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创微小说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6-01 22:06:00 +0800 CST  
文笔不好,请多多包涵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6-01 22:07:00 +0800 CST  
水未央,夜正凉。她长发披散,神情涣散的从那个废弃很久的冷宫里出来。今天,她本来是来参加宴会的,却被一宫女引到此处,原来竟是相府千金的主意。相府千金因她爱慕齐王而对她心生厌恶。知她最怕自己独自待在封闭空间,特来整她。她看到齐王与一群翩翩公子路过,瞥了一眼,任她哭喊而无动于衷。是了,她不过是学士府从乡下接回来的野丫头,这么多年,千方百计讨他欢心,她的心思人尽皆知,想来,对于自己,他是不耻的。在房门关上的一刹那,绝望袭来,仿若多年前因相士一卦而被送去乡下时的无助又回来了,仿若对殴打凌虐她的乡下变态老仆人的孤独害怕又涌上心头。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6-01 22:25:00 +0800 CST  
她就这样直到宴会结束,直到夜幕降临,都待在那个封闭的房间里。她如幼时那般哭喊,用头去撞门,用纤细的手指去趴门缝。可是,没有人回应她,没有人来救她,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她一直哭,一直哭。。。。她想,如果爱慕齐王要这样的话,那么,她不敢了。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6-01 22:34:00 +0800 CST  
夜深了,侍卫来夜巡听到响动向上级汇报,发现了她。她的嗓子哑的不成样子,头上的血顺着苍白的面庞留下来,手指的指甲外翻,嘴里哑哑的嘟喃:“我不敢了,不敢了,再不敢喜欢你了。”样子活像个女鬼。侍卫们面面相觑,首领认为时辰已晚,此事不宜惊动圣上,便私自放她回家了。
她本是一个害怕胆小的人,多年的与世隔绝与殴打虐待让她已经不知道如何面对生活,更不知道如何表达感情。只想给他最好的,他喜欢吟诗作对,她便去学,不论多么枯燥无聊;他生病需要一株稀有药材,她便去采,哪怕山高路险;他不喜欢她跟在他身边,她便如他所愿,只躲在暗处看他,想他,念他;这样深的爱恋怎么藏得住。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恋慕他,这样明目张胆的爱已经耗尽她所有的勇气。可是,,,,他不屑,,,,他,,,,,,不救她,,,,就那么看着她痛苦挣扎,像多年前的那些麻木冷漠的村民一样,看着她被黑暗吞噬,被绝望淹没,都没有说一句话,伸一下手。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6-01 22:50:00 +0800 CST  
她浑浑噩噩的回到府中,看到父母焦急的样子,看到府中丫鬟小厮急忙寻找她的样子,竟呆呆做不出任何反应。直到父母唤了她一声“云云”,她似乎回了一下神又立马晕了过去
面对过去,她一直一副乐观坚强的样子,没有人能看得出她曾经有过一段那样非人的生活,可是这次的事情仿佛唤醒了她内心深处的恐惧。她想她恐怕再不能装出以前的样子了。
第二日,皇上听闻此事,本以为是争风吃醋的小事,为了不让臣子寒心,便把云云叫来询问一番。哪知,她一上殿,给人的感觉竟与之前大相径庭,好像她不是正值花季的小女孩而是已经饱经风霜的耄耋老人。皇上一看便知此事恐怕有隐情,但是人已经叫来了,在众多臣子面前不能不了了之便查询了一番。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6-01 23:08:00 +0800 CST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6-01 23:09:00 +0800 CST  
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一查询便查出了多年前的往事,听着侍卫的汇报,再阻止已经来不及,皇上及众大臣均惊愕不已,惊愕之余没有想到这会对当事人造成多么严重的二次伤害。谁都没有想到堂堂学士府嫡女竟然会受此折磨,这一生怕是都要活在阴影之下了。这时,谁都没有注意到朝堂之上的齐王脸色已变。他一直觉得她是千娇万宠长大的,所以才会有此性格。哪知这并不是真的她。齐王心里突然感觉到一丝惶恐,他竟然有些怕,但是却不知这感觉由何而来。大殿之上云云脸色苍白,听着侍卫的回报,看着大家不可置信的表情,她觉得自己好像快要承受不住,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她只觉得一切都控制不住了,自己的心,自己的人生,什么都控制不了。在她脑海里不断闪现过去画面的时候,她突然大喊了一声,凄厉悲惨,然后晕了过去。学士大人已经心痛不已,急忙抱住云云“我的孩儿,我的孩儿,是我的错,我的错啊~~”皇上见此急忙宣太医,给云云医治,并送她回府。
