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鞅急吃王上啊

古代言情 萌暖,无虐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09-04 23:03:00 +0800 CST  
一、
“嘻,阿景。我想吃小烤鸡!”少女的玉足在溪水里一甩一甩的,嬉笑着对身体后的侍臣嚷。
”王上,这荒山野岭的,臣上哪去给你找鸡?”景监一脸无奈的看着这个刚即位就跑出来玩的新王。“王上您现在可是我大秦的……”
“哎呀闭嘴!”少女的脸皱了起来,像一个小包子。“都说了在外面不要叫我王上。而且景监,你好大胆子,我想吃什么难道还没有?”“明明前几天还嚷嚷着肚子胖了一圈儿,让臣看着不再吃小烤鸡了。现在却又来吼臣……”
少女的眼中顿时泛起泪花,“景哥哥,人家只是想吃一次小烤鸡,怎么这点小心愿都不能满足吗。”小手牵着少年的衣袖软软地撒娇。“呃,这……”
“怎么,你想吃烤鸡?”一个戏谑的男声响起。“看姑娘身材宛如大瓮,竟还要吃鸡。”
景监瞳孔一缩,刚要拔出佩刀手却被少女拉住了“”
“本公子今日刚好抓了野鸡,不如在此馋姑娘一番。”男子席地而坐,笑着说。


“哇,这个好好吃!咦?为什么还要抹蜂蜜……啊啊好烫好烫”吃着小烤鸡的少女依然很吵。陌生的少年一边优雅的吃着鸡肉,一边含笑看着少女。
“你很有趣,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嬴……迎君”
“幸会姑娘,在下公孙鞅。”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09-04 23:05:00 +0800 CST  
二、
三年后——
“王上想变法?”景监皱着眉看着他的王上——吃小鸡腿吃得正欢。
“是啊是啊。”王剔了剔牙,又拿起来一根鸡翅。“下次再多刷点蜜。”
景监气得要挠墙。
“最近那帮老头子又开始闹了,本王总得给他们点厉害,不然我这秦王的位子早晚被他们弄下去。”少女突然严肃起来,拿手帕擦了擦手上的油。“帮本王找人找得怎么样了?”
“有一人,可用。”景监接过手帕,认真的看着少女。
“谁?”少女来了兴致,满脸好奇。
“魏国一直对他不甚重用,可臣看,他是个奇才……”
“谁啊快说!”
“公孙鞅。”
少女沉默了三秒瞬间爆笑起来:“哈哈哈哈,在烤鸡方面、他的确是个人才。”
“此人就在聚贤馆。”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09-04 23:09:00 +0800 CST  
求支持呜呜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09-04 23:10:00 +0800 CST  
“王上想做什么?”景监看着起身欲行的少女。“当然是去见公孙鞅啊。”少女嫌弃地甩给他一个白眼。“……可是王,您的束胸似乎开了。”
少女又沉默了三秒钟“啊啊啊!怎么回事明明已经束了两层了。”说着跑去内室勒束胸。“就说是烤鸡吃多了胖到胸上还不信。”景监摇摇头,唤人准备仪仗,传公孙鞅入宫。
秦王渠梁气喘嘘嘘走到议事殿时,公孙鞅已经候着了。
“阿景,本王勒的喘不过气。”渠梁一直抚着胸口,而景监则别过头忍笑不去看她。渠梁气呼呼的不理他,这才看向对面的公孙鞅。不知道为什么,她面对公孙鞅的时候特别心虚。这人却比三年前成熟了许多,褪去青涩,凤眼微挑看着她。剑眉配上那双眼,简直比长公主的男宠还要好看,但还有隐隐的被收敛的气场,让人觉得深不可测。渠梁愤愤的握紧了茶杯,这绝对是个大佞臣!不可不防。
