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开新坑 长篇连载】山海·异兽

都市龙族写腻了,再开一坑。不定期更新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07 23:16:00 +0800 CST  
一:烛龙九阴
少年拖着斜长的影子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因为住得离学校比较远,所以平时就没有多少人的路到了黄昏更是看不见几个行人。
少年的名字叫苏辰,因为某件事,那天过后这条安静的路就从未安静过。
苏辰可以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东西,妖怪和幽灵。这些被人类称为「骚灵现象」的东西他都能看见,他喜欢称它们为「异兽」。实际上,这个说法也是从某头异兽那儿听来的。
那天和往常一样,少年走在平时常走的道路上。不过,他总能听见奇怪的声音,但是回过头却什么都没发现。
“我的错觉吗?”苏辰自言自语,回过头只看见西沉的落日,以及远处被染成绯色的海洋。
苏辰叹了口气,走到一边的公交车站坐下,这里的车站已经废弃很久了,不过长椅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或许经常有人清理。
“体育课,真是受不了。”苏辰揉了揉肩,今天的长跑测试差点要了他的命。现在他的腿还疼着呢!
苏辰望着对面,这条街大部分的房子都是老式的砖瓦房,对面的那间也是,而且看起来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
这间房子和苏辰老家那间很像,这让他想起之前去老家发生的一件事。
苏辰摇摇头,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书,绿色的封面有些折卷,苏辰轻轻掸去覆盖在封面的灰尘。前不久,他在老家里找到这本书,苏辰的父母也不清楚书的来历,看起来只是本普通的书。
书的封面没有文字,只有一幅奇怪的画,那看起来似乎是一幅世界地图,但又和世界地图不一样,没有一块大陆的样子能吻合。
苏辰觉得好奇,便随意翻开一页,那是一幅画,画着一只人首蛇身的怪物,通体红色。
“这书居然画着怪物?”苏辰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对这本书更为好奇了。
“多少年过去了,在人类看来我还是这模样吗?”
苏辰听见耳边传来一阵细小的说话声,他吓了一跳,扭头看去,还是什么也没有。
“又是幻听?”苏辰揉了揉眼睛,原本没有人的座位上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影,但那似乎不是人类?
影子渐渐变得清晰。那是只有传说中才有的生物,龙。
看着影子的实体,苏辰吓得站起来“红色的……龙?”
显然,那只通体红色的龙也被吓了一跳。他飞到苏辰眼前,挥了挥爪子,问“你能看见我?”
“嗯,能看见。”苏辰点头,随后一想哪里有些不对劲“不,其实之前是看不见的。”
“伤脑筋……”红龙露出为难的样子,抱着两只前爪在苏辰四周转来转去“人类应该看不见我们,这下怎么办?”
苏辰看着这只只有小猫大小的龙,有些好笑。苏辰弯下腰,看着停在自己胸前的红龙,笑着问“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帮忙?吼吼!”红龙突然开口笑道,笑声非常怪异,就像黑夜里惊现的鬼魅“我不能让人类知道我们的存在,所以我要吃掉你!这就是你能帮我的地方!”
红龙冲苏辰张开血盆大口,苏辰一个激灵,下意识把书挡在自己脑袋前。
古书像是感应了到什么,脱离苏辰的双手浮在空中,自己翻动起来。苏辰注意到,书上所画的都是些没见过的生物。
最终,书停留在一页,正是苏辰之前翻开的那页。
“不管你做什么都是没用的!我要吃了你!”红龙丝毫不在乎那本书。
古书发出奇异的光芒,红龙的身上也随之发出奇怪的光芒。
“什么?”红龙停下了好奇地看着自己的身体。
一根奇异的丝线连接在红龙和古书之间,那张图附近逐渐浮现出绿色的文字。
「西北海外 ,赤水之北 ,有山。有神龙身而赤 ,直目正乘。其瞑乃晦 ,其视乃明。其吹乃冬 ,其呼乃夏。不食 ,不寝 ,不息。 是烛九阴 ,是谓烛龙。」
苏辰看着古书,下意识伸出手将落下的古书捧在手里。
“烛九阴,这是你的名字?”少年抑制不住好奇心,主动凑到红龙身边。
红龙不回答,看着自己的爪子,一时间气氛突然沉默下来。
“啊!!!”红龙抱住脑袋拼命摇晃“我的妖力,你做了什么?是那本书!”
“小子,把书给我!”
红龙朝苏辰冲过去,死死地盯着那本古书,他可以确定就是那本书吸走了自己的妖力。
红龙接触到那本书的一瞬间,全身就像触电一样,不停抖动,最终,古书的力量弹开。
“怎么会?我该怎么……向她交代……”红龙脑袋一阵眩晕,昏了过去。
苏辰接住晕倒的红龙,看着躺在手心小小的九阴,有丝好奇。
九阴的外貌和古书中描述的完全不同,古书里记载的九阴是人首蛇身的怪物,但是躺在苏辰手心的九阴却和神话传说里的龙没区别。
“喂!你还醒着吗?”苏辰伸出手指戳了戳九阴“好冷……”
冰凉的鳞片让苏辰收回手指,这种寒冷甚至穿透了苏辰的皮肤。
“没办法了。”苏辰叹了口气埋怨道“为什么我会遇见这种事?”
苏辰四下看了看,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苏辰捡起地上的书放进包里,至于九阴还是就这样捧在手心带走吧。

