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如果(原著向,亲情,无H)慎入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1-21 20:07:00 +0800 CST  

声明:
此文纯属练笔。
小鸣穿越,微虐,最后和四玖相认。亲情路线。不喜请点小叉叉。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1-21 20:15:00 +0800 CST  




如果可以,我希望做一个普通人,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什么都不用担心。如果可以,我宁愿当一辈子吊车尾。
真的好累,好想闭上眼,永远也不要醒来。
“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嗯。”
“这样一来你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将没有了意义。你真的......”
“呵呵。没想到你会为我担心,难道这不是你所想要的吗?按照契约,你帮我封印,我将我的力量和灵魂给你。”
“你真的甘愿放弃这一切吗?你所谓的朋友,你的村子,你的忍道。”
“......确实有些不甘,不过,已经够了,太累了。而且,这个世界还有伙伴们。我......快点吧!把我的力量,记忆,灵魂都拿走吧!我......”
“你......既然如此,你的力量,记忆,灵魂就先交给我保存,总有一天,你还会需要的。你还太年轻了,我还希望以后能有个能召唤出我的人,做个伴。”
“尸鬼,你......”
“算了,就当老夫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今天你18岁了吧。呵呵,老夫还记得18年前水门召唤我封印九尾时的情形,还真是怀念。他肯定想不到18年后的今天他的儿子做了和他一样的事。”
“你别说了,爸爸他......”
“总之,好好享用吧,老夫的礼物。”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1-21 21:18:00 +0800 CST  
作业神马的!统统去死吧!
俺把胡子去了的说。










发文文。
火影办公室
“在到木叶的必经之路上发现的......”水门嘴里轻轻念叨着,“还有设么其他线索吗,在发现地有没有什么痕迹?”
发现少年的一个暗部说:“火影大人,这也正是我们所奇怪的。他的身上满是鲜血,他周围的空地上也有大量的血,但奇怪的是,除了发现他的地方以外,我们在其他地方没有发现任何血迹,甚至连新的脚印也没有。我们想不出他是如何到那的。”
“不错,继续说。”
另一个暗部接着说:“如果他是受伤以后,在路途中昏倒,那么沿路一定会留下血迹,但是这种情况被排除了。那么另一种可能就是他受伤后,被别人运送到那里。但是那个人又用了什么方法能带着一个在不断流血的人而不留下任何痕迹?除非......”
“除非他是凭空出现的,对吗?”水门说完了暗部还未说出的话。“你们做的很不错,之后的就交给我吧。有关的一切要绝对保密。下去吧。”
水门在暗部走后沉思起来。没错,这件事有太多疑点。他是谁?他上的伤是如何造成的,又是谁造成的?他为什么会昏在路边?凭空出现,是时空忍术吗?还有,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水门第一次觉得毫无头绪,看着桌子上暗部刚刚发来的得知有草忍的间谍潜入木叶但是还没有找出是谁的消息,他意识到木叶将会有大麻烦了。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2-01 22:55:00 +0800 CST  
俺来更文啦。明天开学啦!

接上次的......

“呐呐,没想到水门你也有这样的表情,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吗?”
水门一抬头,不出所料,眼前出现的是一张猥琐的笑嘻嘻的大脸。“师傅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这么高兴,我正在工作。”
“好小子,当了火影,就越来越不待见我这师傅了,怎么,还在为草隐的事烦心?”
“呵呵,确实有些棘手。师傅你这次来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小子,你说对了!自来也我要出书了!怎么样,对我另眼相看了吧,著名作家自来也大人。”
“确实想不到。”水门脑子里出现了自来也的色迷迷的眼睛,这书不会是......
“看!这就是我自来也十年磨一剑的伟大著作!”
“《自来也忍法帖》。不错嘛师傅。”
“那是当然,这可充满了我全部的情感哦。”
水门翻着书页,“一定是一部很棒的小说,一定会畅销的。”
“哈哈,那是当然喽。那水门你抽空好好看,这可是正式发行前的珍藏版哦!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再见啦。”
师傅的处女作呢,主角是......
师傅起名字的水准果然不怎么样呢,“鸣人。”

更完了。下次更文时间会很长,各位亲抱歉了!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2-07 21:27:00 +0800 CST  
发文!

