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渊浅]续写——深爱如长风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热,最爱的竟是师父墨渊,沉稳如山,轻颦浅笑分外迷人!
从剧版后段续写,情节有改动,写给心中的挚爱--墨渊!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6 22:02:00 +0800 CST  
她离开昆仑虚的那一日,桃花夭夭漫天。
比桃花更美上几分的,是她娇美的欢颜。待嫁女儿家的笑脸,他瞧着瞧着就有些愣神儿,说话都慢了许多。
微微弯起唇角,让自己像个长辈,
他仔细地看着她的眉眼,他想,就让我再看看你的眉眼。
紧握着指节,让自己笑得温暖,就像个长辈,
他问:你和夜华的大婚定在何时?
他说:十七你以后要收敛性子,天宫不比昆仑虚。
是啊,十月小阳春,桃林竞开,真是个好时候。他的十七要嫁了,盛大的婚礼,尊贵的身份,绝美的女子配风华的少年,该是怎样一段佳话!
她的欢喜,即是他的幸福,比起成全自己的一片痴心,她的欢喜从来都最重要!
她离开的那一日,没有回头。他在原地站了好久,昆仑虚的风带走了她最后的气息,阳光下婆罗双的叶子光影斑驳,像他碎裂的心~~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6 22:03:00 +0800 CST  
第一章
这一日,迷谷愁眉苦脸的守在狐狸洞口,急得直转圈圈,他家姑姑醉了几日的酒,今日不知怎了,召出玉清昆仑扇,去了九重天打架,说是要拿回一双眼珠儿,凤九小殿下也随着去了。
迷谷敲着脑袋,怎样也想不出九重天那素锦娘娘如何能骗得姑姑一双眼睛,这都去了大半日了,正愁着要不要去桃林找四叔,白家小五回来了,只说了青丘闭谷,她谁也不见,就回狐狸洞继续喝酒了。迷谷张了张嘴,到底是没敢劝。他家姑姑的性子一贯如此,虽然平日里懒散些,却也最是温和好相处,但是发起性子来,她想做的事谁也拦不住,她不想说的事谁也问不出。
迷谷叹了口气,只得去守着姑姑的令,只求姑姑着紧着自己些,别喝坏了身子。
狐狸洞里,白家小五几日醉生梦死,头疼得几欲拿把剑沿着额角从左到右穿过去,她趴在榻上闭着眼,天旋地转,神思倒是越喝越清醒。这几日前尘往事在脑里反复,一会儿是俊疾山草屋外黑发玄衣的少年,一会儿是燃着泼天业火的东皇钟,一会儿是穿着大红喜服拜堂的小夫妻,一会儿是盈满戾气的诛仙台……
我既娶了你,你就是我的妻。
我绝不负你。
我只是个凡人。
素素拜见太子殿下。
素素,我会和你成亲,我会是你的眼睛。
不是我做的,为什么要我还,夜华,不要……
夜华,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我们从此就两不相欠了……
浅浅,浅浅,浅浅……
一串眼泪滑落,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都说爱越深恨越深,可是,为什么她心里只有狠狠疼过的怆然……
浑浑噩噩地又睡了过去,梦中便也是些抓不住,捉摸不透的光怪陆离,乱乱的理不出头绪,只记得那梦万分诡异可怕。
再清醒过来,一眼望见的是四哥极美的眉眼,四哥席地而坐,斜倚在榻旁,见她愣愣地看着他,便曲起手指敲了敲她的头,皱着眉头有些责备的骂道:“怎么?喝酒喝傻了?本来脑子就没长全,可是又做了些丢脸的事?”她揉了揉头,讷讷地说:“可不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一次两次吊在同一棵歪脖树上,可见是场冤孽!
她又愣了半晌,问:“四哥,折颜呢?”
白真幸灾乐祸地回道:“替我寻毕方去了,估摸今天也该回来了。”顿了顿,又说:“小五,你醉倒这几日,可知道夜华君在洞外连守了七个日夜?”
她默了默,说:“醉得厉害,隐约听见迷谷提起过。”
嗓子酸涩又问了问:“他……现下可是还在外面?”
