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韬光十年》(虐肉虐肉np)

总的来说就是又虐又有肉,不定时更,但是走得是剧情流,肉穿插在剧情里,因为作者时间不是太多,可能会很短小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08 23:20:00 +0800 CST  
第一章
“嫣儿,你当真想好了?”母亲赵瑟不怒自威,看着跪在堂下的赵子嫣。
面前跪着的女子低沉着头,看不清楚容貌。只见她身量苗条,声音细弱,却又似乎不屑般漫不经心地说道:“是,陆将军年轻有为,虽出身寒门,却心怀大志,足以匹配女儿。”
“那便好。”赵国公脸上堆笑,道,“你先起来吧。”
那跪在地上的女子起身,容貌初显——是个极艳丽的女子。神情虽然靡废,举手投足却带着一番贵气,便可知她是从小浸在礼节中,便是身形颓废也有气势。
“女儿先回了。”赵子嫣声音毫无起伏地回道,便自己转身走了。
“好了,女儿都答应了,你还有什么不愿意的?”赵国公回身,看向一旁落泪的正夫柳氏,未曾看见转身后的赵子嫣嘴角噙着一丝嘲讽的笑。
正夫柳氏自知人微言轻,大势已去,便只偷偷落泪,听到妻主提他,便什么话也不说,像一只鹌鹑似的缩着脖子。
“你看你,好端端的,又哭做什么?”赵国公眉梢眼角处处透露着不耐烦。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08 23:41:00 +0800 CST  
“我今日公事繁忙,你先下去吧。”赵国公一边整理着厚厚一沓文案,一边对柳氏说,柳氏只得退下。
尚未走出院外,只听屋内窸窸窣窣的声音,伴着几阵妖媚的呻吟传到柳氏耳中。
“恩~奴家不要~主夫还未走远呢~”
听着屋内污言秽语,柳氏气得跺脚,却也无法。
“你去提点提点嫣儿,让她莫去那风月场所了,不要再和妻主呕气了——这陆将军,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娶的。”
他们父女不得宠很久了。自从柳家被皇上厌恶开始,赵国公便再也没去看望过正夫柳氏,之后柳家败落,也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
所谓陆将军,便是刚封了江南候的陆修。陆修十二岁从军,至今已有十五载,十五年来,混迹沙场,平定了南疆叛乱,北部匈奴,巴蜀之乱。身为男儿,一路靠着军功,爬到了候的位置,如今驻守在鱼米之乡的江南。
可是,这般英名赫赫,为何赵子嫣不屑,柳氏极力反对呢?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09 00:07:00 +0800 CST  
诸公不知,周国俗语言:“宁卖勾栏院,不应军书帖”。自古以来,军营便是淫乱之地,良家男子避之更甚勾栏院,足见其名声狼藉。
虽说男子身形高大,力气十足,却是畏畏缩缩,行军用兵之道不及女子十一,故周国将多女,兵多男。
如此微妙的上下级关系,给了女上级上下其手的机会,挑几个容颜美丽的男卒侍奉,再提拔个从九品的小官,这是男卒一辈子的心愿了。
至于婚嫁,更是想都不用想。男卒投兵,向来自愿,他们都是走投无路的可怜人,哪里能奢望妻主?况且沙场无眼,昨日身强马壮,明日一片枯骨,未来一片渺茫,使军营更加醉生梦死,靡废不振。
周国《婚书》中规定,婚前非完璧之男子,不得为夫。而那江南候陆修,淫浸军营十五年,说是完璧,谁又信呢?
