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新一】光·生贺同人HE,新一中心向(含微ALL新)主题

【最爱新一】光·生贺同人
HE,新一中心向(含微ALL新)
主题是生日。
全文4.7k。
镇楼图自临摹(请忽略这个垃圾🌚)


楼主 败笔嘟嘟  发布于 2020-04-26 11:10:00 +0800 CST  
一个能够升起月亮的身体,必然驮住了无数次日落。

楼主 败笔嘟嘟  发布于 2020-04-26 11:11:00 +0800 CST  
1.
“砰!”又一声枪响,少年的脸色又白了一分,他微微皱起好看的眉头,伸手抚向右腹。那里刚被开了个大洞,温热粘稠的液体从里面汨汨流出。他试图用手掌虚挡在伤口处,却只是徒劳无功,鲜血从他的指缝间丝丝流出,在白衬衫上晕染一片血色。



他只觉得眼前一黑,脑袋嗡嗡作响,腹部抽搐着生疼。



琴酒冷笑一声,玩味地将枪口捅进他的贯穿处,狠狠地碾压着血肉,直到满头汗涔涔的少年紧咬的牙关间泄出低低的呻吟声,他才收回自己的爱枪,有些嫌恶地将血渍在他的白衬衫上蹭了蹭,又是猝不及防的一枪。



少年本来就处于刚吃完解药变回身体的虚弱期,再加上之前腹部那不轻的一枪,根本没余力再躲闪了,只觉得肩头一痛,有什么液体顺着手臂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他颤颤巍巍着靠在墙边,抬头对上了琴酒的视线。手枪口还冒着淡淡的硝烟,消融在空气中,他的冰冷的目光落到少年身上,像看垂死挣扎的蝼蚁般俯视着。



“APTX-4869失败的试验品,自作聪明的大侦探,”琴酒将手枪对准他的额角,轻蔑地嘲笑道:“该结束了,工藤新一。”



喉头争先恐后地涌上浓烈的血腥味,全数被他尽力咽了下去。工藤新一脸色惨白,一双浅蓝色的眼睛却依然炯炯有神,闪烁着不可名状的自信:“不……你错了,琴酒………”



琴酒嗤之以鼻,只当他是在做垂死挣扎,思路却被突如其来的轰鸣声打断:“轰——!”



实验室外面传来爆破的剧烈轰鸣声和密密麻麻的枪声,这一恐怖的生命四重奏似乎还夹杂着鲜血飞溅的声音,尖叫声和爆炸声一时不绝于耳。



琴酒挑了挑眉,犀利的目光死盯着气息微弱的少年,直直地将冰凉的枪口抵在他的太阳穴处,恶狠狠道:“你做了什么!”



工藤新一嘴角逐渐泛起了一丝笑意,他费力地翻着眼皮,感觉说每一句话都像冰冷的空气灌入肺中:“…别,自作聪明了…琴酒……组织,里,早就已经是……外强中干了………唔…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突然现身………?”



琴酒像是印证了什么猜测,手上的力度更重了几分:“所以,你是诱饵?”



少年笑了一声,朝他露出一排被血染红的牙齿,仿佛在嘲笑他的困兽之斗。琴酒听着耳边不断响起的轰鸣声和枪击声,只觉得从来没有今天这么刺耳。他用手枪死死地抵住了少年脆弱的太阳穴,缓缓地扣动扳机:“那你就永远躺在这里跟组织陪葬吧!”



“噗嗤——!”



子弹贯穿肉体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工藤新一的眸子前倒映着喷溅在空中的鲜血。鲜血砸到地上,他终于在琴酒僵硬地倒下去的那一刹那看到了不远处刚刚端着枪赶来的男人。



赤井秀一。



工藤新一松了一口气,紧绷感一时荡然无存。他只感觉剧烈的疼痛如浪潮般向他席卷而来,他的视线忽明忽暗,四周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不远处那个从始至终处变不惊、即使面临生命危险也镇定自若的男人正朝自己这边奋力奔来,嘴里一开一合,好像在说着什么。



拜托…干嘛摆出那样的表情………



工藤新一的身体摇摇晃晃地迈出一步,却眼前一黑,一头栽了下去。



他在意识消失前终于听清男人喊出不符合性格的撕心裂肺的声音,那声音几乎是怒吼出来的。



“Guy!”

