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预知者的爱情》(短篇丨微悬疑)文\/徐秋茗

我陪你一起去。

楼主 徐秋茗  发布于 2016-08-17 17:40:00 +0800 CST  
【添加关键字:微灵异】

1、预知

他的背很宽,双腿笔直修长。一头短发,既利落,也显得刚硬。他站在漫天柔和的星光下,背影夺目而落寞。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他一个人,不但惆怅,而且恐怖。

胡言远远地、目不转睛地望着这个男人。她就站在他身后,隔着大约十米的距离,沉默地注视着他似曾相识的身形。

忽然,他转过身来,看向了她。那是一张十分英俊的脸,眉毛浓密,五官凌厉张扬。他紧紧锁眉,双眼间有深深的沟壑。他用力地抿着唇,漆黑如墨的双眼中,蕴藏着令人心惊的巨大痛苦。

胡言并不认识他,但一看到他的表情,就直觉地感觉到了悲痛。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她体内翻滚、席卷。她攥紧了拳头,似乎都能听见骨骼咔嚓作响的声音。她跟这个人对视了几秒钟,猛地蹲下身去,泪流满面。她呜咽着,肩膀轻轻耸动,像一头受了伤的幼兽。

“不必哭泣。”他的声音乍然响起,略有些沙哑,却很耐听。“你会与我同在。”

胡言慢慢地站了起来,疑惑地打量着他。他逆着光站立,身材高大,眼神坚定,像一位从黑暗中走出的骑士。夜色柔和清洌,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在脚下延展开,像一条黑色河流。

胡言擦干眼泪,循着本能向他走去。刚走出两步,又停下了。她敏锐地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眯着眼又看了一会儿(她有一点儿近视),终于找到了这种怪异感觉的源头——在这个人身后很远很远的地方,还有另外一个更加娇小,也更孤寂的背影。

……

胡言睁开眼睛时,天空已经大亮了。初春微凉的阳光,温和地洒在她脸上。她几乎是立刻就坐起了身,面色苍白,四肢僵硬,腿还在不受控制地发抖。还没等她缓过神来,一声清脆的短信提示音响了。她拿起枕边的手机看了一眼,脸色更是惨白如纸。

屏幕上只有几个字:“亲爱的,早安。”发件人是程德安,她的男朋友,也是在刚才那个梦里,她居然会完全没有印象的男人。

为什么会是他呢?胡言绝望地想。如果他可以活下来,她甚至愿意拿自己的命去换。可那是不可能的,她很清楚这一点。他的结局已经尘埃落定了,很残忍,但也没办法。每个人从出生起就在等待那个结局,但它的来临,往往出人意料地快,还有狠。

脑中的思绪纷繁而杂乱,胡言闭上眼想要冷静下来,却只是徒劳。尽管她不愿面对事实,但此时在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程德安,将在三天后死去。

楼主 徐秋茗  发布于 2016-08-18 11:58:00 +0800 CST  
2、往事

胡言第一次发现自己有预知死亡的能力,是在十二岁那年。在那之前,她往往记不住自己做过的梦。但在那一年里,她第一次做了个,醒来后仍然记得的梦。

那是九月里的一个夜晚。她梦见一位邻居家的爷爷,在星光的投影下,慈祥地对她微笑着。当时小小的她,已经感觉到了恐惧。虽不知从何而来,却像藤蔓一样,与她紧紧纠缠。她猛然惊醒,摇醒身边的母亲,颤抖着声音说了梦中的场景。“那是什么意思?”她问。

母亲没有修过心理学,不会解梦,更不可能感觉到与她同样的恐惧。她摇了摇头,诚实地回答:“不知道。”想了想,又用手轻轻盖住她的眼睛,安抚地说:“别想太多,只是梦而已。睡吧,时间还早。”

母亲很快又睡熟了,胡言内心小小地挣扎了一下,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到底还是放心不下,她去找了那位邻居家的爷爷,把这个梦告诉了他。邻居爷爷摸着她的头,笑着说:“言言做梦还想着爷爷啊,爷爷好高兴。”