“神交已久,今日初见。秦平王,嬴渠梁。”“是本王。”“臣公孙鞅参见王上。”
“你不继续在丞相公孙座手下做暗线,怎么突然回来了?”“那人大权渐去,魏王想揽政了,臣接着在那里没有什么价值。”
渠梁觉得有些好笑,“那你这么回秦国不怕他派人杀你?”这公孙鞅绝对有招数,他不会那么相信我的。“臣当然怕,”公孙鞅轻笑,狭长的凤眼也弯了起来“所以请王上保护臣。”“怎么保护?”“臣要丞相之位……”公孙鞅突然凑近“或者,要一国之夫的位置。”
渠梁想掀他前脸。
“大胆,王上怎可能招夫!”景监喝止公孙鞅,心中却在忐忑他是否察觉王上其实是女身。
“景大人,三年前我们有一面之缘,不知迎君可好?”公孙鞅脸色一变,眼中溢满温柔。“莫非他心属迎君?”渠梁暗想。可是三年前的迎君,正是我嬴渠梁啊。
渠梁急得想抓头发,却突然灵机一动有了主意。她面上露出悲伤神色,掩面欲泣。“迎君是本王亲妹,已经离世了。”“何故离世?”公孙鞅大惊,宛如失去挚爱之人。
渠梁心中暗笑,脸上却愈加悲戚。小手指借着袍袖的掩护沾了些许茶水涂在眼角,随后嚎啕大哭。
“烤鸡中毒。”
公孙鞅愣了一下,转而是一脸好笑的表情,“王上以为臣会相信这话吗?”渠梁此时恨不得把舌头咬断,“呃……呵呵,反正本王是信了。”
“其实王上,臣找迎君姑娘有要紧事。”“死者已矣,节哀吧。你若喜欢公主,本王可以另赐姻缘补偿你。”“迎君姑娘欠臣一顿烤鸡钱没有还。”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09-04 23:11:00 +0800 CST  
空⽓安静了下来。
“王上想给⾂什么好处呢?”公孙鞅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哼哼,本王凭什么给你好处。”渠
梁觉得⾃⼰再和他说话就要少活⼗年。“那⾂没什么可留恋的了,⾂告辞。”公孙鞅起身欲⾛。
“哎哎你别⾛啊!给你⼤良造的官位⾏不⾏?”渠梁没出息地拽住了他的⾐袖,现在她最可⽤
的⼈只有公孙鞅。“就⼤良造?”公孙鞅回头戏谑地看她。“等你把苟利国那个⽼头⼦弄下去,
丞相的位⼦就给你。”
嬴渠梁完全没想到,公孙鞅绝对⽐⽼头⼦集团可怕的多。
“那好,⾂告退。等王上⼝喻了。”公孙鞅起身⾏礼。“嗯嗯,快回你的⼤良造府,别让本王
看到你。”“那可不⾏。”公孙鞅剑眉⼀挑“⾂的命还是很值钱的。”“⼤良造府很安全啊。”渠梁不
解。“那也没有宫⾥安全。”公孙鞅转身离去的背影依旧是那么骚包。
“公孙鞅!”渠梁⽓得瘫在⻰椅上。“那有什么办法,王上只能⽤他。”景监给她倒了杯茶,
“其实……王上。”“嗯?”“公孙鞅的武功,⽐暗卫⻓还好很多。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09-06 21:21:00 +0800 CST  
“王上,把公孙⼤⼈安置在何处?”内务总管战战兢兢地跪在偏殿等候回话。“把他安置到
离这⼉最远的地⽅!”渠梁⽓呼呼地批着奏简,指了指另⼀边更⾼的三摞。“这些,都送到⼤良
造那去。”“是。”总管带⼈抱着奏简⾛了,“真是奇怪,平时那么脾⽓好的王上怎么遇到⼤良造
就这么暴躁。”⼀个随从⼩声嘀咕。
两个时⾠后——
“陛下,该⽤晚膳了。”景监⼩声提醒道。“嗯。”渠梁伸了个懒腰,“传膳。”“王上,⽅才公孙
⼤⼈派⼈传话。”“本王不听。”“⼤⼈说,请王上晚膳⼀起⽤⼩烤鸡……王上你去哪啊?”渠梁
从⻰椅上弹起来直奔殿⻔。
“当然是去找公孙鞅,吃⼩烤鸡啊。”她这个时候跑的⽐谁都快。公孙鞅烤的鸡真的特别
好吃,景监模仿这么多年其味道也只似⼗分之⼀。在⼩烤鸡⾯前,公孙鞅何⾜为惧?