九阴在温暖中渐渐苏醒过来,他看了看四周。一张床铺,摆在窗边的书桌,很明显,这是人类的居所。
“呦!你醒了?”九阴被突然出现的脸吓了一跳。
“啊!”九阴惨叫着飞到一边,重新审视这个站在自己身后的少年。很普通的少年,如果他混在人群中,九阴一定找不到他在哪里。
“人,人类!你想做什么?即使我没了妖力,我也不怕你呦!”九阴故作镇定,实际上他没有把握能打败人类,除非变成原来的大小。
“妖力?你是妖怪吗?”少年丝毫不在意九阴的装腔作势。
九阴见少年没有对自己不利的想法,渐渐缓和下来。他飞到一边的桌子上,道“那只是你们人类的说法,类似的还有骚灵现象,请叫我们异兽。”
九阴的样子多少有些滑稽,苏辰忍不住笑了笑“异兽,有点古风的说法。那么,你知道我为什么能突然看见你们吗?”
“大概是那本书的原因吧。”九阴从一边的本子上撕下一张纸。
“啊,我的笔记。”苏辰有些后悔,但还是把话埋在心里。
九阴把纸撕成两张,道“我们异兽和你们一样,都是这个世界的生物。但是又稍微有些不同,就像这两张纸,相互平行,永远不会有接触。但是,一旦有了外界的力量……”九阴打开桌子上的风扇,撕开的两张纸被风吹起,随后落在一起“一旦有了外界的力量,两张纸就有可能重叠。这样说,你懂了吗?那本书就是外力,让我们两个的世界有了交集。顺便还吸掉了我的妖力!”九阴愤愤地看着床上的书。
苏辰拿起古书,随手翻开一页,像是故意刺激九阴一样,那页正好是封印九阴力量的那一页。
苏辰大概理解九阴说的话,但是他还是觉得奇妙,在老家随便找到的书就有这样的力量?身为普通人的自己因为这本书变得可以看见异兽了。
“我明白了。”苏辰合上书,笑嘻嘻地看着九阴。
九阴被苏辰的笑容看得有些起毛,颤颤地问“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明明是异兽,却这么熟悉人类的东西。那个风扇可是最新款的无叶风扇。”
“要你管!”
“话说回来,今后你打算怎么办?”苏辰坐在床上问。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住在这里,找到办法重新融合我的妖力,不然我以后怎么站在其他异兽面前!还有,我肚子饿了,快点拿吃的来。”九阴说道。
“……自顾自话的家伙。我可不知道异兽吃什么哦!”
“和你们人类一样。”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07 23:17:00 +0800 CST  
@维度之律@可爱的豆豆max@Apecwtoar@kokhee118@510165956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07 23:19:00 +0800 CST  
二:浅塘的倾听
少年的名字叫苏辰,因为一次偶然和异兽烛龙结下渊源,烛龙住在少年的家中等待着重新融合妖力的那一刻。
“啊~”九阴拍着肚子发出满足的声音“好久没吃得这么饱了,谢谢你,苏辰。”
“唉?你也会感谢人类吗?真难得。”苏辰坐在书桌前,忙着抄写被九阴撕成两张的笔记“伤脑筋,这些笔记明天上课还要用。哎!为什么我会这么倒霉?”
九阴听着苏辰的叹息,虽然他对之前的话感到不满,不过还是算了吧“呐!我问你,能看见异兽,你觉得是件好事吗?”
“不知道啊!”苏辰懒得多想,继续抄写笔记“但是,我想应该会很有趣吧,再过几个星期就是暑假了。”
“噗!”九阴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还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类,以前人类可是很害怕我们呢。”
“是吗?说不定我也很怕原来的你呢。”苏辰放下手中的笔,伸了个懒腰,望着笔记,道“终于写完了。”
苏辰站起来,朝房间外走去。九阴看着他,问“你要去哪?”
“还用问吗?洗个澡然后睡觉。明天可是很辛苦呢!数学测验吗?”苏辰苦笑着,想起之前那场测验,宛如去地狱旅行了一遍。
苏辰打开房门的那一刻,想起一件事,他回过头问“你要一起洗吗?”
“不用了,我讨厌和人类一起洗澡。”九阴挥挥手“还有,和我一起洗澡的话,你说不定会被烧焦的。”
“那我随便你了。”苏辰打开房间,走了,只留下九阴一个人在房间里。
九阴打开窗户用力吸一口气,外面传来蝉的鸣叫,一股和煦的夏日之风扑面而来,现在正是浅夏。
“夏天吗?正是异兽活跃的季节,说不定那小子会因为那本书陷入危险中。”九阴回头看着那本安静地躺在床上的古书。
九阴不清楚古书的来历,但是那本书在异兽中很有名,名为《山海》,有着封印异兽妖力的奇妙能力。说不定会有某个强大的异兽盯上书中的力量而对苏辰不利。
“可恶!我的妖力……”一想起那本书,九阴就想哭。本来的话,自己刚才吸的那口气,应该可以改变小范围的温度,但是却什么事都没发生。自己那吸气为冬,吐气为夏的风光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苏辰全身泡在刚刚好的热水中,每天唯有这个时候才能让他彻底静下心来。
“舒服,话说回来,那家伙的身体明明那么冰冷,为什么不进来泡澡呢?”苏辰又想起第一次触碰九阴的冰凉感。
“那家伙……”苏晨抬起头看着满是水珠的天花板“真的那么讨厌人类吗?”
天已经黑了,苏辰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看了一眼书桌上的九阴,九阴一动不动,很明显已经睡着了,而且苏辰还听见了九阴的呼噜声。
“真是的!赶紧睡着啊!明天的考试……”苏辰直接埋进被子中强迫自己睡着。
不知不觉中,苏辰睡了过去。但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完全没睡好的样子。
“啊~睡得好饱啊!”九阴和苏辰完全不同,睡得可是很舒服“嗯?”九阴注意到苏辰半死不死的表情飞过来问“苏辰你怎么了?”
“没什么……”苏辰揉了揉眼睛,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昨天做了一夜的噩梦,今天的考试看样子要完蛋了。”
噩梦?九阴变的警觉,这可能是盯上《山海》的异兽干的好事。
九阴飞到苏辰眼前,道“站这别动。”
“怎么了?”
九阴一番检查后,并没有发现异兽的气息,他松了一口气。或许就是单纯的做噩梦而已。
“没什么,你不是要去上学吗?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九阴双爪抱在胸前,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个本子,那是苏辰的笔记“昨天,你遗漏的部分,我已经帮你补好了。”
苏辰接过笔记,随意翻看了几页,果然笔记都已经写好了,虽然字迹不怎么样“谢谢你。”
“好了,别说了,赶紧出发吧!”
苏辰站在公交车上,叹了一口气。他好不容易才赶上的。
“累死了,那么,你为什么也跟来了。”苏辰问。
九阴趴在苏辰的肩膀上,悠闲地看着窗外“你管我,反正别人又看不见我。”
苏辰无法回答,因为九阴说得挺有道理的,别人的确看不见他。
“随便你吧。”苏辰无奈地说。
不知道何为,旁边的人咳嗽了一声。苏辰这才看见别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在他们看来,自己就像在和空气说话。
苏辰的脸渐渐泛红“都怪你……”当然,这次苏辰是目视前方的,他可不想在被别人当成怪胎。
“怪我咯?”
公交车的速度很慢,苏辰快要睡着了,不知不觉中还是九阴喊他下车的,不然肯定坐过站了。
苏辰来到教室,放下书包,马上就要上课了。苏辰四下看了看,九阴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他不在也好,我可以好好考试了。”苏辰说着,看见教师拿着装有测验卡的档案袋走了进来。
“好了,大家都坐下吧,开始测验。”教师稍微整理了一下测验卡,便将这些试卷分发下去。
苏辰双手合十,在心中祈祷“拜托了,神明大人。这次如果再不及格的话,我就没脸见人了。”
“苏辰?试卷已经发下来了咯,赶紧做吧。”一阵熟悉的声音把苏辰拉回现实,是前座的同学,夏然。
