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整理】1942年8到11月所罗门群岛海战是太平洋战争转折点

英文来源:http://www.ahoy.tk-jk.net/macslog/NavalBattlesintheSolomon.html(Title:Naval Battles in the Solomon Islands over August/November 1942 turn the tide of the Pacific War )
中文来源:http://www.sengoku.cn/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5417(标题太平洋战争1942年8月—11月的所罗门群岛海战)
比较久以前,我看到的是中文版本,但一直不知道英文来源,今天我终于找到了英文来源。另外,由于一些问题,我找不到我一开始看的中文来源,但是看到了一个比较靠谱的中文来源,但是这个帖子缺了一些内容——圣克鲁兹海战之后的战役是没有的,看来我还需要继续找。
原文作者:Mackenzie J Gregory(9 February 1922 - 27 August 2014)
译者:lindberg ,最终来源是二战闪电军事基地论坛
一段时间后(可能是晚上)才进行整理,我个人会进行校对工作并写出自己的评论。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15:27:00 +0800 CST  
背景介绍
一些海军史学家认为中途岛海战是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但我认为1942年8月至11月的所罗门海战才是真正的战略转折点。
整个所罗门海战美国和日本海军共有7次较大规模的战斗。美国海军陆战队和海军们最终坚守住了瓜达尔卡纳尔岛,这个太平洋战争胜利的关键锁钥。
这些海战是:
8月9日的萨沃海岛海战。
8月24日东所罗门群岛海战。
10月11日12日的埃斯佩兰斯角海战
10月26日的圣克鲁斯群岛海战
11月13日的第一次瓜达尔卡纳尔岛海战。
11月14日15日的第二次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第。
11月30日的塔萨法隆格海战。
除1944年莱特海湾海战之外,这六次海战是传统意义上的海战的终结。
我必须记录一些我自己的感情因素在这些海军遭遇战中:
我作为HMAS堪培拉号舰桥上的观察员参加了在1942年8月9日的萨沃岛海战。详细情节请看我写的“H.M.A.S堪培拉号和萨沃岛海战”(原文网址http://ahoy.tk-jk.net/macslog/H.M.A.S.CanberraandtheBat.html)
【所罗门群岛地图(来自http://www.cv6.org/)】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17:03:00 +0800 CST  
红字为修改和补充
指挥官:
日本海军第八舰队司令三川军一中将

彻斯特尼米兹海军上将在珍珠港,他把弗莱彻和戈姆利撤职

弗兰克弗莱切海军中将。命令部队在所罗门群岛登陆。在他离开母舰仅2天后,就被尼米兹将军撤职。

罗伯特 戈利姆海军中将。在南太平洋所罗门群岛登陆行动的总指挥。

英国皇家海军少将克卢施雷。第二任所罗门群岛陆军总司令和巡洋舰队司令。他的旗舰是HMAS澳大利亚号战舰,没参加萨沃海战。

海军少将诺曼 斯科特。埃斯佩兰斯角海战的胜利者,但在第一次瓜达尔卡纳尔岛海战中战死。

海军少将卡拉干。在第一次瓜达尔卡纳尔海战中战死。

海军少将怀特,在塔萨法隆格率领美国海军

接替了格利姆职务的哈尔西将军

金凯德在圣克鲁斯战役中指挥包括企业号、南达卡塔号的16特舰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17:11:00 +0800 CST  
海军少将凯利 特纳,在萨沃海战和所罗门海战的两栖部队司令官

道格拉斯 麦克阿瑟将军(1880-1964)

范德格里夫特少将,1942年8月7日瓜达尔卡纳尔最初的海军陆战队司令官,并且指挥了随后的卡纳尔保卫战

在圣克鲁斯群岛中日军的近藤(信竹)将军

南云(忠一)中将,率领在圣克鲁斯的航母舰队参加了所罗门海战

这位作者并没有写阿部弘毅和威利斯·李,在此就不发照片了。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17:15:00 +0800 CST  
找到一个全部的http://www.sdzhan.com/simple/index.php?t88150.html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17:18:00 +0800 CST  
海军在所罗门群岛海战的前奏。
山本五十六海军上将是日军皇家海军最出色的将领。他在1941年2月命令第十一航空舰队参谋长大西泷次郎少将制定一个对珍珠港的可行性攻击计划。
这就是夏威夷行动,有些资料上说是Z行动。
在1941年12月7日黎明,从六艘日本航空母舰甲板起飞的183架舰载攻击机,包括高级轰炸机,鱼雷攻击机与他们的护航战斗机。他们准备在07:05 (7.05上午)开始第一波的攻击,第一波的攻击没有鱼雷机参加。
日本在没有宣战的情况下,开始袭击毫无准备的美国战列舰舰队,和福特岛,并且消灭了在那里的美军舰队。
不幸中的万幸,在这次卑鄙的袭击中,由于美国的航空母舰在海上参加演习训练而幸免于难。
美国现在进入战争状态,从此注定了日本帝国的失败。
【珍珠港1941年12月7日的美国军舰凤凰城号。战后被卖到了阿根廷,改名贝尔格拉诺号,在马岛战争中被英国核潜艇用常规鱼雷击沉。】

日军在东南亚的势如破竹
日本现在开始在东南亚大举进攻,在12月,他们侵略了北马来亚,他们击沉了皇家海军的威尔士亲王号和巡洋舰击退号
香港——英国的殖民地在1941年圣诞节陷落,42年初的日军是所向披靡的。
在2月15日,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发生了,所谓坚固的新加坡要塞投降了,数以万计英国和澳大利亚人被日军俘虏。在战争结束前,他们大都死在了缅甸铁路的建设工地上。
在2月,日本人侵略了荷属东印度,他们以后可以开采这个地区的石油。
在孙达海战中 HMAS珀斯号和美国巡洋舰休斯敦号被击沉了。
【USS列克星敦在珊瑚海海战中。】


4月在菲律宾美国人发现他们在巴丹被日军包围了。道格拉斯 麦克阿瑟接到总统的命令撤出菲律宾前往澳大利亚,在那里重新集结盟军在难太平洋的兵力。
他乘鱼雷快艇到了达尔文。然后乘坐火车在墨尔本,他大踏步走在平台下参加欢迎聚会,看似是澳洲的救星和征服者,而不是一位被击败的将军。
他从菲律宾的撤退被澳洲人起了一个绰号“防空洞里的道格”。
阻滞日军的前进
1942年5月3日,日本人进入了所罗门群岛海域,并且占领了图拉吉岛(隶属于所罗门群岛,最初用于隔离传染病人),并且建造了海军飞机基地,他们计划侵略莫尔斯比港。
在1942年的上半年发生了两次重要的海战。
【日本航母飞龙号在中途岛海战中被击中,几小时内沉没了】


(A)珊瑚海海战
在5月7号的珊瑚海海战中,日本海军和美国海军各损失了一艘航空母舰。日本损失了祥凤(Shoho)”号轻型航空母舰,而美国人损失了列克星敦号航母,有些人认为这场海战获胜靠的是运气,但不管怎么说对盟军来讲都是一次重大胜利。因为莫尔斯比港没有被敌人从海上占领,这就强迫日本人修改计划,从陆路来进行攻击。而且还是在新几内亚澳大利亚军队第一次阻滞了日本人。这对后来在适当的时候,美国和澳大利亚军队联合通过一系列艰苦战斗收复新几内亚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B)中途岛海战
日本海军出动了一个庞大的舰队,4艘大型航母,2艘中型航空母舰,11艘战列舰,16艘巡洋舰,55艘驱逐舰,以及潜艇部队。他们要继续攻击已经在珍珠港遭到重创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并且占领中途岛。同时,由2艘航母、6艘巡洋舰和13艘驱逐舰组成的混合舰队将会进攻阿留申群岛。
【在珊瑚海海战中的日本航母祥凤号】


日军密码被破解
美国海军破解了日本海军密码,尼米兹将军掌握了山本攻击中途岛的计划。但他能对付日本人的力量只有3艘航母、6艘巡洋舰、17艘驱逐舰和一些潜艇。
中途岛
中途岛海战于5月4-7日进行,并且证明了航空母舰和舰载飞机在海战中的威力,两只舰队作战时一直都在对方视野范围之外。
【USS驱逐舰哈曼号被日本潜艇用鱼雷击沉,自舰艏沉没】


中途岛海战是美国海军的一次决定性胜利,四艘日军航母,加贺号(Kaga), 赤城号(Akagi), 飞龙号(Hiryu),苍龙号(Soryu),被全部击沉。他们都参加了偷袭珍珠港的行动,现在真的是还债了。
日本人承受不了这种损失,中途岛海战改变了太平洋战争的战略平衡。
【美国航母约克城号,在中途岛海战中被命中两枚鱼雷,被放弃,最终在6月7日沉没(原文误为5月)。】


美国海军损失了一艘航空母舰,太平洋舰队剩下了三艘萨拉托加号、企业号和黄蜂号,这给在萨沃岛的海军中将弗莱彻很大的压力,但在我到那里之前,美国的第四艘航母圣迭戈号已经从大西洋到达了那里。
中途岛守住了,但阿留申群岛的阿图岛和斯基卡岛(在群岛最西端)却被人本人占领了。日本人在那里一直呆到1943年春天。但这件事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它跟西太平洋战事没有任何联系。
日本人在瓜达尔卡纳尔岛登陆
在1942年7月初,日军就在瓜达尔卡纳尔岛登陆了,并且开始修建飞机场。
马丁 克莱门斯少校、一个地区官员和海岸看守人与他的当地侦察小组单独在岛上在敌人进行监视,他观察到日本人忙碌地修建飞机场,他用一个旧式电台向澳洲海岸观察所的上司艾力克 菲尔特发出了警告。
【马丁 克莱门斯少校和他的侦察员们。马丁警告那日本人修建飞机场那里,并且立刻发出了警告。1942年8月美国海军开始在所罗门海岛登陆。】