故世人多有嘲笑赵家,为了巩固逐渐衰落的权势,结交新贵,竟要与氓隶之子,非完璧之身联姻。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09 09:21:00 +0800 CST  
周朝大婚繁琐,时日冗长,待陆将军入门尚需许久,先按下不提。
只说赵子嫣从赵国公那里回来,便回了自己的住处,“朴诚堂”。
那里有许多先帝栽种的梅花,如今虽是春寒料峭,却也不是梅的季节了。
赵子嫣一路脚踩落花,边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又一边问贴身的影卫绝情。
影卫,便是贴身的侍卫,从小培养在府院,贴身照顾着少主人的男子。但影卫的规矩,便是少主人要时便可以侍寝,谁也不管,却绝不能给了身份,失了尊卑,更不可能诞下少主人的孩子。
“父亲那里缺什么?可要我捎来?”自从失宠后,柳氏那里便这也缺那也缺,赵子嫣作为唯一的女儿,当然要帮衬着。
“柳正夫那里,倒是不缺什么。可正夫带了话,说是让主子少去那腌臜地。”绝情眉目疏朗,正色看着赵子嫣,“那地方,总归是不好的,主子以后,还是少去。”
绝情小心翼翼地看着赵子嫣脸色,补了一句,看赵子嫣神情不似厌恶自己的样子,便又补了一句,道:“也有几家贵女喜去那地方,都是悄悄的,也请少主人低调些吧。”
赵子嫣皱眉,却也未说什么,绝情便不再说了。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09 12:12:00 +0800 CST  
“我知道了,父亲那里,他日我定会说的。”赵子嫣回了绝情,又道,“给我备马,你还是老样子,去孙侧夫那。”
绝情心中苦涩,但见赵子嫣有些不悦,恐她厌烦,也不敢言。
从马上下来,赵子嫣直冲左书“香融金谷酒”,右书“花媚玉堂人”的金玉堂。
那是平康坊最热闹的所在,一路上烟柳画桥,风帘翠幕,不似其他街坊,女子甚多而男子寥寥无几,这里,男子腰肢舒展地走在街上,不时挑选胭脂水粉。
这里,便是柳氏语重心长不让赵子嫣来的地方,“风月场所”是也。
而另一路的绝情,便去了西市旁的宜延坊。
宜延坊内一处宅院,孙如晦正细细分辨药材优劣,对着进药的明细。
“公子,绝情来了。”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09 13:45:00 +0800 CST  
孙如晦听了,心中虽酸,却立刻放下手中活计,去寻绝情问个仔细。
绝情是府内家生子,规矩极好,行了礼正要禀告孙侧夫,孙侧夫却是摆了摆手,道:“是不是夫人差你来告诉我,如今她在金玉堂,若是主父问起来,便说在我这里?”
绝情迟疑了一下,只能点点头。
孙侧夫只得叹口气,道:“听说你自十岁起便跟在夫人身旁,也算是老人了,怎不劝劝夫人?”
绝情只听孙如晦之言正中他痛处,颔首道:“下奴卑贱,人微言轻,劝不住夫人。”
孙如晦初来赵府时,便知公侯府邸比不得他家药材商贾的门楣,规矩老大,隐秘又多。
他初次见过夫人,就见着身旁美貌的绝情,错开一步,形影不离地跟着夫人。那时主父便曾偷偷告诉他:“那是绝情,你只当夫人一房美侍,是不能生养的便罢了。”
孙如晦也曾艳羡过绝情能形影不离地跟随夫人,不像自己,一月过去见不过三五日的面,恩宠更是稀薄。
如今,二人都是心酸之人,倒有了几分同病相怜的情分在里头。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09 15:39:00 +0800 CST  
却不知,绝情心中最羡慕的,正是孙如晦。
孙如晦之父孙柳氏乃是赵子嫣父赵柳氏的旁支兄弟,自小长在一起,感情要好。两人分别嫁出,仍有往来。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知孙柳氏刚嫁入柳家不过三年,孙如晦母便摊上了人命官司,一命呜呼,只留下孙如晦一儿。
孙氏并非世家大族,旁氏稀少且远,偌大家产竟无女继承,柳家早已败落,孙柳氏便守着孙如晦,自己支持产业。
过不几年,孙如晦大些,倒十分聪颖,帮衬着父亲,父子二人也能过活。
可如此并不是办法,男大不中留,孙如晦总有大的时候。孙如晦年方二八时,孙家招婿,可孙如晦貌非绝色,又常年在外抛头露面,与人应酬,故损了声名。媒人本就不多,至孙如晦二十,年岁蹉跎,媒人竟绝迹。
孙柳氏无法,只得求助柳氏人脉,正当孙如晦自誓不嫁,做一辈子老公子之时,赵府来了音信。
赵柳氏愿许给孙如晦侧夫之名,嫁与赵国公府嫡女赵子嫣。并约定二人所生长女继承孙家产业。
原本以孙如晦的门楣,就是生得美貌如花,给了侧夫名义都是恩典,如今这般,孙如晦便日日念佛号,自誓尽心侍奉妻主。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09 17:49:00 +0800 CST  
马上就有肉了,但是楼主自己发誓刷一页题,写一段,所以可能要等一会了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09 17:52:00 +0800 CST  
且说赵子嫣去往烟柳巷,便径直去向金玉堂。
谁成想,一进堂内,干杂活的仆便呼道:“赵小姐来了!”