“啊,谢谢你,夏然。”苏辰冲夏然点了点头,她是自己在这个班上为数不多的女性朋友,也是自己的初中同学。
测验的时间说快也不快,说慢也不慢。总之测验结束了。
苏辰趴在桌子上叹了一口气,像是刚经历过一场战役。
夏然回头看见半死不活的样子,就知道这次他又完了“都说了,让你努力学习,你就是不听。”
苏辰捂住被夏然用书拍打的脑袋,道“我也没办法,你知道我对数学没辙。而且,我昨天晚上……呵~”苏辰伸了个懒腰,随后又趴在桌子上“还做了噩梦。”
“噩梦……”夏然从桌子里掏出一本书,像是想起了什么。站起来,抓住苏辰的胳膊“跟我来。”
“哈?去哪?”苏辰完全使不上力,任由夏然拽着自己前进。
夏然打开教室门,朝外走去“别说话,和我来就是了。”
夏然带着苏辰来到学校的池塘边。
苏辰所在的学校虽然不是很有名,但是环境却是数一数二的优美,这片池塘位于校园的后方,被几颗郁郁葱葱的松树包围着,可以说这里是整座校园最安静的地方。
嘶~嘶~嘶~
蝉鸣从四处八方传来,苏辰稍微恢复点意识。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好多了?”夏然站到苏辰面前,问“我听别人说,这片湖有神奇的功效,可以祛除人的噩梦。做了噩梦的人,只要在池塘边站一会就不会再做噩梦了。”
“嗯。”苏辰点点头,走到池塘边,阳光洒在清澈见底的湖面上,能清楚地看见有几条鱼在湖里游动,当然夏然说的话他是不会相信的,能治愈噩梦的池塘什么的,只是校园的传说而已。
苏辰在池塘边坐下来,虽然他不相信夏然的话,但是在这里至少可以安静地融入自然中,听听蝉的叫声,晒晒和煦的阳光,还有湖底的鱼。
苏辰深吸一口气,在这他大概能忘记烦恼。
苏辰朝池塘里望去,他看见一条鱼在岸边游动“鱼?”
“哪里有鱼?我什么都没看见哦!”夏然凑过来,只看见湖底的鹅卵石,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诶?不就在这吗?”苏辰指着湖底的鹅卵石说。
“明明什么都没有,苏辰,你是不是中暑了?”夏然伸出手背放在苏辰的额头上“和平常一样……”
我可以看见,夏然看不见吗?难道是异兽?!
虽然很紧张,但苏辰还是以很平常的语气对夏然说“大概是我把石头看成鱼了。”
“笨蛋!”
苏辰赔了个笑脸“对了,老师不是让你帮忙改试卷吗?再不去要迟到了。”
“对啊!糟糕!”夏然一个激灵站起来朝校区跑去“苏辰,下午的课马上就要开始了,要记得回去啊。”
“好!”苏辰朝夏然挥了挥手,然后看着湖底,没想到那条奇怪的鱼还在那里。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苏辰慢慢朝那条鱼伸出手,他这才看清那条鱼有着蛇一样的脑袋,如同马耳的双目。更奇怪的是,它居然长着六只脚。
“住手!苏辰,别碰那家伙!”九阴不知道从哪冒出来,飞到苏辰面前。
“九阴,你去哪里了?”苏辰停下抓鱼的动作。
“哦呀,这不是烛龙大人吗?怎么会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池塘底忽然传来说话的声音,是那条鱼。
九阴回过头,看着怪鱼道“冉遗,如果你敢对这个人类下手,我可不会原谅你!”
冉遗,这是他的名字?苏辰私心想着。
“那个人类能看见我们吗?真稀奇。如果,那个女孩也能看见我就好了。”冉遗自言自语,一股哀意浮上心头。
“那个女孩,是谁?”苏辰突然来了兴趣,坐下来看着伸出脑袋的冉遗,问。
“喂!苏辰,都说了很危险!”九阴趴到苏辰的肩膀上。
苏辰一点不在乎拽住自己身体的九阴,继续问“可以说给我听吗?”
“呵呵,人类居然会在意我们异兽,有意思。”冉遗笑道“那大概是几年前吧。”
“一位和你差不多大的人类女孩,边哭边跑到这里,到池塘边不停地抱怨昨天晚上做的噩梦有多可怕,扰得我头疼。于是,我稍微施展了点妖力,让那个女孩不会再做噩梦了,我就可以安静点了。”
原来夏然说的那个传言是真的。
“但是,我没想到。那个少女第二天又来了,虽然不是来抱怨的。似乎是来感谢寄宿在湖底的神明大人,哼!明明是我的功劳。”
“就这样,每一天,每一天。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每天都来。和我说着,她的生活。日子很长很无聊,所以听她说话似乎也成了我每天中必要的一部分。”
“有段时间她消失了,很长时间没来。但是,某天她穿着和平常不一样的蓝白相间的衣服来了,却只说了一句话‘再见,如果有机会,我会回来继续和你说话的。’就离开了。那天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了。”
冉遗叹了一口气“哼!果然是人类,没一个守信用的家伙。”
听着冉遗的诉说,苏辰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池塘可以祛除噩梦什么的恐怕也是那名少女传播的。
“虽然这么说有些抱歉,但我估计那名少女大概不会回来。”苏辰看着冉遗悲伤的样子,实在不想把实情告诉它“几年前,同校的某位学生因病住院,似乎病得很重的样子,医生说她的病治不好了,听到这个消息后她似乎擅自决定出院的样子,回到学校里,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是吗?她死了啊……人类还真是……”冉遗扭过头去,声音越来越小“人类真是弱小的生物。”
“冉遗……”苏辰看着冉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没想到传言中的妖怪也会因为重要的人去世而伤感。
“你叫苏辰是吧?”冉遗突然回头看着苏辰“我知道《山海》在你手里,能不能请你拿走我的妖力?”
“诶?为什么?”苏辰不明白,那本古书大概就是《山海》,不过为什么冉遗会主动放弃妖力。
“我已经厌倦作为异兽的生活了。”冉遗抬头看着天空“不如做一条普通的鱼,无忧无虑,想去哪就去哪。这池塘底有一个暗洞,我累了想去更大的地方看看。说不定在哪里我还会遇见她。”少女临走前的笑容似乎就在眼前。
“这个……”苏辰似乎有些为难。
“你就答应他吧。”九阴从苏辰的肩膀上站起来“有放弃妖力的想法,他已经不算异兽了。”
“烛龙说的没错,拜托你了,苏辰大人。”
“这个,好吧。”苏辰拿出古书,放在地上。
《山海》感应到冉遗的存在,自动翻开其中一页,上面画的正是冉遗。
冉遗身上发出绿色的光芒,《山海》翻开的那页渐渐浮现文字。
「英䩚之山,涴水出焉,而北流注入陵羊只泽。是多冉遗之鱼,鱼身蛇首六足,其目如马耳,视之使人不眯,可以御凶」
光芒过后,冉遗的身姿消失《山海》也自动合上,苏辰目光所及之处只有一条普通的鱼。
“好了,走吧,苏辰。”九阴说。
“啊。”苏辰点点头,离开池塘。
九阴和苏辰的说话声渐渐远去,蝉鸣依旧不停。世间有太多的邂逅、分离。即使看不见对方,即使自己的话无法传达。但是只要相遇过一次,倾听过的声音那便是足以让人铭记的小小的依靠。
“苏辰,那个人类真的死了吗?”
“不知道,那只是传言而已。还有一种说法,她去国外治疗了。”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10 22:35:00 +0800 CST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10 22:37:00 +0800 CST  
@IJustNoob@facks12138@维度之律@可爱的豆豆max@Apecwtoar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10 22:40:00 +0800 CST  
@wzh1998430sr@ShinyATM@loon个@Dodypop@神圣的恶龙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10 22:44:00 +0800 CST  
有需要更新艾特的人请在此层回复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10 22:51:00 +0800 CST  