这份情报立刻被转到给了华盛顿。
美国海军部长,恩斯特 金上将极力说服美国参议院,认为现在是时候在太平洋上发动攻势了,但他有一些麻烦,美国的政策是加强他们在英国的力量,在打败希特勒和墨索里尼之后再对日本人发动进攻。
马歇尔将军希望道格拉斯`麦克阿瑟来指挥瓜达尔卡纳尔的战斗,但金则支持海军来作为此次行动的主攻。他坚持使用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并且让尼米兹在全权指挥此次战役。
金也知道麦克阿瑟不会甘心坐着看戏,任命他为东经165度和西经159度之间的西南太平洋战区司令,瓜达尔卡纳尔现在则完全由尼米兹海军上将来指挥作战。
瞭望塔行动
彻斯特`尼米兹海军上将作为太平洋战区司令,掌控从阿留申群岛到新西兰的整个地区,并且他把责任细分了北部中心和南太平洋。
在1942年5月17日,海军中将戈利姆,被任命为南太平洋地区的司令。
海军中将弗莱切负责远征部队,虽然他以前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并且在珊瑚海海战和中途岛海战中损失了两艘航母,约克城号和列克星顿号。
从现在的资料来看他此时应该是一个非常疲倦的人。
海军少将凯利` 特纳被任命为美军南太平洋两栖部队司令。当金命令他在图拉吉和瓜达尔岛登陆的时候,他抗议说他没有两栖作战的能力时,金很冷淡的告诉他“你会学会的”。
1939年特纳被任命为美国巡洋舰阿斯托利亚号的舰长。不久驻美国的日本大使死了,阿斯托利亚号将他的骨灰交给了日本。
我们将知道阿斯托利亚好在萨沃海战中的更多的事情,因为大战即将开始。
皇家海军少将克鲁斯雷。维多利亚十字奖获得者,曾作为一名中尉参加过1次大战,被任命为特纳的副司令官。
美国海军少将麦克凯恩被任命为南太平洋所有空军的司令。
戈利姆命令美国陆战一师师长范`德`格里夫特“1942年8月1日在图拉吉岛登陆。”
瞭望塔行动的另外一方就是日军第八舰队司令三川军一中将。
有一个有趣的事情需要注意,克里尔在他的书《1941-1945年的远东战争》中指出:认为: 接着而来对瓜达尔岛和图拉吉的远征,是1898年以来美国第一次两栖登陆作战。
这也是盟军在太平洋舞台上盟军第一次向日本人正面进攻。
没有时间准备计划
范`德`格里夫特认为他已经对金讲得很清楚了,陆战一师不可能在8月1日登陆。,但金仍然固执己见。登陆必须立刻展开。而格里夫特只赢取3天来准备。
戈利姆也对此次计划持反对态度,他制定了一个计划来争取更多的准备时间。但也只赢得了三天的时间 “这就是“金说, “道格日” 8月7日登陆开始,并且不会更改
远征军的组成
(a)航母战斗群 海军中将弗莱切在萨拉托加号航母上,全面指挥远征部队。海军少将L`莫耶斯在黄蜂号上,作为空中支援力量的司令。三艘航母,萨拉托加号,企业号和大黄蜂号,舰载237架飞机,其中98架战斗机, 96架俯冲轰炸机,和40架鱼雷轰炸机可以在1942年8月的“道格日”使用。
这个战斗群有新式的35,000吨的战列舰北卡罗来纳号,和5艘巡洋舰,米尼亚波尼斯号、新奥尔良号、波特兰号、盐湖城号和旧金山号,以及1艘AA级轻型巡洋舰亚特兰大号和16艘驱逐舰的护航。
(b)登陆战斗群 海军少将R.K.特纳全权负责
两栖登陆部队包括:瓜达尔岛15艘登陆舰, 图拉吉岛4艘登陆舰外加4艘驱逐登陆舰。
A. A.范.德.格里夫特将军指挥拥有18,000人的陆战一师。
(c)海军少将A. C. 克鲁施雷(在旗舰重巡洋舰HMAS澳大利亚号。 ) 指挥6艘澳大利亚重巡洋舰:
澳大利亚号 舰长H.B. 法恩贡布
堪培拉号 舰长F.E.盖廷.
美国巡洋舰芝加哥号 舰长 H.A.博德.
美国巡洋舰阿斯托利亚号 舰长W.E.格林曼
美国巡洋舰昆西号 舰长S.N.摩尔
美国巡洋舰文森尼斯 舰长F.L.雷夫科尔
两艘轻型巡洋舰:
哈勃特号 舰长H.A.舒沃斯
美国巡洋舰圣.胡安号 舰长美国海军少将N. 斯科特(此处不应为舰长)
8艘驱逐舰:布鲁号、拉尔夫.塔尔伯号、佩特森号、巴格雷号、赫尔姆号、威尔逊号、巴哈南号、蒙森号。
7艘用于保护登陆艇的驱逐舰。
(d)空中部队 由海军少将J.S.麦克凯恩指挥。包括陆军、海军、陆战队和RNZAF的空中部队。
对于麦克凯恩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如何缩短陆地机场与战区的距离,B17必须在白天飞行710英里才能到达瓜达尔岛。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17:34:00 +0800 CST  
日本的海上力量
在珊瑚海海战和中途岛海战后,他们只能采用从莫尔比斯港集结出发。
1942年7月26日海军中将三川军一被任命为第8舰队司令,他的旗舰是鸟海号,辖设4艘重型巡洋舰、2艘轻型巡洋舰和和一些驱逐舰。总部设在拉包尔(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新不列颠岛)。
【1942年8月7日,美军登陆后在瓜达尔岛升起了星条旗。】


登陆地区集结,8月7日开始登陆
在登陆所罗门群岛的前二天,我们接到了下雨和降温的天气预报。
经过8月7日夜晚的等待,弗莱切将军和他的航母战斗群开始向100英里外的南部登陆场进发。此时,我在HMAS堪培拉号担任一名少尉舰桥观察员,在6月,我有了自己的观察望远镜。我的舰长G.D.摩尔认为我完全有能力来适应这个职务。
我们现在驶过了埃斯佩兰斯海角和8月7日凌晨我们到到了预定的炮击位置。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早上06:13两艘航空母舰上的飞机和海军军舰开始发动攻击。
就像世界末日一样,图拉吉岛海滩上一片火海,日军的水上飞机全部停在海面上,现在全部被击毁了。
在瓜达尔卡纳尔岛上,日本人撤退到了内陆的小山上,但这里和图拉吉不同,日军无处可逃,他们在那里和陆战队员展开了激战,并且阻止了他们的进攻。
海军陆战队花了两天的时间在图拉吉岛上登陆并且巩固住滩头阵地。
【1942年8月7日的登陆作战示意图】



日军的反应
日本人花了很长时间才缓过神来,在上午11:00我们接到船上的广播说有敌军将要对我们进行空袭,所有人必须提前吃午饭,然后准备战斗。
澳大利亚潜伏在布根维尔山的一名情报员保罗.马森,利用无线电通知了我们。
日军出动了轰炸机。有16架敌机被击落了,我们损失了12架舰载机。我这是第一次遇到空袭,我在想日本飞机是怎么穿过我们的对空火力网而没有遭受到伤害的。我认为飞机不可能在这种火力下活着,但是他们在最后一分钟投下一颗致命的鱼雷,然后迅速拉起,然后离开。但是在战争的早期与日军作战是幸运的,总比遇到神风队好,驱逐舰穆格福德就被神风队击沉,22名船员遇难。
三川军一从拉包尔命令轻型巡洋舰天龙号、夕张号和驱逐舰夕风号向瓜达尔增援。这时候从卡维恩(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一个港口)又有四艘巡洋舰加入了行列,他们是青叶号、加古号、衣笠号和古鹰号,他们组成一只舰队,向南方疾驰。
我发现日军的舰队很有趣,7艘巡洋舰, 5艘重型的和2艘轻型的,但只有一艘驱逐舰。盟军巡洋舰如果出动的话必须需要几艘驱逐舰护航。
我想,在过去几年战争中我们在大西洋上遭遇到了很多次的德军潜艇的攻击,所以驱逐舰必不可少。但是这里是太平洋,一个与寒冷的北大西洋完全不同的作战环境。

日本巡洋舰队被发现
一架隶属于麦克阿瑟将军的B17飞机发现了这个舰队,美国海军潜艇S38号艇长穆森在圣.乔治海峡也发现了三川和他的舰队,他报告说有两艘驱逐舰和3艘不知型号的大型军舰,他离这些军舰太近,无法用鱼雷进行攻击。
特纳命令麦克凯恩派出一架卡特琳娜侦察机对NW地区进行侦察,侦察所有敌军可能攻击的地方,麦克凯恩不但没有派出侦察机,更糟的是他取消了这次飞行如此,于是特纳很自然的认为没有人会攻击它的登陆部队。
8月7日到8日的夜间行动
萨沃岛在瓜达尔卡纳尔岛的外围,在岛的南部和北部都有开阔的水域可以登陆,那里登陆艇可以运载陆战队员和武器装备、补给物资。
澳大利亚号、堪培拉号、芝加哥号和2艘驱逐舰,佩特森号和巴格雷号在萨沃岛的南部海岸,切断萨沃岛和瓜达尔岛之间的联系。
在萨沃岛的北部,萨沃岛和佛罗里达岛之间,3艘美国重型巡洋舰阿斯托利亚号、昆西号和文森尼斯号以及2艘驱逐舰,威尔逊号和赫尔姆号守卫那里。
澳大利亚轻型巡洋舰霍巴特号和美国轻型巡洋舰圣胡安号以及驱逐舰布坎南号和蒙森号负责警戒东部海域。
二艘最佳的雷达和反潜驱逐舰被美国驱逐舰分谴舰队选择去执行萨沃岛西面的海域。
布鲁号和拉尔夫托尔巴特号为这三个编队提供任何日军间对可能进攻的信号,为他们提供警戒。
计划执行得很好,这二艘驱逐舰工作完成得很出色。
整个夜间平安无事。
【亨德尔森机场(1942年8月从萨拉托加号的飞机上拍摄)】



8月8日,星期六
海军陆战队在瓜达尔岛登陆成功并且修建了飞机场,他们命名为亨德尔森机场。
我们在海上可是干得热火朝天,日本出动了40架鱼雷攻击机,其中有17架被我们击落了。
我见到这么一幕,有6架飞机中弹后陆续坠入大海,驱逐舰加维斯号被鱼雷集中了,一架日军飞机中弹后撞向了乔治.F.艾略特好运输舰,它被迫在佛罗里达岛南部搁浅。
胡德森飞机发现日军特遣舰队
8月8日上午10点25分,澳大利亚胡德森飞机在新几内亚的米尔尼海湾外面看见三川军一的舰队,但是他们的无线电没有与基地联系上(因为此时敌人从空中进行打击。)
比尔斯图特军士经过长时间返航后回到了基地,着陆后,他立刻通知总部,报告他们看见了3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和2艘水上飞机母舰和炮舰,正在以15节的航速沿120度方向前进。
第二架飞机也看见乐日军舰队筑路后也报告了发现2艘重型巡洋舰、2艘轻型巡洋舰和一艘未认出的军舰。
回到在澳洲的司令部后,麦克阿瑟认为这个航向120度的日军舰队可能是去绍特兰群岛去打捞一架水上飞机,特纳相信他们肯定是去圣易莎贝尔岛的利卡塔海湾。在前一天,大黄蜂号上的一架飞机在利卡塔海湾北部击落了一架日军水上飞机。由于把一些军舰错认为是水上飞机母舰,认为这些军舰是去打捞飞机的想法将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归罪于胡德森的飞行组成员
美国海军史学家莫里森把问题归罪于胡德森飞行成员组,他报告说他们没有在发现敌情后打破无线电沉默,而是飞回基地后,和喝茶之前报告他们的发现。许多书盲目的跟随莫里斯把这个失误归结于比尔.斯图特很多年,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公正的。
许多年后,和布鲁斯.洛克斯顿一起,《萨沃海战的耻辱》的作者(在萨沃海战中他是堪萨斯号上的一名水兵,负了重伤 ),我们采访了斯图特和他的导航员,他们证实了他们设法报告他们所发现的情况,急匆匆地赶紧回到基地报告他们的情况,莫里森说的全是谎言、胡话。
终于,一个从鸟海号,三川军一的旗舰上复印报告,记录斯图特的对基地的报告被拦截了。终于比尔.斯图特和他的乘员组被平凡了,并且莫里森的鬼话被抛弃了。

三川出动了45架水上飞机
5架水上飞机从三川的巡洋舰上起飞前往瓜达尔岛,它周围的水,他们报告了瓜达尔岛和图拉吉岛附近的盟军舰艇的数目,但幸好他们没有发现航母。
三川决定让舰队通过新佐治亚岛之间和圣伊莎贝尔岛之间的海峡,在8月9日凌晨1点半到达萨沃岛。

