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徒番外篇-达兹】狗

啊啊…………看这个架势居然又是个不短的篇幅……大概没个几万字完结不了吧?

楼主 要叫我Sir  发布于 2012-12-05 18:51:00 +0800 CST  
我是达兹,能把身体化为刀刃的钢铁人。原属巴洛克的高级特务Mr1,如今是逃出推进城的凶恶犯,跟随大海贼沙鳄鱼最久的随从和护卫。
我没有关于父母的印象,从有记忆的时候起就是睡在杂物舱的麻袋堆上,船上没几颗牙的老船工每天会给我一些剩饭,让我不会饿死在大海上。
大概是因为在海上生活的太久,我反而不习惯陆地上的平静生活。我记得最初让我栖身的那艘船终于将我这个只会添乱的小鬼扔在了一个小岛上,陪在身边的还有那个眼看要老死的船工。大概是相处多年终究是有点感情,那些邋遢的水手没有像他们的船长那样转身就走,凑了点钱递给了那个颤巍巍的老头子,又说了点祝福的话,这才重新回到甲板上,扬帆远行。
那老头儿对此很满意,时常跟我感慨,说在海上打拼的人能活到他这个岁数已经是很难的事情,更不要说还能回到陆地上平静的度过剩下的日子…………
可是我还是想回到海上。
坚实的地面让我感到身体沉重,没有了海浪充满韵律的摇晃感,我的血液似乎都要凝固了。
我就这样度过了无趣而又沉闷的三年,在我10岁的时候,终于在一个下雨的夜晚悄悄离开了那栋旧房子。我一口气跑到了码头,爬上停靠在那里的一艘商船上,藏进了熟悉的杂物舱。
——我真不知道我的运气到底算好还是不好,容身的商船刚出海不到两天,就遇上了海贼船。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传闻中的海上恶魔,和那些老船员说的如出一辙。贪婪、残忍,不但抢走了所有的金钱货物和物资,还将船长和所有的船员都吊在了桅杆上!
我躲在满是灰尘的旧柜子里瑟瑟发抖,却还是被他们发现并拖了出来。我拼命反抗,成功的撞倒了几个海贼后夺路而逃,却还是被狠揍了一顿后扔在了那个满脸横肉的海贼头子面前。