这章登场的异兽——彘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15 21:23:00 +0800 CST  
三:夕空下的野犬
因为考试的原因,苏辰很早就困了。甚至连饭都没上吃几口,母亲担心他是不是生病了,苏辰表示他没事。

“真的没事吗?最好去看看医生吧。”苏辰的母亲站在椅子边亲切地问道。

“没事。”苏辰故意摆出一副充满活力的样子“我昨晚只是没睡好而已。对了,我端一碗饭上去吧!饿的时候,我会吃的。”苏辰拿起自己碗,又往里面加了一些菜,都是些肉。

“头疼的话,一定不要忍耐哦。”苏辰的母亲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儿子还有胃口,应该没什么事。

“嗯。”苏辰点点头,又装了一壶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苏辰上楼后,苏辰的母亲才想起一件事,自言自语道“嗯?那孩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吃肉了?”

当然,她不会知道,这些东西根本不是给苏辰吃的,而是苏辰拿去给九阴的。


苏辰走进房间里,叹了一口气“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随手把碗放在书桌上,喊道“喂!九阴,出来吃饭了。”

没有人回答,九阴也没有出现。

“又不见了……”没办法,苏辰从桌子上撕下一张便签,写上「回来的时候,尽快把饭吃了,不然就凉了」

“就这样办吧。”苏辰看着歪歪扭扭的字,还能写出人认得出的字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苏辰把便签贴到门后,直接倒在床上。

“但愿他能看见……”

苏辰的视线渐渐模糊,慢慢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月亮不再明朗,甚至蒙上一层雾气。九阴打开窗户,慢悠悠地从外面飞进来。

看见苏辰已经睡了,九阴放弃原本想大声说话的想法。他飞到苏辰身边看着他的脸,小声道“这家伙今晚怎么睡得这么早。嗯?这是什么味道?”九阴闻到一股味道,顺着香味的方向,九阴飞到书桌边。他看见了食物。

九阴看见食物愣了一会儿“居然给我留了食物,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啦!我开动了。”九阴把筷子放到一边,虽然不想用筷子,但是他也不想用手直接抓着吃,这种时候还是直接趴在碗边吃吧。

“美味!没白费我保护他啊!”

想起冉遗的事,九阴虽然觉得有些遗憾。但不是每只异兽都像冉遗一样无害,也有很多可怕的异兽。如果苏辰遇害,自己的妖力就拿不回来了。

之前,在学校也是,回来也是,九阴第一时间就去调查附近的情况,确定没有异兽后,九阴才放心回家。


“啊!”苏辰伸了个懒腰,这次他睡得比昨晚舒服多了。

苏辰走到窗边,推开窗户。一抹阳光照在苏辰的脸上“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去哪里逛逛吧。”

“你要去哪?今天不用上课吗?”九阴出现在外面的那棵树上,看见苏辰醒了,他飞了进来。

“周末不用上课。”苏辰打算把碗筷收掉,却发现碗筷不见了。

“呃?昨天晚上你没吃饭吗?”苏辰问。

“当然吃了!”九阴说道“吃完饭后,我把碗送到楼下的水槽里了。话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要去哪?”

“随便逛逛而已。”苏辰穿上衣服,背起书包走到镜子前稍微整理整理仪容“大概会去夏然的家里吧,十分钟的路程而已。昨天一天都不在状态,必须把昨天漏掉的资料补上来。”

“夏然,就是那个人类女生吗?”

“没错,那么拜托你看家咯。”苏辰朝九阴使了个眼色,就出门了。

九阴摇摇头,趴在窗户上目送苏辰离开“只有十分钟,应该不会出问题吧。那么……”九阴从窗户上下来,飞到书桌的抽屉前。

“苏辰把《山海》放在这里面。他正好不在。哼哼!趁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
融合妖力。”九阴冷笑道,如果成功的话,他就不需要保护苏辰了。

九阴小心翼翼地打开抽屉,他惧怕《山海》的力量,如果不是《山海》吸掉了他的妖力,他根本不需要待在这里。

打开抽屉后,九阴只看见几张废弃的稿纸和一堆乱七八糟的文具,并没有古书的身影。

“苏辰那小子,把《山海》拿走了吗?气死我了!”九阴愤怒地把抽屉合上。


苏辰走在去夏然家的路上,因为昨天晚上没做噩梦感觉一天都很有精神。

“嗯。”苏辰看见路灯下面蹲着一条狗。

“这附近有谁在养狗吗?”苏辰停下来,仔细思考。虽然这里是条老街,但是养狗的人却不多。苏辰在确定没有人养狗后开始觉得,这是条野狗。

苏辰见野狗看着自己,便蹲下来道“抱歉,我没有食物喂你。”