8月8日到9日的夜间配置
8月8日到9日的夜间配置和早前的夜间配置一样。

弗莱切撤离他的航母
在考罗,在陆航战机着陆之前,弗莱切向特纳保证提供3天的时间来掩护陆战队员,特纳要求这需要更长时间他认为他需要5天为陆战队员卸载所有重型设备等。
但弗莱切很坚定,在没有得到他的上司戈利姆的命令前他不会更改。但我们很快在夜间基地发现,特纳读到了一则弗莱切发给戈利姆的消息,表明他的战斗机数量在减少,并且燃油告急,他请求航母撤退。
实际上,他立即就开始撤退,没有得到同意,甚至没有告知特纳,他准备离开登陆场。在珊瑚海损失了一艘航母,在中途岛损失了一艘,他不能再冒险损失第三艘航母了。
“他要离开这儿!”在许诺支持着登陆空中掩护三天后,弗莱切离开了,所有登陆部队,运输舰,提供火力掩护的战列舰,都失去了空中掩护,特纳对此十分不满。
后来,从航海日志发现,燃料并没有完全告急,日本人实际上根本未曾看见航母编队,所以日本人没有多大的威胁。
莫里森认为弗莱切是抛弃了自己的兄弟部队:“他在那个海域除了太阳的暴晒外没有别的威胁。”
至少,在我看来这是正确得!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17:36:00 +0800 CST  
特纳在瓜达尔卡纳尔岛上召开会议
我表明了,特纳是很在意航母的离开,他相信现在投入运输舰和他支援舰舰有着很大的风险。他召唤了两位海军少将克鲁施雷和范德格里夫特到他的旗舰上,课鲁施雷在会上报告了他们的进展情况。由于克鲁施雷距离那里有20英里,他决定在晚上8点55分乘坐澳大利亚号参加会议。
特纳告诉他们弗莱切要撤离他的航母群,他想在8月9日上午7点半撤出他的登陆部队。会议还讨论了三川的舰队,但特纳相信它是目的地是利卡塔海湾。
这是留下芝加哥号的博德舰长指挥在南部的力量,这时堪培拉号告诉芝加哥好它将坚守岗位,这样他就成了后卫部队而不是作战主力。

午夜值勤
当时钟刚好指向0点的时候,也就是8月8号变成8月9好的时候,我正在堪培拉号上换班,少尉罗伊斯.达波恩把望远镜交给我说:“现在我们航向120度,速度12节,保障航线,每小时观测右舷没有异常状况。芝加哥号在我们后面600码处,帕特森号和巴格雷号,我们护航的驱逐舰在我们右舷和左舷,距离1000码。”
军舰进入二级战备状态,有一个2到8英尺的塔楼进驻水兵,加上4英寸一组机枪在舱门和右舷只之间,但是机枪没有开保险。
我们的主炮在于敌舰对射时,可以选择使用高爆炸弹或半穿甲弹,当抵御空袭时,舰炮就解除武装,当它对准备攻击敌舰时。装载任一类型德占大都需要很短的时间间,并且能完全按照炮仗的要求来完成使命。
我们也遭受了一些损失
最后在离开舰桥前,达波恩告诉我飞机的发动机声音可以从观察所的上方听见,并且会告知船长。
海军少校E.J.怀特是主舰桥的主管,而且当我换班的时候,舰长和领航员都在那里,但不久他们就回去休息了。
战舰和船员们耗费了两天的时间忙忙碌碌,最后终于到达了制定的作战位置,准备抵御日军飞机的空袭。在他们到来前睡觉是一件很奢侈但是却很有效的放松手段。

天气情况
大雨使我们看不见萨沃岛,在天空中有些薄雾,看不到月亮,并且有轻微的东北风风慢慢地移动着云彩,天空响彻着雷声我感觉空气中充满了紧张和不安。
在凌晨1点,我们的巡逻结束后,我们右转舵180度,航向310度急需我们下个小时的航行。
这时有飞机从我们头顶驶过的声音,我通知了船长。(后来得知是两架从日均巡洋舰上起飞的两架水上飞机来这片海域侦查情况,并且在海面降落了。)
这时,三川在鸟海号上,距离萨沃岛和瓜达尔岛之间的水域只有7英里半了,他在查理岛的尾部正以航向120度,航速25节率领6艘巡洋舰和驱逐舰们赶来。这群野狗正向可疑的羊群扑来。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17:37:00 +0800 CST  
1942年8月9日,萨沃岛海战
(至于个人文章,详情见《堪培拉号和萨沃岛海战》,上文有写网址了)
【堪培拉号】

鸟海号在他的右舷大约5英里处发现了布鲁号,日本海军这个时候虽然没有配置雷达,但是他们特别训练的监视人员使用的大功率的高效夜用望远镜在晚上远距离发现敌人,并且我们认为日本的视力比西方人要差。
三川命令减速航向,并且熄灭锅炉,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担心,此时布鲁号正在调整航向,,三川长舒了一口气。
整个日军舰队距离布鲁号很近了。所有日本人的眼睛都在盯着美国的驱逐舰。但布鲁号不但没有侦察,没有瞄准,而且也没有雷达联络,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加尔维斯号,早先被严重击伤的美国驱逐舰,在萨沃岛的正南方,正以10杰的速度艰难前进,他要开会澳大利亚修理。在1点34分,鸟海号在距离他仅1.5英里的地方发现了他。
日舰没有开火,他们小心翼翼的前进,而加尔维斯号什么也没有发现。
第二天下午,加尔维斯号被一个庞大的日军航母群发现并且被击沉。
最终,三川和他舰队通过了不设防的大门,在上午1点36分,堪培拉号和芝加哥号被日本人在6英里外发现了。

在堪培拉号的舰桥上
我在1点45分唤醒了领航员,时间非常紧急,他想在2点钟重新标注我们下一条巡逻路线。
在1点43分,我正在查看海图的时候,突然从北方传来了一系列的爆炸声,(大概是日本鱼雷从船底划过,没有命中目标)船长被叫醒了。舱门处报告说发现前方有船,我用我的双筒望远镜如何努力也没有发现目标,没什么,我真的是没发现什么。帕特森号向我们用一支小火焰信号器发出信号,我们拉响了战斗警报。帕特森号实际上看见了敌人,用TBS(船与船之间的电话)发出警报 “警告! 警告! 警告! 发现不明船只进入。”

【美国驱逐舰帕特森号,在萨沃岛在堪培拉号的左舷护航】

堪培拉号没有安装TBS系统,因而我们没有接受那次警告。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点后怕,在这危急的时刻,美国的一艘军舰军舰,和我们一起护航驱逐舰给我们发出了警报,而由于我们没有TBS系统而没有接受到。甚至60年后回想起来,我仍不停地摇头。

回想那个可怕的夜晚
我迅速通知了舰长和领航员,PCO在我们的船首右舷看见了三艘船,并且发出了警报,并且要求8英寸的舰炮装填炮弹,船长第一个登上舰桥,我看见在我们的右舷下的鱼雷轨道,船长命令全速前进,右舷35度,迅速调整到船的右舷。
领航员来了,并且告诉我“发现敌舰了”,而且解除了我观察员的职务。
舰炮指挥官从PCO接管了权利,并且开始向敌军移动炮塔。(这门炮塔上装备8英寸大炮,指挥官反复描述的同一个目标)
又有一枚鱼雷划过了我们的侧弦,在我们前面爆炸,头顶上飞机不断投掷炸弹。
我回到我在舰桥前方观察室的战斗岗位,我们被4英寸的炮弹击中了,并且海象水上飞机开始发射升空。又有一枚炸弹击中了我们舰桥的下方,另一枚集中了我位置的下方,作战参谋被打死。我们现在处在日本重型巡洋舰的炮火之下,我甚至能看见一艘大型军舰和他的烟囱,在不足3000马的地方被炸毁。我嘴里喃喃地说“我的上帝! 真是可怕的血战! ”我被接踵而来的炮弹包围了,但幸好没有受伤。
从舰桥往下看去,我看到了可怕的一幕,左舷的甲板被基本上摧毁了。炮兵指挥官被打死了,船长受了重伤,大多其他舰桥上的军官都受伤了。
在控制室前面,我旁边的一名水兵被弹片打中了,我给了他注射了吗啡,但他是一个非常虚弱的年轻人。
接踵而来的炸弹拆毁了两个锅炉室,那里是没有幸存者,我们丢失了所有动力,所有蒸汽,我们甚至无法开炮。
船的右舷成了主要个攻击目标,仅仅两三分钟之后,堪培拉号的战争使命就终结了。我们的右舷被一颗鱼雷命中了,(后来得知是被我们的护航舰,美国的巴格雷号发射的鱼雷击中的。)
芝加哥号在舰首16英尺处被鱼雷击中了,但他仍能继续航行和转动左舷,但不能使用主炮了,只能利用做线和右舷的英寸副炮来向敌人开炮。芝加哥号的这些副炮对日军根本造成不了什么威胁。芝加哥号没有给被日军攻击的北方巡洋舰任何警示。
【USS芝加哥在萨沃岛海战中严重受损,但实际表现不佳】

帕特森号和日本人打了50个回合,但被击中了,巴格雷冲到西部,但是三川已经走远了。
在击毁堪培拉号以后,三川把它的舰队分成了两部分,他们攻击了北方的巡洋舰并且击沉了三艘,然后他的舰队迅速向拉包尔和卡维恩撤退。
在出口处,他们遇到了拉尔夫 塔尔伯特号,三艘巡洋舰围攻他,但他在暴风雨中逃脱了。
盟军的唯一的收获就是美军潜艇S-44发现了返航的加古号,四颗鱼雷把他送到了海底。
【在萨沃海战中被击沉的昆西号】


回到堪培拉号的甲板上
我们处在一个绝望的时刻,甲板正燃烧着大火,无法扑灭,船的各个部分不是被打坏或者就是被炸毁,战死的官兵到处都是,而且还有很多伤员急需救治。
船正在向右舷倾斜,从一个侧面来看他快要沉没了,当我们准备弃船时,但他稳定了,于是我们留在了船上。
在大约3点30分,帕特森号沿着我们的左舷开过来了,我们开始转移伤员,包括盖廷船长。帮我们抽水,并且我们开始扑灭甲板上的火。帕特森号的船长说特纳通知我们,如果我们在6点半前无法控制堪培拉好的话必须弃船,因为他撤出所有地面部队。
突然在4点30分,帕特森号离开了自己的航线,在地平线上瘾与出现了一艘船,并且开火了,驱逐舰也开火了,后来发现那是不幸的芝加哥号,以为他发现了日军军舰,所以开火了。 在大约6点30分帕特森号和布鲁号一起回来搭救我们这些幸存者,我们战死84人受伤109人。美国巡洋舰损失了差不多1,000名船员。
我到了福勒号运输舰上,帕特森号把他搭救起的幸运者转移到巴内特运输舰上。
USS驱逐舰希尔弗里德格号用5英寸大炮和4颗鱼雷攻击堪培拉号,这艘老船终于支持不住了,美国驱逐舰艾略特号最后执行了致命一击,一鱼雷集中了堪培拉号右舷和在1942年8月9号上午8点,我们的船在波涛中沉入了海底。
整个地面部队现在开始撤退了,陆战队丢弃了一些装备和补给。

萨沃海战——美国在大洋中的最惨的失利
萨沃海战的失利,是美国海军和皇家澳大利亚海军的一次痛苦的回忆。
它是美国海军史上最惨的一次失利。
对于三川来说,这是一次惊人的胜利,但他没有攻击脆弱的运输舰,因为他害怕从美国航母上发动的空袭。其实他并不知道法弗莱切已经撤走了。
【海军少将特纳的旗舰麦考雷号。 在船上特纳、克鲁施雷和范德格里夫特决定在1942年8月9日萨沃海战失利后,撤出所有水面舰艇。】


芝加哥号的伯德舰长
当克鲁施雷返回澳洲与特纳会面时,伯德没有领导南方作战集团,从而招致了批评。并且没有警告北方的巡洋舰,不久他被解职,然后自杀了。

海军中将戈利姆和弗莱切
萨沃海战后,这两个海军中将被解职了。在1942年11月,弗莱切成为了第十三海军战区的指挥官(总部在在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和西北海军边防司令。他在1943年10月被解职,随后成为了阿拉斯加海军边境司令,相当于北太平洋司令,管辖北太平洋地区。一支特遣部队根据他的命令在1944年2月4日第一次炮击了千岛群岛。
在我的个人日记中,我从未原谅弗莱切只给我们提供两天的空中掩护,这意味着澳大利亚不在萨沃岛的南部。谁知道?如果航母战斗群在的话,会是一个什么局面?

