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斋】 一块玉 一段红尘 一场情殇

我尝噙浅笑,迎着客道:“惜月这庄铺子里,每块玉,都是一段红尘,一场情殇。”
据说,城北有个古怪的女子,经营一所古怪的玉铺。
她说,若要买玉,需用最最深刻的一桩故事外加一两银子换得,反之免谈。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璃者,玉离,欲离也。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6 18:29:00 +0800 CST  
故事开始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6 18:47:00 +0800 CST  
“这是一块悲伤的玉。它所浸染的每条血丝里,都刻着入骨的痛。”我如是说。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6 18:48:00 +0800 CST  
这一日晴。日光从古树叶稀间滑落,惊起片片光晕。“咯吱~”我立刻起身,端起浅笑,心道:炎炎之日不知哪位如此闲情逸致来我这小铺子,不由多看了几眼。那是位将将二八年华的女子,容颜清丽。虽然极力掩饰,却掩不住浓浓的憔悴和淡淡的哀伤。我心知,又是位为情所困之人。
我笑着将她领到玉铺中央。那女子似是无意地扫过玉佩中,忽的就愣住了。她轻轻颤抖着,拿出了一块玉。那是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玉佩,晶莹玉润,散着淡淡的光晕。可惜美中不足之处在于就中竟夹着细细的血丝,像是一滴滴血泪。
那女子托着它,小心翼翼地仿佛托住全世界。“不是的,不会的。。这。。这玉佩你是怎得的?是谁。。谁给你的!”她颤着声道,最后几乎成了质问。
我还是浅浅笑道,“惜月保守承诺,不说卖家人。不过姑娘若喜欢可买下来。想必姑娘应知我规矩。”
女子垂目。低头良久,道:“好。”声音轻轻的,消散在风中。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6 20:10:00 +0800 CST  
“惜月可知道体么?”
“我爹我娘皆在我出生之日去了,是被一人所杀。然后,我被那人抱走。”她平静道。
我心一动。天生道体之人如凤毛麟角,只要道体之人愿意,其血可解万毒,莫非眼前之人便是?
而她只是冷笑。
“我被他带走,抚养成人。和我一起长大的,是一名公子。他是夙衿,你或听过?”
我轻喃道,“夙衿,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雪衣琴圣。”
“是的呢。”她带上了讽刺的笑,“是的呢,雪衣无双,公子如玉。”
我道:“你莫不是喜欢他?”
“我爱他。”对面的青衣女子如是说,“我本以为时光会一直走下去,一直走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一如我之于他的爱,可是我错了——错的离谱,错的粉身碎骨,然后一无所有。”
“我曾亲手刻了玉佩,予了他。”那女子低头轻轻摸索那玉佩,“与这枚是如此相像,却没有这血痕。。呵,他说他一辈子都会带着,终还是成了谎言。”她合上眸子,仿佛在回想当年。
“他对我啊,也是好的,我甚至差点愚蠢的以为,他是真喜欢我。
“直到那个女孩出现。
“这个女孩,是那人的女儿,还是,他的未婚妻。可惜她刚生下没多久就中了奇毒,身子孱弱的很,只能用天山雪莲吊着命。
“他在面对她时,流露出从未对过我的温柔,我觉得,我是醋了罢。问题是,我似乎没有资格呢。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7 10:09:00 +0800 CST  
二更奉上~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7 10:09:00 +0800 CST  
“我的心很古怪,酸酸的涨涨的,眼睛涩涩的。所以那一日那女子邀我观莲,我应了。
“一模一样的夏日,对面是一望无垠的莲。细碎的金光落在菏上,折射出一片圣洁的金。那女孩浅浅笑着,对我说。。说了一些话,我觉得愈发气闷,毕竟当时我一直未入江湖,思想单纯,竟直接转身离去。她握住我的手臂,我想也不想便用内力震开她,然后她落水了。
“我当时一片茫然。明明掌握好了力度,明明再讨厌也没想要她的命。我愣在那儿,看着夙衿焦急地跑来,一把推开我,就好像我是他的障碍。我跌倒在地上,心里忽然有点痛。
“我抓住他飞扬的衣襟,道,‘你不会水!’