苏辰摸了摸狗头,野狗也任由苏辰摸自己。

苏辰站起来,冲野狗挥挥手“如果你愿意,晚上我再来。那么,再见了。”


到了夏然家后,苏辰有些为难。他迟到了。

苏辰正在考虑该如何对夏然解释,这个时候。

“啊嘞?苏辰。”夏然的声音在苏辰背后响起。

苏辰回过头,看见夏然提着一个购物袋,里面都是蔬菜等时令产品。

“等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所以我去帮妈妈买东西了。”夏然拿出钥匙“昨天的学习资料吗?等会我拿给你。”

“妈妈!”夏然喊道“东西我放在客厅里了,我上楼了。”

“好了!”夏然抓住苏辰的手朝楼上走去“走吧。”

苏辰和夏然也不是第一次握手了,他们毕竟是青梅竹马。苏辰一点也不觉得害羞。

到了二楼,夏然的房间后。夏然从书包里拿出笔记递到苏辰手里“就是这个,昨天的笔记,你拿回去抄吧。什么时候还给我都行。”

“谢谢。”苏辰接过笔记,打开书包发现一件很不妙的事。

“糟了。我怎么把这本书带过来了。”苏辰从背包里抽出《山海》,他记得自己明明把《山海》放在抽屉里的。

苏辰随意地翻阅着,果然除了烛龙和冉遗那一页,其他页画着的也是异兽。

“什么书?”夏然趁苏辰不注意,凑了过来。

夏然看见的是一个又一个的怪物。

“哎~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啊。”夏然想起小时候,苏辰总是抱着一些志怪书籍,坐在角落安静地一个人阅读。

“那时候……”苏辰的思绪也飞回从前,正如夏然所说,小时候的自己似乎习惯了一个人,而自己也曾幻想书中那些新奇的生物出现在自己眼前,自己就不会孤单了。

“你不也一样吗?”苏辰笑了笑“从以前开始,你就是这样一个人。”

“哈?”夏然直接站起来,红着脸说“那么久的事你还记得啊!”

“嗯,当然记得。”苏辰点点头。

“那个时候,我一个人坐在废弃的公交站的座椅上,看着书。你凑过来了朝我搭讪。”

“那才不是搭讪呢!”夏然极力地否认,虽然她的红脸出卖了她“我只是太无聊了,才会和你说话的。”

“是这样吗?”


“你是谁?”

“我是夏然,呐。你在看什么书?《淮南子·本经训》?奇怪的书。”

“还给我啦!”

“你,是不是没有朋友啊!”

“……不用你管,快把书还给我!”
“呐!如果,没有朋友的话,那么我来当你的朋友吧。”


“你真的一点没变。”苏辰笑道。


“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苏辰站起来,走到门口冲夏然挥了挥手“明天见。”

“嗯,明天见。”夏然的脸还有点红,显然她还没恢复过来。


苏辰走在回家的路上,和往常一样是那条安静的老路。

“对了!”苏辰想起之前遇见的那条野狗,脚步渐渐慢下来“不知道它还在不在。”

苏辰摇摇头,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纸币,去附近的超市买了根火腿肠“希望他还在那里。”

苏辰顺着原路返回,这条安静的小路让他的身心都轻松不少。这条路对他来说,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第一次遇见夏然,第一次变得能看见异兽。

苏辰远远地就听见狗叫的声音,他知道那条狗还没走。

苏辰快速奔跑着,朝声音的方向跑去。

终于,野犬的身影渐渐出现在苏辰的视线中。

“太好了。”苏辰停在野犬面前,野犬好奇地看着这个人类。

苏辰弯下腰,摸了摸野狗的额头“你还在啊,给你。”苏辰拿出那根火腿肠“抱歉啊,我只有这点零花钱了。”

野犬伸出鼻子闻了闻火腿肠的味道,随后又跑到苏辰的腿边。抬头看了看苏辰。

“怎么了?”

野犬微微张开嘴“比起火腿,果然还是你比较好吃!”

苏辰来不及反应,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这难道是异兽!
“我身上那强大的妖力是我的东西了!”野犬踩在苏辰的腹部,身体逐渐变大。狗的身体变成老虎的身体,尾巴却变成了牛的尾巴。

果然是异兽!

“我开动了!”野犬朝苏辰的脑袋咬下去。

“住手!!!”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随后一头龙从天而降。野犬下意识地从苏辰的身体上离开。

“九阴……”苏晨还是第一次看见变大的九阴。

“没事吧,苏辰。”九阴挡在苏辰和野犬之间“你要对我的人出手吗?”

野犬看着九阴的样子,笑道“你是钟山的烛龙,居然跑到这种地方来了。那个人类,是你的猎物吗?”野犬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苏辰。

“和你没关系!”烛龙冲野狗吼道。

“你要阻止我?”野狗冷冷地笑了一声“或许,之前的你能打败我。但是,现在没有妖力的你是我的对手吗?”

“切!被你知道了吗?”

“别紧张,我不会盯上别人的猎物。既然他是你的,我就放弃吧。”说罢,野犬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夕阳下。

九阴松了一口气,身体重新变小。飞到苏辰眼前道“你真是太好心了吧!那家伙可是异兽彘,你们人类可是他的食物。如果不是我感受到异兽的气息,你就被那家伙吃了!真是的,我明明就仔细调查过周围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强大的异兽存在?”

“调查?你。”苏辰明白,这几天九阴每天都会失踪一段时间,原来他是为了保护自己。

苏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道“谢谢你。”

“哼!”九阴傲娇地回过头“以后我可不能保证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我能及时赶来哦。”

苏辰看着九阴的脸,又想起了夏然。或许正因为有了可以依靠之人,自己才不会孤单了吧。

被某人惦记,想见到某人。这样的人才是幸福的吧。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15 21:24:00 +0800 CST  
@IJustNoob@facks12138@维度之律@可爱的豆豆max@Apecwtoar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15 21:25:00 +0800 CST  
@wzh1998430sr@ShinyATM@loon个@Dodypop@神圣的恶龙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15 21:26:00 +0800 CST  
@kokhee118@penglei789@laochen_dada@0阴阳0@米瑞斯12138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15 21:28:00 +0800 CST  
十一天没更新了,开更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29 21:22:00 +0800 CST  


登场异兽:?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29 21:23:00 +0800 CST  
四: 名前(前篇)
“苏辰,都和你说了,不要接近异兽。那些家伙很危险!”九阴站在桌子上,数落苏辰“彘,那家伙可是吃人的,你想被他吃掉吗?而且我现在没有妖力,如果遇到强大的异兽我可保护不了你。到时候你死了,我的妖力也拿不回来了。”

“很抱歉。”苏辰低着头任由九阴数落自己,的确这次要不是九阴救了自己,恐怕自己已经葬身虎腹了。

“下次再这样,我可不管你了。”九阴推开窗子,飞了出去。

苏辰见九阴离开,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真是的,简直和我爸一模一样。那家伙已经到了这种年龄了吗?”

