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魔尊复仇血泪史\/年下\/修仙又名:爬上死对头的床。

【原创】魔尊复仇血泪史/年下/修仙

又名:爬上死对头的床。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02 23:24:00 +0800 CST  
满100楼正式更新,试试水。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02 23:29:00 +0800 CST  
简介:
毁天灭地的魔尊莫长渊前半生一直活得潇潇洒洒,虽然脾气不好待人也总归算是和善,可修仙界中总有个自认为清高冷贵的傻帽喜欢和他作对。
昨日个去逛个魔界花楼,第二天那花楼就必定会被人一剑荡得尸骨无存,莫长渊提着裤子从花楼废墟中爬起来,朝天恕吼道:“沈轩!你是不是有病,老子差点被你吓得断子绝孙你造不造!”
沈轩冷冷瞥他眼,提着长剑踏风而去。莫长渊想,他真是讨厌透这个人。
日子过得不紧不慢,直到有一天魔尊功法尽失被人踹下悬崖,在正道中人皆以为他身消道陨时,莫长渊顶着鸡窝头,拄着拐杖,吐掉口血沫子,霸气十足道:“本尊要报仇,本尊定要弄死这群傻子。”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02 23:37:00 +0800 CST  
等我几天,隔壁文快完结了,完结了就更这里,正好预热一下。大家可以先收藏,这篇文我很看重,我写长篇是不会坑的,再,大家可以投票选攻受,我刚开始都不定攻受。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07 21:33:00 +0800 CST  
第一章:小豆丁。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28 18:07:00 +0800 CST  
修仙界中向来美人无数,可若说谁是第一,还当真没人能讲出个所以然来,那圣剑峰峰主,年少成名,风姿绰约,生得副举世无双的好相貌,且天赋其高,一手浮霄剑法,震慑百家仙门,稳坐四大仙宗之首,哪个敢不叹服。
但这些都是在莫长渊未成名前的坊市美谈,数百年前,莫长渊横空出世,妖孽非常,红衣所过之处尸骨无存,无人知他来历,修习何种功法,师从何门何派,初入修仙界便是场腥风血雨,从未统一过的魔道势力,让他一个个打服,稳坐秋夕殿之首,奉为魔尊。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28 21:48:00 +0800 CST  
所谓的正道势力硬是屁都不敢放一个,任由他放肆,正当莫长渊准备进军血洗正道时,圣剑峰峰主沈轩主动出手,单枪匹马闯进魔窝,与他大战三天,两人战成平手,皆负伤而归。
莫长渊自此收手,在秋夕殿当起太上皇,修养生息,按理说正魔两道硒鼓收兵,该过几年安静日子,偏偏沈轩像中了咒,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作死,隔三差五就去挑衅。
魔尊若是去逛花楼,那花楼不出半日便会让他一剑荡得只剩下块破门板,魔尊要是滥杀无辜,可更不得了,沈轩能连追三城,势必要把得两人都弄得身负重伤才罢休。
于是修仙界人人皆知,圣剑峰主与秋夕殿魔尊是死对头,打了百年也未见罢手的那种。
而这些都只是传言,莫长渊身死道消已余五十年整。
四大仙宗联手覆灭秋夕殿,那几日,红光漫天,血流成河,沈轩亲手将剑刺入他胸膛,一脚踹下万丈深渊,他所有的画像让一把大火毁之一炬,那个红衣倾世,惊才绝艳的少年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风平浪静,岁月安暮。
炎北大陆,深不见底的悬崖下,莫长渊柔顺的黑发顶成个鸡窝头,还有几朵野花调皮的在里面安窝,经脉具断,灵根震碎,本该死路一条,可他竟奇迹般活下来。
莫长渊捂住脑袋,在掉落悬崖时他脑海里出现个青衣出尘的男子,模模糊糊的背影,看不清脸,已废的灵田中突然爆发出巨大灵力,包裹住他受伤经脉,一点一滴缓慢修复。
那绝对不是属于魔修的力量,再正统纯实不过的仙道灵力,轻柔,温暖,从身体深处源源不断的传递出,与魔修灵田相互融合,混杂,分成太极阴阳两边,一半魔,一半正。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28 21:48:00 +0800 CST  
