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渊浅】 缓缓归

新人拜吧。
本人中年老阿姨一枚,是个对新鲜事物不感冒的无趣的人。三生三世已开播一年余,我才刚刚看完,没想到却被师父圈粉了。
在吧内混迹良久,拜读过许多大神的神作,一时手痒,也想写一篇我自己心中的文。
开这个坑的原因主要还是怨念那句文案——
“等我。”
“等你干什么?”
“等我再世重生,与你共续前缘,同看十里桃花。”
唐七最初的设定,墨渊夜华是一个人,所以才是三生三世。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硬生生改成了两个,这句经典的文案也删掉了。正文只剩下墨渊的那句“等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以楼主就开了个脑洞,把这句“等我”换成是女主对男主说的,男主变成了那个等候的人。

发文之前,首先感谢《生生世世只为你》的作者微笑的月见,感谢她为我提供了灵感。我的文中有部分情节与她撞梗,她很大度地与我分享,还在写文时给了我很大鼓励。因为是同人文,构思我能想到的大家都能想到,估计跟不少人都有撞梗和情节上的重叠,在此一并感谢。有不到之处可以私信给我,再次感谢!
其次,吧内我最喜欢的两篇作品分别是颜如昔的《寒夜词》和七月雨荷柳未央的《桃之夭夭》,感觉比原著写得还好,大爱。我写文时可能或多或少受了二位大神的影响,在此一并感谢并致敬!
最后声明一点,阿姨我文笔很渣,平时很少有空闲时间,所以更文时间不定,也许每日,也许隔两三日,每更字数也不定,也许这天只有十分钟时间,写一小段就发上来了。所以,介意者慎入,不喜者轻喷,谢谢!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2 17:18:00 +0800 CST  


听说二楼要敬师父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2 17:21:00 +0800 CST  
本文接三生三世原著,从夜华在狐狸洞前苦等白浅七天、擎苍破钟而出写起。本文基本遵从原著,也会借鉴一少部分电视剧情节。枕上书、菩提劫所有设定与本文无关。阿姨很懒,而且是取名废,本文会借用一些作品中的人名,仅仅是名字,大家不要带入情节。
好了,下面开始上文。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2 17:24:00 +0800 CST  
一、烟云散


