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西风犹记

1L给老张和老唐。
声明:本文中所有角色均与现实世界中的人毫无关系,注意是毫无关系!本文部分情节参考了王亚樵、杜月笙、段祺瑞等民国人物的事迹。
流氓大亨与富家子弟之间的爱情故事,轻松少虐。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18 09:07:00 +0800 CST  
先挖个坑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18 09:13:00 +0800 CST  
"阿仔..."记忆中的小叫花子忽然成了这样一个英俊可爱的青年,D甚至觉得有些恍惚,"我们上次分开的时候,你还是个小毛孩子,没想到你长大之后,会这样体面。"
L含笑望着D,时隔多年,在D的面前他依然觉得自己是个小毛孩子。"哥哥,"他的神情语气都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孩子气,"我还害怕你会忘了我呢!"
"怎么会呢?我回到天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桥洞那儿看了看,不过一无所获。我想,如果你还在天津,唐家搬回来了,你不可能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找我。"
他们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对方,L不知道自己的神情有多快乐,D也不知道自己的目光有多爱怜。
这本该是一幅和谐融洽的画面,然而,L咽下一口点心,预备要说几句话,哪只刚一开口,点心渣子便呛进了气管。L猝不及防,一瞬间咳了个昏天黑地,咳到最后简直是上气不接下气。D吓了一跳,慌忙站起来扶着他又拍又打,待他渐渐镇静下来后,又手忙脚乱地喂他喝了两口咖啡。然而D天生是不适合伺候人的,端咖啡的手一抖,L的裤子就被打湿了一小片。
L狼狈不堪的瘫坐在椅子上,满脸通红、涕泪横流,简直要把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19 00:52:00 +0800 CST  
平心而论,L没觉得D是个多有意思的家伙。这家伙从小就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年纪不大派头不小,并且时刻都摆出一副长兄如父的姿态来教育自己。然而当D再次出现在了他的生活中,他却忽然觉得日子过得活泛起来了。
这天晚上,他无所事事,索性自己开着车出门消遣。漫无目的的闲逛一圈,他最终停在了唐公馆门口。
D打扮的挺漂亮,正要准备奉父母之命,去与陈小姐约会。然而在见到L之后,什么陈小姐王小姐瞬间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他当即决定请L去翡翠居吃饭。
L却之不恭,受之无愧,很不客气的跟着D去了。他看了看D这一身的西装革履,打趣道:"看你今天打扮的跟朵花一样,我还以为你是要出去约会呢!"
D懒洋洋的坐在副驾驶上,不甚在意的笑道:"对啊,我这不是跟你出来约会了吗?"
L笑出声来,又把"约会"两个字放在脑子里琢磨了一遍,觉得的确是挺像这么回事儿的。
这两位已经再次混熟了,远不像初次重逢那样拘束,敞开了肚子大吃大喝。二人在饭桌上痛饮了白兰地两瓶,又点了一桌的大鱼大肉,主菜是一道叫花鸡。
"哥哥,"L醉醺醺的说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请你吃的就是叫花鸡?"