莫长渊疼得厉叫,咬住手浑身止不住哆嗦,灵根决定了一个人是否有踏入大道的资格,灵田则是修士的力量本源,一个人的身体里如何能有两股完全相冲的灵力,且不说经脉是否承受得住,灵田也无法一分为二。
莫长渊死死撑住最后一口气,两股力量纠缠不休,最后又先争恐后的治疗他体内暗伤,简直像在邀宠幸,比谁速度更快,莫长渊喷涌出口鲜血,浑身不能动弹,沉沉昏睡过去。
等他再清醒过来,身旁草都有半人高,遮天蔽日的大树落下层层黄叶,莫长渊艰难起身,一把抓掉头上杂草,灵田里空空荡荡,半分魔力都没有,先前救他的灵力也凭空消失,只是灵田活生生劈成两半,正魔相合,又两者互不冒犯,倒也安生。
莫长渊捏个决,毫不意外的失效,功力尽失,从渡劫期大能直接掉落成凡人,低低暗骂几句,莫长渊只觉有股难以名状的恶臭传进鼻腔,熏得人几欲作呕。
俯身闻闻自己手臂,衣服破破烂烂,活像个乞丐,莫长渊终于意识到臭味是他身上传来,皱紧眉头,万分嫌弃的捏住鼻子,莫长渊拖着长袍走几步,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死死盯着缩水的手掌,还有细胳膊细腿,莫长渊急跑到旁侧不远的小水潭边,小巧的嘴巴挣大得能塞进个鸭蛋,天杀的,他身高腿长,迷倒修仙界中万千少女的躯体变成了个奶娃娃?
准确来说是刚满五岁的小豆丁。
莫长渊捂住脸,用稚嫩的童音爆句粗口,“去他ma的,老子真是见了鬼。”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28 21:49:00 +0800 CST  
毫不犹豫的跳进水里,上上下下把自己搓干净,尝试打开自己的储物袋,还好,能用,掏出件大得不行的衣服穿上,望向绵延无尽的山石,莫长渊拿出把下品宝剑,搀扶着攀走。
上品仙器,以他现在的空空荡荡的修为,根本无法启用,所幸储物袋是滴血认主,要是凭魔力才能打开,那他就可以躺尸等死。
如此行走几月,莫长渊小手挥把汗,站在宽广的大路中央,微风拂过,云卷云舒,脏兮兮的小脸透出执拗,嘴角带抹浅笑,残破的衣角来回翻飞,莫长渊甩头,用下品飞剑当拐杖用,吐掉口血沫子,霸气十足道:“我莫长渊回来了,沈轩,那些欺我之人,本尊一个都不会放过,本尊定要报仇。”
山村偶有炊烟升起,莫长渊将剑放回储物袋,小小的步子奋力往前走,阵阵香味吸引住他的脚步,连着吃干粮都快把他嘴嚼歪。
树下的青年毫不避讳的坐在石头上,白衣胜雪,周围的杂污半点都不曾染上,架子上烤的鱼鲜香可口,莫长渊摸摸咕咕叫的肚子,他现在可不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来去无影踪的魔尊,能辟谷不食烟火。
青年像早就料到身后有人,稍稍转头,清冷的五官如玉无暇,哪怕是手拿木棍烤鱼,也烤得清雅脱俗,让人赏心悦目,这张脸又是何其熟悉,就算化成灰,莫长渊也能从灰里找出哪坨灰是他。
堂堂圣剑峰峰主,纵横修仙界的不出世大佬,蹲在路边的小石块上烤鱼,这他niang像话吗!
莫长渊皮笑肉不笑的扯扯嘴角,几乎是在片刻间回身,接着拔足狂奔,小小的身躯踩到颗石子,往前摔得四脚朝天,好生狼狈。
沈轩挑挑眉,翩然落在他身侧,把人扶起,拍去他身上的灰尘,从来不笑的冰块脸上浮现出微笑,戳戳他软萌的脸蛋,好心情道:“哪里来的小孩,怪可爱的,不如从此就跟着我,哥哥我带你飞。”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28 21:49:00 +0800 CST  
封面,本文首发豆腐app,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有豆腐app的小伙伴可以帮忙收藏,作者豆腐id:公子言。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29 11:46:00 +0800 CST  
第二章:灵根。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29 20:25:00 +0800 CST  
莫长渊瞪大无辜的双眸,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修仙界里出了名的冷美人,冻冰块,刚才这是笑了?往日里端着正经不苟的样子都是在骗狗吗?