若水河下视茫茫,一派滔天白浪,半空中压着沉沉的黑云,河心的东皇钟散发出诡异的红光,伴着浓重的煞气。河畔的土地见着这一幕,惊白了脸,这是擎苍要突破封印的征兆。正欲向九重天传信,只见天边快速飞来一白衣绝美女子,正是青丘白浅上神,她感知到三百年前加诸在东皇钟上封印擎苍的仙力有异动,顾不得与夜华再有什么争执纠缠,匆匆赶来。
可惜还是略迟了一步,擎苍已经破钟而出,看着白浅放声长笑:“这钟上没有墨渊的元神压制,你以为还能困得住我吗?司音,墨渊怎么没来?你们师徒将我锁在东皇钟内七万余年,今日,我就连本带利一起讨回来!”言罢,伸手召出方天画戟兜头砍下。白浅冷声道:“对付你,我一人就够了,哪里用的到我师父!”一展玉清昆仑扇,迎头而上。半空中,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快速转动,只一盏茶的时间,两人已交手数百招,犹自不分胜负。
此时,夜华也已赶到,一面让土地速去九重天求取援兵,一面紧张地盯着白浅,伺机加入战局。两人又过了数百招,白浅手下招式虽精妙,但与擎苍的方天画戟对上还是吃亏,时间一长,渐渐透出力不从心之态。那边擎苍心里也是焦躁不安,没想到短短几百年过去,白浅修为精进神速,一时间竟久战不下,旁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夜华,看来若不速战速决定然讨不到好去。心下一急,手上力度猛然加大,白浅一时不敌,左臂上被方天画戟带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一幅袖子登时被鲜血浸透。见此情景夜华大喊一声“浅浅!”,提起青冥剑就冲了上来,剑花翻飞缭绕,将擎苍凌厉的招式尽数接下。有了夜华的加入,白浅压力大减,两人一刚一柔,配合默契,渐渐占了上风。擎苍心下烦闷渐增,见下方若水河畔增援的天兵已至,虽也来了不少翼兵,但被天兵团团围住,有心速战速决,奈何左支右拙,数次想脱身遁走都不得机会。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2 17:25:00 +0800 CST  
夜华看出擎苍初呈败像,招式上后力不续,向白浅望去,两人只一个眼神交流便已明了,除恶务须尽,今日定需将擎苍彻底诛杀,否则后患无穷。夜华猛然冲上去,卖了个破绽,擎苍的方天画戟下一刻就到了面门,夜华不退反进,右侧空门大开,直直迎了上去,方天画戟深深刺入了右肩。甫一得手,擎苍暗叫不好,来不及有下一步动作,只觉后心一凉,一束青光透胸而出,慢慢低头看去,只见白浅立于身后,玉清昆仑扇化扇为剑,从后心刺入,自前胸穿出。下一刻,青冥剑携风雷之势,重重划过擎苍前胸。
擎苍满面的不可置信,握着方天画戟的双手一点点松开,最终脱力从云端跌落,重重跌在河岸上,白浅夜华也慢慢自云头降落,警惕地将擎苍围在河畔。
擎苍长笑三声,笑毕长咳了一阵,勉力撑起半个身子恨声道:“今日败给你们两个小辈,本君不服,若不是破出东皇钟损耗我太多修为,元神又为孽子所伤,本君绝不会败!”
夜华捂住肩上伤处,冷然道:“终究是你败了!”
话音刚落,只听一声巨响,东皇钟爆出血色一般艳红的光,释放出滚滚红莲业火燃遍天际。夜华猛然抬头,惊怒交集,“你在这钟上动了什么手脚?!”
擎苍躺在尘土之上哈哈大笑,脸上带着莫名的快意:“你们想晓得,为何我动也没动东皇钟,它却能开启?哈哈,本君不过用了七万年的时间,费了一番心思,将我的命同东皇钟连在一起罢了。若我死了,这东皇钟便会自发开启,这四海八荒都会为本君陪葬!”
“你疯了!”夜华冲擎苍怒喊,“你连翼族千万子民的性命都不放在心上,你根本不配做翼君!”
擎苍却不再理他,转头看向白浅,脸上笑意愈发欢畅,“墨渊怎么还不来?我倒想知道凭他如今再次祭了东皇钟,还能不能回来!”说着说着,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终是化作一缕黑烟,魂飞魄散。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2 17:26:00 +0800 CST  
