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古微〗人间最是多情痴,落花终败东风过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29 19:15:00 +0800 CST  
二楼证明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29 19:16:00 +0800 CST  
此帖转自《微小说吧》原创作者为:君七绝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29 19:16:00 +0800 CST  
红尘最是多情痴,一语承诺待千年。
他说只要帮他得到天下,便允她后位。
从此一入宫门深似海,处处危机,能待她温柔深情的只有那必须除掉的男子。
男子总是笑着对她说:“别怕,有我在呢。”
匕首刺进男子胸前,城门被攻破,他坐上九五之位,许了她母仪天下。
高处不胜寒,俯视着大好河山,她却被寂寞煎熬,就算得到了后位又如何,还是眼见着他流连花丛,夜夜笙歌。
她开始想念,想念那柔情的男子,才发现,内心深处早已爱上了他。
红袍飘飞,她饮下毒酒,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个男子,他说:“别怕,有我在呢。”
长长宫阶,宦官急匆匆闯入大殿,扰了一室春光:“启禀圣上,皇后薨了。”
“哦。下去吧。”他挥挥手,挽着美人继续喝酒。[图片]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29 19:16:00 +0800 CST  
彼岸花,地狱的火焰。
她是地狱少女,是彼岸花的守护者,每一朵彼岸花都附着一个灵魂。
他是其中一朵彼岸花,千年等待才能换一世轮回。
在她的悉心照顾下,他比别的花都开得红艳刺眼,渐渐的修得人形。
地狱少女是活在孤独中的,他的出现点燃了少女的火焰,从此两人相爱相伴。
千年过尽,他就要转入轮回,遗忘这千年间的记忆。
“修罗帝,我愿意放弃轮回,永远做一朵彼岸花。”
“我可以答应你,但你的修行必须收回,将也不能维持人形。”
“好。”
从此地狱还是地狱,只是地狱少女手中总会挽着一朵彼岸花温柔的微笑。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29 19:21:00 +0800 CST  
没有人咩…………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29 19:22:00 +0800 CST  
“百花仙子,你可知罪?”王母威严的询问着跪在地上的女子。
“爱上一个人,何罪之有?”女子勾唇一笑,毫无悔意。
“仙与凡人是不能动情的。”王母悠悠一叹。
“与其做个孤独千年的仙,不如做有情的人。”女子凄然一笑。
“好,既然如此,便让你见识什么叫有情的人。”王母手中一挥,半空出现幻影。
幻影中传来男子与神差的交谈,女子的脸色惨白,满目神伤。
“如果给你十年寿命,你可愿意忘了她。”神差问男子。
男子贪恋的神情:“二十年可否?”
从那以后,百花仙子自愿请命,到冥界当差。
又是一百年过去了,奈何桥边走来一个轻灵的女子。
“我可以不喝这孟婆汤吗?”女子细声询问。
“喝了吧,前尘往事随烟散。”说话之人,正是当年的百花仙子,如今的孟婆。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29 19:26:00 +0800 CST  
表沉啊!!!!!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29 19:28:00 +0800 CST  
千年孤独终败一笑。
她是狼,不懂人情世故的千年狼妖。
当他的箭羽刺入胸口,心便已为他沉沦。
他是王,是天下之主,是坐拥三千佳丽的帝王。
他说:“跟我回宫吧,我会待你如命的。”
她初经人世,天真无知总会成为后宫嫔妃的玩物。
他说:“你总要学会保护自己的。”
从此她狠,毒,辣,欺她者定会被十倍讨之。
他看她的眼神不再温柔,甚至带着厌恶。
终于,他从宫外带回了别的女子,如她当时,恩宠万千。
她恨,不是说待我如命吗?
夜色深深,她将那女子咬死,鲜红的血沾满双手。
他怒,拔剑向她:“你该死。”
长剑挥过,她苦涩一笑:“待我如命,你却要我命。”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29 20:01:00 +0800 CST  
一笑倾人城,二笑倾人国。
初遇她时,只见她笑脸如花,天真无暇。
她说:“公子,与我同奏一曲可好?”
那年烟花三月,她抚琴,他吹萧。
如今,寂寞空院,他长坐亭前。
她说:“我管住自己的人,却管不住自己的心。”
八年了,她随着别的男子走了八年了。
萧音还在,只是琴音难寻。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29 20:06:00 +0800 CST  
真心没人捧捧场么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29 20:41:00 +0800 CST  
漫天粉雪飘扬,她一袭宫装舞倾城。
“圣上,臣妾这舞如何?”女子妩媚一笑,散花飞来。
“舞美,你的笑更美。”他金龙长袍掩不尽万千柔情。她终于肯接受自己了吗?
红唇轻启,她吻上那温润的唇瓣:“对不起。”
知他意,明他心。只是这份深情她承受不起,她要的是他的命。
他满足一笑,只求你的记忆里有我。
泪滴滴落下,空落落的心好似被刀剐过一般。
大仇已报,只是心为何如此难受。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29 20:45:00 +0800 CST  
月色浓浓,夜色里海棠花开得格外娇艳。
他扼住她的脖颈,怒声道:“说,你还爱着本王。”
她倔强的直视着他的眼眸:“我_不_爱_你。”
一字一顿伤在他心,他狂笑:“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
她只是轻轻挑眉:“你敢,你怎么会不敢,死在你手里的人还少吗?我的姐姐不就是你杀的吗。”
他眯着眼:“本王想让谁死,谁就得死!”
