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替嫁将军by夜冰澜 (霸气腹黑将军攻x作死傲娇王爷受)

唯美古风,架空宫廷,he,1v1,先婚后爱,非清水。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0-28 22:21:00 +0800 CST  
人前人后两张脸,吃人不成反被吃的傲娇王爷受
有勇有谋有样貌,腹黑霸道宠妻狂的替嫁将军攻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0-28 22:22:00 +0800 CST  
先放文案:

侍卫:“王爷,您前些天要娶进门的黎家二公子在街上出了马车祸……死了。”

璟王爷:“……”

侍卫:“不过他家还有个兄长,样貌倒有七分像,娶是不娶?”

璟王爷大手一挥:“娶!”

半年以后……

澜璟哼哼唧唧的趴在榻间,枕头却甩在了侍卫脸上:

“当初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他是个将军!!”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0-28 22:23:00 +0800 CST  
推一篇楼楼的完结文 寒武纪年吧原创帖第一高楼帖 《守君一世》 邪魅腹黑主子攻x隐忍忠犬影卫受 吃忠犬的宝贝可以传送过去支持一下传送门见楼中楼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0-28 22:26:00 +0800 CST  
这楼备用楼中楼是《守君一世》原贴因为被吞了好多 在耽美发了一个大修的帖子 喜欢的可以去看看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0-28 22:28:00 +0800 CST  
第一章 婚旨

傍晚,夕阳的余晖柔柔的洒落大地,喧闹了一天的街市上人群也渐渐开始散去。一匹枣红色的骏马身形矫健,长鬃轻扬,飞快的穿过那繁华的街道,向着璟王府的方向绝尘而去。

璟王是当今龙霄国皇帝的亲弟弟,更是他唯一的嫡亲血脉,身份必然尊贵无比。而需要为他传递的一应信函物件,自然就分毫不敢怠慢。那坐在马上的通信官身着黑衣,手持马鞭,目光专注的望着越来越近的奢华府门,嘴角悄悄勾起一抹笑意。

今天他报的信儿可是一件大喜事,赏银定然少不了!众人皆知,那璟王爷是都城里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只要心情好,随手赏上一套大宅也是有的。

马匹很快停在了璟王府恢宏的大门之外,烦躁的打了一个响鼻,通信官飞身而下,踏着汉白玉的石阶大步跃到了门前。夕阳下,那朱红的大门紧紧闭着,两只汉白玉的巨大石狮稳稳的矗立在两侧,鎏金的门钉,威严的鬼面叩环,都在温暖的余晖中闪着耀眼的金光。

他抬手用力叩了几下门环,厚重的府门很快便拉开了一条缝隙,门房探出脑袋打量了他片刻,看到所来之人的衣着似乎是皇宫里的通信官,便连忙躬身将人让了进来,对着他微微颔首道:“您就是那个新上任的通信官吧?齐管家此刻正在偏殿,奴才这就带您过去。”

“有劳。”男人抱拳还礼,跟着门房匆匆向里走去。这一路上,只见奇石高耸,泉水潺潺,满院子的名贵花草也打理得十分精心,殿宇楼阁布局合理,座座修得华美无比。

传说这璟王爷虽然性子顽劣,却是个天下无双的美人,龙霄国的皇子大多俊美,而这个王爷却要加个更字,肤白胜雪,墨发如缎,一双琥珀色的凤眸更是清澈如水,顾盼生辉。如今看到这院中景象,设计有致,装饰得当,想必还是个品味不俗之人吧。

只可惜,他却马上就要成亲了,还娶的是个男妃!

通信官啧啧感慨了几声,兀自摇了摇头,不知道这消息一旦传出去,要伤了多少大家闺秀、官宦小姐们的心哪!

就这么一边走一边暗自沉思,待到猛然间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却已经到了偏殿的大门外。

“齐管家,朝廷的通信官到了。”门房看了看守在殿外的侍卫,对着紧闭的殿门恭敬的行礼道。

“进来吧。”低沉的中年男声从屋内传了出来,通信官扫了一眼独自垂手站在一旁的门房,见他不再有其他动作,便只好自己硬着头皮走了进去,绕过屏风,站到了那一袭华服的男人面前。

“什么事。”管家齐闵正坐在桌案前心不在焉的把玩着一条檀木手串,抬眸扫了一眼这个风尘仆仆的信使,深邃的眸子里竟带了几分愁容。

“王爷要娶黎家二公子的事,已经准了。”通信官满脸喜色,想到即将揣进兜里的赏钱,越发美滋滋的讨好道,“陛下今天亲自吩咐张大人去拟旨了,不日就能到府。”

“竟真的准了?”齐闵脸上的表情明显一僵,手串也从指尖滑落到地上,在驼绒地毯上发出闷闷的撞击声。

“千真万确。”通信官满脸狐疑的应了一句,却不知为何在这管家脸上看不到一丝喜色?难道……他不愿王爷娶个男人作正妃?

