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温馨的,照顾孕妇的片段(搬家)

好吧,怕粉丝们找不到,我还是滚回来开帖吧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7 00:41:00 +0800 CST  
先继续把时月更完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7 00:42:00 +0800 CST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6202017162?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9.9.8.42&st=1572108170&unique=6F9C290CB5814B662C7528679FE26ED4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7 00:43:00 +0800 CST  
接连着数日,萧丞瀚夜夜留宿于此,有时时月睡着了,他会静静地看着时月的睡颜,记忆里的童颜会与这张脸庞重合,时间卸去了她的稚嫩,柔添几抹风韵,好几次萧丞瀚都想唤醒时月告诉她当年的事,但又怕她记起往事伤了神,一番推敲之后又作罢,他们来日方长,定有机会一叙过往。
一周后,宫里办了一场宴席,为蛮夷的和亲队伍接风洗尘,琴瑟和谐,鼓声阵阵,好不热闹。萧丞瀚坐在高位,眼神淡漠疏离,与周遭一片喧嚣行成鲜明对比。蛮夷的公主蒙着面纱,异族的服饰穿在她的身上确实别有风情,带着中原女子少有的奔放之气。公主倒也是好眼光,自打见到萧丞瀚起,眼睛就再也没从萧丞瀚身上挪开过,这个男人与她见过的所以男子都不同,淡淡的书卷气是蛮夷男子身上见不到的,体格也是匀称中带着强健,面容更是姣好,鬼斧神工说的也就是眼前这位了吧,一眼便是执念,蛮夷公主对萧丞瀚满意的不得了,暗下决心要将萧丞瀚拿下。
宴会已经开始了两个多时辰,萧丞瀚看了看天色,估摸着时月都已经睡下了,看了眼歌舞台,余光瞥见蛮夷公主那一脸的花痴像,萧丞瀚只觉得让他反感。蛮夷那边的人至少要在宫里头停留十天半个月,时月那边不能再这么明目张胆的一天去个好几回了,他还没探清这位蛮夷这边的底牌和脾性,不能因为一己私欲拿时月去冒险,想到不能夜宿美人归,萧丞瀚的脸又臭了几分,活像个吃不到糖的孩子。身居高位,为了顾全大局定会有很多身不由己的时刻,光鲜亮丽的背后,是高处不胜寒的寂寞。
终于,曲终人散,萧丞瀚揉了揉眉心,想要将疲倦揉散,偏偏这时候总有人不会看人脸色,非要来胡搅蛮缠一番。“皇上吉祥,在下北疆公主阿扎亚娜。”蛮夷公主福身行礼,萧丞瀚虽不满,但也没显露出来,敷衍的点点头,道了句免礼。女人的自作多情在蛮夷公主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萧丞瀚的一句免礼让她脑补出了萧丞瀚对她是特别的,不忍心看她行礼,故而嗲嗲的开口道“皇上哥哥,娜娜初来乍到的,对宫里陌生的很,不如您抽时间陪我熟悉熟悉这里吧。”娇滴滴的声音萧丞瀚听了只觉得头皮发麻,做了个深呼吸,压下怒意对赵德说道“明日给安排两个宫女给公主,好好伺候着。”说完不等蛮夷公主回过神就疾步离开了。阿扎亚娜看着萧丞瀚离去的背影不满的跺了两下脚。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7 00:45:00 +0800 CST  
更了三段,吞了记得告诉我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7 00:47:00 +0800 CST  
回归,送上长长的三段,明天继续,爱你们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7 00:48:00 +0800 CST  
