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9-08 【扮韵】快穿系统文

1末世迷糊小孕妻2少将军家的甜软小孕妻3我在不孕不育的修仙世界里靠生子走上人生巅峰4在男女比例八比一的星际我又又又又一次带球跑了5精灵世界的我讨厌死了孕中孕这没有尽头的日子6兽世的兽人包围了我要我生崽崽7清冷女总裁被小奶狗缠着生宝宝的那些年8主人家的小孕妻她在猫咪和人形之间反复横跳。9患上间歇失忆症的王妃她到处抛夫弃子.10嫁给瞎子夫君后她偷偷生了好几窝的崽崽10身为游戏NPC的我总是死在了产床上后boss夫君他终于崩溃黑化了.

楼主   发布于 2021-09-08 23:46:00 +0800 CST  
楼主小白新人试水

楼主   发布于 2021-09-08 23:47:00 +0800 CST  
1,末世的军婚小娇妻。
木婉凝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已经十三年了,自出生以来就记得有一个叫系统的一直存在在自己的脑海里,她只记得三岁以前自己是出生在一个富饶挺幸福的家庭里,三岁的一场绑架案一场大火一场高烧,让她对自己原来的家庭只剩下一些模糊的片段,只要一想起来就会头痛欲裂。自此以后便一直生活在孤儿院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是那个比自己大六岁的哥哥,只要一想到那个人心里面会不自觉地泛起一丝丝的甜蜜。想着想着肚子里发出一阵咕咕的声音,木婉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慢慢地撑着后腰从床上坐起来,挺着有小西瓜般大小的肚子从床上坐起来笨拙地去为自己准备吃的。哎,我又胖了,木婉凝懊恼的看着自己纤细的四肢上坠着的圆滚滚的肚子,想到自己两个多月前第一次来初潮,慌乱中还以为自己生了大病而六神无主的样子,慌慌忙忙从申城赶到当时安哥哥所在的部队。被安哥哥科普了好一阵子才明白自己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想到这里不禁羞红了脸,当时安哥哥的部队在休假,自己便和安安哥哥在出租屋里住了几天,只是让婉凝感到疑惑的是有一天安哥哥接到一个电话急匆匆的赶出去,等到晚上再回到出租屋的时候,满脸潮红的抱住自己,想到那天晚上的阿哥哥密码你还是会感觉身体一阵一阵的颤抖,从来没见过那样令人害怕的哥哥。安哥哥从来都是对自己温柔的,但那天晚上整整欺负了自己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没你救又匆匆地跑回了申城。距离跑回来已经过了将近两个月,那天回去之后才知道安哥哥又紧急去外地执行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任务,在信息上匆匆给自己发了一条,注意安全,等我回来别再没了,音讯这两个月以来又是担忧,又是焦虑,有时候还很气愤,那天晚上的安哥哥欺负了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在孤儿院长大,所以最近胃病又犯了总是吃不好吃什么吐什么人也都憔悴了一圈。然而,令木婉清感到非常疑惑的是自己竟然碰了其他地方越来越瘦,只有肚子越来越胖,圆滚滚的垂在身上很是令人不舒服。木婉凝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生了什么病,自从六年前红山孤儿院塌方安哥哥,带着自己逃出来单独生活,木婉凝最抗拒的一件事情便是去医院了,只要一看到医院的大门便会想起六年前的闹场在哪一集一各个身边的小伙伴变成鲜红的尸体支离破碎的躺在床上的样子,所以哪怕现在自己的状况很是不对劲。木婉凝也下意识的去逃避去医院这个问题。