龙霄国民风开化,自古以来可以女做官,男为妻。但若是男人娶了男人做正妻,碍于延续香火的不便,还是会有人跳出来反对一二。通信官看着齐管家此刻眉心紧锁的样子,突然意识到……到手的银子很可能就这么飞了。

“唉……辛苦了。”齐闵似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从桌上拾起另外一封信函叠放在一起,撑着桌面缓缓站起身来,又抬眸看了一眼旁边的侍卫,冷冷的沉声道:“你好生送通信官出府,我去回禀王爷。”

得……

通信官有些闷闷的咋了咋舌,看情形,今日这一趟快马加鞭算是白跑了!侧头看了看身旁满脸严肃的侍卫,正恭敬的站到门口对他比了一个“请”的手势,他也只好无奈的转过身,有些郁闷的向外走去。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0-28 22:30:00 +0800 CST  
齐闵拿着两封信函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踌躇着在殿内徘徊了许久。直到手里带着墨迹的纸张被他攥得微微有些褶皱,方才认命般的轻叹口气,撩起衣摆大跨步的直奔璟王寝殿。

……

穿过几条幽静的青砖小路,承欢殿的院门便赫然出现在眼前,朱红的高墙内,金色的飞檐层层挑起,红木镂刻的窗棱间,不经意中透过几点琉璃宫灯温柔的暖光。

这寝殿名原来并非如此,当年璟王爷初入府邸就逼着匠人重新打造牌匾,硬生生的把那殿名改得这般艳俗无比。虽然之后太后也曾问及此事,他却不以为意的在大殿上侃侃而谈,道是只有寝殿日日有人承欢,才能早日让她抱上孙儿,是个好寓意。太后求孙心切,便也由他去了,可是谁料开府三年夜夜笙歌,竟始终没有一个孩子落地,这事传到市井小民的茶余饭后,倒成了这位纨绔王爷的又一笑柄。

“齐管家来了~王爷正在用膳,容我先去通报一声。”

王爷的贴身侍卫凌风看到齐闵从远处走来,急忙垂了眸,轻轻的抱拳行礼道。

“嗯。”齐闵也不着急,稳稳的候在门外思量着这两件事究竟该如何开口。初秋的晚风冷冷拂过,那绛色的暗纹长袍便在身后微微轻扬。

“让他进来吧。”

十分随意的一声吩咐从窗缝间传了出来,齐闵也没等凌风来宣,便独自跨过门槛缓缓走进内殿。只见正中的红木方桌上金碟玉盏摆得满满,不断散发着浓浓的酒菜香气。澜璟此刻正手持玉箸坐在桌前,凤眸微挑的向他看了过来,心情似乎还不错。

“什么事这么着急?”澜璟端起白玉酒杯,不紧不慢的轻啜了一口,勾唇笑道,那线条优美的薄唇微微弯着,竟是说不出的好看。

“呃……王爷前些日子请的婚旨,陛下和摄政王都已经准了。”齐闵迟疑了一下,双手呈上那封刚刚送来的信函,指尖却在抑制不住的不安中微微颤抖。

“这是好事啊,怎么这样一副难看样子?”澜璟浅笑着放下筷子,扫了一眼满眼忐忑的齐闵,才接过他手中的信函随意翻看了几眼。

“可是……一个时辰之前黎府来信,说……说……”齐闵小心翼翼的看着澜璟,试探般的继续道,“黎家二公子黎素,今儿个一早去城外游玩时,马车不知怎的突然翻了,额头撞在路边的锐石上……死了……”

“什么?!”

澜璟蹭的一下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手掌不自觉的拍在桌上,连碗带筷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黎素死了??”

“王爷……王爷息怒!!”齐闵心里一颤,“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周围的侍卫侍女见状,也跟着呼啦啦的跪倒一片。

“那我要这圣旨还有何用?!”澜璟白皙的面庞上俊眉紧锁,目光里满满都是怒意。

这么多年他头一回动了娶亲的念头,也为此事颇费了几番周章,可谁知如今婚旨准了下来,人却这么莫名其妙的就死了?!那白费的诸多力气不说,此前他要娶亲的事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如今若是突然作罢,可让他的面子往哪放?

他把那信函狠狠甩到了齐闵脸上,一屁股坐回铺着软垫的檀木交椅上,闷闷的说不出话来,那紧紧攥起的指尖也在这说不出的愤懑中微微有些发抖。

“王爷息怒,属下还有一言,您且听听看。”齐闵将那信函重新拾起攥入手中,抹了抹额头的薄汗试探道,“王爷喜欢黎家二公子,无非是上次宴请时看上了他性子温和,相貌清俊,如今黎家还有一个长子名唤黎玄的,听闻模样倒是有七分像……”

“你的意思是……借着这个圣旨,让我改娶他哥哥?”澜璟微微倒吸了一口凉气,斜眸惊讶的向他看去,“可是……他这个哥哥,这么多年来我为何从没见过?”