萧丞瀚接连几日都不见人影,时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虽然院子里的人嘴都紧的很,但这世上又哪有不透风的墙,蛮夷公主入宫的消息不胫而走,不想要周围的人担心,时月没有将情绪外露,总是为萧丞瀚的不见踪影找各种理由来自我安慰,白天她努力的让自己正常吃喝,闲暇时像往常一样为孩子做点衣物,晚上到点了按时就寝,所有人都以为她很好,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过的并不好,夜里翻来覆去迟迟不能入睡的是她,独守空房泪流不止的还是她,平日里养成的那些小习惯让时月心里空落落的,折腾的她寝食难安,不过数日,好不容易被养出来的一些肉又全都给消耗掉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
萧丞瀚那边也烦心的很,蛮夷那边催促着让给拟订婚期,刁蛮任性的公主时不时给他来点偶遇,弄得萧丞瀚整个人烦躁不已。“你让开,我要去见皇上哥哥!”御书房外传来熟悉的聒噪声,萧丞瀚揉了揉眉心,示意赵德出去处理,赵德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7 08:57:00 +0800 CST  
“参见皇上!”莫寻行礼,“行了,收起你那套虚伪的繁文缛节。”萧丞瀚示意赵德清空屋内的人,独留莫寻。“准备的怎么样了?”萧丞瀚询问着军队北上驻营的情况,“总体都还挺顺利的,再过半个月,全部的人马就能在边境集结完毕了。”,“很好,记住要低调!过几日抽时间,朕私下给你践行。”由于萧丞瀚不想打草惊蛇,军队的北上都是分批次秘密进行的,固然,莫寻出征也必须要低调,所以没有盛大的出征大典,“莫寻谢过皇上!”,莫寻起身作揖致谢,二人又商讨了一些具体事宜,到了饭点,萧丞瀚吩咐赵德布膳,与莫寻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由于有些内容还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估摸着还需要讨论个两三天,遂让莫寻在宫里住了下来。几日一晃而过,所有的事情都做了安排,雏形初具,随悄悄的给莫寻践了行,莫寻也踏上了出征的路。
时间恰好赶上年末,亟待处理的事情很多,这段时间又是财政总结的时候,萧丞瀚几乎日日工作到半夜,每天来往御书房的大臣数不胜数,门槛都快要被踩塌了。萧丞瀚的确是连睡觉的时间都无法保证,时月那边也就只能派赵德替自己多上点心。时月那边都基本上匀不出时间去关心了,更别提那糟心的蛮夷公主了,萧丞瀚早就将这无关人士抛到脑后了。但这位无关人士,见自己被冷落了,便开始没事找事,派了些人开始打探与萧丞瀚有关的消息,纵使宫里的人嘴巴都比较严,但有钱能使鬼推磨,与时月有关的消息虽然知情的人不多,但很多人还是略有耳闻的,粗略的内容慢慢的被打探到,加上女人的第六感,阿扎亚娜也算是拼凑出来个大概来。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7 08:59:00 +0800 CST  
转眼就到了腊月,京城早已下了好几场雪,昨日夜里又是一场大雪。清晨天霁,晴空万里,是久违的艳阳天。用过早膳,看了眼窗外的天气,时月顿生去花园里晒太阳的想法,立夏自然是高兴主子愿意出门走动走动的,毕竟月份大了,加之天气又冷,时月已经不大愿意出门走动了。麻利的准备好了糕点和茶水,又命人放置好了躺椅和毛毯,替时月更完衣后,又细心的给她披上新制的狐裘和围脖,不放心的上下打量了好几回,最后又往时月手里添了个暖炉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问道:“这下应该不冷了吧?”时月笑着摇摇头“就数你最心细了,不冷,走吧。”立夏点点头,唤来春分和秋分在另一旁搀扶,时月已经怀胎八个月了,肚子也颇具规模了,加之身子骨纤细,这肚子大的有点瘆人。众人可是一天比一天谨慎,小心伺候着,生怕哪儿出了半点差池。