距离事件发生已经过了三日,齐王站在学士府门外犹豫徘徊,这三日来,再没有她的身影,他竟感到不适应,罢了,反正这件事他也难逃责任,他本该救她的,可是他没想到会这样,他也只是想戏弄她一下,给她一个小教训。不知道,不知道她是不是怪他?在他在门外犹疑的时候,侍卫早已进去通报。学士大人迎出来“不知齐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齐王“大人客气了,本王只是来看看云云,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学士大人听此一脸愁容”云云她,唉,是我不好,只是一味忙于处理公务,没想到云云从未从过去中走出来,我当初不该送她去乡下,只因道士说云云命中有劫才把她送去乡下避劫,哪知这是真正劫难的开始。”齐王听此,心中愈发难过,似乎还有一点点疼,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突然之间的感受竟让他有些手足无措,只想快点见到她,想说对不起,想让她笑。学士大人并不知齐王“见死不救”的事情,见齐王的神态,暗自思忖“也许自家女儿可以由此如愿,获得齐王的心也不一定这样想着,他急忙把齐王引去后花园,让女儿来觐见。
云云听着丫鬟的禀报,淡淡的说“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去。”贴身丫鬟小鱼是个活泼性子,她心疼自己小姐,也知道小姐对期望一片痴心。小鱼想让小姐开心一点,不由打趣道”小姐,齐王来看您啦,可要好好打扮一番了!”哪知云云却并没有高兴地神态,只说:“就这样吧,别让齐王久等。”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6-12 19:19:00 +0800 CST  
话说我想写个微小说来着,结果越写越长,控制不住我寄己了!不会断的哈。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6-29 08:59:00 +0800 CST  
云云缓步走向书房,听见爹爹和齐王的说话声,步子却越走越慢。是了,多年痴恋未果,现如今她不堪回首的那些过往也人尽皆知了,她竟是一时之间不敢去面对齐王了,或者说,现在的她不想面对任何人任何事,只想待在自己的壳子里,好像这样,她就不会再受到伤害了。
小鱼见小姐越走越慢,面有难色,心下不由得担忧起来。尽管如此,她嘴上还是不得不催促到:“小姐,若是再耽误,怕是。。。”云云听罢,说:“我知道了,我们快些走吧,齐王本就不喜欢我,想来不会迁就我,若是让他就等,怕是会牵连爹爹。”
齐王与学士大人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不由停下交谈,一同看向门口。见云云带着丫鬟走进书房,躬身行礼:“参见齐王”齐王不由一怔,行礼本是应该的,不知为何,看到云云面色淡然的对他行礼,他心中竟有一丝不适“起来吧,你身体不适,不必太过拘礼。”“谢过齐王”闻言,齐王只觉得这不适又加了一层,看向云云:“听闻学士府有一片花园,万紫千红,煞是动人,不知本王是否有幸参观?”云云闻言,只道:“只是云云闲来无事养的一些花花草草而已,齐王殿下若是有兴趣,自是可以一观,只是小女身体不适且男女有别,只怕是要劳烦爹爹了。”听完,齐王此时只觉得心中的那点不适不快之感快要冲破胸膛了,心里嘀咕“现在说什么男女有别,还不是在怪罪本王,之前怎地跟在本王身后追,怎地不说男女有别。”学士大人听完也是一怔“女儿这是在拒绝?不过也对,大周虽然民风淳朴开放,但是注意一点也是好的。”学士大人不由道:“殿下请。”齐王闻言只得走出书房,在学士大人的指引下走向花园。小鱼此时看向小姐,见小姐不言不语,愣在原地,不由一叹:“小姐,您这是何苦呢?齐王刚才是想。。。”
云云:“不要说了,我与祁王殿下本是无缘,我们回房吧”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6-29 10:11:00 +0800 CST  
齐王自从上次探望了云云后便一直若有所思,闷闷不乐,脾气更是阴晴不定。齐王府上下因此人人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就怕一不小心成了主子的出气筒。只不过大家都在好奇一件事,就是云云小姐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和自家王爷偶遇了呢?其实,齐王也是在思考这件事情,或者不仅是在思考,还有一丝因此而生的愁绪。齐王此刻脑子里心里全是云云以前的样子。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7-11 10:26:00 +0800 CST  
齐王想:"她还在怪我吗?以前是不是我太冷漠了?那群奴仆怎么这么可恶,怎么能这样虐待一个小女孩,那时候她疼不疼呢?该有多害怕?前些日子她被关小黑屋的时候是不是害怕极了?那时候我要是救了她就好了。"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7-11 10:29:00 +0800 CST  
每每想到这里,齐王就心痛的不行,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想没有云云的纠缠他本该更自由自在,怎么现在反而却患得患失了呢!唉!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7-11 10:32:00 +0800 CST  