“王爷放心。”齐闵看他似是有些动了心,当下才松了一口气,认认真真的解释道,“听说这位黎玄公子常年不在都城,不过模样确实是极俊的,可以说,比起那黎素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当真?”澜璟突然提起了兴趣,歪头看了看跪在地上满头大汗的管家,仍旧有些怀疑的追问道。

“千真万确。”齐闵用力点了点头,恨不得跳起来赌咒发誓。

“……”澜璟紧皱着眉,身子也懒懒的重新向椅背靠去,那修长的指尖在桌面上轻叩了几声,似是仍有些犹豫。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突然抬眸对着齐闵沉声道,“那就按你说的办吧,我即刻派人去向皇兄请旨。”

“只是……摄政王那边……”齐闵微微顿了顿,挑眉向澜璟看去,眼底划过一瞬间的迟疑。

“成与不成,不试试怎么知道。”澜璟想起那个人,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或许……皇兄可以让人把圣旨写的含糊些?反正也是答应过的事了。”

“呃……”齐闵的嘴角抽了抽,笑容也尴尬的僵在了脸上。把圣旨写的含糊些?这种话,怕是也就咱们这位王爷可以说得出来吧……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脸上却不敢显露半分,他急忙一边点头一边连声附和道:“王爷英明,属下这就去办。”

澜璟挥了挥手,齐闵便叩拜着退了出去。他垂眸看着面前满桌子的珍馐美味,却突然有些意兴阑珊起来。单手支着头,兀自闷闷的坐在桌前,明亮的双眸望着窗外那渐渐降临的夜色,不知怎的,心里竟然隐隐有些不安……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0-28 22:32:00 +0800 CST  
防和谐 上图吧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0-28 22:37:00 +0800 CST  
继续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0-29 09:38:00 +0800 CST  
继续继续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0-29 13:37:00 +0800 CST  
第三章 斗气

早膳没来,甚至整整一天都没见到黎玄人影,澜璟只觉得自己赌气晾着他,他反而过得越发自在了!

这样可不行。

窗外,午后的浮云静静在天边流淌,夕阳西下,映得大地一片霞红。澜璟烦闷的在寝殿里来回踱着步,像极了一只暴躁的野兽。直到天色渐渐暗下,他才抬眸望着窗外最后一抹余光,不悦的停下脚步,心里却依旧翻腾得厉害。

每每想起新婚之夜他在耳边魅惑的呢喃,脸上还禁不住热烫的厉害,可是转头想想他对自己如今这种态度,却又气得牙根痒痒。

“王爷。”

一阵急匆匆的脚步过后,门外突然传来恭恭敬敬的通报声,澜璟转身坐回主位,整了整衣摆,故作威严的沉声道:“进来吧。”

侍卫躬身进到殿内,在他的面前叩拜下去:“今天王妃在后园练了半日剑,下午在书房读了半日兵书,如今吩咐传了晚膳,正独自在屋里做沙盘呢……”

“知道了……”

澜璟冷着脸扫了一眼那侍卫,听到黎玄竟然自己传膳,摆明了是要和他各过各的,越发有些气滞,可当着侍卫的面又不好发作,只得强忍着怒气补了一句,“你先退下吧,有情况随时来报。”

“是。”

侍卫刚走远,一只白玉茶杯就生生碎在了门板上:“气死我了!”

凌风闻声急忙推门跑了进来,看到澜璟无事,才稍稍松了口气叩拜道:“王爷息怒,王妃刚刚过府,与您有些生分也是情理之中。况且有些事,若是闹到摄政王耳中不知又要生出什么麻烦来,您如今也不要操之过急,等日子长了慢慢就好了。”

摄政王那毒蛇一般森冷的目光在心中掠过,澜璟这才稍稍冷静了一些,转身坐回到主位上默默运了半晌气,才对着凌风挥了挥手道:“好吧,让书房那边继续盯着他都做些什么,每日来报。”

“是。”凌风缓缓站了起来,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渐渐消散的斜阳中,偌大的寝殿中,只剩下澜璟独自坐在描金雕花的宽大交椅上,垂眸望着地面间繁复华美的红色软毯,思绪也在不自觉中飘得无影无踪。

……

第二天,侍卫来报:将军看了一天兵书。

第三天,侍卫来报:将军把院子里的珍稀花草全拔了,打了许多木桩用来练武。

直到了第四天,侍卫跪在澜璟面前支支吾吾的还没容说话,澜璟就颦着眉忍无可忍的冷声质问道:“说吧,他又干了些什么?”

侍卫直起身,独自踌躇了许久才继续道:“将军今日把书房的摆设全扔了出去,自己重新布置了一番,现在的书房看着……看着和军营几乎一个样……”

“……”澜璟一口气噎在嗓子里,半晌没说出话来,转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凌风,立刻像点着了的炮仗,炸得火星四溅。

“你说,你让我等等等,就等得他这般无法无天!”澜璟气滞,气鼓鼓的用力拍了拍桌子,发现手边的翡翠茶盏十分碍眼,便一把抓起来向凌风丢了过去。丢得不准,人没砸着便落在了红丝绒的地毯上,杯身打了几个滚茶水洒了一片,“你去……去吩咐膳房,从明天起没有我的吩咐不许给王妃送饭,府里谁也不准给他吃的,本王非得饿他几天看看,就不信治不了他!”

“王,王爷息怒……”凌风见澜璟突然间犯了小孩脾气,也着实吓了一跳,赶紧原地跪了下去,垂了眸低低的劝阻道,“可是依着王妃的性子……只怕……”

只怕起不了什么鬼作用吧……

凌风没敢说出口,却早已是满头黑线。这是小孩子玩过家家吗?闹了气,还要来上一出不给饭吃的戏码……

“怕什么怕……快去。”澜璟狠狠剜了他一眼,似乎对他后边想说的话一点兴趣也没有,“以后也不用来报了,本王再也不想听到他的消息!”