沿途路上的雪已经被清扫过了,地上也铺上了防滑的垫子,连廊栏杆上的积雪仍在,时月玩心渐起,将暖炉递给了春分,用手掬了一抔雪捏起了雪球。“时姑娘,这雪太寒了。”立夏皱着眉像个老妈子一样念叨了起来,“不碍事,就一会。”时月不依,像个孩子,一个多月了,难道见时月这么高兴,立夏也就由她去了。雪在手里来回揉搓了几回就变成了一个圆滚滚的球,时月瞄准远处树枝上的小鸟扔了过去,一击即中,鸟儿被打落在了雪地里,时月高兴的直嚷嚷,要不是春分拦着她能高兴的蹦起来。“快,我们过去看看!”时月情绪高涨,提气裙摆就打算往前冲,吓得春分和秋风一把拉住她,“时姑娘,当心孩子!”闻言,时月急忙止住脚步,手反射性的抚上高挺的肚子,给肚子里的孩子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怪娘太莽撞了。”时月有些急了,泛起泪花,“没事的,没事的,时姑娘,孩子好好的呢,您别激动。”立夏急忙抚背安慰,叫人搬来了椅子让时月稍作休息。孕妇情绪来去都快,不一会时月就稳定了下来,而后在众人的搀扶下抵达了梅园里的观景亭。
太阳斜射入亭,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吃了半块梅花饼,喝了半碗燕窝,时月舒服的窝在躺椅上小憩,半睡半醒。迷迷糊糊间,时月仿佛听到了争吵声,最近月份大了,夜里根本睡不好,难得此刻有了睡意,她自然不想费力睁开沉重的眼皮,闭着眼问了句“怎么了?”立夏小声的回答道“没事的,您接着休息。”,安抚性的拍了拍时月的背,像哄小孩一样,时月迷迷糊糊的点点头想要继续休息,可是争吵声越来越大,吵的她有些头疼,遂睁开眼打算一探究竟。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7 09:37:00 +0800 CST  
亭子十米开外站着一群外族人,为首的是一身着华丽异服的姑娘,立夏眯着眼睛看了会,大致知道了怎么回事。身着华丽异族服饰的应该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公主吧,打头的几个小丫头应该是那公主的随从,正和萧丞瀚派来保护她的侍卫推搡,估计是想过来,只是没想到会被拦住,遂发生了冲突。尽管猜了个七八分,但时月还是问了问立夏怎么回事,“好像是蛮夷的公主吵着要过来。奴婢怕她是来找您麻烦的,您看要不要咱从另一侧离开?”立夏担心一会人拦不住冲了过来,指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放她过来吧,好歹也是个公主,咱这样不大好。”时月怕损了汉人的颜面,也怕坏了萧丞瀚的好事。“不行!时姑娘,她要是把您给磕了碰了怎么办?”闻言,立夏第一个不同意,都已经孕晚期了,这个时候出点什么意外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姑娘您听话,咱先离开,我让小斯去通知皇上,让他来处理好不好?”立夏考虑的不无道理,腹中的孩子是时月的命,这个节骨眼了,确实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时月点点头,说好。一行人刚想从另一侧离开,就被从另一头跑来的公主给拦截了下来。时月没由的心一惊,手下意识的护住了肚子,孩子仿佛感受到了母体的紧张躁动了起来。春分和秋分上前将时月挡在身后,一脸警惕。“哟,怎么?这儿的子民都这般无理的么?见到本公主连基本的礼数都没有的么?”阿扎亚娜的语气满是嘲讽,宫女和公公们听到这话,虽说不爽,但还是规规矩矩的行了礼,只剩时月一人腆着腰没有动静,“诶,你,对,就说你呢,大着肚子的那个,你谁啊,不知道要行礼么!”阿扎亚娜不满的剜着时月,看这架势,这么多人伺候着,还大着个肚子,估计就是传说中那个深的皇上宠爱的小宫女了。立夏闻言,开口道:“公主殿下,时姑娘是皇上那边的人,加之姑娘有着身子行礼确实不大方便,您看这样行不,奴婢替姑娘给您行一大礼赔罪?”“你算个什么东西啊?什么叫皇上那边的人?本公主马上就要嫁给皇上了,你们一个二个的,都把嘴巴放机灵点!”阿扎亚娜不爽的盯着时月,“总之,她今天不行礼就休想离开!”阿扎亚娜蛮横的说道。
时月虽然看起来性子软软的,可说到底也是时卫里的成员,未为人母时,她只有一个软肋,那就是萧丞瀚,现在又多了一个——肚子里的孩子。时月眸色渐沉,抬步上前,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挡在她前方的人都不自觉的给她让出了条道。“让路!”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把阿扎亚娜愣住了片刻,回过神后,她不爽的叉着腰,声音拔高了几个度“你什么身份?竟敢命令我?”说着说着,脾气上来了,肢体也有了动作,伸手推了时月一把,时月没想到她会动手,没来得及防备,踉跄了两步。立夏眼疾手快的将人稳住,时月深吸一口气,压抑住怒火,正准备言语争论两句时远处传来“皇上到!”,众人纷纷避让,明黄色的身影不一会就来到了两人面前。
