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1-25 【原创】医科圣手回古代当产婆(重发)

吞着吞着帖子没了😑
有没有大佬告诉我要怎么样才不容易被删🙏


楼主 辄也il  发布于 2021-01-25 13:52:00 +0800 CST  
敲门声轻轻的但是很急促,楚玉和若若对视了一眼,走到院门前把门打开,外面停了辆马车,旁边站了个浓妆艳抹的妇人,看上去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身上的衣裳仅遮住几个重要部位,露出来白花花的肉晃人眼睛,见开门的是两个年轻姑娘,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回过神来,“我是春花苑的茹妈妈。”春花苑什么地方,楚玉和若若对视一眼,只听茹妈妈继续说道,“我那儿有个姑娘有孕生不下来,两位大夫能过去瞧瞧?”
春花苑这种地方的姑娘要是有孕,那只能说明管理不当,恩客哪还敢来这种地方玩乐,哪天蹦出个外室子找上门了,还不是颜面扫地认下这个便宜儿子,茹妈妈不敢找稳婆一是嘴碎二是也不一定愿意去,所以就找上楚玉这个“生意不好”的大夫,想来多花点银钱,堵住嘴,也好别让那小贱蹄子和那孽种死在她的苑里,也不知道这大夫艺术怎么样,只能病急乱投医了。
楚玉很快懂了其中的弯弯绕绕,进屋拿了个药箱,和若若坐上了去春花苑的马车。
茹妈妈傍晚时分来的,天暗的快,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春花苑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了,不愧是享乐的地方,马车带着她到了后门,若若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掩饰不住好奇心左看右看,跟着带头小厮走,不一会儿就到了。
没想到处处奢靡的春花苑还有这种地方,柴房湿冷,铺着一些干草,旁边放着长凳,穿着白色寝衣的女子抱着长凳,撅着臀,发丝被汗水浸湿凌乱的粘在脸上,一声一声痛呼也如那夜莺一样婉转似娇吟,旁边大概就是她的丫鬟,跪在地上替她揉腹,焦急的仿佛要哭出来,“姑娘,姑娘再用力啊。”

楼主 辄也il  发布于 2021-01-25 13:53:00 +0800 CST  
莺莺是春花苑的头牌,远近有名的歌喉和身段,同时她也有着妙龄少女的憧憬和幻想,想着有达官贵人会娶她做小妾,锦衣玉食不用再陪着笑。

楼主 辄也il  发布于 2021-01-25 13:53:00 +0800 CST  
莺莺的肚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没等到达官贵人纳妾,等来了他贪污被砍头的消息,束腹四五个月的时候就瞒不下去了,大夫看完说是打掉孩子莺莺会没命(不要考究!这个大夫不会接生!),这孩子是留下来了,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茹妈妈念及旧情没把自己赶出去,就算是住柴房莺莺也很感激了,莺莺的肚子出奇的的大,见过的人都说怕不是双生子,八个月就极具规模,莺莺挺着肚子只敢在柴房外面的小院走动,大夫说不是双生子胎儿也不知为何巨大,只当是胎儿吸收营养多,平时控制食量,免得到时候生产吃苦。
莺莺吃的不多,她已经不是茹妈妈的摇钱树了,下人每天给的吃食只够吃饱,她自己已经瘦骨嶙峋,肚子却还是越来越大,昔日好姐妹现如今的头牌鹃儿时常来看望她,望着她日益消瘦和膨隆的巨腹,满眼都是心疼,“生完孩子之后,把孩子送走,你我二人还是咱们春花苑的头牌。”鹃儿这般说,心知肚明莺莺的孩子生不下来,她肚子这般大全是拜她所赐,日日在莺莺的饭菜里面下药,胎儿发育过好又抢夺母体营养,莺莺年纪小盆骨还没发育完全,根本生不下来一个巨大胎儿,一直以来的嫉妒让她巴不得莺莺去死。

楼主 辄也il  发布于 2021-01-25 13:54:00 +0800 CST  
到孕晚期的时候,莺莺就已经小解困难了,曾经的婢女玲儿来照顾她,日日为她揉腹助她小解,到了最后,胎头下行压迫尿道,不管怎么揉腹使劲,也小解不出半滴。