宫⼈带着渠梁去公孙鞅所在的宫殿,景监身后紧随。
⼀刻钟后——
“怎么还不到?”渠梁跑了⼀头汗。“回王上,公孙⼤⼈的陌清轩是离勤政殿最远的地
⽅……”渠梁觉得⾃⼰搬了⼀百担᯿的⽯头砸脚。“王上要轿辇吗?”景监关切地给她擦汗。
“不要了,哈哈,本王正好运动运动⼀会多吃点。”想到⼩烤鸡,渠梁⼜充满了⼒量。
渠梁觉得⾃⼰脚都要⾛断了,才到了陌清轩。此时天⾊渐暗,公孙鞅⼀⼈在⼩⽵林⾥坐
着,温暖的⽕光衬着他的脸,眼中含笑仿佛等着深爱的⼈,可是他⼿上撕鸡的动作却破坏了
这美感。“王上,⼩烤鸡等你多时了。”
渠梁突然想起那年初⻅,他为⾃⼰烤鸡。也是在⽵林⾥,空⽓中也溢满了蜜汁烤鸡的甜
⾹。那样轻松的感觉,已经好久没有了。想到这⾥,她也像公孙鞅那样随便地坐在地上,接
过了他烤好的⼩鸡腿。
公孙鞅静静地看着渠梁呼⽓,嘴⾥塞满了⾁还⼀个劲嚷嚷。“真的很像迎君啊”他想。不
过还得证实⼀下才⾏。
“公孙鞅,要不你换个姓吧,毕竟是我嬴渠梁的⼈,不能随公孙座的姓。”渠梁吃着吃着
好像想起来了什么,突然问道。公孙鞅愣了⼀下,“好啊。”他咬了⼀⼝鸡⾁,“⾂⾃幼⽆⽗⽆⺟,
姓什么没关系的。”嬴渠梁看着他毫不在意的样⼦,突然有点⼼疼。是啊,他⼤概⼀个⼈必须
学很多东⻄吧,不然为什么会烤鸡。
“姓商吧,正好把商县那⽚封地给你。”其实她有⾃⼰的⼩算盘——等他变法完了,就直
接“卸磨杀驴”,让他去封地⽼⽼实实待着。这么有⼿段的⼈,总在⾃⼰的眼⽪下⾯待着岂不
是危险了?
“⾂商鞅,谢王上。”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09-07 22:20:00 +0800 CST  
当晚渠梁和商鞅吃了⼩烤鸡后还谈了关于变法的问题,⼤体上意⻅⼀致但细节上还有不同。史官觉得特别惊喜,他每天记录王上吃⼏什么喝什么上⼏趟茅厕的⽇⼦已经过够了。

是洋洋洒洒写了⼗⼤册秦平王嬴渠梁和⼤良造商鞅关于变法问题的讨论,为后来另⼀个史官司⻢迁提供了《史记》的第⼀⼿资料。然⽽⽂中的⼆⼈谈话三天三夜并且⼗分投机绝对是夸张⼿法。
次⽇早朝。
“王上,万万不可啊。”以丞相苟利国为⾸的诸位⽂⾂⽼头⼦跪在地上,求渠梁收回任商鞅为⼤良造并变法的命令。
渠梁⼼⾥暗笑,“我要是再不动动你们,秦国都不知道是谁的了。”⽽这⼀动,就要连根拔起。
“商鞅。”
“⾂在。”“你来说说丞相这些年都做了哪些好事?嗯?”渠梁坐在⻰椅上⽓定悠闲地看着满头⼤汗的苟利国。
“丞相苟利国联合魏国丞相公孙座,意欲叛国。这些,是他们⼆⼈近三个⽉的密报。”⼀⼤摞的⽵简呈到了⻰案上。
“⾂没有,⾂冤枉啊!王上,⾂冤枉……”苟利国猝不及防地磕头。众⾂也傻了眼,有的担⼼被苟利国牵连,有的担⼼⾃⼰的龌龊事被揪出来。
“丞相苟利国意图叛国,三⽇后处斩。其族⼈充为官奴。苟利国啊,不知你利了谁的国。”
渠梁冷笑地看着他悲号着被⼈拉下去。“另外,⼤良造商鞅铲除罪⾂有功。升为丞相,赐封地
商县。”“谢王上。”商鞅⾏礼,还是那样挑眉含笑看着她。渠梁不禁打了个寒颤。“还有谁有事
要奏?⽆事就退朝吧。”
那些本来想弹劾商鞅的怎敢再说?纷纷噤了声,灰溜溜的下朝了。