身子左右折腾的奋力挣扎,天真无邪的眸子里染上几分厌恶,在没有恢复功力之前,他绝不愿和正道人士沾有半点关系,特别是这个一剑杀了他,还把他踹下悬崖的人。
沈轩仿佛没看见他的不愿,大手横栏住他腰肢朝自己怀里带,抱大米般把人丢肩上扛,莫长渊自然不会束手就缚,两只小脚不断扑腾,脸上的泥灰全蹭他背后,嘴里骂骂咧咧:“怪叔叔,放开我,你就是想拐我去卖钱。”
配上他现在不足人大腿的身高,软糯的嗓音,听起来真是份外可怜,特别能激起人的保护欲与蹂躏感。
沈轩是何等人物,长在雪山大漠的高岭之花,目中无人,在魔窟中一剑横扫千军,连眼皮子都不眨下,于是沈轩特别好脾气的狠拍他小屁股,啪啪几下,清脆悦耳,把人直接打懵,还极其恶劣的调侃道:“没规矩,乖乖叫声师傅来听听,我瞧你有缘才想收你为徒,外面多少人想进沈家大门,你这是撞了什么大运。”
莫长渊眼珠子都要掉地板,小手微微颤抖,伸到背后揉揉自己屁股,他,飞天遁地,几乎无所不能,哪怕是只鸡见了都会瑟瑟发抖的魔尊,居然让死对头打屁股!奇耻大辱。
挥舞起拳头,手掌拼命锤他后背脊梁,嫩嫩的粉拳更像在按摩,沈轩任由他闹腾,单手御剑,踏风急驰,怕肩上人受不住厉风,特意施决笼出防护罩包住他,不出半日就抵达圣剑峰。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29 20:34:00 +0800 CST  
巍峨的高山绵延起伏,山门宏伟气派,可供百余人同时穿行,万石阶梯直达殿前,沈轩腰间令牌发出阵乳黄色的光芒,护宗大阵开出小口放人进去。
莫长渊作为魔尊时来过这里几次,彼刻他身后跟着数千小弟,自己坐在云轿上悠哉吃葡萄,拽得像个二傻子。
两派人士分站两侧,美其名曰共议和平条约,却各自反唇相讥,谁也瞧不起谁,言辞激烈冒火,气得额头青筋暴起,佩剑嗡鸣,然后双方大打出手,轰碎半里地,接着圣剑峰便会派人来问费用赔偿,莫长渊痛苦闭眼,往事不堪回首。
沈轩换个舒服点的姿势抱他,阁院里没什么人,登记外来弟子的掌事低头清算灵石,看见沈轩突然来访连忙躬身行礼。
沈轩挥手示意,表情恢复成漠然,神色间夹杂些不近人情,隔他一丈远,冷冷道:“给他测灵根。”
灵根分为金木水火土单系灵根,此外还有变异的雷灵根,万里挑一,百年难见的天灵根,圣剑宗收弟子,向来只要单系的上等灵根,双灵根则会根据其余长老需要挑往各司,杂灵根心性强的可作为外门弟子,天赋不佳的只能送去杂役房。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29 20:35:00 +0800 CST  
再过几日就是四大仙门十五年才举办一次的采荷大赛。
届时四大仙门便会广招弟子,一些附属仙门与年纪未满三十的散修都会来碰碰运气,各司的长老则会派弟子入乡野寻些天赋尚可的弟子,通过灵根,心性等测试后就能入仙门,一步登天。
门内弟子满十六的弟子均可报名参加,广阔无际的荷塘之上盛开数不尽的洁白莲花,悬空的高台一朵金莲刺目耀眼,里面的莲蓬乃是炼筑基丹最好的药引,三轮大比后,魁首才有资格亲手采下,炼成的筑基丹能分到四颗。
修仙者筑基九死一生,跨过桎鄗就是脱胎换骨,从此百寿有余,筑基丹能提高修仙者的筑基成功机率,又因仙草金贵易断,练成极难。
需知一炉成丹,哪怕由最顶级的炼丹高手操持,成丹率不过十数,能分到四颗,已是天大奖励,还有峰主赐下的法宝,更不要说能被主峰某位长老瞧上,收为弟子,滚滚而来的资源何人能不眼红。
