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大唐】☆0511★〖原创〗长风如歌(大唐荣耀同人)

不要问我为什么林致还是建宁王妃,因为李倓没死呀
不要问我为什么小崔还是贵妃,因为小崔是可爱的催化剂,留着怼独孤呀
不要问我珍珠是怎么恢复的,因为就是这么任性啊


留给自己的冬珠圆满的梦想
不拆穿还能做朋友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7-05-11 13:30:00 +0800 CST  
楔子
那一年,刚及良家子采选,尚未册封太子妃的王氏站立在丹凤门前,朱红色的梁檐挑高而起,矗立在这巍峨直达天际的大明宫前,长风略过豆蔻色的薄纱长裙,勾勒出少女窈窕的身姿,神色之间带着几分难以言喻的怅然和忐忑。
她的容貌算不得倾城,这大唐官宦之家中比她样貌姝丽的女子算不得比比皆是,也是大有人在。对镜掩妆的时候,浅浅地描上几抹黛色,远远地描摹出沉稳的模样,她肃静地整了整衣衫,只当不过是走个场而已,想来那封侯的韦家女,还有那执掌兵部的何家娘子,个个都是出挑的人物,哪是自己区区一个秘书监长女可比。
这大明宫她曾随母亲来过两次,都是在冬至的时候,按理由内命妇入宫朝见皇后娘娘。本来按着礼制,皇后寝宫是在清宁宫,而长安城里的贵妇郡主,纵然是严寒腊月仍是打扮地争奇斗艳,却是由着皇后身边贴身的素瓷姑姑领着候在了甘泉殿外。
长安的风雪素来严寒,纵然她裹着一袭厚实的伶雀衣,还是双手冻得有些发白,抬起眼稍稍望去,看见母亲仍是低着头站立在身前半步之遥的位置,藏青色的大氅显得毫不起眼,仿佛只是隆冬腊月里沉默的一笔。
她想起入宫前,母亲在马车里拉着她的手细声嘱咐道:“你爹爹入朝为官施展抱负是他的志向,但他本是桀骜清廉之人,并不愿意献女入宫以获恩宠。现如今皇后专宠,后宫之中虽然仍有独孤贵妃和崔贵妃,但却是形同虚设。纵然将来入了东宫,可这普天之下,又有几个沈皇后这般的女子,能有如此幸事,得帝皇一心一意之情?”
马车外的风雪掠过母亲的鬓角,她伸手替母亲拢了拢,淡然一笑道:“母亲放心,舒儿知道。”
母亲拍了拍她的手,面上带着几分欣慰。
种花莫种官道旁,嫁人莫嫁诸侯王。这句话里的含义,她虽年幼,却已是懂得几分。
而那时她站在甘露殿外,敛了声息仍是站得笔直,不敢挪动半分,这么一侧之间,看见那韦家小娘子已是有几分不满,一身上等的孔雀大氅在稀薄的日头下,泛着隐隐的光泽,衬得娇俏的脸蛋上越发明亮,却是带着几分不耐,“啧”了一声差点就要出口。
“太子殿下到。”
宫人细长的嗓音落在耳畔,乌泱泱的贵妇之中顿时涌现几分惊喜之色,却是压制了内心的期盼,由建宁王妃带头,向太子殿下行礼问安。
玄色的宽袍之上由金丝勾勒出繁复的龙纹,年少的太子未等建宁王妃俯身,就抬手制止了,浑厚的声音带着几分亲昵道:“婶婶何须多礼,你是长辈,自当改日适儿亲自登门拜见皇叔和婶婶才是。”
东宫太子李适,乃是当今陛下与沈皇后的独子,刚及十七本该是恣意张扬的时候,这一肩的太子之责却已是将他历练出成年的稳重,都说他的相貌像极了高高在上的天子,眉眼却是更肖皇后,笑起来带着重重的桃花色,贵胄之下添了几分清凛。
而建宁王妃与沈皇后本是闺中密友,又是同一年出嫁,既是姐妹又是妯娌,更近了一层关系。建宁王妃乃是大唐出了名的医术圣手,凡是经她手鲜有不愈的,虽然已将坊间的医馆交于他人打理,但仍是常常出诊为穷苦人看病,这般才是她心目中自有风骨的女子。
这时才见原本已经进去请示的素瓷姑姑出来,向太子行礼道:“皇后娘娘本意是在蓬莱殿接见各位郡主夫人,只因前日里下了雪,陛下担忧娘娘身体,让奴婢带着在西偏殿朝见。”