楼主 败笔嘟嘟  发布于 2020-04-26 11:11:00 +0800 CST  
2.
少年的身体轻了下来,在周围的虚空混沌的空间里四处游离,却不知道哪里有容身之所,整个空间望不到边,一片光秃秃的光景。



“我…是死了吗?”工藤新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纤细修长的手指看起来格外真实,可这一切看起来像梦一样,让他不禁怀疑这里是何处。



虚无的空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无论怎么呼喊寻觅都无果,也不知在这里待了有多久了。好久没这么悠闲过了,他在现实生活中需要小心翼翼地充当着小学生的角色,需要隐瞒过自己的青梅竹马和亲友同学,需要借着毛利叔叔的身份来破解案件,还被卷进跨国际组织的阴谋中,配合着其他组织步步为营。



这么一回想,他好像真的很久没有过这么悠闲自在的生活了。



他无聊地拄着脑袋坐在空间里,也意识不到这样度过了多长时间。终于有一天,他在摆弄衣服上的纽扣的时候,空间从外传入一道略带哽咽的声音。



他不禁一愣,站起身来仰着头望着浩瀚的空间,不知那道声音的来源。



“新一…求求你,我求求你,快醒过来吧……”从远处传来的女声带着哭腔,可他却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声音的主人。是他的青梅竹马,毛利兰。



他略显慌乱地再次到处寻觅,却感觉兜兜转转又回到原地了,还是那个空白百无聊赖的空间。



可恶!怎么出去这该/死的地方!工藤新一用尽全力四处奔跑,直到累得手抵在膝盖上气喘吁吁,周围还是一成不变的空白。



他贪婪地大口喘气,耳边不停传来空间外的哭泣声,那声音悲痛凄凉,听得他心不禁一恸。



兰………



他失笑,才惊觉自己已经死了吧,终于还是辜负了兰的等待,耽误了这她的大好青春,最终却只等来自己青梅竹马的一捧黄土。



“工藤,”一道清冷的声音随之响起,“……你这家伙,还是快点醒过来吧,要不然你小女朋友可要哭瞎了。”



宫野……工藤新一怔了怔,还以为她会怪自己乱来呢,真是稀奇。

楼主 败笔嘟嘟  发布于 2020-04-26 11:11:00 +0800 CST  
3.
他重新坐在了地上,又不知过了多久,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工藤,是我……”



服部?工藤新一仰头看了看,呆呆地看着空间顶端的空白,眼前却莫名浮现出一张黝黑的笑脸。



他的声音格外粗犷,他从来没听到过服部平次这样的声音:“你这家伙,真不听话,决战这么大的事竟然都不叫上我!下次你再这样我可就不原谅你了!”



组织的事本来就跟你没关系吧!工藤新一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微笑,更何况,还哪有什么下次了……



“我告诉你,工藤!你这家伙一定要给我醒过来!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他的粗犷的声线微微发颤,工藤新一似乎已经想象出自己好友强忍着眼眶打转的泪光、眼角微微泛红的样子了,“你和我可是关东关西齐名的侦探,我们还没有来推理对决呢!我这个月可是解决了十六起案件,你再不醒来可就输了!我可不想趁人之危!”



工藤新一躺了下去,双手垫在后脑勺处无奈:拜托,我都说过了,我是“一”,你是“次”,你是不可能超过我的啦!



粗犷的声音沉默了一阵,就在他以为他已经走了时,少年带着大阪口音的声音突然响起:“……工藤,我还等着请你吃大阪烧呢,你可别食言了。”



工藤新一敛了敛眉,睫毛不停地颤动。

楼主 败笔嘟嘟  发布于 2020-04-26 11:11:00 +0800 CST  
4.
过了没多久,一个冰冷低沉的声音响起:“Guy,醒吧。”



赤井先生……工藤新一眼里藏不住笑意,他突然想起来倒下前被枪击中的琴酒,不禁担忧起来:赤井先生应该不会下死手吧?他应该懂得逮捕琴酒比杀死琴酒更重要的。



似乎是早就知道他回怎么想,空间外的声音依然处变不惊,感觉跟他倒下时听到的撕心裂肺的声音截然不同:“Gin入狱了,组织已经溃不成军了。一切都跟你想的一样。”



声音突然就消失了。工藤新一忍不住笑着摇头,赤井先生还是这样嘴硬,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如果他还醒着一定会笑着打趣男人的口不对心。



他正想着,又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柯南君…不对,现在应该叫新一君………”



少年不禁失笑:果然已经知道了吗,降谷先生……



“你会醒来的,对吧?”工藤新一一怔,迟钝地摇了摇头,即使他知道对方看不到他的动作,“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柠檬派,你越早醒来就能越早吃到哦,不过冰咖啡我没准备,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喝冰的……”



他听着这几个中话最多的男人絮絮叨叨的声音,不禁无奈:什么时候降谷先生这么啰嗦?公安当得跟老妈子似的……



“所以你可要好好的啊,小骗子。”



他瞳孔微缩,嘴角的笑意愈发浓郁:你也是,大骗子。

楼主 败笔嘟嘟  发布于 2020-04-26 11:12:00 +0800 CST  
5.
几乎每过一段时间都有不同声音从空间外传进来,有警视厅的警官、FBI的探员,还有被他救过的人和跟他打过交道的人,这些声音有的是带着哭腔的哽咽,有的是悲痛惋惜的声音,还有的是鼓励和支持。



他在空间里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每次还能听一听空间外人们的声音,他竟然略感惬意。



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声音再响起了。可能是自己的尸体被埋了吧……工藤新一无所谓地摊了摊手,心里却急躁地静不下来。



他又一次试图找到空间的出口,却依旧一无所获。这时,空间外突然传来毛利兰的声音:“新一,你知道吗?今天是五月四日,是你的生日,我们都在这里给你过生日呢!”