本土,法庭传讯和作为幸存者的两周的假期
几周后,我到了悉尼,向法庭汇报关于堪培拉号损失,两周的假期后,我被派到了一艘老式巡洋舰阿德来的号上,在印度洋工作。
(萨沃岛海战图示)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18:22:00 +0800 CST  
1942年8月24日,所罗门群岛东部的海战
【1942年8月24日,企业号遭到攻击】

背景介绍
在萨沃岛海战失利后,被围攻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每天都会遭到一次来自拉包尔德日军飞机的轰炸。
美国陆战队员称之为“Tojo时间”
在晚上,日本巡洋舰和驱逐舰通过“缺口”来炮击登陆场和亨德尔森机场,在天亮之前撤退回去。
唯一的一个安慰是,一个驱逐舰运输船队带来了大量需求的燃料和补给供应。
此时的太平洋战争进入了一个胶着混乱的状态。

东所罗门海战对盟军和日本来说都很重要
日本和盟军都需要占据瓜达尔卡纳尔岛和图拉吉岛这个重要的战略位置。
如果美国人能这里站稳脚跟,他们的空军就会威胁到拉包尔,另一方面,日本也希望控制这个岛链,那样的话他们就会切断从夏威夷通过萨摩亚和斐济的联系,切断美国大陆西海岸和澳洲只见的联系。
澳洲是一个集结军队的一个重要基地,也是一个重要的后勤基地。而且是一个进攻日本的重要跳板。
日本海军控制了瓜达尔岛的北部海域,但三艘美国航母,企业号、萨拉托加号和大黄蜂号,在南部海域集结,急切地准备击溃日本陆军收复瓜达尔和图拉吉岛。

日军面对美军夺取瓜岛和图拉吉的反应
8月14日夜的第一波攻击并没有引起日军的足够重视。
在亨德尔森地区的东边,500名海军特种作战人员在夜间登陆了,第二天夜里又有1,000人在西部登陆了。
指挥官Kiyano Ichiki上校开始紧压守卫这个重要小型飞机场的海军陆战队。但是这个机场一直完整的在陆战队员手中。
虽然日军胜利了但是很快一只美军小分队在19日和20日的特努拉和战斗中击溃了日本人。
亨德尔森机场(以在中途岛海战中牺牲的一名海军飞行员命名)建造好了,美国飞行员可以结束日本人在所罗门群岛的制空权了。

日军开始向瓜岛和图拉吉增援
在8月20日,一只3000人的部队从拉包尔出发前往瓜达尔卡纳尔岛。翔鹤号和瑞鹤号航母(参加了偷袭珍珠港的行动)从特鲁克向南方进发。
100英里外,“龙骧”号轻型航母为运输间护航。
山本的作战计划,有两条基本目标,摧毁在中途岛海战中给他们带来耻辱的美国航母,并且掩护这支陆军部队登陆瓜达尔岛。
美国情报部门在8月21发布了一个警告,一支庞大的日军舰队正在向南方移动。
彻斯特.尼米兹海军上将反应迅速,他要求海军中将戈姆利让在所罗门群岛的部队做好战斗准备。

戈姆利的行动
在8月22日,格姆利命令海军中将弗兰克.弗莱切率领他的航母战斗群往北进发迎击日军。
在上午11点前企业号航母的雷达上发现了一个不明飞行物,在他西南方55英里处,四家叶毛式战斗机升空迎击,很快发现了一架四引擎的日海军“15”式强风水上战斗机正在缓慢飞行,它很快被击落了。

大战将至
在23日,当一艘美军舰只在所罗门北部巡逻时,企业号的一架侦察机发现两艘日军潜艇正向南方航行,这可能是主力舰队的斥候,这表明大战即将来临了。
几小时后,卡特琳娜水上飞机发现了在瓜达尔岛和拉包尔之间日军舰队。
企业号派出了空中部队,但他们没有找到日军运输舰,于是他们转向了北部。
现在,美国情报部门在8月32日通知弗莱切,日军主力好像还在特鲁克,但是这信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弗莱切此时正在担心他的燃料问题,于是他决定派黄蜂号和他的特遣部队18进行到南部,与补给舰队汇合补充油料。

1942年8月24日
太平洋北部的第16特遣分队(企业号小组)的23架飞机从“大E区”搜寻到200英里的宽度,但没有发现敌舰。
但在上午10点,卡特琳娜水上飞机报告一艘航母、一艘巡洋舰和一艘驱逐舰出现在美军舰队西北方200英里处。
这是龙镶号轻型航母和利根号巡洋舰,正在为日军运输舰提供护航掩护。
现在,在距离美军舰队20英里处,另一艘日军飞机被击落了,并且萨拉托加号航母的一架飞机在舰队视野内击落了一架日军侦察飞机。
现在日本海军上将知道了美国军舰的位置,但反过来,弗莱切只知道龙镶号轻型航母和利根号巡洋舰的位置。

日军的舰队主力在何处?
现在急切要找到日军舰队的位置。
为了这个目的,在下午1点,23架战斗机和俯冲轰炸机从企业出发,希望找到并且攻击敌军舰队。
弗莱切现在处在困境中,30分钟过去了,第一批处罚的飞机没有任何报告,他是命令第二批飞机去攻击被发现的龙镶号和利根号,还是等待发现日军舰队主力后再发动攻击呢?
他现在命令萨拉托加号出动30架俯冲轰炸机和7架鱼雷机去攻击龙镶号,然后,出发几分钟后,卡特琳娜水上飞机和一些企业号的侦察机发现了日军舰队!
在企业号和萨拉托加号特遣舰队的北部200英里处,两艘日本航母翔鹤号和瑞鹤,正以30节的速度向南而来。
无线电沉默,使得美国飞行员之间开始喋喋不休地抱怨。他耗费了给弗莱切报告的宝贵时间。他现在要求他港出发不久的攻击机改变目标,攻击日军的主力航母。
当他和攻击部队联系上的时候,他们正要攻击龙镶号,并且在那天晚上把它击沉了。
【在东所罗门群岛海战中的企业号航母】


企业号遭到攻击
弗莱切此时在萨拉托加号上,萨拉托加号为48,500吨级,1925年建造,他的龙骨还是老式巡洋舰的龙骨,甲板长900英尺,它装载的83架飞机可以在短时间内全部升空。
企业号,1938年5月建造,作战排水量25,500吨,它比萨拉托加号要小,飞行甲板809英尺长,她的最高航速和弗莱切的旗舰一样,为33节。
企业号和萨拉托加号,作为两支独立特遣舰队相距10英里,每架战斗机正在等待起飞并且保护他们的母舰。
在下午4点32分,雷达发现第一波攻击,方位320度,距离88英里,许多来路不明的飞机(海军说那是敌机或者不明飞机),两艘航母的战斗机立即起飞迎敌。
在企业号附近航行的,是新的战舰北卡罗来纳,巡洋舰波特兰和亚特兰大和6艘驱逐舰。
以我在太平洋战争中的经验,我知道等待在等待敌军攻击的这段时间,大家的眼睛都在注视敌军飞机的第一次攻击。在艰难的战斗到来之前,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一旦受到攻击,你将会全神贯注的执行你的任务。那是你会很忙碌,不会有心思去关心别的。在炮塔等待的这段时间,你的脑子会闪过这样的念头“我能活下来么?”
美国特遣舰队的 54架战斗机,全部起飞保护他们的“鱼头们” (或着说是普通水兵保护飞行员们)。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18:32:00 +0800 CST  
接触
在下午4点55分18000英尺的高空处双方开始接触了。依靠良好的爬升性能,野猫战斗机占据了优势开始进行拦截,日军由零式战斗机护航的两队Val俯冲轰炸机(日本爱知(Aichi)飞机公司 在二战期间,D3A飞机投下了进攻美国目标的首枚日本炸弹,此后其击沉的盟军战舰要比任何其他轴心国飞机击沉的盟军战舰都要多。它的盟军编号为“Val”)。
这场群殴似的空战进行了20多分钟,野猫、Val和零式全部交织在一起,企业号的飞行员们击落了29架敌机。

从企业号最后起飞的俯冲轰炸机和鱼雷机
这次空战激怒了企业号特遣舰队,最后的11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和6架鱼雷轰炸机升空了。
这次起飞的决定很成功,这些飞机,在甲板上待命,在几分钟内他们就升空了,这时Val飞机开始猛烈进攻。我们的5英寸大炮开始开火,同时我们用20mm高炮反击,北卡罗来纳号和两艘增援的巡洋舰也开始用他们的高射炮对付这些日军飞机。
Val飞机开始俯冲了,每隔几秒一架,他们向飞行甲板俯冲,然后再设法离开。
在两分钟内,大E的防空火力用熟练的技巧进行攻击,她击落了15架攻击机,但日军飞机利用数量优势冲破了防御,(在1945年1月,菲律宾,在神风队攻击吕宋期间,,我看见攻击机被军舰在空中击中,但仍然向着军舰冲过来。)
第一枚炸弹击中了企业号的飞行甲板,炸弹爆炸前击穿了五层甲板。时间大约是在下午5点14分,造成了35人死亡,并且在吃水线处炸开了一个6英尺大的大洞,船开始向右舷倾斜。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把停机棚掀起了两英尺,并且使企业号失去了作战能力。

第二枚炸弹
在半分钟之内,第二颗炸弹击中了航母,离第一颗炸弹仅仅15英尺,又造成了38个人死亡,由于爆炸剧烈有10人没有被辨认出来。
企业号的伤口处冒出了滚滚浓烟,并且只能以27节的速度航行了。在甲板下面和飞行甲板下面船员们不顾一切地控制火势,恢复动力并且抢救幸存者。

第三枚炸弹
在90秒前,特遣舰队还对侵略占占据优势,但现在,从2分钟前第一颗炸弹开始,第三枚炸弹击中了甲板,并且炸开了一个10英尺的口子,2号推进器丧失了工作能力,更多水手死了。

攻击结束
现在攻击结束了,企业号中弹起火,并且只能以24节的速度航行。
但她仍需要回收他的飞机,一阵紧张的忙碌后,船员们控制了火势,修补了第3枚炸弹造成的损失,抽出海水来控制船的倾斜,填补吃水线处的窟窿,用木棍支撑。 随着夜晚的来临,企业号能回收她的飞机了,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小小的奇迹。

日军的第二波攻击
日军舰队司令南云忠一认为龙镶号牺牲了自己来吸引美国飞机攻击,他命令第二波飞机去寻找美军舰队。
当特遣舰队从雷达上发现它们时,企业号突然丢失了她的转向控制,她不停的左右摇摆,在下午6点50分操舵装置出现了故障。

绝望时刻
雷达显示敌军的攻击机在50英里远处,企业号差点和巴尔奇号驱逐舰相撞,现在她只能在原地打转了,她的右舷螺旋桨坏了。修理这个故障花费了38分钟。但是企业号很幸运,日军飞机在50英里处的南方飞行,他们侦察了西北方向,但是没有发现美军舰队。
夜晚来临,企业号惊险地幸存了下来,准备参加随后的太平洋战争。