白浅闻言瞬间脸色惨白,全身微微颤抖,不,绝不能让师父再次生祭东皇钟!抬头望去,东皇钟已完全开启,红莲业火似要噬灭天地,修为低的天兵翼兵被不断卷入钟内,惨呼声不绝于耳,若水河畔瞬间化为幽冥地狱。仿佛七万年前噩梦重现,白浅登时下了决心,口中默念法诀,合身扑向那一团红莲业火。
“浅浅!不要!”夜华猛然扑上前去,却被天枢和伽昀死死抱住,“浅浅!”夜华满脸绝望,徒劳地伸手喊道。
白浅身在半空中顿了顿,却再没有回头看夜华一眼,转而向昆仑虚的方向深深一望,“师父,你要好好的,这次,就让十七来吧。”再不犹豫,化作一道白光,向东皇钟飞去。
东皇钟瞬间爆出刺眼的白光,发出一声悲鸣,仿若地底传来的恶鬼噬魂声。下一刻一阵更加刺目的白光闪过,东皇钟瞬间炸裂开来,化作无数碎片,砸落在若水河中。
“浅浅!!”夜华嘶声喊道,可再没人能回应他了,只剩一缕缕清灰缓缓飘落,旋即随风而散。
“姑姑!”凤九与东华帝君刚一赶到,就看到了最后一幕,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白浅祭了东皇钟。“姑姑!姑姑!你在哪?帝君,你快救救姑姑,她人去哪里了?”
东华帝君素来没有表情的脸上满是哀伤,“九儿,你姑姑她,生祭了东皇钟。”
“你骗人!骗人!姑姑若是以元神祭了钟,仙体会落下来,可她人呢?姑姑一定没有死!”
“九儿”,东华帝君似不忍再说,伸手揽过凤九,将她抱在怀里。“九儿,东皇钟在未完全开启之时,以元神生祭可令其关闭,但若完全开启,单凭元神是不够的,那红莲业火需以仙体为祭,方可平息。”
凤九猛然抬头,重重推开东华帝君喊道:“我不信!你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信!我要去找阿爷阿奶,找墨渊上神,他们一定有办法救姑姑!”话音未落,全身一软,昏倒在地。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2 17:26:00 +0800 CST  
昆仑虚内,正在闭关的墨渊突然觉得心脏一阵剧烈的绞痛,痛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蓦地一口鲜血喷出。体内真气横冲直撞,墨渊顾不得许多,勉力起身走出清虚洞。耳边传来东皇钟的悲鸣,墨渊身形一晃,被匆匆赶来的长衫扶住,“师父,是东皇钟,擎苍突破封印了。”墨渊强忍着胸口剧痛,黯然道:“来不及了,已经有人生祭了东皇钟,我得去若水河看看。”抬手捻了个诀,向若水河飞去,长衫连忙跟上。
到达若水之滨,只见河畔已聚集了不少人,各个面带悲恸,夜华跌坐在地,眼神空洞,的面若死灰,东华帝君怀中抱着昏迷的凤九,满面痛色,白衣白甲的天兵在河畔跪了一地。见墨渊来了,大家自觉地给他让开一条道路。见了这一幕,墨渊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环顾四周,却没见到他想见的人。犹豫再三,终是艰难地发问,“是谁?”
没人回答他,众人纷纷低下头,无人敢与他对视。见此情景,墨渊心中的答案几乎呼之欲出,但仍是抱着一丝希望颤声问,“是谁?”
东华帝君深深看着他,嘴唇动了动,硬下心肠开口道:“是白浅,擎苍破钟而出,东皇钟完全开启,她以禁术毁了东皇钟。”东皇钟为墨渊所造,没有***他清楚内里乾坤,东皇钟完全开启后如何令其关闭,又如何平息红莲业火,旁人自是不用多言。
墨渊自东华说出白浅的名字后,就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心中早就知道了答案,坚持追问不过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可终究是自欺欺人罢了。茫然四顾,天地间只余寸寸劫灰,终是烟消云散。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2 17:27:00 +0800 CST  
第一章完