楼主 要叫我Sir  发布于 2012-12-05 18:51:00 +0800 CST  
“……哈哈!小鬼倒是挺有力气嘛!”在得知了我的年龄后,那个长得像个野兽似的家伙很诧异的比划了一下我的身高,然后逐个检查了一下被我的反抗搞得嘴歪眼斜的手下们,粗鲁的大笑起来。
因为觉得我能成长为不错的打手,海贼船长很是直接的招揽我加入他的海贼团。他没有讲什么大道理,也没有用什么诱导当时还是个小鬼的我。他只是咧出满口的黄牙,用带血的刀指了指挂在桅杆上的尸体们,给了我一个选择——
“要么加入我们做个海贼,要么加入它们烂在海里。”
——我的答案显而易见,不是吗?
于是我加入恶魔的行列,做了海贼。
——————————
也许我得感谢那个粗鲁不堪贪得无厌的海贼船长,是他让我迅速的抛开了小鬼的幼稚,懂得了在海上生存的艰难和残酷。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讨厌他,以及所有和他一路货色的海贼们。——哪怕是过了这么多年,偶尔不小心回想起他们,我还是会觉得恶心。
尽管在那艘船上呆了不到一年,他们却让我了解到,原来真的有那种只能用“畜生”来描述的混账……不,他们是连畜生都不如的人渣!吃屎长大的蛆虫!他们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戮和掠夺!没有丝毫的气概和原则,像群饿疯了的野狗一样聚集在一起!他们可以毫不犹豫的虐杀不敢反抗的老弱,并以此为傲!不但没有身为男人的最基本的尊严和荣誉感,甚至连人性都抛弃了!
即便当了海贼,我也无法与这些渣滓共处!我决定在我能独自出海的第一时间干掉他们,作为给自己的饯行!——哪怕他们沾上他们的脏血会让我的手烂掉!
……………………
但是没有劳动我亲自动手,深不可测的大海就判了他们死刑。
只是一场不算大的风暴,就把他们全都扔下海喂鱼去了。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只是那种级别的风暴和漩涡,就能把那艘船绞得粉碎。……或许海中真的有所谓的神明吧?
抱着一块残破的甲板,我很幸运的在两天后漂流到了一座小岛上。——其间居然没有碰上任何对人肉有兴趣的鱼类。
短暂的休养了一阵后,我便开始了自己的航行。
因为熟悉海洋,又很会打架,我很快就找到了愿意接纳我的船,但是…………
那几年我好像得了什么古怪的强迫症,像只不安分的海鸥一样,在这艘船上停靠一会儿,然后又飞向下一艘船。我跟随过的船长多得记不住他们的脸,他们有的温和有的亲切有的威严有的精明……当然,也有黄牙那样的人渣。形形色色的人我遇上过不少,也确实有几个对我非常不错的家伙。可我似乎总是不自觉的把他们和我心中一个模糊的影子作对比,然后在失望和厌倦的时候停下脚步转过身,继续没有目标的寻觅。
——我是个胸无大志的人,没兴趣做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如果没有碰上黄牙成为海贼,也许我会安分的跟随一位经验丰富脾气不错的老船长,靠着还不错的身手保护他的商船和船员。这样勤勤恳恳的干几年后他会把我当成左右手,然后提升为大副。也许他还有个温柔贤惠的女儿,她将来可以成为我的妻子。然后我拥有了一个温暖平凡的家庭,也许还会有一群调皮的小鬼需要我抚养长大。这么幸福的过上十几年,继承了老船长的责任和他的船,继续航行在熟悉的航线上……
但我已经成为了海贼,这些平凡人的生活便已经不属于我。我不是个渴求财富和血腥的混账,也不是个想要名扬四海的野心家。我向往的是那些小说故事中锄强扶弱的豪杰好汉,人人称颂的侠盗义贼,像他们一样痛快的豪饮,放肆的大笑!抢夺那些为富不仁者的财宝,义愤填膺便可拔刀斩杀一切不平!!

楼主 要叫我Sir  发布于 2012-12-05 18:52:00 +0800 CST  
…………可我是个没人指挥都不知道该干什么的笨蛋,航海图拿在手里都不太看得懂的半吊子。复杂的脑部活动从来都不是我的强项,智谋方面只比“头脑简单”强一点……
那么我可以退一步,做个‘伟大船长’身边的‘传奇海贼’。那么我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那个可以让我变成‘传奇’的‘船长’。
但是那个臆想中‘船长’的样子连我自己都看不清楚,只能模糊的知道他很聪明,很强大,很威严,很有义气胸襟。——最重要的是他不能是个人渣。
那时候的我毫不了解自己选了个多稀有的目标,然后自我安慰着见到了就一定会认出来的。于是我就这么在不同的海贼船上跳来跳去,直至遇上了我的老板——沙.克罗克达尔。
——那时候的他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还没有在名字前面冠上‘Sir’的称号,甚至不是个船长。
我们相遇的那个小岛的名字我已经记不清了,因为那对我并不重要。
因为总是不在任何船上停留,而我又不爱解释什么,于是我有了个‘养不熟’的坏名声。我在那个小岛上已经逗留了快三个月了,却没有哪条船愿意接收我。他们总是很谨慎的打量我,客气的家伙会和我说他们已经满员了,而更多的则是直接告诉我‘我们不需要一个无法信任的家伙’。
那时候我身上的钱几乎花光了,我又自持着可笑的‘原则’不想去抢劫岛上的居民。但是如果再没有愿意带上我的海贼团出现,我就不得不考虑是否应该抢个风评不好的富翁,然后独自出海了。——至少那样不会沦落为毫无尊严的乞丐。
我再次到码头上去碰运气,然后就见到了他。
如果不是他身后那块用来当背景板的海贼旗,我大概会以为那是哪条商船船长的少爷。见惯了不修边幅的邋遢水手,我还是头一次知道有人会穿着干净整齐的棉布衬衫和铮亮的皮靴呆在海上。
他那时翘着腿坐在临时放置的桌子旁边,低着头在一张纸上刷刷的写着什么。垂肩的黑发在脑后随意的扎成一束,额上垂下来几缕顾及不到的顽固分子,挡住了他的脸。我听见有忙碌的水手喊他‘大副’,这让我很好奇,于是走了过去。
‘——这是在干什么?’我问他。
‘——招人。去伟大航道。’他头也不抬的回答,声音低沉慵懒,带着一股子傲气。
‘……你是大副?’我有些疑惑的问。
‘对。’
‘为什么大副会做这种杂事?’
‘……没办法,’他叹了口气,向后靠在椅背上,将刚写好的东西‘啪’的贴在了背后的海贼旗上。‘满船的混蛋,居然只有老子的字能看!’
他转过头来打量了我一下,似乎有些讶异于我的体格似的,挑了挑下垂的眉毛。
我也打量他。——平心而论,那时的沙鳄鱼的长相并不突出,只能用‘端正’来形容。但那么一张普通的脸上,却有一双稀罕的金色眼睛。那双眼睛有着浓密的眼睫,眼型狭长锐利,瞳孔深邃,让人不由自主的联想到黄金和蛇眼宝石。这两只眼睛是如此的出彩,我甚至为它们长在那样平凡的脸上而感到可惜。
‘……去伟大航道吗……算我一个。’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这么说道,平板的像块石头。‘——我是达兹。’

