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兄弟们看我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劲

花言浪荡花丛,却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栽了。
花言坐在小黑屋里,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的好兄们,看自己的眼神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对劲了呢?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1 22:52:00 +0800 CST  
略重口的虐恋肉练手之作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1 22:54:00 +0800 CST  
0.
夏碣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头。
当花言再次扑上来的时候,他居然硬了。
1.
花言是他宿舍的上铺,他有洁癖,不爱和人亲近,花言却很活泼,参加了街舞社,有一群小迷妹。
两个人根本就不像一个世界的。
但是却莫名其妙地越走越近,最后变成了班里公认关系好的哥们。
都知道下铺是最脏的,一群大男孩儿,也不知道在外面去了什么地方,坐在哪片草坪上,拍拍屁股起来,又坐到下铺上。把脏东西都带过来了。他的洁癖很严重,所以从来不让人碰他的东西,下铺更被整个宿舍划为禁区。
可是每天晚上花言大大咧咧的往他床上一坐,或者洗脚或是打游戏,他却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有时候上完体育课,花言去买一瓶矿泉水,一仰脖喝了半瓶。在阳光下一点亮光顺着嘴角一路划到了衣服里面,看不清了。花言顺手把剩下的半瓶水给他,“渴不?”
沾着水的唇颜色红润饱满,他的喉结微动,却发现嗓子干的厉害,有些慌张地接过剩下的水一饮而尽。
花言笑着调侃,你不是有洁癖吗?上面还沾着我的口水呢。
夏碣没觉得恶心,只是突然觉得更渴了,那半瓶水好像放了大把的盐。

夏碣的身材很好,腹肌肌肉分明。花言好像特别喜欢,总是趁他洗完澡光着上身时候扑过来。摸摸他的腹肌,然后一路顺着摸上去。有时候还会过分的、恶劣的,去捏他的乳头。
刚洗完澡身上温度正高,是个男人,被这样捏乳头都会硬起来,花言看见就会笑着说,哥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往日他也就木着脸把花岩从身上撕下来丢在一边,可是今天花言这么问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不经意看见的花言的聊天记录。

“朱总。”
“干嘛?”
“甜蜜双排吗?”
“好。”

他看着花言颇为经典的、调戏人的暧昧语气,又想起那个被叫做朱总的同学,看向花言的目光。突然明白了朱宗眼中那些看不懂的情绪到底是什么。
有一把火从心口开始一路往下烧。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身体居然有了反应。

2.
晚上十一点,花言接了个电话爬起来穿衣服准备外出。
夏碣有些在意。
“这么晚了,去做什么?”
当然不是在意时间。
花言笑道:“晚什么,男人这个时间出去不是正常的吗。”
他们也曾晚上一起出去吃宵夜,在烧烤摊端着啤酒谈天说地,说些无聊的废话。
“约了妹子?”
晚上十一点,对他们来说还不算晚。
“要是妹子倒还好了,可惜是一群臭男人。”
让他在意的,其实是和他一起出去的人。
“朱总叫我,先走了,给我留个门。”
夏碣的目光暗了暗。