“呃……是。”凌风被噎了回去,只得无奈的抬头改口应了,望着自家王爷满脸愠怒的样子,默默叹了口气,躬身叩拜着退了出去。

第二天,第三天,膳房果然停了黎玄的饭食。澜璟既期待又不安的在承欢殿等了他整整两天,可是又到了一个夕阳西下也始终没见到半个人影。

澜璟负手站在院中,看着膳房的屋檐上袅袅升起的炊烟,满心都是疑惑。

从新婚之夜的言行来看,他黎玄可不是什么逆来顺受的好性子,原本是想等着他来找自己“算账”,哪怕是对他发一场脾气也行啊?至少是他主动找的自己,然后就可以借机和他谈谈条件,不能让他在自己的地盘上这么肆意妄为下去。结果呢,前天赌气刚说了不想再听到他的消息,现在就真的没有一丝动静了,两天两夜等下来,却越来越觉得坐立难安了。

他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0-29 15:17:00 +0800 CST  
他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澜璟来回折腾了许久,就在他第四次放下茶杯以后,终于有些耐不住的大步走到殿门口,“啪”的一声将门踹开,对着门外吓了一跳的侍卫沉声道:“去把书房的侍卫给我找来!”

“呃……是!”侍卫抑制着差点蹦出嗓子眼儿的心跳,赶紧叩拜着匆匆掠出了院门。很快的,那个书房的眼线就满头薄汗的跪在了他的承欢殿中。

“这两天王妃都做了些什么?”澜璟完全不提自己不给他饭吃的事,端坐在主位上还要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淡淡的询问道。

“呃……”侍卫稍稍怔愣了一下,故意避重就轻的回答道,“昨日王妃在书房修补铠甲,一天都没有出屋。”

“哦?”澜璟挑眉,却似乎在他飘忽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瞬间的闪躲,便侧头端起茶杯,用盖子轻轻拨了拨仍然浮在水面上的茶叶,继续追问道:“那今日呢?”

书房的侍卫跪在地上,趁着澜璟没注意偷偷抹了一把冷汗。他有些瑟缩的僵在原地,迟疑了许久,直看到自家王爷渐渐眉心紧锁、面露不耐,才认命般的把心一横,结结巴巴的回禀道:“王妃他……现在……正在后院烤兔子……”

“烤兔子?后院哪来的兔子?”澜璟挑眉斜睨着那个侍卫,一边满心疑惑的思索着,一边不自觉的轻啜了一口香茗。

侍卫挠了挠头,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回禀道:“就是……就是前两年您出宫建府时,澜瑾公主送给您的那只……”

“噗……咳咳咳……”

澜璟一口热茶生生喷了一地,呛得自己躬身咳嗽了许久,这才稍稍缓过来几分。他扶着主座那精美的雕花扶手缓缓直起身体,轻喘着指了指窗外,大声问道:“现在派人去还来得及吗?”

“这个……”侍卫尴尬的苦笑了一下,尽量想让自己说得委婉一些,“奴才们发现的时候,兔子已经穿成串了……若是现在去的话……可能……还能收回几根骨头……”

“……”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0-29 20:02:00 +0800 CST  
“……”

澜璟傻傻的怔愣了许久,才突然有气无力的缓缓跌坐进椅中,单手扶额,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每次想到澜瑾那丫头,他就觉得头皮发麻,她虽然是庶出,却打小丧母,一直养在当今太后也就是自己母亲的膝下。兄长贵为太子,整日忙于学识修业,而他却常常要面对那个小魔女的折磨,不仅拖着他到处惹祸,之后还无论事情大小统统由他背锅。

若说这世间还有人能治得了澜璟这个混世魔王,恐怕就非澜瑾莫属了。

及冠以后,澜璟终于独自离宫建府,他人都会送些奇珍异宝聊表祝贺,只有这个澜瑾公主,哭着送了他一只白白胖胖的大兔子。临走还不忘威胁他,若是养死了,她就亲自住过去再养一只……

现在这兔子却被黎玄一转眼就变成了烤兔肉,若是哪天被她想起来,只怕自己就再没了安生日子了……

“你。”澜璟狠狠拍了拍脑门,感觉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火窝在心里,手都有些发抖,他无力的斜睨了一眼那个书房侍卫,无奈的吩咐道,“你……你马上去给王妃送去好酒好肉。”

紧跟着,又不放心的补了一句:“天天都送……”

就这样了?

侍卫不敢置信的睁大双眼,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那兔子刚到府的时候,不知怎的突然生了场病,王爷就险些把养兔子的仆人打折了腿。如今好好的大胖兔子突然变成了盘中餐,他原以为王爷必然会大发雷霆,就算不方便因为此事公开责罚王妃,也必然会迁怒到他们身上。

可谁知,故事竟然出人意料的就这样默默收了尾!

侍卫如蒙大赦的松了一口气,赶紧叩拜着就要往外跑,生怕王爷突然改了注意。

都说天子一言九鼎决不轻毁,可咱这王爷虽然是天子同胞,嫡亲的王爷,却经常上一秒还在夸奖恩赐,下一秒就是一顿板子,喜怒无常到令人发指。所以现在,他还是先跑为敬吧!

可谁知道,他刚刚跑到门口,就被澜璟硬生生的叫停了脚步:“等等!”

不会吧……

这也,这也变得太快了!!