D是个千杯不醉的酒量,他有条不紊地回忆着十几年前的那一幕,也是笑了:"你还说呢,要不是我,你早就被人揍死了!还吃什么叫花鸡?"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19 15:02:00 +0800 CST  
这天中午,L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简单梳洗了一下后,坐上了前往北平的火车,去谈一笔人头生意。
L作为人命市场的掌控者,自然没有亲自登门拜访主顾的道理。然而这个主顾与众不同,乃是L除了D之外唯一的好朋友,军阀大佬顾云鸿。这位顾将军也是土匪出身,虽然是一肚子坏水,然而生得却是高大威武、仪表堂堂。顾云鸿见到L后很高兴,当即表示要请他去六国饭店吃饭。L受之无愧,欣然前往,并且美酒菜肴都点了最好最贵的。
两个人先是不谈正事,一顿大吃大喝。L看得出顾云鸿神色阴郁,然而并不主动询问。酒过三巡之后,顾云鸿道出了邀请L来北平的目的。
顾云鸿倒是没有提出什么苛刻的要求,杀人而已,而且明杀暗杀都无妨,反正只是要人性命。问题是对象身份特殊,乃是一位正当红的卢姓军阀。这位小军阀已和日本关东军私下建立了合作,如今携带了一千万元活动经费,正驻扎在天津,煽动拉拢各方力量,为伪军招兵买马。
此卖国军阀如今是日本人重点保护的对象,当然不是那么好杀的。所以顾云鸿当场开出了十五万元的酬金,比市场价高出了将近一倍。
面对这样一笔诱人数目,L并没有太过动心,因为知道杀一个这样的军阀,比杀两个富商大佬更难。但是他依然点点头,云淡风轻地说道:"好办,包在我身上。"
顾云鸿的语气却是有点担忧:"兄弟,姓卢的不好杀,你要小心。"
"我心里有数,你放心。"
L的心情也沉重了起来,但不是因为这笔棘手的生意。民族大义、抗日救国这种东西,L虽然平日不想不提,但他不是不懂。中guo已经变了世道,并且是越变越坏。中guojun队在来势汹汹的日本人面前,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
"大哥,"L犹豫着开了口,"日本人真的会打进中原来吗?"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20 19:56:00 +0800 CST  
顾云鸿面带愁容,说道:"兄弟,现在华北已经乱成了什么样子,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日本人来的这么凶,迟早是会打大仗的。现在南边还在给给抗日的jun队募捐,派来的款子一次就有几百万,只是..."他重重地叹了口气,"那日本人,哪是那么好抗的?"
L为顾云鸿斟了一杯酒,又问道:"那...日本人要是打过来了,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顾云鸿粗声粗气地说道,"跟他们打,打到死算完!"
L两个人碰了一杯,仰头一饮而尽。L擦了擦嘴角的酒水,将桌子上那张十五万元的票子推给了顾云鸿。
顾云鸿愣了一下,抬头看着L说道:"兄弟,你这是..."
L将一大块牛肉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大哥,你的生日也快到了。我知道你什么也不缺,就索性送你一颗汉奸的人头吧!"
顾云鸿当即拒绝:"不行,情谊是情谊,买卖是买卖。不能乱了规矩。"
L摇摇头,很郑重地说道:"这不是乱规矩。你不是还说南方正在募捐吗?这十五万就当是我捐给jun队的。大哥,我不同你客气,你也不要跟我客气。"
顾云鸿望着L沉默了,而L却是不为所动,照样闷头大吃。过了一会儿,顾云鸿忽然大笑起来,端着酒杯喊道:"兄弟,干!"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此刻的顾云鸿看着是红光满面,精神焕发,眉宇间再没有了阴郁。L抬头看了顾云鸿一眼,也忍不住笑了,端起酒杯与他碰了一下:"干!"
这二人酒足饭饱,尽兴而出,又直奔八大胡同而去。顾将军与张二爷一人搂着两三个漂亮的白俄妓女,颠鸾倒凤的浪荡了一夜。第二天,两个人在车站依依惜别,L买了份艳情小报,一路看着回到了天津。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20 19:58:00 +0800 CST  
手拎皮箱走上楼来,L停在傅启声的房门前,当着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的卢家侍从,大模大样的又敲门又喊叫,手上的大钻戒闪闪发亮:“何老板!开门哪!”
房门立刻就开了,一个穿金戴银的白胖老板迎将出来,满面春风的同L握手:“老林!你总算来啦!我还以为你发了财,就懒得搭理我们这些老伙计了呢!”
"哈哈!我怎么可能会忘了老兄你呢!"
二人笑模笑样的在门口寒暄了几句,胖子便亲切地将L领进了门。卢家侍从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然而对此并不过问,因为他们经常能从"何老板"这里蹭到好酒好烟。
L进了房间,傅启声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L先是摘下礼帽墨镜,随后将皮箱放到了门后角落处,口中低声说道:“五支勃朗宁,全带消音器。”傅启声答应一声,转身找出一张白纸摊在桌上,弯腰用铅笔详细画出一张图纸。L走上前去低头观看,就见那是一间房屋的草图。
傅启声在描画完毕后,将图纸递给L,低声说明道:"师父,卢将军那卧室和浴室之间存有一条过道,而且浴室带有窗户,窗户正对着饭店后身。踩着咱们房间的窗台跳过去,正有一条排水管可以落脚,过了排水管,下一扇窗户就是卢将军的浴室。"紧接着他转身又走回桌前,用铅笔在纸上标出路线:"卢将军是独居,侍从都在走廊轮班值更。他每天早上都要在浴室停留许久,我们正好可以从浴室窗户进入。干掉他后,可以从卧室跳窗,走小路逃走。"
L认真倾听了傅启声的讲解和意见,又把那张草图拿起来反复看了几遍。回身走到门口,他每向前迈进一步,就对照草图想象出张将军房间的格局布置,又向傅启声进行求证。傅启声见状,不禁说道:“师父,让我来做吧,我有把握。”
L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事情做起来倒是不难,问题是时机难抓,我们又是只许成功、不能失败。一旦搞砸了,不仅对客人交不了差,日本人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傅启声听闻此言,不禁心中一凛,承认今时不同往常,若是不能一次成功,恐怕是无法全身而退的。如此看来,这次还是要师父亲自出马了!
