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重生温柔攻x影卫受

楼主小透明一只。起名废,憋了很久终于忍不住来发文了。第一次发文希望大家多多指教哦。然后就啰啰嗦嗦一次性说完,楼主学生党,更文速度不定,有存稿就多更没存稿就少更。坑品应该(?)有保证吧~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6-29 09:46:00 +0800 CST  
哦啦,先放一点~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6-29 09:55:00 +0800 CST  
第一章 重生
“唔……”叶邵揉揉胀痛的额头,从床上坐起身来,怎么回事?自己不是死了么?!周围是熟悉的摆设,赫然是自己的寝殿,翻身下床,一人高的铜镜中,是一张年轻了七八岁的脸,这是,重生了?叶邵愣正的时候,一个婢子已经端着水盆走了进来,行至叶邵面前跪下,将铜盆举至头顶。
“主人,请您洗漱。”乖巧清脆的声音。
“我且问你,今日是何年何月何日”叶邵就这水洗漱完毕,将手巾重新搭回铜盆边缘。
“回主人,今日是二十八年五月初一。”小侍女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自家主人,难道醉了一晚失忆了?
在侍女的服侍下穿好衣服,整好头发,摆摆手示意侍女退下,叶邵若有所思,二十八年,也就是十年前,自己十七岁,刚刚寻回叶凌两年,四月三十是叶凌生辰,记得前世每年的四月三十都会大办,如今想来却是讽刺无比。思及此,叶邵大步走向门口,前世他在三年后爱上叶凌,却不敢告诉他,后偶然看到辰巳那张与叶凌有几分相似的脸,便提辰巳为贴身侍卫,后来叶凌接受了自己,辰巳也就没了用处,只是晾在殿内,偶尔不顺心时发泄之用,再后来……叶邵垂了垂眸子,加快脚步向影堂掠去,还有三年,然而,他已经等不及了……

大步流星走进影堂,到主位坐下,影堂主影赶紧跪拜。
“起来吧,”叶邵摆了摆手,“本座问你,影堂中辰字号名巳,可有人?”
“回主上,辰巳此次任务执行不利,正在刑堂受罚!”
“带路!”居然在受罚?回想起辰巳上一世鲜血淋漓的样子,叶邵脸色越来越阴沉,步伐也越来越快。甚至不自觉的走到影堂主前边,影默默的快步跟在后面,只在转弯处提醒一下,心想莫不是辰巳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儿,竟然惹得教主亲自来问罪。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6-29 09:59:00 +0800 CST  
第三章 还想我像刚才那样罚你?

前厅的桌子上早就摆好了小菜。色泽鲜亮可口,荤素搭配得当,叶邵惬意的坐在桌边目光却飘向了屏风后。不知等了多久,叶邵都想直接冲过去把人拉出来了,辰巳才不安的出现在屏风前,嗫嗫了一句“主上”,目光瞟到旁边服侍的侍女时脸更是红了一层。这,这这,光天化日之下,在主上面前衣衫不整,这实在是……
叶邵本是让辰巳吃完饭后再去歇息,也没必要穿的那么正式,毕竟一会儿还得脱,现在也省事了,不过小影卫脸颊绯红的样子真是可爱的不要不要的,叶邵示意侍女伺候辰巳洗漱,期间又是惹得那人一阵惶恐,叶邵觉得,若不是自己在这盯着,恐怕辰巳早就一溜烟跑的没影儿了。