四哥挑了挑眉,回到:“没,迷谷说太子殿下昨夜淋了雨,今早昏了过去,被天枢和伽昀带回九重天找药王医病去了。”
她心头痛了痛,却隐隐松了口气,现在的她确实还未收拾好心情去见他,想着夜华之前为了帮她救师父,丢了手臂又毁了修为,原本她以为嫁给他,夫妻本是一体不必计较太多,可现在,她欠下他的情要如何还呢?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6 22:05:00 +0800 CST  
第二章
狐帝白止与其妻一共生了五个孩子,白家小五又是个女娃娃,自出生之日便宠上了天。
四哥带她长大,几万年间上树掏鸟下河摸鱼,作天作地为祸四海八荒,闯了祸也有四哥折颜顶着,再不济还有阿娘,只要阿娘开口阿爹就只有乖乖听着的份儿,为这,阿爹没少被折颜嘲笑。
年幼时,折颜常说,她虽长得像阿娘,甚至还要美艳三分,但性情风韵却远远不及,说白了就是整个人只得一张脸而已,估计能找个比阿爹好点儿的夫婿。她出生至今十几万年,看着爹娘坦诚恩爱,福祸与共,便觉得夫妻就该如此,阿爹这样的男人就是最好的夫婿,她真的以为自己找到了!如今想来只一场情殇罢了。
东海之东,十里桃林。
她双眼覆着白绫,趴在临水的几案上发呆,折颜给她换眼之后就不许她喝桃花醉了。这几日难得清醒,想着夜华,甜甜苦苦,万般滋味揪得心尖儿一阵阵的疼。
原来俊疾山那宿命般的相遇,只是一场计谋,她认定此生唯一一次的成亲,不过是一种手段。真心真情又如何,她并不想要这样谋得的姻缘。而他对自己的付出,又有着几分算计?几分愧疚?几分真心呢?想得头痛欲裂,模模糊糊地将那凌霄殿的天君赞上一赞,九重天陪养出的储君,城府果然非同一般,却也让她胆寒,就像那个几乎夜夜惊醒她的噩梦。
“小五啊!墨渊说得果然不错,你这跑神的毛病真是数万年如一日。”折颜啃着桃子,甚是潇洒地坐在了她的对面。
她没好气地回道:“老凤凰学会听墙角了?难怪四哥说你越老越不成体统。”
“我老?!我只比你师父大数万年而已!哪里老了?!”折颜不服气的怪叫,见她不再理会他,颇斟酌了一会儿开口:“夜华那里,你准备如何做?”
她沉默半晌,终是说:“总是要见面的,与他说清楚,了断干净!”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6 22:05:00 +0800 CST  
我抓紧时间让师父出关哈,先解决了野花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6 22:13:00 +0800 CST  
第三章
折颜这只老凤凰,一直自诩为退隐三界不问红尘,情趣优雅,品味比情趣更优雅的神秘上神,对他们青丘白家而言实在谈不上神秘,品味倒是真正优雅。十里桃林的桃花确实比昆仑虚后山的精致许多。
白家小五坐在树下,无意识地拨弄着手心里的落花,她自幼便喜欢桃花,在昆仑虚时,师父房中的花都是她去后山折的,每每都会看到他眼中温暖赞许的笑。想到师父,也不知他休养得如何了,十六师兄可有照看好他。
阳光有些暖,她伸出手,点点金光从指间洒落,她慵懒地闭上眼睛,有些渴睡。
神思恍惚间,她的手被轻轻地拢入一双大手,温润,微凉,她僵了一下,下一秒她被圈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夜华,她在心里喟叹。
他的胸口剧烈的起伏,她能听见耳边沉重颤抖的呼吸。
“浅浅……”,原本甜蜜的呼唤此刻倍觉苍凉,她顿了顿,轻轻推开他,艰难地笑了笑:“你身子可是大好了?夜华,你是九重天的太子,是储君,以后不要这样不顾惜自己了。”
夜华面色苍白,紧盯着她,他站在花树的阴影里,她看到他眼里的微光,不知是不是他眼里的泪。
他说:“浅浅,对不起,你…你可会原谅我?”他轻轻地摩挲她的脸颊,眼神既哀且痛。
她艰难地开口:“夜华,我们那一纸婚约还是废了吧。”
他颤抖着,沉默着,那样不动声色的沉默,她只得继续说道:“我们之间,本就因你二叔做错了事,如今若是继续纠缠,始终不大合适……”
这话题委实难以为继,她转身就走,谁知他伸手拽她入怀,紧紧抱着,如何也挣脱不了。他说:“浅浅,我不会让你离开我。”
她静静地伏在他怀里,轻轻地开口,“夜华,俊疾山的素素和现在的白浅都曾真心爱过你,可是,你之前不曾坦诚待我,之后我也不信你会坦诚待我,我心中存着这个芥蒂,如何嫁与你,我想要的是像我阿爹阿娘那样的情谊,倾心相待,福祸与共,绝不伤害,你给不了我想要的,放手吧!”