苏辰的家虽然不是单亲家庭,但是他的父亲常年出差在外,一年也回不来几次。每次回来时,也是对他啰里啰嗦的。当然,苏辰知道原因,毕竟一年只有几次见面机会,做父亲肯定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好。

九阴那家伙,应该没到更年期才对。虽然苏辰很想吐槽,但是九阴说的也是事实。

苏辰拿出《山海》,翻开其中几页,他在上面找到了彘的身影,当然还有许多他没见过,但看起来就很危险的异兽。

“唉~”苏辰叹了一口气,合起书站到窗边,外面已经很黑了。

“我是不是应该离那些异兽远一点呢?”苏辰自言自语,有危险的异兽存在,比如彘;就肯定有善良的异兽存在,比如冉遗。苏辰不想把异兽分成两类。


九阴在月光下飞行,之前自己不小心居然遗漏了彘的存在,那家伙太危险。

“可恶!为什么我会遇见这种事。那种家伙,我应该可以瞬杀的!”九阴骂道。

“别说这么可怕的话,大家不是同类吗?”彘的声音响起,九阴停下脚步发现变成犬的彘正站在前面的电线杆边。

“你……”九阴还是无法对彘放下心。

“你的表情……变了。”彘笑道,月光在他身后留下长长的影子,格外诡异。

“什么意思?”

“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没有妖力了吧。曾经的「神」居然落到如此下场。”彘嘲讽道“哈哈,我问你,为什么你会保护一个人类?要知道,死在你手里的人可不比我少。”

“……”

见九阴不回答,彘冷冷地笑了一声“让我猜猜,是《山海》吧,那个少年持有的古书,对我们异兽可是很危险呢。”

“你知道的话,还不离他远点!”九阴冲彘吼道,恨不得把他撕碎。

“放心吧,我说过不会对你的猎物出手。《山海》现世,是一件有趣的事。如果你要保护那个少年,可要注意点。那里面,可有比你还要强大的异兽存在。”说罢,彘直接消失不见,留下九阴浮在空中。

“比我更为强大的异兽……”


苏辰见九阴迟迟不回来,也就不想去管他了,反正每次都是这样。

苏辰躺在床上,无聊地看着天花板。虽然时间还早,可是他已经没事可做了。夏然那本笔记也已经抄完了,明天就可以还给她了。

苏辰看着照在桌子上的月光,他原来还打算去找九阴,可是一想到九阴对自己说的那句话就放弃了“嘛,算了吧,还是睡觉吧。”苏辰蒙住脑袋。

“啊嘞?这是什么声音?”苏辰半睡半醒,听见一阵走廊外模糊不清的声音。他坐起来揉了揉眼睛“是你吗?九阴?”

苏辰冲门外喊去,没有人回答。

“请告诉我,我的名字……”女性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这个声音,不是九阴。是别的异兽吗?”苏辰一下子变得警觉,突然苏辰觉得头有点昏。

苏辰捂住脑袋,模模糊糊中,他看见一只长得像鸟的东西推开房门,慢慢靠近自己。

等到那只鸟靠近苏辰,他才看清那只长得像鵁的鸟居然有着三只脚,更怪异的是,它长着白色的脑袋和人的脸孔。

“糟了,是异兽……”苏辰的脑袋越来越昏,他根本没办法和异兽战斗。
“你知道我的名字吗?”苏辰昏迷前听见的最后一句话,便是那只鸟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自己说出的话。


“啊!”苏辰一下惊醒过来。

“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吗?这次冉遗可不在了哦!”九阴出现在苏辰的视线里。

“你回来了……”

“那是当然,已经是白天了,我也是需要休息的,昨天半夜我就回来了。”

“是吗?”苏辰慢慢坐起来,脑袋还有点晕。

为了不妨碍到他,九阴飞到一边。

“话说,你到底怎么了?”

“不,昨晚我遇见异兽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梦。”

“什么?!”九阴突然大叫“居然趁我不在的时候……”

“你别激动,那有可能只是个梦。”苏辰无奈地笑道“你看,我不是一点事都没有吗?再说,那只异兽长得和鸟一样,应该不是什么邪恶的家伙。”

“……”九阴一时沉默了。

“哼!真的是这样就好了。”九阴对苏辰的回答嗤之以鼻,他自己就是异兽,怎么可以凭相貌判断一只异兽。

“嘛,算了。可能就是一个稍微奇怪的梦,没什么大不了。我出发了。”


苏辰站在夏然的桌子前,把笔记递给她。

夏然接过笔记,道“这么快?”

苏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还好吧,昨天晚上花了我一个小时。”

夏然见苏辰的样子,笑了笑“你果然和以前一样。马上就上课了,回去吧。”

“嗯。”苏辰点点头。

九阴坐在苏辰的床上,事到如今他也不打算去碰什么《山海》了。如果最后的力量再被《山海》吸走,那就完了。

“苏辰那家伙……”九阴翻了个身子,把肚子暴露在阳光之下“那只鸟绝对是盯上《山海》的异兽,不行!我得去一趟苏辰的校园!”

这么想着,为了苏辰也是为了自己的妖力能早一天回来,九阴起身直接朝校园的方向飞去。


路上,九阴在脑袋里寻找有没有遇见过类似的异兽,鸟型的异兽他见过不少,但是长着人类脑袋的鸟型异兽却从未见过。

“可恶!”九阴在心里骂道,不过这也怪不了谁,当初他就很少和这些低等级的异兽交流。


很快,九阴便来到苏辰的校园。他停在校门口闻了闻,果然有股异兽的味道。

“果然,苏辰被盯上了……”九阴流下冷汗。


苏辰坐在阴影处,看着班上的同学在阳光下奔跑叹了口气。

“唉!”苏辰满身都是汗,他可受不了在这种天气下长跑,面子和自己的身体,两者一对比就只知道谁更加重要。

“苏辰大人,请告诉我我的名字。”

