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5章 【那是你的事】

【书 名】:全能弃少
【作 者】: 霉干菜烧饼
【友情提醒】:看小说的同时请关注本吧,签到,见证你在本吧的每一天!
花开花落,让我们一起见证秦川的崛起和强大
============================================
建议大家去逐浪注册账号,支持烧饼!
爱生活,爱烧饼,爱弃少,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逐浪正版,支持烧饼!
云卷云舒,让我们一起共睹全能弃少小说吧的壮大和美好!

楼主 1013cn  发布于 2016-02-29 22:54:00 +0800 CST  
第0495章 【那是你的事】


不死鸟工会宣称剑魔安然无恙,并且再度拒绝承认是剑魔制造了东京血案,这个消息,早早传入了柳寒烟的耳朵。


女人也下定决心,可以回国了。


东京成田机场,秦川和柳寒烟一起准备上飞机,绯樱则是一路送行。


出境大门外,三人道别。


“绯樱,你真不跟我们去华夏吗?如果尸魔门再盯上你,我怕你有危险”,柳寒烟还是放心不下这个曾经的副手,也是她少有的朋友。


伊贺绯樱笑着摇头,“谢谢将军关心,但就算去了华夏也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还请将军您自己保重”。


柳寒烟也知道,尸魔门如今再度销声匿迹,更加难以提防,只是不确定黑罗刹伤情到底如何,什么时候才会卷土重来。


“那我们保持联络,有情况你一定要及时告诉我”,柳寒烟叮嘱道。


绯樱微笑着点头,然后又对一旁的秦川鞠躬,道:“秦先生,请您一定要保护好将军,她这次回去肯定会受到处罚,千万不要让将军受太多委屈,拜托了!”


秦川莞尔,“怎么说得好像你是她老公一样,这种事不用说我也知道,放心吧。你也自己小心,有空回东华市来玩玩,最近我买了一艘游艇和一架直升机飞,可好玩了!”


伊贺绯樱一阵错愕,随即倩然笑着“嗯”了一声。


柳寒烟默默看了男人一眼,却是没说什么。


三个多小时后,夫妻俩回到东华市。


秦川本就当初把车停在了机场,所以载着妻子就往家跑。


同时,秦川心里还颇为期待,因为他终于有机会,把精心准备的礼物送给老婆了。


“老婆,你很久没回家了吧,你猜猜我给你准备了什么”,秦川边开车,边卖起了关子。


可柳寒烟撑着下巴,望着车窗外,心不在焉,“不想猜”。


秦川郁闷,“你都发呆很久了,是担心国安和军部处罚你?放心吧,好歹咱也是有背景的,真要是他们敢动你,我也会帮你想办法”。


柳寒烟确是摇头,“我确实做得不对,从我去扶桑的一刻,我就准备好了接受处罚,这并没什么可担心的。”


“那你干嘛这么闷闷不乐的?”秦川不解。


柳寒烟轻叹,“那天剑魔击败黑罗刹以后,情况非常失控,我担心他是不是走火入魔了。虽然不死鸟工会说他回归了,可毕竟谁也不能证明他的状态如何”。


女人的回答让秦川五味杂陈,原来柳寒烟还在担心“自己”的身体!


“呃……老婆啊,我觉得他肯定没事,你就别替他担心了,你这样我会吃醋的”,秦川撇嘴,开了句玩笑。


谁想,这一句话,让柳寒烟立马一脸认真起来:“秦川,你不要误会,我只是纯粹因为他救过我,所以担心他,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恩人。


虽然他有试图接近我,但我都跟他表明态度的,绝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对柳寒烟而言,有些原则是不能破坏的。她可以跟秦川冷战,可以瞒着秦川去冒生命危险,惹得男人生气。


但是,她不能接受背着秦川跟其他男人发生关系,不论是心灵还是身体。哪怕被秦川误会也不行。


夫妻两人之间的事,她会有任性的地方,但涉及到外人,她还是相当保守。


秦川当然相信女人的话,因为都是“亲眼所见”嘛。


不过,见到柳寒烟这么较真的表情,还是挺可爱的。


“老婆,我当然信你,你也不用这么严肃嘛”,秦川由衷地道。


柳寒烟再三确认,“你真的没有怀疑?如果你不相信我,我可以把这些天发生的所有事,都尽可能详细地复述给你听”。


秦川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真的相信你,你再这样我都要脸红了……毕竟我对你也不算太专情,是吧……嘿嘿……”


“那是你的事,但我有我的原则”,柳寒烟如是道。


秦川表示理解,语重心长地道:“老婆,你也要信我一句,毕竟我的修为比你高这么一点点,根据你说的情况,当时那个剑魔应该是用了某种特殊的功法,绝不是走火入魔,不然他早把你也杀了,对不对?”