半小时后,L和何秉名何老板打开房门,嘻嘻哈哈的走了出去。卢家侍从对何老板也不见外,张口就问他:"何老板,干什么去啊?"
何老板大声回答:"吃饭去!回来给你们带烟抽!"
卢家侍从哈哈大笑:"何老板,够意思啊!"
这天以后,L几乎是每天都要来鸣凤饭店一趟,摸清了饭店房间的格局,也顺便与卢家侍从混了个脸熟,弄清了卢将军准确的作息时间。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21 00:19:00 +0800 CST  
D在看到L肩膀上鲜血淋漓的伤口后,一下子愣住了。
他从未见人流过那么多血,对方又是他在乎的人,所以他慌作一团,几乎不知所措,连声音都有点发颤:"阿仔,你怎么样?"
L挣扎着坐正身体,却是没有大惊小怪,只是忍痛说道:"哥哥,把你的外套脱下来。"
D迅速反应过来,脱下外套,揉成一团按在了L的伤口上,用笨方法帮他止血。鲜血迅速浸透了D的浅色外套,L已经感到了阵阵眩晕,他把身子靠在D身上,又对他安慰的笑了笑:"哥哥,你怎么会在这儿?"
D出现在这里纯属巧合。他这天起了个大早,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又命人把汽车擦的闪闪发亮,准备去与马小姐约会。结果马小姐没接到,却迎面碰上了从三楼摔下来的L。
然而D无暇解释这一切,只是又急又惊的说道:"要不是我恰好经过,你就被人打死了!你不要怕,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L摇摇头,低声说道:"不行,医院不安全。"
不只是医院,整个天津都不安全了。L很艰难的想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哥哥,你现在就下车,让司机送我去北平。我在北平有人。"
"我下个屁!"D情急之下又很少见的爆了句粗,"阿仔,你撑住,我们这就去北平!"
司机把车开得风驰电掣,几乎要平地起飞,然而L知道,等到了北平,最早也得是下午了。他怕自己不能清醒的撑到北平顾宅,便急匆匆地对司机详述了顾宅的地址。司机连连点头,表示已经记得滚瓜烂熟。L想了想,又拜托D到北平后往傅公馆发一封电报。
交待完了这些,L才稍稍放下心来。松懈下来后,他的眩晕感更强烈了,并且一阵一阵的发冷。
他不想让D担心,于是咬牙坚持,一言不发。而他不说D也能明白,因为L的脸上明显是褪去了血色,连嘴唇都泛着苍白。
D虽然没见过人受伤,但也知道失血太多会让人发冷。他三下五除二帮司机扒下外套给L裹上,又把他紧紧抱住,连声安慰道:"你再撑一会儿,我们马上就到了。"
车厢里到处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而L歪在D的怀里,就闻到了D身上带着温度的香水味。
L打起精神来抬头看了D一眼,笑模笑样的低声说道:"哥哥,你这身上也太香了,跟个姑娘似的。"
D没想到L半死不活了还有功夫跟他扯淡,心疼之余,气的恨不得暴捶他一顿:"都这时候了还敢胡说八道,我看你是伤的还轻!"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21 14:29:00 +0800 CST  
其实,如果L是孤身一人,那这点伤也的确不能算什么。他曾经流过比这更多的血,但依然还能跌跌撞撞的逃命,就算走不动了,也能苟延残喘的连滚带爬。他没有办法,不逃命就得死。
可是现在D在他旁边,这让他感到久违的安心。无视D惊慌失措的叫喊,L不负责任的闭上眼睛,意识逐渐飘上了云端。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21 14:30:00 +0800 CST  
啊,今晚木有啦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21 21:40:00 +0800 CST  
L是被痛醒的。
这种疼痛虽然剧烈,但是因为习惯了,所以也没有那么难以忍受。L睁开眼睛,就看到顾云鸿正坐在床边。
看到L醒了,顾云鸿连忙俯下身去望着他,说道:"兄弟,你感觉怎么样?"