无边的黑暗中,有一点微弱的金黄色的光,在光的笼罩中,一个圆形的石台神奇地悬浮着,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咒文,其中有些咒文是黑色的,这些咒文在石台的中心组成了一朵妖冶的九瓣花,每一片花瓣都由一个勾玉变化而成,细长的花瓣一直延伸到石台边缘,并在那里化成一条黑色的锁链,继续延伸到石台之外,一直延伸到黑暗的尽头。在石台上九瓣花的正中央立着一根石柱,石柱上缠满了同样的黑色锁链,那些黑色锁链将一个人死死地绑在石柱上,那个人正是穿着橘色忍服戴着木叶护额的漩涡鸣人。
此时,鸣人正扯着嗓子大喊:“喂!尸鬼老头!你在哪里啊!快出来!这到底在哪里啊,尸鬼,是你的肚子里吗?为什么四周黑洞洞的,而且为什么我会被绑在石柱上!还有,为什么我还活着啊!!!”鸣人边喊边不停地扭动身体,弄得锁链哗啦啦地响。忽然,他意识到了什么,“这......”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2-11 17:00:00 +0800 CST  
接上文......

“小鬼,别没头没脑的大喊大叫。”黑暗中传来了声音。
“哈!是尸鬼!你快出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我是死了吧!还有,这是你的肚子里面吗?我怎么看不到你?”鸣人四处张望着。
“白痴!你在老夫的肚子里怎呢可能看到老夫!”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是说封印成功了,你把我封到了你的肚子里,看来我真的死了。尾兽呢?不是应该和我封印在一起吗?我怎么没看到。”
“小鬼,别着急。尾兽分别在九根链子的另一头。不过......”
“不过什么?”
“封印并没有完全成功。也就是说你还完全死掉。”
“你在说什么啊!我漩涡鸣人不是在你的肚子里吗?我的确是死了哦。”
“你错了,漩涡鸣人不在我的肚子里。”
“......”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2-12 14:15:00 +0800 CST  
好吧,时间下次再说,俺找资料有些纠结,强迫症......
文......

“这么说......”
“没错,小鬼,你回到了过去。”
“过去......”
“就是九尾还封印在玖辛奈体内,水门还活着,一切还都很美好的过去。”
“爸爸还没有......”鸣人看着楼道中水门远去的身影,那金色的光芒模糊了他的视线,白色披风上的红色刺痛了他的心,鼻子不由自主的酸了。渐行渐远,鸣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冲过去抱住那抹金色,但他刚要移动,巨大的锁链却将他拉回了现实——他被牢牢地绑在柱子上,结果,鸣人只能扭动着身体无助地看着那光的消失。
眼前再一次黑了下来。
鸣人仍旧挣扎着,链条因碰撞而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可是毫无作用,由于失去了知觉,鸣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可恶!”用螺旋丸轰,可是却丝毫感觉不到查克拉。
“小鬼,别挣扎了,这链子其实是实体化的咒印,忍术对它毫无作用,更不用说物理攻击了。况且,你的查克拉在链条的另一边压制着尾兽。”
“......”
“也就是说,脱离了本体的你只能呆在这里。”
“那病床上的我......”
“他现在已经没有了你这部分所拥有的一切,包括忍术,体术,查克拉,和记忆。”
“那木叶,爸爸......”
“......”

最远的距离莫过于此。

“那么为什么还要回到过去?现在的爸爸还活着,但为什么又要将我囚禁在这里!”
“是封印,不是囚禁。”
“随便你怎么说。明明是不可能的事,明明从一开始就已经失去,明明永远不会再相见,可是现在为什么要回到过去!”鸣人仍记着刚在病房里的画面:水门看着病床上被绑成木乃伊的“自己”,目光温柔。可是他知道,那目光里并没有所谓的“父爱”。而他有多么想喊一声“父亲”,可是记忆却和身体分了家。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2-18 22:40:00 +0800 CST  
文......

现在的鸣人垂着头,默默不语,失落感渐渐扩散开来。
“唉,小鬼,别又摆出这幅表情,话说这不是你的‘遗愿’吗?真是的!老夫好心帮你,没有感谢不说,反而还来一大堆抱怨。”
“尸鬼,你这哪是帮忙,我被困在这里,那边的我又失忆了,我见到爸爸又有什么用!”
“......”
“呐呐,尸鬼大人,是你把我封在这里的吧,你能不能解开封印,让我回到我的身体里。”鸣人抬起了头,浑身散发着希望的小星星。
“回去,做什么,和你的父母相认吗?你要知道,这是在过去。”
“那就更要回去啦!现在斑还没有袭击木叶,如果我能先消灭掉斑,那么九尾就不会袭击木叶,爸爸妈妈也不会死......”
“如果那样,你便不会成为人柱力,也不会是被人嘲笑,疏远,憎恨的吊车尾。同时,也不会有宇智波一族的悲剧,三代,自来也等人也不会死,更不会有四次大战。这样世界便会和平了吧。”
“正是这样,现在消灭了斑世界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痛苦和仇恨,这样人们便可以生活在一个充满爱的世界里。而且以我现在的实力,打败他完全没有问题!”
“天真的小鬼!想要改变世界吗!”
“我是预言之子,是六道的继承者。”此时,那双蓝眸里除了希望更是充满了坚定。
“真的能改变吗!在此之后,仇恨真的消失了吗?那么你又算什么!”
“......”
“孤儿,人柱力,吊车尾,这不都是你吗!孤独,仇恨,愤怒,这不都是你所经历过的吗!你作为漩涡鸣人的记忆,这些不都存在于你灵魂的深处吗!一切都没有变,你没办法辩驳!”
“可是我所拥有的并不只是憎恨,还有......”尸鬼说的没错,一切都没有变。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2-19 11:54:00 +0800 CST  
接上文......