工藤新一抬起头,听得出少女在努力说得积极活泼,但声线却还在颤抖。这么快啊,已经五月份了吗……他不知为何,鼻头一阵发酸,只得眨巴眨巴干涩的眼睛。



“新一,大家都在这里,有服部、有赤井先生和降谷先生、有目暮警官、还有有希子阿姨和叔叔也在……你听着,我们一起给你唱生日歌!”



工藤新一竟然真的听到了不同声音夹杂在一起合唱的生日歌,虽然音色各异,但他听着却感觉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深深地触动。



“小侦探,”工藤新一闻声看去,一个看似身形纤细得像女人的扎着马尾辫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他身边,对他温和地笑了笑,“好久不见了,你现在还好吗?”



工藤新一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影,忍不住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不是来陪你了吗,麻生医生。”



“你做的很好了,小侦探。”他又一次转过头去,看见他的另一边也突然出现的女人眯着眼温柔的笑脸,他不禁也欣慰地朝她笑了笑:“宫野她很好,你不用再担心她了,你交代我的事我也已经办到了。”



宫野明美笑着点了点头,歪着头满眼温柔:“你太累了。”



另一边的麻生成实也认同地点了点头,他轻轻地抬手抚着工藤新一毛茸茸的脑袋:“你承受得远比我们多。”



工藤新一听着空间外传来的生日歌,略显慌乱地看着眼前的逐渐透明的两人,他们各自对视了一眼,笑容一时花了他的眼:“你该回去了,回到属于工藤新一的世界里去。”



直到两人身影彻底消散,他却突然感觉到自己被猎猎狂风吹过,耳边依然响着生日歌合唱,晶亮的蓝色眼睛熠熠生辉:“唱的什么生日歌,都没我唱得好。”



他意识再次陷入黑暗。

楼主 败笔嘟嘟  发布于 2020-04-26 11:12:00 +0800 CST  
6.
久违的感知力恢复了,刺鼻难闻的消毒水味萦绕在鼻尖,他细长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羽睫不住地颤抖着,扑扇扑扇地灯光下在脸上投下一道淡淡的投影。



耳边还回响着生日歌,一双漂亮的浅蓝色眼睛脱壳而出,仿佛栖息着整个星辰,绽放着属于他的自信光芒。



“工…工藤!你醒了?!”最小发现的是不认真唱歌的服部平次,他惊叫一声,连忙扒在他床边手忙脚乱惊慌失措。



生日歌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站到他床边来看着他,床尾的毛利兰手里还端着一个生日蛋糕,蛋糕上插着一根蜡烛,还雕了一个他最喜欢的福尔摩斯。



众人都沉默了,屏住呼吸注视着工藤新一。



空气中流动着一种不可言喻的温暖。



工藤新一将脸上的呼吸罩扒开,脸色有些苍白,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们,最终视线定格在蛋糕上,不禁失笑道:“你们唱的歌真难听……改天我给你们一展歌喉让你们听听………”



每个人脸上都忍不住做了一个难看的笑容,毛利兰则将蛋糕再端近一点,吸了吸通红的鼻子对他笑道:“那来吹个蜡烛吧,新一!”



工藤新一身体微微向前倾,颤抖着呼出一口浊气,火光摇摇晃晃,终于消散在空中,化成一缕薄烟。



“生日快乐!”



他看着眼前大家的笑脸,耳边似乎莫名响起另外两道祝福,嘴角不可抑制地扬了起来,脸上绽放了一个灿烂得耀眼的笑容。



阳光照在少年脸上,却照进了他们的心里。




—END—

楼主 败笔嘟嘟  发布于 2020-04-26 11:12:00 +0800 CST  
祝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大侦探推理狂生日快乐🎂
这是我第一个陪你一起过的生日,但绝不是最后一个❤

楼主 败笔嘟嘟  发布于 2020-04-26 11:12:00 +0800 CST  
骚扰一下小可爱@小五54♬

楼主 败笔嘟嘟  发布于 2020-04-26 11:13:00 +0800 CST  
自顶

楼主 败笔嘟嘟  发布于 2020-04-26 12:39:00 +0800 CST  
新一生日了,自顶

楼主 败笔嘟嘟  发布于 2020-05-04 13:48:00 +0800 CST  

楼主:败笔嘟嘟

字数:4439

发表时间:2020-04-26 19:1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4-05 03:14:50 +0800 CST

评论数:9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