太子殿下心中了然,颔首道:“既然如此,孤先去拜见父皇,再向母后问安。”说罢步履不急不缓踏上甘露殿的阶梯,再不看向身后一眼。
又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才听见素瓷姑姑屈身行礼:“各位夫人小姐,请随奴婢来。”这些个在甘露殿外差点被冻僵的贵妇小姐们才偷偷地舒了一口气,忙不迭地跟着去往西偏殿。
甫踏进西偏殿,就感到暖意迎面而来,灰质的宫砖上铺砌着踏实厚重的地毯,看纹路像是回纥进贡的模样,屋内着了东西暖炉,掐丝鎏金的炉壁透着温热,一扫方才的严寒,只觉得微微沁出了香汗。
塌上的女子倒是不显华贵,着了件青天水墨色的襦裙,身后靠着锦缎织就的九曲回龙枕,语气轻柔,笑着招呼道:“林致,你来了。”
她的言语之间并无高高在上的压抑,让一干人等一时间轻松了不少,伸过柔弱无骨的柔夷,握了握好友的手,示意一众贵妇不必拘束,倒不像是朝见,更像是寻常的家长里短。
王舒这才知道,眼前这位并不张扬。眉眼之间温柔如水的女子,便是大唐之中最为尊贵的女子,是被当今陛下捧在心尖之上百般呵护万般宠爱的人儿。
父亲的位分不高,她也只能规规矩矩地立在帐幔外,悄悄地抬眼望去,模糊了容貌,看不清身姿,却是让她忽然间觉得,这沈皇后,确实是个世间难以企及的女子。
说不上绝佳的容貌,说不上绰约的风姿,可偏偏在那一站,就觉得太湖潋滟的湖水在眼前荡漾,一颦一笑间尽是江南女子的温润和雅然。
她想起方才在殿外遇见的太子殿下,不知道那双眼眸是否真的如他母后般,安静而温柔。只是这念头这么一闪而过,她顿时羞红了脸,暗暗恼道,竟是这般胡思乱想。
又如何得知,四年之后采选,竟是自己一举中魁,被陛下指婚东宫,成为钦定的太子妃。
丹凤门前急急地走来一个绯红色的身影,正是她曾见过的素瓷姑姑,远远便对着自己行礼道:“让小娘子久等了,皇后娘娘方才午睡刚醒,请小娘子先进宫稍等片刻。”
王舒忙回礼道:“姑姑客气,还劳烦姑姑亲自前来,实在是娘娘厚爱。”
素瓷抬眼看向面前的少女,倒还真有几分曾经小姐的模样,想来也是太子殿下相中的原因吧,只是这么一笑:“小娘子请。”
长风吹起,终究得来这长安一世的相守。
=================================TBC====================================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7-05-11 13:31:00 +0800 CST  
哈哈哈,就是任性,不过我喜欢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7-05-11 13:36:00 +0800 CST  
是写冬珠成为帝后的故事?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7-05-11 14:05:00 +0800 CST  
儿子和儿媳妇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7-05-11 14:38:00 +0800 CST  
对对对,留着小崔,让小崔怼毒蛊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7-05-11 15:10:00 +0800 CST  
番外 独孤篇
若我得不到殿下的心,我宁可孤独终老一生。