苏辰一惊,站了起来,朝左右看去,什么也看不见。但是那个声音他是不会听错的,虽然很虚幻但绝对有什么东西在周围。

“你是谁?”苏辰问道。

没有人回答,耳边只有操场上传来的抱怨声和蝉鸣。

“怎么了?苏辰。你是不是中暑了?”一个五大三粗的人站到苏辰面前。

“老师……”苏辰没想到自己的话居然把老师引过来了。

“看你没精神的样子,赶紧去教室里休息吧。”

与他的外貌相反,苏辰以为他是个严格的老师,但是谁又能想到,其实他很细腻。
“好的,谢谢老师。”苏辰点点头,转身离开操场。

苏辰决定了,与其畏畏缩缩不如直接把事挑明。那异兽到底是什么。

有一件事苏辰可以确定,那只异兽不会对自己出手,如果它想出手,昨天夜里自己就应该死了。


苏辰来到教室,因为大家都去上体育课了,所以教室里空无一人。

“好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这里没人。”苏辰拉上门,对着空气说话。

这时,苏辰眼前原本空白的地方,逐渐模糊。一只鸟的身影渐渐显现出来,苏辰看得很清楚,那是一只青色的鸟,长着三只腿还有一颗人的脑袋。

“你就是昨晚的异兽,你找我有什么事?”

“苏辰大人,请告诉我我的名字。”异兽一脸哀求的样子。

“名字?为什么你会觉得我知道你的名字?我只是个普通的人,如果不是《山海》,我甚至看不见你们。”苏辰说道,老实说,他不觉得这个异兽有多么可怕。

“苏辰大人,就是因为《山海》你才会知道我的名字吧?拜托了,一定要告诉我!”异兽似乎有些失控,她用双翼抓住苏辰的胳膊,不停地左右摇晃。

“这个……”苏辰突然觉得她有些可怜,他看见异兽的眼里都是泪水,或许她真的发生了什么。


突然,一阵激烈的光芒闪过,异兽发出痛苦的叫声,从苏辰身上挣脱。

九阴从窗户外飞进来,与以往不同,他的嘴里衔着一根蜡烛。只不过,这根蜡烛的造型颇像一颗枯树。

“钟山的烛龙?为什么你会在这?!”异兽一脸惊恐。

九阴收起蜡烛,道“为了保护这个愚蠢的人类。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我只想……”异兽话还没说话,突然捂住胸口咳嗽起来“咳咳~”

“你没事吧?”苏辰问道。

“苏辰!你怎么又开始……”九阴真的很无奈,为了保护这家伙,他甚至用上了「烛」,但是苏辰还是一副烂好人的样子。

“我没事,苏辰大人。”异兽似乎安静下来了。

“你说的名字到底是怎么回事?”苏辰问。

“我忘记了我的名字,但是我记得这是很重要的东西。”异兽说道“是我的朋友为我起的。所以,拜托你。”异兽朝苏辰弯下腰“请帮帮我。”

九阴回头看了一眼苏辰,后者一副为难的样子。九阴叹了口气,他大概知道苏辰会怎么做。

“喂!”九阴对异兽喊道“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名字?我不记得。”异兽摇了摇头“我只记得他的样子,它和我一样长着一副人脸,除此之外,他还长着人的耳朵和四肢眼睛。”

九阴听完异兽的描述后,有了一点眉目“既然这样,你不用麻烦苏辰了。我知道你的那位朋友在什么地方,我帮你找回来就行了。”


临近傍晚的小巷里,苏辰背着书包往回走,九阴则站在苏辰的肩膀上。

“你真的知道她的朋友在哪吗?”苏辰问。

“你不相信我?我真的知道。”九阴一脸诧异地看着苏辰“不仅如此,我还知道她的朋友很危险,所以我才代替你去找它,至于你!”九阴飞到苏辰脑袋前,指着他道“这几天不要再管异兽的事了!”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29 21:25:00 +0800 CST  
@IJustNoob@facks12138@维度之律@可爱的豆豆max@Apecwtoar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29 21:26:00 +0800 CST  
@kokhee118@penglei789@laochen_dada@0阴阳0@米瑞斯12138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29 21:26:00 +0800 CST  
@wzh1998430sr@ShinyATM@loon个@Dodypop@神圣的恶龙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7-29 21:26:00 +0800 CST  
五:苏辰和彘
九阴站在书桌前,望着外面的月亮。不知不觉中,已经深夏之际。房间因为开了空调充满了冷气。


九阴回头看了一眼苏辰,后者蜷着身子睡着了。


“真是的。”九阴叹了一口气“既然嫌冷的话,就不要把空调开这么低啊!”九阴小心翼翼地把一边的毯子盖到苏辰身上。


当然,这种程度温度对九阴来说不算什么,毕竟他以前住的地方比这里还要阴冷。


九阴看着苏辰熟睡的脸“这是人类睡觉的样子。话说,我在想什么呢?”


九阴以前见过不少人类,不过像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还是头一次,毕竟之前自己有些太自大了,被人类当作神崇拜。


九阴决定明天就出发,那只鸟型异兽的朋友应该是颙,记忆中形状像猫头鹰,长着一副人脸和四只眼睛而且有耳朵只有颙。


“那家伙,我记得它会造成天下大旱。为什么,那只鸟会认识他?”九阴吐槽道。


不过,比起那只鸟的事,他更要担心苏辰,他不在的这几天,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异兽来找麻烦。


“异兽?”九阴突然想起彘那个家伙,他说过不会再动苏辰了。那家伙虽然性格顽劣了一点,但还是个守信用的家伙,如果可以惦着脸去拜托他,说不定他会答应。


“我居然……”九阴一想起彘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会嘲讽自己,不过为了苏辰的安全,只有这样做了。在这一带,至少没有那只异兽是彘的对手。




九阴透过窗户飞到外面去,他可以感受到彘的气息。


九阴浮在房子周围,他已经闻到彘的味道了,这个方向应该是海边不会错。二话不说,九阴直接朝着海的方向飞去。


过了一会儿,九阴到了海边,他一眼就看见变成野犬样子的彘。彘似乎也注意到九阴了。


“哦呀,这不是烛龙大神么?怎么又过来找我了?”彘从沙滩上爬起来,明显带着嘲讽的语气看着浮在空中的烛龙。


“烛龙大神就免了吧,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烛龙落到地面,这还是他第一次落在地上和其他异兽对话。以前的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不过没办法,谁让他有求于人呢。


“既让你不想听就算了,你来找我做什么?无事不登三宝殿,不可能就是来和我问候的吧?”彘说道。


“既然你都这么问了,那我就直接说吧。”九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那个,请你照顾苏辰一段时间。”


……


“哈?”彘愣住了“你有没有搞错!找我来照顾那个人类,你不怕我吃了他吗?”