楼主   发布于 2021-09-08 23:49:00 +0800 CST  
木婉宁像只小企鹅一样,笨手笨脚的给自己煮了一碗粥,炒了一点菜,边炒菜边被厨房的油烟熏得不停的,在厨房的洗水池里呕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都惊都泛起了红。草草的炒了几个菜后,整个人都像是快要虚脱了一样。就着一些酸菜才能勉强吃得下肚。虽然很饿很饿,但胃总是像火烧一般的难受。想到安哥哥说的最近不能回来,要出一个很危险的任务,想着想着,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整个人像一只小兔子似的,又可怜又委屈。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0 00:26:00 +0800 CST  
终于结束了,一天的辛苦训练,江行安躺在戈壁沙漠的帐篷里,在周围都安静的只剩下呼吸声的时候,思念的潮水便在一瞬间侵袭了他的大脑。想到他家又乖又软的小姑娘,迷糊的可爱,让人一想起就会心里止不住的泛甜,又想到那天急匆匆的出任务出任务之前,还因为中了敌人的药,欺负了小姑娘一个晚上,心里又是担忧又是焦虑,整个人就像是。被人用铁夹攥住了心脏般的难以呼吸。自己和小姑娘相依为命的这些年以来,小姑娘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成了自己心目中最柔软却又最重要的存在。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0 00:33:00 +0800 CST  
江行安早就在心里默默打算好了,先拼命的努力,挣取一定的军功,买一栋大房子,要带有漂亮的花园和院子,院子里要栽满小姑娘喜欢的山茶树花,在花藤下还要架一个秋千。要养两只猫,买一辆汽车可以随处带小姑娘去兜风。等挣够了军功自己就退伍。娶小姑娘为妻一辈子,守护着小姑娘。他和小姑娘两个人组成一个温馨的家,再生一群可爱的宝宝。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0 00:39:00 +0800 CST  
江行安早就在心里默默打算好了,先拼命的努力,挣取一定的军功,买一栋大房子,要带有漂亮的花园和院子,院子里要栽满小姑娘喜欢的山茶树花,在花藤下还要架一个秋千。要养两只猫,买一辆汽车可以随处带小姑娘去兜风。等挣够了军功自己就退伍。娶小姑娘为妻一辈子,守护着小姑娘。他和小姑娘两个人组成一个温馨的家,再生一群可爱的宝宝。至于自己的家人,哼,从10年前他们算计自己开始,自己便再也不欠他们什么了。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0 00:44:00 +0800 CST  
不知不觉间两个月过去了,到了8月底,申城的天也渐渐转凉了。穆婉宁的呕吐反应也好了很多,只是每天都会被饿醒,睡得像只小猪一样,一天能睡上20个小时,因着自小的聪慧和过目不忘的本领,穆婉宁早早的就被大学特招为物理化学研究员,便没有参加中考和高考,然而在学业上十分聪慧的穆婉宁在生活上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小迷糊,也总是不会照顾自己。因着这段时间莫尔宁的身体状况很差,研究院的人员便。减轻了穆婉宁的工作量,让她在家研究实验。昏昏沉沉的在床上醒来,墨尔宁缓了好大一会儿才慢慢撑着,腰一点一点的坐起来。