双方损失
虽然企业号被严重击伤,但是她存活了下来。 无论从战术上还是战略上来说,美国海军在东所罗门群岛都获胜了。
由山本大将制定的KA作战行动失败了。龙镶号航母被击沉,祥鹤号和瑞鹤号上共有71架飞机被击落,超过100明有经验的飞行员被打死,这些都是不可弥补的损失。而美国方面他们的两艘航母一共损失了20架飞机,企业号上有74人战死,91人受伤。

此次海战的影响
山本取消了KA作战行动,他第一次企图收复瓜达尔岛的计划完全失败了。
弗莱切把黄蜂号调回去加油,实际上是在战区减少了一艘航母,如果他还在的话,可能会挽救企业号,或者他的搜索队会找到日军舰队的位置。但这只能是战后的想象了。战争中的很多时候,甚至是人的一生中,如果怎么着,就会怎么着都是没有用的!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18:33:00 +0800 CST  
东所罗门海战结束,时间进入9月份
8月底,日军打算向瓜达尔岛增派3500人。在8月28日,卡克图斯俯冲轰炸机攻击了他们,并且击沉了朝雾号运输舰,于是日军的登陆部队返回了拉包尔。
但在第二天,450人的日军部队从骤雨号上登陆了,并且日军轰炸机击沉了给美军运送补给的美军运输舰卡尔霍恩号。
日军在夜间向“缺口”增派了新的部队。
在8月26日,圣克里斯托波尔东部,弗莱切的萨拉托加号第11特混舰队与诺耶斯的大黄蜂号第18号特混舰队会合了。
这时金卡德的第16特混舰队,受伤的企业号正在向新卡莱多尼亚撤退。
在汤加塔布,企业号由波特兰号和圣胡安号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保护,她在9月3日被运回珍珠港,在那里修复她花费了24个小时。
在8月29日穆雷的第17特混舰队,包括大黄蜂号航母加入了弗莱切和诺亚的舰队。弗莱切又有了三艘航母。这支特混舰队包括了南安普敦和彭萨克拉号重型巡洋舰,以及圣迭戈号轻型对空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
在第17特混舰队加入后,弗莱切的舰队向南移动,他会在晚上让舰队掉头北上,然后白天继续向南航行。
这三艘航空母舰共有215架飞机。在8月30日,18特混舰队包括黄蜂号航母在内,奉命返回努美阿。自从6月出发以来,黄蜂号获得了难得的休息时间。
在8月31日早些时候,萨拉托加号的右舷被日军潜艇I-26发射的鱼雷击中了。包括弗莱切在内的12人受伤。
明尼阿多利斯号托拽着只有两个发动机完好的航母以10杰的速度前进。但是她仍能起落飞机。这条拖拽的链子被称为“精彩的演出。”
萨拉托加号现在只能返回珍珠港维修,并且在9月21日到达那里。
海军中将弗莱切被解职
弗莱切被解除了海军司令的职务,去了西雅图海岸服役,然后,1943年他调往了北太平洋地区,他再没有担任海军司令。
伦斯托姆在他的书中写道:《首发主力与瓜岛会战》(The First Team and the Guadalcanal Campaign),关于海军中将杰克.弗莱切的评论:“历史很难对杰克.弗莱切作为一个航母编队的司令官有一个正切的评论,但一旦他当时知道他的决定,将会是一种不同的情景”。
但是我个人并不认同这一点。弗莱切在珊瑚海海战损失了列克星顿号,在中途岛海战中损失了约克顿号。
1942年8月作为瓜达尔岛的远征军总司令,他在该海域说航母仅支援三天,但在二天以后他就撤走了。几乎没有给特纳选择,除了撤出所有地面部队,把范德格里夫特和他的海军陆战队孤立无援的暴露在图拉吉和瓜达尔的敌军面前。
现在他在萨拉托佳号,但是萨拉托佳号被鱼雷击中了。
我至今仍然认为弗莱切作为一个航母舰队指挥官是极度不合格,不负责任的。(艾特安全熊)
在9月8号,第18特混舰队完成了他们在努美阿的修整,并且诺耶斯正朝向西北方的埃斯皮提力特鲁前进,他们护航特纳的旗舰麦考雷号,并且运送第7海军陆战队向瓜达尔岛前进。
特纳要求诺耶斯:
(a)从他的航母上为仙人掌(这是瓜达尔岛和亨德尔森机场的行动代号)行动提供额外的空中保护
(b)在马莱塔——圣克里斯托波尔一线保持一定的反潜巡逻力量
(c)攻击威胁他的护卫舰的所有日本海军。
诺耶斯是无力完成A和B的,他迅速告知特纳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他没有多余的飞机派往仙人掌地域,他不可能只让反潜巡逻机来给航母护航,现在特纳把诺耶斯弄到了在萨沃海战之后背弃他的弗莱切同样的位置。
【1942年奋力登陆的两栖登陆艇】

在9月9日,戈姆雷发布了他最初的作战计划。
第61特混舰队,诺耶斯的所有航母,第62特混舰队,特纳领导下的所有两栖部队,第63特混舰队,麦克凯恩指挥下的南太平洋空中部队和一个新的第64特混舰队,海军少将怀特指挥的南太平洋掩护和攻击舰队。
美军登陆瓜达尔岛的同时,日军驱逐舰开炮了。
在9月4日,在夜间,美国的驱逐运输舰里特尔号和格里高利号把登陆部队和补给运到了岛上,同时日本驱逐舰骤雨号、初雪号和丛云号开始炮击。
一架卡特琳娜水上飞机看见他们的炮火和和来自潜艇的炮火向美军舰艇打去就像圣诞树一样,他们被打成了碎片。
向瓜达尔岛的增援
我们及早获悉特纳告诉诺耶斯他计划让第7陆战团登陆。他们现在在怀特的第64特混舰队的6艘运输船上。由大黄蜂号和黄蜂号护航。
侦察机被排出去巡查,看是否有日本海军的任何威胁,但什么都没有发现。
从圣埃斯皮里图(属于瓦努阿图)到瓜达尔的隆加角需要两天的航行,9月14日计划开始了。
另一方面,一架从拉包尔出发的画眉(marvis)(日军川西水上飞机的外号)在离图拉吉345英里的123度航向上发现了一艘美军航母。
诺耶斯在运输舰队西北100英里远的地方来保护他们不受敌军的攻击。
在上午10点35分,卡特琳娜报告诺耶斯,他看见了4艘战列舰和7艘航母正以航向140度,航速17节航行,现在在他西北325英里处。 (日本人在这里根本没有7艘航母,我敢肯定诺耶斯也是这么想的,但关于船只的侦查盟军的飞行员们经常犯严重的错误。)
不久,这架卡特琳娜飞机重新报告了他看见的情况:3艘战列舰、4艘航空母舰、4艘驱逐舰和1艘运输舰。
另外一艘卡特琳娜飞机报告了另外一组情报,在第一只日军舰队的北面200英里处,发现了三川的突击舰队:1艘航母、3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
六架零式战斗机发现并且击落了这架侦察机。
诺耶斯从大黄蜂号上派出了一个侦察小组去寻找我们的目标。
到下午2点45分,由于没有发现任何美军航母。海军少将五藤的支援舰队改变航向为005度开始撤退。从黄蜂号出发的侦察机没有发现们。在下午4点30分,两艘美军航母收回了他们的飞机,美日双方开始进入对峙状态。
9月15日破晓时分双方都很安静,但在中午11点05分大黄蜂的雷达发现了情况,并且黄蜂号的一架飞机在一次空战中击落了从肖特兰群岛飞来的一架日军画眉飞机,没人肯定在接到华美被处理掉之前,第61特混舰队是否被发现了。
黄蜂号派出他的飞机支持特纳,并且在下午1点45分做好战斗部署,然后在她的船首右舷发现了鱼雷。
诺耶斯不知道日军潜艇从东北部横穿到了西南部。
I-19号潜艇处在一个很好的位置来发射6颗鱼雷,另一艘潜艇I-26也看见了特混舰队,但太很远了无法射击。
一颗鱼雷击中了黄蜂号船首右舷,第二枚击中了船身,引起了剧烈大爆炸。
黄蜂号现在极度危险,立刻向右倾斜了11度。8名黑人船员、炊事员和管理人员死了于第二条鱼雷的攻击。
大量进入的海水使船身降低到4度,但在下午2点05分黄蜂好发生了又一次剧烈爆炸,在岛的前方,桥梁被炸毁,诺耶斯少将被严重烧伤,谢尔曼船长幸免于难。
最后大家决定弃船,没有击中黄蜂号的鱼雷,继续向东北射,其中一枚击沉了美国驱逐舰奥布赖恩号(我的姓氏是格利高里Gregory,我的妻子的娘家姓是O'Brien,具有我们的名字的两艘船全被了)
另外一枚鱼雷击中了北卡罗来纳号的弹药室,并且打死了5名水手,一次6颗鱼雷的齐射为I-19号的艇长取得了一个相当好的战果。
【USS黄蜂号和驱逐舰奥布赖恩号被日军鱼雷击中时的情景】

斯格特海军少将立即派出沃德号和邓肯号加入巡洋舰圣弗朗西斯科(旧金山)号、盐湖城和海伦娜号到黄蜂号的附近,朱诺号、法伦霍尔特号和驱逐舰兰斯唐纳号、拉菲号和拉德纳尔号救起了全部幸存者。
现在被摒弃的黄蜂仍然没有沉没,她以15度倾斜着,兰斯唐纳号奉命击沉她,它发射了5颗鱼,一次一个,命中了3次,但黄蜂好很顽强,并且没有沉没,最后在晚上8点她终于沉没了。
上面的船员和乘客们,194人死亡,其中有46名飞行员。
黄蜂号的麻烦还在继续,特纳走走停停,直到16日,他决定继续前进,在18日到达隆加角。
特纳和他的运输舰队在18日到达了。所有海军陆战队迅速下船。

现在只剩大黄蜂号了

当特纳增援瓜达尔岛时,大黄蜂现在是南太平洋上的唯一一艘航母了,并且她停留在圣埃斯皮里图附近,并且戈姆雷告诉姆雷避开鱼雷点。
直到企业号修理完毕和回归之前,所有空中力量在这个区域都非常的弱了。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18:40:00 +0800 CST  
尼米兹支援护航航母
尼米兹海军上将在珍珠港非常担心黄蜂号的损失和戈姆雷率领的少数航母。
他提供他最新的护航航母科伯希号,作为一个战斗航母,由黄蜂号和其他搁浅的航母人员提供人员。
这艘航母是博格级,494英尺长,速度18节,但戈姆雷拒绝使用科伯希号作战,但他又说他可以利用它的运输能力,但如果有三艘这样船,他可以在战斗中使用他们。
然而,尼米兹不可能再从手中拿出三艘博格级航母了。
结果,诺耶斯现在作为黄蜂号损失的替罪羊,被放逐了到岸工作与委员会接受询问和调查,而且很快就下来的!