L哑着嗓子低声说道:"我不要紧。大哥,事儿办成了。"
顾云鸿点点头,神情很是愧疚:"兄弟,苦了你了。"
L摇摇头:"别说这话。对了,送我来北平的那个少爷呢?"
"噢,他这一天都没吃没喝的,我怕他受不住,赶他去吃饭了——等等!他...是个少爷?"
L无奈的看了顾云鸿一眼,"你不会把他当成我一个徒弟了吧?"
顾云鸿一拍脑门:"可不是吗!我还寻思你从哪儿找了这么个胆子不大派头不小的徒弟,他娘的又喷香水又带玉佩,瞧着跟个爷似的!医生给你动手术的时候,那小子吓得腿都软了!"
L瞪着眼睛,颇想把顾云鸿暴捶一通:"好啊,合着人家冒着危险把我送到北平,好处一点没得到,还他妈被你怠慢了一通!"
顾云鸿自知理亏,连声赔笑道:"你别生气啊,我待会儿向他赔个礼就是了!那什么,不知者无罪嘛!哈哈!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少爷对你可真够意思的,你中了枪,他看着比你还急呢。"
L也没想到D会对自己这么好,心里又感激又高兴,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很淡定的说道:"说起来,这个少爷的父亲你可能认识。"
"哦?他父亲是谁?"
"唐光耀,以前是个军阀来着。"
顾云鸿一拍大腿:"我操,是那个老不死的!何止是认识,我还跟他打过仗呢!这老东西一肚子坏水,得亏后来中风滚蛋了,可真是谢天谢地!"
顾云鸿大说特说,对唐老爷一阵编排,就发现躺在床上的L的脸色是越来越黑。顾云鸿尴尬的笑了笑,摸着脑门说道:"呃,我是说...他那老子虽然讨厌,但这唐少爷可真是一表人才啊!一看就是有气度有本事的。哈哈!"
顾云鸿这话倒也不是完全的恭维,他之前把D当成了L的门徒,觉得这小子派头挺大,不是做下人的料;而从少爷的角度来看,顾云鸿也不得不承认D的确是温和有礼、进退有节,很有大亨风范。
果不其然,顾云鸿说了D的几句好话,就看到L的脸色逐渐缓和了下来,是挺高兴的模样。他松了口气,又连忙说道:"唐少爷一直挺担心你的,要不我把他叫来?"
L笑着点点头:"等他吃完饭,你再告诉他。"
顾云鸿迅速滚蛋了,没敢告诉L他是用粗茶淡饭招待的这位锦衣玉食的唐家少爷。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22 14:34:00 +0800 CST  
L仰望天花板等待着D的到来,肩膀上的伤口钻心的痛着,心里却挺高兴。D急匆匆地走上前来,隔着被子把手搭在L的胳膊上,轻声问道:"阿仔,你怎么样,伤口疼不疼?"
L怕他担心,连忙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笑着说道:"已经不疼了,你不要担心。"
"胡说!"D瞪起眼睛,"肩膀都被打穿了,怎么能不疼!"
L见惯了D吹胡子瞪眼的模样,并不害怕,继续笑模笑样的跟他扯淡:"好好好,我快要疼死了,行了吧?"
D担惊受怕了一晚上,现在看到L却是吊儿郎当的无所谓,登时火冒三丈,破口大骂:"混帐,我看你是伤的还轻!这么危险的事能当儿戏吗!"