⾛在回寝宫的路上,渠梁想,商鞅此时在朝中根基未稳,恐怕还要在提拔些可⽤的新⼈配合他才能更好地⾏动。
“阿景,商鞅呢?”渠梁休息了⽚刻开始看奏简,看了⼏个⼜觉得头疼。“回王上,商⼤⼈下朝后直接出宫了,此时应该在红袖楼。”
红袖楼,秦都最⼤的青楼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11-06 19:16:00 +0800 CST  
四、
“王……⽼爷,这于礼不合啊!”景监急得快哭了,急急地跟着渠梁的步伐。“商鞅竟然去了⻘楼,那⼀定有好看的姑娘。”渠梁兴致勃勃地⾛在前⾯,由于是便装,没有⼏个⼈注意。
渠梁是本着看好戏的⼼态去的,如果抓住了商鞅的把柄,⾃⼰可以压制他⼀下。
红袖楼不似其他⻘楼,颇有些⾼雅味道,也省去了很多麻烦。渠梁给了⼩厮赏,打听到商鞅在哪个房间,就在隔壁房间等着时机。
只能听到隔壁有丝⽵声⼊⽿,渠梁不喜欢这些。渐渐地觉得有些⽆聊,喝了侍⼥送来的桃花红,味道极好,甜甜⾹⾹的⼜有些醉⼈,渠梁觉得头有点晕呼呼的。“⽼爷不能喝了,我
们回去吧。”景监有些着急,如果有⼈意图刺杀,带的两个暗卫在此也不够⽤。“不,不回。我
要……”
桃花红⾥⾃然是有催情之物,但渠梁景监第⼀次来此处,怎么会知道这些。渠梁脸上⼀⽚红⾊,⼈⽪⾯具都遮不住。也控制不住声⾳,是以刚才那句“我要”是娇娇软软的⼥声。
侍⼥掩嘴⼀笑,快步出去找⻰阳。景监则在⼀边喂渠梁醒酒汤,可是刚喝了⼏⼝,两个⻰阳已经进来了。“你们出去!”景监吼道,渠梁作为秦王,怎能被他们染指。
“可是⼩姐说要呢。”其中⼀个男⼈扶住了渠梁,并没有想⾛的意思。渠梁已经有了情欲,
觉得有⼈抱她,不⾃觉的凑了过去。
景监急得跳脚,推⻔出去找救兵。就看到了从房间⾥出来的商鞅。“景⼤⼈,你怎么在这⾥?”景监⻅了个⼤救星恨不得抱住他⼤腿“商⼤⼈救命,王上在此!”
商鞅推⻔冲进来时,渠梁已经躺在床上,外衫被脱了下来。“嗯,好热……”渠梁控制不住⾃⼰,⼿抬起想要宽⾐。
“主⼦。”男⼈⻅商鞅进来了,急忙下跪⾏礼。“滚出去。”商鞅赶紧给渠梁披上⾐服,抱起她。“是。”两⼈赶紧退下。
原来商鞅是红袖楼的幕后主⼦,景监感觉世界都⽞幻了。“景⼤⼈,请你下去备好⻢⻋。”
“嗯……”然后屋⼦⾥只剩他们两个⼈了。
“王上,您怎么来了。”商鞅皱眉看着她,渠梁的脸埋在他胸⼝。“商鞅,鞅……”商鞅的⼿颤了⼀下,她果然是迎君啊。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11-06 19:24:00 +0800 CST  
景监本想在⻋内侍奉,但是被商鞅的侍⾂碧落拉到外⾯驾⻋去了。“我头痛。”商鞅扶起渠
梁,看到了她下巴上⼈⽪⾯具的痕迹。“我的王上啊……”商鞅撕下了那张⾯具,⼊眼果然是
当年那个姑娘,杏眼⾥⼀⽚朦胧。⼩嘴嘟起⽓呼呼的,“本王什么时候成你的王上了,凭什么撕本王的⾯具?”商鞅笑了,渠梁只觉得那个妖孽笑起来着实勾⼈。“王上你啊,⼀如既往的
可爱。”还是我想要的那个姑娘。
渠梁的⼩嘴⼀直嘟着,凑到了商鞅⾯前。“我想要啊,⼗七年了⼀直没有⼈喜欢我。”她眼
⾥充满了委屈,商鞅看着⼼⾥⼀软。眼⻅着渠梁凑了过来,“王上,我是谁?”“商……”然后商