旁边有个不解风情的初客问道:“哪个赵小姐?”
仆奴一副地头蛇的模样,道:“还有哪个赵小姐?自然是赵府三小姐。”
寻声而来,一位衣饰华丽美艳,脂粉虽多却不显的男子徐徐而过,他年约三十,一副明艳脸庞经过细细修饰,经年保养,倒也不曾瞧见岁月痕迹。
这便是金玉堂的掌柜的,也可以称作老鸨。
“子嫣好久不来,真是稀客。”
赵子嫣知他取笑,便正色道:“掌柜安好,子嫣几旬忙于婚事,不得空闲。”
赵子嫣话说得客气,语气尽是疏离,掌柜也不急,只是莲步移到赵子嫣半步之内,凑在赵子嫣耳畔,道:“今日,便宿在我那可好?免得日后你有了美娇郎,忘却了我这残花败柳之身。”
诸位不知,这烟柳巷也分三六九等,赵子嫣醉酒时曾言:“平康坊其余商贾皆逼良为娼,涉足于其间者小人也。”由此得到金玉堂掌柜另眼相看,以至于看到赵子嫣姣好容貌不能自己,见了赵子嫣的酒席统统免了财资。
如此,二人便厮混在一起,如今已有三载。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14 22:47:00 +0800 CST  
这是另一个男配,你们觉得叫啥好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14 22:51:00 +0800 CST  
赵子嫣强笑,幽幽说道:“今日有些累了,本只是想寻轻尘弹首曲子便回去。”
“却如此巧,轻尘公子昨夜偶感风寒,今日不便接客。”一个賊眉鼠目的矮小女子道。
赵子嫣眉头微蹙,似端墨折痕,似碧波涟漪,一瞬消失不见。
“竟是这样,你去寻个妥帖的人上去伺候。”
赵子嫣看着主仆二人一唱一和,道:“我上去看看。”
刚要抬腿,便有一只素手牵扯着赵子嫣的袍子,那低沉的声音又凑近了耳畔,极暧昧地道:“昨日扬州来了批货,子嫣何不随我先去尝尝鲜?”
扬州商贾云集,又远离朝堂,不受拘束,烟柳之业极为繁盛,扬州瘦马,扬州春图,都是极为有趣,极为有名的。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14 23:12:00 +0800 CST  
“果真?”赵子嫣斜目转眸。
“奴家还能骗您不成。”
“那好,便去你那吧。”赵子嫣径直走向了四楼,染翠阁。
却未看见今年新晋的花魁,轻尘,未及攃上妆的素面朝天的脸在顶梁柱后挂满哀拗。
赵子嫣刚抬腿进了染翠阁,只听后边一声花梨木独特的“吱嘎”声,腰上被一双白皙修长的臂膀楼主,后身传来喑哑却又竭力装细的声音:“心肝,你可算是来了,这日日夜夜,把我盼的。”
(肉终于要上了)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17 22:33:00 +0800 CST  
赵子嫣站在那里,似是僵住了,似笑非笑地表情后头的柳彧怎会看清?
柳彧早已顺势解了赵子嫣的衣带,只轻轻地揉开扣子,便露出了光滑细腻的肌肤。
柳彧低声一呼,嘴便贴上了赵子嫣的后背,一脸柔情地舔弄着皮肤的纹理。
一路向上,便是赵子嫣的肩处,柳彧细细舔弄,却瞧见赵子嫣不动声色,便舔弄了几下腋窝,惹得赵子嫣皱眉。
柳彧心中暗暗高兴,便更加卖力起来。他先是咬住一边茱萸,含弄着,另一边用手轻轻抚摸着。
柳彧是花间高手,抚弄得赵子嫣有些心猿意马,而他,总也是个男子,哪能控制得住?身下那物早已硬挺。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17 22:59:00 +0800 CST  
而那不安分的右手,则向大腿根上乱摸,嘴里不停地吮着,一股酥麻的感觉从赵子嫣身上流转。
赵子嫣情不自禁地搂起柳彧的腰肢,这样骑虎难下的时候,若是再不主动便失了尊严。
刚一转动,移向床侧,原来床边的镜子里呈现了一副美妙绝伦的画面,柳彧气色润红,气喘吁吁,却又竭力平稳气息仔细舔弄。对面床头还有一面镜子,因为角度不同,可以看到他弓着隐忍着的的背部和浑身结实的肌肉。
赵子嫣尚且只是微微喘息,而柳彧早是气喘吁吁,底下坚硬如铁了。
他喘着粗气,道:“子嫣,给奴吧。”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17 23:40:00 +0800 CST  
