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只道当时是寻常(少年,调教,女尊)

(大夏朝是母系社会,绝对女尊男卑的朝代。男子只是女子的从属,母系社会几万年的辉煌历史后来被男权社会的男权史学家怀着私心篡改,但它是那么的辉煌瑰丽,在时光中绽放,终有一天真相会让人们知道。)
大小姐慕染是大夏朝摄政王嫡女,地位显贵。现有几个屋里人,都是玲俐绝色的少年,并未开脸。
大婚之日,慕染起得很晚,然后去迎娶新郎,新郎是女皇指婚,纪大夫府上的小少爷。
慕染身穿大红婚服,骑高头骏马,带着迎亲队伍到了纪府上迎新人。 迎亲队伍慢慢穿过街市,回到了王府,慕染下了马,侍人扶出蒙着红盖头的新郎,新郎跨火盆,和慕染从正门进入正宅正厅。
这里只有嫡女才可以进入。
一对新人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妻夫对拜时,蒙着红盖头的新郎对着慕染跪身下拜,慕染只点了点头。
新夫郎被送进洞房,蒙着盖头坐着。
慕染在前厅应酬,陈府今夜里里外外华灯挂彩,到处是红灯红绸,宾客满堂。慕染有些不耐烦,但这是大婚,母亲之命。
时候差不多了,贴身小侍叶儿提醒大小姐:“大小姐。。”
。。。。。。。。。
喜烛映照下,慕染拿过嬷嬷呈上的秤杆。
“请小姐挑起新人盖头,从此称心如意。”

红烛下,只见一个清俊的少年,十四五岁的模样,垂着头,只见一段雪白的脖颈,慕染挑灯细看,眉清目秀,风姿卓越,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0:49:00 +0800 CST  
。。。。。。。。。。。。。。。。。。。。。。。。
见少年的模样,好象记起些什么,那是前几天:
在薄暮中现出一团纯白,若不是从华贵的马车中出来,,几乎不能让人相信那竟是一个少年的身影。仆从扶着他,从车上下来。
这是大夫府的男眷们,来寺里烧香还愿。
男子轻意不许出门,贞洁尤其为重要,高过性命。
男眷们到来前,纪府已让家丁在寺门外把守好了,不许闲杂人等进来。
摄政王府大小姐慕染正好和几个官家小姐从酒楼吃酒出来,远远见那白衣少年下车的一幕。

那少年蒙着的面纱被微风吹起,只一瞬间清俊的面庞若隐若现,星眸看向慕染,眼中是贵人少爷的傲气。
。。。。。。。
进完香,一个贴身小仆人伺候着少年在寺院后廊中闲走。满院鸟语花香,却一个人影也不见,寺里的香客们早被纪家派人遣散。
走到一座假山前,突然一人影闪出,竟是慕染。
少年一惊:“你是什么人?”
“呵呵。”慕染大小姐笑了笑,“公子,你管我什么人?”
“放肆!”
“呵呵,年纪挺轻,脾气不小,这里是天子脚下,白马圣寺,我来进香,怎么你还不许吗?”慕染说。

少年微微冷笑“这位小姐,要来进香,为何不从那正门进来?”
一句话问慕染得无以对答。
少年盛气凌人,冷笑了一声,转身走了。
。。。。。。。。。。。。。。。。。。。。。。。。。。。。。。。。。。。。。。。。。。。。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0:49:00 +0800 CST  
慕染说把环锁用钥匙解开了,然而故意说;“自己摘了。”
少年光着身子低头偎在她身边,小声说。“奴不敢。家中父亲自小早有教诲,奴绝不敢触碰下体。”
慕染笑。伸手从根部慢慢脱下贞洁环,玉牙光溜溜的躺在手中,她随意把玩着。
纪氏被弄得身子微抖,但慕染没吩咐,却是一动也不敢动。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1:03:00 +0800 CST  
“君人可有名字?”
“奴。。没有贱名。。。”纪氏说。
女子有继承权,有户籍,男子只是从属,不入族谱,不入户籍,只记在母亲籍下,嫁人后转入妻主籍下,取不取名,毫无意义。就是嫁人前的名字也是为叫着方便的乳名,不能算的。
从今后,纪氏就叫慕纪氏,把妻主的姓放在前面