楼主 辄也il  发布于 2021-01-25 13:54:00 +0800 CST  
要发的就是容易被吞的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样了

楼主 辄也il  发布于 2021-01-25 14:00:00 +0800 CST  
莺莺孕足九月的时候,茹妈妈接了一个大客,城中最大的钱庄--田氏钱庄的田老爷,那日田老爷在花☁楼吃酒,酒足饭饱之后让他的几个酒肉朋友和花☁楼姑娘先玩着,自己则去了小解,一同排解后正要出去,却听见微微弱女子的娇☁吟,“好憋啊,出不来,唔”女子声音虽小,但这地方安静,倒也一字不落被他听清楚了,“姑娘我帮你揉揉”衣料摩☁擦声音后,那女子娇☁柔的声音陡然变锐,带着写哭☁腔,“别碰,不成了,不成了...”田老爷原本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泥腿子,中年发家,现在自以为是个有礼之人,却也掩盖不了骨子里的泥腿子样儿,就想着去瞧瞧,发出声音那女子如何。
这边莺莺挺着大肚,双☁腿☁大☁开坐在恭桶上,白☁嫩☁的肚☁皮露☁出,如珍珠般圆润光滑,玲儿的手搭在她微微鼓起的小腹上,一轻一重的揉☁按着,可是努力了半天,一滴液体也没流出,莺莺眼眶发红,摇着头不堪憋☁胀,但是莺莺玲儿二人心知若是不揉按,怕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排解。
田老爷看着这活色生香的场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虽然这肚子大,但也不是不行,这么美的小娘子可少见,再加上他内心藏着的恶☁趣味,刚刚偃旗息鼓的*又抬了起来,可到底没冲进去,他心里盘算着,回了屋。

楼主 辄也il  发布于 2021-10-09 16:09:00 +0800 CST  
晚间茹妈妈来的时候,玲儿正把一根黑☁色粗☁长的药☁棒塞进莺莺的产☁道,莺莺年纪尚小,肚子这般大,也不知道能否生的下来,没办法只能寻些偏方,提前做好准备,这也是鹃儿为她寻来的方子,莺莺心中感激,昔日姐妹见她避如蛇蝎,唯独鹃儿才一心牵挂着她,殊不知,鹃儿给她的药方会让*越来越紧🐟致,本是她自己为了伺候客人后修复自己使用的。玲儿只是心存疑虑,为何每次放入都这般困难,但是也没有多想,鹃儿昔日与莺莺的感情,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屋中二人没发觉茹妈妈进来,她轻咳两声,莺莺玲儿向她看去,见她扭着早已不纤细的腰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壮丁,茹妈妈对两个壮丁使了使眼色,二人便走向莺莺,一人一左一右,便把她架了起来,要拉着她往外走,莺莺一动,下身的药🐟棒就更🐟深一分,想要挣扎但又不敢违抗茹妈妈,她一介花🐟楼女子,现在又有孕,天地间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所了,只能咬着牙,下身的药🐟棒在她被拖着走的动作下仿佛在抽🐟动着,她面色潮🐟红,*液随着白🐟嫩的细腿儿流到地上,所过之处地上有一道浅浅的水🐟渍。
茹妈妈在后面看着,莺莺的纤腰从后面看还如往日一般,心里不禁感叹,若是她不犯蠢,她便还是这春花苑的头🐟牌莺莺,哪会落的这般下场,不过,还好田老爷是个怜香惜玉的,昨日田老爷问她苑中可有个有孕的女子,还让茹妈妈吓一跳,以为田老爷是来找茬的,心道这可让这小丫头砸了自己招牌,没想到田老爷而后又说,要她来侍🐟奉,若是他满意了,少不了她好处,茹妈妈这才喜笑颜开,口中应下说这莺莺是个懂事的,一定会让他满意。

楼主 辄也il  发布于 2021-10-10 10:23:00 +0800 CST  
没人看吗T_T 没有人评论没有人点赞我仿佛在唱独角戏T_T

楼主 辄也il  发布于 2021-10-11 01:31:00 +0800 CST  

楼主:辄也il

字数:2414

发表时间:2021-01-25 21:5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0-13 14:05:05 +0800 CST

评论数:2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