赵子嫣搂住那杨柳一般的腰,顺势将他下身含了进去,扭动着身体,上下抽动了起来。
未待抽动十几下,柳彧似是忍耐了许久地闷哼起来,不过两三下,竟泄了身子。
这是赵子嫣始料未及的,往日他从来都是待赵子嫣兴致尽了才从赵子嫣身体里出来,再抚弄自己一番才泄出。她正是情动之时,又见柳彧依然泄身,只觉得没趣,道:“算了,睡吧。”
那边柳彧却在心中哀拗,自己却是老了,无论是闺阁之中抑或是勾栏院中,持久之道都是男子房内之事的重中之重。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18 22:04:00 +0800 CST  
“子嫣~”柳彧扭动着身体,从床边的檀木匣子里拿出一碧绿瓷瓶,从窄小的瓶口挖出一些雪白的凝膏,细细涂抹在疲软的下身。
“这又是何物?”赵子嫣看那凝膏不似寻常勾栏使用的低劣之物。
“这是刚制出来的扬州凝膏,与上次奴的百花散用处相同,只是药效更加烈。”柳彧轻笑,不一会儿便下身肿胀,口中一丝涎液流出,赵子嫣为这巧物逗得生趣,便只缓缓逗弄他腰侧的肌肤,舌头轻轻舔过他的脸颊。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20 23:24:00 +0800 CST  
柳彧只是难耐地扭动腰肢,却恰好不脱离赵子嫣手掌,被她盈盈握住。
这就是调教好的哥儿,懂得吸引妻主怜惜,却又不忤逆。赵子嫣手中劲道柔和了起来,又恐柳彧身下再生变故——若首次便令妻主不尽兴,勉强来得第二次又还未送入就泄了身,那该是男子多么大的耻辱。
赵子嫣失了挑逗他的心思,只匆匆将他胯下之物埋在身底,浅浅抽送。
柳彧极会迎合,出去便不安分地扭动身子,惹得赵子嫣喘息;进入便抵死屏住精眼,不让它流出一滴脏东西。
百花散等物惹男子情动,可胯下之物早已肿胀得知觉失去五六分,让女子觉得像是jian尸般不畅意;而扬州凝膏正相反,它让使用的男子身体更加敏感,若是处子只需两三下便缴枪。
可柳彧怎也是花间老手,最懂得如何挺动最为守精,几十下过去,尚且能够保证把持。
只是寂寞许久,头一遭受到这样大的刺激,过不几下,柳彧身体不可抑制地颤抖,柳彧再想抑制精门,平息心境,身体仍是颤抖,便跟着赵子嫣加快的节奏,扭动着身体。
“啊~唔恩~”
赵子嫣见他前几次一入内便抖动不止,早已察觉他要泄出,本想叫住他泄在外面,又思及他服侍周到,又是勾栏院中常年避孕的男子,便由他了。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21 00:03:00 +0800 CST  
“妻主~”随着身下蠢物释放,柳彧神色迷离,嘴里叫喊着。
待柳彧完全发泄完,柳彧回复了神志,面色却还是潮红的,道:“是柳彧唐突了,柳彧这样的年纪,这样的身子,哪里有叫子嫣妻主的福气呢?”
柳彧一边十分熟练地擦拭着赵子嫣的身子,一边见赵子嫣躺倒睡下。
整理好,柳彧也穿戴好衣裳,从袖子中捧出一香囊,忽然笑了。
那香囊绣着一朵绿牡丹,映衬着白色底边,最有文人风范,也无禁色。香囊散发出的淡淡幽香,无声无息地飘散在空中。
为睡梦中的美艳女子轻轻掖好被角,柳彧轻柔地站起,走出染翠阁。
花梨木的门再一次发出那特有的“吱呀”声,柳彧声音沙哑得如同这木门一般,承宠良久,他叫得嗓子都哑了。
“药呢?”他指着两个衣着精致的男子,其中一个男子手中正捧着一碗黑色的汤药。
柳彧一笑,一饮而尽。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21 00:27:00 +0800 CST  
文思泉涌还想更

楼主 静茹幽兰  发布于 2017-01-21 00:30:00 +0800 CST  

楼主:静茹幽兰

字数:7626

发表时间:2017-01-09 07:2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05 11:27:05 +0800 CST

评论数:17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