下子就抓住了嬴稷的心,因为范雎看透了秦王的心事,又有足够的才能为王解忧。

楼主 水瓶瓶的破碎  发布于 2017-02-27 21:42:00 +0800 CST  
根据不少缺乏严谨的网文和白起狂热粉丝的渲染,似乎范雎的自私是导致魏冉、白起败亡的主因,实际上这个锅对范雎来说有点沉重了,驱逐、诛杀大臣的主因永远是掌握生杀大权的君王,虽然范雎确实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范雎这个人极其狡猾,他最擅长的不是颠倒是非,愣是把忠臣说成奸臣,而是寻到一个缺口并把它撕得更深,换句话说就是火上添油。他并不是矛盾制造者而是利用者,他的谋私、陷害通常看上去是“无意”的,很难给人留下把柄。
范雎善识人心,比如他曾嘲讽诸侯不能看出平原君的虚伪,他的计策往往能直戳对方的心事,并善于将对方的思维情绪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上引导。而对方原本尚在犹豫中的决策一旦获得了范雎的支持,就往往会更加倾向于肯定自己的决策而忽略了范雎的真实目的,或者即使能看出来也觉得无关紧要。

楼主 水瓶瓶的破碎  发布于 2017-02-27 21:43:00 +0800 CST  
这一招屡试不爽,他获得嬴稷的注意利用的是嬴稷对魏冉的不满,反间计利用的是赵王急切想决战的心情,让白起从长平撤兵利用的是嬴稷有打算休养生息的念头,杀白起则是在嬴稷原本就中烧的怒火上再添一把油。
但搞政治的一旦搞起真性情,就容易惹祸上身了。
鉴于老范被电视剧大秦三黑惨了,这里多说几句为老范翻个案。
老范后期成为嬴稷的第一权臣,高居相位长达十年,确实很有才,尤其在军略方面。按照出土的秦简和史书来看嬴稷赞赏并实施了他的诸多战略(语见高敏著《云梦秦简初探》),比如他在昭王四十一年提出攻韩策略【王下兵而攻荥阳,则巩、成皋之道不通;北断太行之道,则上党之师不下。王一兴兵而攻荥阳,则其国断而为三】,紧接着秦国就着手去办了:【四十二年攻少曲】、【昭王四十三年,白起攻韩陉城,拔五城,斩首五万。四十四年,白起攻南阳太行道,绝之。四十五年,伐韩之野王。野王降秦,上党道绝】, 拿下上党则中原可望矣。

楼主 水瓶瓶的破碎  发布于 2017-02-27 21:43:00 +0800 CST  
但范雎最终还是因举荐不当栽在了恩人王稽的身上。范雎之死至今存疑,史记、战国策语焉不详,秦简虽明确指出范雎之死与王稽有关,但同样未对范雎之死做详细描述,也无法证实史书中蔡泽与范雎的一系列对话是虚构的——如果范雎确实因王稽犯事被株连,那哪里还有蔡泽劝诫的事呢。当然也有可能蔡泽的事是故事大王刘向和司马迁编的故事。
我没有找到史学界确切的定论,但王稽坐法使秦王大怒【欲兼诛范雎】,依秦法范雎很可能难逃一死,总之范雎因指责他人徇私而上位,又因自己的徇私(举荐王稽等亲信)受牵连而不得善终,也没能逃过“兴亡”的怪圈。
(完)

楼主 水瓶瓶的破碎  发布于 2017-02-27 21:44:00 +0800 CST  
希望吧友们多多指教

楼主 水瓶瓶的破碎  发布于 2017-02-27 21:45:00 +0800 CST  

楼主:水瓶瓶的破碎

字数:2448

发表时间:2017-02-28 05:4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9-16 14:49:55 +0800 CST

评论数:6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