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舍·同人】梦一场江山如画【已审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09 17:58:00 +0800 CST  
二楼审核图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09 17:58:00 +0800 CST  
食用说明
⒈扶甘向
⒉古风架空 完全虚构的古代世界
⒊暑假三到四天一更 上学周更 ヾ(・ω・;)住校不让带手机
⒋等我码字 ヽ(´∀`。)ノ先别插楼蟹蟹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09 17:59:00 +0800 CST  
文案
多少血染的江山,承载漫天的嘶鸣,千万悲寂无话。
许是看惯了金戈铁马,硝烟弥漫,他才会在乱世之中,如此珍惜他。
是从烟雨迷蒙中步步走来。
是会千军万马也不负一人。
我信你,那人字字珠玑。
我恨你,那人决绝如此。
若没有那场烟雨风尘,就不会有人只求当年。
他苦尽万般相思,倾尽年华万千,不过的来一句:
“不见,甚好。”无悲无喜。
终抵不过流年。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09 18:10:00 +0800 CST  
壹、倾世
烟花三月,灼灼其华。
扶苏冷冷的看着面前奏折,起身走向殿门,玄黑袍子迎风轻扬,狭长眸子习惯性的眯起,冷漠至极。
“王爷呢?”清冷的声音夹杂着丝丝怒火。
“王爷他……”一旁的新来的太监自是没见过面前的年轻帝王忽然发火,结结巴巴的不知如何作答。
“皇兄。”只听有人轻唤一声,殿前男子盈盈笑意,紫绛锦袍肆意张扬,好一番纨绔之态,唇边一抹浅笑淡然而随意,似一刹那风华万千。
“呵,”扶苏冷笑出声,“亥儿,这些果真是你的好主意。”
“哦?那皇兄要我如何?”对上那双浅棕眸子,胡亥挑眉。
“如何?朕能叫你如何,让你去杀了那奸臣不成?”
伸手拿过奏折扔给胡亥,扶苏一摆袖袍,浅浅金丝萦绕袖口,金龙迎身盘旋而上,一派尊贵傲然之气。
“边殷关战败,永清大军险些攻进境内,你命赵高一万精兵不到三天被灭。这是你的问题,还是朕?”扶苏冷冷一撇,紫袍男子却是神情淡然,低头沉思。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09 18:49:00 +0800 CST  
剩下的晚上更吧,我的格式全乱了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09 18:55:00 +0800 CST  
==============接上=============
“皇兄,你可信我?”胡亥抬头,望向扶苏的赤红眸子闪过一丝少见的严肃,声音几分涩然。
“亥儿,朕也想啊,”唇角扯出一个苦笑,扶苏缓步走到殿门口,与紫袍男子擦身而过,没了浅浅叹息。
“天色暗了,你且先回吧。”
胡亥一怔,终是无话,望着那人渐行渐远的背影,他莫名一阵恍惚。
待得反应过来之时,已是一片玄黑飘渺,衣袂轻佛无言。
赤红眸子点点黯淡下去,他低垂眼眸,良久,勾唇自嘲般一笑,苦涩无比。
再不会有人儒雅浅笑,眉目似画,轻声道一句信他,无论年华翻覆。
再不会了。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09 20:47:00 +0800 CST  
“羽迭,左相进程如何?”扶苏望向远方渲染成一片暗红的落日余晖,轻声问道。
“左相大人明日子时便到。”
“子时么?他倒真会挑时辰。”扶苏浅浅笑开,清俊的脸庞一派温柔之色,浅棕眸子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温文尔雅。
身旁侍卫不禁看呆,也只有提到左相,面前帝王才会如此,不再平时的冷峻严肃,倒像极了一个儒雅的翩翩公子。
天际落日渐沉渐黯,一抹流光缓缓划过,转瞬即逝。
扶苏忽而想起小时对胡亥说过的独一无二,却也只是独一无二的亲人。轻叹口气。
而那人,却是绝世无双罢。
哪怕倾覆他的天下。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09 20:47:00 +0800 CST  