“那你便下手吧。”她闭上眼,安静的等待着死亡。
许久,他终于说道:“你走吧,从此别再让我看到你。”
语气中有无奈,有悲伤,他的身影越来越远,直至不见。
女子瘫坐在地上,痛苦出声:“我很爱你。”
背后,他深拥住她:“傻瓜,为何要欺骗我。其实你姐姐不是我杀的,是她想要害你,误食了有毒的燕窝。”
她愕然,原来一切都是个误会。
她又问:“你不是走了吗?”
他只说了一句:“我怎放得下你。”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29 20:46:00 +0800 CST  
雨滴顺着发丝滴入眼眶,就像泪水般再滑落。
男子常立在桥旁,任风雨吹打在身上,只是不管多久,那个灵动的身影再也不会像过去那般为他撑伞了。
记得初见她时,在雨中她为他撑伞:“公子,雨下得这么大,为何不去避避呢。”
如今,你怎可丢我一人独自离去,没了你,活着还有何意。
男子呐喊一声,手中长剑刺入心口:“上碧落下黄泉,我定要纠缠你不放,生生世世。”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29 21:00:00 +0800 CST  
她不知道自己是谁,只记得醒来看见的是那个清净的男子。
他说:“以后你就唤无情吧。”
无情无情,是让我不许对你动情吗。只是有些东西,只一眼,便永存心间。
五年了,他毫无所动。
他说:“我不可能爱上你的。”
她不在意,只要能陪在你身边就好。
武林大会,他遭小人袭击,眼见毒镖就要迎上他的身体,身后却闪过一抹倩影。
她嘴角斑斑血迹,笑容明媚的躺在他怀里。
他说:“你怎么那么傻?”
她抚上那张清净的面容:“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了,不过,能为你死,真幸福。”她的手缓缓落下。
他抱紧那渐渐失去温度的身体:“傻瓜,你怎可以偷了我的心就离去。”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29 21:03:00 +0800 CST  
“你真的要走?”她一身红衣似火焰,邪魅如魔。
“是。”他不忍去看她。
“那便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倔强如她,除非她死,否则她不会让他离开的。
“你这是何苦,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他无奈叹息一声。
“就算为了我,留下来也不行吗?”她握紧那双温暖的手。
“那你又肯为了我离开吗?”他迎上她的目光。
她终是放手,你知道的,我是如此渴望自由平等,又怎会屈于那深宫之中做你万千嫔妃之一。
从此她做她的魔,他做他的帝,再无纠葛。
只是,回忆里总是能看到那张脸。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29 21:25:00 +0800 CST  
遇上她之前,他的世界是黯淡无光的。
他是江湖杀手,但凡经他手的任务,从未失败,只是她,却是个例外。
当他的剑锋指向她时,她只是璀璨一笑,双指轻轻移开剑锋:“别着急,喝杯茶再动手也不迟啊。”
她的淡定与冷静是他从未见过的,也只是那一刹那的失神,剑锋已迎向他,无处可躲。
她说:“知道你致命的弱点是什么吗?那就是太高估自己了。”
是,他承认,以他之力杀她是轻而易举,只是他没有想到会是如此。
他说:“要杀要剐随你。”
后来,她还是她,只是身边多了个贴身护卫。
从一开始的不服到如今,他已情根深种。
他说:“也好,杀你不成,便让我护你一世周全。”
先更一点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30 06:10:00 +0800 CST  
落花飘扬风自吹,情系君王已难回。
深宫冷院,女子一曲琴音靡靡。数不清多少岁月,他已不曾来看过自己。
曾经他说:“此生绝不负你。”
只是誓言还在,君却身在何处?
一墙之隔,他听着那忧伤曲调,克制想念的冲动,明日,只要明日过后,我便来接你。
翌日,她听闻他封太师之女为后,泪水迷蒙,饮上一杯,她说:“你终是负了我。”
大殿之上,他将太师一家抄家灭门,他笑:“终于把你这只老狐狸扳倒了,怜儿,我这就来接你。”
还是那个深宫冷院,只是少了那个弹琴之人。
他抱紧她:“怜儿,你怎么不等等我。得到天下又如何,我已失去最珍贵的你。”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30 11:33:00 +0800 CST  
牢房幽深,她透过天窗欣赏着缕缕月华。
“悦儿,跟我走吧。”身后男子打开牢门拉起她。
“我不走。”她拂开他的手,依旧看着月亮。
“他都这么对你了,你还对他死心塌地?”男子劝道。
“我欠他的,我必须还。”她勾唇一笑。
男子离开后,圣旨下:“悦妃毒害皇后,赐白绫三尺,毒酒一杯,自行归去。”
她没有犹豫,毒酒一饮而尽,一地殷红,她说:“从此两不相欠,只愿下辈子不再遇上你。”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30 12:01:00 +0800 CST  
二月桃花翩飞,他走在林间,忽闻笛声起,他向乐音处行去。
白衣皑皑,她黛眉柔和,倚着桃树吹笛。
一眼情深,他说:“来年若你还在此处等我,我便娶你。”
她笑而不言,此生能遇见你便足矣。
回京后,他奉命送南阳郡主和亲塞外。
她如血嫁衣披身,看着他把自己亲手送到了塞外,嫁为他人妇。
一年已过,他如约来到桃花林,桃红一如昨日,只是那吹笛的人儿迟迟没有出现。
他伤心魂断,恨她失约。
十年后,他在宫中偶然发现她的画像,忙问圣上:“画中女子是谁?”
圣上说:“南阳郡主。”
“可是臣十年前送亲塞外,婚夜身亡的南阳郡主?”
“正是。”
隔日,便传出北月王爷身亡的消息。

楼主 罂粟妖嬈  发布于 2014-06-30 12:34:00 +0800 CST  

楼主:罂粟妖嬈

字数:46139

发表时间:2014-06-30 03:1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09 09:35:59 +0800 CST

评论数:56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