“而他定定地转身,看着我道:‘你变了。’然后手指一划,切断了我死死拽着的衣襟。
“心里有一处忽然塌了,反而不难过了,只是空空的,好像只剩下了我一个人。看着他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我的世界,我知道,他不会再回来了。
“当晚,我一人悄悄离开了。
“行走在江湖之上,我也渐渐谈听我的身世,无意间,我竟打听到了一些。站在父母丧生的地方,我那么平静,那么哀伤。父母用生命护了我,而我却认贼作父,甚至还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我发誓,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我假装无意地回去。我也明白了,我天生道体,血解万毒,恐怕——恐怕他们一直在演戏,一直在利用我,利用我,来解他最重要之人的毒罢!
“曾经我有多爱,如今就有多痛。我夜夜难眠,闭眼就是父母浑身浴血的场景。他们想让我救杀父仇人之女?做梦!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7 11:19:00 +0800 CST  
咳,接上文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7 15:48:00 +0800 CST  
我道,“那你恐怕是要在医治上作文章喽?”
女子默,“是。”
“那女子得了风寒,压制不住体内的寒毒。那一日,夙衿求我,去治好她。是啦,那样骄傲的他,为了另一个女子来求我。
“我假装同意了他。割破了肤,血珠一滴一滴流下。一边看着流出的血,心里是滔天的诅咒。我竟不知,我的心灵原来已经变得如此不堪。
“果不其然,那女子饮之后竟吐血三升,昏迷不醒。其父大怒,将我囚禁起来连抽了我十五鞭——血肉横飞,留下了一条条纵横的伤疤。
“趁着夜色,我打昏看守,有一次偷溜出来。只可惜,物是人非。
“快了快了,就要到出口了,我心却一沉。他坐在那儿,喝着酒。雪衣乌发,举世无双。
“他缓缓抬眸,如夜色般浓郁的眼睛怔怔地望着我,然后拔出长剑。
“我自嘲地笑着,听着他说,‘阿念,我只取你精血,救她一命。’
“我们打斗起来,我自然不是他的对手,差的很远。十招之内便被制服,看着他的剑,我绝望地闭上眸子。
“心口一阵战栗——怪事,匕首插进胸中竟不疼么?或许,是太疼,所以麻木了么?我不知,也不想知。
“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我与他的衣衫,还有那块我亲手雕刻的玉佩。不知为何,我竟觉得他素来凉薄的手指微微颤抖。趁着他放松,我拾起匕首,狠狠刺向他。
“匕首没入他体内,贯穿了他的肩膀。他一诧,仿佛不相信我下的去这手。
“我趁机离开他,看着他失神的眼,我哈哈大笑。‘你是在想为何罢?我告诉你,你的义父,呵呵,他灭了我满门啊!就是为了我的血,在我面前他杀了我的亲生父母!血海深仇,不得不报!’
“眼前仿佛又出现了父母惨死的场景,身上渐渐无力,眼前一黑,竟昏了过去。我想,恐怕我活不下来了罢。可我不甘心呐,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忽然,眼角就滑落了什么东西,凉凉的。
“昏迷前,我看见夙衿焦急的眼,和那沾满了鲜血的玉。红的刺眼,红的触目惊心。。。”
“十日后,我竟在一家医馆醒了过来。后来,我听说那个人在去天山寻雪莲救女儿命时死于非命,真真是报应。”她抿了口茶,“故事结束了。”
我轻轻垂下眼帘:“结束了?那么留下银子,你可以带走玉佩了。”
待那一抹青涩离开,我睁开眼,眼中晦明不定。
“我这,可不算违了承诺,夙衿。我可没有告诉她,你死了。”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7 15:50:00 +0800 CST  
奉上此篇番外~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7 17:12:00 +0800 CST  
放下茶杯,我想起约摸半年前外出,途经谷中,遇见了雪衣琴圣。不过那时,不是雪衣,而是血衣了。
原来,他幼时被一人所救,奉此人为义父。救命之恩,怎能不报?于是他取了最最心爱,最最重要之人心头之血来救义父之女的命。他本想救完那女子便带着最心爱的女子隐退江湖,却不想那女子竟与他义父有血海深仇。他便独自一人上山,杀了义父,而他也受了重伤,命不久矣。临终时,遇到了我。