他静默很久,轻轻放开了手,她心里悄悄松了口气,朝他点一下头,飞快地向着折颜的木屋走去……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7 01:45:00 +0800 CST  
昨天被删是格式错误,今天这个还不知道合不合格,心惊胆跳!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7 10:21:00 +0800 CST  
楼主拜谢!!!!
狂更文以示回报!!!!!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7 10:23:00 +0800 CST  
如此分手,可好?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7 11:39:00 +0800 CST  
昆仑虚
他走在薄雾里,脚步很轻,怕惊醒了温软的美梦。
那个顽皮的她,贪睡的她,撒娇的她,他的小十七呀……
她从不怕他,也不像其他弟子那样尊敬他。
他一向严肃板正,高深的修为,强大的战魂,保持绝对强悍的战力,方不负战神的名号!
四海八荒,天下苍生,原本这世上,或神或人或树木或花草在他眼中并无不同,
可是,她笑了,桃夭柳媚,不可方物。
他经常想,没有他那七万年的岁月,她是什么模样……
他可能睡得久了,和她一起的时候总在发呆,她添茶时,望着她一节皓腕发呆,她请安时,在她的气息里发呆……
他想她了,若知道一起的日子那样短,就不罚她抄经了,她会不会多些欢笑?
一起的日子那么短,而,没有她的一生,那么长……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7 12:16:00 +0800 CST  
第四章
九重天
一身灰色衣袍的狐帝气冲冲的走着,
“狐帝!”折颜喊道,见他不理,只得又叫:“白止!你急什么!”
“能不急吗?婚没退成,回去怎么跟浅浅交代?”狐帝颇有些气急败坏,
折颜叹气,“那夜华是父神的小儿子,父神对我有养育之恩,之前他为救墨渊舍了一身的修为,如今卧病在床,吐血不止,且这四海八荒都知道,天族太子殿下对小五一片痴心,这婚怎么退?!要退也不能是现在退呀!”
狐帝被驳得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
“那……浅浅那里,你去说,她性子硬的很,肯定百般不愿。”狐帝龃龉道,
折颜沉吟片刻,“让真真去说,小五向来最听他的话。”
狐帝默了默,狐疑地嘀咕:“夜华这小子怎的突然病得如此厉害?小五急着退婚就是怕和他纠缠不清,她那向来眼里不揉沙子的性子,得想个办法让她避开他呀。”
折颜背着手,踱了两步,突然道:“小五当年继任东荒女君之时,并未按照青丘的律法去六界历练吧?”
“是啊,当年她在青丘守着墨渊仙体,就免了这条规矩,你知道的啊,”狐帝纳闷地说,突然,他灵光一闪,“你是说……让她去历练?”
折颜一笑,拍了拍狐帝的肩膀,走出大殿,心想如此这般,再好不过。
白真一身青衣坐在湖畔,玉面红唇的美男与桃林美景相映成趣,很是赏心悦目,可他此时的心情却是郁闷至极。
望着偎在身旁的妹妹更是在心底叹上一叹,每次、每次、每次阿爹阿娘都让他来做小五的说客,他又不能不听阿娘的话,唉……
“四哥,你别再叹了,不就是去历练嘛!放心,你妹妹我当年也是在六界混出些名堂的,不信,你去问大师兄啊!想当年我们背着师父跑到凡间喝酒骑马逛花楼,何等快活……这历练嘛,我就全当出去散心了!”白家小五漫不经心地说道。
白真心头一颤,喝酒骑马也就罢了,还逛花楼?!叠风啊叠风,墨渊要是知道你带着他的小十七如此胡闹,有你悔不当初的时候。想想叠风,白真忽然心情愉悦起来。
捋了捋衣袖,白真仿佛不经意的问道:“你下界历练之前是否回昆仑虚拜别墨渊啊?这一别可能要几年不得相见。”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8 00:31:00 +0800 CST  
第五章
她的师父,掌乐司战的上神墨渊,她五万岁拜他为师,之后的两万年,她在师父的宠爱庇护下,混日子混得何等逍遥自在,她从未想过会有与他分离的一天。
他从未束缚她的天性,却在悠长的岁月里,以他冰壶秋月的品格成为她的信仰。
要去拜别墨渊吗?
