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请妻主责罚】女尊训诫文,np男生子,不喜勿入PS:新

【原创:请妻主责罚】女尊训诫文,np男生子,不喜勿入
PS:新人,文笔相当一般,因为喜欢才写的,这类小说太少,只好自力更生……
另:三党,不定期更新,可能弃坑!!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8 09:32:00 +0800 CST  
逍遥大陆乃是一个女尊大陆,北璃南越两国占据大部分土地,另有数个蛮夷小国。
在这个世界里,女尊男卑,王侯将相皆是女人,男子在家相妻教女。女子生的高大威猛,男子则柔软瘦弱,却不知为何,整个逍遥大陆女少男多,比例甚至不达1:5,男子生的多为男,少有女儿诞生,故又有父凭女贵一说。
在这里,一女可娶多夫,大户人家可娶一正夫一贵君,二侧夫三侍君四侍郎,侍人无数。便是普通人家,也可娶上二三人为自己生儿育女,即便如此,也仍是有很多男子无法嫁的好妻主,故而男子自幼需习男训男戒及诸多规矩,有条件者琴棋书画男红无一不精。
男子出嫁之时由家中母父备置嫁妆,其中有一大箱的刑具,器具越多种类越齐全越能证明此男子家底殷实且识礼守规矩。嫁后任由妻家管教责罚,若有违抗忤逆之处便是重责休弃也无人敢多嘴半句。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8 10:07:00 +0800 CST  
以下是正文:
“驾,驾!”一黑衣人骑着快马疾驰,快至城门时,手中令牌高举,大喊一声,“裕王回京,速开城门!”
守城人往黑衣人身后看去,果然是裕王一行,面上一喜“开城门!”裕王代北璃到南越进行两国和谈,已有三月有余,十日前有信传来,和谈极为顺利,南越国君下旨送她膝下最得宠的五皇子萧羽前来和亲,由北璃三皇女亲自护送。此事整个北璃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至此战事不起,百姓得安宁啊!
凌霄殿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哈哈哈……爱卿平身,快平身,尧儿,要什么赏赐,朕都允了你。”
“谢皇上,母皇,尧儿并无所求,只是……”上官尧略作迟疑。
“怎么?”
“这长途跋涉,儿臣是又累又饿,母皇不如赏儿臣一顿饱饭,允儿臣几日假,睡上几个好觉,儿臣便感激不尽了。”上官尧一本正经道。
“哈哈哈哈……”一阵调侃笑声于大殿响起。
“你!”上官凤瞪了她一眼,却也只是好笑的摇摇头,“罢了罢了,来人,传朕谕旨:裕王此去南越立下大功,封裕亲王,赏黄金万两,锦绣百匹,十日休沐。”
“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上官尧忙跪下领赏。
“退朝!”
…………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8 10:47:00 +0800 CST  
后花园
上官尧走在上官凤身后半步,“母皇,此次和谈极为顺利,那南越国君果真疼爱五皇子,说是只要五皇子能自己选个称心的妻主,便把离谷二城双手奉上。”
“嗯,尧儿,你看那五皇子如何?”上官凤问。
“容貌极佳,瞧着品性也尚可,只不过略有些娇纵任性。”上官尧斟酌道,心中却不由想起那日萧羽男扮女装之事,当真是胆大包天。在大街上横冲直撞,竟是直直撞进了自己怀里,那俊秀微红的脸,还有那蹩脚的抱拳姿势,再有那仓皇离去的背影皆让上官尧摇头失笑。
“毕竟是嫡亲的皇子,更何况自小就那般受宠,娇纵些也是正常。”上官凤不以为意,原本不必和谈,但虽说两国实力相当,相比之下南越国略重武,北璃国则稍重文,打起仗来怕是要吃些亏的,如今倒算是皆大欢喜了。
“对了,尧儿再有一月便该迎娶正夫了吧?”
“正是。”年前皇上下旨将丞相之子许配给她,如今正直夏季,婚期将至了。
“那许清鸣可是个大美人儿,京城清鸣公子的名声可是响亮的很啊。尧儿有福了!”
“母皇快莫取笑儿臣了……”
闲聊过后,上官尧正准备打道回府,却碰见了太女殿下上官翔,拱手作揖。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8 14:34:00 +0800 CST  
闲聊过后,上官尧正准备打道回府,却碰见了太女殿下上官翔,拱手作揖。
“行了我的好妹妹,在我这儿还装什么装?”上官翔在她肩上拍了拍。
“太女殿下有何指教?妹妹还等着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呢。”
“得了吧你,还记着那坛子酒呢?明儿送十坛到你府上,我说,真有你的,竟得了母皇十日假!我什么时候才能歇歇呀。”上官翔感叹。
听说酒到手了,上官尧这才笑笑,“二姐可是未来的国君,我一个闲散王爷歇便歇了,这有何好羡慕的?”
笑谈几句便分开了,上官翔看着上官尧离去的背影,失神片刻,闲散王爷?若论谁能把她从太女的位子上拉下来,除了上官尧怕是没有第二个人了。三妹真乃大智若愚,这样的人幸好是友而非敌啊……
待向父君请过安,再回府时已然快天黑了。二日后就是宫宴,不知那萧羽会选谁呢?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8 14:42:00 +0800 CST  