“你确定要卖了此玉?这可是她留给你的唯一纪念。”
“我确定。”他脸上带着鲜有的温润和宠溺,“她怕是不再愿意留此在我身边罢。而且,我想要你允我一愿。”
“何?”我道。
他凝视着我,一字一句道:“我要她不知道我的死讯,我要她。。幸福的生活下去。”
“可。”
我握着血玉。宝玉通灵,知晓主人之哀。里面所浸染的每条血丝,皆是主人之血,刻着入骨的痛。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7 17:12:00 +0800 CST  
【上篇】
掂着一块青朴的玉玦,我浅笑着看向对面的那位公子,“迟独公子,惜月不收没故事的玉。”
“我知。”对面的男子闔目,“它曾历经沧桑。”
我坐正了些,填上了茶水。“惜月洗耳恭听。”
“自古以来,江湖与朝廷水火不容。可是身为一介江湖草莽的我,爱上了朝廷重臣之女。”
“第一次相遇是在落英缤纷的时候,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那时她被一众刺客追杀。我本不想惹事,却鬼使神差般救下了她。
“她扯着我的袖子,道她被人追杀已经很久了,请求我送她回家。看着那一双干净纯粹的眸子,我说不出拒绝的话。
“我渐渐知她是二品大官之女,按理说,我与她之间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可是心,却愈发不可收拾。
“她虽是名门之女,骄傲却不娇纵。知书达理,又带着女儿家特有的调皮,明媚的让人移不开眼。我想,她也是喜欢我的罢。可惜,再怎么拖延,三个月后,还是到了都城。
“为了能陪着她的身边,我甘愿做了暗卫。。我与她的感情也愈发舒心,终于,我们互通有无,明白了对方心意。可是有什么用呢?我只是一介暗卫,怎么配的上她大家闺秀?我只求永永远远在暗处守护她,看着她长大,看着她幸福。
“然而,来的太快了。一道圣旨,把她嫁给了邻国的皇子。
“她拿着这玉玦,手握圣旨,凄凄地笑着,递给我道,‘迟独,此玉魂归处,兮兮与君决。忘了我罢,去追你的幸福。’她将我赶走,一个人落寞地哭。
“十多日后,国度边境,一队凶悍的强盗,呵,或说是士兵罢,打击和亲队伍,然后,无人生还。”
听到这儿,我抬眸仔细端量了面前之人。若不是看见他双手微微颤抖,我差点觉得他毫不在意。
“后来。。我去看了那儿,我抱着她,发现她的手腕上,有一处深深的血痕。
“故事就是这样。”他睁开眼,自嘲地笑,“我活了下来,带着她的那份,浑浑噩噩的活了十年,现在,我终于要去见她了。。”
“玉玦是她送给我的唯一的礼物,也是我随身唯一看得上眼的,卖了,是想求惜月一事。”
“唔。。何?”我慵懒地道。
他很坚定地道:“我想要下辈子里,再遇见她。”
起身,我从柜中拿出了一对玉镯,道,“走过三生石,忘川河畔,奈何桥旁,将此玉镯带在你与她手腕上便可。”
他猛的抬头:“她。。?”
“她一直在等你。”我悠悠地道。
对面那人放下玉玦,紧紧地握住了玉镯,然后深鞠一躬,转身离开。
我拿起玉玦,“兮兮与君决。。么?”
随手便递到卿颜手中,“好生收着,此玉可卖给鬼。”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8 16:52:00 +0800 CST  
【下篇】
我字琪嫊。
我生来便是个瞎子。
我对于童年的回忆,只有黑暗。
那一日,父亲大摆宴席——自然是没我份的。哦,忘了说了,我父亲是个三品的官,而我是个姨娘早逝,又瞎眼的庶女。
我记得那一天,光柔柔的,风轻轻的,拂着面。如果我不是个瞎子,我可能会赞叹一句春光明媚,可惜,我见不着那万紫千红。
就在我往前走时,忽然绊到了什么。若是常人,必会避开罢?然而我只能笨拙的扑倒在地。
膝盖上火辣辣的疼。摸一摸,湿湿的,我想,这是,叫血的东西罢?
正呲牙咧嘴艰难地抽着冷气时,一只手搭在我肩上,接着有块东西——是帕子,贴在我伤口处。
我茫然的伸出手,是谁,给了如此狼狈的我一丝光明?
“怎的这样不当心?”那是个公子,醇厚温润的声音。
“我。。我天生眼睛便见不着。”我小心翼翼地道,仔细感受着他的情绪。我不在乎任何人的鄙夷,可是不知为何,我就是不想要眼前的人的漠视,许是他是唯一一个给了我温柔的人么?
出乎我意料,他没有厌弃,亦无鄙夷。
“你有字么?”他轻轻地问我。
字?我摇摇头。
“那我给你起个罢。”他顿了顿,“今日初七,你又穿着素衣——琪嫊,如何?”