“不闹了?”萧丞瀚沉着脸,撇了两人一脸,时月脸色顿时僵了半分,她觉得有些难堪,她已经一个多月没见过萧丞瀚了,这一见面就给她摆脸色。孩子仿佛感应到什么似的,重重的踢了时月一脚,时月轻轻的闷哼了一声,脸色愈发的苍白。“皇上哥哥,你别生气嘛,我就是见不得有人不守规矩,要是娜娜做错了,你教训教训我就是了。”阿扎亚娜主动上前嗲嗲的说道,“你呢?不说说发生了什么事?”萧丞瀚盯着时月发白的脸看,“奴婢无话可说。”时月也是个倔脾气,最不屑的就是阿扎亚娜的这种行为,萧丞瀚听到那声奴婢,加上近日被联姻所扰,火气噌噌噌的往上冒,他就不懂撒个娇对她来说就那么难么?“好一个无话可说!”萧丞瀚勾起一抹笑,“那就都给朕滚回寝殿,禁闭一个月!”闻言,阿扎亚娜愣住了,随即开始求饶,“皇上哥哥,我错了,你别罚我禁足啊!”,“再废话,直接把你打包送回蛮疆!”说完怒气冲冲的离开。“你看,都是你个**的错!……”时月闻言,冷冷的扫了她一眼,阿扎亚娜瞬间吓得禁了声,带着人滑溜溜的离开了梅花园。
终于,整个世界都清静了,时月紧绷着的神经终得片刻放松,身子的不适被放大,腿一软朝一侧栽去,“时姑娘!”立夏一个惊叫,众人反应迅速的将人接住,“不要慌,我没事。”时月苍白着脸示意大家镇定,“去找个撵子来送我回去。”秋分急忙应下,找来撵子,时月被小心翼翼的送回了小木屋。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7 15:01:00 +0800 CST  
珍惜我有灵感的日子吧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7 15:02:00 +0800 CST  
屋内的炉火烧的正旺,立夏等人给时月喂了小半碗热汤,本想着再喂她点米饭啥的,饭菜刚出食盒,味道就熏的时月频频作呕,“都撤了吧。”时月病怏怏的起身,立夏急忙上前搀扶,“时姑娘,您要不先看看今晚的菜,都是按您这些天的喜好准备的。”春分性子开朗,上前问道,“今日就算了,着实难受,你们一会把菜拿下去分了就成,这边的情况你们也别往外通知了,皇上最近已经够糟心的了,咱别在添乱了,我这边休息一晚上就没事了,不许违背我的意思去找赵公公听见没!”时月少有的严肃,众人也只能姑且应下。
摒退了众人,时月贴着墙蜷缩着像个婴儿,盯着烛台上的烛火,目光有些涣散。小腹还在间歇性的发胀,时月偶尔用手去安抚肚子里的孩子,腰部的陈年旧疾也隐隐作痛。
“呃啊……”实在是疼得受不了了,时月一下子没忍住呜咽出声,萧丞瀚听力极好,在门口已经驻足了好一会,自然是捕捉到了这细微的声音,手落在门槛上,半推不推,还是有些放不下面子。“呃……”屋内再次传来声响,萧丞瀚实在是忍不住了,推门而入,快步走向床榻。
榻上,时月疼得冷汗直冒,用头撞着墙分散着痛感。萧丞瀚急忙上前用手格挡住朝墙上撞去的小脑袋,呵斥道:“不要命了?!”时月疼得有些神志不清了,难受地呜咽着朝萧丞瀚怀里靠,萧丞瀚身上带着淡淡的檀香,是她熟悉的味道。“我疼!宝宝不乖,宝宝的爹爹欺负我,宝宝也要欺负我!呜……”委屈像颗种子,在时月的心底抽芽。萧丞瀚头次看到时月这副小女人的模样,心软的一塌糊涂,哪还有半点脾气,“哪疼?”萧丞瀚轻轻地问道,“肚子。”时月微微撑开眼皮,睫毛挂着泪花。萧丞瀚用手去探那高高拢起的腹部,硬的有些像磐石,孩子的动作幅度很大,隔着衣裳都能感受到拳脚的力量。萧丞瀚唤来赵德,让他去请太医,自己上了榻,用温热的手掌在时月的肚子上来回轻轻的摩挲。
