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法王座】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梦魇之主算是彻底悟了,身为神魔之中绝对算是运气最背的一个神魔,还想活下去,获得比较自在的话,那么神魔的尊严啊,威严啊什么的,还是稍稍先放到一边吧。

这么多年的时间了,抱着神魔的威严,却过着连爬虫都不如的日子,神魔一个一个的陨落,转生的神魔就算是再次死了,也终归过了一些对得起神魔的日子,但自己这梦魇之主过的都是什么啊,想起来都觉得还不如死掉算了……

可惜就是因为是神魔,强到自己都无法杀死自己,想自杀都不可能了,只能这么一直生不如死的忍受下去……

梦魇之主就像是开窍了一样,在这边不断的说好话,姿态放的低的让人不敢置信。

事实上,林云真的就当梦魇之主是在放屁,听到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完全没有把梦魇之主的话当回事。

毕竟那是一个神魔啊,这种家伙说出来的话,完全不能信啊,甚至签订契约,都不一定能束缚的住对方。

林云正在询问赛梅陇一些事情。

“赛梅陇,这种情况,你知道怎么办么?梦魇之主的神魔之魂和血腥巫妖的灵魂融合纠缠到了一起了,没办法干掉梦魇之主,就相当于没有办法干掉血腥巫妖。

不干掉血腥巫妖,后面的麻烦就永无休止了,那个老干尸绝对能花费一万年的时间来开展报复……”

林云真的有些头大了,听赛梅陇说,死亡之书在神魔时代就已经开始孕育了,但是那个时候却没有孕育成功,后来神魔大战波及到亡灵位面,亡灵位面的生物哪有敢去对抗神魔的,一个都没有啊。

现在的亡灵之王,放到神魔时代,就是一个顶级的炮灰,死亡之书的孕育受到了影响,之后又发生过几次有人想要强夺死亡之书的事情,莫名的,还没有彻底孕育成功的死亡之书,就跌出了亡灵位面,再也没有彻底孕育完整的机会了,魔器构件全部都跌落在外。

这中间,赛梅陇知道的东西就比较多了,很多都是在孕育的过程之中自然而然知道的。

特别是关于神魔的事情,赛梅陇知道的很多,想要解决梦魇之主的问题,一般的力量肯定就不行了,必须要借助一点神魔的力量。

若是有哪一位神魔的力量能解决眼前的情况就最好了,神魔虽然死了,但绝大部分的神魔都留下了不少东西。

神魔之魂碎片,神魔之血,神魔的残躯……

只要知道哪一位神魔的力量能解决目前的情况,去找到神魔残留的部分,总有办法引导出来一部分力量来解决梦魇之主的问题。

赛梅陇也在一个一个说明每一位神魔的力量。

“智慧之主,被称为一切智慧的源泉……”

“这个不用了,换下一个,智慧之主的力量肯定没有办法解决眼前的事情……”

赛梅陇还没说完,冇林云就打断了赛梅陇,这不是废话么,智慧之主的力量源泉,智慧的起源,康斯坦佐的头骨都已经被融合了,能解决的话就不用赛梅陇在这里说了……

赛梅陇倒是不介意,继续介绍其他神魔所拥有的特殊能力,或者是有可能解决梦魇之主问题的能力。

这些东西林云也知道一些,但是肯定没有赛梅陇知道的这么详细,毕竟神魔时代再到奈瑟王朝,再到第三王朝,再到现在这个时代,还能有神魔时代关于神魔详细记载的东西,几乎一个都没有的。

赛梅陇不断地说,林云不断地摇头。

一晃就是一个小时过去了。

“死亡之主,也是拥有灵魂力量的神魔,他的死神之刃,据说是在死亡之主出声之后就有的,拥有斩断灵魂的能力,被斩断灵魂的生物,不一定会死亡,但是被斩断的部分,灵魂就会永久的缺失,据说神魔大战的时候,死亡之主斩断智慧之主的一只手,智慧之主的那只手的灵魂就缺失了,一只手彻底的废掉了……”

赛梅陇说到这里,林云的眼睛忽然一亮,瞬间就想到了骷髅王。

死亡之主死后,他的武器也破碎跌落到了亡灵位面,然后变成了一个个骷髅王的死亡镰刀,这个是最好找到的,因为林云本身就有一把死亡镰刀。

若是死亡镰刀能斩开梦魇之主和血腥巫妖纠缠融合在一起的灵魂,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林云将自己的死亡镰刀拿了出来,赛梅陇就忽然惊叫了起来。

“死神之刃,梅林,死亡之主复活了么?”