如今师父刚刚元神归位,该好好闭关调养。她如今这伤情的模样还是不要让他见到才好,当年因为离镜,已经带累了师父,她用人生的一半终于等回了他,那样的绝望她再也无法经受。大师兄说得对,她已这般大了,自然要学着如何让师父不操心,以尽弟子的孝道。
七万年岁月,于神仙来说,説长不长,说短不短,东荒大泽沧海桑田二十个来回,也就到头了。她早已不是当年的司音,她是女君白浅,自然再无莽撞的少年心境。
三分遗憾,七分怅然。
她提了一壶桃花醉,走向桃林深处,四哥只叮嘱她别喝太多,并未拦阻。
她挑了棵颇顺眼的桃树,席地而坐,就着夜色,仰头喝了一口,这往常惯喝的酒入口却有些苦,很像几百年前她封印擎苍那晚,在昆仑虚酒窖里偷喝的那酒……
空寂的夜月华如水,淡淡的凉意,她有些晕,恍恍惚惚间,听得一声轻叹,那般熟悉,只听得她几乎落下泪来。
她放下酒坛,颤颤地喊:“师父……”,手撑着树干还未站起,已被他扶握住手臂,
他皱着眉头,看了她半晌,终是什么都没有说,一手扶着她坐下,一手顺了顺她微乱的长发。
她呆了一下,轻声问:“师父,你可是从昆仑虚来吗?”
墨渊“嗯”了一声,淡淡地说:“下回别在此处饮酒,仔细着了凉。”
她听话地点点头,手缓缓握上他的衣袖,低眉敛目,有些惭愧地问道:“师父,你可好些了吗?徒儿不孝,都没能在您跟前侍奉。”
他静默良久,语调有些没可奈何,“我还没老到需你尽孝道。”
她晕晕地想了又想,委实想不出尽孝道与老不老有啥关系,便一直出着神……
他望着她许久,低低地问:“可还想哭吗?”
只这样一句,她眼里热辣的泪意,和这许多天累积的委屈再忍不住,
她伏在他膝头,哽咽地说:“师父都知道了么?可会怪十七么?”
他揉了揉她的头,低眉看着她,重重一叹,声音有些低哑,“我只怕你想不清楚。”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8 10:33:00 +0800 CST  
统一回复一下:
第一,本文没有东皇钟意外解封事件,我认为如果没有这个突发事件给夜华洗白,白浅最后不会选择他;
第二,我很喜欢阿离,但本文没有阿离,他乖乖呆在天宫就好,避免用娃栓住老婆事件;
第三,有个吧友说过,白浅跟夜华一起之后就停止成长了,最后智商下线,我认为极对,此文白浅会继续成长,最后成为足以匹配墨渊的灵魂伴侣;
第四,关于复仇,肯定要有,但我希望由宠妻狂魔墨渊来做,不会写成老白家全家去讨债的家庭剧戏码,
第五,在黑天君的方面我也会不遗余力!
谢谢大家支持!献上楼主膝盖!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8 13:59:00 +0800 CST  
要不再开个脑洞,把擎苍饿死在东皇钟里,彻底解决问题,哈哈,我熬夜开脑洞以至于精分了,哈哈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8 14:55:00 +0800 CST  
第六章
墨渊抱着小徒弟回到桃林木屋时,折颜正倚靠在临水的几案边观望星海。
初见着他俩的形容折颜很是吃惊,墨渊只穿着里衣,灰蓝的外袍密密实实地裹着小五,只露出臂弯里如流水倾泄的墨发和一小节白藕似的手臂。
折颜万分庆幸,今夜狐帝和真真不在,否则见着自家兄弟此刻的暧昧模样,他辛苦种下的桃林只怕要保不住。
他那一起长大的兄弟,从小到大板正得不见一丝人气的墨渊,折颜看着心里又悲凉又欢喜,备上好茶好酒,做出一副十足的八卦模样。
听着身后渐近的脚步,懒洋洋地调侃:“舍得出来了?狐帝若见着你这样抱着他家小五,只怕要与你打上几场。”
墨渊弯了弯唇角,并不理会也不接话,看着几案上备好的茶和酒,顿了顿,拿起桃花醉,轻抿了一口。
折颜看了看他,轻叹:“看来你是有话要问了,问吧!你本在闭关静养,此次又是强行出关,墨渊,你可有想过后果?”
墨渊扯了扯嘴角,低声问:“她与夜华,怎会这样?”
折颜伸了伸腰,笑道:“说来也是奇事,你那小徒弟本来欢欢喜喜要成婚的,谁知竟想起了些伤情的过往……事到如今,我只能说,她与夜华,天意弄人啊!”