辰巳局促的坐在椅子上,手脚都不知到要往那里放了,旁边高高在上的主人居然在给自己布菜,冷汗又是冒了一层。叶邵光顾着给那人夹菜,无意间瞥了一眼,才发现那人居然什么都没吃,一副手脚僵硬坐立难安的样子,不由得蹙了蹙眉,哪知,一直留意主上动向的辰巳竟扑通一声又跪倒了地上。
叶邵听着那“咚”的一声,自己都觉得疼。
“又跪什么?快起来!”
“请主上责罚。”
叹了口气,叶邵将银著放到边上,打量着跪着的那人,那人感受到主人的目光,顿时僵的不敢动弹。
“辰巳”
“是”
“还想我像刚才那样罚你?”语气带着说不出的促狭,
“……!”慌乱的抬起头,正对上那人笑的眯起的眼,又忙不迭的垂下头,影卫不可不回答主人的问话,只得斟酌着开口,“属下……惶恐”
头顶传来一声叹息,自己这是又惹主人生气了吧,为什么自己这么不争气呢,辰巳抿了抿唇,突然一股大力袭来,整个人就被带了起来,因为是主人,辰巳不敢用力反抗,只得顺从着那人的力道,等到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坐到主上怀里了。
辰巳“!!”
美人在怀,叶邵顿时心情明媚,小心的避开辰巳后背的伤口,将人揽在怀里,感觉怀中人僵直的不行,连呼吸都屏住了,难道不憋么?坏心的在那人腰间掐了一把,怀中身子被突然袭击,猛然一抖。辰巳顿时从喉咙发出一声急促的呻吟,然后迅速压制住,腰都软了。
“吃。”莹白的勺子盛着熬的酥软的粥,抵在影卫唇边
“属下唔……”启唇请罪的空隙,勺子已经送到嘴里,含糊的吃下,再说话时第二勺就到了,主仆俩就这么一个企图快速吞咽争取说话的时间,一个快速的喂食不让他有说话的时间,粥不一会就下去了大半。
叶邵看碗里的粥已然见底,才停止喂食活动。得空的小影卫赶紧咽下嘴里的粥,“主人,请主上责罚!”
“罚什么罚,这么想受罚,等晚上我好好罚你!”叶邵让那人坐到旁边的椅子上,随口道。
“是,属下遵命。”辰巳听着主人不耐烦的声音,有些难言的悲伤,主人怕是已经厌烦了吧,自己居然不识好歹辜负了主人的心意。思索间,一碗晶莹的米饭就出现在眼前。
“喏,吃完了就去休息。”叶邵朝那碗饭努了努嘴。
!!这……
叶邵似乎看出了影卫的迟疑,“怎么,还想我喂你?”
“属下不敢!”快速的捧起碗,大口的扒起米饭到自己嘴里,却是不敢去夹菜。
叶邵偏着头看着自家影卫,不时的添一筷子菜到他碗里,每添一次那人就僵一次,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全都吃了下去。
“慢点吃。”叶邵一手支着头笑吟吟的看着辰巳的侧脸。
那人似是顿了一下,然后发出一个含糊的“是”,吃饭的速度却是慢了下来。
————未完————
画风好像往奇怪的方向发展过去了(๑•ั็ω•็ั๑)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6-29 23:45:00 +0800 CST  
我是勤劳的小蜜蜂,嗡嗡嗡~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6-30 08:48:00 +0800 CST  
其实这文无大纲,楼楼也是……想到哪写到哪(捂脸)其实炒鸡想等完结后写叶邵和辰巳的各种play(艾玛好羞耻)前提是我能坚持到完结吖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6-30 08:54:00 +0800 CST  
第五章
叶邵在碧竹小筑待至黄昏,又到影堂挑个了影卫给叶凌送去,再回到流云殿时,已是月上柳梢了。侍女布置好了晚餐,叶邵就兜兜转转进了内室。
一进内室,叶邵就不满的眯起了眼,床边跪着的那人感觉冷似的,竟不自觉抖了一下。
辰巳仅着一件中衣,跪在床边。
“跪了多久”声音蓦然沉了下来。
“回主上,两个时辰。”辰巳答完,觉得周围温度又降了几度。
“……起来吃饭!”叶邵生气的盯着那人恭敬垂头的样子,竟然不知说什么才好,最终干脆什么也不说,只叫人起来用餐。
“……是”辰巳小心翼翼的抬头,却发现主上已经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一个背影,就忙起身跟上。