怕啥来啥,侍卫扶着门框的手顿时僵在了原地,哭丧着脸,默默哀嚎着转过身,对着澜璟满眼悲壮的叩拜道:“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澜璟此刻却也苦着张脸,那模样比起跪在地上忐忑不安的侍卫一点也没好多少。

只见他扶了扶额,幽幽的压低了声音,嘱咐道:“……记得派人看好我的鹦鹉,还有那匹汗血宝马!!”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0-30 20:01:00 +0800 CST  
第四章 心结所在

本想给黎玄一个下马威,反倒吃了哑巴亏。

夜渐渐沉了,皎洁的月色透过轻薄的窗纸洒落在寝殿内,此刻却亮得让人有些心烦。澜璟独自在榻上辗转反侧,却是越想越不甘心。亲也成了,人也来了,两人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反反复复挣扎了许久之后,他终于做了一个愉快的决定,明天一早,他要去后花园找黎玄……咳……谈谈!

……

澜璟只觉得似乎许久没有起得这样早过了,遥远的天际仿佛才露出一抹淡淡的青白,他便挣扎着坐起身,对着那金丝流苏的床幔连打了几个哈欠。

凌风守在门外,隔墙听到澜璟已经起身,急忙唤了当值的丫鬟送来热水清茶,小心的伺候着主子梳洗。

“王爷今日为何起得这样早?”凌风一边亲手将澜璟如水的长发挽成髻,别了一柄温润的白玉长簪,一边试探着轻声问道。

“练剑。”澜璟虽然困得满眼是泪,却一点也不妨碍他把一侧嘴角轻轻扬起。

凌风抚着他黑发的手指抖了抖,不敢置信的愣了一下,直过了半晌,才突然恍然大悟般的追问道:“去书房西边的花园吗?”

“答对了。”澜璟挑眉,狭长的凤眸里闪闪亮亮的,那琥珀色的瞳仁中悄悄绽开几分愉悦的光,“你们都不必跟着,早膳等我回来再吃。”

话落,便整了整已经穿戴整齐的衣袍来到外殿,从墙上抄起那落满灰尘的宝剑,用长袖使劲擦了擦剑鞘,仔细端详起来。

名家大师打造的长剑,玄铁铸就,锋利无匹,就连剑柄都镶着珍稀宝石,带着一种高调的华丽,就像他自己。

可惜,却很久都没有碰过了。

澜璟重新将宝剑挂在腰间,衣摆轻撩的迈出了寝殿,沿着五色卵石铺成的小路穿过一片开满万寿菊的草地,便来到了书房外不远处的花园里。淡淡的晨光像轻纱般垂落在刚刚苏醒的大地上,微风拂过面庞,就连那空气都悄悄染上了几丝晨露芳香。

一阵欢快的鸟啼打破了周围的寂静,澜璟站在花园正中的空地上,放任冷风驱赶着睡意,目光却始终落在书房外的小路之间,一动不动的静静眺望着。

很快,就看到黎玄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黑色短打从远处缓缓向园中走来,那矫健的身躯在柔和的晨光里越发显得挺拔无比。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0-31 20:01:00 +0800 CST  
很快,就看到黎玄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黑色短打从远处缓缓向园中走来,那矫健的身躯在柔和的晨光里越发显得挺拔无比。

澜璟立刻收回眼神,装模作样的拔出剑,回忆着多年前随便学的那几招剑式,连蹦带跳的胡乱舞了起来。

一边舞,一边还偷空打量着那因为看到自己而楞在原地的男人,刀刻般线条分明的俊脸上,一双黑眸犹如夜空般深邃,却又仿佛带着点点星光,好看得让人错不开眼去。他此刻也在静静的看着自己,薄唇微抿,剑眉轻颦,沉默的站立在青砖小路间,看不出一丝情绪。

澜璟见他已经注意到了自己,便故意脚下一绊,装作不小心般一屁股摔到了地上。

嘶……

澜璟颦眉倒抽了一口凉气,怎么这么疼?!

他一边忍着痛,一边暗暗后悔着,先前为什么不好好设计一下,看看怎么摔才能不那么痛,又顺便可以让这落地的姿势好看一些呢?低头看看自己屁股着地的样子,估计真丑得有些拿不出手去!

没办法,他昨天想破脑袋也就想出了这么一招,俗是俗了点,但是他黎玄总不至于见到自己摔倒还能无动于衷吧?澜璟在心里偷偷酝酿着,一会等他过来扶自己,就顺势抱住他……然后……

哼哼~

他正喜滋滋的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就见黎玄果然眉心紧锁的凝视了他片刻,然后提着长剑沿着小路向前走来。

来了来了。

澜璟勾唇,假装没有看到他的样子,低头轻轻揉着自己的脚踝,心里却在默默窃喜。

结果,却等了半天也没见什么动静。

再抬头看时,发现黎玄已经从空地穿过,向着对面的那条小路快步而去……

他竟然就这么走了……

走了!!

澜璟望着他毫不犹豫越走越远的背影,气得两眼发黑,胸口也有点隐隐作痛。他单手撑着地面,运足了力气对着那人的身影大喊道:“黎玄你是瞎的吗?!”

黎玄果真停下脚步,缓缓侧头向他看去,竟是丝毫没有愧意的挑眉反问道:“王爷堂堂七尺男儿,伤的又不重,还需要本将军抱你回去不成?”