“不,你不会这么做的。你之间说过,你会在对苏辰出手了。”


“但是,我也没说要照顾他。”彘邪恶地笑了“你应该知道的,我的食物是人类,我没理由去照顾一个人类。但是,如果这是你的请求的话,就另当别论了。毕竟你可是人类口中的神啊!”


九阴听见这句话后,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好了,别拿这件事开玩笑了,苏辰拜托你了,我走了。”


九阴飞到空中,打算离开的时候却被彘叫住。


“等等,你要去哪?我得明白我要照顾那个小子多长时间。”


“令丘山,我要去找一个异兽。”九阴回答道。


“令丘山,那种草木不生,烟火环绕的地方还真是适合你呢。那么,我去找那个人类小鬼了。”




第二天,太阳照在苏辰的脸上,他醒过来伸了个胳膊,下意识地喊了句“九阴?”


没有人回答,这时苏辰才想起来九阴大概是去找那只鸟型异兽的朋友了。


这时,苏辰听见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是老妈。
“老妈在干什么呢?”苏辰自言自语,趴在窗边朝下望去。


苏辰看见老妈在喂一只黑狗,那只黑狗好像还挺高兴的样子。但是苏辰一眼就认出那是之前袭击自己的异兽,彘!


“!”苏辰惊呆了,难道是因为九阴不在,彘又盯上自己了。不不不,比起这个,老妈现在更加危险。


“老……”苏辰刚打算喊出来,彘便转身离开了。


“什么?”苏辰觉得奇怪,彘居然会这么轻易地就走了?


苏辰看了自己母亲一眼,正好和她的目光对上。


“苏辰,你醒了?这下糟糕了,光顾着照顾野狗,忘记早餐了,抱歉。”


“不,没事。其实我早上不太想吃饭。”苏辰苦笑着摇摇头,看来老妈没什么事“我马上就下来。”




彘站在离苏辰家不远的电线杆边,望着过往的行人“居然让我扮成狗的样子,烛龙,这份恩情你可要记得还给我啊!”




苏辰匆忙吃完饭后和母亲道了个别,便背上书包出门了,当然为了不招来其他异兽,他把《山海》放在了抽屉里。


苏辰在想,为什么彘还会出现,他明明说过不会对自己出手了。


“喂!小子,走路时不要想别的事!”


苏辰一惊,愣在原地。变成野犬的彘就在自己眼前。


“哼!不管看几遍,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味。”彘盯着苏辰邪恶地笑道,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你……”


“如果不是被烛龙拜托,我才不会照顾你呢。好了,小子,你继续走吧。”彘站到一边“这几天,我会负责你的安全,不要给我招惹到其他异兽,我可没有烛龙那么善良。”


苏辰明白了,原来彘为了保护自己才现身的。但是被曾经想要杀死自己的人照顾,果然有点奇怪呢。
“彘……”


“啊?有什么事吗?”彘扭头看着苏辰。


“不,没事。”苏辰说道,他果然还是觉得彘不是那么好说话。




苏辰到了学校,一路上,彘一直跟在自己后面总觉得有些奇怪。


“唉!”苏辰叹了一口气,坐在自己的书桌上。


“怎么了,一大早就这么没精神。”夏然走过来,一只手撑住桌子问。


“没什么。”苏辰歪过脑袋,看着校园操场中心,彘变回原形趴在草地上打盹。


“嗯。”苏辰苦笑道“我大概是被怪物缠上了吧。”


“吼~”夏然一脸坏笑“你从以前开始不久很喜欢那些怪物吗?”


苏辰看着夏然坏笑的样子,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吐槽道“你以前还喜欢昆虫呢,现在呢。”


“你!”




彘从外面真好可以看见苏辰和夏然,他也不想说什么了。人类总是容易被感情束缚。这种感情在彘看来很无聊,除了会被无所谓的东西束缚住,没什么别的用处。


“嗯?”彘闻到一股的味道,他站起来“这是异兽……”


那股异兽的味道十分强烈,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是错觉吗?”彘又重新坐了下来。


彘还是有点担心,但无论如何他再也无法捕捉到刚才的味道。而且,那股味道很强大,这个街道还没有那么强大的异兽存在。




彘打了个哈欠,继续睡觉,苏辰暂时没事。




很快,彘被放学的铃声吵醒,他睁开眼,天空已经被夕阳染红。彘站起来摇了摇头以便让自己清醒过来“已经这种时候了。那个小子应该……”


彘打算去找苏辰,他一眼看见靠在树边的苏辰。不过看样子,那家伙似乎睡着了。


彘变成小狗的样子,走过去跳到苏辰身上,用爪子轻轻踩住苏辰的腹部“小子,起来了。小子!”


苏辰眨了眨眼,睁开眼看见彘踩在自己的肚子上。这次苏辰没有像第一次遇见彘一样,大叫。


苏辰笑了笑轻轻地把彘抱下来,放在一边的地上“抱歉,看你睡得那么熟,我就没打扰你了。”


“所以,你自己就睡着了?”彘吐槽道“已经这么晚了,赶紧回去吧,小子。”


彘还是对之前闻到的异兽气息不放心,现在回想起来,那异兽居然有着和以前的烛龙差不多的味道。


“知道了,你呢?晚上要不要来我家住,我的老妈很喜欢动物哦,今天早上你不是看见了吗?”苏辰弯下腰问。


“我?”彘显然被苏辰的话惊住了“别开玩笑了,我可是高傲的异兽。怎么可能住在人类的家里。总之,我只保护你到家。明天烛龙应该就回来了,剩下的就不关我的事了。”




天色已黑,彘独自走在会沙滩的路上,保护苏辰的工作已经完成了。


“终于结束了,明天烛龙就回来了。我已经不想见到那家伙了!”


彘其实觉得苏辰和之前遇见的人类很不一样,人类畏惧着异兽。因为畏惧,人类和异兽之间经常发生冲突,杀死或者被杀死,以前这些都是常见的。但是苏辰却……


月亮照在彘的身上,彘站在海边,吹着凉爽略带点腥味的海风“奇怪的人类。”


然而,彘没有注意到,在他背后的危险。


一阵寒意流过,彘猛地回过头,看见一个异兽。


“你是狰!!!”

楼主 阿尔米迦  发布于 2016-08-03 21:34:00 +0800 CST  

楼主:阿尔米迦

字数:78455

发表时间:2016-07-08 07:1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12-24 11:01:41 +0800 CST

评论数:310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