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渊浅】天族野史——墨渊分册

追剧站不幸错了队,实在憋屈不过,夜华的爱怎么能比得上师父博大深厚呢?哎,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想写写一篇墨白,一定是he的,大家放心,不过人设可能会崩,这我就不负责了,重要的是脑洞!脑洞!脑洞!发糖!发糖!发糖!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16 15:41:00 +0800 CST  
有人想看吗?先写一小段,文笔不好啊,纯粹自娱自乐!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16 15:43:00 +0800 CST  
午夜时分,司命星君放下手里的运部册子仍然辗转难眠。一闭上眼全是青丘小殿下娇媚的身影。回想她在凡间思慕帝君楚楚可怜的样子甚是心疼。但那拼了性命为帝君当箭的情景又不知怎地让司命心里酸酸的。哎,今天又跑来说要陪帝君应劫,想到这里司命星君再也躺不住,坐起身来转到院子里走走。
不知不觉走到帝君寝殿的廊下,发现里面竟然烛光摇曳,影影绰绰看见一个修长的背影晃动了几下,难道是帝君他老人家竟然还没休息。司命星君不由自如地迈上了台阶,听得里面两声悠长的叹息声。正在犹豫是不是要进去,便听见里面一个低沉磁性的嗓音传来“进来吧。”司命忙疾步上前,躬身施礼“小仙参见东华帝君”。那坐在软塌上的人眼也不抬,心不在焉地挥了一下手,另一者手却不停地把玩揉捏着手里的一个红色的狐尾吊坠。司命一看便心下了然。
拱手道“听闻青丘的小殿下不知从哪里听得帝君您老人家要应劫,非要日日来太辰宫被您啊。”
“是啊,”帝君点了点头说道“她明日里还说要她那青丘的姑姑亲自上门来提亲。”
“小仙明白帝君的烦忧”司命道“您不能答应这桩婚事。三生石的是天族机密不可外泄,青丘的人又不好直接得罪”。
帝君歪过脸瞟了司命一眼没说话。
司命又凑近了一些小声道“小仙倒是有一计,能让小殿下彻底断了这份念想。”
“是吗?”帝君不由得抬起眼道“说来听听。”
“咳咳”,司命清了清嗓子“帝君你可还记得昆仑墟的墨渊上神。”
“当然记得,父神嫡子,天族战神,四海八荒谁人不知啊。可是想当年我们在水泽宫的一起学艺的时候少绾总是笑他娘炮,哪里有什么战神的威风啊!”说到这里帝君微微撇嘴笑了一下。
“是啊,是啊,怎么能和帝君您老人家比呢?”司命接着道:“小仙听说,当年您渡劫的时候可是把妙义慧明境赠与了那墨渊上神?”
“确有此事,我那时思忖天族圣物交由他保管究竟是最妥当的。哎。可惜七万年前他竟以元神生祭了东皇钟,如今已经身归混沌了。也不知那镜子去向如何。”
“招啊,墨渊上神已经身归混沌了啊!身归混沌了啊!”司命不停地附和着。
“司命,你究竟想说什么?”帝君瞅着司命有点怪怪的样子。
“小仙就此斗胆献上一计。”司命鼓足勇气上前耳语道,如此这般这般。。。。。。
还没等司命说完,帝君就从榻上一跃而起,怒斥道“住口!”
司命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您要想想青丘的小殿下的幸福啊!还有青丘那个难缠的姑姑啊!”“三生石上没有。。。”
“住口”,帝君再次打断司命,“你给我退下!”