鞅的唇就贴了上来,温热的⽓息喷在她的脸上。他⼀⼿轻轻抚着她的脸,也许是⻓年在⾯具
下的原因,⼿上的触感嫩得像⾖腐。少⼥的⼝中甜⾹让他⼼头⼀震,⻓⾆继续深⼊去挑逗她。
“唔……”渠梁眼泪汪汪,终于⽤最后⼀点⼒⽓终于推开了他。“商鞅,你想杀了本王吗。”
商鞅只是笑着看她,不说话。良久,“王上,⾂给您带上⾯具。”薄薄的⼀层贴到脸上,迎君⼜
变成渠梁。
“王上,到凌云⻔了。”景监挑帘就看到了让他脸热⽿朵热屁股热浑身都热的景象——渠
梁坐在商鞅怀⾥,⾐衫不整,⾯⾊犹如猴屁股。他怀疑王上刚从⼀个坑⾥爬出来⼜掉进了另
⼀个坑⾥,坑⾥还全是烂桃花。
商鞅从⻋⾥的⽊匣中拿出⼀枚粉⾊药丸,递给她。“王上最好⽴刻服下,否则⼀会欲⽕焚
身⾂可不负责。”渠梁瞪了他⼀眼,还是把药丸放在嘴⾥。商鞅⼜不紧不慢地给渠梁整理⾐服,
把她扶下⻢⻋。“王上,⾂有事要和你谈。”
告别了商鞅⻋⾥和他⼀样的**⽓息,渠梁酒醒了⼤半。此时恨不得把商鞅拎出去撞死,
他万花丛中享乐倒是没什么,可那是⾃⼰的第⼀次啊!
“正好,本王也有事和你谈。阿景,摆驾勤政殿吧。”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11-08 19:32:00 +0800 CST  
勤政殿,屏退了所有⼈。
“丞相啊,今天天⽓不错。本王刚好发现⼀个秘密呢。”渠梁⼀脸坏笑地看着商鞅,决定
先发制⼈。
“是啊王上,今⽇晴空如碧,⾂也发现⼀个秘密。”商鞅悠哉地呡了⼝茶,露出了招牌式
的微笑。
“丞相竟然带头⽩⽇宣淫,真是罪过。本王应该怎么处罚你呢?”渠梁作苦恼状。
“没想到堂堂秦王竟然是⼥⼉身……⾂真是很意外,那些有ᰀ⼼的贼⼦知道了这个消息
会怎么做?”
“信不信本王杀了你?”渠梁毕竟没有商鞅⽼辣,龇⽛咧嘴地看着他。“王上舍不得
的……”商鞅眨了眨眼。
渠梁像个球⼀样泄了⽓。是啊,这个商鞅现在还杀不得……想到⽅才⻢⻋⾥的情景,渠
梁脸⼜红了。这个商鞅,绝对是⼤奸⾂!既然硬的不⾏,只能来软的了。
“总之,丞相可知错?”
“⾂何错之有?”商鞅拄着下巴认真地看她。
“离本王远点。”渠梁推开他凑近的脸“⼤秦有律法的,官员不得宣淫。”渠梁⼀脸看笑话的
表情看着商鞅,看你怎么解释。
“王上,红袖楼聚天下事。”“本王⾃然知道。”“那王上可知,红袖楼在谁的名下?”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11-08 19:33:00 +0800 CST  
五、
“丞相,你可以退下了。”渠梁此刻很想蹲在⻆落⾥抓头发,她不知道该⽤什么表情⾯对
他。原来商鞅去红袖楼是去拿情报,怪不得⾥⾯⼀直只有丝⽵声,怪不得他有桃花红的解药。
那她抓到的就是假把柄,⽽商鞅⼿中的,却是⾃⼰的真把柄了。
出乎意料的,商鞅并没有问什么。“好好休息,那桃花红,还是伤身的。”“你的红袖楼还
真是危险啊。”渠梁尴尬地笑笑。“王上如果不跟着⾂,怎么能被⾂的属下下药?”商鞅挑眉看着她“以后出⻔,多带点暗卫。景监只会医术,哪能照顾全。”“你查得还真仔细,”渠梁瞳孔⼀
缩。“那本王四年前的‘偶遇’,你可曾查到?”