楼主 要叫我Sir  发布于 2012-12-05 18:53:00 +0800 CST  
‘最好想清楚,那地方不是谁都能回来的。’他点燃香烟,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金属色的眼睛里有些挑衅的神色。‘——那鬼地方可没法中途下船,我也不会允许手下的船员任意妄为。如果你不能保证这一点,我劝你还是留在这个只有弱者的池塘里,否则别怪我因为你的忤逆而把你撕碎了扔给海兽。’
‘……没错,他们的确都叫我‘养不熟的狼’。’我俯视着他,面无表情。‘那是因为他们没资格留住我。你要是有本事折服我,老子也可以变成一条死心塌地的狗。’
‘——呵,挑衅未来的顶头上司?挺有种嘛!’他突然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白森森的牙齿闪着让人心悸的寒光。他抽出一张写满字的契约,伸出左手抓住我的手腕。‘按个手印吧,小子。之后你就要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了——’
我那时突然间战栗了一下,脑子里有什么东西慌乱的发出尖锐的警报,仿佛我下一个动作的走向关系到我的未来是否会万劫不复。
——作为一个本能快于思维的人,我用力的向后抽手。那个金色眼睛的小子显然没料到我的反应,被我扯得踉跄着站起来,握在手腕上的结实手指却条件反射般抓得更紧。
‘——你妈的……臭小子!’他抬起头来,金色的眼睛里明白的燃烧着怒火,苍白的额角跳起一根筋络。‘老子抓住的东西,还从没有能再逃跑的!’
我面无表情的挺着胳膊,看他徒劳的想要扳动它。——若是单论力气,还真没几个人能赢过我。
‘……该死的,你是吃石头长大的吧?’片刻之后他就停止了强逼它按手印的行为,咧嘴笑了笑,金色的眼睛里闪过几分狡黠。‘老子决定了!你这王八蛋以后的人生只有两种结果!’
他极其迅速的抄起桌上的印泥,一下子拍在了我的手掌上。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那张契约就紧跟着被按在了手上,留下了一个血淋淋的大手印。
‘——你小子要么成为老子的狗!要么成为老子的死狗!’
…………………………
既无赖又嚣张的混蛋宣言,却一语中的。
——————————————————
进入伟大航道的过程新奇而又危险,我实在是没法顺畅的讲述。相信找一个嘴巴灵巧的家伙来描述,会比我干巴巴的语言更出彩。
众多岛屿的风土人情,多变的诡异天气,巨大凶猛的海王类,奇特的物种和土著……伟大航道上值得一看的东西多到出一部巨著也不一定能写的全面。那些刺激的日子即便是我这样木讷的人,也会在回想起来的时候忍不住有些怀念和激动……但是我要说的不是这些,而是那时候承载我们的船,以及那些围绕在我们周围的人。
其实在众多的海贼团中间,只有三十个人左右的我们简直不值得一提,就连所乘坐的那艘老式木桅船都毫无特色。船长是一个50来岁的豪爽大叔,很讲义气又很重感情,总是大大咧咧的跟我们打闹在一起,亲切的要命。——也许这就是‘父亲’的感觉?
他对年轻的大副极为重用,几乎把所有的权利都交到了克罗克达尔手上,对大副时常因为他与水手们毫无身份之分的幼稚行径而爆发的怒火毫不介意,嘻嘻哈哈的敷衍着道歉……简直就好像一个不怎么着调的笨蛋父亲,和他生性严谨不得不为其操心的优秀儿子。
那艘普普通通的海贼船载着满船让人头疼的笨蛋,就这么一副无知者无畏的架势在伟大航道上闯荡。——虽然时常也会遇到危险,但是不得不说,每天的日子都很快活。
————如果这艘几乎灌注了克罗克达尔所有温情的船没有沉没……如果笨蛋船长能坚强到最后,把‘父亲’的角色演绎到尽善尽美……如果这群‘没有文化不知道害怕’的笨蛋们能像遇到暴风雨时那样紧紧抱在一起,不抛弃任何一个同伴……
……………………
……………………
——也许我们都会死,抓紧彼此的手一起大笑着沉进海底。
——或者我们拼尽全力的战斗会保留下一部分人,活着的人会流着泪埋葬朋友们的躯体,然后擦干眼泪继续向着共同的目标前进。
……多好的结局,不管是哪一种。
——但是他们都无法造就日后恶名昭著的大海贼‘沙.克罗克达尔’。
…………也无法成就‘忠勇无畏’的‘好狗’Mr1——钢铁人达兹。
——————————————