折颜的语气甚为唏嘘,他低头喝了口酒,再看向墨渊的眼神充满探究,
“墨渊,你如此问,可是分清了你与白浅到底是师徒之情还是儿女之情?”
墨渊低头看着被她的眼泪浸湿的衣袖,心里的钝痛一阵紧过一阵,
沉默良久后抬头,眼中仿佛坠满了星河,一字一顿道:“我与她,已让她等了太久,如今,换我来等,倒也公平。”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9 07:38:00 +0800 CST  
对不起大家了,昨晚太困,今天多更哈~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9 07:43:00 +0800 CST  
第七章
上古神族大多长寿,活得久了便觉得世上之事不外如是,还有什么没见过,还有什么是参不透忘不掉历不过的!
像折颜,自诩笑傲风月,悠然自得,一贯觉得缘来缘去,非外力可左右。否则,当年那样年少且美貌且多情的自己,为何到底是没拼过白止那个不解风情的愣小子。但他认为自己即使伤情,也伤得比别个有情调有章法。
可是,纵然他活了三十几万年,却没见过墨渊这种伤情,明明五内俱焚可面上始终淡然。
折颜不由得叹气,“当年我送小五去昆仑虚拜你为师,委实没想过会是如今的局面,我以为你与她终是要在一处的,这世间之事啊,终是难料!”
墨渊神色黯然,拿起酒缓缓饮着,
折颜看他不说话,语气颇有些调笑,“你说你,堂堂一个父神嫡子,掌乐司战,戎马倥偬了大半生,怎的连只小狐狸也捂不住,生生与她错过这些年。”
墨渊带着一丝苦笑,修长的手指抚着几案上的落花,有些神思不属,而他的语调从未如此伤感,“我只是没想过,会来不及。”
低哑的嗓音,沉沉如水,让夜色也凄凉起来,
折颜听了难过,温声劝道:“如今小五虽未与夜华退婚,但也算有了定论,你那小十七平常虽不大着调,于风月上也是个外行,但做事却一向利落。而且狐帝已决定三日后让她去凡界历练,你与她告别后回昆仑虚好生闭关修养,左右已经错过了八九万年,也不差这十年八载的。”
墨渊闻言,怔了怔,“下凡界历练?”
折颜点头,“不错,父神教导的课业,我们都历练过,青丘白家子孙个个成才都得益于这种历练。小五这七万年日日守着你,每月一碗心头血滋养你的仙身,狐帝狐后怜惜这个小女儿,这才拖到如今。”
顿了一会儿,折颜问他,“你可是舍不得?”
墨渊握着手心里的点点落花,望着木屋里飘忽不定的烛火,格外的沉默。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29 21:05:00 +0800 CST  
第八章
“你可是舍不得?”
如何舍不得,他是十七的授业恩师,知她天资最高,可成大才,而她也不负师恩,终成四海八荒敬仰的白浅上神。
可他如何舍得,心心念念了几万年,如今,他只是一个渴慕她的男人。
墨渊在屋外负手而立,许久,从夜色苍茫到晨光熹微,终是走进屋子。
一直晓得她生得极美,她年幼时过于顽劣,性情总让人忽略她的美貌,现下她静静睡着,面容皎白,眉眼如画,长发如丝如缕和他的衣襟交缠,墨渊的心生出三分心动七分满足,他想碰碰她最终却收回手,坐在塌上等她醒来。
白浅沉沉睡着,结魄灯打碎后,她不时便会被恶梦惊醒。
今日,竟梦到了昆仑虚的夜雪,她穿着白色的单衣,外面裹了墨渊的披风,在纷飞的大雪里欢快地跑着,一片一片地抓着雪花。墨渊在她身后微微地笑,衣袍翻飞,衬得他风姿绝伦。
她跑着跑着,忽然四周暴起数丈高的红莲业火,擎苍手持兵刃,睚眦欲裂,而她回头却再也找不见他,师父呢师父在哪,泪水横流,她陷入失去他的梦魇里,恐惧,绝望……
隐约有一只温热的手万般怜惜地擦拭她的眼泪,“十七,可是做恶梦了?”
她闭着眼,抓过拭泪的手,轻贴在脸颊上,嗓音糯糯地极是委屈,“师父,你说要回来的,十七等你好久……。”
心被利刃生生剖开般的疼,墨渊俯身将她抱入怀中,下颚紧紧抵着她的肩窝,哑声说:“别怕,我回来了。”
不知抱了多久,直到一声戏谑的笑传来,“小五啊小五,你看看你,哭得真像个长不大的娃娃。”
她从他怀里钻出来,恼羞成怒地回头,不客气地道:“老凤凰越来越喜欢听墙角,为老不尊!”