这时,门再次被推开,进来的是纲手。
“呦!纲手”自来也打了招呼。
“水门......”纲手欲言又止。
自来也知道这正是水门的又一桩“心事”,“哈!我先走了。”
“等等!老师,你和我们一起去吧!”水门站了起来,示意纲手,“一起去吧!”
“那也好。先去医院吧。”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2-26 12:40:00 +0800 CST  
文......

“不得不承认,他的恢复能力很强,昨天换绷带时,我发现他身上的伤便已经痊愈。”
“那他现在如何?”水门紧跟着纲手,穿过医院的一道道守卫森严的门。
“身体还很虚弱,但精神状态还不错。只不过......”纲手翻着病历。
“你说他部分失忆了?”自来也用手挠挠脸。
“是受到了损伤吗?”
纲手推开门,看着水门,“但好像原因不止如此。总之还是先看看吧!”

病房的门被推开。“静音,怎么样?”
“他还醒着,刚吃了药,纲手大人。”静音放下手中的杯子,“是四代......”
“辛苦了,静音。小子,有人来看你了。”纲手拉开了床前的帘子。一抹金色的光映入眼帘。自来也微微一惊。
“大姐姐,你来啦!”悦耳的声音响起,少年转过头,露出开心的笑脸。
水门微微一惊,虽然他先前也见过这个少年,但那时他还像一个木乃伊一样在昏睡,这次见面他才真正看清少年的相貌。
自来也更是吸了一口气,如果说一头金发还不足以说明什么,那么那双蓝宝石般的明澈的双眼则让他无法不遐想。他想到了他和水门见面的第一天......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2-26 14:14:00 +0800 CST  
文......

“唉!这个大哥哥谁呀?”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好,我是波风水门,你以后叫我水门就好。”水门走上前去。
“水门哥哥。咦!这个大叔又是谁?”
大叔....... 为什么纲手是“姐姐”,而我是“大叔”......此时自来也沉浸在无限的怨念中。
水门笑着看向自来也,“他呀,可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是我的师傅,叫自来也。”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2-26 14:36:00 +0800 CST  
文......
“小鬼,我可是传说中的忍者:著名作家自来也!”自来也走上前去,“呐!这是我的新书。”
“喂喂,师傅......”
“《自来也忍法帖》”
纲手挑眉,“没想到你还真会为这本破书宣传。”
“大叔,话说......你说你是忍者?忍者是做什么的?忍法又是什么?难不成,是传说中的拉面菜谱!啊,大叔你原来是是拉面师傅啊!”
自来也栽倒,“才不是什么拉面师傅!是忍者!”
水门看着少年茫然的眼神,“你真的从不知道忍者吗?”
少年挠头,“你们怎么都问我这个问题啊!我说过的,我只知道我的名字是鸣人,今年十八岁,最爱吃拉面。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鸣人?你叫鸣人?”自来也爬了起来,怎么会这么巧......
“就是鸣人,虽然我爱吃拉面,但我叫鸣人,才不是什么‘鱼板’!别在乱叫了!”少年有些生气地看着静音。
“哈哈,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很特别。”果然是巧合啊,没想到还真有人会像我一样想到这样的名字......