打个广告介绍一下自己【不【你酷爱打住ヾ(゚д゚;)
这里阿澜【叫我澜羽也行ww噗还可以说什么QAQ
需要艾特的此楼留名吧w
明天要去漫展 不一定会更 要不我现在把明天的更了算了【划掉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09 20:58:00 +0800 CST  
@妖姬的恋人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09 22:25:00 +0800 CST  
Ⅰ.舞起未央倾韶华,似惊九天离殇落
他浅笑搅乱一池春水,他垂眸拂过落英缤纷
有人轻喃许他韶华天下,谁低唱似雾浅浅落下
一撇若惊鸿四起看却浮华翩跹
一指如永寂山河罢了似锦繁花
金戈铁马忆起遗世枯骨
满目疮痍倒映残阳苍茫
天地浩大梦中谪仙如他,水墨丹青勾勒淡雅若他
谁亭中举杯沐晴倾洒对酒当歌
谁墓旁肆饮君绝涩然一醉方休
浸湿多少无言的叹息
漫天悲寂之下任烟雨迷蒙
陌巷红尘之中淡苒苒阡华
也罢也罢
许我蓦然回首停在初见时节
淡淡勾唇仿佛已辗转千年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10 06:54:00 +0800 CST  
我也不造上面那是什么玩意【摊手
昨晚没睡着爬起来写的_(:_」∠)_
本来凌晨就发了被我手抖删了QAQ
今天如果回来的早就更文吧ww
@鱼篓人@祺落墨染@妖姬的恋人@sunlightGAGA馒头来看看呗@冰蓝幽梦smile小橙子记得你说你也看哑舍的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10 06:59:00 +0800 CST  
贰、如若
“左相大人,到京城了。”马车外响起小厮的声音。
“那便先找间客栈住下罢。”声音淡然清冷,似朵寒莲幽幽绽放,不染纤尘。
“不见圣上么?”小厮有些疑惑。
“不了。”
马车行了一会,渐渐响起此起彼伏的叫卖声,甘罗轻撩起帘布,一片花红柳绿热闹光景,繁花似锦若天上人间。
他轻笑了笑,眉目愈发清秀,丹凤眸子点点盎然笑意,几分妖冶而不失儒雅之气。
与那人相别,竟是一载有余。
“左相大人,便在此处下吧。”
未待得回应,便只见一袭蓝袍恍惚而过,似有清浅茶香。
“这儿么?甚好。”他抬头望向面前客宅栈,捏了捏下巴微微点头,径直走进客栈。
店中人不多,大厅古朴又带着几分精致,桌椅干净整齐,倒是个安静住处。
“哟,这位公子,是住店还是吃饭喝酒?”迎面走来的小二堆着恭敬的笑,问道。
他淡淡答: “住店。”
“好嘞!公子随我来。”小二一口应下,身子微倾,右手指向前方,旋即转身上楼。
脚下木梯发出细微的吱呀声,不知已度过多少岁月。
方走了几米,小二便停在一间客房前。
“便是这了,公子您先歇着,我给您备茶水去。”言罢,小二轻身离去。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10 21:28:00 +0800 CST  
是普通的客房,竹帘渗进星星点点的碎光,泛出剑锋般亮芒,如星辉交错,又似一个逆光入口,反朔着淡淡的余晖。
他走到窗边,负手而立,凝眸处倒映着逆光余晖,似染了星辰,眉目淡雅如画,仿若谪仙。
小二提了壶茶水,悄然放于桌上,生怕惊扰了窗边那人。
“近来京城常有永清人闹事么?”他忽而转身,拿起茶壶为自己倒上一杯清茶,续而沿桌坐下。
“可不是么,永清向来与咱们国 家交恶,居然还敢来京城闹事,真够放肆的!”小二一愣,旋即应道,脸上一派鄙夷之色。
“方才还见街上闹事,官府不曾管管?”面前清茶雾气氤氲,他轻抿一口,唇齿余香。
“这小的就不知了……”小二有些支吾。
“无妨,你且去忙罢。”
待得小二离去,甘罗放下茶杯,起身走到窗边,唇角漫上一个意味不明的笑,黛黑眸子几分清明,亦是迷蒙。
客栈前一个布衣男子急急离去,连掉下一截竹简也丝毫没有察觉,步伐慌乱,神情却带着份莫名的轻松。
仿若察觉到窗边那人的目光,男子抬头,报以一笑。
他颔首,拂去额前碎发,转身将竹帘一闭,似星光泯灭。
万物寂然。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10 21:51:00 +0800 CST  