天亮时,慕染醒了。
“时候不早了。”她说。两人起床。
少年光着身子下床,光溜溜的跪在地上,服待慕染穿衣。
慕染换了衣服,少年服待她洗漱,跪奉早茶,慕容慢慢喝着。
少年光着身子在地上跪候。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1:03:00 +0800 CST  
窗外下起了细雨,晨光照进室内却仍有些阴暗,在这阴暗的卧室中,古致的家具映着,少年雪白的身子在慕染腿边。

少年光着身子伺候了一早上。
慕染喝罢早茶,拿起书看着,

少年光着身子跪在地上,捧着一托盘,上放笔墨,慕染不时在书页边批上几笔。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1:04:00 +0800 CST  
一美色少年,名唤英儿的,跪捧来新君人的新家居服饰,和几套夫郎所用的外衣,面纱。慕染选了几套。
从此后,少年出门,面纱严遮,绝不可露半分皮肤在外,不然就是脏了身子失了贞,让妻主打死都嫌脏了手,这样的失贞男子都会羞愧自尽,向妻主谢罪,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1:04:00 +0800 CST  
英儿端上来一碗奶子糖梗米粥,少年光着身子跪捧着几样小菜,慕染一边慢慢的喝粥,一边看着书本。一粒米饭掉落到少年的乳头上。
慕染轻轻弹了一下少年裸露的乳头,少年身子抖了一下,慕染又弹了弹少年另一只乳头,这样光溜溜的,象新生下的人一样,在地上跪着,
少年脸臊的通红,却不敢遮挡一点。
吃罢早饭,小侍英儿复又端来热茶,少年跪奉。
慕染看书看累了,合上书。
“君人嫁了人,喜欢吗?”
“奴。。喜欢。”
“知道了什么?”
“知道了为奴的在自己主子跟前伺候时的样子。”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1:04:00 +0800 CST  
慕染一边看着书卷,一边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饭。
看到书卷中有一首旧诗,下有作者署名。
“君人方才说乳名叫什么?”
“奴没有贱名。家中母亲未赐。只有家中父亲,原来为叫着方便,起了个字,叫渊。”
“哦?”慕染随口喝了口汤,夹了一筷少年跪奉的小菜。
眼睛仍没离开书卷,“那这叫纪渊的,是你?”
“那是奴年幼时,不懂事,让妻主见笑,奴见识浅薄。”
“嗯,心里有主子,是个懂事的。”慕染
放了书卷,一边吃了口粥,然后她开始看英儿跪呈上来的公事文书。
少年知道,现在他不过是光溜溜的跪在地上伺候主子的奴,这以后也都是。嫁了人,就好象投了次胎。妻主就是自己的天,伺候好妻主才是本分。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1:36:00 +0800 CST  
慕染在自己的饭碗中,剩有几口米饭,这是给纪氏的。
男子婚后吃饭时,须站着服待妻主。
妻主吃完了,才可吃饭。
须吃妻主的剩饭,这是主子的恩宠。
少年站着服待岳父吃完,这次终于可以坐下进食,吃着妻主的剩饭,安安静静吃完。
纪氏回到自己的房内,
“少爷,您快坐下休息一会儿吧。”陪嫁过来的雨儿小声说。
“小奴才。”纪氏说。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1:51:00 +0800 CST  
慕染晚上从官府回来,一家人在正厅话家常。
纪氏穿着新嫁郎的喜服,给母亲,父亲,还有慕染跪奉上热茶。
他在岳父房里伺候了一天,眼下大红的喜服映着娇媚的眉眼,羞怯怯的当众服待着慕染吃茶,然后在慕染身边站着,垂着头,羞得眼都不敢抬。
衣服裁的正好,正好把少年的身段显露出来。
慕染好象没看见一样,喝着茶,和母亲说着话。
想到少年光着雪白的身子娇怯的叫主子的模样,心里直痒。恨不好早早回到卧房,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2:20:00 +0800 CST  
。。。。。。。。。。。。。。。。。。。。。。。
少年右边乳头被爱抚时最敏感,
慕染说给它起名叫“宝奴”,右边乳头娇小可人,慕染起了名叫它“静奴”。
“好不好,嗯?”慕染搂着不着寸缕的少年。
“。。。。”少年羞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深低着头。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2:30:00 +0800 CST  
少年说''您真。。。''
''真什么?摁?''慕染在他耳边问。
''您真坏。''少年乖巧的偎在她身边,小声说。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2:41:00 +0800 CST  
有人不?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2:42:00 +0800 CST  
夜里,慕染翻阅着公文书籍,少年乖巧在一旁磨墨。
薄薄的纱衣,里面不着寸缕的身子一揽无遗,
两点粉嫩蓓蕾,下体精致小巧贞洁锁闪亮,
'慕染
搂过他腰肢。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3:10:00 +0800 CST  
''这么喜欢吗?''
''奴喜欢。''少年小声说。
慕染放开他,少年站着倒来热茶,慕染喝了一口,贞洁锁的银链就在手边,小牙露着,慕染拨拨小链小锁,少年臊的脸红,羞怯的低着头,看向薄纱里挺在主子面前的乳珠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3:27:00 +0800 CST  
''嗯。。主子。。。。嗯。。''
娇媚得呻吟,
夜里少年在慕染身下服侍承欢,两手顺从的举过头,乳尖硬硬的,啄着主子的手。
。。。。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3:47:00 +0800 CST  
。。。。疼的手指紧紧捏着床褥,也不敢动一下。。。
''嗯。。主子。。嗯。''少年声音小小的,在暗夜里。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1 23:51:00 +0800 CST  
少年服侍完,慕染伸手,床下英儿跪奉锦盒,慕染翻捡,挑了一个翡翠玉势,雕琢精美,少年跪撅着,慕染将玉势放在娇嫩小穴口,少年努力张菊,眼见那娇小小穴一点一点蠕动着,
''乖,小嘴慢慢吃。''慕染说
少年臊的脸红,却不敢动一下
放了玉势,慕染给少年戴上贞洁锁,锁好。
''乖,睡吧。''
少年趴进慕染怀里。
。。。。
睡了一会,少年睁开眼睛,
慕染说''怎么了?''
少年娇怯怯的
''说吧。''
''奴。。。''
''嗯?''
''奴想明天回门时,吃了午饭再回来,行吗?''
慕染看少年小脸可怜的样子,和自己弟弟一般大,弟弟现在还在家有父亲宠,
''好吧。''
''小奴'謝主子恩典。''少年窝进慕染怀里,笑着闭上眼睛。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2 00:38:00 +0800 CST  
有人吗?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2 12:54:00 +0800 CST  
“尚书大人,今天好兴致啊,来这里踏青。”李云白大小姐笑着对慕染说。
效外桃花正艳,不想遇到慕染尚书大人。
李云白大小姐走过来和慕染打招呼,慕染大小姐身后有一团白,见李云白走过来,悄悄躲在慕染身后,把颈子深深垂下,宽沿大帽,沿着帽四沿垂下厚厚的白纱。
里面玉脸严严的蒙着面巾,半点面容也见不到,全身素白打扮。