------------------------------------------------------------------------------
第一次用分割线
------------------------------------------------------------------------------
尸鬼体内
“啊,果然!拉面是我一辈子也不能忘的!尸鬼你真是了解我的心。”鸣人激动地泪流满面。
“小鬼,你给我安静!想要封印什么记忆,是你的本体决定的,他想要忘记什么,记起什么,都是他的意愿,老夫决定不了。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死心吧。”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3-02 21:11:00 +0800 CST  
文......
水门用手托着头,内心的那种隐隐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自来也倚着办公桌,想着刚才所见的那个孩子。“真的要这样做么?让亥一来处理这件事,是否有些小题大作了?重名这种事并不罕见,况且那孩子并不像是装的。他现在在纲手那,还有暗部。等一等,他的记忆也许会恢复,这不是更好?”
“这样做逻辑上确实有些不妥。但是好似有一双无形的手,紧紧地抓住我不放,我发现我无法忽视这种直觉。师傅,木叶将有大事发生了。我身为火影,一切所做的都要为了木叶!”
“水门......”自来也神色凝重。
“当当当。”
“看来卡卡西来了。”自来也起身,“我先走了。”
卡卡西看着自来也从自己面前走过,只是微微鞠躬,并没说话。水门的脸色变得温柔,“卡卡西,怎么样?”
“嗯。”卡卡西懒懒地答道,但他能感到内心的一种强烈的压抑的冲动。
水门整理着桌上的卷轴,“那么,想做任务吗?一个D及任务。”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3-02 22:45:00 +0800 CST  
文......
夜,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弯弯的残月映着星星点点的灯光使村子更加沉寂了。
从地下室出来,打一个哈欠,深吸一口初春之夜的冷气,看着来人。
“‘传说中的自来也大人’,请接口令。”
“‘偷窥女汤,被纲手大人完虐’,辛苦了,山中君!。”
放松了警惕,点一支烟,“啊!终于可以休息了。现在木叶混入间谍,后半夜值班要更加小心啊!”
山中抽着烟,走在回家的路上,丝毫没有感受到身后的危险。忽然,一股凌厉的查克拉逼来,“什么人!”应声倒地。
一只脚捻灭了掉在地上的烟,“切!这就是传说中的山中一族的上忍?还真逊啊!”将双手放到地上之人的头上,“来,帮本大爷拿一个卷轴好么,我可爱的‘傀儡’。”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3-03 21:06:00 +0800 CST  
文......

木叶病院的大门前出现了难得的笑脸,伴随着中气十足的声音,这都来自那个一身白色和服的金发少年。
鸣人正动作夸张地挥着手,“卡卡西,早上好!”
“呦。”左眼被护额挡住了的卡卡西面无表情地哼了一声。
鸣人对此并不在意,走上前,伸出手想要摸卡卡西的头,“嘛!小孩子别一大早就耷拉着脸。”
卡卡西不着痕迹地躲开,内心闪过一丝不爽,“别叫我小孩。”
鸣人笑嘻嘻地绕着卡卡西转悠,“可是你确实比我小。卡卡西,今天你还会陪我逛木叶吧!那么首先还要去吃一乐拉面!”
“随便。”

一乐面馆
“接着,要去参观吧......去哪里好呢?”鸣人的嘴里塞满了面,同时双手又在不停地往嘴里送,还挂在嘴外面的面条在空中飞舞,活像章鱼滑腻的触须。
卡卡西在一旁冷冷地看着,没营养的食物,不雅的动作,这么瘦却吃这么多,也不怕撑死,白痴。卡卡西的内心一颤,为什么会想到,白痴......

