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质天生】【但为君故】(母女 短篇 虐 慎入)

昨天心血来潮,想写个虐文,很虐很虐的那种,先把坑开了,不会太长,小短篇。因为现在有另外的坑未完,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06 13:48:00 +0800 CST  
没写完怎么就发出去了…
还是以上篇为主,这个10号到家会尽快更完。因为有人不喜欢虐文,所以单开。为了你们,操碎了心…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06 13:52:00 +0800 CST  
2.多想看见你
陈默回到宿舍,举步维艰,晚饭索性也免了。时隔两年,能见到心心念念的母亲,足可以填补任何身体,心灵上的不适,陈默心满意足地进入梦乡。早上起床号角响起,原本不必遵守战士作息时间,陈默依然早早起来。收拾完毕,准备去食堂吃早饭,刚走到宿舍走廊,碰到从外面晨练归来的米蓝,陈默心中一阵惊喜,兴致勃勃地打着招呼,“早上好,队长!”米蓝恍若未见,闪身而过。陈默的眼神瞬间黯淡下去,只好安慰自己,“能见到已是极好的,还奢求什么…”陈默背负着替小米赎罪的心理默默承受着这些。两年前,他人尽知汤小米失手伤及汤沐阳,子弹穿过汤沐阳的头颅,伤及脑干,虽挽回了生命,却至今未清醒。米蓝是唯一知道那一枪绝非偶然的人,尽管当时的小米情非得已,可她,绝不原谅…陈默坐在食堂,简单地吃着早饭,赤鹰队员刚好在打饭。萧薇拿着餐盘走到陈默面前,“我不管你是谁!我们赤鹰不欢迎你。奉劝你,从哪来,回哪去!”陈默并未理会眼前这呱噪的人,收拾好残羹端起盘子离开,心理暗道,“萧薇,永远那么爱出头。”若不是王小帅从旁拽住,估计萧薇会追着过来。陈默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随意翻着书,偶尔会去训练场观摩赤鹰的训练,但从不招人待见,甚至于被当作透明人。陈默尽管每天都能碰到米蓝,可对方从未和她多说过一句话。连续一周的无所事事,陈默再也按耐不住,主动敲开了米蓝办公室的门。米蓝抬头看见是陈默,接着又低下头,“队长?”陈默试探性叫着米蓝。“喊报告了吗?让你进了吗?!”米蓝依旧保持上一秒看文件的姿势,嘴里数落着陈默。陈默悻悻地退出去,“报告!”喊出许久,也不见里面有回应。大概过去几分钟,才听到“进”的回复。 陈默站在了刚才的位置,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陈默率先打破了寂静,“队长!我来这已经一周多了,您一直没有给我安排工作,我想,问问,有什么是我能帮上忙的?”陈默说出自己的想法,其实是想接近米蓝,至少不再是每天的形同陌路。“你?要工作?!”米蓝语气充斥着戏谑,“那你说说副队长应该做些什么?”陈默不假思索,答道,“协助队长制定训练计划,督促队员完成训练任务,随时了解队员的心理动态。”米蓝不置可否,“既然闲不住,我这里正好有份计划要做,”米蓝递给陈默厚厚的一摞文件和材料,“后天早上给我,做不完,就别再我面前提要求!”米蓝的话语中满是不耐烦,好像和陈默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时间。陈默抱着文件走出去,这看似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想到能为米蓝分忧,身体就焕发出使不完的劲头。从米蓝的办公室出来,陈默就陷进各种文字的汪洋大海中,她通读着材料,标注着重点…米蓝呆坐在椅子上,“哪怕自己不满意军区的安排,不喜欢陈默,也没必要和这个孩子较劲,处处刁难,可自己一见到她,就抑制不住的烦躁…”米蓝苦笑着摇头。两天后的上午,陈默手中握着文件夹,如约出现在了米蓝的办公室里,米蓝并不吭声,冷落陈默在一旁,似乎罚站是两个人见面的例行礼节。一阵轻轻地敲门声结束了屋内的沉默,凌云探头进来,笑吟吟地将手中的一叠文稿放在米蓝桌子上,“师傅,搞这个计划书可把我累坏了。给,您看看!”,凌云接着说,“要是再多给我点时间就好了,两周时间太匆忙了。”这时凌云才将注意放到陈默身上,“你是?”,“陈默”,“哦,那个新来的副队长,凌云,你好!”凌云主动伸出手,和陈默握了下。“你怎么在抖?”凌云不解地问道。陈默没有回答,而是转向米蓝,“队长,我还有点事,先出去了。”陈默逃也似离开那间屋子,心中仿佛裂开了无数个口子。“两周?两天?”陈默冷笑着,将手中的文件夹毫不迟疑地扔进了垃圾桶。自打前天开始,陈默就废寝忘食地写着方案,台灯烧得发烫,闹钟响成了筛子,浓茶泡成了淡水,连续四十多个小时,陈默只吃过一小块面包,终于在今早天亮前处理完毕。眼睛才闭上没一会,闹钟又再次响起,又匆匆赶过去给米蓝送方案。只是,再怎么样,自己的方案也不过是别人的陪衬!米蓝根本就没想到自己能完成!米蓝连头都吝啬抬起!如果她看见自己憔悴的面容,重重的黑眼圈,会不会有一丝心疼,哪怕只有一丝也好…陈默的心痛到无以复加,“这就受不了了么?比起自己带给母亲的痛苦,这尚不及万分之一。或许自己的心越疼,才能减轻当年的罪过。”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06 23:21:00 +0800 CST  