抱歉,一上来我就让白浅挂了,而且挂的连渣渣都不剩。。。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2 17:31:00 +0800 CST  
二、向来痴


据史籍记载,皓德君十三万三千三百八十五年,翼君擎苍破出东皇钟,如今的天君也就是当时的太子夜华与青丘女君白浅,合力击杀了破钟而出的擎苍,谁料到那擎苍当真是个不世出的人才,竟将自己的命与东皇钟连在一起,擎苍身亡后东皇钟自行开启,东皇一出,万劫成灰,眼看四海八荒要毁于一旦,在此关头,白浅上神生祭东皇钟,东皇钟平息怒火,天下太平。战后老天君以太子广得人心、足可担当大任为由,于皓德君十三万四千八百六十二年传位于太子夜华。
史籍记载到此结束,但四海八荒内关于这一战还是留下了许多传说。有说青丘白浅上神实为难得的大义奇女子,只身封印东皇钟,在被钟体噬尽修为前,强撑着施展术法,将那八荒神器之首的东皇钟毁去,可叹却落得个形神俱灭,连仙身都不曾留下。有说太子夜华在战后归隐于东荒俊疾山,自请做一守山山神,还是老天君及太子生父母一同前去,苦苦相劝,才将其请回九重天。还有说当日昆仑虚的墨渊上神强行出关,匆匆赶至若水河畔,在岸边伫立了七日七夜,尔后回了昆仑虚,闭关千年。
然而,无论是九重天文官手中最正统的史籍,还是流传于四海的传说,都随着时间的消逝,渐渐掩埋在了若水河无尽的泥沙中,再无人刻意提起。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3 14:11:00 +0800 CST  
皓德君十三万四千八百六十二年,九重天。
明日就是新天君夜华的继任大典,九重天上司礼的一众仙官均忙得脚不沾地,一项项核对着典礼繁复的流程,而此时最应该紧张准备明日大典的太子殿下却没知会任何人一声,隐匿踪迹去了昆仑虚。
在昆仑虚书房内与墨渊默默对坐了良久,夜华终是出声,“明日我将要继任天君了。”
墨渊闻言并未改变姿势,连面上的表情也无一丝波动,只轻轻摩挲着手中的茶盏,良久方回道:“如此,甚好。”
夜华紧盯着案上的茶具,仍未抬头,自顾自地说道:“我亦有我自己的责任,这四海八荒的太平得来不易,我需为她守着。”
那个她是谁,两人心知肚明。多年来天族众仙皆知,她的名字已成禁忌,尤其在那几个人的面前是万万不能提的。此时由当事人提起,换来两人间又一阵沉默。
又过了一盏茶时间,终是由墨渊打破沉默,“那九道天雷、八十一道荒火的大业甚是凶险,你若要以一己之力尽数担下,怕是会伤及根本。”
夜华惨然一笑,“就连上神也要劝我迎娶天后么?前日种种因,今昔种种果,这都是我往日行事的报应,须怨不得别人。”
墨渊点点头,不再言语。
两人静默片刻,夜华慢慢起身长揖,“今日多有打扰,若上神无事,我便回去了。”
“慢走。”墨渊抬手淡淡道。
夜华抬脚行至山门,顿了顿复又回转,却折路去了后山莲池,在池边默默站了一刻钟,方才下山而去。待夜华离去,墨渊的身影自假山后转出,望着夜华的背影,终是无声地一叹。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3 14:12:00 +0800 CST  
翌日,新天君继任大典,夜华成为历任唯一一位未纳天后的天君,独自一人承了那九道天雷、八十一道荒火的大业,典礼结束后虽面色苍白却还是稳着步履,一路行至一揽芳华。众仙皆赞不愧是父神嫡子,修为深厚。然众人有所不知,那天雷荒火却也不是虚设,实实在在伤了心脉,夜华硬撑着走到一揽芳华已是强弩之末,刚到殿内就吐血不止,昏过去前却还记得要奈奈不得声张。待他悠悠醒来已是半个月后,只见他父母、三叔连宋皆围在榻前,他的母亲乐胥娘娘满面凄苦、声泪俱下地数落他不知爱惜自己,此次多亏了墨渊上神前来为他渡仙气疗伤,又送来特制的仙丹,才能这么快醒来。他只是默默无言地听着,身上的伤痛好了十之七八,他已是天君,身上已担了责任,要守护着四海八荒的太平,为她,也为天下苍生,再没理由在这一揽芳华偷得浮生半日闲了。
如此过了两万余年,天君夜华励精图治、勤于政务,在他的治理之下,难得呈现出了四海升平、欣欣向荣的景象。但四海八荒内难免还是有那野心勃勃之辈,远在南荒的夜枭族一直是个不可忽视的隐患,以前只是小打小闹骚扰骚扰梵音谷,在天族的压制调停下倒还守己,但后来却越发不把天族放在眼里,最近一次直接将天族仙使赶了出来;魔族在神魔大战后休养生息,近些年很是恢复了些元气,颇有蠢蠢欲动之势;远有外患,近有内忧,龙族内部的糟心事也是不少,天族各分支日渐坐大,其中有几个分支首领愈发不将九重天放在眼里,言语间多少有些不敬。为平衡各方势力,夜华没少费心思,常常通宵议事、批阅文书,甚是耗神。
然而最令人担心的还是那魔族。近两年魔族越发不安分起来,朝堂之上谏言天君联姻以安抚四海、巩固君位的呼声越来越高,虽说各个部族及天族分支打着什么主意,彼此心知肚明,但稍有见识的神仙都知道,天君后宫一直空置,特别是天后之位高悬,终究也不成道理。以往类似的提议都被天君夜华或严词拒绝、或婉言推脱,但这一次,这桩旧事怕是再推不得,终要提上台面了。


第二章完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3 14:13:00 +0800 CST  
今天暂时就这么多啦,楼主码字去了,明日下午奉上第三章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3 14:14:00 +0800 CST  
其实这篇文没什么新颖的构思,挺小白的,没有悬念没有伏笔。亲们只要看看我发在1楼的那句文案,就都知道后面的剧情发展了,完全不需要剧透。写这篇文主要还是对唐七删掉的这句文案有执念,算是我为了一句话写了一篇文吧。本文短篇,基本不虐,结局必须HE,请大家放心。
楼主文笔虽然渣,但却是一个强迫症患者,要是没灵感或写得连自己都觉得不满意,就不会发上来污了大家的眼。更文速度肯定会慢,还请各位亲多多包容。
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3 14:28:00 +0800 CST  
三、昔时因