走到餐桌前,在主人的示意下硬着头皮坐到主人旁边的椅子上,在主人的目光下竭力保持着镇定。
叶邵侧头看着辰巳,目光一寸寸扫描,看到哪辰巳就僵硬到哪里,直到那人快要承受不住了,才大发慈悲的转过目光,拿起一碗饭塞到那人手里。
“快吃!”
“是!”如早上一般扒饭。
叶邵随意夹了几筷子菜,说道,“从今后你便住在这里,做我的贴身侍卫,影堂的值班就不用去了……哎?你吃着听我说”叶邵说到一半就发现那人已经在他说话时就将筷子放下,端正的做好,只得停下说规矩,把筷子重新塞进那人手里。
“从今后影堂的那一套就不用了,在这只须听本座的话就行……”
“以后在本座面前不用轻易下跪,以后你要跟本座一起吃饭,哎,吃菜!以后不得轻易自伤,不得……”
“犯错不必去刑堂,也不许自罚,本座会亲自罚你……”
叶邵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堆,其中大部分都是想到就说,到最后自己都记不清说了什么了,最后只得总结了一句,“总之,你只要记住,你是本座的就行了!”
“是,属下谨遵主上教诲。”

晚饭时光在一片和谐中度过了,用过晚餐后,辰巳服侍叶邵沐浴洗漱等暂且不提。
叶邵湿着头发披着一件外衫,倚在床柱上,歪头看着辰巳将毛巾,衣物等规规矩矩的摆好,方出声唤他。
“辰巳,过来。”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6-30 21:33:00 +0800 CST  
蟹蟹亲亲们的支持啦,(๑•́₃ •̀๑)大家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告诉我呢今天就没有啦,楼楼一般会在上午和晚上更文,尽量两到三更,因为还有存稿。然而存稿也快用完了……啊!没存稿的日子,简直不敢想(っ╥╯﹏╰╥c)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6-30 23:14:00 +0800 CST  
下午要去律所参观啦,好兴奋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7-01 10:05:00 +0800 CST  
终于走到律所了,楼楼现在好兴奋,所以……我要放点肉招狼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7-01 14:28:00 +0800 CST  
蟹蟹亲们的留言啦●v●泥们的留言是我最大的动力呢!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7-01 17:51:00 +0800 CST  
所以这一章是甜蜜的惩罚
叶邵觉得眼前的景象美好要让人喷血,白皙的臀肉一收一缩,连带着幽深的股沟下那禁地若隐若现,配上怀中人不断轻颤的身子,通红的脸,隐忍的表情,简直是世上最美味的大餐。
叶邵在辰巳看不见的地方呲了呲牙,现在显然还不是时候,大餐只能看不能吃简直太痛苦,只得默默在心里记下一账,以后一定要好好讨回来。
“啪”巴掌毫无预警的落下,敏感的臀肉迅速充血发红,叶邵感觉到怀中身子猛地抖了一下,举手,下一个巴掌已然落下。
辰巳咬着下唇沉默的承受着,巴掌并不很疼,应该说是疼夹杂着痒的感觉,但是被打屁股实在是太过羞耻,让他莫名有些委屈,
十下之后整个臀部已经是火辣辣的,叶邵虽然没太用力,但那处皮肉毕竟娇嫩,鲜艳的红色看起来触目惊心,叶邵顿时心疼的不得了,匆匆责完最后几下就拿了药膏给辰巳涂上,冰冷的药膏碰上火热的伤处,怀中身子瑟缩了一下 。叶邵抬头望去,入目的是一张写着委屈的脸。叶邵将药膏涂在手上,轻柔的抹在那人臀部,上身前倾凑到辰巳眼前,“怎么了,委屈了?”
“属下不敢”
那人垂了眼帘,答道。
叶邵缓缓移动着手掌,药膏很快涂满了整个
臀部,他拿旁边的毛巾擦了擦手,又凑到辰巳面前细细的哄。“可是我责的重了,觉得我折辱于你?乖,以后不会了,不要生气了”
那人诧异的抬起头,语气里带着惶恐“属下怎敢生主上的气,属下惶恐。”
叶邵叹了口气,摸摸那人的头,“那怎的哭了?”
哭了?辰巳疑惑的摸摸眼角,的确有些湿润,“属下也不知道……”(喂喂喂,那是生理泪水好吧)
眼前是主上放大的俊颜,辰巳眨巴眨巴眼睛,感觉有什么靠近了眼睛,他下意识的闭上双眼,立刻迎来一股温热柔软 。
叶邵不受控制的细细的吻,从眼睑到脸庞,满腔的爱怜之心急需发泄出来,天知道,他看见辰巳那双湿润的眸子时,是多么心痛,前世的断肠涯,辰巳就是转着那样一双湿润却再也看不到的眸子,望向他,那一刻,仿佛一眼万年……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7-01 17:53:00 +0800 CST  
唔好困好困,各位晚安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7-01 23:01:00 +0800 CST  
这个一直忘记发来算是辰巳的想法吧,对剧情没什么影响(话说这文有剧情么)
辰巳醒来之后就发现他整个人被主上像个抱枕一样抱在怀里,动弹不得。
呼~以为是鬼压床了,原来是主上……
辰巳调整着呼吸,气息再次变得舒缓,他不敢乱动吵醒主上,只能半闭着眼睛细细的想事情。
这些天,就像一场梦一样……
自己本来在刑堂受罚,主上如天神般突然降临,向堂主要了自己做贴身侍卫。而且还一路抱着自己。自己当时都吓傻了,以致后面频频出错,还大逆不道的违背主人的命令,可是主人却似毫不在意,他温柔的给自己上药,布菜,连惩罚都……
辰巳心里囧了一下,耳根有些红,那个地方,自打记事起就没被人打过,如今却被惩罚,还是被高高在上的主人,真的……好丢脸……辰巳在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从主人温柔的话语到甜蜜的责罚,还有那细细的吻,一向冷静的大脑少见的乱成一锅粥。
但是不管怎么说从默默无名的影卫到主上的贴身侍卫,意味着他不用再躲在黑暗的角落,哪天无声无息的死去,他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主上的身后,做主上的利刃,然后,哪一天,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主上的安全。这,是他被老殿主捡回来之后一直以来的梦想,如今竟然实现了,上天待他不薄!心脏扑通扑通的极速跳动,辰巳忙稳住心神,把那种喜悦放在心里偷偷感受,享受着那种雀跃像融化的蜜糖从心头流向四肢百骸。