虐小米不就是虐米蓝么 有差么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07 11:53:00 +0800 CST  
3.心疼身亦疼
米蓝见到陈默慌忙离开时,心里莫名地揪起来,眼尖的她怎么会没注意到陈默手中的文件夹,“这孩子该不会是这两天没日没夜地赶着方案吧?不会,不会,哪有人会在意我的随口一说…”米蓝试图说服着自己,却又忍不住回想陈默离开时的落寞。陈默回到自己的宿舍,拿出那张她和米蓝的合影,这是唯一一个可以证明她和米蓝曾有过的快乐时光。照片拍在游乐场,自己头上扎着羊角辫,手里拿着棒棒糖,被米蓝抱在怀里,自己正在冲着镜头做鬼脸,而米蓝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笑容。陈默拥着照片哭了好久,终是敌不过连日来的疲惫,竟沉沉睡去,梦里,米蓝向她招手,将她抱在怀里,一如从前。陈默睡到第二天早上才幽幽转醒,起床,洗漱,去食堂吃饭。依然是宿舍的走廊,依然碰到那个让陈默难以释怀的身影,只是她没有再去问好,一个嫌恶自己的人,又何必自取其辱…反倒是迎面而来的那个人,注意到陈默肿起的双眼,显然是昨天有哭过,终究是敌不过心软,背对陈默,“医务室有冰…”,好像并非出自她口。只这一句,陈默那早就千疮百孔的心,再一次升出叫做温暖的感觉。
赤鹰队员们在拳击室进行规定套路练习,米蓝在一旁指导。米蓝想起昨天在垃圾桶瞥见的文件夹,捡起来,虽然多处被污,仍然掩不住做方案人的认真。再联想到今早陈默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明明是受了委屈,却不知道为自己解释,米蓝平生最无法忍受有人跟自己赌气,看来自己有必要教训教训她。“叫陈默过来!”米蓝对典宁说。陈默穿着作训服出现在拳击室。米蓝已经戴好手套,撇给陈默另一副,正在训练的队员们也自觉地让出空间,供这两人施展。陈默摆好架势,米蓝快如闪电的一拳毫不留情地打在陈默脸上,来不及呼痛,下一拳接踵而至。陈默被米蓝逼得连连后退,后背已经触到边角的围绳,米蓝一记勾拳过来,陈默身子一矮,才堪堪躲过,谁知米蓝一击不中,腿顺势踢出,不偏不倚,正中腹部,陈默后退的力量被围绳反弹,跪倒在地。一旁观战的人都忍不住惊呼,队长的力道她们是最清楚不过的。陈默蜷缩在地,手捂着肚子,挣扎着爬起来。米蓝再次发起攻势,陈默倒地,站起来,再倒下,再站起来…拳击台上一遍遍重复着这一连串的动作。陈默颤抖的双腿,好像再都承受不了整个身体的重量,“倏”地趴在了地上。“起来!”米蓝冷酷地命令着。陈默用尽全身的力气却依旧办不到,夏夏实在看不下去了,翻身上台打算去搀扶地上的陈默,“别过去,这点儿困难都扛不住,是不配待在赤鹰”,米蓝嘴里说得决绝,可是内心早已心疼不已。不知道为什么,米蓝莫名在陈默眼里读到小米的神情,那种感觉错不了。米蓝已将嘴唇内壁咬破,一嘴血腥。陈默缓慢将手臂支起,双脚蹬着地面,颤抖着又一次做着努力,“起来!起来!起来!”台下的赤鹰队员不约而同地给陈默鼓劲儿,陈默终于是踉跄着站起来了。陈默的视线开始模糊,她记不得自己是谁,是陈默?是小米?唯一知道的是,眼前这位凌厉异常的人,是她的母亲,她伸出手,想抓住米蓝,想叫她“妈”,但还未发出声音,就直直地昏过去了。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08 15:51:00 +0800 CST  
在机场写的,为了完整,本段写完才更上来!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09 11:00:00 +0800 CST  
字数好多吧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09 11:00:00 +0800 CST  
起飞了,关机,再见。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09 11:03:00 +0800 CST  
我不想虐了 感觉开这个楼太匆忙 赶紧结尾好了 旅途还是很愉快 就是太短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09 15:07:00 +0800 CST  
@血洗翎写的时候本来是要写,发的匆忙没检查一遍,就忘了,刚才改了下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09 16:11:00 +0800 CST  
米蓝 我想抱抱你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10 17:58:00 +0800 CST  
我想今天把文更完,所以可能会很晚才会发上来,大家如果困了就去睡觉,明早来看,毕竟身体很重要 抱抱你们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10 18:27:00 +0800 CST  
在写,有些事情耽搁了,你们先去睡觉,都听话,不然米蓝首长会生气的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10 23:15:00 +0800 CST  