“好。”只要是你说的,都好。
后来,父亲急急忙忙赶过来,我才知道,原来一旁这个温润少年,竟是护国府的世子。
他的手搭在我肩上。透着温润的热,我在脑海中勾勒他的模样。一定是个温润如玉般的人,带着和煦的,柔软的笑,能融化我心里的冰川,照亮我的生命。
牵着我的手,他带我去了父亲的宴席。我心道,原来我的姊妹也会如此娇羞。然而在对我一个个温和有礼地问候下,却暗藏了那么多那么多的冷嘲热讽。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9 16:48:00 +0800 CST  
『接上文』
那人本静静站着,拉着我手。听了他人的话,却开了口,“洛姑娘真是长了一张厉嘴,定能让胞妹说得羞愤而死。”
然后,便再无人来欺辱我了。
他常常来看我,时而给我带些新奇的玩意儿。在我欢喜的时候,他只是摸摸我头,不语。我想,这是我所曾期盼的最好的时光。而他,是我惟一的回忆,惟一的光明,自然,是我的全部。
可惜,他是我的全部,我却从未成过他的惟一。
他出征了——一去去了三年。三年里,我日日揪心。我生怕,寄回的,只是一把枯骨。
偷偷的,我绣了一个荷包。对于一个盲人来说,绣一个荷包应该比登天还难吧?多少次,我一针扎在手上,沁出一滴又一滴的血,而我只得先护住荷包,生怕染红了。本来就满是薄茧的手更是满目疮痍。一针又一线,紧紧的,细细的,全是我的相思。里面蕴含了我的多少情?我不知。里面藏匿了多少我的期盼?我仍不知。好歹,终于是完成了。我小心翼翼捧在怀里,小心翼翼,藏着一颗心。
“世子回来啦!回来啦!”
我听见了,急急地奔向世子府。一路上,我一直在回想曾经,他对我说过的话。三年了,他怎么样了呢?胖了瘦了,受伤了么?
“嫊嫊,你来啦?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嫂子,宁婷。”
我忽的顿住了。
“哼,还未过门呢。你就是嫊嫊吧?我一直想见见你呢,果然是个可爱的孩子啊。”
我呆呆的,扯开嘴角,露出个比哭还不如的笑,“是啊。”我听见我的声音,空洞而沉闷,寂静地让我想流泪。怪了,姨娘死时我没哭,受人折辱时没有哭,而我生命中惟一的光明要娶妻了,要幸福了,我却想哭了。
我轻轻拂上的荷包。曾经是我多少的憧憬?现在就像是个笑话。
“你要娶她么?”
他似是有些疑惑道:“自然。那一日我重伤,若非婷儿细心照料,我早将逝去。自此,婷儿,吾爱。今生今世,惟恋一人。”
“今生今世。。”我呢喃着,“那你可曾心悦过我分毫?”
一瞬间仿佛时间静止了。直到那一声
“从未。”
忽然很想哭。
“我只是把你当作早逝的胞妹。”
忽然又想笑了呢。
“不好!”是匕首划破空气的声音!
仿佛是下意识,我以平生最最快的速度推开了面前的他,然后心口一凉。
我愣怔着,耳畔好像传来了很多很多的声音。宁婷的尖叫声,杂乱的脚步声,刺客的服罪声。就在耳畔,却仿佛离我很远很远。哦,我懂了,我是要『死』了罢?
那人颤抖着搂着我,一滴热留在了我脸上。咸咸的,苦苦的,带着无尽的青涩,一如我的一生。
我想起初见时,那人温柔的送上帕子,然后道“今日初七,你又一身素衣,便字——琪嫊罢?”
我笑了。眼泪滑落。
紧握着他衣襟的手,终于松开。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9 20:50:00 +0800 CST  
【后记】
我再一次徘徊在深深的古巷。只是彳亍着,一遍遍走着曾经的路。
“姑娘不赖来我小店赏完一二?”一个清脆,带着三分慵懒的女声道。
我直接进了去。
我本兴致缺缺地晃了一圈。这里约摸是个玉铺,可是心里空空的,不是一块玉可以填满的。
然好似在冥冥之中,有个物件吸引着我。我伸出手——摸起来是一块玉,一块有着深深缺口的玦。这一刻,我突然信了缘,我与这玉,是有缘的。
我讲了我的生平,交付了一两银子,紧紧地拿着玦,不愿放开。
玦,决。往事难相忆,惟愿与君决。
那女子长长一叹,在我耳畔朱唇轻启,“下辈子,你会忘了他。去吧,投个好胎。”
突然感觉眼睛一酸。
转身的一刹,好像有什么落了下来。凉凉的,苦苦的。
——————————————————————
捏着那一两银子,我颇有几分玩味地笑,眼神却无比冰冷,“世人皆是如此罢。。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就不会珍惜。”
随手扔给了一旁的风,“去烧了罢。”
风显然不解,道:“惜月,这是。。?”