大赛举办在急,沈峰主出门一趟,捡回个奶娃娃,若这小孩灵根天赋上乘,说不定有机会成为记名弟子,掌事心思电转,对莫长渊的态度也恭敬几分。
领人小心翼翼站在法阵中央,法阵亮起的光芒越盛灵根越纯粹,天赋越高,不同的灵根,相对应的光芒颜色也有所不同,无灵根光就不会亮起。
莫长渊之前算不上天赋高绝,不过是木火双灵根,与四大仙宗里的天才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别说记名弟子,能在侧峰各司的掌事下做个小弟子都是福气。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29 20:35:00 +0800 CST  
当然,也没人敢明摆着找死的去测魔尊灵根,他灵根到底如何众说纷纭,修仙界传他天赋有多厉害,吹成空前绝后的举世妖才,纯属放屁。
莫长渊无所事事的玩袖子,掌事聚精会神看向法阵,青与红两色缓缓传出,微微弱弱,吹口气都能散,掌事失望的叹口气,就算不是天灵根,好歹也会是个单系灵根,怎么会......
沈轩淡笑不语,也不出声让人将法阵停止,掌事正准备离开取身外门弟子的服饰,法阵发出声轻响,烛火大的青红两色突然大盛,冲天而起,逼得人睁不开眸子,其光芒远远胜过天灵根。
莫长渊站在青红两色中神情平常,宛如妖孽降临,那光芒不弱反增,法阵砰的炸裂,支撑运转的灵石碎成数块,显然承受不住如此大的能量。
掌事让冲击震得呆坐地面,把毫发无损的人拉出来,惊奇的上看下看,他活了数百年,还从未见过此等异像,失神的喃喃自语道:“不可能,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双灵根。”
莫长渊摸摸下巴,他如今功法全失,得重新修炼,身体也变成五岁大小,可身体内原本开括过的灵田,经脉并未变,他如今这幅模样,恐怕是因为功法倒行逆施,两股正魔力量相争修复身体所造成的后果,只要他加紧恢复魔力,何愁身体变不回来。
想通其中关节,莫长渊舒畅不少,当前最主要的还是得尽快引气入体。
沈轩瞧他俯首沉思,奶萌的小脸做出这幅表情有些引人发笑,憋住想要捏他两颊软肉的念头,牵起人踏步至主殿。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29 20:36:00 +0800 CST  
这文是不是要凉了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30 08:58:00 +0800 CST  
第三章:可爱。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30 21:36:00 +0800 CST  
几位侧峰峰主和长老正在攀谈采荷大赛的事宜,沈轩不理会众人,直接带人回到自己屋内,毫无形象可言的斜坐在垫团,笔直修长的大腿搭在桌案,清雅的面容生出痞气,抱枕头样的拥紧莫长渊,漂亮的指节有一下没一下抚过他头顶,“徒儿啊,你还未告诉为师你姓甚名谁。”
莫长渊嘴角细不可闻的抽搐,他还未答应要拜师,快停止捏他腰,摸他肚子,还有揉他头的行为,说好从不许他人进身,洁身自好的翩翩君子呢,上厕所掉茅厕死了吗。
半响无人回答,沈轩恍然大悟道:“徒儿原是没有姓氏的,不然与为师一起姓沈如何?”