往事不堪回首(2),“当时小米埋伏在一个很好的狙击位,居高临下,对当时的情景看的很清楚,但是罪犯给自己的身上绑着炸弹,是那种连接脉搏的,如果他的心跳停止,炸弹会立即爆炸”,“我在无线频道命令,由副队长汤小米接任指挥权,我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我没办法不去救汤沐阳”,米蓝停顿了几秒,“小米这孩子,用队长间通讯的专属频道,求我不要过去,近乎哀求”,米蓝的心颤抖着,眼泪不由自主地淌下来,“这孩子从小就跟她爸爸亲近,这么多年也一直是汤沐阳照顾她,我觉得自己这个不称职的母亲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爸爸留给她…”米蓝低声抽泣着,“我一步步向罪犯走过去,小米还在阻止我,我直接扔掉了通讯器…这时,枪声,狙击步枪的枪声响起来,汤沐阳倒在了地上”,叙述到这里,米蓝的表情很痛苦,“小米开枪,打了她的父亲!她的父亲啊!我知道,她这么做的原因,可是…那人是她的父亲啊!”米蓝话语中强调着“父亲”的字眼儿,“虽然最后失去人质的罪犯被击毙…小米,唉,心思很重,她心中怎么能过得去呢?可是我,任务结束后,非但没开解她,还打了她一巴掌,说她枉为人女!”米蓝擦拭着泪水,可怎么都擦不尽,“当时军区要组建个驻外维和小队,小米报名了,明知道是危险重重,我却也没阻止,这支队伍在国外屡立战功,但在回国前的最后一次行动中,意外爆炸,小米为了救人,自己下落不明,”米蓝抬起自己的双手,目不转睛地盯着,好像自己亲自将小米推进了深渊…“虽然官方宣布小米阵亡,可没有她的尸体,我如何都不愿相信!!”,“小米当时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参加了行动。小米…我…我其实是怪我自己,怪我自己太没用,居然让小米身处艰难的抉择,我从来就没怪过小米,我是恨自己啊,保全不了两个自己最亲近,最心爱的人啊!可是小米,再没机会知道了…”陈默递过来纸巾,看米蓝的痛苦的表情,心如刀绞。“妈妈从来没有怪过自己,从来没有!”陈默听到这里,心中多年的不安终于释怀,“即使自己做了如此忤逆的事情,妈妈心中也没有真的怪过我”,陈默的眼角闪着安慰的泪光,像是多年被放逐的人,重新找到归宿。米蓝擦干了眼泪,用手摩挲着陈默的头,“孩子,这么长时间委屈你了。你总是让我想起小米,我怕自己控制不了情绪,所以,处处为难你,我…这个队长不够格啊!”米蓝慈爱地注视着身旁的陈默,在她眼里,小米这一刻和陈默合二为一,情不自禁搂起陈默,“队长,我……我能…叫你一声…妈么?”陈默不自信地问着。米蓝微微颔首,“妈!”,“好孩子!”。天边映出一道道红霞,太阳冉冉升起,光芒照耀着山顶上的两个人。米蓝搂着陈默,陈默的头靠在米蓝的肩膀,两个人眯着眼睛,望向初升的太阳,“生活总是充满希望!”米蓝说。“你是希望”陈默在心里说。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11 01:06:00 +0800 CST  
后面还要继续虐,如果你们受不了,就当到此结束好了。先睡觉了,睡醒抽时间再更文。等文的各位也辛苦了。晚安,也早安!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11 01:08:00 +0800 CST  
早上好!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11 05:23:00 +0800 CST  
太困了,睡觉了,晚安!好梦。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11 22:35:00 +0800 CST  
———————————
全剧终!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12 18:17:00 +0800 CST  
看这里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6-10-25 22:21:00 +0800 CST  
等我爱你(白莲花版)
http://tieba.baidu.com/p/4893945160
等我爱你(老司机版)
http://tieba.baidu.com/p/4893615981
大小米(迟到的爱)
http://tieba.baidu.com/p/4640676237
游子吟
http://tieba.baidu.com/p/4750332221
但为君故
http://tieba.baidu.com/p/4810664501

楼主 即墨的天空  发布于 2017-01-07 16:14:00 +0800 CST  

楼主:即墨的天空

字数:4631

发表时间:2016-10-06 21:4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6-08 12:18:57 +0800 CST

评论数:41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