L知道自己此刻无论说什么都会遭到毫不留情的训斥,索性缄口不言。就这么沉默了一会儿,他忽然灵机一动,说道:"哥哥,我想喝水。"
他这么一说,D果然是停止了训斥,急匆匆地去给他倒水了。L怕他又唠叨起来没完,只好低眉顺眼假装乖巧。可是D看在眼里,就觉得L这是虚弱透了的模样,更加心疼不已了。
D小心翼翼地避开L的伤口,把他扶抱起来,喂他喝了杯水。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22 14:35:00 +0800 CST  
D的怀抱是温暖而有力的,L窝在他怀里,忽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快乐。他有意无意地放慢了喝水的速度,希望能在D的怀里多赖一会儿。然而D却是什么也没想,看到L喝完了水,就毫不留恋的扶着他躺下了。
L恋恋不舍的离开了D的怀抱,心想待会儿还得再喝他个七八杯水。而D见他垂着眼眸一言不发,还以为他是在忍受疼痛,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他叹了口气,放轻了声音说道:"阿仔,哥哥不是故意要凶你,我只是担心你。我知道金盆洗手是不现实的,只是,你以后一定要小心为上,别让自己受伤,好不好?"
说这话的时候,D很自然的伸出手来,在L的头发上轻轻地摸了几下。他没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妥,因为他以前卧病在床的时候,母亲与兄长也会这样抚摸安慰他。可L却是愣了一下,连呼吸都顿住了——他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得到过这样温情的抚摸。
D觉得L的反应有点奇怪,就问他:"你怎么了?"
L笑了笑,低声说道:"没什么...哥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D也说不上答案来,于是反问他:"你说为什么呢?"
L想了想,很认真地说道:"因为我从小就是个没出息的混蛋。你要是不罩着我,我会被打死的。"
D忍不住笑了,伸手在L的脑袋上轻拍了一巴掌,因为力度太小,所以几乎成了抚摸:"臭小子,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望着D的笑容,L忽然就感到了眩晕,仿佛身上的血都被抽空了一样。他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鬼使神差的很想去拉住D的手。
"哥哥,"L没头没脑的叫了一声,"..."
他想自己对D一定是有话要说的,可是张了张嘴,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而D却是笑眯眯的打断了他,说道:"对了,阿仔,我还没有告诉你呢,我要结婚啦!"
L愣了愣,感觉好像是一瞬间从云端跌落了下来。他艰难的思考了一下,说道:"...结婚?"
"对,"D快乐的解释道,"对方是马逢元的小女儿。婚期还没定下来,不过这事儿基本上算成了。"
L怔怔地望着D,有点反应不过来。"你跟马小姐的事,我怎么之前一点也不知道?"
D很坦然的回答:"本来是想告诉你的,可是你那阵子挺忙,我一直都没能见到你。"
"那...你很喜欢马小姐吗?"
像其他坠入爱河的青年一样,D一想起马小姐,就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湘婷是个好姑娘,温柔又有才华。我很喜欢她。"
L躺在床上,忽然不想喝水了。但他还是笑了一下,说道:"那可真是太好了。你...很好。"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22 17:09:00 +0800 CST  
"那你怎么办?"
"顾将军的人会照顾我的,你不要担心。"
L一鼓作气,把D赶走了。他说的话句句在理,D没有不走的道理。
D离开之前,对L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务必好好养伤。L微笑着答应了,然后在D离开后,脸上的笑容迅速消退下去。
面无表情的望着天花板,L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哥哥要结婚了,他应该高兴的,他没有理由不高兴。D结婚了对他也没什么影响,他们仍然是好朋友,仍然可以像以前那样结伴而游,消遣玩乐。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呢?L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肩膀上传来一阵阵锥心刺骨的疼痛,L闭上眼睛,在铺天盖地的疼痛中睡着了。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22 23:18:00 +0800 CST  
L对陈宝生笑了笑,可是这让陈宝生更害怕了——他觉得此刻的师父像个和蔼可亲的冰雕,周身都在散发着寒气。
"我要你去勾引她。"
陈宝生长得高大英俊,并且在玩弄女人方面驾轻就熟,是个十足的花花公子。这不是L第一次指使陈宝生使出美男计,而陈宝生对此是求之不得——既能玩弄美女,完成了任务还能得到好处,被师父夸奖。
所以,此刻的陈宝生是一口答应:"师父,您就瞧好吧!对了,我勾引她,是要向她打听什么呢?关于马逢元的吗?"