这日,齐王在王府里散步,管家传来消息,说齐王好友张友之来拜访,张友之是一位十分睿智的有才之士,他去年状元及第,担任大理寺卿,破案无数,深得皇上器重,最令人羡慕的是他娇妻在侧,至今妻子也给他孕育了一子一女,好不可爱。尽管结发多年,他和妻子仍然恩爱如初,如胶似漆,小日子过的不知道有多逍遥。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7-11 10:38:00 +0800 CST  
齐王还在回想,耳边便传来张友之拜见的声音,齐王回神:"你来了啊,怎么?没有在家陪夫人?"张友之与齐王是好友,深知齐王不拘小节,也不拘束,哈哈一笑,说:"我自然是想陪我娘子了,但是某人如今只怕是太需要我了,我只能忍痛来了。"齐王听罢,回到:"某人?你说本王?几日不见,你倒是越发自信了?"张友之:"你敢说你不烦躁,只怕是你都憋在心里了,我早跟你说过感情的事不要做的太过绝对,也提醒过你你对云云的感情不一般,只是你死鸭子嘴硬罢了,怎么?今日之果还未尝够?"齐王听他这么一说,愈发烦躁:"你来就是想看我笑话吗?"张友之:"唉,看你这样子,我就知道我说中了。"齐王这几日本就因为见不到云云难受不已,只想想办法和云云回到以前的日子。想到张友之的家庭和睦,不由道:"你有没有办法。"张友之:"感情一事唯有真诚可言,云云之前经历了那些事情还能嘻嘻哈哈,只怕是掩饰,现在一切揭发出来,也不知是好是坏?但我只能保证一样,就是云云现在是最需要人关心的时候,你如果喜欢她,要抓住机会,否则,只怕云云心里再难有你。"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7-11 10:52:00 +0800 CST  
齐王听完,心中一震,喜欢?再难有我?不行,不行,她不可以心里没有我,不可以,否则我怎么办?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7-11 10:54:00 +0800 CST  
张友之看齐王的样子,心知他心里震动,只能开解道:"感情的事拖不得,一切自有缘分,作为好友,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7-11 10:56:00 +0800 CST  
自从听了张友之的话,齐王更是坐立难安,他只觉得梦里是云云,醒来是云云,脑子里不停的浮现云云往日的样子,一刻不停。好想去找她,可是以什么理由呢?万一她还在生气怎么办?唉!这种患得患失,相思成疾的感觉让齐王平生第一次感到挫败,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快要疯了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7-13 10:50:00 +0800 CST  
再也受不了了,齐王决定不在犹犹豫豫的了,干脆直接去找云云,万事都见招拆招好了。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7-13 10:51:00 +0800 CST  
插播一个微小说~她是逃难公主,逃难途中救下一只受伤的孤狼。第二天早上在山洞中醒来却发现孤狼变成了一个美男子,手中拿着果子,直直的看着她:"吃!"她心中大惊,面上却不显:"谢谢。"此后,这只孤狼一直尾随,怎么都甩不掉,孤狼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保护你……喜欢……好不好?"她知道孤狼是在表白,心中不以为意:"你只是感激我,不是喜欢我,懂吗?而且我不喜欢狼"每每这时孤狼都会垂下眼睑,一脸落寞的走开,却不会走远。她一路紧赶慢赶到了邻国,想去投靠和她有婚约的王爷,却看见王爷左拥右抱,不仅出言羞辱还打算杀了她。弓箭手射杀之时,却是孤狼挡在她身前,一路带她逃出城,孤狼身上伤痕累累,她为其包扎,孤狼不会喊疼,却一直盯着她,一动不动。她有些感动,自己国破家亡,生死之际却是孤狼陪着自己,不离不弃,她悠悠的说道:"不如,我们试试吧,我会努力让自己喜欢上你。"孤狼的表情一瞬间亮了起来,不顾身上有伤,一把抱起她旋转着,吼叫着,似乎怎么都表达不了内心的喜悦之情,最后只能停下来,静静地看着她:"我~爱~你。"她答道:"嗯!"孤狼有些着急:"对你好……不是感激"她甜甜一笑:"知道了,傻瓜"孤狼也咧开嘴笑了。此后他们回到最初相遇的地方,一起做饭洗衣,耕种织布,看日出日落。事实证明,不用努力,原来,在她心里,早有孤狼的一席之地,现如今,已是老夫老妻,神仙眷侣。只是这孤狼,自在一起之后越发粘她粘的紧,多年过去,仍然喜欢寸步不离跟着她,哪怕离开一小会,到了家也要接受他哀怨的眼神,她虽然嘴上嫌弃,可是心里却一直像吃了蜜那么甜,她觉得做过最正确最幸运的决定就是决定远离纷扰,和他在一起。

楼主 sky麋鹿小姐  发布于 2018-07-16 21:27:00 +0800 CST  

楼主:sky麋鹿小姐

字数:5051

发表时间:2018-06-02 06:0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4-08 11:24:34 +0800 CST

评论数:2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夜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