李云白就知道了这是慕染的屋里人。

李云白小姐装得若无其事,寒喧了几句,走了。
回去的路上,心里总放不下那一团白,绰约的风姿身段包在垂地长袍里。
事件回放:
回门回来,已是过午。慕染大小姐今天兴致挺高,于是命仆人把马车架到效外,下车信步游了一回。
到河边赏了好一会儿风景,想到车上自己的内眷,正是新婚燕尔恩宠有加的时候,看了看周围,四野空无一人,于是命那男孩下来透透气。
男孩自然不敢,这是出了府门在效外。奈何慕染今天很有兴致,男孩不敢违逆,嬷嬷扶着他慢慢下了马车。
男孩后庭含着粗大的玉势,每一个动作都格外不舒。每走一步那玉势都顶到身子某处,让前庭玉芽发硬,玉芽偏牢牢的锁在贞洁锁中,少年可以感受到那牢牢的贞洁银环,在主子跟前,身子的两个乳头硬硬的挺着,这正是要达到的效果,在主子跟前时时情欲饱满的渴望被恩宠。

楼主 笑三少0988  发布于 2017-03-22 13:08:00 +0800 CST  

楼主:笑三少0988

字数:183636

发表时间:2017-03-22 04:4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4-07 03:37:20 +0800 CST

评论数:452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