司命一边诚惶诚恐地倒退出寝宫,嘴里一边嘟囔着“话本子我已替您写好了,小仙随时候着您召见。 ”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16 15:52:00 +0800 CST  
有人想看吗?想看我就继续写,不想看我就真自娱自乐了。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16 15:55:00 +0800 CST  
翌日上午,果见两个样貌非凡的翩翩仙女来到九重天。前面一个穿着粉色衣衫的女子拉着后面一个青色衣衫的女子急匆匆地往前赶着,嘴里还嚷着“姑姑快点,快点啊。”天宫里的近卫,宫娥早就熟识青丘白浅、凤九这姑侄俩了,没人敢有分毫阻拦。凤九一路忐忑奔向太辰宫,白浅却有点心不在焉。一来是听折颜那个老凤凰说师父快要回来了,不禁心中千丝万缕,总也不踏实。而来,背着二哥来给小九提亲,又怕二哥责怪,但实在拗不过凤九央求了一夜,算了,就帮帮这个小妮子吧。
凤九三步并做两步就拉着白浅来到了太辰宫。帝君呢?凤九一边在院子四下张望着,一边直奔帝君的寝殿。白浅在后面拽着她的袖子道“你倒也是矜持些啊,青丘帝姬需有些风度才是啊。”两人拉扯着已经站到了帝君寝殿的门口。迎面看见司命笑吟吟地走出来,一拱手“姑姑,小殿下,可是来找帝君的啊?”还没等回话,司命又接着说“不巧,帝君他老人家正在沐浴,二位先在廊下小坐片刻吧,我这就去命人奉上茶点。”说完他便头也不回地走了。等了半个时辰,白浅终觉得坐着甚是无聊,便想起多日没见团子了,不如趁此时去洗梧宫看看他,于是也起身走了,终落得凤九一个人在院子里发呆。
凤九毕竟年轻耐不住性子,推了寝殿的门独自晃了进去。但是寝殿里竟空无一人。帝君呢?凤九的目光在屋子里转了一大圈,最后落在了屋角处的一个隐蔽的屏风。那屏风后竟隐者一扇小门。凤九心道:“我来了太辰宫这么久怎么没注意这里呢?”她慢慢走到近前,发现那门上坠着细细密密的珠帘,隐隐从门里飘出阵阵的檀香味。门后的一个朱漆凤鸟的衣架上散落着帝君常穿的那件紫色的外袍。凤九不觉一阵面红心跳,莫非帝君正在此沐浴吗?“进是不进好呢?”凤九想着在凡间与帝君鸳鸯戏水的欢情,不禁咬咬牙,心道“怕什么,反正已经做过我的夫君了。”便蹑手蹑脚潜了进去。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16 17:56:00 +0800 CST  
谢谢各位捧场,今天就到这里了,吃饭去了。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16 17:57:00 +0800 CST  
这屋子里果然有一个汉白玉栏杆的大池子,但池子里只见一汪碧水上飘着零零星星几瓣桃花,却不见帝君的影子。靠墙还立着一个桃树枝做的衣架。上面平平整整地挂着一件雪白的深V领的袍子。凤九盯着看了几眼总觉得有几分眼熟,但又不是帝君的衣服,一时也想不起来便继续往里屋走。那越来越浓的檀香味就是从里间的屏风后飘出来的。屏风后果然有个一头银发散落腰间的高高大大地男子穿着一身素白色的中衣背对她立在那里。那无疑就是她心心念念的帝君了。帝君站在一大束灼灼盛放的桃花前,悉心地整着花枝,喃喃自语道“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难道帝君一个人在这里赏花吗?人面桃花?说这。。。凤九思忖着刚要开口唤帝君,便听见帝君悠悠地沉吟道“墨渊,一晃你已经走了七万年,你可知我这些年过得有多孤寂吗?”
凤九一下子愣在那里,再抬眼看,那桃花后竟供奉着墨渊上神的牌位。
眼见帝君一手摩挲着那牌位上的名字一边说道“虽说我们当年一起立誓,为守护这四海八荒的万世太平,必无惧生死慷慨赴义,但仍不想你竟以元神祭了东皇钟早早离我而去。。。你可还记得我赠与你的妙义慧明境吗?那上面你亲手用轩辕剑刻了天荒地老四个字,你我不是一同明誓天荒地老不离不弃的吗?”