秦川随便编了个谎话,不过落在柳寒烟耳朵里,却好像很有道理。


“嗯,你说得没错,这我就放心了”,柳寒烟也不再多去想剑魔的事。


两人刚一回到家门口,就见到有一辆黑色7系宝马和一辆黑色奥迪A6停在那儿。


等候在这里的,不是别人,一个赫然是军总参副部长宋宝林,还有一人,则是秦川的三叔,秦猛。


“回来啦?等你们很久了,小夫妻俩可真能闹腾啊!都别愣着了,快开门,请宋首长进去”,秦猛一如既往直接。


秦川闷闷不乐,还想难得地过一下两人世界,带妻子开个飞机兜兜风什么的,可这帮家伙一刻也不消停。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会儿来”,秦川嘀咕。


“臭小子说什么呢!”秦猛笑骂。


宋宝林倒是一脸的和气,目光大有深意地在秦川夫妻二人之间游走。


众人进了主屋,柳寒烟很规矩地沏茶,就算常不在家,也算这个家里的女主人,总不能让秦川来做这些事。


几个男人坐下来,喝了会儿茶,秦猛训了秦川几句,大意就是太胡闹,让家里人担心云云。


等柳寒烟也走过来参与对话,才算转入正题。


不等宋宝林说什么,柳寒烟自己先敬礼道歉,“对不起,首长,这次是我擅离职守,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


宋宝林微微一愣,随即莞尔道:“柳将军可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快人快语。不过也不用这般消极,其实军部对这次的事件,并没有说特别责怪柳将军”。


柳寒烟露出一抹意外之色,“可是,我明明违反了很多军规啊?”


在她看来,这次失职可比之前军港仓库被毁等事件严重多了。


秦川都无语了,这女人也太耿直了,宋宝林这么说,摆明了是有人要帮她,可她自己还要往枪口去撞!


秦川赶紧一把将柳寒烟拉着坐下,搂着女人的纤腰,使着眼色大声道:“老婆你乖乖坐着,先别急,听宋老把话说完啊!”


宋宝林似乎也颇为无奈,没见过这么老实的将领,清咳了一下,继续道:“事实上,我们昨日开会的时候,柳将军的师傅,凌云师太有前来。”


“什么?”柳寒烟诧异地睁大了眼,“我师傅?她下山了!?为了我!?”


秦川和秦猛也是唏嘘,有个宗师的师傅就是靠得住。


“凌云师太讲了关于尸魔门和水云静斋的渊源,我们才知道,柳将军此去扶桑,一半是跟宗门有关系。


加上,其实这次我们华夏也没有受到什么损失,柳将军又是难得的人才,我们一众表决,认为从轻处罚即可”。


秦川和秦猛知道,说的一切理由都是虚的,反正就是不打算送柳寒烟上军事法庭了。


“哈哈,高层还是英明啊,侄媳妇,赶紧谢过宋首长带来好消息啊”,秦猛乐呵道。


可柳寒烟却是没那么激动,她知道,这次是靠凌云师太的面子,才保住了她,自己下山从军,嫁人,本就让师傅不满意了,还让师傅这么帮她,更加愧对师尊。


“首长,请问从轻处罚,又是怎么个处罚?”柳寒烟问。


宋宝林目光流转,颇有深意地看向秦川,道:“其实我们也是经过多方商议,才做出的决定,这次你的丈夫秦川,知道你去了扶桑,也不提前告知,也算有包庇的嫌疑。


所以,我们打算让你们夫妻二人,一起戴罪立功”。


此话一出,秦川顿时眯了眯眼,不得不佩服,国安这群老狐狸。


自己拒绝加入国安,他们就利用这次对柳寒烟的从轻处罚,要把自己也拉进去。


如果自己再拒绝,等于是不识时务,估计柳寒烟的处罚也会随之加重。


柳寒烟显然也知道这里面的门道,抿了抿下唇,问:“请问是怎样的戴罪立功法?”

楼主 1013cn  发布于 2016-02-29 22:54:00 +0800 CST  

楼主:1013cn

字数:192

发表时间:2016-03-01 06:5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10 22:59:37 +0800 CST

评论数:1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