然而坐起来看到了也是圆滚滚的肚子,根本看不到鞋在哪里。摸索了好一会儿,才穿上了拖鞋。想到天渐渐冷了,而自己的肚子里不知道长了什么东西,每天都让穆婉宁焦心不已,但却又不敢去医院看看。衣柜里的衣服已经全部都穿不下了。木耳您只好穿上了安哥哥的纯白色长毛衣。这下肚子倒是全部都盖住了,还直接打到了膝盖处。接着又套上了安哥哥的外套当风衣穿。坐起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大脑一片发昏,脸颊也热热的。想着冰箱里的东西不多了。便扶着墙小心翼翼的走出去,去超市买一点东西。走在超市的一路上行人都频频望向穆宛凝。这让木马您感到尴尬的同时,又只能慢慢的用手撑着后腰走。等到买好了东西从超市里再出来的时候,孟晚宁整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了一样。满头满脸的汗,脸颊泛着不正常的,红嘴唇发白。提着小袋子,走着走着就觉得眼前都是星星。咬咬牙缓了一会儿,再抬起头来,整个人忽然眼前一黑,便昏过去,不省人事了。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0 01:08:00 +0800 CST  
木婉宁再一次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白白的天花板,白白的墙壁,以及自己正在挂着点滴的手。这时值班的医生进来了。木婉宁是吧,你的家属在吗?我看你昏倒在路边,是好心人把你送到医院来的。幸亏送来的及时,要不然肚子里的宝宝和大人都会有危险。穆婉凝就这样呆呆的睁着,一双杏儿圆的大眼睛看着医生。脑子里一片空白,似乎失去了思考能力。医生要问你有家属的联系方式吗?穆婉宁掏出手机,看着手机栏里孤零零的安哥哥拨出号码去,一次两次三次终究还是没有接通。医生叹了口气,你还有其他家人吗?穆婉宁摇了摇头。我看你这这么小,还没到18吧。医生又是心疼又是气愤的问道。莫尔宁就像一个布娃娃一样,睁着大眼睛瞪着医生。脑子就像浆糊一样,完全不知道医生在说些什么。
医生又是叹了口气,你怀孕了,刚满三个月,肚子里是5个宝宝,唉,作孽啊,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孩子月份大了,打胎的话危险太大了。生下来的话,你年龄又这么小,骨盆完全没长开。唉,作孽啊,小姑娘,你还有其他家人吗?
这时候木婉宁终于抓住了重点,肚子里的宝宝,宝宝,肚子里,的宝宝,这几个词连在一起就像雷一样把她的大脑皮蒂轰隆轰隆响。整个人慌乱成一团,躺在床上心扑通扑通的跳,圆滚滚的大肚子也随着自己急促的呼吸一抽一抽的。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0 01:27:00 +0800 CST  
木婉凝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自己,像一个西瓜般大小的白皙光滑的肚子,这个时候肚子里发出了一阵咕噜咕噜的,像是有气泡滚过的声音。第1次没有忽视他,而是真真切切的去体会这种感觉,木婉宁浑身一个颤抖,终于才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自己宝宝那种血脉相连的悸动。她嘴里喃呢着宝宝,宝宝要保住宝宝,这是自己和安哥哥的宝宝。一定要保住宝宝。一定有办法的,对一定有办法问七仔,对七仔一定有办法的。