楼主 要叫我Sir  发布于 2012-12-05 18:53:00 +0800 CST  
其实刚开始我不太喜欢克罗克达尔,除了因为不算友好的初次见面以外,那家伙总给我一种他和我们不是一路货色的感觉。——不是说他不像海贼,相反,那家伙战斗起来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凶狠样子。男人之间的厮杀,都会下意识的避开下身的要害,无关怜悯,算是一种决斗的礼节。可那家伙完全不管这些,撩阴腿这样阴损的招数屡见不鲜,打扫完战场后即便是身为同伴的我们,在看见他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夹住腿……这家伙不但是个海贼,而且还是很缺德的那种。
但是比起我熟悉的那些粗鲁豪爽的笨蛋同行,这个年轻的大副显得太过不同。
他很聪明,心思慎密而且眼光毒辣。我们一群人挤在一起想破脑袋都解决不了的难题,他只需要思考几分种就可以找到好几个切入点,用最迅速的方法找出答案。——对他来说找到解决办法易如反掌,他所要思考的是哪种办法最直接有效。
他很讲究穿着,属于他的衣柜里永远叠着一打干净的衬衫,以及质地结实不妨碍行动的马裤。就算是简单的水手衬衫,他身上那件也绝对不是粗麻的。而我们基本上都是套着满是汗渍的麻衬衫和皱巴巴的帆布裤子,为了方便清理有不少人甚至都不在甲板上穿鞋,而我们每天早上都是将他那双皮靴清脆的踏地声作为起床号。
他拥有全船唯一一套包含了梳子、剪刀、指甲刀、剃须刀、修甲挫和挖耳勺的修饰工具。为此我们在暗地里不知多少次嘲笑过他不够粗鲁,没有海上男儿的气概。然后每次去花街柳巷找乐子的时候再把他当成全民公敌,避开与他同行的尴尬。——光是我知道的,愿意免费招待他的流莺就有十多个。
他不太喜欢聊天,甚至可以说不屑于和我们谈话。晚饭时水手们之间粗鲁露骨的荤段子大会总是会让所有人都兴奋起来,但他从不参与。要么在那里专心的研究盘子里的东西到底出自什么品种的动物,要么干脆衔着一支烟倚在栏杆上吹海风。这个暴脾气的家伙只在对着船长破口大骂的时候使用过较长的句子……嗯,或许还该算上惩罚犯错的船员的时候。他会狞笑着揪住那个手足无措的笨蛋,用缆绳亲自将他捆着倒挂在桅杆顶上,用朗诵一样的语调抑扬顿挫的念出一大串既下流又恶毒的字眼……有些东西连我这个没什么教养的野种都说不出口,只能告诉你词汇内容包含了各种生殖器官、不纯粹血统代名词、从祖宗八代到子孙万代的排序问题、动物与人类交融的可能性…还有大量的排泄物复合名词……
从言行举止,到学识修养,这家伙与我们格格不入,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阶级感。仿佛就算大家同样是颗石头,我们是拿来铺路的,他则是可以镶嵌进首饰上摆在玻璃柜里的……高档品?
——没错,就是这个,他与我们的‘档次’不同。