太医赶来的时候,时月的肚子已经没有那么硬了,孩子也逐渐安静了下来。太医号过脉,问了问立夏时月今天的情况,诊断道“近来天气凉,对孕妇来说容易宫缩,加上姑娘情绪起伏太剧烈,孩子可能坤着了。”太医给开了几副定神安胎的药,叮嘱让注意孕妇的情绪,其余的就没什么了。太医正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立夏忽然想起时月的腰伤,就又多问了一句,太医遂又上检查了一番。“这是旧疾了,现在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彻底的根治,怀孕本来腰部的压力就会比较大,可以适当的按摩和热敷,平时注意休息,仔细点照料,应该问题不大,就是大人遭点罪。”立夏仔细记下,当即让小宫女去备热水和毛巾。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7 19:20:00 +0800 CST  
让我康康人都在哪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7 19:21:00 +0800 CST  
“我想泡澡。”时月窝在萧丞瀚怀里,软软的说道,“太晚了,明天再泡吧。”萧丞瀚不太赞同,“我难受,是不是我现在连泡个澡你都要和我作对!”时月觉得很委屈,语气硬了起来。上次温存过后,已经一个多月没见他人了,中午那会好不容易见着了,当着所有人的面就给她来了个下马威,一点好脸色都没给她留,这会连泡个澡都要阻拦,今天真是没一件顺心的事,想到这,时月竟然呜咽的哭了出来。萧丞瀚没想到这点小事都能把时月给弄哭,他真是一头雾水,女人果然麻烦,但眼前这个大麻烦他乐意处理,本能的抚背安抚道,解释道“这不是怕更深露重,你容易受凉么。好了好了,既然你想泡,那咱就泡,让人把炭火烧的旺一点就成,别忘了太医说了,你不能情绪欺负太剧烈。”萧丞瀚唤人去备热水,又吩咐人把屋内温度调高,下人手脚麻利,不一会就都准备好了。
“慢点。”萧丞瀚小心的扶时月起身,一个多月不见,他明显能感觉到时月变得更加笨拙了,不由得有些心疼。“嘶!”时月刚落地,腰部旧疾处传来钝痛,她胡乱中抓住了萧丞瀚的胳膊,稳住身形,“哪不舒服?肚子么?”萧丞瀚的声音有些急,“腰。”时月皱着眉,慢慢缓过劲来,“没事了,慢点就行。”时月开始缓缓往浴间移,萧丞瀚帮她兜住肚子,减轻压力。
“帮我叫立夏进来吧。”进了浴间,时月说道,“我来不一样么。”萧丞瀚有些不乐意了,“别。”本来就没有很亲密的两个人,一个多久没见,时月自然是放不开的,“该看的都看过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乖,她们不够力气。”萧丞瀚耐住性子劝道,时月没办法,她根本拗不过萧丞瀚,尽管心里还是不愿意,但四下无人,也只能靠萧丞瀚帮忙了。萧丞瀚知道她抬脚困难,直接拦腰把人抱起放入水中,时月低着头,让人看不清神色。
时月觉得有些难堪,她知道现在的自己身材臃,像个胖鸭子,没有一丝丝准备就被心爱的男人看了个遍,她觉得自己像个小丑,想到这,哪还有泡澡的心思,随意洗了洗就说不泡了。萧丞瀚到底是个男人,察觉不出时月敏感的小情绪,听她说不泡了,就随了她,把人捞起来,裹上浴巾擦拭,最后替她换上亵衣。
躺在床上,时月背过身往里靠,萧丞瀚想要将人捞入怀里,时月扭捏着不依,萧丞瀚此刻才看出来时月情绪不对,他有些烦燥,不知道时月怎么了,“到底怎么了,怎么又不开心了?”萧丞瀚耐住性子,想要问出个所以然来,“没事。”时月闷闷的答道,萧丞瀚强行将人扳正,“有事说事,不要在这无理取闹。”萧丞瀚的脾气渐渐上来了,时月更觉得委屈了,认定了萧丞瀚是嫌弃自己,“我都说了没事!”时月挥开萧丞瀚的手,往墙根上靠,萧丞瀚脸色冷了下来,他一向骄傲,难得对一个女人这般有耐心,没想到对方不领情,面子自是觉得有些挂不住了,怕自己口不择言,伤了人,萧丞瀚冷冷的道了句“随你。”便破门而出,怒火牵连到木门上,算得上牢固的木门就这样被击碎了,时月被门外的动静吓得打了个颤,立夏听到声响急忙跑了出来,只瞥见萧丞瀚带着怒气的背影,一扭头看到一地木屑,懵了。回过神,担心时月出什么事,急忙往屋里跑。
进了屋,看见时月像个可怜的小狗,目光涣散,身子一抽一抽的,“时姑娘?”立夏小心翼翼的出声,怕把人惊到,“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立夏仔细的将人扫视了个遍,时月摇摇头,“门是不是坏了?我觉得冷。”时月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那我去给你给您取多几床被子可好?”时月点头,立夏在门口唤来春分和秋分,让一人去取被子,让另一个去备暖袋,而后看了看空荡荡的门,遣了公公去木工房那边问问什么时候能给安上。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7 19:24:00 +0800 CST  