没有人看吗?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8 14:47:00 +0800 CST  
一觉睡得昏天暗地,近晌午才醒,果真是累坏了。
中午府里的二位侍郎便来请安了。清侍郎与慕晗慕侍郎,清儿是自幼服侍她的小侍,原本小侍若爬上了主子的床,只能封个侍人,成人礼那日则不同,是侍郎。至于慕晗,他是父君送来的人,乃是礼部尚书次子。
“清儿(慕晗)见过妻主,给妻主请安。”二人侧身行礼。
看着二人摇摇晃晃的样子,上官尧眉心一皱,“怎么,本王才离府几月,礼都不会行了?”
两人身子一僵,立刻跪下请罪,“清儿,慕晗知错,请妻主责罚!”
一旁的喜儿上前一步福身说道,“王爷,今日才初二呢。”
上官尧一愣,竟是忘了,这北璃国有个规矩,凡是大户人家的夫郎不但初嫁之时一整个月每日受十戒尺作为新夫礼(所有初嫁之人都要受,是为训诫夫郎守礼,对妻主心存敬畏),而且往后的每个月月底都要受一次规矩,数量不定全看妻主心情。这几个月她没在,自是由训诫堂的人掌刑了。
“罢了,是本王忘了,起来坐着吧,喜儿,加两个垫子。流英流素传膳吧。”(喜儿是小侍,流英流素是女的)
“是。”
看着清儿与慕晗不自然地坐下,上官尧一人夹了一筷子菜,“昨日回来的晚了,这才没见你们。怎的都瘦了这么多,莫不是没好好吃饭?身上可疼的厉害?”
“没,没呢,有好好吃饭,谢妻主关心。清儿瞧着妻主倒是清减了些,这路途遥远许是累坏了吧?”清儿松了一口气,妻主还是关心他的,听到她问伤不由红了脸,毕竟伤在后臀,也不好意思回话。
“还好。”上官尧又看了看慕晗,夹了块肉到他碗里,他这才抬起头温柔地笑了笑。慕晗性子温和,一向不争不抢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8 15:28:00 +0800 CST  
麻烦看过的吱一声行吗?今天一天几更,以后几天也不见得有一更啊……没有动力嘤嘤嘤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8 18:21:00 +0800 CST  
丞相府
“公子公子,裕王回京了!”一绿衣小侍笑着说。
一旁穿着同样的绿衣的青竹笑了笑,“昨儿不就知道了吗?青木你怎么还是一惊一乍的?”
“哎呀~青竹哥哥,裕王回京了,主子可就要嫁过去了。我能不激动吗?”青木凑到许清鸣身旁,“青竹哥哥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主子这头上的发髻真美。”
“哪里是发髻美啊?美的分明是主子。”青竹也笑着答道,“等嫁进王府,定能得妻主宠爱。”
“就是就是,主子这么美的男子青木可没见过第二个。”
“青竹!你怎么也和青木一样,竟敢调笑起我来?”许清鸣早已红了脸,毕竟是未出阁的公子,平日里哪敢这般谈论未来妻主。
“好了,主子,这京城里的都说,裕王才情斐然,不输太女殿下呢。”
“对呀对呀,那长相更是一表人才呢!与公子最是相配。”
这时一中年男子带着两名小侍走进来,“青竹青木,你们好大的胆子,裕亲王与太女殿下岂是尔等可以随意谈论的?简直放肆!”
青竹青木二人连忙福身认错,“见过正君,正君恕罪。”
此人正是丞相正夫,许清鸣的亲生父亲。
“爹爹?不过玩笑几句,爹爹切莫生气。”许清鸣也起身行礼。
“罢了,东西放下,都出去吧。”许林氏摆摆手。
“是。”
许清鸣这才看见那二小侍手中红布盖着的托盘,却不知是何物件。
待他重又坐回梳妆台前,许林氏拿起桌上的一个玉簪子,给他戴上了。
而后又让他拿着其中一个托盘走至床前,等把东西放好,掀开了红布————上面端端正正地摆放着戒尺,檀木板子和手拍,另一边则是一整盒的玉势,粗细长短不一有的光看那样子就觉得毛骨悚然!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8 20:19:00 +0800 CST  
额……突然发现前奏好长,可是我总要介绍清楚背景吧。。。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9 07:10:00 +0800 CST  
许清鸣怔在原地,缓缓跪下,“爹爹,可是鸣儿做错了什么?”
许林氏关好门窗,站在他面前,见他脸色发白略有不忍,正色道,“鸣儿,虽说平日里我也教过你一些,但你毕竟只是略微知晓,今日我便好好教教你。你放心,这是世间所有男子都要受的。起来,去衣!”
许清鸣涨红了脸,双手慢慢解开了腰间束带,即便是在爹爹面前,赤着下身也还是觉得羞耻。
许林氏已拿了戒尺轻轻敲了敲床沿,待他趴好,将戒尺置于他臀上。
许清鸣感觉到下身的凉意,将头埋进了臂间。
“啪!”许清鸣皱眉,还真是疼。
“啪、啪、啪、啪啪啪……”每打一下许林氏就停顿几秒,让他好好感受这样的疼痛。二十下打完,臀上已染上了一片淡粉。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9 08:14:00 +0800 CST  
得嘞 ,再发一更么么哒,谢谢支持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9 09:51:00 +0800 CST  