佛说缘起缘灭,原来真的是一语成箴。
延凉殿里凉风习习,盛夏的暑热在这入夜之后才终于散去,她披了一身大红色的薄纱长袍,柔和轻薄的料子着在身上,对她来说,经久多年,还是比不上铮铮的甲衣。
确实,她沈珍珠从来都是温柔贤惠婉约端庄,即便现下已是他为刀俎,也只是将封尘的往事略过,见面的时候还能笑着唤一声靖瑶妹妹,将这大明宫里最好的避暑之地让给她,连着吃穿用度的,也不曾苛责过半分,甚至越发亲厚。
若是换成别人,她独孤靖瑶还能嗤之以鼻斥一声虚伪,但是在沈珍珠面前,她这一身的傲骨却始终难以直立。毕竟是自己当初一意孤行选择这条路,选择这个男人,选择拆散他们成全自己,到最后兜兜转转,最终仍是自己孑然一身,看着他们执子之手相伴偕老。
拇指的粗糙划过金刚经的砥砺的经文,她是行军杀戮之人,何曾信过所谓的因果报应。宫里的人都说,独孤贵妃笃信神佛,是个诚心之人,入她耳中,要是让那些死在她手里的冤魂听到了,是否会觉得可笑至极。
爹爹常说,我们独孤家的子女,从来就没有胆小怕死的,只要是自己想要的,不管是什么样的手段,都要把它夺过来,只有握在手里的,才是自己的。
她前半生笃信爹爹对于独孤家的教条,厉兵秣马,横道天下,不管是独孤家助安禄山叛变,还是后来归顺大唐诛杀安庆绪,既然做了就是做了,杀了就是杀了,哪来那么多无病呻吟的如果和忏悔,只有自己才是活生生活在当下的,哪里来的为了什么天下苍生忍痛割让,在她看来根本就是多此一举,简直妇人之仁。
独孤家的人,生便是生,是轰轰烈烈洒脱恣意地生,死便是死,是金戈铁马马革裹尸的死。若是看中了,那就抢过来,管他阴谋阳谋,要便是要了,夺便是夺了,管他帝王将相,管他哪路神仙。
她以为,李俶也是一样。
当初那么遥遥相望的一眼,那个风姿俊朗的少年儿郎就刻在了她的心头,入了她的心里。她也曾犹豫迟疑过,可是在再度重逢时,那些蠢蠢欲动的念头越发强烈,她那么渴望的那个男人,纵然已经是他人的夫君,可又如何?哪个王孙公子身边没有三妻四妾?就算不是她独孤靖瑶,自然有别的女人,更何况李俶身边从来不止一个沈珍珠,不是还有个崔彩屏吗,多她一个又何妨?
她是独孤靖瑶,是独孤家第十三代的传人,手里握着的是独孤家的兵权和金山,只要有这两样在手,哪个男子不会心动,不会对自己趋之若鹜?
她收下麒麟令的时候,意味深长地问道,你真的要用麒麟令换我去你的夫君身边吗?
当初的沈珍珠尚不知何意,笑着说自然。
而她的心底,却是笑得颇为勉强,因为她心里清楚,这一步跨出去,交出的不只是独孤家的兵权和金山,还有自己的心和余生。她想用兵权和金山换的是广平王府的地位,想用自己的心和余生换的是自己的夫君。
她不信李俶不明白她言语之间的情谊,他是从小就生活在刀光剑影如履薄冰的宫闱里的皇长孙,以他那般的聪慧和才智,如何不知道她待他的心意,所以才会有诸多的回避,回避两人的独处,回避和她的肌肤相亲,甚至在成亲之后,就连一次,都没有。
可是当时的自己不明白啊,既然你回避,好,那我就索性挑明了,让你避无可避。
她把自己放在李俶的面前,堂堂正正地表白自己的情谊,堂堂正正地要求他给予自己回应,却听见他叹息一声,你确定不会后悔吗?哪怕将来就算我娶了你,也不过是将你束之高阁,让你虚度半生也不后悔?
后悔?可笑,她独孤靖瑶认定的人,认定的事,怎么可能会后悔?何况她不信,她怎么可能比不过沈珍珠?她手里握着兵权,握着金山,握着足以支撑他登上宝座的一切,她相信自己的容貌,自己的才智,绝不会在沈珍珠之下,她怎么会赢不了沈珍珠?
怎么会?
怎么可能?
然而这么恍惚间的一瞬,独孤靖瑶有些出神地遥望着延凉殿外满池的莲花,冰凉手指抚上自己的脸颊,鬓边的华发依旧,挽着他喜欢的发饰,却是伊人对镜独自梳妆。
在和离前的那几日里,也是在这样一个夏夜里,因着素瓷的事,他终于踏入了她的闺房,然而也不过是为了道这一句歉意,喝这一杯茶。
她的心随着他的手指在煎熬,她也在犹豫,也在迟疑,总想找出些李俶待她的好处来,让她能狠不下心。
她颤抖着问他,到底是哪里比不上沈珍珠?为何偏偏入不了他的心?
然后她听见李俶说,我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好与不好,只因我从未将世间的其他女子与她比较过。
是了,他心心念念的只有一个沈珍珠,竟然从未将天下其他的女子放进过眼里,从未将自己放进过眼里。
她不甘心啊,如此地不甘心,却只能咬紧了下唇,陪他将这一杯已经凉透的茶水一饮而下,在她的心上灼伤了温度。