九重天上的神仙皆知,天君夜华有个为他巴心巴肝的好娘亲。自天君在朝堂之上答应了群臣纳天后的奏请后,乐胥娘娘遂应下了选后的重任。若说这活计,虽不艰辛,难在要先将四海八荒内优秀的未婚女仙筛选一番,再根据家世、仙阶、容貌、品行等等多番考究。尤其是家族背景这一项,因是天后,且联姻目的是为了稳固天族势力、震慑四海,令那些存有异心的外族不敢轻举妄动,故而甚是费神。
待到初初筛出一十二名人选,已是三个月后。天君继任时未娶天后,后宫空置两万余年,此次虽同意纳后,但天君本人却是丝毫没放在心上。乐胥娘娘将整理成册的十二名女仙资料极郑重地呈给天君,结果夜华只淡淡一瞥,便随手置于书案一角。
如此又过了半月,乐胥娘娘终是忍不住,摆驾天君寝殿玉清宫。乐胥娘娘甚慈爱地先叙了会儿家常,话题终于转向今日前来的目的。“那些女子中,可有我儿中意的?”
“哦,近来事务繁多,我还没来得及看。”
眼见他的母亲又是满面愁苦,夜华大感头痛,“我现在就看,母亲请稍候。”
一目十行地看过这些资料,夜华沉吟半晌,“这些女仙都很好,可天后需得能让群臣信服,且我们的目的是要稳固当下的局势,天后的母族自是越强大越好。如此看来,天后应该从龙族、凤族或魔族中选择。”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4 15:58:00 +0800 CST  
乐胥娘娘点头道:“兹事体大,具体人选和事项你还需慎重。我看那东海的缪清公主就很不错,原本就与你有渊源,又对你一心一意;或者是魔族的紫苏公主也很好,如果有她从中平衡,魔族今后定不会轻举妄动。”
夜华将手中资料又翻了翻,“我看凤族的蝶衣公主是最合适的人选,其父是凤族帝君,辖地东荒之东三万余里,向南与魔族领地接壤,族人善战,魔族多年来均是被凤族牵制;公主本人现今六万岁,已是上仙阶品,承天后位想必能令四海信服。”
乐胥娘娘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你当真要选这个凤族公主?不再考虑考虑别人吗?”
“母亲为何如此说?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乐胥娘娘面上竟透出些许凄然,“罢了罢了,既是你的选择,我又怎会反对”,伸手幻出一幅卷轴,“这是蝶衣公主的丹青,你且看看吧。”
夜华心中隐有不安,慢慢接过卷轴展开。画师丹青妙笔,所绘人物甚是传神,只见画上之人螓首蛾眉,美目盼兮,一颦一笑顾盼流转,竟有几分白浅的神韵。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4 15:58:00 +0800 CST  
夜华心下剧震,多年来刻意深埋心底的记忆瞬息翻滚上来,毫不留情地将他吞没。过了许久,夜华才回过神来,小心收好画像,抬头见乐胥担心地看着他,遂勾了勾唇角,“母亲,就是她了。”
“夜华”,乐胥娘娘悲伤地看着他,刻意忽略他此时面色苍白的脸,“那不是她,你又何必。”
“母亲请放心,我知道不是她,自她之后,我眼中再无世间任何女子,天后是谁,于我而言并无不同。但总要找一个能与我同进退、一起守护天下的人,她是最合适的。”
“那好罢,你既已决定,改日我请你师父慈航真人去为你提亲。”
待乐胥娘娘走后,夜华怔怔出了会儿神,悄悄去了一揽芳华,坐在昔日榻前,夜华伸手幻出那副丹青,手指轻轻拂过画上女子的眉眼,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溢出唇角,“浅浅”。
直坐到掌灯时分,夜华方才起身,离去前细细看了寝殿一番,唤来奈奈,下令从此将一揽芳华封殿,任何人不得进入。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4 15:59:00 +0800 CST  
慈航真人得了乐胥娘娘所托,择了个良辰吉日前往凤族提亲,凤帝辛夷礼数周全地接待了慈航真人,双方相谈甚欢。夜华在做太子之时便已声名远扬,辛夷帝君甚看好这个天资卓绝的青年,此次天族诚心来提亲,两人也算门当户对,遂一口应下了这门亲事。
双方既已同意,因群臣反复谏请,言道天君应尽早完婚以安四海之心,此乃道义伦常,故在双方敲定大部分细节后,夜华同意将婚期定在来年二月初二。此时距离大婚尚有半年,九重天上一众礼官便开始忙碌起来,依照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徵、请期、迎亲,一项项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天宫广发喜帖,昭告四海八荒,遍邀天下众仙。