没人看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7 22:16:00 +0800 CST  
很多人说虐男主,你们对虐男主的定义是什么啊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8 23:00:00 +0800 CST  
这一折腾,又是半刻种,立夏不敢问时月发生了什么,怕时月情绪激动。把被子给铺上,又在里面塞了暖袋,再三确认时月不冷后,才取来椅子守在时月身旁,“你去睡吧,折腾了这么久了,真是对不起。”时月很内疚,好好的一个晚上,被自己闹腾出这么多的事,“说的什么话,您别多想,奴婢就在这陪您。”时月身子重了,晚上一般都是三四个丫鬟轮流替换着帮她翻身,“可我想一个人呆会。”时月语气里带着哀求,立夏虽然不放心,但也没办法,只能依了她,“那我去外厅守着,您有事唤一声我就能听到。”时月说好,让她注意保暖,立夏不放心的又看了几眼,最后还是退到了外头。
不知道过来多久,时月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很酸涩,可是好像哭不出来,酸胀的难受。“时姑娘?”半夜,立夏不放心进屋查看,没想到时月像个木偶一样睁着眼却一动不动,立夏吓了一跳,轻叫了声,却没有回应,“时姑娘。”立夏匆匆往床边走,贴了贴时月的额头,还好不烫,掀开一点被子,摸了摸时月的手,像冰块一样,“您哪难受吗?”立夏急得不行,把时月的手放在自己手里来回的搓。其实被子已经够厚了,只是时月的体温太低,被子里的温度完全是靠暖袋撑起的,只能算得上温温的,时月的手脚都是冰凉的,只是时月自己好像没有什么知觉一样。“我想上厕所。”时月的声音很沙哑,仿佛干涸已久,立夏点点头,找来披风给人披上,又端来净盆,而后才小心的扶时月起身。太久没动,身体僵硬的紧,一起身就是一阵钝痛,时月煞白了脸,“呃……”,时月忍不住哼哧,立夏急忙扶着人躺下,问道“是不是哪坤着了?”立夏的心都提了起来,时月指了指自己的腰,立夏会意,力度适中的揉搓着。
“呃,孩子压到膀胱了,上不出来。”时月难受的趴在立夏身上,立夏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不得已,把春分和秋分喊起来帮忙。“时姑娘,您出血了。”立夏指着白色的小裤,手指止不住的颤抖,闻言时月垂眸,果然裤子上染了星点血迹,“没事,三更半夜的,别再扰出个什么动静来了,我肚子也不疼,估计就是今天太累了。”时月神色淡淡的,看不出喜怒哀乐。“您哪不舒服千万别憋着,一定要给奴婢说,知道吗?”立夏担心的不行,她也心疼时月,看时月一路走来,她觉得太不容易了。“帮我托一托孩子,不然我尿不出来。”时月实在是憋的不行了,可是就是尿不出来,涨的难受,立夏让春分扶住时月,自己跪在地上,替时月轻轻的揉搓,慢慢的,有了液体流动的声音。“好了么?”立夏抬头问道,时月摇摇头,她觉得还没排净,“没事,您别急,咱慢慢来。”立夏依旧有规律的替时月揉着,是不是发出嘘嘘的声音,替时月催尿。时月觉得排的七七八八了,便让立夏起身,众人简单的帮她清理了一下,扶她躺下,立夏这次说什么都不愿意离开了,在榻边轻拍时月,哼着小调哄她入睡。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9 23:36:00 +0800 CST  
更了一段,吞了记得给我睡,大家晚安啦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29 23:36:00 +0800 CST  
虐还是不虐大家说说看法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30 10:00:00 +0800 CST  