楼主 要叫我Sir  发布于 2012-12-20 20:07:00 +0800 CST  
按理说这样一个家伙处在这样一个团体里,应该早就被排挤出去了。或者干脆扔下我们这些土包子,自己扯出旗帜单干。
可事实恰恰相反,船上的笨蛋们像是什么被洗了脑的邪教徒一样盲目的崇拜着他们趾高气扬的大副,哪怕他们中有的人年龄足够做他的父亲!克罗克达尔每个认同的点头,和更加少见的赞许都能让他们高兴好一阵子。要是哪天那双铮亮的皮靴没在他们的屁股上踹上一脚,耳边没被劈头盖脸的骂上一句,他们就好像缺少了什么似的坐立不安……
——如果不是这艘船神奇的聚集了世界上最贱的蠢货,那么只能说明,那个金色眼睛的家伙已经完全掌控了他们的意志。
…………真是太神奇了。
这家伙完全勾起了我所剩无几的好奇心,和一丁点的敬佩。我试着接近他,想看看自己是不是也能学到这种驭下的手段,哪怕是皮毛也行。
我在那艘船上勤勤恳恳的干了三个月,十七八次的战斗都有精彩表现。我试着放开点胸怀融入这个单细胞生物过多的团体,这并不难,那些船员的智商不负他们的大副给予的评价。然后我发现,那个家伙终于把我从那堆傻瓜背景板里区分出来,单独注意到‘我’了。金色的眼睛时常会在眉骨的阴影下转过来,带着几分探究的意味。
后来我如愿以偿的被调到了他的手下帮忙。可笑的是并不是因为我做事认真或者作战勇猛,而是因为我能看懂官方格式严谨的文件,并流畅的写出一整页的航海日志。——尽管‘语句古板词句匮乏’,但它不但将意思表达清楚了,而且没有太大的语法错误。最重要的是……我那笔字虽然不美观,但却是全船除了船长外,唯一一份能让克罗克达尔不用花费脑细胞去描摹猜测,直接就能看懂的。
………………然后我就开始了悲惨的学徒生涯。
————————————
也许是第一次见面就得罪了他的缘故,在我成为‘大副的副手’最开始的那段时期,几乎全船的杂事都落到了我的头上。
清点物资,安排执勤表,搬运大副所需要的资料和文件,计算船员的薪水和花销,提前调查即将抵达的岛屿情报,开船前清点人员,并且寻找带回寻欢作乐忘了时间的老油条们…………我的时间被满当当的工作塞得不留空隙,连吃饭都只能抽个空。当我累得像条狗似的,拖着疲惫的身体摸黑回到和克罗克达尔共住的房间睡觉时,却发现那个金色眼睛的混蛋悠哉的坐在我的床上,将一摞航海图扔进了我的怀里。
‘——给你一周的时间,学会怎么使用航海图。——当然,其他工作也要做好。’他懒洋洋的哼了声,向我命令道。
……………………
我觉得他是在耍我,而我向来有仇必报!
……………………
我和他狠狠的干了一架。那个堆满该死的资料的房间几乎被我们全毁,而且将全船的活物都吵醒,吸引了过来……