七仔七仔,你知道我怎么样才能保住肚子里的5个宝宝吗?
宿主您好,编号2038七仔携程为您服务,请宿主放心,本系统为怀孕系统。目的便是指在在各个世界中为你和您的宝宝保驾护航。
七仔七仔,那我需要做什么吗?
宿主宿主,本系统虽为怀孕系统,但为了最大程度上真实的体验孕育的艰辛,本系统只能在您生命濒危时出手救助,并无法在日常生活中减轻怀孕的痛苦,并且在每次系统出手救治后,宿主需要承受更大的痛苦。
好的,七仔我知道了,只要能保住宝宝,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的。
好的,请宿主放心,七仔愿为您的怀孕保驾护航。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0 23:41:00 +0800 CST  
得到了七崽的保证之后,穆婉宁(木婉凝)心里顿时安定了很多,找医生说明情况之后,医生便建议穆婉宁在医院打上半个多月的保胎针。穆尔宁便也乖乖的点头同意了。这个时候木耳您感觉到膀胱一阵尿意憋的难受。自己试着称了好几次都没能从床上坐起来。实在是肚子太重了。穆婉宁的腰上又有旧疾,那是孤儿院塌方那一日,安哥哥救出自己时,不幸被砸到后腰上的。挣扎了半个多时辰,莫尔宁也没能从床上做起来,反倒是整个人出了一身的汗。这个时候同一病房的另一个产妇在家人的陪同下也进到了病房里。看到沐婉宁这个样子,那个产妇的妹妹便好心的过来搭了一把手,哇,您才终于从床上坐了起来,两只白皙的小脚丫在地上摸索着拖鞋 ,向下望过去也只能看到圆滚滚的肚子,根本看不到脚。这时那个产妇的妹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别弯下腰给沐婉宁穿上了拖鞋。穆婉宁害羞的一张小脸都红透了,但也只好在他的帮助下,小心翼翼的去上了一趟厕所。在回来躺到床上时,整个人就像跑了一场800米似的筋疲力尽。腰也酸的像是坠上了100斤的石头般的难受。整个人躺在床上,便是呼哧呼哧,不停的喘着粗气。一张白皙的小脸儿都泛红了,嘴唇还泛着白,脸上的都是汗水,眼前还一阵阵的发黑。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1 00:04:00 +0800 CST  
现在这里有两个选择。让我感到很纠结,选择一是末世在女主孕中期时爆发。男主被困在边疆,霹雳想要回来救女主,并且不知道女主已怀孕。女主挺着大肚子,异能觉醒。艰难逃亡。
选项2试女主独自在家生下第一胎。没过多久又怀上二胎。在女主还没发现怀上二胎的时候,末世爆发。男主依旧出任务。女主艰难的带着小奶娃和肚子里的宝宝找男主,艰难躲避丧尸。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1 00:10:00 +0800 CST  
姑娘你这怀孕8个月了吗?快生了吧?怎么不见你家人来陪着你呢?那个产妇的妹妹有些好奇的问道。
姐姐,我,医生说,才,刚满三个月,肚子里有5个宝宝,我,我家人,是军人,外出执行,任务,去了。我,我没有,其他的,家人了。木婉宁平息了好一会儿,才喘着粗气回道。哪怕是这样看起来狼狈极了,但出口的声音依旧是绵软的,像是棉花糖一样的小奶音。这样喘着粗气的回话,更显得这声音里包含了无限的委屈。听到一整个病房里的人都忍不住为穆婉宁焦心了一把,就好像是钝刀子割肉,让每个人心里都生生疼了一把。
这时,房间里突然就安静下来,只剩下了药水打点滴的声音,那个产妇产妇一家人都满是怜爱又同情的望着沐婉宁,想要劝说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想要去安慰,又怕安慰太过苍白。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1 00:11:00 +0800 CST  
远在戈壁的江行安。这两天忽然发现,戈壁荒漠上的野生生物,有时候会无缘无故的发狂。前两天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一只温顺的羚羊红着眼睛向人撞过来,他和战友们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其击毙。同时也看到戈壁滩上的昆虫也正在发生着大规模的迁徙。这一切的意象都让战友们和他感到惶惶不安。江行安想到上次欺负了小姑娘,这好久好久还没在收到小姑娘的消息。心中的思念如潮水一般涌来,在这种种异象面前更是惶恐不安。若是可以的话,真想把小姑娘揣在兜里,处处小心护着,带着放在身边,一步也不想离开。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2 08:11:00 +0800 CST  
他掏出脖子上的吊坠,旋转打开里面是小姑娘笑面如花的脸。在那一瞬间将心爱冷硬的面庞,也似乎染上了一层柔光。嘴角也微微翘起。想到这次任务还有一个月就要结束。再过一个月他便可以陪小姑娘好长好长一段时间。想到这里便心下微微安定。快了快了,再忍忍,再忍一个月。也不知道小姑娘在家有没有听话,一个人有没有乖乖的吃饭,有没有按时睡觉,爷不知道小姑娘一个人能不能照顾好自己。他把吊坠紧紧的攥在手心里,想起小姑娘娇憨甜软的笑,心脏都微微紧缩着,又不自觉的泛起一丝甜。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2 08:24:00 +0800 CST  
申城医院,穆婉宁。在隔壁孕妇的建议下请了请了两个护工。最近穆婉宁心情很是压抑,身体也渐渐感觉到力不从心,加之这些天天气的变化,连绵不断的阴雨,让各个城市涝灾严重。有些地方的降雨,甚至威胁到了人们的生命安全。华国各地都在惶惶不安中度日。