听到这里凤九只觉得头里嗡嗡作响,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帝君似全然不觉,继续道:“墨渊,记得当年我们在水泽宫学艺的时候少绾总笑你娘炮,那疯丫头实在没品位,你在我心目中自是美貌无双无人能及的。你又何蓄须来恼我呢?你知道我从没取笑过你的。”
听到这里凤九不禁感觉天旋地转,两腿发软站立不稳,忙扶住了身旁的墙。
“凤九那小丫头一心倾慕于我,我只好历劫来还她一段情缘。怎么闹这么大动静也没把你的元神醋会来,墨渊,你当真是不在意我了吗?”帝君似苦笑了一声,又柔声道“等我,若天命该着我应劫,正好了了我的心愿,弃了这四海八荒随你而去,再与你抚一曲凤求凰。”
不待帝君的话说完,凤九已是泪眼模糊,一只手捂着嘴,一边呜咽一边踉跄着扭头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帝君你怎么能这样?你心里那个人当真不是九儿?我怎么那么傻?!”此刻,凤九自觉胸口似有万箭穿心,比那日在凡间替帝君当箭要痛不知多少千倍,浑浑噩噩中不觉迎面撞上一个人,那是姑姑吗?凤九一头扑在姑姑怀里,已经泣不成声。却原来那人正是司命星君。司命看到凤九如此伤心欲绝,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做得有点过了。他双手扶住凤九的腰,直到她在泪眼中突然看清那人不是什么姑姑而是司命。凤九一把推开司命,一溜烟地飞奔青丘去了。司命不放心也急急追了她去,寝殿里只剩下帝君一个人狠狠地将手里司命写的话本子扔在了地上。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17 13:59:00 +0800 CST  
抱歉,本文剑走偏锋,帝君大人对不住您了。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17 14:00:00 +0800 CST  

白线视角:
离开太辰宫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洗梧宫门口,老远便听见团子糯糯的声音:“奈奈,娘亲什么开始能来看我啊?父君不在,你带我去青丘找娘亲玩可好?”
这小团子还挺粘我。想到这,我不禁笑了笑,随手变出一坛酒来。上回给他喝果子酒时说起青丘的葡萄酒(不是干红啊。)是难得的美味佳酿,这次不如让他尝尝鲜吧。
果然一进门,小团子便朝我扑过来“娘亲可是知道阿离想娘亲了,特地来看我的啊?”
“是啊。”我抚着他的头说道“团子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啊?”
团子抱过我手中的酒坛闻了闻说“好香的葡萄味啊。可是上次娘亲说的青丘葡萄酒啊?”
“团子真聪明。你父君呢?”
“父君今日一早便被天君叫去议事,现在还未回来。娘亲,不如咱们去父君的寝殿,一边喝葡萄酒一边等他回来吧。”
“好,就依团子。”我便拉着团子的小手往夜华的寝殿而去。
奈奈跟在后面小声道“姑姑,这酒怕是有些不妥吧?上次小天孙就是喝了果子酒醉了好几日啊。”
我转头看了她一眼,“不妨事,这酒不比你们天宫的,度数极低,在我们青丘专给老人孩子喝的,不如你也尝尝,味道自是极好的。”
一转眼已经到了太子寝殿。阿离突然笑着说“前两日天君赐了父君一套极美的酒具,不如我们今天拿来用用吧。”说着,一溜烟跑过去在夜华卧榻边的橱柜里翻找起来。见他一个一个格子翻找了半天,最终从最里面的那个格子里翻出一个极精致的雕漆匣子。
“想来就是这个了”阿离急急打开盒子,却不见什么酒器,倒是一盏晶莹剔透的台灯。我愣了一下,这不是凤九那丫头前阵子从天宫盗来的结魄灯吗?
一旁的奈奈马上紧张了起来。“小殿下要小心啊,这可是你父君最宝贝的东西啊!”