折颜的脸色顿时青红交加很是精彩,只得冲墨渊叫道:“管管你的小徒弟!我到底是你兄长!”说完愤然离去……
她低眉顺眼地看着师父,缩了缩脖子,他望着她,淡淡勾起嘴角,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无妨。”
她粲然一笑正要追出去,却被他握住了手臂,墨渊眸光沉沉地看了她一会儿,看得她心口发紧,接着他挑了挑眉,说:“我的衣服,不还吗?”
她低头看了看,一时尴尬无言,飞快地脱下然后逃也似地奔了出去。
墨渊细细地抚着她压皱的衣襟,低头缓缓地笑了……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30 02:32:00 +0800 CST  
十七自己有外衣呀,她醉卧桃林,师父怕她着凉给她披了自己的衣服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30 03:04:00 +0800 CST  
第九章
白家小五坐在凡界一山头的八角亭子里,手上捏着两份信笺,她手臂支着下巴与对面的绝美男子说:“大师兄要继任西海水君吗?我以为按礼制会是叠雍呢!”
白真翘着二郎腿,咬着狗尾巴草含糊地回道:“叠雍仙力一般,又没有带兵经验,况且他也无意于此,你大师兄还是很合适的继任人选。”
她轻笑了一下:“我想,以夜华君的城府,断断是不会弃了嫡系的叠风,而选无甚实力的叠雍,九重天一向精于算计。”
还好,阿爹以天族欠青丘的债一笔勾销为由强退了婚,她心里想。
四哥突然仔细看了看她的神色,问:“你每半年换个地界可是在躲着夜华?你从魔族到冥界,甚至还跑去梵音谷待了半年,四海之内,六合之间你跑得不亦乐乎,除了贪玩也在躲他吧?”
她神色微微不大耐烦,“什么贪玩!我有很专心的历练啊!师父说过,要认真历练莫负光阴。至于夜华,我只是不想多做纠缠,伤人自伤罢了。”
“哎呦,你师父还教导你莫负光阴呐,我看他纵着你胡闹的样子,还真不大信呢!”四哥痞里痞气地调侃,见她快要生气,安抚地拍了拍她,接着说:“我只是奇怪,你跑了这些地方,就是没有回过昆仑虚,还真不符合你的性子。”四哥说完颇有些深沉的看了她一会儿,便不再说话。
她吞了吞口水,上次四哥来看她,说师父出关了,出关那日,整座昆仑虚仙雾弥漫,龙气卓然,七十二只五彩鸟绕梁庆贺,她当时就想跑回昆仑虚看师父的。
尤记得十里桃林师父寻来的第二日,她飞也似的逃出屋外,脸热辣辣的,一颗心跳得快蹦出来,被折颜那了然的眼神盯得恨不能找个缝钻进去。
她心里哀叹连连,奇怪师父与以前不大一样了,可再见师父淡淡的神色,便觉得自己看错了,顺便在心里默了几百遍清心咒。身为徒儿,如此妄想师父,是大大的不该。
那与师父相伴的两日,很是悠然,在开满莲花的碧瑶池边置一张小几,喝喝茶,下下棋,前所未有的自在逍遥,自那以后每日睡得安好不曾做过恶梦。
到了她下届历练那日早上,她矮身跪坐在师父身旁,奉上一盏新茶,毕恭毕敬地给师父磕了头,便回青丘收拾了个小包裹,腾了朵云下界去了。
四哥问道:“小五,这西海水君继任的宴席你可去吗?子阑说你们师兄弟正好趁此重聚一下,你如何打算?”
她略一思量,“我就不去了,烦请四哥遣迷谷去趟西海,送一颗最大的夜明珠做为贺礼,你对子阑师兄说,我得空儿去帮他看看胭脂和应儿。”
四哥摸了摸她的头,温言道:“后日你生辰我再来看你。”便御剑飞走了。
她缓缓喝了口茶,有些凉了,便更觉得寡淡,有点想念师父酿的酒了。

楼主 半敛眉11  发布于 2017-04-30 10:55:00 +0800 CST  

楼主:半敛眉11

字数:173133

发表时间:2017-04-27 06:0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0-18 19:08:17 +0800 CST

评论数:2977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