9月结束,日军增援瓜达尔岛
日进号袖珍潜艇母舰,携带者部队和武器,在强有力的空中支援下计划在9月30日抵达瓜达尔岛。
但恶劣天气十日军的控制支援被迫中断和日进号直到10月8号才延期抵达。

尼米兹到访瓜达尔岛
尼米兹海军上将决定视察瓜达尔岛,看他们是否有能力和日军对抗,是否与能力打退日军的增援部队。
他在9月30日到达瓜达尔岛并且视察了该地区,给飞行员与海军官兵颁发了飞行优异十字勋章。
他与范德格利夫特讨论了战区的情况,发现只有仙人掌地区乐观,然后第二天早晨他就飞行到圣埃斯皮里图,决定看看美国海军陆战队能否坚持到底。


1942年10月的瓜达尔岛战况
背景简介
接下来得10月,日本人仍然使用东京特快进入瓜达尔岛,运送包括援军和补给供应。他们空中支援由于美军在仙人掌地区的空军而慢慢变弱。

日进号和5艘驱逐舰离开肖特兰群岛
更多援军、补给供应和重武器被装载了大型水上飞机和日进号潜艇航母,及5艘驱逐舰,并且他们在10月8日离开了肖特兰群岛。
一场大雨阻止了9架陆航攻击机率领27架零式战斗机的攻击计划。

美国空军出击
在10月9日,对离“缺口”180英里处的5艘日本驱逐舰发动了一次空袭,日进号停止前进了。
第二次空袭,现在就是寻找并且攻击被5艘驱逐舰以马蹄形保护的日进号袖珍潜艇母舰。但,在下午18点,太阳下山的时候,并且日本高空侦察机发现了美军7架舰载轰炸机、4架鱼雷轰炸机和给他们护航的9架格鲁曼战斗机接踵而来。
俯冲轰炸机和鱼雷航空器开始发起攻击,一颗炸弹命中了,其余的没有命中,复仇者攻击机发射鱼雷,但没有命中目标。
在接着而来的混战,3架水上飞机被击落,一架F4F被击落。

瓜达尔岛上的主动出击
每天早晨亨德尔森机场通常都会被27架零式战斗机进行一次攻击。
仙人掌现在有护航航母科伯希号,它上面有20架F4F战斗机。日本轻型巡洋舰龙田号,在舰长百武的指挥下在10月9日晚上慢慢靠近了瓜达尔岛。

瓜达尔岛处在危险之中
日本人计划进行一次海陆空协同作战来占领瓜达尔岛上的机场。
日本空军被加强了,现在可以对亨德尔森机场每天进行两次攻击。在10月11日,两大袖珍潜艇母舰日进号和千岁号,装满部队,补给和装备,在6艘驱逐舰的护航下从肖特兰群岛出发。
为了减弱瓜达尔岛的防御,海军少将五藤率领3艘重型巡洋舰和2艘驱逐舰组成的支援舰队将在1月12日午夜过后炮轰飞机场。
由6艘运输舰组成的快速舰队在10月18日向岛上运送了援兵和补给,同时在11日,联合的舰队的主力离开了特鲁克向这里进发,包括海军中将五藤的先遣部队(第二舰队),航母飞鹰号和隼鹰号和副海军上将南云的舰队(第3舰队),包括航母翔鹤号、瑞鹤号和瑞凤号。
在他们的道路上的是海军第一陆战队,范德格利夫特获悉海军少将斯科特的2艘重型巡洋舰、2艘轻型巡洋舰和5艘驱逐舰将从雷纳尔岛北部向瓜达尔岛增援更多的海军陆战队。
【韦尔斯.李少将的旗舰华盛顿号】

海军少将穆雷的第17特混舰队,包括大黄蜂号,在瓜达尔岛南部提供支持,并且海军少将李和新式战列舰华盛顿号,一艘对空巡洋舰,加上2艘驱逐舰会设法保护特纳的7艘船运送陆军第164步兵团。
美军要想克服困难在瓜达尔岛上立足并非易事。

空中打击
在10月11日,日本人在1小时内进行了两次空袭,希望在美国战斗机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解决战斗。
16架零式战斗机进行了第一次空中打击,仅45分钟后,45架陆航攻击机,在29架零式战斗机的护航下发动了第二次袭击,总共90架敌机,攻击了瓜达尔岛。
这些敌机并没有被海岸巡逻队看见,在中午12点24分,二架敌机被雷达发现了,在138英里远的西北部,51架战斗机升空去对付他们。8架F4F与敌军的第一波交锋,但全部16架零式战斗机返回了他们的基地。
第二波敌机到达了,但此时云覆盖了飞机场,只是提供乐一些保护,多数敌机都无功而返。
这二次空袭,防守一方损失了2架战机,但在混战中,仙人掌的战斗机击落了11架轰炸机和4架零式战斗机。
这两次袭击无疑是失败了。
大约在晚上22点45分,日进号和千岁号以及他们的驱逐舰在北部海岸卸载了货物。

哈尔西到来
尼米兹海军上将考虑了有一段时间海军中将戈姆雷是否是负责西南部太平洋地区理想的人选。
他需要一位进取的司令来鼓舞美国人战斗,并且瓜达尔岛现在的形势很重要,必须选出一位理想的人来代替戈姆雷。
在1942年10月15日,他做出了决定,对提议海军上将金提议说海军中将公牛哈尔西是他要的人,戈姆雷必须离开。他得到了金对这次人事变动的许可,哈尔西立刻接管了戈姆雷的职务。
在Savo岛大混战中的两位主要人物,弗莱切和戈姆雷都被替换了,这两人自此未曾在海上指挥战斗。
【东所罗门海战地图】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18:44:00 +0800 CST  
1942年10月11日和12日的埃斯佩兰斯海角海战
背景介绍
此时的美国海军在南太平洋饱受日军潜艇行动的鱼雷联结点骚扰的痛苦(太平洋所罗门群岛和圣埃斯皮里图之间)
东京特快在每个夜里都努力地向瓜达尔岛增援部队。
岸上美国海军陆战队此时是很艰难的,在海上只剩一个艘航母了,海军飞机对特纳的空中掩护减少了,虽然他一直要求支援那些在卡纳尔顽强战斗的人们。
1942年10月的考验
特纳在他的旗舰麦考雷号上,率领运输舰泽林号以及6艘驱逐舰,在10月9日从努美阿出发,计划在10月13日前往隆加角。
在10月11日,海军少将穆雷和他的大黄蜂特混舰队在距离亨德尔森机场180英里处,海军少将李和华盛顿号作战群在马莱塔东边50英里处,海军少将斯科特在旧金山号上,他的第64特混舰队,包括盐湖城号,二艘轻型巡洋舰,博伊西号和海伦娜号,在5艘驱逐舰:法伦博尔特号、布坎南号、拉菲号、邓肯号和麦克卡拉号向雷内尔岛出发。
斯科特计划把它的舰队排成一列纵队,3艘驱逐舰在2艘战列舰的后面。他现在接到了一个情报,表明2艘日本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正在通过“缺口”,他们现在离这里210英里,他要在午夜11时才能抵达萨沃岛采取行动。
另一个情报是亨德尔森机场遭到了75架敌机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
日军
在晚上10点海军少将五藤在重型巡洋舰青叶号上,后面跟着重型巡洋舰衣笠号和古鹰号,驱逐舰初雪号和吹雪号在他的左右弦跟随。
他的任务是支援有6艘驱逐舰保护的日进号和千岁号水上飞机母舰。这时前面有闪光的信号,可能是登陆群,但是当青叶号给他发出信号时,却没有任何回音。
斯科特和他的舰队现在离埃斯佩兰斯还有13英里。
在晚上10点08分海伦娜号的雷达在14英里处联系上了,但一些不明原因它他们花了差不多15分钟来联系和通知斯科特,然后,盐湖城号报告在8英里外有3艘船。
现在侦察机报告了“许多敌船”正在接近的埃斯佩兰斯海角。
斯科特命令舰队180度掉头,让驱逐舰担任先头, 邓肯号在斯科特的右舷和他保持联系,拉菲号没有修改航线,邓肯号的船长让他保持这联络,并且加入他。他以30节的速度冲向敌人,但是只有他自己。
在晚上22点42分,博伊西号和海伦娜号用无线电(TBS)进行报告,海伦娜号联络请求允许开火,结果收到了“Roger”的命令。这个“Roger”是开火还是仅仅承认的收据消息?
所有的口头通信都是这么含糊不清!
在海伦娜号的舰桥上,这个“Roger”被认为是“攻击敌人”
在探照灯的指引下,大炮开火了,海军少将斯科特在他的旗舰舰桥上被打破夜晚寂静的炮声震惊了。
现在盐湖城号和其他军舰,包括旗舰旧金山都开火了。
青叶号被击中了,加藤命令向右转舵,青叶号和衣笠号开始向右转舵,但古鹰号和驱逐舰叶月号却向左舷旋转,在战斗中日本人的军舰通讯也很糟糕。
另一发炮弹击中了青叶号的舰桥,海军上将五藤受了重伤,古鹰号也在被击中了,象丛云号一样,在今晚的炮战中被击毁了。
我们再回到美国驱逐舰邓肯号上,她现在落单了,锅炉室被击中了,舰长泰勒海军少校告诉船员们弃船。
法伦布尔特号也被击中了,可能是被自己人打的,她保持漂流,并且摇摆地艰难地前往图拉吉。
衣笠号被击中起火,他的3号塔楼、2部鱼雷发射管喝两个动力机组被击中了,他已经无法控制,不久就被放弃了
旧金山号使用她的探照灯照亮了日本驱逐舰吹雪号,就像晚上汽车前灯照到一只兔子一样,她很快被击沉了。
【1942年12月海军少将斯科特的旗舰旧金山号在珍珠港,在瓜达尔海战后进行修复】

博伊西号被青叶号、衣笠号的打击;而古鹰号,在萨沃岛西北20英里处,颠覆并且在凌晨2点08分沉没了。
结束了,埃斯佩兰斯海站结束了。
结论
双方都宣称自己是胜利者,斯科特击沉了一艘重型巡洋舰和一艘驱逐舰,从而击退了日军舰队,并且击伤了青叶号,打死了他的指挥官。
日本人击沉了驱逐舰邓肯号,重伤了巡洋舰博伊西号和驱逐舰法伦霍尔特号。
斯科特用优势力量和偷袭策略,我相信,达到了重创日军舰队的目标。
需要加强通信方式,他很幸运,离开战场的时候,只有博伊西号重伤,法伦霍尔特号被击伤和邓肯号被击沉。
斯科特没充分地利用空中侦察和雷达的价值,在他的旗舰(旧金山号上没有水上飞机,并且他必须依靠他的其他船得到情报,浪费了宝贵的时间、进攻的突然性和战术安排),但,在战争初期,并非许多资深海军军官接受了这种新式的“妖术”。
在日方看来,田中海军上将认为埃斯佩兰斯海战日本海军被击败了。
【埃斯佩兰斯海战】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19:54:00 +0800 CST  
这位作者似乎遗漏了圣克鲁斯海战
原文参见http://www.ahoy.tk-jk.net/Solomons/BattleofSantaCruz.html
我哪天有空的时候把这部分补上。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20:22:00 +0800 CST  
11月13日的第一次瓜达尔卡纳尔岛海战
【在日军空袭亨德尔森机场后依然燃烧的美军侦察轰炸机】