楼主 要叫我Sir  发布于 2012-12-20 20:07:00 +0800 CST  
尽管这个家伙阴险狡猾又心狠手辣,但是力量和体格的差距摆在那,单论肉搏,他不见得就能赢我。但是我那时忘记了,他是这艘船上所有生物的无冕之王,而我不过是个在他手下打杂的……
………………
……………………
于是最后的结果再一次印证了他的权威。——我被一根长长的缆绳捆着扔进了海里,拴在船后拖了好几海里。而他则端坐在甲板上接受船医的治疗,同时监督对我的惩罚进度。直到他消气了,我才被捞上去。那时候天都要亮了,泡了一晚上的海水让我冷的倒在甲板上浑身哆嗦,连话都说不出来。而那帮没心没肺的王八蛋居然还在那边赞叹我的生命力的强韧!!
——我决定等到了下一个城市就立刻下船,去TA妈的驭下手段!当然,最好能在彻底离开前,将克罗克达尔这个人渣堵在偏僻的巷子里狠揍一顿!
下了决心后,我咬牙忍受着难熬的日子。然后发现这金眼睛的混蛋居然又给我增加了一套可笑的礼仪课程……
…………………………
…………………………
也许命运之神……或者女神?反正是那么个神明,可能真的不喜欢我,我下的决定总是会被意外动摇。
两周后,我们抵达了……总之名字很长的什么公国。我还没来得及下船,就被簇拥着推进了会议室,船长和大副都坐在长桌后面,严肃的看向我。——也好,当面说明白也是挺硬气的事。
‘——从现在起,你是这艘船的船长。’
不等我开口,克罗克达尔就扔出了这么一句话。语气坚定不容置疑,直接让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
经过一小时的密谈后,我浑浑噩噩的被推进了船长休息室。桌上摆放着的箱子赫然就是大副在上一个岛秘密采买的东西。
‘——脱。’赶走了闲杂人等,克罗克达尔回头对我言简意赅的命令道,然后便自顾自的将自己脱得赤条条的……
我想我那时大概已经痴呆了,像个机械人似的遵循着他的命令脱下了衣服。然后那家伙打开了箱子,将一堆质地高档的衣服扔给了我。
‘——穿。’还是一个字的命令。
我捧着那堆从没敢肖想过的好衣服发傻,直勾勾的看着对方有条不紊的穿上柔软的内衣,套上丝绸衬衫,系上一个个雕刻着花纹的石质扣子……
等到他再转过身来的时候,已经宛然是个有教养的职业管家了。为了遮掩眼瞳中见过血的凶徒才有的狠厉目光,他甚至在脸上架了一副眼镜。
“——你怎么还没穿上?”
低沉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不耐烦,登时让我回过神来。我赶紧手忙脚乱的套上那些衣服,其间还扣错了好几个扣子。

楼主 要叫我Sir  发布于 2012-12-20 20:08:00 +0800 CST  
‘真是让人放心不下……我再给你讲一遍,好好记住!’趁着我研究繁复外套的功夫,他再次给我重复了一次我的角色。
——‘你是这座岛上的安德烈大公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因为对身世的自卑和叛逆期的狂妄而出海成了海贼。在外漂泊了十多年,成为了一个海贼团的船长。这次回来是为了祭奠过世的母亲……’
‘——我有异议。’仔细听了一遍后,我终于发觉出不对的地方。‘首先,那个什么大公还没去世,难道他认不出自己的儿子到底长什么样子?’
‘——之所以选择你来演这个角色,就是因为这个。’克罗克达尔似乎早有准备,翻出了一个款式老旧的项链坠扔了过来。
我伸手接住,打开,然后看见了里面两张小小的肖像画。——嵌在左边的那张是个漂亮的黑发女人,另一张则是个和我有五六分相像的壮实男孩。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克罗克达尔笑了笑,声音中有些得意。‘我以前干掉过一个结仇的混蛋,因为这精致女气的玩意儿和他太不搭调了,总让我觉得有点在意,我就留下来了。——后来我又有了你,再加上这个!哼,我可是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编出了这出戏啊。’
‘…………那么第二个问题。’合上盖子,我把那个坠子握在手里。‘……他已经出海十多年了,就算他很小就当了海贼,那么现在也至少快30岁了。——可我才17、8岁。’
克罗克达尔犹豫了一下,金色的眼睛看向别处。‘……我希望你能以全部的精力演好戏,达兹。所以别在这时候逼我打击你……’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抬高音调打断他的话,太阳穴隐隐跳动。‘再一个,我的口音……’
‘在海上漂泊了十多年,口音变化了是很正常的事情。……我现在都不太会说故乡的话了。’
‘…………那最重要的一点,我根本不知道这小子的身世,如果谁要是和我聊起来……’
‘——你只要摆上你最险恶的表情,说句‘我不想谈以前的事!’就可以了。哪怕对方是大公本人也无妨。’
‘………………’
‘还有什么问题?’
‘险恶的表情……是什么样的?’我闷闷的问道。
‘………………真是够了,你这块石头!!’他扶住额头,似乎快要因为我的愚蠢而崩溃了。‘就是你打算做坏事时的表情!’
‘——我从不主动做坏事,也没打算去做过。’我很自豪。
‘…………’克罗克达尔的脸好像有点扭曲。‘那就想想你最讨厌最憎恨的人!’
‘………………’
‘——对!就是这样!做的不错!’他终于给了我一句赞扬。‘你还是办的到嘛!’
‘——那我放心了。’我恢复了平板的表情,盯着他的脸。‘只要想着你的事就可以了。’
……………………
‘……行啊小子,学会讽刺了呢。’铮亮的靴子狠狠的在我腰上来了一脚,然后那混账转身打开了门。‘记住了,现在开始,我是你的‘大副’,以及‘贴身护卫’克拉克。’
——————————————