莫长渊让他捏得起一身鸡皮疙瘩,以前都只有他这么抱姑娘的份,哪里有人能在他面前如此放肆,现在还想让自己跟他姓,他就算是死也不会如他的意。撅起粉嘟嘟的嘴巴,掰开在腰侧的手掌,奔柱子后面露出个小脑袋道:“不要,我才不要和怪叔叔一个姓。”
沈轩乐哉用灵力把人拖过来,莫长渊腾空飘进他怀里,浑身上下动弹不得,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尽是控诉。沈轩最喜欢他想反抗又反抗不了的憋屈样子,手下动作熟练的开始扒他衣服,随口道:“那不如姓莫。”
莫长渊的咒骂卡在喉咙里,对上他勾魂的眼眸,心不断急跳,一个荒诞的念头盘旋脑海,他该不会已经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刚浮现又狠狠否决,不可能,他明明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就算是摸骨龄也摸不出来。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30 21:37:00 +0800 CST  
莫长渊咽口吐沫,丝毫没有注意自己衣襟脱得干干净净,乖乖呆在他怀里,还万分讨好的用脸蹭蹭他手,大义炳然的撒娇道:“莫字好难听,我们还是换一个吧。”
沈轩扯下他裤子,抱着人走进浴池,薄红的唇角勾起邪笑,高大的身影压迫在他上方,衣襟让水打湿,挽起的墨发散开,垂落胸口,手指捏着他小巧的嫩下巴,危险道:“可为师觉得莫字好听极了,五十年前有位风采临天下的魔君也姓莫,徒儿可曾听过。”
莫长渊心如擂鼓,巨大的阴影笼罩住他,步伐在水中跄踉下,差点在水里栽跟头,沈轩眼疾手快的弯腰抱住他,莫长渊紧贴他胸膛,肌肤间的热度相互传递,他揪住沈轩臂膀,目光散乱,面色有一瞬间的煞白,干巴巴道:“不认识。”
沈轩看他明显吓得不轻的样子,也不再逗人玩,慢吞吞给他清洗身子,心中啧道,这人变小后,怎么心性也跟着倒退。水珠从劲前滑落到腰腹,沈轩眉心微皱,不正经的神色里似乎有些感伤,漫不经心道:“日后你便叫叶铭。”
莫长渊思绪游混,点头嗯声答应,生怕再显出端倪,沈轩身为圣剑峰峰主,要是得知自己身份,不可能会留活口。
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两人做了数百年的死对头,这人没有理由把自己收做弟子养在身边。
莫长渊嘶一声,娇嫩的手臂上出现道红痕,他还是第一次享受如此粗暴的服务,上一个敢这样搓他手臂的,早就死得连灰都不剩,说是洗澡,行动起来更像刮皮。
可怜沈轩老大不小,可未跟人一起洗过澡,更不要提伺候别人洗澡,下手没轻没重,莫长渊忍耐会,实在承受不起这份殊荣,疼得龇牙咧嘴,劈手夺过布巾,恼道:“你当我是地里的种瓜吗,松手,我自己来。”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30 21:37:00 +0800 CST  
沈轩遗憾的泡在水里,捞起人施个清净决,再丢套亲传弟子的衣物在案上,自己躺在软椅上闭目养神,莫长渊不太能理解他的脑回路,既然能施清净决,之前干嘛还要把自己弄水里。
心里如此想着,不知觉碎碎念出来,沈轩身为渡劫早期大能,神魂强大,方圆百里,只要他想听,对方修为又比他低,他就能听到,这低语不可避免的钻进耳朵里。
斜侧过声看他,脑袋枕在手臂上,清寒的冷仙气质破坏得一干二净,只看脸却十分赏心悦目,是个风流潇洒的美公子,放眼修仙界,也难得找出几个此番姿容的人物。
沈轩在他面前形象抛得毫无负担,打个哈欠道:“为师第一次收徒弟,当然要好好对待,事事亲力亲为,你上前,俗话说礼尚往来,你来给师捶捶腿。”
莫长渊呸声,转头就走,现在他要是但凡有点力量,早就撸起袖子和他拼命,什么德正文雅,朗朗如月,都是骗小孩子的,世人愚昧,才会让他蒙蔽。
自己称霸修仙界的魔尊,出去到外面转圈,就能收获迷妹小弟一大笔的翩翩美男子,如今虎落平阳,就会卑躬屈膝的为人捶腿吗,哼,做梦,士可杀不可辱。

楼主 解红尘520  发布于 2018-08-30 21:38:00 +0800 CST  

楼主:解红尘520

字数:56901

发表时间:2018-08-03 07:2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19 20:35:58 +0800 CST

评论数:340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