瓜达尔岛夜战的导火索
两艘大型运输舰:亚当斯总统号和杰克逊总统号运载着陆军和陆战队在10月8日离开了努美阿,他们在特纳的旗舰麦考雷号,重巡洋舰波特兰号、轻巡洋舰朱诺号和4艘驱逐舰的护卫下,前去支援瓜达尔岛的美军部队。
卡拉干少将率领2艘重型巡洋舰、1艘轻型巡洋舰、6艘驱逐舰在圣埃斯皮里图的北部。诺尔曼少将率领的1艘轻型巡洋舰、4艘驱逐舰和3艘货船装满了补给和人员。他们在11日到达隆加角。他们在登陆时遭到了瓜达尔岛西部某处的日军航母飞鹰号的攻击。
特纳的特混舰队在次日到达了。但当他们卸载人员时遭到了空袭,一度暂停。 在这次空袭中,美国驱逐舰布坎南号的甲板被友军的防空炮火轻伤,旧金山号被敌机撞倒了甲板,导致包括副舰长海军中校马克.克鲁特尔在内的50人受伤。
伤员被转移到了杰克逊总统号运输舰上。但指挥官仍在船上,坚守他的岗位。但他应该来开,不久他就因伤势过重而死去。
企业号在2艘战列舰、2艘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的帮助下,很好地清理了这片海域。
美国海军还有24艘潜艇再所罗门海域来保卫运输。
日本人在11月2日到10日这段期间很忙碌。他们动用了65艘驱逐舰和2艘巡洋舰在瓜达尔岛西部登陆来增援他们的部队。
所有的一切看起来是在陆地和海洋之间发生一场大战,美军试图在南太平洋树立自己在那里最重要的特殊地位。日本人垂涎它,想从美军那里夺过瓜达尔岛的几乎所有海岸。
情报表明日本海军的重型战舰正在向卡纳尔前进。2艘战列舰或者重型巡洋舰、1艘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在北部335英里处。5艘或者更多的驱逐舰在西北方200英里处。2艘航母和2艘巡洋舰在西部265英里处。
没有发现运兵船,似乎这些水面舰只是冲着美军运输船去的,或者打算轰炸亨德尔森机场,甚至对两个都会发动攻击。
对于特纳来说,这些不寻常的举动看起来似乎并不好。敌军有2艘战列舰,2到4艘重巡洋舰,2艘轻型航母和12艘驱逐舰。卡拉干少将有2艘重型和2艘轻型巡洋舰,8艘驱逐舰。金凯德利卡拉干太远无法支援。
【铁底湾,中距离处就是萨沃岛】

在11月12日黄昏,特纳率领麦考雷号和4艘运输舰、2艘补给舰离开Iron bottom Sound(是盟军的水手给在瓜达尔卡纳尔岛、萨沃岛和所罗门群岛的佛罗里达岛之间的水域的绰号。在1942年和1943年的瓜达尔岛之战中许多船和飞机在那里被击沉。在战争之前,它被称为Iron bottom Sound。)前往圣埃斯皮里图。
受伤的布坎南号和驱逐舰沙乌号麦克卡拉号进行护航。两艘驱逐舰之所以被选中是因为油料不足。2艘扫雷艇索萨德号和霍维号也加入了这个战斗小组,他们在11月15日全都回到了圣埃斯皮里图。
斯科特的亚特兰大号和艘驱逐舰加入了布坎南的舰队。
现在卡拉干把她的所有战舰排成一字长蛇阵,前锋是驱逐舰库欣号、拉菲号、斯特雷特号和奥巴农号。中间是巡洋舰亚特兰大号,旧金山号,波特兰号,海伦娜号和朱诺号,后方是驱逐舰亚戎.沃德号、巴顿号,蒙松号和弗莱切号。
这个阵型很长,比方说斯科特发现他的船只在埃斯佩兰斯海角,但是最先进的雷达并不能发现他的位置。亚特兰大号比旧金山号指挥他们的效率要低,另一个缺点是在阵型前方,安置在后方驱逐舰,在遭受鱼雷攻击时无法支援他们的姊妹船。
在晚上22点,特纳和非武装船只安全地上路了,卡拉汉则通过Iron bottom Sound海域的冷古海峡。
天气
天空中可以看到星星,和往常所罗门群岛的晚上一样,星星闪烁着,天空中有些很低的云彩,皓月当空。
日本舰队
他们正在向南方移动,计划穿过萨沃岛南部的Iron bottom Sound,然后沿着瓜达尔岛的海岸向东。阿布中将的2艘战列舰比睿号、雾岛号,轻型巡洋舰长良号和14艘驱逐舰,他们的目标是用高爆炸弹轰炸亨德尔森机场。
选择高爆炸弹表明阿布没有准备面对美国地面部队,所以他没有装备半穿甲弹,或许他以为和从前一样,美国海军在晚上不执行任务,而日本海军将会唱主角。
在11月12日/13日午夜,阿布的舰队在萨沃岛的西北方遇到了暴风雨。他改变了路线,不希望被瓜达尔岛的低能见度所制约。
他从瓜达尔岛的地面部队那里收到了一个有利的天气报告,于是他重新修改向隆加角驶去,现在已经比计划晚了40分钟。
1942年11月13日,星期五。第一次瓜达尔岛海战的夜间战斗
在凌晨1点24分,海伦娜号报告了分开的雷达联络,一个在27,000码处,另一个在32,000码处,他们导致了麻烦,一个主要的警戒部队在主力舰队前方大约5,000码处。二个联络分别是312度和310度。
卡拉干命令他的13艘船,修改2点方向,改为右舷310度(32店的指南针划分成360度,每一点为11.25度)
在凌晨1点30分海伦娜号报告敌人刚好超过7英里,沿105度航线,以23节的速度前进,二只舰队正迅速地地以40节速度靠近,美军早期的雷达优势正在被迅速扯平。
卡拉干通过TBS (舰际通话短途电台)和海伦娜和奥巴农号联系,迫切希望知道日军舰队的范围和方向,并且通知舰队做好一切战斗准备。
日本人的船只很容易被雷达发现,但是他们对出现在南部的美国战舰没有一丝察觉。
战斗
在库欣号上的斯托克斯司令,看见了日本驱逐舰就在前面3,000码经过,于是发出了警报。
库欣号在1点41分突然向左改变航向,准备发射鱼雷。所有的船只都挤在了一起,驱逐舰比巡洋舰要幸运的多,他们体积小更灵活,所以转身容易得多。
斯托克斯发现了日军驱逐舰春雨号和夕立号,所有的惊讶全部消失了。在准备发射鱼雷之际,敌军的两艘船不见了。
美军舰队更加混乱,目标报告是真实的敌军方位还是相对的方位?而且突然的左转导致了更大的混乱。
这时是卡拉干命令“准备并开火”前的1点45分。
日本人,到达萨沃岛后,使用了他们的优越夜用望远镜,重组他们自己的舰队,亚特兰大的高塔清晰可见。
在凌晨1点50分日本人用晓号上的探照灯捉住了亚特兰大号,她的舰桥就像圣诞树,距离1,600码,亚特兰大号的5英寸大炮发出了一条致命的火光,探照灯迅速熄灭了。
在接下来的34分钟里,发生了激烈的近距离战斗。
在一个阶段,旧金山号命令所有美军战舰停火,因为卡拉干相信他自己的船也许正瞄准亚特兰大号(今天还有些人相信斯在舰桥上的斯科特少将,是被旧金山号打死的。)
我已经表明诺曼.斯科特在亚特兰大的舰桥上被炸死了,被日军还是美军打死的不得而知,在11月13日血站后的黄昏他的船最后被她的乘员组在隆加角3英外处炸沉了。
驱逐舰巴顿号,在5月29号下水,在战斗中存活了很短的时间 ,大约7分钟,她被鱼雷击中,炸成两半,然后迅速沉没,船员几乎全部战死。
美军驱逐舰库欣号和蒙森号中弹起火然后沉没。
旧金山号也被日军舰队击中。卡拉干和旧金山号的船长卡辛.杨都在舰桥上被炸死。
日军方面,夕立号驱逐舰被击沉。
现在战列舰比睿号,被至少50发炮弹击中,被迫退出战场,它随后被亨德尔森机场的飞机发现,鱼雷机对它进行了攻击。最后,她的乘员组打开了水闸然后放弃了战舰。
这是二战期间第一艘被击沉的日军战列舰。三川很生气,然后解除了阿部少将(在此海战中也受了伤)的职务。
旧金山号和波特兰号也被击中,但活了下来。
朱诺号、海伦娜号和旧金山号和驱逐舰弗莱切号、奥巴农号和斯特雷特号在萨沃岛附近退出战斗,在黎明时分,他们以18节的速度向东南穿过独立海峡,曲折前行来到新赫布里底群岛。弗莱切号和斯特雷特号在巡洋舰前面4,000码处带路。奥巴农号,她的反潜艇设备在夜战中损坏了,被派到前方用无线电和哈尔西联系。
在上午9点50分,斯特雷特号作了一次声纳,发射了深水炸弹,但没有见到任何效果。
一个小时后,海伦娜在旧金山号1000码的前方,朱诺号在它右舷处1000码,日军潜艇I-26偷偷地靠近了他们,毫无疑问斯特雷特号是首选目标,鱼雷发射了。
两枚鱼雷从旧金山号旁边划过,在昨晚的战斗中它的通讯设施被炸毁,它不能发出任何警报。
一颗鱼雷击中了朱诺号左舷的舰桥处,它被炸毁了,在20秒内沉没了, 700名船员战死,包括5个苏里万兄弟。 (我不明白为什么海军部门把水手们分配到各种舰队单位,而将这5个兄弟全部分到了朱诺号上)
没有任何船只停下来抢救幸存者,一架B17被爆炸声吸引过来,然后报告给了哈尔西的司令部,但这则消息未曾收到。
最终损失列表
美军
这激烈的海战导致了2艘轻型巡洋舰,亚特兰大和朱诺号沉没,加上4艘驱逐舰库欣号、拉菲号、巴顿号和蒙森号也被击沉。
2艘重巡洋舰旧金山号和波特兰号和轻型巡洋舰海伦娜号全部受伤。同样驱逐舰亚戎.沃德号和斯特雷特号也受了伤。
日军
战列舰比睿号被击沉,晓号和夕立号驱逐舰也被击沉。
还有3艘驱逐舰受伤,雷号、村雨号和天津风号。
虽然表面上日军胜利了,但是亨德尔森机场保住了,阿部的计划失败了。
海军上将尼米兹很好地作了说明:
“敌人的强大的舰队准备袭击瓜达尔岛的机场,如果没有成功地阻止他们对付这么一个主要敌人和在瓜达进行大规模登陆将会是很困难的”。
但山本没有作罢,他迅速开始第二次进攻。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20:35:00 +0800 CST  
这位译者附上了几张图,这几张图是瓜岛几次海战的图示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20:37:00 +0800 CST  
1942年11月14日/15日第二次瓜达尔岛海战
从不轻易放弃的山本告诉近藤准备好他的舰队,告诉田中和12运输舰再一次尝试占领亨德尔森机场。他的巡洋舰舰队会在萨沃岛外围, 近藤将会在夜间炮轰机场,运输舰将会把所有的增援部队运抵岛上努力占领美国人的阵地。
哈尔西派李和他的舰队增援
在11月13日的大败之后,哈尔西命令李少将率领华盛顿号、南达卡他号和4艘驱逐舰前往瓜达尔岛,把在那里的日军战舰赶出瓜达尔。
与此同时金凯德的企业号航母正在清理海域,这是美军在这里唯一可以作战的航母,它仍在圣克鲁斯群岛维修。
李的舰队没有能在11月14日上午8点之前到达萨沃岛。没有人能阻止南云的巡洋舰在萨沃岛外的攻击,日本舰队对机场进行了37分钟的炮击,击毁了大约17架战斗机,1架俯冲轰炸机和击伤了32架战斗机。 象美国在仙人掌地区增派新的飞机来加强空军力量一样,日本人在晚上快速地攻击他们,把他们消灭在在飞机场上。
在下午2点05分,日军舰队停止了炮击,向北撤去。
美军飞机打击日本入侵者
11月14日早晨从亨德尔森机场出发的侦察机发现了南云的两个返航的舰队。
另外,第二波运兵船和他们的护航舰队在南方被发现了。
复仇者和无畏式轰炸机发动进攻,他们击中了衣笠号重巡洋舰和五十铃号轻巡洋舰。
现在轮到企业号上的飞机了,他们遇到了南云的战舰,并且击沉了衣笠号重巡洋舰,他们还击伤了重巡洋舰鸟海号和摩耶号,五十铃号轻巡洋舰。还击伤了满潮号驱逐舰。带着战伤,南云的舰队回到了肖特兰群岛。
现在是田中的舰队遭到攻击,在下午,他们遭到了来自企业号和亨德尔森机场的飞机和圣埃斯皮里图的空中堡垒的袭击。美军损失了5架飞机,日本则有7艘运输舰被击沉,他们只有4艘运输舰和11艘驱逐舰来增援瓜达尔岛的部队。
对于日本人来说,显然,单单用驱逐舰来对拥挤的运输舰提供防空是不够的。因为美军提高了舰载飞机的使用率,而且他们还有一个陆地飞机场的支援。
哈尔西把企业号撤回了圣埃斯皮里图,他不能再让它暴露了。
【在瓜达尔海战中被击沉的雾岛号战列舰】