阿离略有些不快,“这个我自然知道。奈奈你赶紧去拿酒盅来啊,我捉急和娘亲一起饮着葡萄酒呢。”
我也随口道“奈奈你拿三个盏来吧,大家一起喝热闹。”
“是,姑姑。”奈奈应声退了出去。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18 12:02:00 +0800 CST  
预告,师父的助攻要上线了。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18 12:02:00 +0800 CST  
奈奈拿来的酒盅,满上了三杯,我们便推杯换盏喝了起来。不想奈奈的酒量竟比团子还浅,喝了几杯就两颊泛红醉意朦胧了。
“姑姑,您当真是像极了阿离他亲娘。那日我在一揽芳华见到您真当还以为是我那苦命的凡人娘娘回来了。”平日里极温敛恭顺的奈奈竟然话也多了起来。
“哦。夜华君没有和我提起过她的事。听旁人说她不知为何跳了那诛仙台。”我试探着想问问她这里的究竟原委。“听说这九重天上最忌讳说到她。”
“我那苦命的娘娘得罪了太子殿下的侧妃素锦娘娘,竟被太子他亲手剜了双眼。她生了阿离后,一直郁郁寡欢,最终跳了那诛仙台。”
“什么夜华他竟做出此等薄情残忍之事?!”我顿觉五雷轰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奈奈,不许你这样说我父君。”团子已经按捺不住,嚷着道“娘亲,父君心上最要紧的人就是娘亲您啊!听说父君找了您三百年,一时一刻也不曾忘记您。找不到您,父君就就燃了这结魄灯,不知多少日日夜夜,要再给阿离造出个娘亲来。阿离第一次在东海见到娘亲,还以为是父君用结魄灯造出了的呢。”
夜华,原来你爱的始终是那凡人素素。你亏欠了她,害她跳了诛仙台,又想造一个素素出来弥补她。你就把我当成了她,原来你是为了这等原因对我这么好!我越思量越伤情,越气恼,完全没了喝酒的心情。看见奈奈已经醉倒趴在了桌上,也是问不出什么来了。便起身要离开。回首看到那结魄灯,突然想起折颜说已经寻到了师父的魂魄,要是有结魄灯就可以早点醒来,这灯还不如拿去先给师父用一用。
“团子,这结魄灯借我一用可好?”
“娘亲要用随便拿去,父君的东西就是娘亲的东西。”
“好,团子。我还有急事先走了。等你父君回来替我同他知会一声。”
“好,娘亲记得常来看阿离啊。”
出了洗梧宫我已完全没有心情再去太辰宫替凤九提亲。也巧太辰宫门口的宫娥说青丘小殿下已经走了。我想着心里烦乱,不如先去十里桃林找那老凤凰去吧。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18 14:00:00 +0800 CST  
今天就到这里了。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18 14:01:00 +0800 CST  
还有没有人想看呢?没动静我就不再更了。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18 21:18:00 +0800 CST  
终于把你们炸出来了明天再更了。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18 21:57:00 +0800 CST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19 13:12:00 +0800 CST  
白浅一路闷闷不乐来到了十里桃林。四下张望也不见折颜的影子。倒是老远看见四哥一个人坐在茅屋前的石桌旁摆着棋谱。看见白浅禁不住喜笑颜开地说道“小五你过来看,今早这一局,我一路追杀,斩掉那老凤凰一条大龙,不到终局他就投子认负了!好生痛快!”白真好象完全没看见他的小五魂不守舍,心思全然不在棋上。
“折颜他人呢?”白浅还在左右寻着老凤凰的影子。
“时才西海二皇子也是急匆匆来他,两个人没说上几句就直奔西海去了。”
“折颜可曾说是什么事?”
“他神神秘秘也不知什么事。”
“那四哥怎地没有一道去。”
“这两日身子不太爽快,折颜他非留要我在这里调养,说他去去就回。”
白浅这才注意到这石桌上放了一个空药碗。桌下还整整齐齐放着好几包中药。
“四哥,你可是有什么贵恙啊?”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前几日不知吃了些什么不净的东西,连吐了好几次,身子也乏的很。折颜便熬了这些劳什子让我喝。说是健脾养胃有奇效。我哪有那么娇气!”
“这药又苦又惺,吃得我直作呕。”白真摇着头看了看那空碗突然道“对了,小五。折颜走时特意嘱咐,若是你来此处就叫你即刻去西海寻他。”
“可是我师父。。。”白浅话到一半又顿住,突然想到是不是师父又有了什么消息,也不知是好是坏。折颜不说大约自有他的道理。想起来四哥也是对师父敬仰的很。想当初四哥也吵着要去昆仑墟学艺,不知为什么硬是被折颜拦下了。还是自己先去西海看看吧。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19 16:51:00 +0800 CST  
白浅视角:
一到西海,就见到西海水君在向折颜询问叠雍的病情。我同他们一道来到大皇子的卧榻前。折颜屏退所有人对我说“小五啊,墨渊的元神就在这大皇子叠雍的元神里。我寻了这万年终于找到你师父的元神了,只是还有些残破不全。不信你用探魂术自己看看。”
“真的吗?”望着昏迷的大皇子的身影我有点疑惑紧张。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折颜点了点头看着我。
终于,我鼓足勇气使了仙术进到这叠雍的元神里。
叠雍的元神里混沌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
“师父,师父您在哪里?”