“将将那女子进来的时候,”我笑得愈发灿烂,“没有影子。”
『往事难相忆,兮兮与君决』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9 20:52:00 +0800 CST  
『玉簪记』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9 21:34:00 +0800 CST  
大婚,十里红妆。
那人身着一席喜服,芝兰玉树,挂着温润的笑。急急地迎上花轿,轻抱新娘。二人十指相握,步入喜堂。。。
我靠在拐角的深巷处,慵懒地向着对面女子道:“可死心了?”
女子死寂般的眸子如古井无波,“从未敢奢想过。。又谈何死心呢?”
“尘归尘,土归土。今世缘,来世孽。”我颇有几分不耐烦,“既见到他,时辰将近,你快些赶去黄泉罢,省的生生消磨你的尘缘。”
阳光下彻。光晕间,女子身影愈发模糊,终于化为乌有。“唉~”徒留一声长叹仿佛阅尽千年沧桑。。。
我看见,喜堂中那人忽然捂住心口,茫然地流了一滴泪。玩味一笑,“忘得还真是。。彻底呢。”
垂目看着手中那温润的白羊玉簪,“为什么上门生意里,有那么多都是鬼呢?”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19 22:11:00 +0800 CST  
【正文】
他一身墨香温润如玉。
她一袭蓝衣玲珑剔透。
任谁都觉得,两人应是一对,包括她。
任谁都认为,两人如此般配,他却不。
她追了他三次。
第一次,他无奈地笑,不留痕迹地岔开话题。
第二次,他微微地叹,毫不留情地私下拒绝。
第三次,他随口地道,“在西岭高原,雪域冰川下,有一块传说中的雪玉嶀琈。。汝若找的到此玉,吾便把它刻成玉簪,以此作聘。。”
任谁都听出来,这是一句玩笑,她却当了真。
背上行囊,一个大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闺秀,硬是离家出走,寻那一块传说中的玉。。。
一天过去,他不以为然。
十日过去,他坐立难安。
三个月满,他焦急寻我。
“惜月姑娘,吾有一事相求。。若成。。不管何事,吾都应。。”他如是说。
于是,我与他一同去了西岭。
寻个人么,对我来说还是相当容易的。可惜,只找到了一具冷冰冰遗体。她身上血迹斑斑。只有那一双手,仍紧紧握着一块玉,随着主人的香消玉殒,闪着冷冽的寒。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20 10:49:00 +0800 CST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客官,今日微雨,小心路滑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20 10:59:00 +0800 CST  
『接上文』
我忍不住拿出宝玉,“嶀琈玉......竟真被一凡人取了?运气真好......竟敌过了护玉妖兽,啧啧。”
瞥了眼他,那人失魂落魄地站着,好似不敢相信。他轻轻擦拭她的血,道,“吾来接汝了.......为夫......带汝归......”
我看着他一副茫然无措,像个迷路的孩子,微微叹息,将手中之玉递交他手,道:“她在等你挽起长发。”
那人手颤抖地厉害。就在茫茫雪域之巅,他一笔一刻,坚定而庄重。
玉簪渐渐成型,带着难以诉说的灵气,隐隐地熟悉。看着嶀琈宝玉,我想起了一人的眼睛。多少年了,我亦沉浸往事难以自拔。
看着他慢慢将女子长发挽起,宝玉及额,温润柔和,暖地让人流泪。
我忽然伸手把脉,片刻后了然地道:“你果然有旧疾,所以才拒绝。”
“是的啊。”他低低耳语,“吾真怕耽误了她......”
“所以,娘子......为夫来陪汝罢......”
他抱着怀中仿佛只是沉睡一般的女子,缓步迈向悬崖。
我微微扶额,一个手刃打晕了他,随手将手中那一小瓶液体硬硬灌了下去。
“莫要怪我消了你的记忆......这既是她的心愿,也是你的命。”合上双眸,道。
转身,离开。大雪如絮,掩盖了多少往事如梦?一滴滴晶莹剔透,纷繁迷离。

楼主 冬阳里的枫铃  发布于 2016-06-20 11:46:00 +0800 CST  

楼主:冬阳里的枫铃

字数:107205

发表时间:2016-06-17 02:2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15 18:35:05 +0800 CST

评论数:445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