3.
花言的酒量不错,但是也架不住一群人热热闹闹劝酒的气氛,一连喝了七八罐,有些微醺。周围的人已经东歪西倒得醉了一片,烧烤还在热腾腾得上着,烤肉串滋滋冒油,烤韭菜与金针菇刷了满满的酱料,满**浆。鸡翅烤成漂亮的金红,划开的鸡皮边缘微卷,焦脆而鲜嫩。
花言的面庞笼了一层淡红,唇色红而水润,像上好的樱桃果冻。
“花言。”
一夜几乎没怎么说话的朱宗突然开口。
“什么?”
花言回过头,眼里带着一层水汽,有点晕晕的。
朱宗喉结微动,别过了头,他声音有点发紧。
“你最近怎么这么老实,没有勾搭小姐姐?”
花言笑着去勾朱宗的肩膀:“老周这两天不知道受了刺激,天天在房间里嚎,说什么‘女人有什么用,哪有游戏好玩‘,我都被他嚎得没心思了。”
朱宗大笑,“和女的玩哪有和兄弟玩舒服。”
花言一拍桌子,“对啊!”
明明是一句玩笑话,朱宗却心头一跳。
“花言……”
“嗯?”
朱宗看着花言淡褐色的眸子,又摇了摇头,将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喝酒。”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1 22:54:00 +0800 CST  
4.
花言喝醉了。
他从来没有醉得这么狠过,他自制力不错,最多也只是喝到微醺。
说到底,没想到白酒和啤酒混着喝,劲儿这么大。
朱宗半扶半抱着花言,对那一群酒鬼挥挥手,“花言喝醉了,我把他带回去。”
他带着花言往路边走。
正是凌晨,花言醉成这个样子,也没回家,索性就打算去网吧开间房,左右以前也是如此。
突然有震动的声音响起。
是QQ来信提示音。
不是他的手机。
花言突然动了动,开始掏手机。
他一身酒气混着淡淡的洗发水香味,就凑在他鼻端,朱宗几乎要抱不住他。
花言在他怀里扭动,明明是少年的身子骨,和温软擦不上半点边,他的心口却疯了似的跳,像揣了一窝兔子在怀里。
喝了酒的身体开始升温。
花言终于找到了他的手机,迷迷糊糊地解锁,花言一头柔软的棕发蹭在他面颊上,遮住了大半视线。
只能看见他点开了QQ,像是回了什么人消息。
“嗯……朱总啊,劳烦您老了,今天、今天不能回家,带我去网吧凑合一下吧。”他盯着朱宗看了好一会,才像是终于认出来他似的笑,把整个人都重量压在他身上。
手机屏幕还亮着,他瞥见了聊天对象的头像——
是个有一对猫耳的少女。
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一个人。
这么晚了,发什么消息?
朱宗想起在吃饭的时候,花言的消息也响了。
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
有些……
花言突然哼了一声。
朱宗手忙脚乱地扶住他,不知道他是不是不舒服了。
今天晚上花言喝的酒,有不少是他灌的。
花言只是哼了一声,再没了声音。
像是睡着了。
朱宗低头看他,花言的面颊笼了一层嫣红,嘴唇微微张着。
润红。
朱宗吞咽了一下,才觉得嘴里干得厉害。
他像是被蛊惑了似的低下头,慢慢靠近。
碰到的刹那像是触电一样,由接触的那一个点产生的电流,向四面八方涌动,在整个身体乱窜。
好软。
还带着淡淡的酒香。
朱宗慢慢低下头,他一手揽着花言的腰,一手扣住他的脑袋,五指插入他柔软的发中。花言的呼吸渐渐急促,他在梦中发出细微的呜咽,窒息的痛苦与快感一并涌动。
朱宗头脑发晕,像是喝了一斤烈酒,他开始加重这个吻,不满足于唇齿的接触,他撬开花言的齿。
酒精是最好的助燃剂,他什么都记不得了,他忘记了现在是凌晨,他忘记了现在是在小巷,只是近乎蛮横地掠夺、入侵,他硬得发疼,握住花言腰肢的手用力,几乎要捏出印子。
“你们,在做什么?”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1 23:13:00 +0800 CST  
5.
冷冰冰的声音响在凌晨的小巷。
朱宗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似的,猛的抬起头,下意识地将花言挡住,抱在怀里。
在巷子尽头,站着一个人。
随着他慢慢地走进,显出的轮廓修长。
朱宗发现这个人他认识。
花言的室友,夏碣。
见面的时候没见他说几句话,神色清冷。
此时看向他的目光,却燃着浓浓的怒意。
朱宗突然有点想笑,又遏制不住心头的怒火。
他们是一类人。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1 23:31:00 +0800 CST  
6.
现在的情况有些诡异。
三个人,花言躺在沙发上,夏碣与朱宗分立而坐,却又别过头不去看对方。

【你来做什么?】
【我不来,恐怕他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呵。】
【……】
【……】

两个人沉默地瞪视对方,最后达成了某种协议似的心照不宣。
花言睡在沙发上,空气静谧得异样。
两人就这么坐着,一直到天方破晓。
一阵QQ信息提示音响起。
两人原本没打算管他,提示音却连响了两三下才停下。
朱宗的倦意一下子消散,他想起昨天的提示音,不得不联想到一起去。
现在花言还在睡。
朱宗有些意动。
夏碣看了他一眼,目露警告。
朱宗别过头,提示音却又响了起来。
夏碣微微皱眉,不由得看过去。
两人对视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又过去了一会,这次响起的是QQ电话的响铃声。
朱宗起身,夏碣也随之起身,“做什么?”

朱宗道:“如果是有什么要紧事,还是叫醒他比较好。”
夏碣皱眉,“你这样……”
“花言喜欢睡懒觉,五六个闹钟都叫不醒他,以前他睡着有急电话都要把他叫醒。”
夏碣沉默下去。
花言喜欢睡懒觉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在寝室的时候,五六个闹钟也叫不醒他,一只手懒懒地搭在床边,任由闹钟将全宿舍的人都叫醒,他依旧睡得稳如泰山,夏碣拍拍他的手臂,他却翻了个身,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一团。
如果有什么急事……
夏碣侧身,默许了朱宗的动作。
铃声却戛然而止。
朱宗沉默一瞬,依旧解开了他的手机锁,点开QQ,这不是他常用的那一个。
小号?
在小号上显示最近的记录……
朱宗瞳孔一缩。
夏碣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向前一步,到了朱宗身边。
【主人 早安】
【主人还没醒吧,是不是醉得很厉害】
【醒了之后别吃太油腻的东西,先喝点温水,如果头疼就热敷一下。】

主人?