商鞅整理⾐服,站起“不曾,只当你是王上的⼈。”“本王还真不知道你的实底,还有什么
我不知道的?”“王上,⾂是前秦王为您留下的⼈。只是景监在明,⾂在暗。四年前的初遇,
⾂还在想,如果秦王像迎君这样好看,我⽢愿为她的‘裙下之⾂’。”“油嘴滑⾆!……也就是说,
你早就知道本王是⼥的?”渠梁恨恨地看着他。“是。”商鞅好笑地回答。“所以王上不⽤杀⾂灭
⼝,这么多年了,⾂的秘密保守得很好呢。”渠梁已经⽓得⾯泛红光了。这个⼈,不早些交底,
反⽽还恐吓⾃⼰,着实可恶!
“商鞅。”“嗯?”“只有我们三个,知道我的底细。”“⾂当然不会乱说”他顿了顿,“我的迎君,
必当全⼒保护。”
“你……⼲嘛去?”渠梁恍神的时刻,商鞅已经快⾛到殿⻔了。“⾂回陌清轩,整理⼀下,
今⽇离宫。”
是啊,封了他做丞相,是要去丞相府住的。
“怎么,王上不舍?”商鞅调笑地看她。
“赶紧离宫,离本王越远越好!”渠梁⽓呼呼地拿起⽵简,不去看他。
“是,⾂在府⾥恭候王上驾到。”语⽓宛如等待临幸的妃⼦。“本王脑⼦傻了才去找你!不
去!”商鞅⽆所谓地笑了笑,“王上⼀定会去的。”语罢转身离去。
迎君……
眼⾥闪过⼀抹深情。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11-09 20:44:00 +0800 CST  
@镧铯锌氰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11-09 20:45:00 +0800 CST  
丞相府——
“⼤⼈,府⾥都布置好了。”碧落⾏礼向商鞅报告。商鞅正在看各地报表,碧落⻅他在处
理公务,便要退下。
“ 碧落。” 商鞅放下了笔。“ ⼤⼈有何吩咐?” “今⽇在红袖楼隔壁雅间服侍的⼈,都
斩了吧。”“是。”
碧落出了⻔,后背惊出⼀身冷汗。他⾃⼰这张嘴,也要管住才⾏。
“怎么了落哥?”另⼀个随侍⻩泉正在啃果⼦,随⼿丢给他⼀个。碧落叹了⼝⽓,咬⼀
⼝ᰀ果“我去办点事,你保护好⼤⼈。”“知道了知道了。”⻩泉懒懒的靠在树上,朝碧落丢
了⼀个果核。“你给我下来……”碧落躲开袭击,瞪着他。“嘿嘿,我这不是躲在暗处保护⼤
⼈么。”⻩泉嬉笑着,朝碧落吐⾆头。碧落⽆奈地看了他⼀眼,“那我⾛了。”“落哥!”
“嗯?”“帮我带两串糖葫芦,要粘芝麻的。”碧落摇摇头,“你这好吃的⽑病什么时候能改?
⾛了。”
碧落办完了事握着两串糖葫芦回来,“别被⼤⼈看到。”碧落悄悄地递给他。
⼀刻钟后。
“⻩泉。”商鞅处理完了公务。“⼤⼈有什么吩咐?”⻩泉嗖的⼀声窜到屋⾥。“吃饱了没
有?”商鞅悠哉地看他,“⼤⼈,属下知错。”⻩泉脸不红⼼不跳,不知道多少次的认错。
“将功赎罪,去琵⼭抓只ᰀ鸡来。”“是。”⻩泉茫然地退了出来。“落哥。”“嗯?”“我⻓
得像⻩⿏狼吗?”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11-10 18:18:00 +0800 CST  
戌时,勤政殿。
“阿景,商鞅提出的这些变法内容都让⼈通告全国吧。可⾏。”“是。不过王上……”“怎
么?”“王位继承⼈,该怎么办?”