躲过一波波前来道贺的仙人,夜华携了喜帖独自一人去往昆仑虚,请仙童通报后,望着巍峨的山门,一时思绪万千。
不多时,长衫亲自来迎,引夜华来到后山莲池,墨渊正在池边抚琴,见他到了,手下微微一顿,示意他就座。长衫为二人奉上茶水,告退离去,池边二人相顾无言,只余琴音袅袅。
“大哥”,良久后,夜华终是艰涩地开口。
闻得这声“大哥”,墨渊手下一颤,终是停止拨弄琴弦,抬头望向夜华。
“大哥,我就要成亲了。”
“嗯,听说是凤族辛夷帝君的嫡女。”
“大哥可愿意来喝上一杯喜酒?人道长兄如父,我想与蝶衣为您敬杯茶。”
“好,大婚之日我一定去。”看着夜华期待的眼神,墨渊终是缓缓点头,“夜华,夫妻缘分得来不易,望你莫要相负。”
“大哥请放心,凡事我自有分寸。”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4 16:00:00 +0800 CST  
墨渊点点头,手中琴音又起,却是一曲忆故人。一曲终了,见夜华未有离去之意,遂看向他,面露询问之色。
夜华神色怅然,翻掌幻出一物递向墨渊,却是那自两万年前大战擎苍后就失踪了的玉清昆仑扇。墨渊面色剧变,琴声戛然而止,慢慢伸手接过扇子,触手生温,恍如昨日,眼前似乎又闪过那个俏生生的身影,眉目如画,英姿飒爽,纤纤素手拈了几支桃花,眼中含笑……
“大哥”,夜华出声将墨渊思绪拉回,“当年,浅浅生祭东皇钟,形神俱灭,只留下了这把扇子。这些年我一直怀着私心,只欲留点念想给自己。虽然我从未承认,但浅浅心思一直不在我,她爱的人是你,所有人都知道她爱你爱得连命都可以不要,却只有她自己不明白。以她那不愿亏欠别人的性子,当初肯与我定下婚约,大概因着分不清什么是感激、什么是爱罢了。后来她得回记忆,我便知我和她再无可能。那日擎苍开启东皇钟,原是巴望着能拉你陪葬,却万没想到浅浅为你甘愿赴死。临去前,我那般唤她,她却只是望着你昆仑虚的方向。自她去后,我日日盼着她能托梦与我,哪怕只看上一眼也好,却从未如愿,想来她对我还是存了怨怼,不能原谅我。如今我即将大婚,实在没道理再把她的东西据为己有,若她在天有灵,定是愿意这扇子陪在你身边的。”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4 16:00:00 +0800 CST  
墨渊垂首不言,面上神色晦暗,不辨悲喜,只伸手轻轻拂过扇面,似往日轻抚那人发顶,眼角却微微有水光渗出。
想说的话既已说过,见此情景,夜华起身告辞,“大哥,我就先回去了,你,多保重罢。”
转身走出几步,夜华又站定身形,却未回头,语气怆然,“我知大哥对我当年之事尚有心结,世人皆道我是她的情劫,但焉知她也是我的劫。”
不知过了多久,待墨渊回过神来,夜华已离去多时。伸手轻按琴弦,凤求凰悠悠响起。曲罢,墨渊抚过玉清昆仑扇,“十七”,一声轻叹伴着喃喃低语,“你亦是我的劫。”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4 16:01:00 +0800 CST  
天君大婚如期举行,四海来贺,八荒同喜,这场声势浩大的婚礼在多年后仍是众仙闲暇时的谈资,众人盛赞此乃龙凤呈祥、皆大欢喜。婚后第二日,新婚夫妇拜见新郎长辈,磕头奉茶,大家这才见到新娘真容。凤族的蝶衣公主果真如传闻一般,容颜秀丽,风姿无二,只墨渊在看到那公主时,有着片刻的失神,方到此刻,他才明白他那胞弟为何会娶了她,那公主眉眼间竟与白浅有五分相似。
既已完婚,前来观礼道贺的众仙便逐渐散去,墨渊与夜华道了别,启程回了昆仑虚。是夜,墨渊寝殿烛火未熄,断断续续的凤求凰响了一夜。翌日,墨渊封印玉清昆仑扇于昆仑虚下。


第三章完

楼主 诸葛子渊  发布于 2018-03-24 16:02:00 +0800 CST  

楼主:诸葛子渊

字数:84592

发表时间:2018-03-23 01:1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1-12 14:25:24 +0800 CST

评论数:133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