澜璟一时有些语塞,想想坐在地上也挺凉的,干脆自己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忍着疼一瘸一拐的向他走了过去,不悦道:“虽说我当初想娶的不是你,但现在咱们好歹也算是结发夫妻了,我澜璟生平与你无怨无仇,自认为身家样貌也不屈你,如今你却为何这般仇视于我?”

“无怨无仇?”

黎玄望着他,原本平淡如水的目光里突然绽开了一抹冰冷的神色,看在澜璟眼中,就像冬日的寒风刺得人生疼。

他猛的转过身,几步走到澜璟身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便将他狠狠按在了旁边的树干上,微眯了眼,邪邪的挑唇道,“你可知为何摄政王会这样痛快答应了你的请婚?”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1-01 20:09:00 +0800 CST  
他猛的转过身,几步走到澜璟身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便将他狠狠按在了旁边的树干上,微眯了眼,邪邪的挑唇道,“你可知为何摄政王会这样痛快答应了你的请婚?”

澜璟被他推得撞在树上,脑袋震得嗡嗡作响,缓了好一会才发现此刻黎玄紧紧贴在他身前,整个人都被拢在了他有力的臂弯中,那性感的薄唇几乎覆在他耳侧,每一次呼吸,温热的气息都会轻轻掠过他的脸颊,带起一阵阵诱人的酥麻。

至于黎玄刚刚说了些什么,他似乎听到了,又似乎什么都没听到。此刻,他只觉得眼前的男人在渐渐分明的晨光下竟是那样好看。

“你当真觉得是因为娶我弟弟的那道圣旨?或者说你这嫡亲王爷的尊贵身份,亦或是……不痛不痒的几句请求?”黎玄见他不说话,而是用那波光潋滟的双眸直勾勾的望着他,火热的目光中甚至还带了几分垂涎??便越发不悦的加了几分力度,直握得澜璟肩膀生疼,这才堪堪把他的思绪从一种迷离的状态中拉了回来,“你当摄政王是***?”

“如若不是这些……”澜璟一动不动的凝视着他遮在阴影中的俊脸,心里“怦怦怦”的跳个不停,脸上却带着一丝茫然,“又是为何?”

“军权!”黎玄咬着牙一字一顿的回答道,那语气也更加森冷的骇人,话一出口,就满满都是怒意,听起来几乎像是呵斥一般,“是我们黎家的军权!”

“摄政王以我男妃入府为借口,收了我在西北所有的军权!我自小生长在西北军营,这支军队是我多年以来全部的心血!”黎玄抓着他肩膀的手越握越紧,指尖都在控制不住的情绪中微微发抖,“就是因为你一个任性而为的请婚!皇上准了,摄政王就顺水推舟,坐收渔翁之利,让我苦心经营的一切都轻轻松松的被他的亲信全盘接去。那个人昏庸无能,又贪酒好色,我却不得不将我那些出生入死的将士交给这样一个人,你说!让我如何能够甘心!!”

……始料未及。

澜璟有些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忽明忽暗的凝望着眼前之人。他只知道他是黎素的兄长,是名满都城的俊俏公子,却从没有想过他就是那个承袭了黎家军权,驻守在西北的常胜将军,更没有想过他会因为自己随性而为的一纸婚约,失去了这么多年苦心积累的一切。

难怪……从第一天起,他就如此仇视自己,那深邃的黑眸里永远带着克制在冰冷中的恨意。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1-02 20:08:00 +0800 CST  
难怪……从第一天起,他就如此仇视自己,那深邃的黑眸里永远带着克制在冰冷中的恨意。

澜璟一时语塞,突然满心愧疚的不知该说些什么。无论如何,这一切确实是因他而起,而造成如今这样的结局,也终究是自己对他有所亏欠了……

直过了许久,他才红着脸缓缓拉住他的手臂,结结巴巴的道歉道:“对不起,我……我不知……”

“你当然不知!”黎玄硬生生的甩开他的手,近乎咆哮的打断了他的话,“你一个顽劣无比的皇族少主,一个自小只知享乐的嫡亲王爷,你能知道些什么?!”

那语气里满满的鄙夷,让澜璟突然觉得有些血气上涌。

“谁说我只知享乐!”不知道是不是被黎玄的歇斯底里传染了,澜璟那被甩开的手臂重新拿回到胸前,狠狠抓住黎玄的衣襟,压低了声音大吼道,“我的亲哥哥在朝堂之上饱受权臣欺侮,就连后宫之事都要受他钳制,除了中宫皇后至今不敢再娶妃嫔。”

“如今的龙霄国奸臣当道,胁迫皇权,就连母后都敢怒不敢言!”澜璟清澈的双眸中渐渐晕起一抹水雾,攥着他衣领的手指因为用力,骨节间泛起片片青白:“不过我告诉你……将来有一天我澜璟终究会为他夺回这天下,至于属于你的那份,我也自会归还!”

黎玄看着他此刻激动的样子,先是微微一怔,颦了眉,默默端详了他许久,随后终于爆发出一阵嘲弄般的大笑:“就凭你每天窝在府中遛马养鸟,聚着一群纨绔子弟歌舞升平?”