楼主 要叫我Sir  发布于 2012-12-20 20:08:00 +0800 CST  
我的角色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复杂。
除了进入那个国家的首都时,在繁华地段上寻衅狠狠的和当地的地痞干了一架,引起注意后无意的展示了一下那个被嵌在短刀柄上,有着什么徽章纹饰的项链坠。然后再对几个前来试探的家伙阴沉着脸说出唯一的台词。导演克罗克达尔允许我在大庭广众之中完全无视大公趾高气扬的亲儿子,以及一脚踹翻那个用眼角扫视我的管家,然后潇洒的扬长而去……
除了回去旅馆吃晚饭睡觉,剩下的时间我几乎都是穿着那身高档的戏服,坐在墓地里一个普通的石碑前发呆。所有让人头疼的杂事几乎都交给了我的‘大副’去处理。
——我想我挺喜欢这样的。
每天花去几乎全部的时间去端详墓碑上的画像,我几乎闭着眼都能想起那个女人的脸。然后呆滞的幻想着那就是我的母亲,我不是被刻意丢在杂物舱里的野种,我也曾经被搂进一个温柔的怀抱,有女人轻柔的声音呼唤我的名字,在睡梦中抚摸我的脸颊…………
可惜她死的太早。
…………………………
如果她不是被那个老混蛋占有,而是嫁给一个可靠的男人,她是不是可以幸福的活到现在?
…………………………
我想,我那时怕是被这些妄想魇住了。
才会在那个老家伙和他的儿子试图挖走我足智多谋的可靠‘大副’时,有那么激烈的情绪。 ——‘…………你还想夺走我的什么?亲爱的‘父亲’大人,安德烈大公阁下?’
我看见那些制服笔挺的护卫们倒了一地,我自己的手稳稳的握着嵌着坠子的短刀,雪亮的刀刃架在那个苍老的头颅下边。我听见向来古板的声音变得像是从压抑的地底传上来的,浸透了让人胆寒的毒汁。‘我的’大副克罗克达尔像是有些反应不过来,有些愕然的站在落地窗边看着我。
‘……你真是老了啊,父亲大人,忘了太多常识。——看看你带来的这些废物和你窝囊的继承人,这么多年了,我已经强大到你无法再像以前那样任意掠夺,但我却可以轻易夺去你们的性命了。’
…………………………
我想,尽管戏份不多,但那是我这辈子最成功的演出。
——————————————

楼主 要叫我Sir  发布于 2012-12-20 20:09:00 +0800 CST  
楼上姑娘再给你附赠一只基拉。
虽然实在不明白这俩是怎么碰上头的……

喜欢嘛?喜欢就发个500字以上的回帖来!形式自选,诗歌除外。(15分)

楼主 要叫我Sir  发布于 2012-12-28 21:58:00 +0800 CST  

楼主:要叫我Sir

字数:5825

发表时间:2012-12-06 02:5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5-02 17:59:17 +0800 CST

评论数:13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