【主人我要上厕所……】
【十分钟之内不回我我就去上了。】
【已挂断】

如果主人可以自欺为角色扮演,那后面的话就不能不让人多想。
一股子火气从心口开始烧,好像要让五脏六腑都烧起来,烧得他一夜未睡的头脑昏昏沉沉,很不能现在就叫醒花言,问他究竟是什么情况。
是。
花言是没有勾搭小姐姐,就连上次遇见的那个很合他胃口的学妹都没有去追,但是他收了一个m!
夏碣与朱宗,之前对立的两个人此时却好像突然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
朱宗看着花言的睡脸,忍了又忍,最终恨恨地一甩手。
“我出去买早餐!”
他怕他在等下去,会忍不住做出些什么。
随着一声关门声,房间里只剩下了花言与夏碣两人。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1 23:35:00 +0800 CST  
事情开始向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咳,猫耳相当于催化剂。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1 23:39:00 +0800 CST  
7.
夏碣看着花言,又看了看手机,将手机放到了花言身侧。
花言的发色和瞳色都很浅,是淡淡和褐色,在光下点着一层柔柔的金。
花言喜欢打篮球,照他的话来说,是球场有很多漂亮小姐姐。
个子不算矮,但是在篮球队也说不上高,每每回宿舍都会抱怨,“今天又被扣帽了。”语气不爽得很,然后又开玩笑,“反正你也不打篮球,和你说这个做什么。”
夏碣确实不打篮球,只是花言不知道,他的篮球赛他每一场都会看。
花言跳起的时候,头发就变成了金灿灿的颜色,眼底有光,他也无暇分辨花言究竟是为了去撩妹还是真的喜欢,只觉得其色灼灼,叫人移不开眼。
夏碣觉得去特意看一个男人的篮球赛很奇怪,也就没有说出去过,只是偶尔丢给他一瓶水,道一声路过。
【别用我水杯。】
他从来都知道花言身边从来不缺人,也没有想过什么占有,花言直得很,他知道。
可是他不曾想到,对花言感兴趣的不仅有女生,还有男生。
如果真的有一个男生……
为什么不能是他?
他回过神来才惊觉,自己离着花言的脸庞不过寸尺。
脑海中豁然出现了昨夜,他看见朱宗吻上花言的画面。
夏碣顿了一下,低头吻了下去。
凭什么他不行?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2 08:08:00 +0800 CST  
8.
朱宗冷静下来的时候,才想起自己气急攻心,竟然把花言和一头狼留在了一个屋子。
他火急火燎地赶回来,果不其然看见花言的春带着一抹艳色,像是被滋润过的花儿。
朱宗一把拎起夏碣的领子,夏碣淡淡地回望着他。
他想起昨夜自己做的,莫名有些气短,一甩手将夏碣甩开。
“吃饭!”
两人给花言留了一份,拿着自己的出门蹲着,怕把屋子染上了味道。
只是他们不能看见,在关门声响起的刹那,在床上酣睡的花言,睁开了眼睛。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2 09:35:00 +0800 CST  
9.
【主人懒死了,居然睡到这么晚】
【该不会酒后乱性,菊花不保了吧?】
花言脸色一僵,不可避免地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嘴唇还有些发涨,想自欺欺人都不行。
他许久不回消息,又蹦出来两条。
【主人?】
【主人消失惹qwq】
【难道是被榨干了?】

花言额头青筋直跳。
【臭女奴,瞎想什么】
【一百下屁股】

看着QQ另一边传来的惨叫,花言心情好了一点,又想起什么 有些烦躁地将手机扔在一边。
QQ肯定被看到了。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2 12:32:00 +0800 CST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2 15:59:00 +0800 CST  
女装大佬警告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3 00:25:00 +0800 CST  
度受吞得太狠了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3 08:58:00 +0800 CST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3 09:49:00 +0800 CST  
我要疯了π_π,发了六七遍orz,这只是肉渣渣而已啊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3 09:50:00 +0800 CST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3 20:59:00 +0800 CST  
不知道这章能坚持多久【点烟JPG】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3 21:00:00 +0800 CST  
哈哈……果然又被吞了吗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4 00:14:00 +0800 CST  
绝望了π_π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4 00:40:00 +0800 CST  



楼主 小小夜灵  发布于 2019-09-04 00:47:00 +0800 CST  

楼主:小小夜灵

字数:8042

发表时间:2019-09-02 06:5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1-15 22:37:51 +0800 CST

评论数:24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