楼楼在写论文,脑子懵懵的,如果今天能写完我就再发一点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7-02 20:39:00 +0800 CST  
感觉这文从头到尾就是宠宠宠,没一点剧情,楼主好崩溃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7-02 23:02:00 +0800 CST  
每次看到你们的留言就忍不住想发文

第十章 鸡飞狗跳的两只
转眼又一月过去,叶邵与辰巳同吃同住同睡,除了叶邵去大殿与各堂主议事时辰巳在门外守着,两人可谓形影不离。叶邵拉着辰巳做了所有他觉得浪漫的事儿,早上和那人一起练剑,带他去镇子上游玩,为他夹菜甚至喂他吃东西,时不时地一个亲昵的小动作,晚上拉他一起沐浴,睡觉时紧紧把他拥在怀里…叶邵觉得着温水连一头牛都能煮熟了,小影卫怎么还是一本正经脸,没溺死在自己的温柔乡呢?

叶邵苦恼辰巳也很苦恼,主上待他实在太好,好到有点不正常了,主上和他这两个月来可以说形影不离,也没见主上去云楼找那些公子小姐的,难道整天对着他这一张脸不腻么。而且自己都没时间回去看那些影堂的兄弟了好伐?主上还时不时对他做些奇怪的举动,每当这时自己都会全身僵硬紧张的不得了。还有晚上啊,还会被迫充当主上的抱枕,在一双铁臂的禁锢中度过整晚,天知道他醒来后发现身边有人时花了多大的精力控制自己别一掌拍过去。每天早上要从那是铁臂中脱身还要不吵醒主上很难的好伐。辰巳有点忧郁,以前做影卫的时候,假期虽少但还是有的,月奉不多也还是有的,但是现在……辰巳忧桑的掰掰手指头,假期没有了,月奉嘛,领了也没时间花啊!!