“本王想要后宫佳丽三千。”“那王上可真是说笑了。”景监转过脸去翻了个⽩眼。“找时间去宗室选⼀些进宫来,让本王看看吧。”“过继倒是⼀个好⽅法……王上你可得做好准备。”“⼜有什么事?”渠梁恨恨地咬着笔。
“诸位⼤⾂已经想帮您充盈后宫了。”
“真是麻烦。”渠梁丢开笔,伸了个懒腰。“去流光园⾛⾛吧,本王累了。”“是。”
渠梁屏退了其他侍卫和侍⼥,只带了景监慢悠悠地着,“阿景,⽉⾊正好。要是有只
⼩烤鸡作伴就更好了。”“王上,再吃夜宵您都要⽐⾂胖了。”渠梁委屈地捏了捏肚⼦上的肥
⾁。“既然如此……”话还没说完,渠梁⾯前嗖的⼀声响,然后跪了个⼈。“在下丞相府的⻩泉,奉命给王上送东⻄。”
⼀个⻝盒递到了景监上,“是⼩烤鸡!”渠梁把刚才减肥的想法⽴刻抛到九霄云外去,⼀回头的功夫,⻩泉已经跳墙跑了。渠梁抱着⻝盒不撒⼿,跑到附近的亭⼦⾥⼤快朵
颐。景监摇摇头,温柔地给她掌起了灯。
“阿景。”渠梁吃着吃着,突然咳了两声。“怎么了王上,可是呛着了?”“嗯……”渠梁
眼泪汪汪地看着景监。“王上乖乖坐着,⾂给您拿水去。”景监快步⾛了。
渠梁⻅景监⾛了,才拿出了⻝盒⾥的⼩⽵筒,⾥⾯卷了⼀块⽩绸。
⼼乎爱矣,遐不谓矣?中⼼藏之,何⽇忘之。
“咳咳。”这回是真卡住了,渠梁被噎得⾯⾊通红。这个商鞅是存⼼玩她的吧,⼀定是
的,夺了她的初吻就随随便便地说爱她,谁信了谁绝对脑⼦有问题。渠梁想着想着,眼泪
就下来了。她这⼀世就要戴着⾯具孤独终⽼吗?
渠梁恨恨地咬了⼀⼝⾁,只觉味同嚼蜡。“王上,喝⼝⽔吧。”景监回来了,给她倒了
杯⽔。“嗯……”渠梁抽了抽⿐⼦,接过杯⼦⼀顿灌。“咳……咳咳”渠梁呛得眼泪⼜流出
来了,“王上怎么了?”景监吓得⼿⾜⽆措,任渠梁扑到身上。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11-24 18:36:00 +0800 CST  
@镧铯锌氰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11-24 18:36:00 +0800 CST  
渠梁⿐涕眼泪都抹到景监⾐襟上后,⼼情平复了些许。“回宫吧。”“是。”景监苦着脸
看看⾃⼰皱皱巴巴的⾐服,王上这是第⼀次哭……
渠梁撕下⾯具,散开头发,抱着被⼦在榻上发呆。“王上,早些就寝吧,⾂给王上灭
烛。”“阿景,本王没事,你下去吧。”“是。”
偌⼤的寝宫只剩下她⼀个⼈,渠梁静静地想着商鞅的事,她悲催地发现,⾃⼰被商鞅
下套了!四年前从她给了商鞅那份秦王密诏开始,他就开始谋划。以谋⼠的身份去了魏
国,很快得到公孙座的᯿⽤。他以不易被察觉的身份进⼊魏国的政治核⼼,把握着她想要
的消息,牢牢地拴住她。然后⼜找到合适的时机回秦国,找借⼝说以秦宫的保护躲避公孙
座派的⼈,然⽽以他的武功根本不需要这些……他越来越接近⾃⼰。商鞅的做法真的让她
怀疑,他喜欢⾃⼰。
渠梁惊出⼀身冷汗。
更让她苦闷的是,她好像喜欢上商鞅了。
也许是即位那天他给她烤鸡时的桃花太醉⼈,也许是每次的密函上都有“秦王可安”的
字样,也许是每年⽣⾠都有他送的礼物,也许是红袖楼⾥的⼀吻,也许是刚才偷偷摸摸的
情诗……商鞅这些年不在她身边,可是当她发现时,早已身处他备好的⽹中了。

楼主 咩咩wwww  发布于 2017-11-26 16:08:00 +0800 CST  

楼主:咩咩wwww

字数:8734

发表时间:2017-09-05 07:0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4-08 11:43:13 +0800 CST

评论数:10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夜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