“……”

澜璟单薄的身子在他的嘲笑声中僵了僵,似是有些羞愧般的默默的咬紧了下唇,他的眼圈微微有些发红,却终究无法反驳他所说的一切。

黎玄见他不语,便冷冷的嗤笑了一声,有力的手指覆在他白皙的手腕上,狠狠将它从胸前扯了下去,勾了唇,一字一顿的覆在他耳边低声道:“那我便等着这一天,璟王爷。”




第五章 夜遇

不知为何,澜璟就是觉得今天的月色美得有些凄凉,残星晦暗,只有那冰轮般的满月悬挂在深不见底的夜幕中,静静洒下一片银纱般清冷的光。

又是一个无眠之夜。

澜璟斜倚在窗前,从敞开的雕花木窗间默默仰望着夜空,深秋的寒风从庭院中扑面而来,打在脸上,却仿佛能凉到心底一般。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1-03 20:03:00 +0800 CST  
澜璟斜倚在窗前,从敞开的雕花木窗间默默仰望着夜空,深秋的寒风从庭院中扑面而来,打在脸上,却仿佛能凉到心底一般。

世人都知,当朝摄政王澜政虽是皇叔,如今却正值盛年,当年先帝早逝,在幼帝继位时他便借机先帝所托,大权独揽,直到今天虽然皇帝已然成年,他却始终把持着朝政丝毫不肯放手。甚至每一道圣旨,每一封御笔都要经过他的首肯才能颁布或送出,所谓的当今天子,不过是他被玩弄在股掌中的傀儡罢了。

如日中天。

所有人都在这样形容着澜政如今的权势,可是澜璟心里却觉得,倒不如“如月中天”来得更为贴切。就算阳光再盛,当你抬头望去的时候,天空里依然有浮云,有飞鸟,有醉人的心脾的蔚蓝。然而满月独悬的时候,群星都会变得黯淡无光,时隐时现的藏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就像他此时的心境,仿佛望穿千里也永远看不到一丝光明……

澜璟微微叹了口气,思绪却又回到了清晨的那番对话之中。

黎玄他……此刻应该承受着同样的痛苦吧?在权势的威压下,他亲手将自己视若珍宝的一切交了出去,却亲眼看着它在他人的轻贱中任其辚轹……

一种说不出的窒闷突然袭上心头,让他隐隐有些透不过气来。他穿上外袍,又随手从龙门架上抄起一件厚锦披风,松松的拢在身上,便独自推开殿门走进了那朦胧的月色之中。

凌风原本隐在暗处,见澜璟心事重重的出了门,也不敢出声打扰,只好小心翼翼的敛了气息,不远不近的跟在他身后。

原本只是随意走走,却在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书房外的那片花园中。澜璟抬眸远远望着那棵根深叶茂的百年梧桐,这是他们早晨刚刚争吵过的地方,现在回忆起来,那个男人胸口处的余温仿佛还停留在身上,不曾离去。

正在他默默沉思之际,一声瓷器碎裂的声音突然打破了这深夜的寂静。澜璟心中一凛,轻手轻脚的循声挪了过去,绕过不远处的假山,一眼便看见长廊间,静静靠坐在朱漆木柱上的矫健身影。

清澈如水的月光下,只见他一条腿微微屈起,一条腿随意的垂在廊外,脚边已经躺倒了一个青瓷酒壶,而手里还拿着另一个,正仰头不管不顾的向口中灌去。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1-04 20:12:00 +0800 CST  
澜璟小心翼翼的向前靠了几步,借着明亮的月光,隐约可见他那英俊的脸庞上微微泛着酒醉后的红霞。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靠近的时候,对面的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存在,猛的回过头,那有些迷离的目光便冷冷凝结在他的面庞上。

时间在无言的对视中悄悄流逝,就在澜璟尴尬的抖了抖唇,支支吾吾的想要向他解释自己并非故意偷看的时候,黎玄却一言不发的收回视线,提起酒壶,再次默默的灌向喉间。

寒风卷着枯叶从身前呼啸而过,他那单薄的衣摆便在腿侧猎猎作响。

澜璟见他不理,便沿着青砖小路缓缓向他走去,那金丝滚边的软底锦靴小心的踩在地上,轻得没有一丝声响,仿佛生怕自己一不留神便打散了他难得浮出眼底的孤寂。

……就如同自己掩盖在玩世不恭的外表下的……同样的孤寂。

一件带着体温的披风缓缓覆在黎玄紧致的后背上,在他那早已冰冷的肌肤间绽开一抹柔和的暖意。

黎玄知道他来到自己身边,却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动作,有些惊讶的抬眸看了一眼澜璟,却没有说话,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低下头,淡淡的摆弄着手中的酒壶,那温润的青色瓷釉在银白的月色下反射着一抹冰冷的光。

“抱歉。”

澜璟转身靠在木柱的另一侧,自言自语般的垂眸低语了一声,虽然他并非有心,可不知为何,还是想好好的跟他道一个歉。

黎玄拿着酒壶的手指滞了滞,似是踌躇了一下,随后便向外扬了扬胳膊,将那青色的瓷壶懒懒的递到了澜璟面前。

澜璟看着他一言不发,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的把酒拿给自己,心里却仍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抬起手默默的接了,放到嘴边饮了一大口,不知为何,舌尖舔去唇边挂着的残酒时,竟觉得带着几分那个男人的味道。