@鱼篓人@妖姬的恋人@悠悠笙萧转云峰@棋落墨染@晨初朝阳梦@银黑之恋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10 22:03:00 +0800 CST  
又是一个人在家好心塞QAQ
今天就不更文了 待我把上次码的那不知道是歌词还是诗词的第二部分最后一句想出来【简单来说我就是卡文了【如果想出来就更这个吧_(:_」∠)_
我的一章好少下次改一下w
吧里真的好多同人压力好大求回复不潜水QAQ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11 12:41:00 +0800 CST  
Ⅱ.指点江山半世乱,缠绵缱绻逸浮生
秦翊败走边殷关,沁骨难伤遗落痕
似叹永清战旗萧,何乱风云迭天下
赴戎机,风起戚戚漫卷世事苍凉
映焰眸,祸牵茫茫翻覆惊涛万丈
谁语惊四座冷看天下
谁拂袖挥墨重染江山
似狷傲而享尽孤寂不负河山万里
谁苦笑黯然狂澜难挽
谁翩然衣袂茕茕孑立
似风华却满目凄凉不再流年似画
笑相遇,笑相念,笑生离
叹回首,叹对眸,叹死别
漫漫长相思,碧落黄泉去
搁浅了繁华盛世
淡漠了风尘旧梦
似曾相守乱世之下埋没浅浅风雅
何以漫步晨曦之中回首陌上花墙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11 15:24:00 +0800 CST  
接Ⅰ吧
脑细胞真的死完了一直没人一直单机╮(╯▽╰)╭
@鱼篓人@悠悠笙萧转云峰@银黑之恋@妖姬的恋人@晨初朝阳梦@棋染墨落 @雪乃羽嫣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11 15:28:00 +0800 CST  
@棋落墨染@雪乃羽嫣
我真是够了最近一直打错ID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11 15:29:00 +0800 CST  
叁、宿醉
子时。
月光轻曼,伴着习习凉风。
衣袂肆扬,月下那道身影单薄而又带着几分潇洒,一袭白袍单衣迎风逸去,淡然出尘,月华细细碎碎勾勒出的清俊轮廓,谪仙般风华万千。
“深夜寒凉,殿下怎么才只披件单衣?”一瞬蓝影晃眼,只见甘罗倚在柱旁,似淡了月华,如画风雅。
“若朕说朕这般等丞相已近半个时辰,丞相会如何?”扶苏轻笑,浅棕双眸微微眯起。
甘罗不许语,起身走进扶苏,刚想开口,手却被紧紧握住。
那人蹙眉:“怎的这般凉?还说朕只着单衣,毕之呢?”
“殿下可是忘了?臣从小便如此,无论穿着,手脚皆异常冰凉。”感受着那人掌心传来的暖意,他有些不忍挣脱,轻声解释道。
“还是如此么…”低喃了一句。扶苏望向不远处的亭子,似想起什么,“毕之可还记得一年前的承诺?”
甘罗勾唇,似还是那日,有人一袭棕袍儒雅,凝眸处倒映他渐行渐远的背影,斜阳下几声浅浅叹息。
“当然。”
月光倾洒,落了一地纤华。石椅上,一人浅笑淡然,一人白衣似仙,对酒当歌一醉方休。
接过酒杯,甘罗轻抿一口,酒液甘醇浓香,极为温和。而又隐隐品出一丝辛辣回味浅单,口中却浓香不散,仿若阳光懒懒倾洒。
“此酒名为‘沐晴’,性情温和,余香不散用来暖身再好不过,你亦不喜欢过于辛辣。”扶苏解释道。
“果真好酒,可臣记得,殿下不喜过于温和之酒。”甘罗轻轻摇晃酒杯,歪着头问。
“自然还有其他的,这不是怕毕之几杯便醉么?”扶苏打趣道。
“哪有那么容易醉?说好饮得尽然,一醉方休。”甘罗抬头,将酒饮尽,笑得妖冶而温柔。
扶苏莞尔,又倒上几杯,杯杯饮尽,潇洒万分。
似一杯风华绝代,似一杯浮生落尽。
不醉不归。
酒过三巡,甘罗微微有了醉意,丹凤眸子半是迷离。
月光迷蒙间,面前那人眉宇英气逼人,纵是一袭白袍出尘,也仍是帝王的那傲然与霸气,不若初见。
却依旧与他对酒当歌,笑颜温润如玉,如同翩翩君子。
纵使年华渐行渐远。

楼主 凝忆澜羽  发布于 2014-08-12 14:48:00 +0800 CST  

楼主:凝忆澜羽

字数:24889

发表时间:2014-08-10 01:5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13 09:46:02 +0800 CST

评论数:199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