那时候,没有人觉得不对劲。就连胡言自己,也开始认为,是她想得太多了。

第三天,依旧是平安无事。胡言放学回来,路过那位爷爷家敞开的门口时,爷爷还对她挥了挥手。她这才完全放心,连吃晚饭时,都比以往吃得多些。

可是,就在第四天的凌晨,那位爷爷过世了。听说他是自然死亡,也就是俗称的“老死”。他在睡梦中离开,非常安详。年纪也够大,可以算作喜丧。没有人把这件事跟胡言联系在一起,包括听她讲过那个梦境的母亲。

但胡言自己,却开始感觉到强烈的不安。她怀疑这事与她有关,否则她那些莫名其妙的恐惧、紧张、焦虑……,就通通没法解释。但也只是怀疑罢了,她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所以她选择不轻举妄动,把所有猜测埋在心里,继续她原本的生活。

半年后,她又做了一个能记住的梦。这次站在星空下的人,是她的外婆。那张苍老的脸上布满褶皱,胡言仿佛能看到她曾经历过的风霜。醒来之后,她的后背被冷汗浸得湿透。第二天、第三天,她反复提醒外婆万事小心,尽管直觉告诉她这不会有用。

而在第四天里,一整天都呆在家中,没有劳累,也受到任何刺激的外婆,死于突发性心脏病。

那一天,她跪在外婆身边,哭得撕心裂肺。为外婆而哭,也为自己而哭。她基本可以确定自己的能力了,她能够梦见的只有她认识的人,而她梦中看到的每一个人,都会在三天后死去。但她多希望自己只是普通人,不要看到那么多的死亡。更不要眼看着死亡临近,却因为看不到具体的过程,而无法挽救。

或许,也根本不可能挽救。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再也没有梦到过亲近的人。只是偶尔会梦见一些陌生的脸,需要她想很久,才能记起是父亲单位的同事,或是母亲的老同学。

直到二十二岁那年,她同时梦见父亲与母亲。他们站在星空之下,牵着手,两个人,都是那么宁静,那么温柔。

半夜里,她坐在床上,呆呆望着对面的墙壁。泪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落下。她知道,自己将要失去他们了。她救不了他们,没有任何办法能救。因为她所梦见的人,从未逃脱过,在三日后死去的命运。

而那时她的父母,正在美国跟团旅游。她没有对他们说一个字,是希望他们好好享受,人生最后的时光。

三天后,她的父母在回国途中,死于飞机失事。整架飞机上的八十多人,无一生还。

从那时起,她就一直是一个人。她的性格原本就内向,又有着那样不祥的能力,除了父母亲人,再没有别人接近她。她有过朋友,但那些人在发现她的秘密之后,都吓得逃走了。她并不怪他们,因为就连她自己也害怕,有一天会预见,生命中其他重要人物的死亡。

直到遇见程德安。那个男人,知道了她的秘密,却仍然愿意靠近她。并不是好奇,更不是同情。他是真的爱她,她看得出来。而她所有的防备,在他面前,也都不堪一击。

但现在,命运终于,也要夺走他了。

楼主 徐秋茗  发布于 2016-08-18 12:29:00 +0800 CST  
第3段发几次吞几次…只能这样了,大家看图片吧。抱歉。

楼主 徐秋茗  发布于 2016-08-19 21:31:00 +0800 CST  
后记:

最近状态极其糟糕,又遇到很恶心的人,很累很累。但又不忍心辜负等着我的那些人,只能很勉强地写。终于写完了。谢谢看到这里的每个人。想想自己也是挺糟糕的一个人,整天一点正能量都没有,写的东西也不太着调。难为大家了。

谢谢似夜的支持。还有澈澈的催更。还有墨子。笙歌。晓风。巡。都是熟人啊,嘿嘿。接下来应该会有很长时间不写短篇,那就《温暖》见吧。爱你们。

PS:你们可能已经发现了我不怎么回楼中楼…你们可以理解为强迫症之类的…如果你们非常希望得到我回复的话,直接评论在新的楼层就好…但我还是欢迎你们抢前排的…嗯就这样,如果让你们困扰的话我很抱歉…

楼主 徐秋茗  发布于 2016-08-19 21:33:00 +0800 CST  

楼主:徐秋茗

字数:302

发表时间:2016-08-18 01:4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6-12 15:33:12 +0800 CST

评论数:7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