七万年了,守着师父没有元神的仙身。最痛的不是取心头血的刀剜之痛,而是将那血一口一口喂进师父的嘴里,他却没有丝毫的反映。没有心跳,没有温度,永远那样静静地躺着躺着。这七万年的期盼与失望交替涌上心头。
好想再听到师父宠溺的唤我小十七的声音,没成想昆仑墟这两万年竟是我活了这把年纪最快活的时光。想到这里我不觉眼眶有点发酸。
“师父,十七来看您了,您可还好啊?”我继续摸索着前行。
突然这脚下的元神微微颤动了一下。身边的雾气逐渐划开一条通道,在通道的尽头我竟看到了一个散发着淡金色光芒的身影静静地卧在这清冷的薄雾上。那微弱的缕缕仙气是那样的熟悉但却记忆久远。曾经昏迷于瑶光上神水牢时,曾经宿醉在昆仑墟的那个夜晚,无数个伤心或欢喜的时刻,我都感受到这仙气,磅礴汹涌又温暖醇厚,如今竟如此的缥缈纤弱。
但是七万年了,十七终于见到您了。
我已完全被泪水蒙住了双眼。师父还是当年那劲瘦的身形,那沉静的面容,又好似憔悴了一些。我走到师父身旁,轻轻拾起师父的手,那手竟然轻得象羽毛一样透着丝丝缕缕的凉气。轻轻触碰竟然有几片淡金色的元神散落下来,在薄雾里如雪片般飘着。
师父您是为了十七挡的天雷,又为了十七早早强行出关,损耗了修为。如今才在这浩寂虚空中独自承受元神破碎之苦。
泪水已经止不住如泉涌般夺眶而出,扑簌簌落在这破碎的元神之上,漾起片片金色的波光。
我轻柔地将师父的手放回原处,小心翼翼地拼凑上那几片失落的元神。这叠雍的元神着实羸弱。这点仙气怎么能养得起师父父神嫡子,至尊精纯的元神呢?如今却只能屈尊寄于这北海水君大皇子的驱壳中。
想到这里,我更是心如刀绞,
“师父您受苦了”我沾了沾泪痕,“无论多久,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徒儿也一定等您归来重掌昆仑墟。”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20 10:34:00 +0800 CST  
这算是甜的呢,还是苦的呢?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20 10:35:00 +0800 CST  
师父强势回归ing,预告,明日痛虐夜华君,野花粉请自备芬必得哦。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20 16:23:00 +0800 CST  
白浅从叠雍的元神里出来眼睛已有些红肿。
折颜安慰道:“小五,你也不用太难过。如今已经找到你师父元神的下落,我们想办法让他早些回来就是。”
白浅点点头从袖子里掏出了结魄灯。“折颜你看可是用这个?”
“太好了,有了这灯昼夜不熄,点上三天就能集齐墨渊的魂魄,不出3个月你师父他定能回来。”
“不过,”折颜又沉吟了一下“叠雍这身子太弱,要墨渊早些醒来还需东海瀛洲的灵芝草渡上几万年的修为方可。”
折颜的话还没说完,就见白真急匆匆闯了进来。
“真真,不是让你好生修养,等我回去的吗?怎地这么不听话?”
“一点小恙,已经全好了。”
“当真?”折颜上下打量了白真一番“好了便好。”眼里却掩不住一丝失望的神色。
“折颜”白真拉着折颜的袖子狡黠地笑道“我方才听到一个天大的消息,你出来我说与你听。”
“做什么鬼鬼祟祟的。”白浅瞟了白真一眼;“四哥有话你就说嘛。”
“小五又不是外人,你就快说嘛。”
“她呀,”白真略顿了一下。“除了太子殿下的事还有什么她关心的啊?”
白真冲着折颜挤了挤眼,硬是把他拖了出去。

楼主 砭石腰带  发布于 2017-03-20 20:47:00 +0800 CST  

楼主:砭石腰带

字数:119945

发表时间:2017-03-16 23:4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1-16 12:00:21 +0800 CST

评论数:645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