敏感词在哪里??!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9 09:56:00 +0800 CST  
吞、吞了?!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9 18:24:00 +0800 CST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9 18:37:00 +0800 CST  
额……怎么还是秒吞???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9 18:55:00 +0800 CST  
许林氏轻轻替他揉汉着伤处,好一会儿,“腿张汉开,从那盒中拿起一袋状还插着一根管子的物体,这玉势便等着妻主为你戴吧,今日我便教教你这清洗之法。”
轻轻掰汉开他的臀汉瓣,将那细长的管子插汉进后汉穴……待一整袋液汉体一滴不剩的流进许清鸣的肠道方才停下。又不知从哪寻来一个肛塞堵住了出口。
许林氏给许清鸣轻轻汉按汉揉汉着腹部……“爹爹,鸣儿想……”
“乖,忍一会儿。”又过了好一会儿,“去吧。”
许清鸣红着脸晃晃悠悠地向屋内的一道小门走去,如厕过后又红着脸走回来。却见自家爹爹已经收好了那些折磨自己的东西……
将药放在桌上许林氏便离开了,走到外院时对青竹青木说,“去给你家主汉子上药,好生伺候着。”
二人一惊,走进里屋却见方才还好好的主汉子,这会儿脸色苍白的趴在床汉上,不时轻声呻/吟着。立时红了眼睛,青竹对青木说,“去端盆热水来。”
而后拿了桌上的药膏(许林氏留的),上前掀了被子,一看见那红肿不堪的屁汉股,差点落下泪来,“主汉子可疼的紧?您先忍着些,奴汉才给您上药,这淤血揉开了才好的快。”他毕竟年长些,这后院的事儿多多少少也知道的。
又过了许久,才上好药擦净了身汉子,又换了干净的衣裳,当然下汉身是不敢穿的,此时才算了了……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9 19:07:00 +0800 CST  
翌日晚,宫宴
今日来的大多是年轻俊美的女子,为的便是给那南越国的五皇子挑选妻主。一时喧闹渐起,谈笑声不断。
然而半个时辰过后,御花园中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坐在主位上的几人表情都很严肃,那丞相更是直接站起来怒视着南越五皇子——再有一个月儿子便要嫁与裕亲王为正夫了,谁知他竟敢在这时横插一脚!简直欺人太甚!
皇上并未答话,这五皇子果真胆大包天。明知年前她就已下了圣旨赐婚,竟还敢说要嫁与尧儿为夫?!
众人皆盯着正中所立之人,身段纤细修长,肌肤柔嫩似雪,虽戴着面纱光看那双闪亮的美目也可窥探其美貌之一二。那清鸣公子亦是个绝色佳人,却不知今日裕王会如何选?
上官尧此时却没有丝毫喜悦之感,她与许清鸣早有婚姻,怎能就此毁诺,置人于不义?!(在这里被退婚的男人不论是何缘故都会被视为不贞,一生背负骂名再难嫁出。)可这萧羽毕竟是南越五皇子,此次更是为和亲而来,若拒了这门亲事……
沉默良久,上官凤沉声问道,“你可知,尧儿早有婚约?”
“知道,他与我一同嫁进王府便是了。”萧羽不以为然。
“哼!”丞相许铭冷哼一声。
众人一阵抽气,而后又是沉默,心中感慨,裕王当真有福气,竟能享齐人之福。
上官尧正色道,“萧羽,早在年前我便与丞相嫡子立下婚约,此乃圣上赐婚,御旨上写得清清楚楚,赐丞相嫡子为裕王正君!我岂能做那背信弃义之人?!”
萧羽脸上一白,他这话分明是说要将正夫之位给那个什么清鸣公子!他好歹也是一个皇子,“你!那你还曾在我南越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亲口说定要为我寻个好妻主,那便不是诺言了吗?!”
“为你寻个好妻主,不是当你的妻主!如此刁蛮,怎能当我裕王正夫?”上官尧微愠。
“尧儿!”上官凤呵斥一声,暗中对许铭使了个眼色,只要她此时说句软话将正夫之位让出,此事便可善了了,否则……
谁知许铭竟视若无睹,只为刚刚上官尧说的话而缓了缓神色。废话,鸣儿乃是她最宠爱的儿子,此时示弱岂不窝囊。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9 20:38:00 +0800 CST  
我想了很久,为什么我的帖子这么安静,原来别人的都是催更的,,,难道是我太勤快了?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9 20:39:00 +0800 CST  
我宣布,如果明天有十个评论我就发个长的!!!(万一没有岂不是很丢脸

楼主 伍钰僧  发布于 2018-09-29 22:12:00 +0800 CST  

楼主:伍钰僧

字数:13456

发表时间:2018-09-28 17:3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1-08 15:18:26 +0800 CST

评论数:36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