听到赛梅陇叫出死神之刃的名字,林云拿出的那柄血色的死亡镰刀忽然颤抖了起来,镰刀的刀刃和刀柄的连接处,那个血色的小骷髅头眼里忽然亮起了光芒,尖锐刺耳的怪笑声从小骷髅的嘴里传出来。

林云握着死亡镰刀都有些快握不住了,催动亡者之章,变成骷髅王之后,血色死亡镰刀才算是安静了下来。

赛梅陇的语气有些古怪,看着林云化身骷髅,身披披风,握着一柄血色的死亡镰刀的样子,就像是看到了一个活着的神魔。

“梅林,死亡之主就是你现在的样子,握着一柄血色的死神之刃,也就是现在那些骷髅王握着的死亡镰刀,不过,死神之刃不是已经破碎毁掉了么……

你手里这个死神之刃的确是死神之刃,只不过比死亡之主的死神之刃要弱太多了……”

林云想起之前在梦魇国度的时候,斩断了小胖子的尾巴时,小胖子的尾巴依然长在身上,但是却有一道幻影被斩断,然后被这柄血色的死亡镰刀吞噬掉,这个应该就是死神之刃的能力。

当时还有些诧异,还以为死亡镰刀变了个颜色之后变异了……

现在想想,应该是巧合之下,献祭了一个吸血鬼始祖,让这柄死亡镰刀返祖了,拥有了死神之刃的能力,甚至有可能死亡之主的神魔之魂碎片都在这柄血色死亡镰刀上复苏了……

最擅长斩断灵魂的武器,却因为一个没有灵魂的吸血鬼始祖而复苏了,这么想其实也挺诡异的,吸血鬼始祖也挺可怜的……

在梦魇之主这里,吸血鬼始祖就是一个活着的人形钥匙,在死亡之主这里,又成了杀掉就能复苏的关键祭品……

十三个吸血鬼始祖,能活这么多年的时间,到了最近一两年才被吅干掉了大半,的确是挺不容易的……

当林云变身骷髅王,拎着血色的死亡镰刀走向被镇吅压在天然半位面投影之下的梦魇之主时,梦魇之主那憋屈的脸就变得更加憋屈了……

我就知道,见到这个梅林,肯定就是我最倒霉的时候,果然是这样……

当初我就应该先跟这个家伙做一个交易,现在好了,想做交易都没有办法做了,这个家伙连死神之刃都有,而且还能变成死亡之主的样子,绝对能发挥出死神之刃的力量……

梦魇之主做梦都没有想到,林云手里有死神之刃,这个武器当初可是砍死过好几位神魔的,被砍死的那几位,身体被斩碎了不说,神魔之魂都被切成了碎片,再也没有复活的可能,甚至连转生的可能都没有了……

那些碎成渣的神魔之魂碎片,就算去转生,也永远无法觉吅醒了,转生之体就是一个全新的个体,顶多就是冇有一些特殊的能力,但是跟神魔却再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永远都无法觉吅醒,就像是陷入沉睡之中再也不可能有醒来的一天,这对于神魔来说,就是真正的死亡……

梦魇之主现在是又憋屈又恐惧,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了一生都不够,还要倒霉好几生……

“梅林,我们有话好好说,我们可以慢慢谈谈的,我们可以做一个让你满意的交易,相信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梦魇之主一句话说了一半就忽然停了下来,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看着林云身旁。

梦魇之主愣了几秒钟之后,看着林云都要举着血色死亡镰刀过来了,才像是见到了亲人一样大喊了起来。

“卡柏莱,卡柏莱,哦该死的,竟然是你,卡柏莱大人,快点救我啊,当初若不是因为你要我去做的,我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啊,那个该死的厄运之主,肯定是在死的时候用自己的神魔之魂诅咒我了……

卡柏莱,救我啊,我真的是想做交易的,我说的是真话啊……”

梦魇之主喊的心酸,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林云都有些不忍心了,想想梦魇之主,绝对算是神魔里运气最背的一个,其他的神魔,最差的也就是一次死的干净了,而梦魇之主,这简直就是生不如死,还不如从最开始就死的彻底的好……

林云顺着梦魇之主的目光向着自己的身旁看了一眼,安德法已经悄声无息的躲到林云身后,但是却被林云拎着丢了出来。

果然,梦魇之主的目光就像是锁定在了安德法身上一样,死死地盯着安德法,真的跟见到了亲人一样……

“卡柏莱大人啊,你也被这个的邪恶到不可思议的人类抓到了么,快点救我啊……”

安德法三脸晦气,就像是出门不小心踩到了一坨狗屎一样。

“妈的,该死的混蛋,死之前还要挑起内讧,这种混蛋就必须死,梅林,快点砍死这个混蛋,把他砍死了血腥巫妖就会死了……”

林云忽然再次变成人类,将死亡镰刀收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安德法。 〖未完待续 本文字由破晓更新组 清逸尔雅 提供〗

楼主 清逸尔雅  发布于 2016-01-26 19:52:00 +0800 CST  

楼主:清逸尔雅

字数:3197

发表时间:2016-01-27 03:5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5-22 18:41:26 +0800 CST

评论数: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