“大叔!再来两碗!静音姐姐说我今天可以多逛一会,要我说,我的身体早就好了!”
卡卡西盯着鸣人,不爽!那白痴的样子,白痴的动作,为什么是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老师......不配!那白痴的表情,尤其是那白痴的笑!为什么......带土......左眼微微刺痛,这家伙不配!这家伙,为什么会这样的幸福,根本不了解痛苦,为什么......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3-03 23:55:00 +0800 CST  
抱歉!
文......
面岩
“咯!哇,好有艺术感的雕塑!没想到走近一看这么大!”鸣人揉着吃撑了的肚子,抬头90度角仰望着头顶上的面岩,“卡卡西,怪不得你说这是木叶的标志!”
“......”此时卡卡西正想着自己的钱包,这样下去,真是比S级任务还让人难以接受......
“咦,这四张脸是谁?”
卡卡西抬头看着自己头上的“四代目”,“他们是木叶历代火影,作为一村之长,他们是最强的忍者,肩负着领导、保卫村子的使命。成为火影,刻上自己的面岩,是木叶忍者的无上荣耀。”
鸣人搓搓鼻子,“无上的荣耀?如果我是忍者,我也......”
“不可能的。”
鸣人惊讶地看着卡卡西“你说什么?”
卡卡西插着兜转过头,“我说,你不可能的。你不会懂......”火影代表的不是荣耀,而是牺牲。
“什么吗!卡卡西你也太看不起我了!我又不是忍者。”鸣人生气地眯起了眼。
“该回去了。”
“咦,这么早!我还有很多地方没去。”
“一天最多一小时。”卡卡西看着鸣人,“不要忘了你是谁。”
颓废的目光中带着轻蔑,慵懒的语气中透着寒意,讨厌的小鬼,我又怎记得我是谁。“切。”鸣人手握着腰带,大步超过卡卡西,没再说一句话。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3-17 15:06:00 +0800 CST  
文......
木叶病院
密室中,地板上的繁复的咒文映着环形的烛光发出诡异的光芒,偌大的房间中只有四个人。
“开始吧。”纲手最后确认了所有的监测设备,心跳,血压一切正常。
水门站在鸣人旁边点头示意。山中亥一走上前,将手按在鸣人头上,面色凝重,“纲手大人,真的要......万一像上次一样......”
亥一看着被术式禁锢的沉睡的鸣人,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愧疚。他不希望这个笑的像太阳一样的人是所谓的间谍,更不希望个无辜的人带来痛苦。他从来没有见过像鸣人这样因为被读取意识而痛不欲生的人。在上一次读取中,鸣人突如其来的疼痛扰乱了他的意识,以致读取被迫中断。那之后鸣人的精神状态十分消沉,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甚至拒绝一切治疗,直道前几天在木叶转了转,才又恢复。想必这次亦和上次一样。
“没关系,必要的时候会用镇静剂,你只管专心,在我说之前不可以停下,这次一定要成功。”
“我明白了。”亥一闭上眼,进入了鸣人的意识,看见了鸣人的大脑。大脑被九座鸟居(一种类似于中国牌坊的日式建筑,各位亲知道那是啥玩意吧)环绕,“这次一定要破解这个术。”亥一穿过鸟居,来到鸣人的大脑前,深吸一口气,将手伸了进去开始读取。果然不出所料,亥一读不到任何记忆,只看到一片空白,他知道这一定和那些鸟居有关,“不管是什么术,一定要先找到破绽。”亥一想着,继续在在一片纯白中寻找着一丝杂质,这就像是在海水中追踪一滴淡水,在阳光中发现一丝阴霾,无比艰难。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3-17 20:18:00 +0800 CST  
文......
时间一点点流逝,亥一因使用大量的查克拉而变得十分疲劳,与此同时,纲手这边亦是不轻松,虽然被术式压制,鸣人还是痛苦地颤抖着,煞白的脸上布满了汗水,整个房间中充斥着痛苦的呻吟和沉重的喘息。“纲手大人,怎么样?”水门握着鸣人冰凉的手,十分焦急。“不能再注射镇静剂了,否则会造成休克。现在除了坚持没有别的办法!”纲手一面向术式中注入查克拉,一面看着监控仪器。
“找到了,火影大人。”亥一的声音打破了紧张的气氛,“找到忍术了,是封印术,我从没见过,破解不了。”
“什么样的术式?”
“只有一个漩涡。”
“漩涡!”水门警觉起来,“能想办法让我看看吗?”
亥一将另一只手按在了水门头上,“我将他的思想传给你。”(这个能力估计是按杜撰的)
水门闭上眼,一个黑色的漩涡出现在眼前,“这是......”双手迅速结印,“开!”查克拉涌动,黑色漩涡急速旋转,扩大,化成一个黑色的圆。“唔......”鸣人痛苦地哼出了声。“不行吗?难不成......”水门再次结印,更多的查克拉漩涡一般的涌入黑色的圆中,渐渐的黑色退去,剩下一个四周布满咒文的漩涡。水门看着那黑色的咒文,身体一震,“这!怎么可能!”(各位亲都猜到了吧!呵呵!)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3-17 21:29:00 +0800 CST  
文......
“这几天不要做太剧烈的活动,不久就会痊愈了。”
“谢谢你!没想到你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竟然是这么厉害的木叶忍者。”
“哈哈!木叶的忍者都很厉害呢。”
“是呢。这么厉害的忍者,在战争中你不害怕吗?”
“当然会怕,但是为了守护重要的同伴,不管什么样的敌人我都不怕!我一定要成为最出色的医疗忍者!”
“为了重要的同伴而不断前进,真是坚强的姑娘。能成为你们的同伴真是幸运啊!”
“我也为有这样的朋友而感到幸福。”
“呵呵,小姑娘,那么为了你的朋友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
“当然!我一定会坚强地活下去!”卡卡西,带土!

楼主 national90  发布于 2012-03-17 22:40:00 +0800 CST  

楼主:national90

字数:46137

发表时间:2012-01-22 04:0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8-05 00:14:07 +0800 CST

评论数:164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