得不到吗?她不信,就算把沈珍珠逼走都得不到他李俶的心。她可以长夜长夜地陪在他的身边,却从来只看见他转过身匆忙的背影,和恭敬疏远的一句,你先自己歇息吧。
即使在军营之中,仍是那么不远不近的距离,比生人多一步的熟悉,却比熟悉多一步的陌生,甚至连待其他将士的亲近都不如。
她在愁思冈遇到高月明,看到她还是经年的模样,虽然已经离开四载,却一如当初在广平王府时的容貌,那副他念念不忘挂在书房的画像,那个他念念不忘刻在心头上的人。
那个时候她第一次觉得绝望,原来就算她把沈珍珠逼走,就算她陪在他的身边,但仍是留着她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俩的牵挂和思念。
佛说,我愿化身石桥,历经五百次风吹,五百次日晒,五百次雨打,只求她从我面前走过。
不管沈珍珠是否爱上他人,不管是否早已嫁做他人妇,不管是否早已舍他而去,而终究在李俶心里,沈珍珠就是那个只求安然在面前走过的人。
只是那么匆匆的一瞬间,在千军万马之前,在天地风云之间,他的眼里,只有她一人,穿山过水而来。
册立大典上,她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大殿之中,周围是俯身而下的宫人,只余她一人,捧着册封贵妃的圣旨,淡然地转过身吩咐道,收起来吧。
收起来吧,这些该有的不该有的绮念。
现如今,到最后,她捧上了一切,换来的也不过是这么一个虚名望。
可就算输的一败涂地,她仍是独孤靖瑶,仍然站立的是独孤家的傲气。
她倔强地不肯承认的,唯独想要保留给自己的,是那么一点尊严和骄傲。
他们谁都不曾为难她,李俶不曾,沈珍珠不曾,因为于他们来说,她不过是这么一个存在,安静地就像御花园里的花朵一般,开与不开,谢与不谢,都与他们无关。
=======================TBC========================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7-05-11 16:02:00 +0800 CST  
其实压根没想好写什么,想到那些到哪,想写什么写什么╮(╯▽╰)╭任性没办法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7-05-11 16:03:00 +0800 CST  
就四个字:虐死独孤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7-05-11 16:07:00 +0800 CST  
文笔真好!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7-05-11 17:17:00 +0800 CST  
虐死毒菇***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7-05-11 17:44:00 +0800 CST  
盖楼盖楼,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7-05-11 17:52:00 +0800 CST  
虐毒蛊啊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7-05-11 18:53:00 +0800 CST  
我喜欢这种任性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7-05-11 19:03:00 +0800 CST  
楼楼文笔很好~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7-05-11 19:21:00 +0800 CST  

楼主:阿暖的楼阁

字数:694566

发表时间:2017-05-11 21:3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2-24 00:54:05 +0800 CST

评论数:569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