只是一口,就隐隐有些醉了。

柔和的夜色中,一个坐,一个立,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各怀心事的相对沉默着,你一口我一口的喝着这大半壶美酒。直到澜璟带着微醺的将最后一滴酒倒入口中,又用舌尖恋恋不舍的舔了舔壶口,这才把那空瓶交还到黎玄手中。

黎玄终于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似是不满的哼了一声,然后便扶着长廊栏杆默默的站起身来,作势就要离去。

“黎玄……”不知为何,澜璟却突然下意识的扯住了他的衣角,看着黎玄诧异的目光嗫嚅了片刻,才缓缓的低声道:“明早来正殿用早膳吧,我有件事和你商议。”

黎玄静静打量着他,眼中却并没有露出太多的情绪,只是微不可见的颔了颔首,转身继续向书房走去。寒风中,那湘色暗纹的华丽披风在步履飞扬间闪烁着温润的光。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1-05 20:01:00 +0800 CST  
第二天清晨,承欢殿的正厅就摆好了满满一桌丰盛的菜肴。澜璟知道黎玄常年生活在西北,还特意寻了个会做西北菜的厨子,给他做了当地常吃的黄焖羊肉,并且很用心的摆在他的座位附近。

黎玄果然没有食言,待到一切刚刚准备妥当,就见他提着佩剑从大门外步步生风的走了进来,柔和的晨光中,一袭简单的黑色武服包裹着肌肉紧实的身体,古铜色的肌肤上依然挂着点点汗水,竟有种说不出的性感味道。

澜璟看着他越来越近的身影,“蹭”的一下不自觉的站了起来,脸上带着一抹莫名的欢喜。

视线齐刷刷的向澜璟投了过去,众人一片惊愕的神色中,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此刻的行为好像有些激动过头了,只好尴尬的装作整了整衣摆,重新坐回椅子上,掩饰般的清了清嗓子沉声道:“给王妃赐座。”

心里却隐隐有些懊恼着,大庭广众之下,自己怎么变得这般沉不住气!

虽然这个掩饰的动作奇假无比,但是大伙也都配合的纷纷垂了眸,装作没看见般对着黎玄施礼道:“王妃万福。”

一旁的凌风看到澜璟此刻满脸的开心,急忙很有眼色的给黎玄摆好座椅,放好碗筷,对着黎玄恭敬道:“王妃请。”

黎玄也毫不客气的大步走到桌旁,放下佩剑,斜眸看了他一眼,不悦的冷声道:“叫将军。”

“……”

王爷让叫王妃,王妃又让叫将军,凌风有些为难的愣了愣,尴尬的向澜璟看去,踌躇着不知该如何回答。

澜璟看着凌风的动作,完全是毫无义气的把难题直接抛给了自己。他满头黑线的瞪了他一眼,扶了扶额,随后才掩着脸假咳了两声,装成若无其事的对着黎玄道:“咳……将军快入座吧,饭菜都凉了。”

凌风看王爷没有骨气的改了口,急忙也识趣的对着安排好的座位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向黎玄示意道:“将军请。”

黎玄满意的扫视了一眼周围众人,衣摆轻撩,终于缓缓坐到了桌前,随手提起玉箸夹了一块羊肉放到碗中,漫不经心的对澜璟问道:“王爷今日唤我前来,所为何事?”

澜璟从汤盅里盛了一碗乌鸡参汤递到黎玄面前,语气也突然带了几分郑重:“将军莫非忘了,明天应该是本王陪你回门的重要日子?”

“是吗……”黎玄顺手接了过来,剑眉微颦的应了一句。果然他要是不说,自己还真的完全忘了这码事了,“不回也无妨。”

“呃……”这回轮到澜璟有些愣住了,回门这么重要的日子,他竟然就轻飘飘一句无妨带过……

他探究的望着黎玄似乎专注于早饭的神情,心里却在暗暗思忖着,这究竟是他性格所致?还是家中关系凉薄?亦或是……其他不为人知的原因?

“本王倒是不守规矩惯了的,可如今既然娶你为妃,明日里若是不去,只怕外人会觉得本王薄待于你,礼物我已经备好了,不如就一起走上一趟罢。”澜璟看着他眉宇间的“川”字在不经意中加深了几分,似是渐渐勾起了什么心事,便抬手轻轻覆上了他的手背,语气也是难得的温柔。

黎玄有些意外的抬起头,静静打量了他片刻,那手心的温热透过皮肤传了过来,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令人讨厌。他如星的黑眸闪了闪,随后便微微挑唇笑道:“也罢,那就劳烦王爷安排吧。”

“好。”澜璟虽然表面上会意般的点了点头,可思绪却早就突然开起了小差。他看着黎玄一侧微微勾起的唇角,心里却在默默感叹着:“他一个将军,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是不是比我都好看??”

想了半晌,最后终于还不忘咋了咋舌,给自己认真的做了个总结——我可真是有眼光!

除了……不让我碰以外……


——————————————

今天有没有粗长看文的小可爱按个爪印 让我知道你的存在哦 不然楼楼都没有动力码字了

楼主 JasonWangok  发布于 2018-11-06 20:02:00 +0800 CST  

楼主:JasonWangok

字数:67730

发表时间:2018-10-29 06:2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1-04 23:46:25 +0800 CST

评论数:717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