L摇摇头,和蔼可亲的说道:"什么都不用你打听,你让马小姐爱上你就行了。要是成了,师父不会亏待你的。"
陈宝生是个懂规矩的,并不主动询问缘由,只是恭敬而高兴的回答道:"师父您放心,就算马小姐是个男人,我也能把他拿下!"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22 23:19:00 +0800 CST  
陈宝生是个会玩的,他玩过的女人,比马小姐见过的男人都要多。
马小姐是个循规蹈矩的大家闺秀,活了十八年,没做过一件逾越规矩的事。陈宝生就抓住了这一点,带着马小姐见识新鲜事物,寻求刺激。
他怂恿马小姐夜不归宿,带着她在午夜寂寥黑暗的街道上闲逛,陪她欣赏漫天繁星。马小姐又紧张又兴奋,迅速从一个恪守礼节的大家闺秀变成了快乐活泼的小女孩。陈宝生微笑着看向马小姐,黑眼睛里也像是藏了星星。他没有对马小姐动手动脚,只是脱下外套,披在了马小姐身上。
后来,陈宝生又手把手教马小姐开车,还弄到一架照相机,亲自为马小姐拍照。马小姐迅速被陈宝生迷了个七荤八素,再加上她是受过西方先进教育的,内心比平常女性开放得多。如此又过了几天后,她主动把陈宝生拉上了她的床。
D很快就发现马小姐是变忙了,经常无暇与他约会。不过当时D正在忙于生意,对马小姐的反常也并不太在意。
他一直以为自己与马小姐的婚事是板上钉钉的了,唐马两家也开始商量成亲事宜。而直到有一天,马小姐与陈宝生约会,被D的二哥堵了个正着,D一下子懵了。
马小姐被抓了个现行,虽然对D心有愧疚,然而十分坦率,当即表示要与D分手。
D认为自己还是比较喜欢马小姐的,心爱的人说背叛就背叛了他,这让他无法忍受。而当他终于搞明白了给他戴帽子的人的身份,可怜的D再次懵了。
D无论如何想不明白这事儿的来龙去脉,愤怒、伤心与困惑交织在一起,使他变成了一个大号火药桶,一路冒着火花杀进了张公馆。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22 23:51:00 +0800 CST  
D冲进来的时候,L正在和叶雪初凑在一起剥葡萄吃,吃的是津津有味。D也不与他客气,劈头盖脸的问道:"你徒弟陈宝生,抢了我未过门的妻子,你知不知道?"
L用手帕擦擦嘴角,抬起头来似笑非笑的望着D:"是吗?那你应该去找陈宝生。"
D喘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道:"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你也知道,我是真的爱着湘婷。你让陈宝生立刻离开湘婷!"
L不说话了。
他本打算假装无辜,当个事不关己的角色,一派正气的去制止陈宝生,反正现在马小姐已经对陈宝生着了魔,就算陈宝生退却了,马小姐也会追着他跑。这样一来,既毁了D的婚事,又不影响他和D的关系。
可是他没想到,D会站在他面前,一字一句郑重其事的说自己"爱"马小姐!直到现在,他才如梦初醒的发现,D不只是要与马小姐结婚,D是真的喜欢马小姐,就像他喜欢D一样。
L感觉从心脏到四肢百骸,都像是烧起了一团火,把他的理智烧了个精光。
他抬眼望着D,冷不丁的笑了一下:"你爱她,又能怎么样?她又不爱你。就算我让陈宝生不再招惹她,她也不会回到你身边了。"
他的声音也像是暗火,不疾不徐的要人性命。
D也一动不动的看着L,愤怒到了极致,此刻反而格外冷静:"你告诉我,陈宝生与湘婷的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L毫不畏缩的回望着他,声音冰冷而清晰:"对,我是知道。那又怎么样?"
D竭力平复了一下呼吸,声音却还是带了点颤抖:"那你为什么不阻止他?"
L无所谓的笑笑,"我为什么要阻止他?"
他知道自己是把D逼到极限了,果不其然,D死死的瞪着他,下一秒居然举起巴掌,就要往他的脸上招呼。
L没有退缩,单是目不转睛的望着他,目光冰冷而平静。然而D的巴掌终究是没有打下去,手指在半空中颤抖了片刻,终究还是无力的垂了下去。
D从来没有打过L,即使是这个时候,他也舍不得打L。然而他是再也不想看到L了。他转过身去,脚下生风的离开了。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23 08:14:00 +0800 CST  
直到D离开很久了,L仍旧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眼睛望着他离去的方向。
叶雪初慢慢走上前去,试探着拉住L的手,又轻声唤道:"二爷..."