凌晨3:00,穆婉宁在满头大汗中醒过来,明明已经是9月份的天气,她却感觉到浑身都在发烫,身体一会儿热一会儿冷,肚子更是难受的钝钝的疼,肚皮一阵阵发紧,腰酸的像是要断掉了似的。她的呼吸又短又急促,整个大脑都是迷迷糊糊的,眼前也仿佛有星星在转,只知道浑身上下都难受极了,肚子上密密麻麻的疼痛让他终于忍不住痛呼出声 ,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到肚子里还有宝宝,急急忙忙的开口喊护工,说出口的声音绵软又沙哑。很像是那种过了期的软糖,有些化了的粘在糖纸上,带着几分腻人的味道,总是让人不禁心疼又懊恼。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2 09:38:00 +0800 CST  
护工从旁边的小榻上醒过来,看到穆婉宁这副模样,便是吓了一跳。病弱的美人,现在满头是汗满脸通红。任何看到这副样子的人,心里都会一阵阵发紧。赶紧给穆婉宁量了量体温。无意间碰到木婉宁的手脚,却发现她的手脚冰凉。在一看体温计上的度数,护士更是吓了一跳,心中都慌了。39度5,这还是个孕妇,看到这温度护士慌忙拨下了急救铃,旁边的产妇一家也在,就一阵阵动静中醒过来。都慌乱又担忧的安慰着穆婉宁,并去催医生。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2 09:39:00 +0800 CST  
不一会儿。木婉宁便在几个医生的帮助下抱着上了移动床。一抱起小姑娘,医生便也惊了一惊,这么轻的体重,看小姑娘这么大的肚子,她以为会很重,最起码也要120斤。可是可是这重量,现在连100斤都不到吧。小小的一团人儿,腰间却坠着个极为不相符的大肚子。单看这大肚子。还会以为这是一个单胎8九个月的寻常孕妇。可再配上这娇小玲珑的身子。连1米6都不到的身高和细胳膊细腿。就会让人心中不自觉的泛起心疼来。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2 09:40:00 +0800 CST  
穆婉宁疼得昏昏沉沉的,只能看到头顶的天花板在快速移动着,周围的声音吵吵闹闹的,她听得也模模糊糊的。就像是以前安哥哥教他学游泳时在水下听岸上的声音,喧闹嘈杂却又模糊混乱。紧接着便是头顶亮起了刺眼的灯光。周深的温度仿佛更低了。木婉宁感到全身都在发冷汗。又过了一会儿,穆婉宁被带上了呼吸机,感觉呼吸终于顺畅了些,终于是忍不住疼痛昏了过去。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2 09:40:00 +0800 CST  
戈壁,一只训练有素的队伍正在展开紧急的救援活动。不正常的暴雨天气仍然在持续着,江行安一行人穿着军绿色的迷彩服,在紧急展开救援,本来他们这次的任务是接应从外国归来的医学博士骆教授。在外国恐怖袭击下掩护洛教授安全回国。可他们一行人刚刚与洛教授接应。上级便因为紧急事情又给他们派出了新的救援任务。他们一行人划着皮划艇,看着周围到处都是泛着红颜色的雨水。以及在雨水里挣扎着人们,有的呼吸困难,有的双眸发红,有的眼神呆滞。这种情景很容易让人想到人间炼狱四个字。然而他们身为军人,心中不能有任何害怕胆怯和退缩,只能更加急的展开救援。配合当地的救援部队将一个个被困的人们救出来。骆教授看到这一幕,深深锁起了眉头。依照经验来看这场千年一遇的巨大水灾,后面伴随的必然少不了疫症的散播。他也只能在心里暗暗做好了应对疫症的打算。只希望这次的情况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楼主   发布于 2021-09-13 07:03:00 +0800 CST  

楼主:

字数:37856

发表时间:2021-09-09 07:4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0-13 16:47:18 +0800 CST

评论数:16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