这一夜时月睡得很不安慰,哭醒了几次,好在立夏守在身边,耐心的将人一遍遍安抚入睡。真的清醒时都已接近次日傍晚了,时月觉得胃里空落落的难受得很,作呕了几声,立夏端来温水让时月缓缓,后又干嘛吩咐春风她们去备菜。简单的梳洗后,随意的用簪子固定了长发,没有换去亵衣,只是在外边用大氅将人包裹严实,便坐在餐桌上用膳。鸡丝混着小米熬的粥散发着诱人的气息,怕时月太久没进食胃负担不过来,就备了几个清爽的小菜,时月是真的有些饿了,不一会就把眼前的小米粥陪着小菜解决了,立夏见状高兴的很,她就怕时月心情不好影响了胃口。“再给您盛点?立夏问道,“再来半碗吧。”时月摸了摸胃,感觉还能再吃点,立夏急忙把粥盛上递给了时月。
饱餐之后,立夏扶着时月在屋外头走了走消食,回到卧室门口时看到有,时月皱了皱眉,走进一看,原来是在修补被萧丞瀚拍碎了的门,昨夜的记忆顿时涌上心头,时月觉得胸口发闷,立夏看了眼时月,发现她脸色有些苍白,忙问道“时姑娘,您没事吧?”,时月摇摇头,“没事,我累了,扶我进去吧。”
屋内,时月半躺在软榻上,给小肚兜上绣着花纹,她有些心不在焉,“啊!”一不留神,被针扎了一下,顿时血晕染在了肚兜上,像一朵红梅。立夏问声急忙扭头,呀的叫了声,急忙找来帕子按压住伤口,又唤人取来药粉涂抹。“时姑娘,要不今天就绣到这吧,这么久了,眼睛也乏了,该歇歇了。”立夏见时月状态不好,不放心她继续做女红,“行,那就不做了。”时月将手里的东西递给立夏,让她收好。看了眼窗外,冬天天色暗的早,估摸着也该近辰时了,想起昨夜的不愉快,时月有些自责,是她有些不领情了。“立夏,今年的山楂品色怎样?”时月开口问道。“今年山楂收成好,品色比去年更胜一筹呢。”闻言,时月点点头,让立夏去寻些来。萧丞瀚喜酸,每年的这个时候,时月都会隔三差五的做些山楂糕给萧丞瀚打牙祭,今年有了孩子,一直在筹备孩子的东西,倒给忘了这回事,遂想着做点萧丞瀚喜欢的糕点去赔个罪。
立夏不一会就找来了上好的山楂,时月捧着就往小厨房走,立夏赶忙跟上问道“时姑娘你想吃啥您给奴婢说,咱给您做。”“没事,往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做点山楂糕给皇上打打牙祭,他嘴巴挑,只能我来做。”时月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显得分外的温婉。立夏知道但凡时月认准的谁也拦不住,只能嘱咐她小心,自个在一旁给她打下手帮忙。
先拿清水加了把盐将山楂清洗干净,接着把核用小勺挖出,然后把山楂倒入锅中,加入清水和冰糖,慢慢地将山楂熬软。炉子的火烧的正旺,孕妇体制躁,怕热,时月觉得肚子里的孩子正朝她抗议,用手安抚了一会孩子,小声对他说“你乖,咱们一起给爹爹做好吃的。”小娃娃仿佛能听懂似的,慢慢地安静下来。
唤立夏取来捣舀罐,将山楂倒入用石杵一圈圈的磨成泥。萧丞瀚嘴挑,时月特意用筛子慢慢的筛了两次,确保口感细腻,最后倒入模具,放入冰中冷却。虽然过程操作起来不是特别复杂,但在配料用量上需要准确把握,而且需要足够的耐心。整个流程下来也用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时月长舒了口气,顿觉得腰酸胀的她几乎站不住,立夏赶忙上前搀扶,让人端来椅子扶时月坐下。“要不给您拿点药油来擦擦?”时月摇摇头,药油味道大,擦抹之后定会留有味道,萧丞瀚一闻就知道了,“没事,揉揉就好。”立夏没办法,只能听时月的,捂热了手掌伸进衣衫里,给她揉搓。天气冷,山楂糕不一会的冷却好了,立夏想要替时月做收尾工作,时月不依,坚持要自己来,取下模具,切成小块,摆在盘子里,最后装入食盒。
“派人去问问皇上在哪。”时月进屋,让人去打探,又让立夏给自己换了套衣服。跑腿的小公公打探到萧丞瀚还在御书房,时月不想人太多,只让立夏跟着,亲手捧着带着做好的糕点朝御书房走去。

楼主 竹珊恋  发布于 2019-10-30 21:19:00 +0800 CST  

楼主:竹珊恋

字数:51458

发表时间:2019-10-27 08:4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6-08 12:39:45 +0800 CST

评论数:81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