李的战列舰群
11月14日李的舰队停泊在瓜达尔岛西南部大约100英里处。这时又报告说近藤的舰队来了,包括战列舰雾岛号,重巡洋舰爱宕号和高雄号,2艘轻型巡洋舰和许多驱逐舰,他们正在向南前进,看起来就像东京特快在晚上进行的又一次赛跑一样。
美军鳟鱼号潜艇在下午时发现了他们并且进行了攻击但是没有任何效果。
晚上,李的舰队在瓜达尔岛西部海岸的9英里处,他的6艘战舰成一字队形。驱逐舰沃尔克号、本哈姆号、普列斯顿号和吉文号后面是华盛顿号和南达卡他号。
李的舰队环绕埃斯佩兰斯海角去萨沃岛寻找剩余的运输舰和战舰,在晚上11点17分雷达发现了近藤的舰队,华盛顿号的16英寸大炮开火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在萨沃岛的西南部和西部发生一次激烈的夜间海战。日军战列舰雾岛号和驱逐舰凌波号被击沉,李的3艘驱逐舰被击沉,他们是沃尔克号、本哈姆号、普列斯顿号,战列舰南达克他号重伤。
近藤向北逃去,李向南返航,此时田中的运输舰队可以畅通无阻地登陆塔萨法隆加海岸。
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无论如何这都是美军的胜利。尼米兹海军上将得知最近两次海战的损失后,从他在珍珠港的总部做了总结:
“看起来我们的舰队遭受了严重的舰艇和人员损失,但我们的忠勇水兵们不断地抵抗着敌人。如果那样,这也许将是这场战役的决战。 ”
田中的运输舰登陆了
战斗结束后,田中的运输舰和驱逐舰队冒着暴风雨以11节的航速开往塔萨法隆加。在大约凌晨4点他们通过了萨沃岛,向瓜达尔岛的北部前进。
【在瓜达尔岛搁浅的日军补给舰】

三艘在海滩登陆,在凌晨5点最后一艘运输舰也上了海滩,他们立刻开始卸载部队和补给。
田中担心空袭,当天空变亮黎明到来之时,他召集了他的驱逐舰,离开萨沃岛,返回他的基地。
关于海战的评论——罗斯福
罗斯福总统公开地哀悼他的朋友海军少将丹.卡拉干,评论说:
“看起来这场战争的转折点最终到来了。”
温斯顿.丘吉尔宣告:
“这不是结束的开始,而是开始的结束。”
一个截获的日本文件:
“占领瓜达尔岛成功与否对于海战都是很重要的,它关系到是我们还是美军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图标可以看http://www.ibiblio.org/hyperwar/AAF/USSBS/PTO-Campaigns/USSBS-PTO-7.html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20:41:00 +0800 CST  
1942年11月30日 塔萨法隆加海战
瓜达尔海战之后IJN打算从瓜达尔撤退,但是东条英机并不同意,所以在瓜达尔岛上的残酷战斗还将继续。
美国海军巨爵号(alchiba)虽然卸下了急需的航空燃料。但是却在11月28日时被日本袖珍潜艇10号用鱼雷击中。她暂时搁浅,并且燃烧了数天,但是最终在滩边撤退而幸存下来。
哈尔西将被晋升为上将。AA 范德格里夫特少将将会被解除职务,大部分的部队将划归陆军指挥,陆军少将亚历山大.M.帕奇将担当此职务。
日本海军对瓜达尔的炮击似乎结束了,田中只能依靠驱逐舰来运送增援部队。
【在塔萨法隆加海战中受损的美国战舰明尼亚波利斯号】

美军新的打击力量
哈尔西的新的打击力量包括:重型巡洋舰明尼亚波利斯号(Minneapolis )、新奥尔良号(New Orleans)、彭萨卡拉号(Pensacola)和北安普敦号(Northampton)。轻型巡洋舰火奴鲁鲁号(Honolulu)和一个驱逐舰舰队。
金凯德的司令位置将会被替代,但是尼米兹希望他做另一个位子在荷兰港的北太平洋战区司令官。而他现在的位置将会被卡莱顿 H 怀特(Carleton H. Wright )代替。
怀特到上任仅两天,就不得不率领他的没有经过训练的舰队去对付可怕的田中,对付那些东京特快。
田中的计划
田中的增援计划非常简单,就是使用驱逐舰运输而不是运输舰。驱逐舰将直冲铁底湾,然后是塔萨法隆加。他们会将船上的补给用橡胶包裹然后扔到水中,部队将会被岸边的小船运走。速度是很重要的,田中可以迅速撤出,安全自由地离开萨沃海域。
在11月30日夜里,6艘驱逐舰运满了部队和补给在2艘驱逐舰的保护下在晚上10点25分到达塔萨法隆加之前,田中的舰队闯入了怀特的舰队中。
这个突发的情况没有及时通知怀特,美军的水上飞机没有从平静的水面上发现敌军的动静。弗莱切驱逐舰此时正在先头部队,那里最新式的雷达在11点16分在右舷发现了敌军的驱逐舰。驱逐舰分舰队指挥官向怀特请求他的4艘驱逐舰准许发射鱼雷。怀特考虑了4分钟后才批准了他们,但是太晚了。鱼雷虽然被发射了,但是日本驱逐舰改变了航向,没有任何鱼雷命中目标。
怀特现在命令他的巡洋舰开火。炮火的光亮是的狡猾的田中发现了他的敌人的位置,他命令使用24英寸的鱼雷,一种比美国巡洋舰的大多数火炮更具威力的武器。
明尼亚波利斯号被两颗鱼雷击中,退出了战斗。新奥尔良号被一颗鱼雷击中,彭萨卡拉号试图避开特受伤的姊妹舰,但不久也被击中。北安普敦号的8英寸火炮进行了18次齐射,但是也命中了两颗鱼雷,虽然船员们设法挽救,但她还是在3小时后沉没。
火奴鲁鲁号是唯一躲过鱼雷的巡洋舰,不过那是由舰长乔治.戴维斯(George F. Davis)少校复杂的驾驶而实现的。
日军的唯一损失是高波号(Takanami)驱逐舰被击沉,田中顺速将剩余的舰只驶离 Iron Bottom Sound,均没有受到损失。
塔萨法隆加海战的结局
怀特指挥第64特遣舰队简直就是一个灾难,强大的巡洋舰舰队依然被较弱的驱逐舰舰队切成了碎片。
这支美国舰队在以前没有好好的工作过,而对手和他的指挥官则是一个经验丰富的队伍,但无论如何怀特有从他的雷达得到了警告,但他忽略了它。
日本人使用的长矛鱼雷使用了难以置信的1,078磅弹头。这是世界上最好的鱼雷。他比其他任何鱼雷射程都要远而且都要快。
相反,美国鱼雷是直径的21英寸,使用的是700磅炸药的弹头。
这次还展示这里最后的一次海战,Iron Bottom Sound名副其实,它是敌我双方很多船只的墓地,包括我自己的HMAS堪培拉号。
更加重要地,它是很多美国海军和日本海军水手们的安息之处,他们把生命交给了国家和他们的海军。
4个月激烈战斗的总结
我试图把这些海战描述成太平洋战争中最血腥最激烈的战斗。
除了1944年10月份发生的莱特湾海战之外,这些战斗是海战历史当中最后的舰舰之间面对面的、经常发生在近距离的、在黑暗之中的战斗。
对于盟军来说,瓜达尔卡纳尔岛保住了。这要归功于那些坚强刚毅的海军、海军陆战队、陆军和驾驶飞机的飞行员们。
我毫不怀疑所罗门海战是1945年9月2日在东京湾日本签署无条件投降协议书的最终胜利的基础。我幸存了下来,并且那一天我也在场。
这些从8月到11月的所罗门海战在1942的太平洋掀起了巨浪,我们击败了日本人,并且为向北进攻东京打下了基础。
萨沃岛海战中,我带走了和敌人近距离接触的记忆、轰鸣的8英寸火炮、战火、同船水手的死亡以及船只的毁灭,这些都生动地和我呆在一起长达60年。
【1942年11月30日的塔萨法隆加】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20:55:00 +0800 CST  
参考文献
Buggy, H. Pacific Victory, Issued under the direction of the Australian Minister for Information, the Hon. A. A. Calwell. MHR, Undated.
Cook, H.T. and T.F. Japan at War. An Oral History, Arrow Books, London, 1985.
Coombe, J. D. Derailing the Tokyo Express, Stackpole Books, Harrisburg, 1991.
Gregory, M. J. HMAS Canberra. Lost at Savo Island. 9th. of August 1942. The Naval Historical Society of Australia Inc, Sydney, Reprinted 2001.
------------------ Under Water Warfare. The Struggle Against the Submarine Menace. 1939-1945, The Naval Historical Society of Australia Inc, Sydney, Reprinted 2002. (这个的意思应该是同上)
Holmes, W. J. Double Edged Secrets: US Naval Intelligence Operations in the Pacific during WW11, United States Naval Institute Press, Annapolis, 1979.
Honan, W. H. Visions of Infamy, St Martins Press, New York, 1991.
Howarth, S. Morning Glory. The Story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Navy. Arrow Books, London, 1985.
Loxton, B. and Coulthard-Clark, C. The Shame of Savo. The Anatomy of a Naval Disaster, Allen and Unwin, St Leonards NSW, 1994.
Lundstrom, J. B. The First Team and the Guadalcanal Campaign. Naval Fighter Combat from August to November 1942, United States Naval Institute Press, Annapolis, 1994.
McGee, W. C. The Solomons Campaign 1942-43. From Guadalcanal to Bougainville. Pacific War Turning Point, BMC Publications, Santa Barbara, 2002.
Morison, S. E. The Struggle for Guadalcanal. Vol 5 of History of the US Naval Operations in WW11,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Boston, 1953.
Newcomb, R. F. Savo. The Naval Disaster off Guadalcanal, Ure Smith Books, Sydney, 1963.
O'Neill, R. Suicide Squads. The Men and Machines of World War 11 Special Operations, Salamander Books, London, 1999.
Smith, M. The Emperor's Codes, Bantam Books, London, 2001.
Smith, S. The Battle of Savo, Macfadden Books, New York, 1962.
Toland, J. Infamy. Pearl Harbor and its Aftermath, Methuen, London, 1982.
Twining, M. B. No Bended Knee. The Battle for Guadalcanal, Presido Press, Novito, CA, 1994.
Vandergrift, A. A. Once a Marine. As told to Robert. B. Asprey, Ballantine Books, New York, 1964.
Van der Vat, D. Pearl Harbor. The Day of Infamy. An Illustrated History, Allen and Unwin, Taronto, 2001.
Warner, D.and P. Disaster in the Pacific. New Light on the Battle of Savo Island, Allen and Unwin, North Sydney, Australia, 1992.
Watts, A. J. and Gordon, B. G. The Imperial Japanese Navy, Doubleday and Company Inc, New York, 1971.

楼主 本ben99999  发布于 2016-03-03 20:58:00 +0800 CST  

楼主:本ben99999

字数:3556

发表时间:2016-03-03 23:2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8-01 18:26:33 +0800 CST

评论数:4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