所以这两天流云殿总弥漫着一种蛋蛋的忧桑,影卫的小情绪叶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也很忙好不好,天天被各堂堂主围追堵截啊!上辈子怎么没觉得这些公务有辣么烦呢!好不容易熬到月末,叶邵把公务丢给墨堂堂主,带着影卫就下山去鸟。
呼~剧情终于能快点进展了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7-03 18:02:00 +0800 CST  
第十三章
此时已是阳春四月,阳光虽不是很毒,但叶邵到底心疼自家影卫,赶在午时之前带着人进了街尾一间客栈。客栈是自家产业,掌柜见了来人后便恭恭敬敬的迎着两人带着去了后院一间厢房。厢房并不十分华丽,但胜在干净舒适,显然是有人日日打扫。
叶邵唤人将辰巳怀里的东西收了去提前送回山上,又嘱咐门外侍卫守好不要让人打扰,然后朝辰巳勾了勾手指。
那人顺从的走近,服侍叶邵脱下外袍和锦靴,放好。叶邵坐在床上,朝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辰巳就一脸局促的坐在叶邵旁边。
都两个月了还这么紧张?叶邵心底暗暗的想,抬手就想去解那人腰带
“!!”辰巳突然像被电打了一样一跃而起,然后反应过来又立刻跪在地上。
“属下——”头上传来的重量让他立刻闭了嘴。
叶邵手按在那人头上,惩罚性的用力揉了揉,本来服帖的发瞬时变得毛毛燥燥的。叶邵却莫名的看着顺眼了很多。
“上来睡一会 。”
“属下须得守卫主上安全”
叶邵挑眉,哟呵,知道顶嘴了?
“门外有人守着,少你一个不少。”
“属下……”
“辰巳,就这么不想么?”叶邵偏头看着那人顺从的跪在地上,突然有点烦躁,他这些日子把人放在手心哄着,叶邵自问从小到大没对谁有如此耐心过,可对方仍无动于衷心中难免有些许不满。
“属下不敢。”
“罢了……”突然不想看那人顺从的样子,“你且在这候着吧。”翻过身,不再理会那人。
身后传来的是那人一声遵命,然后就是刻意放缓的呼吸声。求我一声会死么?叶邵不满的拉拉被子,和着那人浅浅的呼吸声竟渐渐睡了过去。

辰巳放缓呼吸,主上让他候在此处,没说让他起来,他就静静跪在床边。主上这些日子对自己太过宽容,辰巳想了想,自打他近身伺候之后还从未见过主上发火,而且主上与他想象中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三年前主上因教中叛徒一事驾临影堂,他跪在一干影卫中远远的看了一样主上,主上负手立在众人前,着一件暗紫色的华贵长袍,双唇抿着,不怒自威,他一直以为,主上就是那样子的,威严庄重。可是,辰巳想到主上总是笑的弯弯的眼,对他温柔浅笑,或者是安抚似的触碰,偶尔的逗弄……主上,难得是这样子的么。
辰巳发现他从来不了解自己的主上,甚至不知道主上的底线。主上从没罚过他,所以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会惹主上不满,主上对他的好,他都一一小心翼翼的受了,但还是不安。他是怕的,辰巳心里想,他怕主上厌了他,怕不能留在主上身边。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7-05 08:12:00 +0800 CST  
写的时候也是找了几个萌的梗,因为是自己写的回头再看也没有什么感受了,没想到大家那么萌这种吖,楼楼一定会加油哒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7-06 23:34:00 +0800 CST  
乖啦,楼楼要酝酿一下怎么写肉啦~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7-07 17:04:00 +0800 CST  
前戏写了这么久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楼主 遥琰丨倾乾灬  发布于 2016-07-08 00:59:00 +0800 CST  

楼主:遥琰丨倾乾灬

字数:13711

发表时间:2016-06-29 17:4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19 06:46:57 +0800 CST

评论数:90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