L的神情是平静而麻木的,脸色苍白如纸。叶雪初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此刻的L像是一个漂亮的玻璃人,轻轻碰一下就碎了。
L缓缓呼出一口气来,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去,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房间。他的腰板挺得很直,好像下一秒就会折断一样。
叶雪初没有追上去,因为他看到L的眼睛里已经有了隐约的泪意。
L在房间静坐了一下午,什么也不干,单是那么坐着。
他没有暴怒,也没有哭,只是冷静而绝望地想,哥哥生我的气了,哥哥再也不会想见到我了。
到了傍晚,叶雪初犹豫着敲开了L的房门。
"二爷,"他小心翼翼的说道,"该吃饭了。"
L不说话,单是望着窗外的街道。叶雪初试探着走上前去,坐到他的身旁,又小声说道:"要不,我让他们把饭端过来?"
L转过头去看了叶雪初一眼,忽然抬手紧紧抱住了他。叶雪初猝不及防,试探的叫道:"二爷?"
"雪初..."L的声音力不能支似的颤抖着,"我心里难受。"
叶雪初的心里比L更难受,他一向看不得L受委屈。他在心里把D骂了个透,嘴上却柔声说道:"二爷,你跟唐少爷这么多年的情分,偶尔闹点小矛盾也不要紧的,过几天就好了,难不成还要绝交?"
叶雪初的身子是温热而柔软的,带着一点脂粉的香气。L抱着叶雪初,低声说道:"不,你不明白。我们...再也不会变好了。"
叶雪初把脸埋进L的颈窝里,就闻见了他身上隐隐约约的烟草气息。他又是心疼又是满足的叹息了一声,还想再说点什么,而L却已经松开了他,又对了笑了笑,低声说道:"我没事了。走,我们下去吃饭。"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23 14:37:00 +0800 CST  
L也的确如他所说的那样"没事了",D走了以后,他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吃喝嫖赌也都能玩的尽兴。还能有什么事呢?天没有塌,他还得继续生活。
那天之后,L再也没去找过D,D也更不会主动来找他。陈宝生圆满完成了任务,对马小姐的新鲜劲儿也过了,就毫不犹豫的同她分了手。陈宝生作出一副千般无奈、万般不舍的模样来,表示自己很愿意与马小姐白头偕老,可是唐少爷从中阻挠,他实在是斗不过唐家,这才忍痛分手。陈宝生去意已决,马小姐留不住他,嚎啕大哭了一整天,心里把D恨出了一个窟窿,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D了。
几天的功夫,倒霉的D就同时失去了爱人和挚友。他内心的苦闷想来是不输给L的,然而表面上也是一派淡然,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1937年的夏天,就这样波澜不惊的流逝着。
夏日的傍晚是最为美丽迷人的,这晚,L带着叶雪初在外面流连许久,又与天津恶霸陈三爷在妓院浪荡了一夜。哪知到了第二天上午,就传来了日本jundui公然向宛平县城开炮的消息!
天津卫的一众百姓惊讶归惊讶,然而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日本在华北常年滋事,开一炮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
然而,又过了几天,L猛然发现势头不对了——这回不是普通的寻衅滋事,日jun这是要进攻华北了!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23 14:39:00 +0800 CST  
L点点头,从小妾的身上扯下一个染血的香囊来,随即抱着孩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回天津的一路,可谓是险象环生的。然而,L的注意力几乎是全部集中在了这个小小的婴儿身上。
L是满手满脸的鲜血,婴儿也是浑身血水。刚出娘胎的婴儿自然美不到哪里去,红通通的闭着眼睛,简直像只皱巴巴的小猴。然而L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托着婴儿,就觉得自己怀里的这个小丑八怪是无价之宝,一万大洋他也不换!

楼主 落覼  发布于 2016-03-23 15:41:00 +0800 CST  

楼主:落覼

字数:111357

发表时间:2016-03-18 17:0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11-21 01:42:40 +0800 CST

评论数:607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